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丹水情韵

[中篇小说] 求情【中篇小说】

[复制链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2 13:49:37 | 显示全部楼层
18

    周五学校放假,常伶俐回到了家里,默默无闻,似乎有沉重的心事。樊丽花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但是常宝春并没有多留意。
    全家都吃过晚饭,洗漱完毕。夜幕降临了,大家都早早的入睡了。晚风吹着那田间小路边的白杨树,飞鸟早已归林,只有专门“值夜班”的猫头鹰还在树梢上,安详的欣赏着这寂静的夜晚。
    站在山头上,隐隐约约能看到远处几家住户,时不时能看见房屋窗户里一丝油灯的光亮。
    夜深了,花儿的枝叶上也有了几个芝麻大的露珠,明亮皎洁的月儿慢慢移到了中天。
    常宝春、樊丽花也已上床准备就寝歇息。樊丽花对丈夫说:
   “你没觉察到伶俐,这次放假回家心情有些郁闷,话也懒得说,叫她做什么,闷声不响的去做。我觉得不像那丫头以往的性格啊!”
   “是不是孩子在学校受了委屈哦!”常宝春猜测。
   “有这种可能。孩子在学校受了委屈,由于年龄尚小,不会表达或者不敢表达,倾向于不说,或者是想说又不知道怎么说,这就可能造成孩子长期的心理压力与负担。”樊丽花接过丈夫的话。
   “明天起床后,我们再观察观察,再来开导她把心中的委屈说出来”常宝春说。
   “嗯。嗯。”樊丽花点点头。
   “时间不早了,不想这么多了。快睡吧,快睡吧!”常宝春催促着妻子。
    第二天,天刚黎明,太阳刚从苍苍的山巅后面,露出它那最初几道光芒的温暖。随即将消逝的黑夜的清凉交流在一起。常宝春、樊丽花带着甜甜的倦意起床了。
    樊丽花烧火做饭,常宝春收拾打扫,整理房间的清洁卫生。这也是他们夫妻俩多年来形成的规矩。
    一切都忙停当了。清晨的太阳已经爬了一竹竿高。
   “伶俐,太阳都晒到屁股了,快起床准备吃饭。”樊丽花大声嚷嚷着。
   “不嘛,不嘛。我还想躺一会儿。”常伶俐撒娇似的嗲声嗲气。
   “你个死丫头,太阳都老高了。起来,快起来!吃了饭我们也好忙我们的事呢。”常宝春嗔怪地催促着。
    常伶俐听爸爸也在发话,极不情愿地起了床。慢慢腾腾的在洗漱间洗脸、刷牙,忙活了好一会儿,才懒散地来到桌边。正准备端起碗吃饭,她爸爸问她:
   “丫头,看你这次回家,闷闷不乐。是不是在学里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常伶俐只用眼看看了面前的爸爸,没说什么。
   “伶俐,你都上高中了,说小也不小啦!心里有什么心事,只管放心大胆的跟爸爸、妈妈说。”樊丽花紧跟着说。
    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常伶俐放下碗筷。“哇——”的一声痛哭流涕,泪水像珠子一般刷刷的不断往下滴。
    樊丽花拿来手帕,忙女儿擦去泪水,进一步鼓励她说出来。
    常伶俐这才说出了原委:
    上个星期,一次上语文课下课后,班长向胡冬梅告状说她在上课看小说。
    班主任胡冬梅老师把我找去,不问青红皂白一顿狠批不说。还把我交给了学校领导。
    还当着学校领导的面说我犯了错,批评不得。批评了,既不承认错误还与她顶嘴。
    由于学校领导不明真相,只听了班主任胡冬梅的片面之词。于是剥夺了我上课的权利,把她单独放在院子里的教室外面罚站近四个小时,不让她吃饭,也不许她上厕所。
    常宝春、樊丽花听了女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讲述后。也陷入了深深地思索之中。
    常伶俐还当着爸爸、妈妈的面,表示:“我反正不到这所学校念书了,要不然给我另转一所学校。”
    常宝春、樊丽花于是意识到女儿的事,不是一般的小事。得一起找学校去交涉交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2 17: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19

    又到了周日,太阳早就滑过了天庭的中界线,而且还向西偏离了一竹竿多远。常伶俐如果按照以往,早就动身到学校去了。可是她还四平八稳的坐在沙发上,专注地看当时比较火的《庭院深深》电视剧,根本就没有到学校去的意向。
    等她爸爸常宝春,妈妈樊丽花忙完坡里的农活。回家一看,女儿常伶俐还没去学校。
   “俐俐,时间也不早了,要到学校里去了呢!”妈妈樊丽花大声催促着女儿。
   “我不去,我不去!”常伶俐倔强地说。
   “说得倒好哦!怎么不到学校去?快去收拾好东西,今天我和你妈妈带着你一起去。”爸爸常宝春严肃地教育女儿。
   “还是在这所学校,我肯定不去!说不去,就是不去!”常伶俐把嘴撅得老高。
   “我们陪你一起去。看是一个什么情况,如果真是你说得那样。做大人的肯定要考虑给你转学的事,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啊!”妈妈樊丽花轻言细语的劝说着。
   “莫犟了!收拾好东西,我们一起去。再不走,只怕最后一趟车也赶不上了。听话,听话!我的姑奶奶。”爸爸常宝春将好话说。
    常伶俐听爸爸、妈妈这样说,才从沙发上挪开屁股,跑到自己卧室里,拧起红色小背包与爸爸、妈妈奔向了去学校的路上。
    还好,他们一起赶上了最后一趟去高阳县城的班车。一个多小时后班车到了终点站,高阳县城客运公司。
    其实,在他们到学校来之前,常宝春与自己比较熟悉的一位老乡,也是这所学校的副校长取得了联系。
    他们到站后,不是径直去学校了,而是首先来到了集贸市场,买了一提鹿茸酒,还有一个大礼包,一条黄鹤楼的香烟,一包苹果、梨子,总共花了一千多元钱。然后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一起才来到他的这位老乡刘聪西家里。
    刘聪西家,在古龙路209号,农村信用社大楼的二楼。他们来到大楼前查看门牌号,不错!这里正是209号。但是,上楼的楼梯口前面一道铁栅子门拉得严严实实。常宝春拿出手机,拨通了副校长刘聪西的电话,没有多大一会儿,刘聪西从寝室里下楼,把常宝春一家三人迎进到了他的住宅。
    他们一走进刘校长家,迎面是一个水晶玻璃金鱼缸,缸内红、黄、黑色的金鱼自由自在的游动着。这是一套三室两厅一厨两卫还带一个大阳台。室内布置得富丽堂皇,南北通透,光线明亮。室内还有专门的书房,书架上摆满了书籍,最上层都是经典名著,中层摆放的科技类、励志类的书籍,下层摆放的都是教育类书籍。
   “嘿嘿!老刘你有种!房屋布置得不错哇!”常宝春乐哈哈的夸赞。
   “哪里,哪里!过奖了。”刘聪西边说便吩咐夫人给客人泡茶。
    他们落坐在欧式真皮沙发上,一起谈到了常伶俐这次在校的情况。据副校长刘聪西介绍,后来,学校经过进一步查实取证,没想到的是班上有两个学生名字相同,都叫常伶俐,上课看小说的是另一位叫常伶俐的学生。学校确实张冠李戴,错怪了伶俐,使她平白无故收到了委屈。
    学校为了挽回影响,严厉堤批评了班主任胡冬梅。撤换了班主任胡冬梅,并给她行政警告处分。这个班主任最近家庭两口子闹离婚,心情也不是很好。在不经意间把气撒在了你的女儿常伶俐身上。
   “我代表学校,向您们及子女常伶俐表示道歉,希望您们能原谅。”刘聪西校长在沙发旁站立,深深地鞠了一躬。
   “过去了的就算过去了,希望学校今后,类似事情不要再发生。”常宝春对刘校长说。常宝春、樊丽花听了刘校长的简单介绍,早已在心里原谅了。
   “只是,我的伶俐好歹不愿意再在这所学校念书了。刘校长,您看?”樊丽花接着说。
   “好办!这好办!这件事包在我老刘身上了。”刘聪西拍着胸脯。
    然后,刘聪西校长又带着常宝春、樊丽花、常伶俐一起到学校与学校秦高明校长,还有学校其他领一起就这件事情,进行了座谈。
    常伶俐转学一事,在刘聪西的斡旋下,把伶俐转到了县六中高一(8)班插班就读。
    当然,常宝春在这个转学的过程中,屁颠屁颠的跟着刘聪西校长又要求情于县六中,学校领导、班主任,除开另外交学校建设费2500元以外,还送礼购物估算在近2000元以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3 21:43:26 | 显示全部楼层
20

    人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是活着,更好的活着,按照自己的想法更好的活着。常宝春、樊丽花过了大半辈子,这么长的时间来都是勤扒苦挣,即是想父辈们能安享晚年,自己也能更好的活着,更多的还是在为下一代考虑,让儿子、女儿不仅能更好的活着,而且还能按照他们的想法更好的活着。
    寒暑易节、春去冬回,时间一晃又过去了近十个年头。儿子常立志高中学习也行将结束,女儿常伶俐在常峰政法大学,四年的大学生涯就即将告一段落。本来按照常宝春、樊丽花给女儿的人生设想是,还希望常伶俐四年大学本科结束后,继续考研、读硕、读博的。可女儿常伶俐就是不按大人给她设计的套路来,大四只差一、两个月就要毕业,她没有征求爸爸、妈妈的意见,就报考了公务员。
    而且那几年大学毕业生受“学而优则仕”中国读书人从古至今坚持的观念,推动着全国成千上万的大学生选择了考公务员这条道路。大学生报考公务员形成了一股潮流,这股热潮持久不退,在这些大学生眼里,国家公务员稳定的职位收入和优厚的福利待遇吸引着他们。
    由于常伶俐学的是法律专业,她报了党政机关的法律。报名后,她才给家里爸爸、妈妈、弟弟透露了这个消息。还在高中念书的弟弟坚决支持姐姐常伶俐报考国家公务员,而且弟弟常立志晚上大多数的日子都会陪姐姐在网上聊天、支持、鼓励。一个偶然的机会常伶俐加入一个灵乡省公务员考试群,那里都是备考的年轻人,群里很有亲和力,于是常伶俐开始了抢答式的备考经历,由于以前学的是理科专业,很快地适应群里的快速答题。群里的学习气氛很浓,大家热情高涨,练习的过程让常伶俐对公务员考试有了全面的认识。
    学习的这段时间虽然几乎天天熬夜,但她凭着坚韧的毅力,一切都在为了备考。
    记得那天去参加笔试,爸爸常宝春、妈妈樊丽花不顾女儿一再劝阻执意送常伶俐去坐车,天还没亮、下着小雨,没有叮嘱,只有殷切的目光。常伶俐隔着车窗看着父母转去的背景、突然想落泪。笔试成绩快出来了。虽然考完试后,常伶俐一直觉得不太理想,但也盼着知道成绩,用发抖的手拨完查询电话,得知总成绩是218.5分,由于申论没准备才考了60.5分,带着失望也带着期盼。她查了一下刚好排第八(报名的职位招七个名额)。笔试虽然没上线给她平添了沉重的思想负担,但是通知面试是按三比一的比例通知的,面试入围了。后来在面试中获得了较高成绩,一举进入到了前六名。体检、面试都是摆在她面前的关卡,几天过后去了当地市区医院做血常规和肝功能检测,结果发现转氨酶过高,常宝春急忙四处托人,找关系。最后请他的妹夫华泰镇党政办公室主任刘金光全权负责,刘金光在当地政府任职,以前曾到省城学习,学习期间结识了灵乡省省委办公厅任职的光伟红。刘金光深思熟虑,心里想找别人都不起任何作用,只有找光伟红才有一线希望。经过刘金光与省城光伟红联系,达成了一致意见。为了稳妥起见,决定由省城光伟红牵头,与刘金光、常宝春一起直接去找省司法厅魏庆明厅长。
    灵乡省省委办公厅任职的光伟红,平时与省司法厅魏庆明厅长有着工作关系上的往来。魏庆明一听是光伟红约他出来吃饭,也就欣然同意了。
    饭局是在灵乡省的一个五星级大酒店——亚特兰银座大酒店。当他们一行四人走进这家五星级大酒店,宴席厅内12张圆桌次第排开,食客满座。酒店正厅中间还有一个舞台,歌手华家强在台上演唱《丁香花》。霓虹彩灯旋转照射在天花板上,一片热闹的氛围。他们走进西厢厅一个雅座间,服务员们见客人来了,急忙上前迎宾,高档的茶水奉送到了他们四人手中。
    紧接着饭局就开始了。当饭局上喝到酒酣耳热时,他们相互之间家长里短的先是扯了一些闲话,紧接着光伟红把嘴巴凑到魏厅长耳边,耳语了一番。
    魏厅长这时酒也喝得有点高,听光伟红这么一说。右手端起高脚酒杯与刘金光、常宝春碰了碰杯,最后与光伟红碰了碰酒杯。
   “干!小光很少求人办事,今天为你们女儿这事找我帮忙。放心好了,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四个高脚酒杯,包括酒杯里的酒,一下子送到了各自口中。光伟红、刘金光、常宝春要办的事情,魏厅长都已表态了。沉在潭底的石头也已浮出了水面,他们相视一笑。
    他们三人在请魏厅长吃饭前,都已经合计好了。等吃完饭,再把那个早已包好的两万元红包,塞给魏厅长。
   “好了!好了!糟蹋你们盛情款待,让你们破费了。酒也喝足了,饭也吃饱了。你们都放心,常伶俐考公务员的事,不会有问题的。”
    说着,起身准备走,但由于酒喝得有点多,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还是光伟红眼疾手快,把魏厅长搀扶起来,顺便塞给魏厅长一个红包,魏厅长推托了一番,见三人上前力劝,也就收下了。
    他们三人陪着魏厅长踉踉跄跄走出了这座亚特兰银座大酒店,进了一辆奥迪的小轿车,消失在了这座灯红酒绿的繁华省城的夜幕之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4 20: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21

    十一月份的华泰,到处映入眼帘的是成片成片的竹林,它们挺拔苍翠、坚忍不拔、典雅高洁、婀娜多姿,天然形成了一幅幅壮美的诗画。常伶俐与爸爸俩.漫游在竹海,顺着长长的小河,来到了一条大的滚水坝上,眼前是一片碧波荡漾的水系,有山有水的地方真是太美了,仿佛是人间仙境,很多人在这摆布各种姿势拍照留下珍贵的回忆,水面上漂着五六片竹筏,穿着黄色救身服的人们.他们正在开心地打着水战,嘻嘻哈哈高兴的笑声,吸引了岸边的常伶俐及她的爸爸常宝春父女俩的目光。他们停下来驻足欣赏,水面上坐在竹筏上的人们那些滑稽的动作,逗得他们也忍俊不住,张开嘴巴爽朗的“咯——咯——”直笑。
    此时他们什么也没想,什么也不去想。难得使他们能融入大自然,去放松心情。一直玩到天快黑了,常伶俐与她爸爸才打转身回家。
    公务员考试录取通知应该就在这几天,就会见分晓。因为省城的魏厅长曾经当常宝春他们的面,打过保票,估计也不会有很大的问题。常宝春一想到女儿,在自己身边生活了二十多年,马上就要离开他们。说个掏心窝子话,还是有些不舍。在女儿走之前,常宝春专门腾出时间来,好好地陪女儿走走、看看。这一离开,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机会。
    常伶俐在家里耐心而又焦急的等待着,眼看她报考的大郎县司法局其他人员通知都已经接到了,并且都去报到上班了,可就是没有常伶俐的通知。这下,让常伶俐在家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常宝春也觉得事有蹊跷,隐隐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在心里想:魏厅长不是当着光伟红、刘金光和我拍过胸、表过态,没有问题,包在他身上的么?他在脑海中反复重现着在灵乡省的一个五星级大酒店——亚特兰银座大酒店,吃饭喝酒的情景。尤其是他最心疼的还是那红包里装着的两万元大红堂堂的票子。
    不行!我这两万元票子,不能白白的就这样打了水漂。想到这儿,他急急忙忙朝华泰镇镇政府走去,去找在政府上班的妹夫刘金光。
    常宝春来的不是时候,妹夫刘金龙正在会议室开会。他在镇政府大院里来回踱着,耐着性子等待着、等待着。
    他也不知道在这儿等了多久,反正镇政府广场上的路灯已经亮了,才见政府会议室陆陆续续走出人群。走了一拨儿又一拨儿的,就是没看到妹夫刘金龙。常宝春问了问别人,得知妹夫刘金龙还在会议室里没出来。
    又过了一单烟的时辰,刘金龙出了会议室,大老远就看见了舅老倌常宝春站在院子里。
   “哥哥——这么晚了,您怎么站在这里?”
   “莫说起,急死我啦!俐俐那个事我看十有八九是黄了。”
   “不会吧!不会的。”
   “听伶俐说,她在网上查对过了。大郎县司法局录取的公务员,早就通知去上班好几天了。”
    刘金龙一听,头像膨大了好几倍似的。喃喃地说:
   “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是这样子的呢?”
   “个狗杂种,拿了我的钱。还耍起我来了,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刘金龙被哥哥常宝春的骂骂咧咧声,倒是清醒了一些。
   “哥哥——先不要骂了。也许这里面一定会有什么隐情,魏厅长自己也难于左右。”常宝春止住了骂骂咧咧,睁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妹夫刘金龙。
    他们一边走,一边商量着应对策略。准备赶明儿早晨,他们俩一起赴省城一趟,先找省委办公室光伟红一同去会一会魏厅长,看看到底是咋回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4 23:02:24 | 显示全部楼层
22

    这次约魏厅长出来的,仍然是省委办光伟红。魏厅长一接到小光的手机,心知肚明,一定是常伶俐没被通知录用的事。
    他在光伟红打来的手机这头,向光伟红大倒苦水:
    “小光,你又不是不知道,灵乡省委组织部今年招录公务员出台了新的政策,一律凭成绩来定,严厉禁止走后门,拉关系,把不合格的人员塞进公务员队伍中来。”
    “魏厅长,小光知道的,知道的。可别人亲自找上门来了。不打个照面,情理上过不去吧!”光伟红也了解魏厅长的苦衷。
    “你说的也是。看这样吧,今天晚上下班时间,等工作人员都走了之后,你把他们带到我的办公室来。”魏厅长嘱咐光伟红说。
    大约是晚上六点时分,省司法厅其他工作人员,都陆陆续续下班回家了。光伟红带着刘金龙、常宝春走进了灵乡省司法厅。在进省司法厅之前,常宝春妹夫刘金龙一再叮嘱他要冷静,一定要冷静。看看魏厅长怎样说,见机行事。常宝春心里窝着火,但是事已至此,他强打笑脸,点了点头。
    等他们一起走进厅长办公室,魏厅长早已在办公室等候。室内墙面张贴着书法、字画、挂画、等一些摄影作品等,还装有壁灯、浮雕等。猪肝色的办公桌面,正中一个瓷具圆孔中插着两面小五星红旗,上面摆放着一台黝黑的台式电脑,旁边摆放着笔筒等装饰物。
    魏厅长见光伟红带着刘金龙、常宝春走进了办公室,马上迎上来一一跟他们握手,急忙跟他们每人沏茶,寒暄一阵后。
    话也转入了正题。
   “这次确实有些对不住你们,本来按往常的搞法,招录单位自己还有些自主权。可今年灵乡省委组织部专门为这次招录公务员,下发了文件。收回了往常这些招录单位的权利,并一再强调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走后门、拉关系。”魏厅长滔滔不绝。
   “魏厅长,这些我们也懂,理解您的难处。就是常伶俐的事你看怎么办?”刘金龙打断魏厅长的话问。
    魏厅长耸了耸肩膀,两手一摊,笑着说:
   “这事确实有些难办。有些难办哦——”
    常宝春特别是听到魏厅长一个“哦”字,拖着一个长腔。心里很不舒服。脸色唰的一下变得阴沉起来,只听见嘴里牙齿咬得“咯嘣——”直响,两只拳头攥得紧紧的。
    刘金龙一看常宝春那脸色,就觉得不对劲,忙出面对魏厅长说:
   “您看常伶俐这个事,还有没有通融的余地?”
   “这个,这个,这个嘛。”魏厅长说话有些支支吾吾。
   “哐当——”一声,常宝春把那攥紧的拳头狠狠地砸向办公桌面。使在场的其他所有人心里一阵“咯噔”。
   “姓魏的,我可不认你厅长不厅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敢欺负到老子头上了。”常宝春怒目圆睁,脸黑得像历史上传说的那个‘包青天’。
    魏厅长,听常宝春敢破口大骂,涨红的脸像泼了猪血一般,也气得不得了。魏厅长心里明白常宝春是冲着那两万元钱而发火的。
    俗话说:“吃别人的嘴软,拿别人的手软。”这吃也吃了,拿也拿了。本来要发作的火爆脾气,渐渐地像泄了气的皮球,殃了下来。
    要不是光伟红、刘金龙上前制止的及时,常宝春差点揪住魏厅长的颈脖子上的衬衣领带。
    在光伟红、刘金龙的出面调停之下。魏厅长想了个万全之策,叫他们回家耐心等待,等过了这个风口,一定把常伶俐安排进大郎县司法局清风乡司法所。
    这才渐渐平息了这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轩然大波。光伟红、刘金龙、常宝春听魏厅长话还说得按住了人心。常宝春缓缓地收回了他脸上的怒气,跟着光伟红,妹夫刘金龙走出了灵乡省司法厅大楼。
    长湖樱园那节能的冷光源,在樱花树下的各种卤灯、水下全彩LED灯,梦幻流樱灯,打造出西源地区的绝景。绚丽的彩灯烘托出满树的花影,灿烂中富饶神秘感,光伟红、刘金龙、常宝春顿时觉得有一种花前月下的浪漫情怀。
    常宝春这次在灵乡省司法厅这样一闹,确实帮女儿常伶俐把事情给办落实了。
    刘金龙、常宝春从省城连夜赶回华泰镇,已是下半夜四点多钟。
    第二天,常伶俐就接到了大郎县司法局的录用通知。她收拾好日常用品赶赴到大朗县报到。被大朗县司法局分配到清风乡司法所的一位司法干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5 12: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23

    常宝春闲暇无事,喜欢坐在自家屋里客厅沙发上,想着这一生走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上至高级官员下至布衣百姓,大有无人不求人之势。在那各个涉及公共利益岗位上掌握着大大小小权力和资源的官员或工作人员。求人者求人,被求者也求人,求人者也是被求者,相互交织构成了一幅壮观的中国特色求人图卷。这生、老、病、死都要求人。生得好要求人;病了,治得好要求人;死了,烧得好、埋得好要求人;上好学要求人;找工作要求人,调动工作要求人;异地迁徙取得户籍要求人;职务职称晋升要求人,不一而足。常宝春想想他这一介布衣,一辈子为这、为那求人无数,嘘嘘不已。他喃喃地自言自语地说:“做人难啊!做人,真是难啊!”
    好在,他儿子常立志,后来上学念书一风疏,直到大学研究生念完,让他求人的事,好在不多。这使他甚感欣慰,也经常引以自豪。
    但是后来,女儿常伶俐出嫁。儿子常立志结婚。又让他这张老脸狠狠地露了一把,得求人帮忙操办,在众人的帮助下,最后得了个圆满收官。风风光光把女儿常伶俐嫁出门,热之闹之又把儿媳妇肖蓉娜接进门,常宝春、樊丽花夫妇俩算是尽到了父母之责。
   “现在,老啰——,老啰——!身子骨时常钻心地疼,特别是下雨变天,疼得更加厉害。”常宝春坐在沙发上,在心里默默地叨念。
    人老了,就特别喜欢追忆往事。这不,他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脑海中尽是想着年轻那时,美美的事儿。脑海中出现在他眼前几十年前的自己:那时刚满二十岁,长方脸,脸色黑里透红,个儿挺高,五大三粗的身材,劲鼓鼓的。头发又黑又硬,一根根向上竖立着,两道浓眉下衬着一双大眼睛,瞪起眼看人就像小老虎。特别是那双大脚板,穿上42码的球鞋,走起路来蹬蹬响。在水田里耕田赶耖,扬着牛鞭,嘴里不停地“去——去——去——去——”驱赶着犁铧前面的那头大水牛。全身衣服湿透了,裤腿卷得高高的,从膝盖到脚全沾满了泥水,好像刚从泥地里爬起来似的。
    更令他觉得幸福无比的是,那时一眼就看中了樊丽花:二十岁出头的姑娘,圆脸蛋润润的,眉很浓,细长的双眼闪动着爽直的、热乎乎的目光;老是未言先笑,语言也带着笑,像唱歌似的。她走路时把身子的重心放在足尖上,总像要蹦跳、要飞。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个纯真而欢乐的女孩子,奇怪的是她那过分素净的打扮,与她的性格很不相称,也和那些爱漂亮、爱打扮姑娘迥然不同:蓝布棉袄,黑粗呢短大衣,草绿色长裤,脖子上的纱巾是白的,扎小辫的头绳是根黑毛线。
    ……
    哈哈,蜇杀我也!我一个两鬓斑白,现在走起路来,连风大了就刮得滚的人,还想这些皮不张款的事情,真是臭美了我。常宝春陡然睁开眯缝着的眼睛。
    常宝春无限感慨,做人难,难做人啊!在我们这个有着几千年封建社会传统的国度里,无法保证不求人!每个人都被推着走,我常宝春也不能独善其身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18:33: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文友昶安中关注、支持!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19: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文友植道英关注、支持!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2: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文友甫广德支持!远握、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177

帖子

864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64
发表于 2017-4-21 22:05:06 | 显示全部楼层
1149291047 发表于 2017-3-29 00:40
老师好!拜读佳作。应该是“领回了结婚证”,不是“领会”吧。
有点小建议,对不对老师别见怪。就是感觉有 ...

那时候还没颁发居民身份证之说。小说法提醒,对否望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93

主题

4200

帖子

73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362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2: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HZAWNU老师的指出!远握、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3-21 05:06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26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