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711|回复: 2

【李永春故事】狗“官”断案

[复制链接]

43

主题

539

帖子

115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59
发表于 2015-9-9 09: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永春 于 2015-9-9 09:54 编辑

狗“官”断案
       阳春三月,烟波浩渺的隋唐大运河当年隋炀帝仕女拉纤的地方,一叶扁舟顺流而下。一位头戴纶巾,身着道袍,身体瘦削的中年男人在船头旁若无人地吟诵着“春风依旧。著意隋堤柳。搓得鹅儿黄欲就。天气清明时候。去年紫陌青门。今宵雨魄云魂。断送一生憔悴,只销几个黄昏。”
      “老爷,老爷,宿州到了”,连声的叫唤搅扰了中年男子,惹得中年男子皱了眉头,不得不停住大声吟哦,抬眼望向岸边。
       不知何时,一位衣冠华丽、脸色红润的妇人早已立于中年男子身旁。中年男子车转过身来,伸手挽住了妇人的手,朗声说道,“夫人,此地怎样?”夫人仪态万方地向中年男子道了个万福,柔声说道“眼前碧波浩荡,两侧绿树成荫;揽河入城、纳山为屏。此地不仅风景优美,而且历史悠久、民风淳朴、文化灿烂,出可看蓝天、清流,入可赏花、闻香、听鸟,虽属凡间,却胜似仙境。老爷在此既宜吟诗作赋,又能施展报国之才、造福一方百姓。”
       夫人的话音未落,中年男子仰天哈哈大笑,既是回答夫人也是自言自语 ,“既食天子粟,当为天子谋。天下哪有一块太平之地呀!”两岸的垂柳随风摇摆,许是附和了中年男子,也许正对中年男子发出轻声叹息。
       嗵嗵几声礼炮响过之后,码头上立刻变得鸦雀无声,迎接新任知府老爷的人们伸长了脖子,都想抢先一眼目睹新任知府老爷的模样。
       船靠码头,管家向岸上大声喊道“各位同僚、各位乡亲,新任知府韩元哲韩老爷,未曾在宿州立下一功,未为宿州乡亲谋得一福,不敢有劳各位父老乡亲迎接,各位都自行散去吧。”
       围观的乡亲,见新任知府老爷发话,不敢继续骚扰,一哄而散。竟有几个大腹便便、油头滑脑的地主老财铁了心要在巴结知府老爷上抢得头功,依然随同知府衙门一班大小官僚、皂隶穆然肃立,恭候知府老爷上岸。
       中年男子,也就是新任知府老爷韩元哲一干人等弃船登岸,直奔衙门。整洁的街道两旁,铺满了各种店铺。既有卖丝绸、古玩字画的,也有卖胭脂、针线的,更不乏耍枪弄棒、玩魔术、戏猴之类的江湖卖艺者,整条大街透出来的是无尽的繁华富庶。看到此,韩元哲一路谈笑风生,心情大悦。  
       拐过一个街角,只见知府衙门的朱漆大门洞开,丫鬟、杂役等众多佣人排列于大门两侧,轿夫们不由加快了脚步。忽然轿子一斜,韩元哲险些跌出轿外。随之,一阵呼天抢地、撕心裂肺的喊冤声穿破轿帘而入,紧接着的是衙役大声的呵斥、厮打声。韩元哲赶忙下轿,眼前一个身着雪白孝衣的女子,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喊冤枉,一边任凭衙役的棍棒驱赶依然双手死死抓住轿杆不放。
       韩元哲伸手扶起哭倒在地的女子,问道“这位女子,快起来回话。你家住哪里?为什么拦轿喊冤?有什么冤屈?慢慢讲来。”
       原来女子姓刘,嫁于符离县王二柱为妻。夫妇二人靠卤制烧鸡为生,本是小户人家。由于他们卤制的烧鸡制作精细、味道纯正、皮色黄中透红、肉质外焦里嫩、食后满口余香,名声一时大噪,顾客纷至沓来,赚了许多银子。
       后来,王二柱不知被何人蛊惑,抛下红火的烧鸡生意,随人倒腾珠宝玉石。数月前,王二柱听说灵璧出现一世所罕见的奇石,不明就里的王二柱不顾王刘氏的苦苦哀劝,执意前往灵璧一探究竟。随后,便要王刘氏把家中积蓄尽数托人捎来灵璧。
       王二柱的精明能干在符离县是远近闻名的,况且王刘氏一贯是夫唱妇随。所以,王刘氏不敢丝毫怠慢,连忙把家中积蓄300两银子和8万吊钱悉数拿出,交于同村的木匠张大宝捎给王二柱。
       谁知数月过后,张大宝早已回村,而王二柱杳无音信。再一打听,同伴一致说是王二柱随同张大宝带着银钱去寻奇石卖家了。但是,张大宝辩称把钱交给王二柱后就分道扬镳了,矢口否认和王二柱一起去寻奇石卖家。
       眼见王二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王刘氏以昧财杀人把张大宝告到符离县衙。县官虽也认为是张大宝见财起意而杀了王二柱,可是张大宝不论是棍棒伺候,还是投进大牢,至死不承认谋害王二柱。县官不得不放了张大宝,只是扣押了从张家起获的作为证物的一箱银钱。
       王刘氏声泪俱下,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给知府大人诉说了一遍。
       韩元哲听罢,连声叹息,“庸官害人呐!”又对王刘氏说道:“事已至此,就节哀吧!我给你申冤报仇也就是了。”命人好生安顿王刘氏。
       在后衙,韩元哲手拿状子,眼瞅符离知县递解过来的一箱证物银钱,理不出一丝头绪。把在前衙等候为他接风洗尘的一班土豪乡绅急得团团转。夫人连喊了数次,都没应一声。惹得韩元哲急了,他狠狠地瞪了夫人一眼,吓得夫人再也不敢进来。
       一连数日睡梦里,王二柱满脸鲜血、披头散发追着韩元哲诉冤,搅得韩元哲坐卧不宁、茶饭不香。
       一日,艳阳高照、春光明媚。趁着晴好天气,夫人小心翼翼地请韩元哲到后花园赏景观花。韩元哲怠慢了夫人多日,心中有愧,于是命厨房烧制四个精品菜肴,温了一壶上等好酒,在后花园的扶疏亭里陪夫人饮酒作乐。夫人见难得韩元哲有个好心情,令丫鬟把符离知县进献的当地知名特产符离集烧鸡端出让老爷品尝。
       手拿喷香、滑腻的烧鸡,韩元哲吃着吃着,忽然就想到了那个满脸鲜血、披头散发的王二柱,顿时没了食欲,把喷香的鸡腿丢进盘中,用手巾擦了擦手,随手丢到亭外。
       只见一条大狗“嗖”的一声窜上前去,叼起韩元哲丢下的手巾,贪婪地疾奔而去,直乐得一家人前仰后合。笑着笑着,韩元哲一手拍在脑门上说“有了”。
       第二日,宿州城墙上贴了告示,知府衙门要开庭审理王二柱冤死案。
       由于数月以来,各种版本的传说越来越多,王二柱一案被传的沸沸扬扬。一听说新任知府要开庭审案,老百姓一要看看新任知府能耐如何;二要一探王二柱的死因,所以早早的,知府衙门就被老百姓围得水泄不通。
       到了日上三竿的时候,还不见知府升堂问案,围观的群众开始有了骚动。有人说知府看到没有任何线索,临时打了退堂鼓的;有人说是知府在故弄玄虚想把凶犯诈出来的。就在大家议论纷纷、吵嚷不已的时候,衙门外,师爷牵着一条体型硕大的狗快步走来,吓得老百姓纷纷闪躲,唯恐伤了自己。师爷牵着大狗,径直奔向知府宝座。
     “升——堂!”
       随着升堂威吓,众校卫军兵列两旁,公堂内一片肃静。
       老百姓很是纳闷,没见知府老爷,就升堂了?老百姓被弄得摸不着头脑,更是来了精神,越发挤得起劲了。
       师爷大声说道:“校卫军,将原告王刘氏、被告张大宝、证物一箱银钱带上堂来!”
       随着又一阵威吓,王刘氏、张大宝、一箱银钱被带上堂来。
       张大宝听闻韩元哲破案如神、几乎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预感今日过堂,定没有生还可能,心里异常恐惧,所以两腿战栗,几欲不能行走,勉强在衙役的搀扶下来到大堂。到的大堂,张大宝双膝跪地,不敢抬头。
       王刘氏来到大堂,见知府宝座端坐一条大狗,再也不见知府老爷的面,顿时大失所望,呼天抢地地大声控诉老天的不公。听到王刘氏凄惨的哭声,张大宝拿眼偷瞄了一下知府老爷,谁知见到知府宝座竟然坐着一条大狗,顿觉可笑,但又惧于堂威不敢笑出声来,只是肩膀在抖,跪着的腰板顿时挺直了不少。
       师爷这时大声宣布,“今天知府老爷身体有恙,特拜请上天二郎神杨戬座下神犬哮天犬下凡代为审理此案”。
       围观的群众顿时像炸了锅一样,一片哗然。老百姓不相信大堂上坐着的就是神犬哮天犬,更不相信一条狗能审理了一桩充满神奇的冤案。老百姓原本充满着期望,这时也都失望透顶,不再相信新来的韩老爷能给宿州老百姓带来福气。
       就在人们吵吵嚷嚷,大声议论时,师爷代替狗“知府”拍了一下惊堂木,开始问案。
      “王刘氏,你控告张大宝谋杀了相公王二柱,依据何在?”
       看到新任知府把杀人案视同儿戏,王刘氏经不起打击,早已昏厥在地,还是被随来的乡亲喷了口水才醒来。王刘氏听到师爷的问话,有气无力地答道,“我把夫妻俩辛辛苦苦数年卖烧鸡积攒下来的300两碎银和8万吊钱,亲手交于木匠张大宝带给相公。现在银钱和王二柱都不见了,还能是谁谋害了王二柱?”由于气愤,语气也不再恭敬,不再称呼“老爷”。
       师爷也不再理会王刘氏的无礼,转向张大宝。
     “张大宝,王刘氏控告你谋杀王二柱,你认罪吗?”
       狗“官”审案,那还有谱?张大宝早已把恐惧抛到九霄云外,朗声答道“回老爷,我不曾谋杀王二柱。可能是王二柱有了外遇,逃到别处另立家室了。请老爷还我清白!”
       围观的群众,开始有人附和,认为张大宝说的很有道理。深知相公为人正派的王刘氏,听到张大宝如此诋毁相公,竟有许多乡亲赞同,顿时悲愤交加,再次昏厥。
       张大宝这时也更加来了精神,满脸喜色。
       狗“知府”全然不顾堂下这一干人众吵嚷,只是一味东张西望,要不是师爷紧攥的辔头,早就跑出去了。
     “张大宝,堂下这一箱银钱可是你的?”
     “回老爷,这一箱银钱都是我替人做木匠活一分一毫积攒下来的,没有任何不义之财!”
       师爷这时面露难色,像是自言自语“那就问问老爷吧”。说罢,转过身,朝着知府宝座上的大狗做了个揖,“老爷,张大宝不承认谋了王二柱的钱财,这可如何是好?”
       只见狗“知府”朝着箱子吠了两声。
       师爷转过身,面向乡亲,“老爷说了,要亲自察看银钱是否真的都是张大宝的。把银钱呈上来!”
       一个衙役捧起银钱,预备献给狗“知府”。只听“啪”的一声,随之是“哗啦啦”一阵响声,随着一阵惊呼,钱箱跌落地上,碎银、铜钱溅落一地。
      早已按耐不住的狗“知府”从案子后一跃而出,直奔散落的银钱。只见狗“知府”叼起一枚枚银钱送到王刘氏跟前,不大一会儿,就在王刘氏跟前堆了一堆。
      衙役数了数,不多不少,整整300两碎银和8万吊钱。
     “啪”的一声好似炸雷一样从天而降,吓得张大宝浑身一阵哆嗦。
       不知何时,韩元哲已经手持惊堂木端坐知府宝座之上。
     “张大宝,你死到临头还不从实招来!”
       看到神犬把自己从王二柱那里抢夺过来的银钱悉数拣出,张大宝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狡辩,只得一五一十地把如何谋财害命的全部交代。
       韩知府大声说道:“王二柱冤死案现已查明,张大宝谋财害命罪该万死,叫其画供,打入死牢,听候问斩!证物一箱银钱悉数发还王刘氏,以示抚恤!”
       韩知府都能把神仙请来审案,实在是了不得。自此,宿州天下太平,贼人再也不敢造次。
       只是在一次酒醉,夫人透露原委,王二柱是卖烧鸡的小贩,银钱沾满了香喷喷的鸡油;张大宝是木匠,家中的银钱自然没有味道。大堂上,饿了几天的狗当然会叼起沾满香喷喷鸡油的银钱,至于为何会放到王刘氏跟前,也许就是天意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3

主题

539

帖子

115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59
 楼主| 发表于 2015-9-12 15: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各位老师批评指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451

帖子

105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058
发表于 2015-10-29 23:30:5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前一阵不在,没上线,李老师坚守阵地,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6 08:49 , Processed in 0.218401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