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17|回复: 0

[杂谈] [滇南老松杂文] 俏嘴译读文山方言(之一)

[复制链接]

39

主题

204

帖子

95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951
发表于 2017-8-28 09: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滇南老松 于 2017-8-28 09:14 编辑

俏嘴译读文山方言(之一)


滇南老松

  
  【作者按】 或许,作为正在勤奋笔耕的作家的您会认为,远在天边的西南边疆偏僻地方的文山方言,于我何用?但难说,它或许会对您正在创作即或即将面世的惊世之作有一点儿作用呢,特别是对于长篇小说和剧本类文体。有专家说过,那些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好多都和各地方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呢。
  西部文学的文友们,有需要俺下面这篇拙作作为方言参考资料的,请尽管拿走,别叫我雷锋。

  滇东南边城文山市,民众所操方言属"西南官话"片区,虽不似粤、闽、浙等地方言般离普通话过远,但仍有许多让外地人难听懂之处。作为生于斯长于斯、操一腔正版文山话(城区"开化方言")的笔者,现以如下日常用语,将文山人由早及晚一日之生活片断"秀一秀"。当然,本"译读"不得不以大量同音字加注释的方式出现,译意难免有失偏颇,欢迎有识之士指正。对文中所现部分人生活方式,笔者不作评价,留待您自家揣度。
  周六。上午八点半,张老俵、李老俵、王老俵、赵老俵、韦老俵等一干身份为公司职员、私企小老板、中学教师、"自由撰稿人"、公务员的青年男士,相约至城内最具盛名的某家米线馆吃早点。
       "哦哟!锅(哥)几过(个)齐攒攒妮来(一齐来)!想干(吃)点酿(什么)?"与他们稔熟、正操刀切配料的老板笑眯眯问。"妖精(腰片、脊筋条)。"张老俵道。"妖鸡(腰片、鸡块)。"李老俵道。"如妖(生肉片、腰片)。"王老俵道。"心肝(猪心片、肝片)"赵老俵道。"拽心(鸡肚片、猪心片)韦老俵道。底料配毕递至灶台,老板娘率几个打工妹,边以滚烫筒骨豆芽汤汆底料边问:"要米线么(还)是卷粉?""杂花(米线、卷粉各半)。"、"米线。""卷粉。"众人纷答。落座。"又不上班整(喝)两杯。"韦老俵倡议。"整就整!"众人附和。微熏之际,众人"你在弄(这么)好的企业,年终奖是多少?"、"某局长要升呃(了)盖(吗)?"、"我阿过(那个)婆娘老实(非常)日古(倔犟),克(去)我家过年连我爹妈都不想喊(不愿称呼)。"……,你一句我一句款(侃)了一早上,两斤小锅包谷酒告磬,早点吃成午饭方散。
  中午十二点,同样吃了早点当午饭的曾沉鱼、齐落雁、毕闭月、叶羞花、陆惊鸿等一干身份为私企老板夫人、儿科护士、幼儿教师、银行职员、歌舞团演员的妙龄惹眼妇人,逛进步行街一女装专卖店。
  "哎哟!几过(位)美女例(来)啦!"蜇伏文山多年的浙江女老板用半文半浙的话招呼道。"么么三(哎哟哟)!弄妮(这样的)一件衬衣的(都)要二千八。"曾沉鱼道。"一千八的(都)不要。"齐落雁道。"喃(哪样)增(真)丝妮(的),老(分明)是混纺妮(的)。"毕闭月道。"外滩路啊(那)边标价才一千录(六)。"叶羞花道。"罢(不要)跟(与)的(她)罗唆矮(了),别家看克(去)。"陆惊鸿道。众妇人欲走,被拦,最后以六百成交。曾沉鱼于老公给的三千服装费中落两千四为"私房",遂请众女友美容院洗脸去了。
  下午六点,张老俵、李老俵、王老俵、赵老俵、韦老俵与曾沉鱼、齐落雁、毕闭月、叶羞花、陆惊鸿等一干男、女同学齐聚天天好不闹热的道香饭店。正小跑着穿梭于厅堂的瘦老板一个"急刹车"在他们面前站住。"干(吃)点酿(什么)?"瘦老板笑眯眯问。"一过(人)点一过(个)菜!"洗了脸面容愈娇、还剩将近两千"私房"的曾沉鱼发话。"酸汤果(西红柿)拌青辣子"齐落雁道。"老奶洋芋(炒土豆泥)。"毕闭月道。"辣白旺(醋糟鸡血)。"叶羞花道。"水豆司(豉)拌逼色菜(鱼醒草)。"陆惊鸿道。"一哈(全都)是些素妮(的)纵(怎么)干(下)过酒?"瘦老板眯眯笑提醒。"三七鸡(文山名贵药材三七炖鸡)。"张老俵趁机道。"落松(花生)烀(炖)猪囧(脚)。"李老俵跟着道。"清汤小王八。"王老俵道。"小米辣炒牛如(肉)。"赵老俵道。"红(黄)焖狗如(肉)。"韦老俵道。"再来过(碗)菜豆腐(豆花)。"曾沉鱼收尾道。"十过(个)人录(六)号房干(间)!"录毕菜单,瘦老板扯声呦喝打工妹布置。
  待菜,众男士于外间玩"干瞪眼"(一种扑克牌玩法),输的喝酒。因用"一号杯",须臾,两斤五十五度小锅包谷酒见底。"小姑娘,再来一斤玉麦(包谷)酒!"尚未尽兴的张老俵喊打工妹。"得矮(了)得矮(了)你这过(个)张一斤,吃饭时再豁(喝)。"曾沉鱼以食指戳张老俵脑袋道。"小、小姑娘,喊老板扎、扎帐!"不惯空肚喝酒手气又差的韦老俵昏乎乎以为宴席已结束。"哈哈哈,你妮(的)狗如(肉)的(都)还比(没)吃着喃(呢),再说说好是曾沉鱼请客喃(呢)。"众人大笑,扶韦老俵入席。席散,众男被以逸待劳的妇人们以"一号杯"收拾个落花流水,连张一斤都脑袋直打转,韦老俵更是老早趴下。无奈,众妇人一个对付一个架出,可谓"家家扶得醉人归"。
  在将醉汉们交由开车来接人的他们各自的夫人后,不想已被老婆塞进车的韦老俵伸头出车窗,朝一干同学嚷嚷:"外滩路酒吧,打、打、打‘杂花连’(扑克打法),豁(喝)啤、啤、啤酒克(去)!我做、做东。"


  [作者简介]笔名:滇南老松,实名:韦建松,男,1965年7月出生,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文山市人,学历为大专,职业经历为军人、公务员。现居文山市。喜爱文学、绘画、音乐、奇石。有散文、杂文、文艺评论、小小说、短篇小说散见于省级、地市级报刊和各类网站。杂文《做客记》被收录于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云南杂文丛书·周末闲话》,散文《一碗面》获《文山日报》“我与改革开放三十年征文”二等奖。
ws.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8-16 16:43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