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57|回复: 1

古陶泥塑又一传人王宏飞

  [复制链接]

44

主题

767

帖子

142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424
发表于 2015-6-5 18: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常常会这样,被一些奇异的谈论所蛊惑,就想要弄个究竟。
        有一天,在位于老街的星明楼古玩店里,当老板张艳飞和他的好友王宏飞等人谈论古陶泥塑时,我竟然对泥塑一无所知。于是,上网、百度查询,不知不觉被泥塑艺术所吸引。
        泥塑俗称“彩塑”,为中国民间传统的一种雕塑工艺品。古陶泥塑艺术是中国民间传统的一种古老常见的民间艺术。制作方法是在粘土里掺入少许棉花纤维,捣匀后,捏制成各种人物的泥坯,经阴干,秃上底粉,再施彩绘。可以考证记载的古陶泥塑艺术的产生可追溯到距今20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而做源人殉葬,做佛像膜拜,做“耍货”玩赏的民间风俗,是中国泥塑艺术得以发展的主要原因。
       到了唐代,泥塑艺术达到了顶峰,被誉为雕塑圣手的杨惠之就是唐代杰出的代表。在宋代,不但宗教题材的大型佛像继续繁荣,小型泥塑玩具也发展起来,就有许多人专门从事泥人制作,作为商品出售。北宋时东京著名的泥玩具“磨喝乐”在七月七日前后出售,不仅平民百姓买回去“乞巧”,达官贵人也要在七夕期间买回去供奉玩耍。元代、民代之后至清代,泥塑已经形成了南北两著名流派:北方有天津“泥人张”,南方有无锡“惠山泥人”。“泥人张”指天津泥人张长林,是捏塑世家,作品以写实为特色,人物造型,音容笑貌,色彩装饰,无不强调一个“像”字。而“惠山泥人”又可分两类:一类为供儿童玩耍的“泥要货”;另一类为“大阿福”是当下最典型的作品,其造型丰满活泼、浑厚简练,色彩明朗热烈,富有浓厚的乡土气息。
       又去星明楼古玩店,艳飞和宏飞兴趣盎然、谈笑风生,他们‍谈论的话题还是古陶泥塑,此时在坐的还有艳飞的好友张春林。当我也忍不住把自己对泥塑的浅见热蒸的现卖时,宏飞竟然从兜里摸出手机,叫我看其中珍藏的古陶泥塑照片。我这才听艳飞说,宏飞这些年一直从事泥塑艺术创作,这些照片上的古陶泥塑便是他的一部分作品。得知我是一个文化人后,宏飞便执意要我和艳飞到家里观赏他的那些泥塑作品,这其实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
       宏飞家客厅里,那到处摆放着古陶泥塑艺术作品,栩栩如生,出神入化,深深地吸引了我们。这些古陶泥塑艺术作品,‍不仅表現人物,而且刻画了人物的性格,展示出現实生活中的气息;不但接近日常情感,而且綜合了中國文化传统的抒情线条和西方雕塑塊面相結合的艺术形式。倘若细细品味,足见每一个泥塑人物的动作及手势都表达了人物的內心世界,其不同的雕塑語言和技法,有的粗獷,有的細膩,小中見大,精微之处——人物的一个嘴角、一个眼神的製作:粗獷之处——犹如千里飞瀑,使人耳目一新,‍心旷神怡,可亲可爱,美不胜收。
‍       交谈中得知宏飞的从艺之路頗有具‍奇特:自學成才,以勤得悟。他十几年如一日,默默无闻,辛勤耕耘在陶海艺园,在泥塑领域取得了惊人的业绩,有一位古陶艺术专家曾对其作品给予高度评价:“黄土塑形,栩栩如生,出神入化,可作为对外旅游品开发的一个重大项目。”本来艺术殿堂就不拘來路,宏飞则以趣引路,以辛勤為舟車,以其它藝術做養料,博采众长走入古陶泥塑殿堂。
        宏飞生于陕西榆林一個普通家庭,但他从小他就酷爱泥塑艺术。念小学時,他就在废紙上塗鴉,一会儿一匹馬,一会儿又画站在石头上昂首長鳴的雄鸡。还用橡皮泥捏小人,捏动物。后来长大成人,为了生活他开始经营鞋品,在商场中大显身手,曾经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再后来,又是为了生活,他来到北京,从事煤炭运销。无论在哪里干什么,他都没有忘记让他从小就情有独钟的古陶泥塑艺术。
        谈到泥塑艺术的基本用料,宏飞滔滔不绝地说:泥土需精心准备,一般选用带些粘性又细腻的土,经过捶打、摔、揉,有时还要在泥土里加些棉絮、纸或蜂蜜……运用雕、塑、捏等手法、一挥而就‍……塑造好一个神形兼备、活灵活现的形象,须经过修改、磨光、晾干后即可,有些地‍方还要用火烤,加强强度……
       无论宏飞说什么,或喜悦,或忧愁,或庄重,都是有着人性的生动和深度的,是有着更深遂的全释空间的,是有着无穷的爱的,都将你带入了一个高度化的古陶泥塑艺术境界——一个古陶泥塑艺术传人无法割舍的眷恋。
        夜深了,我和艳飞要走了。宏飞知道我回去还要伏案写作,他自然不留我们多坐,就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将我们送在了大门外。握别那一刻,爱想问题的我竟然在此时想起了一个问题,就问:“现在不少搞泥塑艺术的人,都进行商业化炒作,还搞营销,你就没动过心?”宏飞沉吟了一下说:“我从搞古陶泥塑那天起,就没有把它当谋生手段,只想在有生之年多创作出更多的泥塑精品,条件成熟时还要在家乡榆林搞一个古陶艺术博物馆,让中华民族的泥塑艺术这一隗宝,世世代代传扬下去。”
        听着他感人肺腑话语,我把他的手握得更紧了。我想到了古陶泥塑艺术的传承——这不就是宏飞内心的人生目标吗?他追求的不就是这么一种境界吗?
        再一松开,我和艳飞就汇入了街市间那雨点般的脚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0

主题

9525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267
发表于 2015-10-17 13:04: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夜深了,我和艳飞要走了。宏飞知道我回去还要伏案写作,他自然不留我们多坐,就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将我们送在了大门外。握别那一刻,爱想问题的我竟然在此时想起了一个问题,就问:“现在不少搞泥塑艺术的人,都进行商业化炒作,还搞营销,你就没动过心?”宏飞沉吟了一下说:“我从搞古陶泥塑那天起,就没有把它当谋生手段,只想在有生之年多创作出更多的泥塑精品,条件成熟时还要在家乡榆林搞一个古陶艺术博物馆,让中华民族的泥塑艺术这一隗宝,世世代代传扬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19 19:52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