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593|回复: 1

[征文征稿] 老人无辜被打快一年 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 苍天在上谁为主?血泪苦寻正义门

  [复制链接]

295

主题

3842

帖子

484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47
发表于 2015-6-25 00: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人无辜被打快一年  行凶者至今逍遥法外


          苍天在上谁为主?血泪苦寻正义                              


                                  苦诉人: 新疆 王诗礼  蒋淑莲    


    亲爱的各位西部文学网好心的作家诗人们,十分抱歉,在我走投无路,即将被恶人欺凌至死之时,我不甘心啊!!只有求救你们这些网上的、敢于实话实说的西部文学网好人们!!——虽然有一些难为你们了,但是我感觉,只有你们这些敢于说真话,有正义感的作家诗人,才可以让我这个生活在新疆乌鲁木齐的苦命老人得以生活的希望,得以生命的安全保障。得以伸张正义、为我做主的唯一机会——


    我叫王诗礼,生于1948年1月15日,住新疆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南湖东路北十巷35号自建房(户籍所在地:乌市公安局六道湾派出所),在这里我怀着无比气愤的心情,向各位作家、诗人反映在我身上发生的事,也请各位作家、诗人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了解下我的遭遇,对我的事情能够给予一个让人满意的答复。

    2014年10月8日18
时左右,我在家里干木工活,突然听到后院子里我家养的看院子的狗在叫,而且叫得很厉害。我感觉是发生了什么事,就放下手里的活跑到后面院子里去看。结果看到是我楼房旁边的邻居刘虹海(别名:刘洪海,刘宏海,系天山区农商行提前退休的干部,中壮年男人)带着三个人在我准备盖房子的一块105平方米的地上正抬着一块彩钢板准备往旁边的垃圾堆上扔。在此之前,因为这块地我们两家就发生过矛盾,这块地的所有权本来就是我的,同时刘虹海也比我晚几年才住在现在的住址,而他却蛮不讲理地认为这块地是他的,不让我在上面盖房子。我看到他和另外几个人准备扔我的彩钢板,我就跑上前询问刘虹海为啥要扔我的彩钢板。结果他根本不理我,继续扔彩钢板。我就和他吵了起来,争吵的时候,我感觉他想要打我,我就说:“你是不是想打老汉我呢?”没想到我刚说完这句话,他就伸手一把卡住了我的脖子,然后顺势把我推倒在地上,还没等我爬起来,他伸手拽过一块彩钢板砸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又拽过几块彩钢板继续往我身上扔,我顿时感到浑身剧痛。然而,刘虹海并没有因此罢休,他又跳到压在我身上的彩钢板上用脚使劲的踩(这些情节都被我房顶上的摄像头录了下来,没有几分钟我就昏迷了过去)。


    据我爱人蒋淑莲讲,她听到院子后面有吵闹的声音后也从房子里跑了出来。正好看到我被彩钢板压在地下。这时候有一名老人从这里经过看到这一幕后,喊了句:“压死人了!”刘虹海才从我身上跳了下来。
     

    随后,我爱人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来后,看我受伤挺严重,就打了120急救电话,我被送到了新疆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治疗。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我于11月3日才出院,医生诊断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右拇指皮肤软组织挫裂伤、脑震荡。11月19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水磨沟分局委托影像学专家对我的伤情进行了影像学医学鉴定,鉴定意见为三根肋骨骨折。12月1日,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水磨沟分局通知我去领伤情鉴定告知书。我发现经法医鉴定,我的伤级被评定为轻伤二级。3月9日,经过新疆卓鼎司法鉴定所鉴定,伤后遗留脑震荡后综合征为X级(十级)伤残。
    事后,让我感到不解的是,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公安局办理此案的民警却将我交给他的关于刘虹海打我的重要视频证据弄丢了。事情原委是这样的,在我向水磨沟区公安局报案后,我把自己录制的刘虹海殴打我的视频存到一个白色的U盘里提供给该派出所办案民警刘某,没想到过几天后刘某还给我的是一个黑红色的优盘,我打开优盘后却发现里面根本什么都没有了。这个U盘也不是我交给他的。我到派出所问他时,他一口咬定我给他的U盘就是这个。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的U盘又到哪里去了。
      同时,更让我感到诧异的是,殴打我的行凶者刘虹海至今也没有关押。既然我的伤情经鉴定是轻伤二级,已经构成了刑事责任,刘虹海为何没有刑事拘留?我去六道湾派出所询问刘虹海没有被羁押的原因,办案民警告诉我,第一他是本市户口;第二,有人给他做了担保,所以没有被羁押。对于他的解释,我表示非常不理解。难道所有的本市户口的犯罪嫌疑人只要有人担保就都可以不用羁押吗?不被羁押的条件就这么简单吗?据我了解,刘虹海身体并没有什么疾病,也没有传染性疾病,怎么就能在打了人后仍然逍遥自在的没有被关押呢?这件事让我很难理解。
      目前,我的案件已经移交到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检察院,检察院的一名受理此案的检察官向我索取了关于此案的一些证据材料后,说要进一步调查。经调查,他们准备向法院提起公诉……在党中央和国务院都在推行“依法治国”的新形势下,行凶者人刘虹海怎能在打人致残后仍能够得意洋洋地遥遥法外?!
      我的事从发生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刘虹海本人及其家人从未来看过我,更没有对他所做的事表示过歉意,而水磨沟区公安局在立案后,即使法医鉴定出来了,构成轻伤,也没有对刘虹海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刘虹海至今还大摇大摆的在街头到处转悠。对于他这种践踏法律尊严的行为,我深感愤怒和遗憾,遗憾的是法律没有保护一个真正的受害者,却让行凶者逍遥法外。

    更让人气愤的是,我们老两口在这个快一年的日子里,几乎每隔十天半月,就拖着身体极大的伤痛和病痛,带着心灵上极大的伤害和抑郁,踉踉跄跄、苦苦奔走在人民法院、人们检察院的路上;而他们,总是用各种、不同的理由,故意推拖和拒之不理。就在2015年6月23日——今天的下午,人们法院的“人民法官”们,在我受到“无辜被打快一年之时”,居然以“重新复查伤情”为理由,用强硬的口气,“命令”我们多病的身体,立刻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往距离我家十几公里外的医院,进行所谓的“医疗鉴定”——他们这种行为,是不是感觉十分可笑?老人被无辜打倒在地,身体受到很大创伤,当时,在医院抢救治疗中,法医已经做过科学验证,并且当时也有法医鉴定证明——为什么他们在快一年的时候,居然又要做什么重新的法医鉴定??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在我受到刘虹海人身伤害之后的快一年时间里,我们多次找过刘虹海讨一个说法,而逍遥法外的刘虹海居然大言不惭的说“有本事你们去告我呀!我上面有的是人,我根本不在乎你们!!”、“你们去打听打听,我刘虹海是干什么的,居然还想找我讨说法,哈哈哈,你们弄不倒我的!”、“告诉你们这两个老家伙,我司法部门有人,你们认倒霉吧”……一个小小的银行职员,一幅流氓恶狗的气势啊!他为什么这样嚣张、猖狂?!为什么这样明目张胆的放出如此大话??
   
      在此,我恳请亲爱的
西部文学网好人们能够在百忙中对我的事情给予全社会的呼吁,还法律一个公道!还我一个受到伤害老人的一个公道。让行凶者早日得到法律的惩罚。

      我知道,这件事情十分麻烦你们
西部文学网的作家诗人们了。也许,你们出于某些原因,不方便给我主持正义和公道——但是,我这个老人血泪苦诉无门啊,我是逼不得已,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你们西部文学网,站在和谐社会——既是民生幸福——的立场上,可怜可怜我这个受到极大伤害的老人吧!!
     苍天在上,
     公理有眼!
     我有一口气,期待着你们给我这个老人伸张正义!!

   


   我的通讯地址是:新疆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南湖东路北七巷35号
    联系人:蒋淑莲
    手机号码:1331983818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5

主题

3842

帖子

484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47
 楼主| 发表于 2015-8-28 22: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事情至今依然没有解决。
没有人问,没有人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9 15:08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