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58|回复: 7

[情感剧本] 【冯德斌 小品】邻里风波(法制小品)

  [复制链接]

14

主题

96

帖子

7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1
发表于 2015-9-5 12: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png




时间 秋天乡村的早晨;
地点 淮河岸边一村庄;
人物 司由里 男,51岁;
     杜乐迎 男,52岁,司由里的邻居;
     何福来 男,50岁,调解员,人称何主任;
     群众甲,男,39岁。
[何福来家门前]
群众甲:(边跑边喊)司由里和杜乐迎打起来了,何主任!
何:哦(应声从屋里出来)来了!在哪?
群众甲:在那儿。(何大步流星向甲指的方向走去)。
[司由里与杜乐迎是前后邻居。杜乐迎在前,司由里在后]
[两家之间,靠近杜乐迎房屋一侧有一个池子,是司由里家用来聚粪的。此刻,司由里和杜乐迎正在池边扭打成一团,一把铁锹在两人手中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上下翻飞,险象环生]
何:(一声大喝)住手!
[司、杜一怔,不由得停了下来。但两人的手,没有放松。一人攥着铁锹的柄,一人拽着铁锹的头,像被施了魔法一般,虎视眈眈盯着对方]
何:(走到近前,一把夺下铁锹)一大早的,人家都在田里收豆子拔花生,你们却有闲功夫打仗?
司:何主任,这事都怪杜乐迎,没事吹灰找裂缝!
杜:司由里,你洗澡唐拿走大姑娘衣服被捉,还说人家不是。
司:杜乐迎,你是推死克郎打喷嚏满嘴喷粪。我司由里从不做愧心的事,也就不怕鬼敲门。
何:别争了。你们都说是对方的错,好,那你们说说,你们都有什么理由?
司:我先说。
杜:凭什么你先说,你这个人,看上去像头憨牛,其实做事鬼精鬼精的,像个猴儿,一点都不厚道。还是我先说。
司:那又凭什么你先说,你想恶人先告状,是吧?我就偏不让你先说。
杜:这事的起根纳由(意即归根结底)是你造成的,当然得由我先说。
司:这事是你挑起的,应该由我先说。
[两人各不相让,趋步上前,相互推搡吵将起来]
何:好,你们继续吵吧,反正这儿买也没有我的,卖也没有我的。我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抬步欲走)。
司、杜:何主任,你可不能走啊!
何:不能走?
司、杜:是的,你不能走,何主任!
何:可是,我看这阵势,你们今天要不把人头打出个狗脑子来,谁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其实,我也想亲眼目睹你们最后的胜负结局,可我还要去场上晒豆子呢,实在没工夫看你们表演下去,唉,太可惜了。(说完,摇头佯装离去)。
司、杜:(急忙上前拦住)何主任,我们不吵了。
何:你们不吵了?啧啧,那不是太可惜了吗?
司、杜:不吵了!
何:那你们说说,这一大早的,不下田干活,为什么打仗?
司:(指杜)他填我家粪池。
杜:他家粪池坏(念“方”音)我家事!
何:哦,那你说说怎么个方你家事了。
杜:唉,何主任,一言难尽哪。你知道的。我家原来养猪猪肥,喂牛牛壮,满院子的鸡呀鸭呀的,(面带笑容)欢喜死人了。那时的日子真叫芝麻开花节节高、鸡冠子开花顶上红。可如今(愁容满面),养不到猪,喂不住牛,满院的鸡鸭一个个不因不由的都死了。你看看,你看看,这院里院外,冷气清清。一家老小,不是大人发烧,就是孩子拉肚,我感觉就像阴天背稻草,越驮越重,这么长时间,我就没过过一天的太平日子。(转身向司由里)都是他!
司:是我?
杜:对,就是你!
司:是我什么?是我给你家投毒了还是我给你家下绊子了,你往我身上怪?何主任,你看他这不是吹灰找裂缝,有意找我的茬吗?
何:老杜,你家日子过的不顺,大家都很同情,但你不能把这些归咎到别人身上。人家司由里,跟你也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嘛!
杜:何主任,是话有音,是草有根。是他家的粪池方了我家的事,才使得我家这日子像乱了筋的草鞋,过得颠颠倒倒的,纠结得让人撑不直肠子。
司:笑话,要这么说,你还方了我的事呢。
杜:(满脸疑惑)我方了你的事?
司:是的,你方了我的事。
杜:(冷笑)这我倒要听个究竟。
司:杜乐迎,你还记得金花吧?当初要不是你,金花也不会远嫁他乡。
杜:就因为这,你就怀恨在心,报复我了?
司:什么怀恨怀孕的,我不跟你扯那么多,你就直说有没有这件事吧。
杜:司由里,我都不说咸了,你还嫌齁。当初,金花的父亲嫌我穷,逼着她嫁给你。她为了不伤我们之间的友谊而选择远嫁他乡。司由里,这事归根纳由,要不是你提着彩礼去提婚,她父亲就不会逼她,她也不会远嫁。
司:怎么样,我说这事你方的吧。要没有你,她会不嫁给我吗?
杜:你真是死有理,没理都要赖三分。
何:我说你们都抱孙子的人了,还提这些陈芝麻烂豆子的事,到底害不害臊?杜乐迎,你接着说。
杜:是这样的,何主任。昨天,我请了个风水先生来,他绕着我家的房前屋后转了三遭。
何:风水先生?
杜:是的,风水先生,转了三遭……
何:转了三遭都说了啥?
杜:转了三遭他说,家有万贯财,皆由东北来。东北有个盆,聚财莫聚粪。粪池恶水源,人财两难全!何主任,你看,他这粪池,正挖在我房子的东北,他这不是头上长疮,脚底板流浓,坏到底了吗?
司:算命打卦,一肚瞎话。何主任,风水先生的话也能信得?
何:哦,那你的意思这粪池不方事?
司:不方事。
何:不需填?
司:何主任,你看不出来吗?他这是封建迷信思想在作祟。你应该批评才是,就不能让他这种歪风邪气四处乱刮!(转向杜)人家说你不管有理没理都能赢,我就不信这个邪,今天我就不填,看你能有什么蹶子尥!
杜:司由里,我不管你死有理还是活有理,今天你必须把池子填上!
司:我说了,粪池挖在我家地上,又没挖在你家炕头上,关你屁事!你这么做完全是鸡蛋里面挑骨头,故意挑事儿。你自家过的不消停,还要让我们也陪上你。
杜:死有理,你说我挑事儿也好说我挑刺儿也罢,总之,今天你要不把池子填上,我就跟你没完!
司:杜东迎,风水先生放个屁你还当枪扛了——杜乐迎。我告诉你,别看你手上拿把锹,你那是鼻涕抹在大腿上,替屌架势。不信,你如果再敢动一锹土,我能把你手给扯了!
杜:好,(手指司)我就填给你看!有屌本事你动我一个指头试试看!
司:你不信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动你!
杜:我现在就来填,你动我一下瞧瞧!
[杜额头青筋暴跳,操起铁锹就去挖;司像斗红眼的牯牛,挥起拳头冲上去。一场搏斗眼睁睁上演了。千钧一发之际,何一个箭步跨到两人中间]
何:老司、老杜,你们都这把年纪的人了,还都愣小子一样火冒冒的。打仗能解决问题吗,你们说?要是打仗能解决问题,我就放开手,让你们打个够。
司:何主任,你看他日盛的,我要不治治他的嚣张气焰,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杜:何主任,你看他牙齿能耕地,话能噎死人。
何:省事饶人祸事消。你们哪个被打伤了,钱受罪、人受罪;哪个打胜了,也逃不了法律的制裁。这是一桩两败俱伤的买卖,没有赢家。
[司、杜慢慢的放下锹、悄悄的松开拳]
何: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何况你们是前后邻。都是自小长大的光腚哥们,低头不见,抬头见,为一星半点小事伤了和气,值得吗?话说回来了,这人不亲土还亲呢。
司:何主任,道理我懂的。不是我不珍惜邻里之情。这大清早的,他一句话没有,拿着锹就来填我家粪池,这不秃头虱子明摆着欺负人吗?今天我这池子要是填上了,我这老脸往哪儿搁?以后,我在乡亲们面前还能抬起头吗?
何:人面值千金。但是,你让他三分,也矮不了你高不了他。常言说的好,打不断的亲,骂不断的邻。相让一步海阔天空。我们可不要做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转向杜)沟通是解决问题的好途径。杜乐迎,你事先不把话和司由里说明白就擅自去填池子,把一件很平常的事儿,激化成矛盾,凭空给自己设置了解决问题的屏障。
杜:唉,何主任,都怪我一时冲动脑子不当家(低头)。
何: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牲畜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不能因为生了灾害了病,就迷信风水,无端地把责任归咎他人。(转向司)司由里,你的粪池虽不像杜乐迎说的那样方他家的事,但是对杜乐迎的房屋安全还是有影响的。你看,这段靠近池子的墙根,水济济的,而别处的墙体都是干燥的,这说明是池子里的水渗到了墙根,长此以往会危及房屋的安全。再说,你家的粪池处在巷道边儿上,臭汪汪的,你看这粪池上下到处是苍蝇团团转,嗡嗡叫,既不卫生,又影响村容村貌。
司:何主任,咱乡下人谁家不养鸡养猪的过日子?没有几只苍蝇那还有庄稼人味了?你不用说了。说再多,我也不能填这池子。
何:嗬,你这“死有理”还真是一头犟驴!告诉你司由里,我何福来要是没有金刚钻还不揽你这瓷器活,我可不是站在杜乐迎的那一头让你填这坑!
司(不屑一顾的大笑)何主任,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咱们平日里好归好,一码归一码。今天这事你不要说我不给你面子。
何:老司,今天我也把话撂在这,这粪池必须填上。
司:凭啥?再说这粪池违法吗?除非法律有这样的规定,否则我就是不填!
何:当真如此?
司:当真如此。
何:你不反悔?
司:决不反悔。
何:好,你听仔细了。《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相邻排水、通风等关系;《民法通则意见》第一百零三条说,相邻一方在自己使用的土地上挖水沟、水池、地窖等或者种植的竹木根枝伸延,危及另一方建筑物的安全和正常使用的,应当分别情况,责令其消除危险,恢复原状,赔偿损失。
司:何主任,呵呵,不要怪我笑你。你是搞调解的,你应该知道:白纸黑字才是硬道理。你这口上说的,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何:(从身上掏出一个普法小册子,翻开)司由里,这里面,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你看仔细了。
司:(羞愧的)何主任,今天我是服了。看起来,我以往观念里的那些合乎情理的事不一定就合法。不知者不怪,咱司由里不是糊涂人,更不会做知法犯法的事,谢谢你今天给我上了一堂普法课。我这就把池子填上。
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何主任,我也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听信风水先生的话,险些酿出祸来。以前,我总认为法律离我们老百姓很遥远,只要不杀人不放火就不会违法。今天才知道,法律就在身边。这件事让我明白:遇事不能凭感觉而是要靠法律,法律才是我们的护身符。
——剧终
二〇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

作者简介:

psb,.jpg

        冯德斌,笔名,淮上牧歌,1971年出生,现供职于安徽省明光市司法局,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安徽省司法行政系统文体书画协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特约作家、《文体艺苑》特约记者等。在《海外文摘》、《清明》、《福建文学》、《安徽文学》、《散文选刊》原创版、《中国旅游报》、《中国纪检监察报》、《通俗小说报》杂志、《芳草小说月刊》、《百姓生活》杂志、《农家书屋》杂志、《安徽日报》、《新安晚报》、《江淮晨报》、《安徽工人日报》、《辽河》、《读写指南》、《幽默讽刺.精短小说》、《古今故事报》、《翠苑》、《江门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若干篇。有作品入选《第二届“新视野”杯全国文学征文获奖作品集》、《安徽小小说五十家》、《滁州文学60年》丛书等多部作品集。出版短篇小说集 《伤着痛着依然爱着》。散文《来年枕着馒头睡》通过《北京文学》终审。
       2006年获中宣部等单位主办的“读好书 促和谐”征文三等奖,2007年获安徽省首届法制好新闻二等奖,2008年获《中国作家》金秋笔会征文三等奖,同年获安徽省首届小说对抗赛滁州片三等奖,2009年获中国散文学会第二届“新视野”杯全国文学征文二等奖,2009年获湖南省作家协会举办的“见证六十年巨变”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2009年获《辽河》庆祝国庆六十周年——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散文二等奖,2011年获全国散文论坛大赛二等奖、散文《此生只对党倾情》获滁州市建党90周年一等奖、2012年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2014年获安徽省首届散文大赛“国口杯”江淮散文大奖等奖项,散文《烟雨大横山》获祖国好征文金奖,散文《提媒》获大赛特等奖等等。
      2012年,安徽省委政法委开展的“走政法基层 看和谐文化”活动,组织中央、省级主流媒体集中对冯德斌进行专门采访报道。其事迹先后被《法制日报》、新华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调解》、《安徽日报》、安徽人民广播电台、《安徽法制报》等刊发。(全省选拔6名个人作为宣传对象)
荣立过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先后七次被评为明光市优秀公务员,多次获得先进荣誉称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96

帖子

7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1
 楼主| 发表于 2015-9-5 12: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杜:对,就是你!
司:是我什么?是我给你家投毒了还是我给你家下绊子了,你往我身上怪?何主任,你看他这不是吹灰找裂缝,有意找我的茬吗?
何:老杜,你家日子过的不顺,大家都很同情,但你不能把这些归咎到别人身上。人家司由里,跟你也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嘛!
杜:何主任,是话有音,是草有根。是他家的粪池方了我家的事,才使得我家这日子像乱了筋的草鞋,过得颠颠倒倒的,纠结得让人撑不直肠子。
司:笑话,要这么说,你还方了我的事呢。
杜:(满脸疑惑)我方了你的事?
司:是的,你方了我的事。
杜:(冷笑)这我倒要听个究竟。
司:杜乐迎,你还记得金花吧?当初要不是你,金花也不会远嫁他乡。
杜:就因为这,你就怀恨在心,报复我了?
司:什么怀恨怀孕的,我不跟你扯那么多,你就直说有没有这件事吧。
杜:司由里,我都不说咸了,你还嫌齁。当初,金花的父亲嫌我穷,逼着她嫁给你。她为了不伤我们之间的友谊而选择远嫁他乡。司由里,这事归根纳由,要不是你提着彩礼去提婚,她父亲就不会逼她,她也不会远嫁。
司:怎么样,我说这事你方的吧。要没有你,她会不嫁给我吗?
杜:你真是死有理,没理都要赖三分。
何:我说你们都抱孙子的人了,还提这些陈芝麻烂豆子的事,到底害不害臊?杜乐迎,你接着说。
杜:是这样的,何主任。昨天,我请了个风水先生来,他绕着我家的房前屋后转了三遭。
何:风水先生?
杜:是的,风水先生,转了三遭……
何:转了三遭都说了啥?
杜:转了三遭他说,家有万贯财,皆由东北来。东北有个盆,聚财莫聚粪。粪池恶水源,人财两难全!何主任,你看,他这粪池,正挖在我房子的东北,他这不是头上长疮,脚底板流浓,坏到底了吗?
司:算命打卦,一肚瞎话。何主任,风水先生的话也能信得?
何:哦,那你的意思这粪池不方事?
司:不方事。
何:不需填?
司:何主任,你看不出来吗?他这是封建迷信思想在作祟。你应该批评才是,就不能让他这种歪风邪气四处乱刮!(转向杜)人家说你不管有理没理都能赢,我就不信这个邪,今天我就不填,看你能有什么蹶子尥!
杜:司由里,我不管你死有理还是活有理,今天你必须把池子填上!
司:我说了,粪池挖在我家地上,又没挖在你家炕头上,关你屁事!你这么做完全是鸡蛋里面挑骨头,故意挑事儿。你自家过的不消停,还要让我们也陪上你。
杜:死有理,你说我挑事儿也好说我挑刺儿也罢,总之,今天你要不把池子填上,我就跟你没完!
司:杜东迎,风水先生放个屁你还当枪扛了——杜乐迎。我告诉你,别看你手上拿把锹,你那是鼻涕抹在大腿上,替屌架势。不信,你如果再敢动一锹土,我能把你手给扯了!
杜:好,(手指司)我就填给你看!有屌本事你动我一个指头试试看!
司:你不信试试看!看我敢不敢动你!
杜:我现在就来填,你动我一下瞧瞧!
[杜额头青筋暴跳,操起铁锹就去挖;司像斗红眼的牯牛,挥起拳头冲上去。一场搏斗眼睁睁上演了。千钧一发之际,何一个箭步跨到两人中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96

帖子

7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1
 楼主| 发表于 2015-9-5 12:52:36 | 显示全部楼层
何:老司、老杜,你们都这把年纪的人了,还都愣小子一样火冒冒的。打仗能解决问题吗,你们说?要是打仗能解决问题,我就放开手,让你们打个够。
司:何主任,你看他日盛的,我要不治治他的嚣张气焰,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杜:何主任,你看他牙齿能耕地,话能噎死人。
何:省事饶人祸事消。你们哪个被打伤了,钱受罪、人受罪;哪个打胜了,也逃不了法律的制裁。这是一桩两败俱伤的买卖,没有赢家。
[司、杜慢慢的放下锹、悄悄的松开拳]
何: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何况你们是前后邻。都是自小长大的光腚哥们,低头不见,抬头见,为一星半点小事伤了和气,值得吗?话说回来了,这人不亲土还亲呢。
司:何主任,道理我懂的。不是我不珍惜邻里之情。这大清早的,他一句话没有,拿着锹就来填我家粪池,这不秃头虱子明摆着欺负人吗?今天我这池子要是填上了,我这老脸往哪儿搁?以后,我在乡亲们面前还能抬起头吗?
何:人面值千金。但是,你让他三分,也矮不了你高不了他。常言说的好,打不断的亲,骂不断的邻。相让一步海阔天空。我们可不要做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转向杜)沟通是解决问题的好途径。杜乐迎,你事先不把话和司由里说明白就擅自去填池子,把一件很平常的事儿,激化成矛盾,凭空给自己设置了解决问题的屏障。
杜:唉,何主任,都怪我一时冲动脑子不当家(低头)。
何: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牲畜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不能因为生了灾害了病,就迷信风水,无端地把责任归咎他人。(转向司)司由里,你的粪池虽不像杜乐迎说的那样方他家的事,但是对杜乐迎的房屋安全还是有影响的。你看,这段靠近池子的墙根,水济济的,而别处的墙体都是干燥的,这说明是池子里的水渗到了墙根,长此以往会危及房屋的安全。再说,你家的粪池处在巷道边儿上,臭汪汪的,你看这粪池上下到处是苍蝇团团转,嗡嗡叫,既不卫生,又影响村容村貌。
司:何主任,咱乡下人谁家不养鸡养猪的过日子?没有几只苍蝇那还有庄稼人味了?你不用说了。说再多,我也不能填这池子。
何:嗬,你这“死有理”还真是一头犟驴!告诉你司由里,我何福来要是没有金刚钻还不揽你这瓷器活,我可不是站在杜乐迎的那一头让你填这坑!
司(不屑一顾的大笑)何主任,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咱们平日里好归好,一码归一码。今天这事你不要说我不给你面子。
何:老司,今天我也把话撂在这,这粪池必须填上。
司:凭啥?再说这粪池违法吗?除非法律有这样的规定,否则我就是不填!
何:当真如此?
司:当真如此。
何:你不反悔?
司:决不反悔。
何:好,你听仔细了。《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规定,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相邻排水、通风等关系;《民法通则意见》第一百零三条说,相邻一方在自己使用的土地上挖水沟、水池、地窖等或者种植的竹木根枝伸延,危及另一方建筑物的安全和正常使用的,应当分别情况,责令其消除危险,恢复原状,赔偿损失。
司:何主任,呵呵,不要怪我笑你。你是搞调解的,你应该知道:白纸黑字才是硬道理。你这口上说的,让我怎么相信你呢?
何:(从身上掏出一个普法小册子,翻开)司由里,这里面,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你看仔细了。
司:(羞愧的)何主任,今天我是服了。看起来,我以往观念里的那些合乎情理的事不一定就合法。不知者不怪,咱司由里不是糊涂人,更不会做知法犯法的事,谢谢你今天给我上了一堂普法课。我这就把池子填上。
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何主任,我也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听信风水先生的话,险些酿出祸来。以前,我总认为法律离我们老百姓很遥远,只要不杀人不放火就不会违法。今天才知道,法律就在身边。这件事让我明白:遇事不能凭感觉而是要靠法律,法律才是我们的护身符。
——剧终
二〇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
通联:安徽省明光市司法局 邮编:239400
手机:137055098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96

帖子

7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1
 楼主| 发表于 2015-9-5 12: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德斌,笔名,淮上牧歌,1971年出生,现供职于安徽省明光市司法局,是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安徽省司法行政系统文体书画协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特约作家、《文体艺苑》特约记者等。在《海外文摘》、《清明》、《福建文学》、《安徽文学》、《散文选刊》原创版、《中国旅游报》、《中国纪检监察报》、《通俗小说报》杂志、《芳草小说月刊》、《百姓生活》杂志、《农家书屋》杂志、《安徽日报》、《新安晚报》、《江淮晨报》、《安徽工人日报》、《辽河》、《读写指南》、《幽默讽刺.精短小说》、《古今故事报》、《翠苑》、《江门文艺》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散文等若干篇。有作品入选《第二届“新视野”杯全国文学征文获奖作品集》、《安徽小小说五十家》、《滁州文学60年》丛书等多部作品集。出版短篇小说集《伤着痛着依然爱着》。散文《来年枕着馒头睡》通过《北京文学》终审。
2006年获中宣部等单位主办的“读好书 促和谐”征文三等奖,2007年获安徽省首届法制好新闻二等奖,2008年获《中国作家》金秋笔会征文三等奖,同年获安徽省首届小说对抗赛滁州片三等奖,2009年获中国散文学会第二届“新视野”杯全国文学征文二等奖,2009年获湖南省作家协会举办的“见证六十年巨变”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2009年获《辽河》庆祝国庆六十周年——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散文二等奖,2011年获全国散文论坛大赛二等奖、散文《此生只对党倾情》获滁州市建党90周年一等奖、2012年获全国散文征文一等奖,2014年获安徽省首届散文大赛“国口杯”江淮散文大奖等奖项,散文《烟雨大横山》获祖国好征文金奖,散文《提媒》获大赛特等奖等等。
2012年,安徽省委政法委开展的“走政法基层 看和谐文化”活动,组织中央、省级主流媒体集中对冯德斌进行专门采访报道。其事迹先后被《法制日报》、新华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调解》、《安徽日报》、安徽人民广播电台、《安徽法制报》等刊发。(全省选拔6名个人作为宣传对象)
荣立过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先后七次被评为明光市优秀公务员,多次获得先进荣誉称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96

帖子

7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1
 楼主| 发表于 2015-9-5 20: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各位老师多多批评指正。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74

帖子

8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6
发表于 2015-9-9 15: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文友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274

帖子

88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86
发表于 2015-9-9 15:4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文友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96

帖子

7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1
 楼主| 发表于 2015-9-9 16: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秦风唐韵老师!敬请多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7-18 12:33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30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