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64|回复: 1

[中篇小说] [中篇小说] 小说连载|他和她 第二章 青春懵懂

[复制链接]

8

主题

11

帖子

62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21
发表于 2017-4-12 10: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青春懵懂
作者 樊文博
  转眼五年级完了就升到了初中,她妈妈因爸爸的关系调到了县城上班,她只能跟随妈妈离开这些儿时的小伙伴,去县里的初中上学了。他坐在宽敞的教室,心里感觉空落落的。偷忘一眼身边严肃的女同桌,有点酸楚的想起她。小学最后一个暑假过完要离开的时候,她为此哭闹过,要跟奶奶在老家上学,任性的撒泼,在地上打滚,都不能奏效,不得不随大人们来到了县城。
  有老家亲戚到她家,她就上前打探他的情况。有个同村的女孩,周末到县城和家人赶集,在街道上碰见她,她让人家站那里别动等她,火速的跑回家,拿来了爸爸买给她买的英雄钢笔,让这个女孩捎给他。女孩迟疑着,面有难色。那时候,农村娃上了初中,男女生已经开始羞涩,不说话了。她让带东西,还附加纸条,女孩不知所措。她一路拽着,带她吃县城有名的猪头肉面皮,求她务必答应。女孩的父母在后面跟着,笑呵呵劝自己的女儿给带上。他收到了她捎来的钢笔和纸条,纸条上写着:“县上高中见,我们还会是同桌。”
  初二那年,他的小妹妹是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当地规定限期缴罚款,他们家拿不出来。期限到了,他们家刚买的十七寸黄河黑白电视机,被计划生育下来罚款的人搬走了,几麻袋新麦也被扛上车拉走了。父亲出去筹借罚款没有回来,母亲哭啼着给人家说好话也无济于事。初三那年,他的奶奶也不幸去世,料理奶奶丧事,家里又借了债务。他的父亲,一个非常普通的农民,从小没上过学不识字,一辈子几乎没出过远门,他们村离镇上很近,买什么东西,几步就到镇上的街道,二十里外的县城父亲都很少去。看着别人一家家都在盖新房,日子开始红火起来,他们却还过得煎熬,父亲一狠心,决定跟着一个远方的亲戚,去山西的煤窑打工挣钱。临走的时候,父亲把他叫到跟前,郑重的对他说:“超超娃,爸要出去了。你妈嫁到咱们王家,跟着没本事的爸,过了多年穷日子,你是老大,以后要担事了。要多帮你妈,也别忘了经管你爷”。
  “嗯!……”他除了使劲的点头,不知道说些什么。
  记得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二叔也结婚了,一大家住的太拥挤,父亲和母亲花尽了所有积蓄,再向亲戚东凑西借,在他们村背后申请了新桩基,盖了四间简易的偏厦房。两个间半的房子,再加一个一间的厨房,他们就搬过去了。新家离爷爷的老屋有一段距离。他和弟弟住一个房子,妹妹跟爸妈住。
  他们搬出后,二叔新娶的二妈比较强势,和奶奶无法相处,也分了家。二叔是个给人做门窗的木匠,常年在外找活,白天不着家。二妈当家,二叔晚上回来,她也不让二叔管爷爷奶奶的事,父亲在家的时候经常过去帮爷爷奶奶。现在奶奶不在了,爷爷一个人过,所以父亲不放心。
  她到了县城后,很快就适应了城里的生活,她发现家里的客人越来越多,来人都夸她漂亮,乖巧,懂事。有人免费给她教弹琴,唱歌,跳舞。她知道这是因为爸爸的缘故,开始很抵触。妈妈一再劝导她,艺不压身,女孩子多些才艺是好事,她就跟着学了。聪明的她上手很快。人们都惊讶她的聪慧天赋。她能吃到好多好吃的东西,她经常会闪现一个念头,要是她的同桌也能过和她一样的生活多好。他的天资并不比自己差,她的小伙伴每天要干好多与学习无关的事情,想着想着,她的鼻子就发酸,他们一起长大,她心疼他的处境,善良已经渗透进她的内心。
  初中开始上晚自习了,他比同龄的孩子要忙得多,中午下午放学来回小跑,帮妈妈干家务,照顾弟弟妹妹。周末还要去爷爷家,帮爷爷干活。冬天的时候,他用架子车去地里拉晒干的玉米杆,给爷爷烧炕用。爷爷做饭的时候,他点火拉风箱烧火。爷爷心疼他,怕耽误他学习,不让他来。他让爷爷放心,他一直是镇里中学的尖子生。爷爷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这些年总是愁眉不展。但一看到大孙子,却是一脸的慈祥,眼里藏着满满的爱意,就像放出光来,浑浊却温润,透着一股祥和淡定。爷爷心里期盼他的孙子辈能脱胎换骨,出个人才。老伴给孙子算的卦,爷爷深信不疑,所以绝对不能耽误孙子。他是他们王家的希望,也是他想多活几年的动力。爷爷经常自言自语,祈祷老天爷让自己身体硬朗,多活些年,很想看到自己的孙子有了出息,再去给老伴报喜。永超知道爷爷的心思。他也没有忘记同桌的话,一直努力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初中毕业,他以镇里的第五名,考上了县上的重点高中。
  不出所料,有办法的她和他终于又在一班,而且还是同桌。报到的第一天,她见到他,上手轻轻打了他一拳,见面第一句话说道:“小弟弟,以后还是跟姐混,我罩着你。上高中了,我们必须好好学习,一起考交大,我行,你更行的!”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长高了,从小营养不良的他,虽然长得瘦削,但帅气明显出来了。修长的身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一头乌黑茂密稍微自然卷的头发。浓浓的眉毛下,那双不羁的小眼睛更加有神。她更是出脱成一个美丽的少女。她不再束辫子了,靓丽的黑发飞瀑般飘洒下来,散发着他从没闻过的洗发水的香味。弯弯的柳眉,一双大大的明眸,清澈、优雅,婷婷玉立的她由内而外散发出清新自然的气息。班花,校花的头衔被同学们赐予。
  她很快发现他的眼神里常常充满了心事,他时常牵挂家里,到周六中午一上完课,他一刻都不停留匆忙骑车赶二十多里路回家,挖苦心思把家里需要干的重活干完,周日下午又得赶回学校。弟弟上小学四年级,妹妹也上二年级了。他平时不能帮家里干活了,周末必须多干。父亲去的地方据说很偏僻,很少有消息。好长时间,才会有一个汇款单。钱不多,但是一家都很高兴,起码有父亲平安的消息。
  县城生活了三年,她更加开朗活泼,他惊讶她现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学校里想和她搭话的男同学多的是。穿着讲究的班长郭浩宇,爸妈都是学校的老师。私下找她,要和她坐同桌,被她直接拒绝,从小养尊处优的班长,明显很是失落,给他投来羡慕的眼神。学校里捣蛋的男生,大家都怕的刺头,自习课的时候,都在他们后门里张望,想尽各种办法去接近她,她都置之不理。他们见了他,恶狠狠的瞪眼,但她一出现,就一溜烟躲闪,她的爸爸已经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了。这些调皮的学生消息灵,早就知道。她在学校放出话,谁要敢欺负她的同桌,她让谁完蛋。是的,她一直罩着他,他家里每周就给三元钱,周日返校时背的锅盔周三就完了,带的干炒面(一种炒熟的油面粉,早上兑开水喝)。他到学生食堂,只买馒头,从不买菜,学校的菜汤当时才两毛钱。他蹲在地上,把馒头掰成小块泡到兑开水的炒面糊里就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她看到很伤心。她经常隔三差五在家草草吃完饭,打包带些说有事先走,到学校再吃,其实是跑到他的宿舍给他吃。她的善良的妈妈是知道的,微笑着默许了。她给他零花钱,自尊心很强的他绝不会要的。她只能逼他吃,硬塞到他手里,不吃就上手咯痒他,羞红脸的他只能就范。女生们都能羡慕他,男生们妒忌他的可是不少。大度的班长郭浩宇对他很是友好,也经常邀请他去家里改善生活,高傲的班长要在班花面前,显示自己的风度。他无论如何不去。班长明白他自尊心很强,好像还有自己也说不清的因素吧……
  班长的学习成绩几乎每次都是班里的第一名。美丽的班花刘艳丽,一直稳居前三,英语她最突出,总是年级第一。牵挂家里分心的他,一直保持在前十名。他心里发誓,一定要刻苦,不然对不起这两个朋友。但是上课的时候,他经常还会不由自主开小差,她经常用胳膊肘时不时碰他一下,提醒他别走神。
  高一元旦班级晚会上,她把长长的头发,扎成两个马尾辫,跳的新疆舞“长辫子的姑娘”,像模像样的抖肩,很有民族韵味,同学们看的如痴如醉,外班的好多同学在趴在窗外看,新疆舞表演风靡全校。好多长发女生,后来扎起了马尾辫。她还是晚会主持人,自作主张直接报幕让他表演节目。他无法推辞,涨红着走上讲台,闭眼唱了一曲齐秦的《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他虽然紧张,但高昂悠长的腔调,略带沙哑的嗓音,忧郁的神态,宛如真的是一匹草原上孤独的苍狼,大家都静静的听着,等他唱完,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她一点都不惊讶,她了解自己同桌的实力。这次演唱竟然打动了不少女孩的心。事后不少女孩偷偷给他书桌抽屉里塞信,他看到吓得不知道咋办。她经常抢过来,小声给他念情书,有天她发现班上貌不惊人的平时很腼腆的胖女孩宋巧娟给他语文书里塞的信这样写道:
  亲爱的永超同学:
  你好,我今天鼓足勇气告诉你,我喜欢你。
  我的爸爸虽然不像刘艳丽她爸是干部,但也是我们村的村长。我二叔在省城工作。我们家在县城边上,经济情况还可以,我们家是我们村最早盖二层楼的。你将来考上大学,我们家可以供你,听说你家比较困难。我就是考不好也不会拖你后腿,我二叔可以帮我在省城找下事情。你如果考不上就到我家来,咱们在县城做生意。
  还有我虽然没有刘艳丽长的漂亮,但我皮肤很白,俗话说一白遮百丑。而且老人们常说,娶媳妇不能娶太漂亮的,红颜祸水。就应该娶我这样过日子的人。我从小勤快,将来咱们在一起生活,我不让你干家务,把你的伺候的好好的,相信我。
爱你的巧娟
  她念完笑得直不起腰,他听得都快要羞死了。“放心,姐帮你处理。”也不知道她怎么和宋巧娟说的,反正后面也没有什么事情,宋巧娟成了他们的好朋友。
  混混僵僵的高一生活,很快的就过去了。高二的第一学期也很快完了,他由于分心,成绩开始掉到中游了,班长和校花还是那么优秀。她为他的学习担心起来,他也觉得自己的大学梦越来越远了。开年第二学期才上了三个星期课,胖女孩宋巧娟跑到他跟前,对他说:“王永超,你妈住院了,我们有亲戚在你们邻村,亲戚今天中午在我家说的。”
  宋巧娟同学一直关注着他,今天碰巧来的亲戚是王永超附近村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好奇打听他们家的情况,问了几句,结果给他带来了这个消息。
  高二过年的时候,父亲回来过一次,他清楚地记得,父亲夜里老咳嗽,声声让他的心撕裂。刚过完年,他们家又发生了不幸,一直硬朗的爷爷没有征兆的撒手离去,白天待客的时候都好好的,客人走后,夜里睡着就再也没有醒来。可怜的爷爷一句给儿孙的交代都没有留下。爷爷的离去,让他感觉天塌一般。父亲和二叔处理完爷爷的后事,家里就更更拮据了。父亲急忙又走了,多半年了,没有回来,就给家里寄过两次钱,母亲地里的活繁重,妹妹上小学,弟弟上初中,弟弟妹妹没有他勤快懂事,有点娇惯。母亲也担心远方的父亲。终于挺不住,病倒了,被舅舅送到镇里的医院,大人们都不想让他知道。他一听就慌了,没请假就骑自行车赶回,在医院看到面目苍黄的母亲,他忍不住大哭,他想起父亲的嘱托,一个大胆的念头,就在那一刻决定了。
  他大喊“我不上学了,我是老大,弟弟妹妹好好念书就可以了。”
  母亲鼓起劲打他,他也不躲闪,舅舅劝他回学校,家里的事情,他来照应。他固执的摇着头,舅舅也有两个孩子上学,还要照顾年迈的外公外婆,也不宽裕。就这样对峙了三天,终于大人们扭不过他,只能默认了。
  我们美丽的校花知晓后急了,回家直接找她妈妈,要五百元,惊讶的母亲夜里和回到家的父亲嘀咕了一宿,周末给了她五百元。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赶去她们镇最早的班车,到了他家,拿出一沓人民币兴奋的说:“你屋的困难暂时可以解决了,跟我回学校。”
  “我是男子汉,我家的事以后我自己解决。你赶快回学校上课吧!”他怒吼道。
  这是他在坚定自己的信念,他从此不想拖累同桌了。他推着她就往外走,她吓哭了,苦苦哀求他跟她回学校,他心硬的一句话再也不说了,快到天黑的时候,她在村里大人们的劝说下,满眼泪花的离去。其实他心里非常感激他的同桌,从小就照顾他,可他认为他现在长大了,自己的事情,自己承担,青春期的孩子,自尊心可不是一般的强呀。
本章节完工于 2017-01-15夜
作者:樊文博,现居住在西安市长安区,西安市长安区作家协会会员。从事软件开发,业余爱好写纪实散文,唤醒人的善良本性,和自己的心灵对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5

主题

2366

帖子

341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0
发表于 2017-8-10 11: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佳作,写得很有感情,值得期待。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7-10-19 02:36 , Processed in 0.453026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