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14|回复: 8

[短篇小说] 【“秦晋杯”西部文学孝德文化征文】我的归宿,我作主

[复制链接]

5

主题

24

帖子

65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52
发表于 2017-8-13 10: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十有三的老夫妻同年同月同日生,人到夕阳黄昏时,经常唠起一个沉重的话题:百年之后怎么办?这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是每个生存下来的人都要面对的残酷现实。

  郝老、田婆好命,五男二女,四室不同堂。靠他那条发根发出男男女女三十四人之多,有忙于办公司的,有忙于搞批发的,有搞防水堵漏的,各自事业飞黄腾达。郝老还说他的命不好:“好么子好,和老婆子牵了六十多年的手,人家羡慕我儿孙满堂,现在倒好成了名副其虚的空巢老人。”

  田婆婆也嘀咕开了:“什么面子不面子,百善孝为先,孝以顺为重。我说乡下好,乡下人重情义,隔壁左右人人熟,想去串门一不按门铃,二不换鞋子多自在。要我搬到省城啥子花园,前看一条江,后看一座山,跟你老倌子咵白聊天聊了一生,想找个熟人唠唠家常,鬼都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鬼。老头子,前天过早……喝酒糟蛋花子汤的那天,遇见的老太太是住我们楼上的,你还记得啵!说好了一起咵白,昨天按门铃我手指甲都按麻了,门里人在猫眼里瞄了半天,好久了爆出句人话来‘不认得’。老子七老八十的还打劫不成。晦气,再不串他姆妈的B门哒!”

  “你说话讲究点行不行?”

  “跟你讲究得起来,晓不晓得你年轻时的那副德性,还跟我讲究!”田婆婆揭爹儿的短。

  “我不先下手,一罐狗肉汤就泼哒。”

  “在你心里我是罐狗肉汤,没良心的东西,良心被狗啃哒。”

  “你不把我也当成狗了。我看你在菜花田里也没老势反抗,那还不赶紧就汤下面,马到功成。要说对不起的是刘老三,把他家里的油菜压塌了一大块。”两老口掐上了,甜蜜的回味过去。郝爹拿着遥控选台,全频道的情言片,最看不惯的女演员恨不得光着屁股腚儿演大戏,拍洗澡的情节做个样子不就行了,哪么要脱个精光:“女人嘛罩个东西好看!”郝爹不满地把遥控丢给老伴。

  “看打鬼子的,正在放《箭在弦上》。”田婆按指令键。画面出现一名抗日女遭到日本兵的围攻,寡不敌众惨被三个日本兵轮奸,抗日女在凌辱中突然抓起地上的弓和箭,翻身而起,抽弓搭箭,嗖、嗖、嗖连发三箭,箭无虚发,一口气干掉二三十个日本兵和汉奸:“厉害、好箭法!”田婆拍得巴掌响。

  郝老爹生气地切断电源:“还拍巴掌呢?人家导演使刻薄,愚弄观众把观众当憨包,开始前咋不放箭,硬要等到了那个底线露出来了才抗‘日’,调你的味口。”

  “你不看,我看。”田婆婆重新启动遥控,一哈儿,荧屏上出现抗战胜利,日本投降的画面;一哈儿,荧屏上出现老百姓参军,群众欢送的画面;一哈儿,荧屏上出现旧屋角落,一个青年身佩红花,留着大辫子的姑娘深情地捂着小伙子的脸。看到这里田婆婆激动了,拉着郝爹说:“你看,好像当年你和我。”田婆的脸上绽开少见的红晕。

  触景生情,郝爹频频点头:“我一参加解放军,你就搬到我家照看我父母,真劳务你了。”

  “我不去婆家也不行了,在油菜田里一次就怀上了,难怪你一参军部队培养你当了狙击手!”

  “此话怎讲?”

  “快枪手,有准头,枪枪中十环!大娃都六十四了。”说完田婆伏在郝爹的身上咯、咯、咯地笑了大半天。老人自有老人风流时。

  郝爹的眼神迟滞了很久,目不转睛地望着一部旧式很上档次的座机。从包装上判断这部电话有点历史,至少七年往外跑,听筒的把柄成色如新,卡座上没有脱漆和碰撞的痕迹。说明主人很少使用这部价位不菲的电话机。

  这是大娃卖好了跟父母安装的,还在老人床头安了有个分机,儿子想得周到。如今大娃去了北京,有车、有房、有公司、有北京户口,一家人一口京腔,冷不丁崩出几句老北京土话;二娃子带三娃子闯广东搞服装批发,有自己的面铺;要说玩味的是四娃、五娃,牛皮哄哄地说腰贯千万,回趟老屋九个常委十个请,只要进屋没跟老爹老妈说上一句说,就躺沙发上满口酒气说胡话:防水、防水,再不说油膏,说油膏不好听。

  郝爹望着电话机看了半天发话了:“姆妈的B,这电话像根牛桩,系得老子寸步难移,谁跟你打电话,人家在忙事业?”

  “我同意,拆掉座机买手机,要买移动的。”

  “要你读书,你要养猪。手机都能移动,移动、联通和电信是公司的名称,老婆子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吧?咱不赶时髦,买部字母显示大的。”

  “好!中你的。以后吃完饭我可以陪你散步了,不再轮流值班守着电话机干着急。买那个老人型的,价格在300元以内,系根绳子吊在胸前用,不怕偷、不怕抡、不怕丢。老头就这么定,跟几个娃说说。”

  “说个屁,又不要他出钱!”

  “你今天不说,明天不说,你总得把拆了坐机换手机的事,不仅要告诉大娃、二娃、三娃、四娃、五娃、水莲和翠莲,还有他们的儿子、丫头。”田婆婆啰嗦起来没完没了。

  这意见一征求,搞得一大家人心里不舒畅,反对的主要原因是品质太差。郝爹是谁的爹、谁的爷,不买苹果5代,起码是苹果4或三星现代版。再说改朝换代这么快,随便捡部他们用过的旧货吊在老人的脖子上也算好货。

  郝爹脾气也倔犟,拉着田婆婆去了手机市场,请导购小姐按照他提供的电话号码作了群发。屏幕上很快显示出知道的字样。“这玩艺儿好,小巧方便,老伴你拿去摸摸。”郝爹把新手机交给老伴。

  回家、上电梯,升到11楼电梯不动了,急得两老口汗水滴:“老头子不急,急么事急。买手机时那个女伢子说有事打110,有病打120,你试试。”

  郝爹会意地点点头,按了一个1,接着又按一个1,正准备按0,电梯启动了。一进门郝爹对着老伴嚷嚷起来:“憋在电梯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要我死无葬身之地。”

  “我做了你一辈出气筒,发我的火搞么事!我是说不肯搬到城里来,你说为儿女们争面子,还把几间老屋都给了别人,你好意思要回来?趁我们还健旺走得动,不如回去买个墓,将来有个安身的地方,要得啵!”田婆婆说的有点动情,眼雨水跑圈圈了。

  “我的个姆妈娘,你说到我心坎里了,真是我的好老婆子。”郝爹高兴地跑到田婆的面前,捧起老脸亲的叭叭响,人老了牙齿掉了不关风,口水沾的田婆婆一脸。

  “吚吔,厌气死了!”

  “我跟小强子打个电话,要他安排一辆四个圈圈的越野奥迪。几年没回去了,想老屋里的穷哥们,去大姑儿和幺姑家里住些日子。”小强是郝爹兄弟的小儿子,平时有什么急事由他打招呼。

  田婆婆有两个姑娘,女生外相出嫁了跟男汉过日子。听说父母要住几天,姊妹俩激动得合不了眼,早早安排好菜谱:马齿苋、南瓜茎、烧茄子、凉拌莴笋丝、苕藤炒青椒丝,挨家挨户收了二百个土鸡蛋,准备每天杀只鸡,或蒸或煨或炒或黄焖或熬汤,恨不得把身上的肉割下来孝敬父母。

  离土离乡的游子偶尔回趟老家,村里人不论条件好坏,都会自觉轮流宴请作东,如果客人能留宿一晚是对主人最大的尊重,自古至今形成习俗。也许这是中国人无论走到哪儿,想家、念家、思家的情怀格外浓烈的原因。每当游子想家、念家、思家的时候端着酒,望着月,满含乡愁地唱一曲:“……思乡的人儿漂流在外头。……回家的打算始终在心头。走走走走走啊走!他乡没有烈酒没有问候,家中才有自由才有九月九,亲人和朋友举起杯倒满酒,饮尽这乡愁醉倒在家门口……!”那种意境裹着思念的泪水勾出难忘的悠悠岁月。

  郝爹沉醉在推杯执盏的浓浓乡情之中。农村有句老话“七十不出门,八十不过夜,九十不做寿”意思是告许老人,人到七十多岁多少有些疾患,最好尽少出外,非要礼尚往来必须回家,免得途中莫测。所以郝爹的两个女婿,每天下午非常准时地骑着电驴子接老人回家休息。

  关于买墓的事,郝爹没有忘记,吃是吃,喝是喝,落实归宿地是他的头等大事。

  村里郝书记听说郝爹是回来买墓的,嗝都没打一个,非常爽快地答应说:“村里的陵园仍您挑、仍您选,你看中了我送您一个。呸、呸、呸,我乌鸦嘴,什么都可送,唯有棺材和墓地不能送,您两老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黄泉路上无老少,到马克思那里去报到,只是一个迟早问题,长命百岁了呢?我不忌讳。郝书记,钱一个子也不少,位置我跟老婆子看好了,东边第一排第28号合墓价位5﹒6万,我问过会计目前没人丢定金,现在我一手交钱,一手办证。”郝爹说的很果断。

  书记有点哭笑不得,这钱不收不行,收了也不行。郝爹的几个儿子为村里筑桥、修路,建小学捐资了不少钱,建村级公墓陵园也捐了50万。办手续时郝书记跟会计使了个眼色,持证人的这块墓地虽然只收了5﹒6万,真实的价标写的清清楚楚15万,属贵人区高规格价,也是唯一的一个豪华墓,修了凉亭,凉亭雕梁画栋,内备石桌石凳,四周翠柏环抱,视野开阔,此地可封妻荫子。

  人家郝爹不憨、不傻、不糊涂。购墓之前郝爹把各种区位价格搞的水落石出、鱼清水白:“郝书记我跟你说,儿子捐赠一码归一码,跟乡亲们办点事,是娃儿们份内事。我决不沾公家的便宜,我不能做对不住乡里乡亲的事,死了阎王五爹要指着我的脊梁骨骂娘的。如果你今天不换回来,我郝爹也有不好的时候,我跟你没完没了。狗入的你换不换……”郝爹瞪大眼睛,突然提高嗓门,吓了郝书记一跳。

  郝爹是长辈,骂郝书记像骂自己儿子一样顺口。郝书记无可奈何的交待会计重新办证。

  郝爹确定上面清楚地写着“东边第一排第28号合墓,价位5﹒6万”的字样之后,放心地用大拇指蘸满红印按在证书上,一路快活地回二女儿家与老伴分享。

  小强跟着伯伯吃香的喝辣的,呼吸了几天新鲜空气。忙里偷闲跟爸妈装了全自动电动热水器和坐式抽水马桶。

  回城后,郝爹和田婆轮流打电话向五个娃报告这件功在当前,利在千秋的喜讯。

  没想到子女个个反应冷淡,话里夹杂冷嘲热风。而且准备近期回来与老倌子有重要事件决定。可以说至少10年了,这五男二女没到齐在爹娘身边团聚过。田婆婆高兴得几回在梦里都笑醒,笑归笑,笑过之后感到有点不对头,一不逢年二不过节,平时忙得脚趾甲壳都踢破,说回来都回来。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脱,只要是儿女来,苦点累点没啥,田婆婆心里暗藏着高兴。

  嘀咚,门铃响,是大娃;

  嘀咚,门铃响,是二娃和三娃;

  嘀咚,门铃响,是四娃和五娃;

  嘀咚,门铃响,是大姑和幺姑。

  人齐了没一个杂性,全姓郝。

  娃儿们怎么啦!一个个青风黑脸,喊爹喊妈的声音嗡嗡叫。

  郝爹火了:“没人借你的米还你的糠唦!板脸给老子看,看样子生你们生坏了,白眼狼!”

  “老头子,伢们难得回来一次,高兴才是啥!”田婆婆出来圆场。

  大姑水莲、幺姑翠莲见人多,端了两把放在中间,要爸妈坐着说话不腰痛。

  大娃见机行事,开门见山:“这么大的事儿自作主张,也不跟我们哥五个商量、商量,好气派,有胆识。小强的越野奥迪买了几年,什么成色?您说说我们哪个的车不比奥迪体面。”

  “不是我说你,爹。东边第一排第28号合墓是你们睡的,打莲花闹的郝四儿跟他爷买的在您隔壁,他有资格跟您平起平坐,哼,刮起哪阵子幺娥子风。”

  郝爹搞清楚了“来者不善”的根本原因,声洪嗓大地理论起来:“你们高一声、低一句来教训我,放你姆妈的得陀屁,老子的墓老子买,又没花你们不分钱,面子,老子会撑,这次回老屋,看到一个伢给一百块,说是我五个儿子要我带回来给他们的,那些伢们恨不得喊你们万岁!发掉我5000多,这叫不叫面子工程。”

  “嗨,老爹搞到点子上了,这钱我补,发掉5000我给一万,现金。五娃你拿出来交给妈。”五娃听四哥的从挎包里掏出一沓人民币放在凳子上。

  二娃子带着三娃子搞服装批发,走南闯北见识多:“爸、妈买墓地肯定是对的,自己掏钱不跟子女增加负担的想法也是对的。关键是怎么买,将来谁来用?你是我们大家的父母,我们是郝家村的首富,几个人的钱加起来能装满村部,五万六千元买一个墓,你们到时候两眼一闭,两脚一蹬,挨骂的是你们的五个娃,说我们是不孝子孙,这个黑锅一直要背到进地窟。贵人区15万的豪华墓就是为您二老修的,到了阴曹地府想出来散步,走累了到凉亭上歇歇,那位置高,极目远眺,多么开阔的视野啊!我要跟书记打电话:不允许有第二个墓超过贵人墓的设计和造价。不要他便宜一分钱,为15万跟村里干部砍价,我丢不起人,多没面子。”二娃的话音一落,受到大家的掌声。

  三娃指着姐姐水莲和妹妹翠莲数落:“都怪你们两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老爸老妈住在你们屋,你跟我们任何一个人通个气、打个电话,今天的事会发生吗?你要知道耽搁我一天损失有多大,是用十万八万来计算。”

  这话惹毛了水莲:“你们就知道钱、钱、钱,胸前、背前要不要,开口闭口面子,面子还比脸盆大。”她本意是说:面子还比屁股大,看到妈的眼神把话缩了回去:“过年过节,咱爸妈像孤老谁来看过,连电话都舍不得打一个。一说又是为了面子,到郝家村住得好好的离我和翠莲近,多少给个搭帮,我一年能去省城看几次爹妈呢?这么大的岁数的人,儿孙一堆还要自己烧火煮饭。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是你们的面子重要,是爸妈的身体重要。翠莲你把你那天亲眼看到的场面讲给有钱的哥哥听听。”一眨眼水莲泪珠滚落,差点失声。

  翠莲刚张口就抽泣不停,一时受众人指责。

  “那天8月16号,你们知道这天是什么日子?大哥、二哥……你们不知道啊!我知道,姐姐和老爸知道,还有老妈知道。这天是爹妈的生日,每到这天我和姐姐都来给妈做碗长寿面,老爸守在电话机旁等候电话,从早晨守到晚12点,除了她的女婿和外甥打来电话,说声生日快乐,我的大款哥们连父母亲的生日都记不住,又怎么会打电话来问候呢?老爸失望地拿出碟机,一遍又一遍放着‘常回家看看’,末了,妈妈左手搂着姐姐,右手搂着我一起唱啊哭啊!唱得鼻涕眼雨一窝陀,这种感受谁经历过,没有。他们守望着座机,座机是个摆饰,才换部手机,你们说不是品牌没面子,你们谁为老爹带来了品牌机让我见识、见识。埋怨我和姐没跟你们没通气,父母八十有余了,你们五个大老爷们考虑过两老百年之后的安排问题没有,八十多岁的人自己跟自己买墓地,你们听了不脸红、不害臊。你们今天是来抖威风问狠的,这块墓地是买错了,是不该买?你们为什么不去帮老人买,我看要不是《老人年权益保护法》出台……”翠莲卯且胆子还想说。

  “嚼,嚼你的腮盘骨啦!看来你是有备而来。”二娃来气了。

  “是的,我就是有备而来,为父母的事有备而来,你想扇我两巴掌不成!”翠莲反抗犟嘴。

  “大家姊妹一场前世所修,别伤了和气。今天,我们五男二女一个不少全齐了。当真把父母亲的事核计、核计,如果搬到我家或翠莲家去住,任老人选,两个女婿敢打个嗝不是人养的,一日三餐不端到老人面前吃,不端到老人面前喝,我出门遇车祸,上山遭雷劈。”水莲发誓赌毒咒。

  “我决不去水莲、翠莲家。俗话说:养儿防老,养儿送终。传出去你们没面子,我老脸没地方挂?你们真心尽孝,到老屋里搭间小房,我跟你们的姆妈也就心满意足了,俗语还说顺者为孝,你们就饶了我们吧?”郝爹说罢两颗黄豆大的泪珠落地有声。

  大娃拧开老板杯,轻轻吹拢浮面的茶叶,品了一口绿茶,进行总结性发言,他的话其他四个兄弟听比郝老倌子灵。说穿了谁的钱多,谁的话就灵:“我是老大责任在我,没跟下面带好头。从现在起我们搞个约法三章:一按照中国传统节日,做子女的能来尽量来,至少打个电话问候。小偷都放三天假,乞丐也过一天年。兄弟们再忙,一年上头吃顿年饭,初一拜父母,初二拜岳母的古俗不变,同意鼓掌算通过;”

  呱吱、呱吱……

  “笫一条通过。第二条:妹夫到我办的分厂先去管理员工,翠莲回去处理好责任田后,全天候照顾好爸妈,电梯房三室两厅住你们住的下,老人也爱热闹。你的工资和两个上大学子女的学费问题,我们兄弟五个三一三十一平均摊,这不是谁出不起的问题,是尽一份孝和责任问题。同意鼓掌算通过;”

  呱吱、呱吱……

  “我反对,照看自己的父母,要你们付工资,这不是折我的阳寿。”

  “反对无效。关于墓坟问题,我坚持拿下贵人区的那座墓,这确实涉及到一个面子问题。我们的父母不享用谁有资格享用,谁买了我用双倍的钱也要续回来。解铃需要系铃人,这墓是父母自作主张购的,那就请您退了重买,银行卡我给水莲,事不宜迟,明天就办。我们兄弟几个跟村里捐款也不少,从没亲自参加通路、建校的剪彩仪式,借此机会回趟老家。”这话一出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接着大娃电告书记:明天中午10时前回村。

  兄弟之间有很多灵通,是物理反应,还是遗传因素,这五人的车型相同统一宝马,排量、颜色相同,一路威风凛凛,豪华气派。路人评论纷纷:那么是大领导视察,那么大老板出行。车队进入郝家村地界,横幅标语跨过公路“热烈欢迎郝氏五兄弟省亲视察”和“欢迎郝老大人荣回故里”,夕阳红腰鼓队整齐划一,小学生手舞彩旗,高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大娃有点自傲地对坐在副驾驶位的老爹说:“这就面子,是在跟您撑面子,知道啵!”

  郝书记和村委一班人在村部等候;

  五部车按临时安排的车位停好;

  下车:开始礼节性的握手、献烟、敬茶。

  郝爹拉长着脸一直没笑容,站起来说:“时间还早,我跟老伴先去看看,自己的事自己了。”

  郝书记在介绍村里这两年发展情况和今后整体规划。

  四娃游散惯了,哪能正儿八经地坐下来听报告:“别东扯葫芦西扯瓢,还要我们捐多少,说个数。前面的话不怕多,钱要用到正道上,哪个牛魔王往腰的别了,不说我郝老四把他往死里整。现在玩哈牌,吃饭还有个把小时,谁跟我玩五十K,还可揍桌麻将多的人晃,开始、开始,当官的日子没有,发财的机会人人平等。郝书记敢不敢摸几盘。”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东风吹,战鼓擂,打场麻将谁怕谁?我陪你们打牌叫招商引资,拉动内需,搞活经济。”

  牌场上时间特别容易混,转眼要开饭了。

  水莲和翠莲急了,老爹老妈咋还没回,电话老是无人接听。姐妹俩不放心地朝公墓方向去找。远远地看去郝爹、田婆头挨头,肩并肩,双手互相紧握坐在墓前,简直是幅顶级雕刻家的杰作:神态逼真,栩栩如生,一副安祥、亲和,亲密无间的样子岿然不动。

  “爹、妈,要吃饭了!”水莲亲切地呼叫。

  “爹、妈,要吃饭了!”翠莲动情地呼唤。

  由远至近,怎么呼叫没有回音。翠莲眼尖,看见老人手里紧紧攥住着一张纸条:东边第一排第28号合墓,价位5﹒6万。纸条上留着持证人鲜红的手印。

  “爹,妈,我和翠莲对不住您。今天是您二老的生日,经五个兄弟这么一闹,连碗寿面都忘记给您二老做了。”水莲哭诉着在爹妈面前磕头。

  翠莲在电话里伤心地吼着:“你们只晓得吃,只晓得喝。今天是8月16日,是爹和娘84岁的生日。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

  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

  郝爹、田婆仙逝前,为自己堂而皇之地当家作主,安然而去,颂之。(7,204字)

  

    姓名:曾克平(笔名:湘客)

  地址:湖北省石首市笔架山路(文化局宿舍)

  邮编:434400

  Q Q:1459124928

  网址:1459124928 qq.com

  电话:15927879745

  作者简介:

  曾克平(笔名:湘客),湖南人,自幼随父迁徙湖北监利,现居石首。

  出版散文集七部,长篇小说六部。发表文学作品2000余篇,获奖作品二百多件(次)。

  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会员,当代微篇小说作协会员。个人辞条已录入湖北省作家辞典、中国散文家辞典、石首市文化志。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6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6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4

帖子

65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5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0: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手上路,请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主题

169

帖子

86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68
发表于 2017-8-13 14: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小说。人物对话颇具地域特色,主题很具启发作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6569

帖子

718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89
发表于 2017-8-13 14:3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的文笔,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6569

帖子

7189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7189
发表于 2017-8-13 14:3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克平湘客 发表于 2017-8-13 10:10
新手上路,请支持!

西部文学欢迎你,祝写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4

帖子

65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5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5: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滇南老松 发表于 2017-8-13 14:18
欣赏精彩小说。人物对话颇具地域特色,主题很具启发作用。

老师说的正确,含有浓厚江汉平原特色,包括语言,谢谢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4

帖子

65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5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5: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7-8-13 14:38
欣赏老师精彩的文笔,点赞问好!!

点赞就是给力,我将努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4

帖子

65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5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15:23:0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7-8-13 14:39
西部文学欢迎你,祝写作愉快!

感谢西部文学好平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4

帖子

65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52
 楼主| 发表于 2017-8-15 08: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我感觉本文符合征文意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7-12-13 21:09 , Processed in 0.187201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