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63|回复: 1

冰塔林传说

[复制链接]

7

主题

32

帖子

647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47
发表于 2017-2-5 11:17: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冰塔林传说
                                                 文/山上追月
                 一程山水一程情  何日重来何事重
                  久坐花前芳有尽  燃灯佛前伴苍生
                                                                                                                    ——题记
         这座雪山不知从何时出现,山顶冰川积雪,终年不化。山下松林密布,春夏山花烂漫,五彩缤纷。山中的它,不知何时诞生,它浑身绿皮满是褶皱,黄斑遍布,鼓鼓的肚皮上长满半尺绒毛,细长的胳膊腿极具爆发力,使它能轻易追上山中任何奔跑的活物,铜铃般黄色的眼睛能看清百米外的蚂蚁,布满獠牙的嘴不用进食,它靠吸取山中精气为生,离开山则会精气渐失,它能变化出山中任何活物,那时的人们管它叫山精。
     山精第一次看见人时,那个见到它的人,一斧子砍在它身上后大叫而逃,这是它第一次受伤,周遭的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绿色的体液洒在草地上,花儿朵朵盛开。山精产生了恐惧,一路飞奔到山顶才停下,在山上扬起的雪雾,萦绕在山上久久不散。绯色跳动着的天空,像是孕育了很多生命。这一斧子,像劈开了一个混沌,从此天与地分化,山精有了想法。回忆美好是缓解疼痛的良方,它想起送果子的松鼠,温暖的熊怀,飞舞的蝴蝶,······。“这漫天的繁星不久也会是种美好”,山精这样想。伤口往往绽放智慧之花,它知道再遇见人时,会变成人的模样。
      变成了人,连心也会变成人心。一旦有了心智,山的轮廓在它心中逐渐清晰,花儿的香在它心中逐渐馥郁,它发现了山中的美。一旦有了心智,它发现了人间的情。山精答应铁卫,那个为亡国公主护驾而中箭的铁卫,把他葬在了归国的路上。山精救了山上采药坠崖的女子。邂逅夕阳下,山花从中缠绵的情侣。吻了送花给它的孩童。山精还偷换了一匹商队的马,然后变成马的模样混进商队。这次它学会了唱歌。山精与人接触的愈久,心湖愈是澎湃,愈是想接触人。
      山中的所有都在陪着它,数年如一日,静止造就了永恒,可孤独的产生会打破永恒,山精有了孤独感。它想跟人类一起生活。铁卫死时的笑容,情侣缠绵时的忘我,孩童送花时的纯真······。在山精那里,好比春雨润物,山花盛开。
      这天,山精在山下跳了半日的舞,唱了半日的歌,蝴蝶、蜜蜂、野兔、鹿、各种鸟······。还未来得及停下舞步,却发现主角已消失,山精在数丈外的松林中奔跑,它变成了俊美的男子,称自己为卿山。唱着那首学来的歌:“风儿带你飞过山林,山林在高歌啊在高歌踏着花香向远方啊向远方。”
      林中愈来愈暗,不是日落而是乌云的杰作,松香愈来愈浓重,卿山发现周遭的松林不再快速闪过,自己的气力也无法匹配汹涌的心湖,松林在沙沙作响,像是在打量着这位陌生的过客。卿山吃力地踱步向前。风渐渐停了,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往日,这是卿山最享受的时刻之一,赶路时这变成了压力。紫色的闪电在天空弥漫,乌云翻滚着在头顶涌上涌下,这些入不了卿山的心,它的眼里只有前方。山雨下起来就像瓢泼,卿山跌倒、爬起······。像山中路过的朝圣者,心在嘲笑这具被榨干气力的躯体,憎恨这具躯体。“你在禁锢我!山也在禁锢我!我何时能自由!何时能过我想要的生活!”卿山呐喊,心中的火在倾盆大雨中越燃越旺。跌倒在夹杂着枯枝败叶的腐土,身体被扎的体无全肤。雨像锤子一样一下下砸在卿山身上,它倒下了,没能再爬起。卿山看见了远处的灯火,星星点点,风声、雨声、雷声在它耳边渐渐息音。它看见了人们载歌载舞,看着笑着睡着了。
      卿山渐渐有意识时,第一眼看见了个光头,它被一个和尚背着。身上的伤口已包扎,卿山借黎明的曙光,发现和尚正背它沿原路返回。“放下我!放下我!我要离开这儿!”
它的吼声惊飞了林中的鸟儿。和尚轻轻把它放在松软的腐土上,“你属于这山,就像鸟儿属于这林,你见鸟儿离开过吗?”
和尚淡淡的说。
      经历过一次死亡,有些东西是会被抛到身后的比如冲动、草率、天真······。经历过一次死亡,生命将被赋予新的意义,沉淀了的时光,将以美好的形式渐渐浮出,连山上吹来的风也很柔情,这让卿山想起山中的繁星。“我还没有和那只粉蝶跳支舞呢,我还没去那只大麻兔家作客呢,我还没跳上那块山石呢!”卿山想到跳,它瞥见了自己那双绿色皱巴巴的腿,大惊道:“和尚!你怎么没被我吓到!”和尚还是那语气:“鸟儿没有吓到我,花儿使我心生欢喜,
你为何会吓到我?”卿山这才开始仔细打量和尚,和尚平静的像一块山石。俊美的像山鹰、像花儿、像太阳······。与他对视,自己像是被吸入了浩瀚的星空。不想出来,可为何不想?卿山回过神,拜谢后离开。
      山花只有在阳光下才五彩缤纷,香气只有在风中才浓淡飘逸,山精发现自己在山中是那么美好。它不让自己闲着,跳舞、唱歌、逗动物、看星空······忙的团团转却觉得孤单,卿山常想起那个和尚,他的美,连山都为之倾倒,想起人间的爱情,那被人们称作人间的最美,卿山一直想拥有的美,“若能再见和尚时,一定要变为女子”卿山常想。在看星空时,卿山会变成和尚的模样,任山顶清凉的山风夹着雪花,把自己吹成白色。
      山中的草地被秋风吹黄了,蝴蝶一天比一天多,与花儿与花瓣在风中缠绵,仿佛不舍与花儿离别。卿山爬在花丛中观赏 ,远远望见和尚出现在落花纷飞的前方,两昼夜的离别仿佛隔世,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次重逢,“要以最美的样子见他。”卿山掉头跑到山中的湖边,“世间哪个女子最漂亮?”它这样问道,湖水波动成女子的轮廓,它调整着女子的容姿,像在数天上的星星。
       处处飞花的山中,两个人望了许久,“我名卿山,能与你同行吗?”卿山先开口,“你愿意便可,”和尚答道。卿山愉悦的像刚学飞的鸟儿,在和尚面前跳来跳去。
     “和尚,你喜欢这山吗?”
     “喜欢。”
     “喜欢这里的花吗?”
     “喜欢。”
     “喜欢那边的松树吗?”
     “喜欢。”
     “喜欢我吗?”
     “喜欢”
       卿山觉得自己要飞起来了,她为和尚跳了一支舞,她时而像一只蝶,时而像一只鸟儿,时而像风中的飞花······。倾尽百态,和尚回以笑容,“我想牵着你的手一起走。”卿山说,和尚没有应允。
     “喜欢我为何不牵我的手?”
     “我喜欢你就像喜欢这山,我也没牵过山的手。”
      她向和尚讲述了许多所见所闻。和尚只是默默的听着,
时而回以微笑。那笑似乎可以融化一切。她向和尚讲述殉情的情侣时,哭了起来,和尚为她递去手帕,轻声说道:“你看,花儿会凋谢,蝶儿会飞走,我们也继续前行吧。”
      初秋,山上的雪不是很厚,卿山与和尚刚翻过山顶,到了山背阳的一面,此时临近傍晚,山中开始起雾,雾把山都藏了起来,他们只能看见彼此与脚下的山石,卿山知道山上要变冷了。让和尚在原地等她。卿山在不远处用石头,快速做了个能容下两人的洞,与和尚刚到洞中时,外面下起了大雪,卿山与和尚用石块堵住洞口。两人坐在洞中,也许是因为冷,也许是因为洞小,和尚没有介意她紧靠着他坐。借着石缝中透过的光线,卿山看着和尚呼吸时呼出的白色雾气。一件薄棉服下的身子瑟瑟发抖。抖的卿山的心跟着一紧再紧。或许是因为光线暗,或许是冷,和尚没有注意到,卿山那没有温度的气息,和她那没有温度的身体。“太幸运了,这里有块油石,待我把它磨出火,这里就暖和了。”卿山对和尚笑道,如松树新抽了芽儿,如展翅护雏的鸟儿。望向他的眼神,经历了黎明与黄昏,是付出生命也幸福的眼神。山上没有可以起火的油石,可以起火的,是卿山的身体。卿山偷偷点燃一只手。看着和尚渐渐停止抖动的身体,气息渐由白色变淡,卿山悬着的心总算平静下来。
       和尚进入梦乡后,卿山的手臂已失去大半,她想到了温暖的木屋,想到了与和尚一起去云游四方,想到了拥在他怀里······。她对睡着的他说:“能与你在一起,一刻也很幸福,岂能奢望天长地久,明天出了松林,就是你我分别之时。”她知道,和尚为了去远方传经而路经此地。和尚爱的是天下苍生,当时想留住他的想法很天真。卿山觉得身上的每一处都像被扯烂了,自己随时可能会消失,仅存的意识,满载着与和尚一路走来的一幕幕,满载着和尚成功出山传经的画面。好在洞外的雪一直下,渐渐地把石洞裹了起来,洞内的温度越来越热,卿山费劲儿地熄了臂上的火,虚弱的她劲儿地幻化出一 只臂后,进入了调息。
     “你还好吗?”和尚的呼气扑在她脸上,温润如春风。
她陶醉在他的气息中,在醒与不醒间迷途,突然起身给了他一个吻,这是满山花开般的吻,高山流水般的吻,仰望星空般的吻,和尚愣了会儿出了石洞,卿山随步。山上一片雪白,
山下松林苍翠,繁花似锦。雪后的山似两人的双眸,清澈明亮,两人边赏雪景边赶路。
    “和尚,昨晚如果我死了,你会伤心吗?”
    “会。”
    “那我吻你时你开心吗?”
    “开心。”
      “那我能牵你的手吗?”
      “不行。”
      “真想为你再跳支舞,可现在我的气力还未恢复。”卿山有些失望的想到。卿山虽然像一朵晒蔫了的花,甚是疲惫,但也如沐浴在春风春雨中。两人说说笑笑到了山下草地,
     “和尚,我只能送你到前面的松林,你在山中多留几日好吗?”卿山似乎使完了所有勇气。
     “可以。”
       卿山像只吃了蜜的小熊,手舞足蹈。
     “那是什么?”卿山指向天空,有团耀眼闪光正朝两人飞来,照的山上更加明亮了。“好漂亮,有神仙飞来了啊!”
卿山拍手道,可心里却隐隐不安。两人刚走到松林边,那个闪光团,带着雷鸣般的爆裂声,砸在两人刚经过的山上,轰的一声巨响,山崩塌了。就在山崩的那一刹那,卿山瘫倒在地,现了原形,连站也站不稳。无数燃着火的石块从山上崩飞,砸向山下的草地松林,引起滚滚大火,无数的火舌向两人袭来。
       那是一颗流星,喜欢看星星的卿山,曾对流星多次许愿,许段人间真情,流星在她心中是美好的存在。此时,她来不及感慨,看着漫天的火球火海扑来,再看向和尚,和尚也在看着她,还是那么平静,只是快速的把她抱了起来,然后飞奔,躲着不停落下的火球和窜来的火舌。卿山把头紧紧地贴着和尚的胸膛,任和尚的汗水滴滴落在脸颊,卿山仿佛忘了这是在火海中,“和尚没有丢下我而逃。”此时卿山的心,仿佛花儿酿了蜜,鸟儿归了巢,荒芜的山上盛开朵朵莲花,漆黑的夜空布满璀璨的星星,这短暂的一刻仿佛经历了太多,刹那即是永恒。火球的轰鸣声,动物们的哀鸣声,和尚的喘息声,把卿山拉回现实,她恨自己气力未恢复,不能调来山中的湖水灭火,怜和尚竟在此受苦。渐渐地,和尚也无处可跑了,四周都是火。
      卿山见火舌从四方扑来,对和尚大喊“小心!”话还未喊完,她被和尚抱着扑在了前方的凹地里,紧紧压在身下。火一下子淹没了两人,卿山感受到了和尚的抽搐,闻到了浓烈的焦糊味,卿山哭着、挣扎着想挪开和尚,可任自己心里如何怒吼,如何翻江倒海,和尚还是纹丝不动。“好...好...活下去。”和尚在她耳边吃力地说,渐渐停止了抽搐。卿山的世界停止了,她听不到,看不到,她没有失去意识,只是她的世界一片空白。或许这是这颗心的承载,达到了极限吧。周围的热浪渐渐退去,凉风吹来,不知过了多久,天上开始有鸟儿的叫声,卿山渐渐地恢复了气力,只是还是那样躺着不动,卿山真希望这火能一直烧下去,她的世界便可一直静止下去。
     “我要和你好好...活下去,谁都不要来打扰我们。”卿山对和尚轻轻地说。山中的湖水不断涌来,淹没了两人,渐渐结冰,形成数丈高的冰塔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2

帖子

647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47
 楼主| 发表于 2017-2-5 11:1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丙申岁末游黑冰塔林,有感而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8 02:57 , Processed in 0.436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