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54|回复: 0

[人物风采] 挑战不可能

  [复制链接]

77

主题

332

帖子

108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81
发表于 2016-7-15 10: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程贤富 于 2016-7-15 10:27 编辑

       【父母在,不远游。陈重沁在经历了都市的繁华之后,却选择了回到老家,坚守孝道。我们在惊叹他独轮车技艺的同时,更为他的家庭责任感所打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送陈重沁进入荣誉殿堂!8月9日播放的《挑战不可能》这期节目,让我感动至今。陈重沁的孝心是真情流露,而不是作秀,现在这样的年轻人太少。这期节目,它把简单的挑战与人的孝心有机地统一在了一起,好象一期倪萍主持的《等着我》栏目。感动之余,我想应该为陈重沁作点什么了。下面是我根据该节目写的一篇看图说话。有兴趣的朋友不妨搜索原视频观看。】  

      “平凡生命,极致绽放,欢迎来到中央电视台大型励志节目——《挑战不可能》!”主持人撒贝宁念经似的,急速地念叨着,又猴子似的跳跃着走向舞台。“先介绍一下三位评委:享誉世界的华人神探,李昌钰博士。”
  在掌声和欢呼声中,李博士从评委席上站起来,向大家挥手致意:“大家好!”观众席上掌声四起,略略平息之后,李博士继续说道,“我的人生座右铭是:使不可能变成可能。让我们一起来,挑战不可能!”
  “第二位,我们的国语歌王,享誉华语乐坛的——周——华——键——”
  掌声依旧,周华健彬彬有礼地站起来,环顾一周,然后调正身子:“挑战不可能,重点在‘挑战’两个字。让我们一起来,面对我们的人生,挑战不可能!”说完他捏紧拳头,举过头顶,向上挥了挥。
  小撒带头“喔——”了一声,台下立刻响应,尖叫声响成一片。
  “三位评委当中,唯一的女性,集温柔美丽,睿智与善良哈——哈——哈——”观众没笑,撒贝宁却先笑起来,惹得观众一阵狂笑。
  妇孺皆知,见过无数大场面的董卿,此时却有些腼腆地站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大家!很多人说,节目的名字——《挑战不可能》,是自相矛盾的。既然不可能,如何去挑战?而我要说,人之所以伟大,恰恰在于,明知不可能,还是要挑战。加油!”
  台下尖叫如潮。
  “挑战不可能,极致绽放,我们的平凡生命,究竟蕴含着多少潜能?在节目当中,我们设置了一个非常特别的角色——挑战大使。因为节目播出以后,很多的挑战项目,让观众非常震撼。很多人都想亲身尝试一下,包括众多的明星。接下来我要请出挑战大使,90后,青少年的偶像——黄子韬。掌声有请!”
  “啊——啊——”少男少女们都把双手卷成话筒,仰头向天,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黄子韬走上舞台。
  “欢迎你!请自我介绍吧。”小撒说。
  他先向观众鞠躬致意,然后才说:“我叫黄子韬,年少时学过高空走钢丝的表演。因为一次从高空栽了下来,所以现在改行唱歌了。”
  “子韬擅长音乐,今天自愿来挑战,但是这个项目有危险啊!”小撒说着,指了指身后两个桥头堡一样的东西,中间连接着一溜木板,木板上固定着一排空啤酒瓶。“你看今天这个架式,就知道不一般。你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挑战项目吗?”
  “这——个——”黄子韬顺着小撒的手指看过去,嗫嚅道。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表演时,我们会提供高空绳索保护。”小撒见子韬有些犹豫,就赶快提醒他。
  “其实我有恐高症。七岁的时候,我在高空表演,有一次不慎掉下以后就放弃了。”
  “有童年的心理阴影。”小撒补充道。
  “你可以不去的,真的。”评委董卿说。
  黄子韬转过身,看了看高架。有些犹豫,评委们脸色沉重地坐在那里,抿着嘴唇,不敢勉强黄子韬。
  “怎么样?既然是挑战不可能……”小撒故意把后面的话吞了下去。
  “对我来说,这是一次难得的经历,我接受挑战!”
  “好!”三位评委和全场观众一起振臂高呼!
  “我跟你一块上!”小撒给黄子韬鼓劲。
  “我能不能先上趟厕所?”
  “哈哈哈——”人们意会到黄子韬因精神紧张,产生了想上卫生间的错觉,立刻张大嘴巴大笑起来。演播厅里,充盈着欢快的笑声。
  黄子韬飞快地朝后台跑去。
  小撒边指额头边说:“他这是真害怕,额头上冒起了一层汗珠。”说完,昂首朝架子走去,“我先去为他探探路。”
  演播大厅里,掌声雷动。
  小撒爬上架子,“我的天,好高啊!别说从啤酒瓶嘴上走过去,就是看上一眼,也心惊胆战的……”说着,小撒猫着腰走下架子,环顾四周,没见着黄子韬。“子韬啊,我个人认为,你假装上厕所,却打的逃跑了!”
  小撒的幽默,又引起观众一片笑声。在笑声中,舞台一角探头探脑走出黄子韬。
  周华健伸出长长的食指,一直指着黄子韬,傻笑着。意思是黄子韬没有逃跑,他来了。
  “喔——喔——”观众顺着周华健的手指看过去,一齐拍手喝彩。
  “来,请!”小撒说。
  “我脚有点发抖!”黄子韬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发抖。
  “没关系,你现在还可以放弃,而且大家都能理解!”小撒见黄子韬有些害怕,就劝他说。
  “我决不放弃!”
  “喔——喔——”观众迅即全部起立,为黄子韬鼓掌。
  “我们要的,就是这样的挑战大使,加油!”小撒把黄子韬送上高架,“子韬,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子韬走上高架,扫视一眼。木板长十五米,离地面五米。木板上,一字排着空啤酒瓶。然后低着头,闭着眼,顾自摇头叹息:“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评委周华健听见了,低声对身侧的董卿说:“看样子,他对高度确实恐惧。”
  董卿没听到周华健所说的话,她毫无反应。
  “子韬后悔了。”小撒高声宣布。
  “我觉得从瓶嘴上走过去不安全。”子韬说。
  见子韬要打退堂鼓,观众都失望地看着他。
  “我从固定啤酒瓶的木板上走过,可以吗?”
  “我认为可以,只要你从这木板走过去,就算挑战成功!”小撒高声宣布。
  子韬仰起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后伸出一只腿。
  “加油!加油!”观众席上掌声和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固定啤酒瓶的底座木板,两边刚好可以立足。子韬的双脚,紧挨着啤酒瓶,小心翼翼地迈开了步子。
  “请观众闭嘴,别让喊声分散他的注意力!”小撒边说边朝观众摆动双手。
  演播大厅里鸦雀无声。
  子韬迈着千均重的步子,小声叹道:“啊,我好害怕呀!”
  “不要往下看!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哇!”小撒叫别人闭嘴,自己却唱起歌来。
  “主持人,你不说话,行吗?”子韬哀求完,便趴了下来,双手紧抓啤酒瓶,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喘粗气。过了一会儿,又伸直腰,一面喘粗气,一面小心翼翼地朝前踱步。
  “已经走过三分之一了。你的腿已经开始打抖了。如果不行的话,子韬,你随时可以言弃。”
  小撒站在高架下,话犹未了,子韬“唉呀——唉呀——”几声,腿哆嗦着朝下软,身子一偏,差点倒下高架。女观众吓得一起捂住嘴唇,面露惊讶。小撒不自觉地弓了弓身子,揉了揉胸口,以平复此时被吓得蹦蹦乱跳的心。
  子韬双手朝侧边一伸,身子稳住了,然后扶着啤酒瓶,站了好一会,又开始走起来。部分胆小的女观众,用双手蒙住眼睛,从指缝朝外张望。
  话筒里传出几声粗大的喘气声,子韬走完了全程。
  “太棒了!太棒了!”小撒高呼。
  观众纷纷站起来,掌声欢呼声汇成了喧闹的海洋。董卿也站起来,举起双拳停在空中,好久没有放下。
  在欢呼声中,子韬瘫软在架子顶端的平台上。
  “太棒了!太棒了!”小撒不断重复着这三个字。
  歇息了好一阵,子韬缓缓站起来,走下高架。到了舞台上后,他双手支着双膝,蹲下身去。
  小撒也学着子韬的样子,双手撑膝蹲下去,盯着子韬滑稽地笑着。子韬站起来,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现在的真实感受是什么,你后悔吗?当着这么多的观众,即使后悔,可能你也不好意说吧!”小撒问。
  “不后悔!害怕,只在开头那一瞬间。当真行动起来以后,就不害怕了。当我走完全程,真的觉得很幸福。很开心!”说完,子韬仰着头,闭着眼,长长地舒气,仿佛还沉浸在幸福当中。
  “好,黄子韬用他自己的体验,告诉我们,《挑战不可能》所有的节目,它的难度,它的惊险,它的极致在哪儿!接下来我要告诉各位,黄子韬刚才挑战的项目,对于我们这位真正的挑战者,他的难度不到十分之一。接下来,让我们用掌声,正式请出挑战者。”
  一个穿着鹅黄色上装的小伙子,骑着独轮车,走进挑战现场。
  “大家好,我叫陈重沁,来自福建厦门。我是一位农村网店的掌柜。我的业余爱好是独轮车。谢谢大家。”
  “你是独轮车表演吗?”董卿问。
  “我今天挑战的项目是,高空独轮车过啤酒瓶。”
  “哇——”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刚才子韬用双脚从安放啤酒瓶的木板上走过,也吓得面如土色,更何况骑着独轮车从瓶嘴上辗过呢?
  小撒宣布规则:挑战者从高架的一头出发,骑独轮车从瓶嘴辗过,顺利到达另一端即为成功。挑战者有三次机会。挑战成功以后,三个评委如果有两个同意,即可进入荣誉殿堂。
  宣布完毕,小撒强调说:“人的平衡能力是有参照点的。比如说,你在十公分宽的马路牙子上走,谁都走得很好,因为脚旁就是地面。但如果把马路牙子架到五米高的空中,多数人就不敢走了。李博士,你是知道的,独轮车的最大特点,就是骑起来行进时,轮子要朝两边摆动才能保持平衡。永远不可能直着朝前走。”
  “我想问一下,练习在高空骑独轮车,你是怎么想的啊?”董卿问。
  “受高空走钢丝的启发。”
  董卿还想追问几个问题,小撒却发出了指令:“正式挑战之前,陈重沁多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今天,他能成功挑战吗?好,第一次挑战开始!”
  陈重沁掮着独轮车,爬上了高架的一端。把独轮车架在瓶嘴上,试过数次,都没有立稳。
  观众和评委吓得不敢发声。
  独轮车立在啤酒瓶嘴上了,陈重沁坐了上去,车轮像跳摇摆舞似的左右摇晃,几次差点摔了下来。一个个观众人吓得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有的女观众嘟长了嘴唇,大声嘘气,有的双手捧住嘴巴,露出替陈重沁干着急的样子。
  陈重沁和独轮车左右摇晃一阵,待稳定后,再用力朝前冲出一段距离。陈重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动作。
  “陈重沁此时面临的危险,一是摔下来,二是万一瓶子承受不了人和车的重量,碾碎以后从高空跌下来……”李博士看了陈重沁的表演后,总结说。
  场内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重沁的表演。他好几次都偏离了重心,差点摔了下来。
  评委周华健小声地自言自语:“听说他彩排的时候,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董卿的双手,随着陈重沁的双手不自觉地在空中摇晃,好象她也在高空骑车表演似的。
  陈重沁在惊心动魄的乐曲声中,一点点地朝前冲着。小撒站在另一端抿紧了嘴唇,提心吊胆地举起了拳头,眼睛瞄着陈重沁的每一步。只剩最后几步了,陈重沁卯足了劲,一下冲了过来。成功了,他甩掉独轮车,高兴地喊道:“哦——哦——哦——成功啦!”
  观众顿时也惊呼着站起来,一起高呼:“成功啦——成功啦——”
  “我宣布:陈重沁挑战成功!”小撒大声吼道。
  “哇——”台下一片欢呼声。
  “我战胜了恐惧!我成功了!我最近付出的都是值得的!”陈重沁激动万分。
  “三位评委,选手挑战成功。”转身向陈重沁,“我和子韬到荣誉殿堂等你,祝你好运!”
  “谢谢!”陈重沁紧握小撒的双手表示感谢。
  “我也希望在荣誉殿堂见到你!”子韬把手叠加在他们的手之上,也衷心祝福陈重沁。
  “走吧,子韬!”主持人抽出手,牵着子韬走向荣誉殿堂。
  “陈重沁,你练独轮车有多久了?”董卿问。
  “我六年前开始学习。我以前在厦门一家外资企业,做进出口主管。”
  “现在回到农村老家开网店,是吗?”
  “因为我在厦门干了将近二十年,回家陪父母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月。今年春节的时候,父亲骑摩托车摔了。他已经七十多岁了,眼角缝了十几针。鼻梁骨也骨折了,全身多处擦伤。从那一刻开始,我就下定决心,不要给自己找任何理由,马上回家。”
  全场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
  “父亲这一次,对你从城市回到农村,是出于照顾他,他是什么态度,他反对过吗?”董卿问。
  “我没跟父亲说,回去是为了照顾他。只是说,回家为了开网店,不然他不会让我回去的。当我回去以后,我感觉到父亲又焕发了往日的青春和活力。因为我回去以后,他又拿出很多年不拉的胡琴,有事没事总要拉一阵子,我感觉到他又变年轻了。我还感觉到,我在他身边,他特别高兴。”
  全场又响起潮水般的掌声。
  陈重沁继续说:“其实他很厉害,他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的骄傲。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哇,我听到很多爸爸说儿子是我的骄傲,很少听儿子认真地说,爸爸是我的偶像,是我的骄傲。”董卿赞叹道。
  “对!”周华健点头表示赞成。
  “我希望在未来,我能成为父亲的骄傲!”
  “喔——”台下响起惊天动地的赞叹声和击掌声。
  董卿竖起双手大拇指:“非常棒!我觉得很多观众会说,陈重沁的爸真有福气,培养出这么孝顺一个儿子。”(听到这里,陈重沁腼腆地低下了头。)“可是,我想说的是,真正感到幸福的应该是陈重沁。为什么,因为父母在,家就在。因为父母在,你会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有那么一个人,爱你是不求任何回报的。他在你背后,是你最强有力的支持者。所以电视机前的年轻朋友们,爸爸妈妈在身边,就不要忽略他们。好像觉得他们关爱自己是理所应当的,好像觉得他们会永远存在。他们打电话给你,希望你回家,他们叮嘱你,无论你走多远,他们的目光都会追随着你。不,有一天你会失去这一切的。不要等到那一天,再追悔莫及。所以来得及的时候,你可以抱一抱你的父母。也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陈重沁能否进入荣誉殿堂呢?我的决定是——能。”
  陈重沁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董卿!”
  全场响起掌声。
  轮到周华健发话了,只要他也说能,陈重沁进入荣誉殿堂的事就铁定了。“从人性出发,你的孝心,你的决心我都佩服,而且有机会的话,我愿意跟你交朋友。但是,从挑战不可能这个角度看,我今天有所保留。我今天的决定是:你——不能进入荣誉殿堂!”
  周华健揿下红色按钮,全场喝起了倒彩,甚至台下还有人私自骂起了脏话。
  周华健解释说,因为独轮车的胶轮与瓶口接触以后,其实有更强的咬合力,反而容易一些。
  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样一个结果,陈重沁一脸严肃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我也想不给你通过,”李博士说,“但是呢,我从小没有爸爸,我想陪他却不能了。我准备把我的权力让给……”
  “你先说通过还是不通过。”董卿着急地打断李博士的话,要是他最后一票也否决了,陈重沁就被拒之于荣誉殿堂门外了。
  “我请个代表按这个按钮,好吗?”
  见事情有了转机,陈重沁的脸上又绽开一丝笑容。场下也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有请!”李博士转身喊道。
  全场哑静下来,一起把目光,转向了李博士望出去的方向,都争先恐后地想知道来者是谁。陈重沁更是一脸期盼,生怕这个人按了表示不能的红色按钮。
  音响里传来沉闷的鼓点声,陈重沁左顾右盼着。当他看清一个人从幕后钻出来时,不禁惊喜得发出一连串的“嗬——嗬——嗬——”然后用手抓挠着腮帮子。
  李博士站起身来,指着来人问陈重沁:“这是谁呀?嗯?”
  大家看了陈重沁的表情,也猜出了八九分,来者是他父亲。
  陈重沁不相信眼前这一切是真的,他睁大泪眼,又反复看了几遍,然后摔掉独轮车,像走失了几十年的父亲,突然出现在眼前那样,口里“吔——吔——吔——”地叫着,身子猛扑过去,父子二人,麻花一样绞成了一体。
  “先抱一抱。”李博士说。
  拥抱着,陈重沁竟像小孩那样呜呜地哭了起来。台下的观众也被感动得一起抹泪。
  陈重沁肆无忌惮地大放哭声。父亲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
  “陈重沁,此时此刻,你什么感觉啊?见到爸爸了,怎么像小孩那样呜呜哭呢?”董卿问。
  满脸泪痕的陈重沁说:“他是我爸爸,那种感觉没人能取代。以前,很多事情,我把它放在心里,没有表达出来。我希望父亲慢慢明白我的用情。”说到这里,陈重沁摆摆头又哭了起来。
  “知子莫如父吧!以为什么都不说,你放弃了厦门的工作,到农村开网店,父亲就真的相信你是为了赚大钱吗?只不过他没说出来而已。”董卿说。
  父亲一直在那里沉默不语。李博士眼泪汪汪的,用卫生巾擦了一遍又一遍。
  “今天你们来到现场,”董卿接着往下说。“你们的泪水,你们的拥抱,也让我们分享了一个温暖动人的故事,分享了一个孝子的一颗孝心。我们再次用掌声祝福他们。”

    挑战大厅里,掌声雷动!
  “谢谢!”陈重沁向四方鞠躬示意。
  “我请你帮我按下按钮。”李博士走下台扶陈重沁的父亲,“来,我请你到评委席上来,小心!”
  “这两个按钮,你可以选红色的,也可以选绿……”李博士介绍说。
  董卿抢过话头:“这个绿色的按钮,就是一个通过的按钮,每一次我们三位评委,在经过非常慎重的考虑之后,都会按下绿色的按钮。刚才李博士他把按下绿色按钮的这个机会让给了你,让您亲自为儿子按下这个按钮,好吗?”
  就在董卿唠唠叨叨地,生怕父亲按错了按钮时,李博士也在一旁帮腔。原先一直紧绷着脸的父亲,此时露出了幸福的微笑,他对李博士说:“谢谢你!”便按下了绿色按钮。
  在礼花纷飞中,周华健高声宣布“能!”
  陈重沁高举独轮车,一边蹦跳,一边高兴得又“吔——吔——吔——”地哭叫起来。
  全场的观众弹簧一样跃起,潮汐般爆出掌声。三位评委满脸笑容,满脸热泪,用力拍打着手掌。
  “父母在,不远游,”空灵的演播大厅里,回荡着结束语。“陈重沁在经历了都市的繁华之后,却选择了回到老家,坚守孝道。我们在惊叹他独轮车技艺的同时,更为他的家庭责任感所打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送陈重沁进入荣誉殿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17 11:03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