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96|回复: 0

[历史剧本] 【话剧剧本】康 海

[复制链接]

9

主题

44

帖子

19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94
发表于 2016-3-30 22:4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剧剧本】康  海
编辑:雪山白梅
主要人物:  康  海——钦点状元、前七子之一、翰林院修撰兼经筵讲官
          王九思——前七子之一、吏部郎中
          刘  瑾——司礼监掌印太监、九千岁
序幕:
时间:明宪宗成化十一年(1475年)
地点:西安府武功县浒西庄(今陕西省武功县武功镇浒西庄村)
【幕启:一个夏季的傍晚,浒西庄村一处川道平原上,一群村民围在年轻的族长身旁讨论着建造一座山神庙,就在大家各自发表意见之时,不远处的康家大院里突然传出一阵男孩的哭声,声音洪亮悦耳,老远都能听见,这哭声顿时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一打听,原来是康家老爷康镛的二儿子诞生了。
【族长梦中被一位白须仙人飘引着来到将要建庙的地方,仙人指着脚下的土地说了些什么,随即飘然而去。族长猛然惊醒,努力回想着梦境里的情景,但仅隐约记得“对山之地”四个字。
【东方渐渐露出了鱼肚白,族长来到昨天选定好建庙的地方,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山岭,恍然大悟:“对山之地”,不会是仙人嫌弃此处三面都对着山岭,特托梦相告?于是后来将庙宇改建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岭之上。
【若干年后,康家大院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其父康镛对渐渐长大的康家二少爷海讲授古今贤圣掌故,希望他以后效法古代圣贤。康镛刚离开一会,康海就玩的忘乎所以,其父大怒,考证刚才所讲授的内容,康海倒背如流让父亲无可指责。
(幕下)
第一幕:
时间:明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
地点:京城、康海书房
【幕启:康海志得意满地带着来客走进书房,在案台前坐下,拿起来客的文章大加涂抹起来,来客站在旁边脸上略略变色,但没有说什么反而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秘的笑意。
【旁白:康海自从几年前被先皇御笔钦点为当朝状元后,从此一夜之间名扬天下,廷试《对策》更是被相互抄阅传颂,一时洛阳纸贵,朝野敬慕,持贴拜访之人络绎不绝。今日他刚从首辅府里赴宴归来,就又有人慕名请他修改文章。
【管家福伯持贴上
福  伯:老爷,吏部郎中王九思王大人前来府上拜见。
康  海:哦,(抬起头,笑道)快请到客厅上茶,我这就过来。
【王九思和一位妇人上
王九思:(直接走进书房,笑道)对山兄,小弟冒昧打扰了。
康  海:(起身,热情地)敬夫兄光临寒舍,小弟有失远迎。
【来客拿着改好的文章下
王九思:(回身诧异的看了来客一眼,若有所思)对山兄,你可认得此人?
康  海:他是小弟最近刚结识的文友,多次拿来自己文章让小弟代为修改,仁兄何出此言?(转身向福伯)上茶!
【福伯下,一会又端茶上
王九思:小弟前几日在李阁老府上好像见过此人。
康  海:哦,(短暂诧异,随即镇定)那有什么,就算是李东阳阁老的文章,小弟也照改不误!我们现在提倡“文学复古革新”,就是要“文必秦汉,诗必汉唐”,“茶陵派”文风华而不实,脱离实际,早晚要被取代!
王九思:(无语,猛然想起)小弟差点误了正事,(转身指着妇人道)这位是献吉兄的夫人李夫人,相信献吉兄的事情对山兄也有所耳闻吧。
康  海:献吉兄被打入死牢之事我亦有耳闻,只是(犹豫,面带难色)……
李夫人:(作欲哭状,向下跪去)康大人要为奴家做主呀,(从衣袖里取出一块从衣衫上撕下的血迹斑斑的破布递于康海)这是夫君让我转交给康大人的。
康  海:嫂夫人快快请起,(随即扶起李夫人,接过并缓缓打开用血书写的破布,低声催泪念道)“对山救我”!
王九思:(低头催泪)献吉兄他嫉恶如仇,数次上书弹劾刘瑾及其党羽,早被刘党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杀之而后快。小弟和仲默兄等曾聚集朝中重臣联名上书朝廷请求赦免其罪,皆被驳回。仁兄和刘瑾有同乡之谊,只要他网开一面,献吉兄就有救了。
康  海:(叹道)唉,仁兄有所不知,小弟和刘瑾虽为同乡,但其近年来飞扬跋扈、欺上瞒下、小弟恶其为人早已避而远之。前年因张公实大人之事曾厚颜拜访,却收效甚微,以致张大人忧愤成疾,郁郁而终。几天前其派人来许以高官厚禄,被小弟疾声厉色当面怒斥驳回,如现去求情恐反而误事。小弟今日向首辅刘希贤大人上禀了此事……
王九思:(仰头长叹)唉,朝廷尚且如此,何况首辅大人?
李夫人:(取下背上的包袱,打开)康大人、王大人,这是奴家夫君收藏唐寅的《百美图》,(缓缓打开画卷)刘瑾垂帘已久,一直想据为己有……请康大人转赠刘瑾吧。
【康海、王九思吃惊的看着打开的《百美图》,落款处李梦阳亲笔书写:“敬九千岁刘公公鉴赏,李梦阳恭献”,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洁身自好的李梦阳为了保命竟然甘心委身阉宦,他们对望一眼,都心如刀绞。
康  海:(心痛地)罢了……嫂夫人,献吉兄之事,小弟代走一遭就是,此图请嫂夫人快快收起。
王九思:(叹气)唉……
(幕下)
第二幕
时间:次日下朝之后
地点:京城、刘瑾私宅
【幕启:京城郊外刘瑾的私宅内,豪华靓丽的卧室里刘瑾眯着眼正高卧榻上吸着云南来的贡品水烟,旁边两个高价买来的丫头一个在揉肩,一个在捶腿。
【管家阿贵持贴上
阿  贵:启禀老爷,门外康海求见。
刘  瑾:(懒洋洋的半起,依然眯着眼睛)康海?哪个康海???
阿  贵:(上前几步,弓着身陪笑道)就是被先皇钦点为状元郎的康海,也就是老爷的同乡!
刘  瑾:状元郎康海?!(猛的一睁眼,一跃而起,急忙下榻找鞋)还不快快迎接!(向丫头们摆摆手)你们都下去!
【丫头们连忙收拾烟盘退下,阿贵正要出去迎接,又被刘瑾叫住
刘  瑾:还是算了,咱家自己去!(倒足汲着鞋跑出门)
【康海硬着头皮正要下拜,被刘瑾一把按住,一手抚着康海的肩膀一手握着康海的手向客厅走去。
刘  瑾:(笑道)京城远离秦地几千里之遥,能相遇故交实属不易,对山兄与咱家平日当多亲近亲近,怎奈自从上次相别之后对山兄就避而不见?
康  海:(尴尬)近来公务繁忙,疏于亲近,还望刘公公海涵。
【刘瑾坐定时才发现自己倒足汲着鞋,赶忙叫下人专程摆上西北风味的筵席,邀康海入座,康海略加犹豫,欣然随之。
刘  瑾:(笑道)想当年对山兄刚高中状元郎,一夜之间名扬天下,世人皆因和对山兄沾亲带故为荣。因令祖曾在南京为官,南京人即说:康状元乃南京风水所出,实不知是咱家之老乡,三秦好儿郎!哈哈……
康  海:海能和公公同乡,实乃三生有幸!
刘 瑾:(酒过三巡,又端起酒盅)近来有贡品佳酿秦酒二十坛,一人独饮无味,特派人相邀对山兄与今年状元郎吕仲木,没想到对山兄婉言拒之,吕仲木却反而上疏忤咱家,(变色)实在可恨!如不看在乡党一场……(手重重的拍在了案上)
康  海:既蒙刘公公垂青,你我又乡党一场,海斗胆进言一句:公公近年来的所作所为海实在不敢苟同,故而陕西乡党皆敬而远之!
刘  瑾:(叹气)唉,咱家出身贫寒,又是不全之身,数十年苦心奋斗好不容易有今日出人头地之时,却引来如此非议。世人皆骂咱家误国,却不知咱家兢兢业业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朝廷分忧?(苦笑一声,接道)状元郎妙笔生花,名重天下,廷试《对策》连先皇也赞曰:此卷变今绝古,一百五十余年无此佳作!却不嫌咱家当年身份卑微而结识,现在又不因咱家权倾朝野而巴结,这份真诚着实令咱家感动。
康  海:关中大地人才济济,庆阳李献吉的人品、文章皆远远高于海,且位列“关中三才”之首。
刘  瑾:(惊讶)关中三才?
康  海:即李献吉、公公和海三人,听闻最近献吉兄因琐事获罪于公公,不久将问斩于市,杀之则关中少一才,海深感痛惜。
刘  瑾:(看了康海一眼,诡秘一笑)今日咱家与对山兄不谈朝堂之事,只管饮酒作乐。(又叹息一声)唉,自从咱家入宫以来,数十年未敢离宫半步,二老亡故之时也只能遥望西北祭拜。听闻对山兄令堂身体贵恙,不久要回乡探亲、祭祖,咱家倍感羡慕。陕甘一带连年大旱,盗贼四起,此去路途遥远,恐生事端,如需咱家沿途吩咐尽管畅言。
康  海:多谢公公挂念,因家母身体微恙,海又思乡心切,特回乡探亲、祭祖,一切事宜海足以应付,不敢劳烦公公。
【旁白:刘瑾和康海通宵畅饮直至天朦胧亮方放其归府,又赠其贡品秦酒十坛,还特意制作一块“康来堂”的金匾,悬挂在康海拜见他的大厅中央,以示荣幸,一时间朝野传遍。次日,李梦阳即无罪获释。
(幕下)
第三幕:
时间:明正德五年(1510年)
地点:西安府武功县浒西庄康家大院(今陕西省武功县武功镇浒西庄村)
【幕启:康海正在书房里忙着整理要带回京城的书籍,管家福伯在院子里指挥着下人把前几日县令和乡绅为康海送行赠的秦酒及土特产搬运到车上。
【旁白:两年前康海正准备回乡探亲时,突收到令堂亡故的消息,在回乡奔丧途经顺德府时,随身财物又被盗窃,后在刘瑾授意下被盗财物由当地官府赔偿。现丁忧期满,康海即将回京复职,前几日县令和乡绅们特意为他送行。
【管家福伯上
福  伯:(欢喜的)老爷,钦差老爷已经到了,让老爷出去接旨呢。
康  海:(笑道)这么快就到了,(和福伯一起向外走)算日子还有几天呢。
【院里康海家眷及下人们跪倒了一片,只有宣旨官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康海和福伯走到宣旨官面前连忙跪下。
宣旨官:(打开圣旨)翰林院修撰康海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专擅朝政、祸国殃民,罪大恶极,特赐凌迟处死。翰林院修撰康对山与刘瑾素有交往,属刘瑾一党,现削职为民,永不录用,钦此!(把圣旨往发愣的康海怀里一丢,扬长而去。)
【如晴天霹雳,康海愣在那里,福伯和下人们愤愤不平的悄声议论着。
康  海:(呆立良久,轻叹一声)唉,你们不要议论了,玉石俱焚从古至今是常有的事,刘瑾被诛,国家之大幸,海受点委屈又算得什么。
尚  氏:(轻言安慰)老爷在京城时常因和刘瑾同乡而引来大家非议郁郁寡欢,今日刘瑾被诛,从此老爷再也不会受半点牵连,又远离官场是非,这样不是更好吗?
康  海:(苦笑)还是夫人想的周到……
【旁白:一月后,李东阳升任首辅,王九思被贬为安徽寿州县同知,唯李梦阳迁为江西按察司副使,其余四才子替康海鸣冤被下狱充军的消息陆续传来,康海复起的希望彻底破灭……
【康海捶胸顿足、性情大变,索性整日散发披肩,放浪形骸、纵情声色之间,常与歌姬同骑一驴,让众妾怀抱琵琶跟随其后,傲然游行道中,招摇过市,对于行人世俗的目光和议论不屑一顾。
(幕下)
第四幕:
时间:明世宗嘉靖十年(1531年)
地点:西安府武功县浒西庄康家大院(今陕西省武功县武功镇浒西庄村)
【幕启:康海把为杂剧《中山狼》和《王兰卿服信明忠烈》谱的秦曲修改后递给坐在身旁的王九思和张于朋、王兰卿传阅,他亲自坐鼓,让双蛾、小蛮、春娥与金菊、小斗、芙蓉、采莲等共同用秦声演唱,让“康家班社”的乐队用秦乐曲牌为整台戏伴奏。
【旁白:康海被削职为民的次年,朝廷又以瑾党根除未尽之由使王九思被迫归乡,从此他厌倦官场生活,与康海一起广招歌姬,自制乐曲,写剧本、改革声乐唱腔脸谱,创建“康家班”,所创作的西路秦腔被称为“康王腔”。
康  海:(一曲奏完,闭眼陶醉其中)慷慨悲壮、喉啭音声,有阳刚之美,又有阴柔之情。
芙  蓉:(欢喜地)康先生,那么说这曲子可以演出了?(向往、陶醉地)要是能像十几年前那样再去一次扬州该多好呀?
张于朋:(回忆着往事)那次康先生在焦山弹奏一曲琵琶后,倾倒无数江南名士,拜访之人络绎不绝,听说后来因此将焦山易名“康山”,以示纪念。
康  海:现在或向西河学钓鱼,或向东原访隐居,怡情于乐曲、唱腔不也挺好吗?要知道,“丑妻,布衣,自有天然味”。
王九思:(苦笑)唉,心有余而力不足,再赴扬州于老夫和对山兄恐怕是奢望了。
【管家福伯上
福  伯:启禀老爷,当朝兵部侍郎杨廷仪大人前来拜访。
康  海:(惊喜的)快快有请!(说着起身前去出迎)……
【康海将杨廷仪引入书房,将大家分别作了引荐后,吩咐福伯盛上酒菜。饮至半酣,康海站起来,一边唱着自己刚非常满意的《中山狼》新词,一边亲自弹琵琶助兴,其他人也和着节拍唱着,气氛十分热烈。
杨廷仪:(酒酣耳热)对山兄如此高才,隐居山野实在太可惜了,刘瑾之案已经过去多年,为何不向朝廷申诉,以求复起?
康  海:(心中微微一动,面不漏色)事情已经过去多年,清者自清,不值得再辩解了,海决定终身常伴山野,醉心音律歌赋了。
杨廷仪:(看着康海笑了笑,附耳)家兄杨廷和是内阁大学士,常常向我提起你,只要你休书一封,再表示一下,我去翰林院帮你疏通,你一定可以被朝廷复用。当年王维不也是凭借音律歌赋成为王公贵族的宠儿……
【王九思隐约听到了杨廷仪的谈话,脸隐隐变色,张于朋等也看到有些异常停了唱曲,紧张的看着康海。
【康海不等他说完,立刻火冒三丈,抡起琵琶就朝他打过去,杨廷仪大惊失色,急忙站起来仓皇而逃,琵琶在胡床上摔得粉碎。
康  海:(不依不饶,边追赶边骂)混账东西辱我太甚,康某顶天立地,岂能像王维那样凭借乐工声色讨官做?!
【王九思和张于朋等拦住康海好声劝解,康海仍怒气冲冲指门辱骂不休。
(幕下)
尾声
时间:明世宗嘉靖十九年(1540)腊月
地点:西安府武功县浒西庄(今陕西省武功县武功镇浒西庄村)
【幕启:康家大院里一片白色,到处是白布、白帆和穿白戴孝的忙碌的人们身影,康海平静的躺在炕上,脸部已经被白布遮盖,地上跪着早已哭的眼睛红肿的金菊、小斗、芙蓉、采莲,张于朋、王兰卿夫妇在王九思的帮衬下忙着料理着丧事,不远处的案台上放着他亲自编纂的《武功县志》。
【年迈的族长巍颤颤的主持着修建康海的墓地,当来到大家选好的墓地前,脑海里一片豁亮,因为这里正是当年他主持修建神庙的初选地,恍然大悟:“对山之地”就是康对山之墓地!
【旁白:按照他的遗命,以草民身份将他成殓入棺,等清点他存下的钱财时才发现,只有借据一百余条,而演出的各种乐器、服装道具应有尽有,仅各种鼓就有300多副。现在的戏剧、社火、竹马、绘画、壁画等一直沿用的明代脸谱正是当年康海所作,他为西路秦腔的奠基发展做出的贡献堪称“西路秦腔鼻祖”。著有散曲集《沜东乐府》、诗文集《对山集》等,杂剧《中山狼》被列为“十大古典喜剧”之一。编纂的《武功县志》后录入“四库全书”,为后世编纂地方志标准。张于朋、王兰卿夫妇后来在康家班基础上组建张家班,演出曾远赴江浙一带,在历史上活动长达500年之久,直到上世纪的50年代……
(幕下)
(全剧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7-18 12:35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