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6|回复: 0

[情感剧本] [冯德斌剧本]望雅亭

[复制链接]

14

主题

96

帖子

7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1
发表于 2016-8-18 21:45: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冯德斌 于 2016-8-18 21:48 编辑

微电影剧本
望雅亭
编剧 冯德斌
剧中人物:
陈海波——男,28岁,中药师,田雅婷男朋友。
田雅婷——女,27岁,教师,陈海波女朋友。
田母——女,55岁,家庭主妇,田雅婷母亲。
田父——男,60岁,退休人员,田雅婷父亲。
服务员——女,22岁。
袁昕——女,26岁,中药师,陈海波同事。
刘畅——男,28岁,青年企业家。
1、【日外。远景:天天旺大酒店;近景:天天旺大酒店招牌】
2、【日内,天天旺大酒店总台前,田母满面喜悦走进店,服务员迎上来】
服:(面含微笑)阿姨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忙?
田母:我女儿五一结婚,听说你们酒店的饭菜做得好,想把酒席办在你们这儿。
服:(夸张地打量着)阿姨,真看不出来,您这么年轻女儿就结婚啦!
田母:(掩饰不住的自豪)哪里还年轻哦!我女儿大学毕业在明光中学教书都三年了;对象是安徽中医学院研究生毕业,在明光中医院做中药师。
服:阿姨您真有福,培养出那么好的女儿,找了那么优秀的女婿。
田母:一般,一般而已,哈哈……(突然,包内手机铃声响起,田母急忙掏出手机,歉意地)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服:哦,没关系,阿姨您请便。
田母:喂……
田:(电话那头传出女儿掩饰不住的哭腔)妈,婚礼不办了!
田母:(惊诧地)什么!不办了?为什么!【电话那头只有女 儿抽抽噎噎的哭声……】你说话,哭什么哭!(电话那头仍是女儿哭泣声)。
田母:(无奈地)唉,这两小个闹心,真不让人省心(甩开腿往外走)
服:(紧随身后)哎,阿姨,酒席还要不要给您留着?
3、【日内,田家】
田母:【田,田父坐在一边。大气不出。田母余怒未消】我这亲戚朋友都带过了,酒店已定好了。你们说不办就不办了,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田:【小心地】妈,他说他也是才接到通知,院里派他参加中药资源普查。
4、【画面切换,日外。远景:嘉山公园;近景:望雅亭内】
田:(气喘吁吁地来到陈面前)海波(兴奋地一把搂住陈的脖子,然后仰起脸,看着陈)瞧你,还有几天就结婚了,看你电话猴急急地让我来,也不怕人家笑话。(说着在陈的鼻子上拧了一下)。
陈:雅婷(欲言又止)。
田:海波,怎么啦?
陈:雅婷,我想……
田:你今天这是怎么啦,说话吞吞吐吐的?
陈:我想……婚礼暂时不办了。
田:你什么意思你?(满脸的不解和疑惑)陈海波,我可告诉你:我们家上上下下都在忙咱俩结婚的事,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带过了,酒席也定了,这个时候你说不办了,你这不是抽梯子跌人吗?
陈:雅婷,(愧疚地)刚才接到通知,明天我要参加中药普查队,去参加中药普查。所以,我想,婚礼不办了,等普查结束再办!
5、【日内。田家】田母:亏他是参加中药资源普查,他要是参加联合国维和,是不是一辈子不要结婚呢?
6、【日内。中医院小会议室。院长在向普查队员作动员讲话】同志们,这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我们市被遴选为试点县,由我们中医院牵头,对我们明光市的中药资源进行普查,这是组织上对我们的信任。经院党组多次研究并报上级批准,由安徽省中医学院王教授等四人以及我们院里抽调的四名同志,共同组成普查队进行普查工作。这次普查,跨度时间长,任务很重。希望你们克服困难,圆满地完成这次普查任务。
7、【日外。望雅亭内】陈:雅婷,院里让我参加普查,这是组织上对我的信任,也是对我的考验。我是一名中药师,又是一名党员,在组织上需要我的时候,我怎么能打退堂鼓呢,又怎么能向组织提条件呢?思虑再三,只有推迟婚期。
田:陈海波,你是个自私的人!你上嘴唇和下嘴唇一碰不结婚了,可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不错,你为了工作、为了事业,我没有意见。但你不能牺牲他人的幸福!更不能把你的事业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
陈:雅婷,是我不好。(期待地)请你理解我?
田:(犹豫不绝,这时妈妈的话在耳边响起:他这么做教我以后怎么在人前抬得起头,让我的脸往哪儿搁,往哪儿搁,往哪儿搁!)不!不!我不要听!我不要听!(边说边用两手堵上耳朵,跑出亭去)
8、【日内,田家。茶几上田的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雅婷,上午七点,普查队从中医院出发,希望上车前能看到你,海波!(田拿起手机)】
田母:你给我放下!
田:(哀求地)妈!
田母:今天你要去见他,你就不要再叫我妈!
田父:你就让孩子去罢。
田母:你给我一边凉快去!从小到大,你管过孩子吗?合着现在孩子大了,你也退休了,不该你管的时候,你倒来精神了。我告诉你,别的事,我都可以让步,这件事上,谁也别想叫我让步!(田父叹了口气,不再做声)
田母:(自言自语)一个小小的中药师,有什么了不起,凭我女儿的条件,哪点不配过他?还拿腔作怪的,玩什么清高。
9、【日外。远景:明光市中医院,院子,花木;近景:明光市中医院牌子;停靠在一边等待出发的普查车】;【普查队一行八人陆续上车,只有陈没有上车,站在下面不停地向路上张望,等待田的出现】(拨打电话: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再拨: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陈不免有点心凉,放下手机,无奈登车);(七点,车缓缓启动;路上有走过的行人,有来往的车辆,始终没有雅婷出现)
10、【日外。远景:大横山;近景:陈表情不快,背着包拿着工具恹恹地走在普查队的后边。走在前面的同事袁昕折回来帮助拿工具】
袁:陈药师,瞧你背锣拐鼓,让我帮你拿点吧。
陈:不用,我拿得动。
袁:知道你拿得动,帮你拿两件,走路也利索些。(袁拿过陈手里的工具,陈笑,一起向山里走去)
11、【大家在山里发现了草药,进行拍照、采挖、登记、封装等。中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吃饭说话,只有陈,挥镐在挖药】
袁:(走过去)陈药师,歇会吧,吃了饭再干。
陈:你们先吃吧,我把这片勘察完了再吃。(一会儿,陈停下手头工作,拿起干粮,走到一边,一个人默默地吃着。袁走过去,递给他一并矿泉水)
陈:(接过)谢谢!

12、【夜内。医院标本室】(陈在埋头做样本。做完样本,已经十二点了,他站起身,舒展一下身体,关灯锁门,向嘉山公园走去)
13、【夜外。嘉山公园望雅亭内】陈独自一人望着夜空。
14、【画面切换。日外。嘉山公园望雅亭内】(陈海波和田雅婷来到亭里)
田:海波,这个亭子真漂亮。
陈:此亭靠山面水,飞檐翘脚,像站在高处的恋人,正手搭凉棚望向对面的九曲游廊,企盼恋人的出现。
田:这叫什么亭?
陈:(看了一圈)还没有名字。
田:再好的亭,如果没有与之相配的名称,那也是一座空亭。就好比你们中医用药,如果没有药引子,再好的药也发挥不出好的药效一样,你就给它起个名吧?
陈:(笑)你看我,一身的中药味,起出来的名字,还不把人家给熏跑了。
田:我就喜欢有中药味的名字。世间,繁花虽多,然,花再红,艳极一时;香再浓,花谢香消,都只是过眼浮华;然,中药,咋看粗陋不入眼,初闻,味苦而涩。但细闻之,则有脉脉清香切肤入肌,通经达络,气定神闲,不浮、不妖、不厌,历久而弥新。
陈:雅婷,既这么说,那我就当仁不让了(雅婷微笑点头鼓励)。雅婷,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那次,我就是站在这里,看着你从对面水上的曲桥走过来;为了记念和见证我们的爱情,就叫它“望雅亭”,你看怎么样?
田:望雅婷?(田若有所思)

15、【画面切回】陈抚摸着亭子,默默无语。
如今:亭在,人走;只有亭边的树木在夜风中轻轻舞动。

16、【夜内。田家。田坐在窗前看着夜空发呆】
田母:(走过来)雅婷,这都一个多月了,他连一个电话都不打来。
田:妈……
田母:风筝攥在手里,收放自如。可一旦断了线,是收不回来的。
田:妈……

17、【日外。普查队辗转于女山、小凡山、小嘉山、中嘉山普查的身影】;【普查队经过一条小溪,由于陈身上带的东西多,试了几次没有跨过去。袁过来,伸过手,让陈搭着她的手过去。陈犹豫了一下,随后伸手搭住,跨过小溪。】;【休息时,袁从自己贴身的包里拿出一只苹果递给陈】;【一天,小分队发现一处野白茅。为了测算出精确数据,队长把大家分成四组拉绳子做量方。陈、袁一组。陈正拉着绳子测量时,一只虫子飞进他的眼里。“唉哟”一声,丢掉手里量样方的绳子,伸手就要去揉眼】
袁:别动!(上去扶住陈的脸,小心地帮他把虫子从眼里吹 (或镊了)出来。而这感人的瞬间,被队里的摄影师用手机拍了下来,发到了朋友圈】

18、【日外,学校内。田拿着课本去教室。从两名女教师身边过去。两名教师立马停下,神秘地】
甲:你知道吗?她男朋友和她都要结婚了,突然跟着漂亮的女同事去“采药”了。
乙:真的吗?
甲:千真万确!(左右看看,小声地)我同学和他们一起的,都在普查队工作。他专门负责普查队的摄影。你看(甲拿出手机)这些天,他在朋友圈发了许多照片,就有他男朋友“采”女同事的照片。(甲打开微信,果真有一张,陈、袁拥抱在一起亲密的照片,下边还有牵手过溪照片、一起说笑的照片等。
乙:这搞中医的就是不一样哎。不仅会看病,而且,还会“采药”。
甲:人家“采花”,他们“采药”。
甲乙:啊哈啊哈哈……(两人的脸一下子僵住了。因为她们看到一张脸,一张不是别人,而是田没有表情的脸)

19、【夜内。田家】
田:妈,上次兴梅阿姨介绍的那个叫刘畅的人,你答应没有?
田母:你是说兴梅阿姨给你介绍的那个企业家?我的小祖宗,你不开口,做妈的怎么答应。
田:那你去回兴梅阿姨的话,就说我同意了。

20、【日内。田家】
田母:(走进田房间)雅婷,刘畅说要开车带我们一家去老嘉山旅游,你准备下,正好明天双休,我们一起去。

21、【日外。天气很好。刘畅开着车,带着田一家向老嘉山开去】;【走进老嘉山,田父田母被老嘉山的风景吸引住了,田心情也不错】
刘:(不停地向他们介绍着老嘉山的美景)老嘉山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位于我们明光市张八岭和石坝交界处,海拔332.4米,为皖东第二高山,山上植被茂密,为原始次生林,森林覆盖率90%以上,素有江淮分水岭“分水脊”之称。这里繁衍生息着20多种野生哺乳动物,100多种鸟类,80多种树木,其中绝大多数为南北地域边缘物种,是天然的动植物基因库。景区拥有濯月泉、竹海、柴王城、甘露寺等许多自然人文景观。峰峦起伏,巉岩壁立,溪涧淙淙,林深树密,让人既可以领略独特的大自然风光,又可感受这里历史文化的厚重(他们不时地用手机拍下美好的镜头。在过一处坡时,刘伸出手,想牵田手,田下意识地缩了回来,刘很尴尬。田的脑子立马闪现出陈和袁牵手的镜头,于是,缩回的手又伸了出去,两只手握到了一起】

22、【日外。老嘉山,夕阳西斜】
袁:(装好采集到的中药,收拾好工具,对陈说)天不早了。武队长他们让我们六点钟之前赶到山下集合。
陈:(正在整理挖到草药)这就好(收拾完毕,起身与袁赶路)

23、【田父游得正开心处,忽然捂着肚子,脸上的冷汗直冒】田妻:(一把挂住)怎么了!
田父:(摆摆手,示意不要伸张)可能内急,解个手就好了(他勉强支撑走到一边,过了会,田父轻松走出来。可是还没离地儿,又感觉疼痛,这样来去折腾两三次,田父虚脱得站不起来,只能躺在一旁)
田:(田母在一边急得团团转。田对刘说)快打电话叫120!
刘:(拿起手机)手机没电了!
田:(掏出手机)没有信号!
田母: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田父:(干裂的嘴唇)渴!(她们急忙取水,才发现,每个杯子都空空的,带的几瓶矿泉水也喝光了。天渐渐的晚了。田父吃力地):你们不要管我了,快回去吧,再不走,天黑了,就都别想走出去!
田母:(拉着刘的手)我把女儿交给你,你把她带回去!
女儿:爸、妈,从小到大,女儿从来没有离开你们身边。今天,要走,我们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刘:叔叔,您别着急,我就是背,也要把你背出山去!(说着,上前就要背田父)
田父:(有气无力地摇手示意不要背)现在,浑身无力,一动就脱气。
田母:你们快看!

24、【画面切换】(顺着田母的方向:远远地,看见两个人正从旁边向山下走去)
刘:(撒开腿向那两人跑去)喂,同志,请留步!我们遇到了麻烦,请你们上来帮帮我们!

25、【画面切换】
袁:(停住,陈也停下脚步,侧耳细听】好像有人在呼救。陈:是的。
袁:走,快过去看看(他们寻着声音跑过去)

26、【不多时,田看到刘和那两人迎到一起,田高兴。当那两个人走近时,田愣住了。原来,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陈、袁二人。】
陈:雅婷!是你们?……(陈惊喜于雅婷,但想到刘,他强压住感情,所有人从兴奋一下子变得面面相觑)
袁:(从他们错愕的眼神上已猜出八九,走过来对陈说)这都什么时候了,快,抢救人要紧!
陈:(这才反映过来。走到田父跟前,望、闻、问、诊,随后,他告诉袁)可能是上山时吃了不洁净的食物引起的急性痢疾。快解开你身上的包,取一把马齿苋来,放在饭盒里煨水给患者喝下去就能止住。
(袁取出药和饭盒,加上矿泉水;陈找来石头、干柴,支起简易锅灶,将饭盒炖在上面,点上火,一会,水开了。陈倒出水,冷凉喂田父喝下去。歇一会儿,田父感觉肚子不疼了精神也好多了)
田父:(握住陈的手,哽噎道)要不是你,我今晚可能真的就留在山上了……(田母等都流下泪)
陈:田叔您的身体刚恢复,不能太激动。现在没事了,我们这就带您下山(把身上的包和工具交给袁,背起田父往山下走去)
【音乐响起:《爱的奉献》】
(田母、田、刘帮着把田父扶上陈背上。刘从袁手里接过陈的背包、工具,一起向山下走去)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八日
通联:安徽省明光市司法局 邮编:239400
手机:1370550984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7-18 12:25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