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05|回复: 1

[杂谈] 【读诗札记】行走的寺庙——读阿信的诗

[复制链接]

155

主题

282

帖子

122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222
QQ
发表于 2017-9-25 19: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江苏哑石 于 2017-9-25 21:07 编辑

行走的寺庙

                                                                                                                ——读阿信的诗

江苏哑石

       甘肃是诗歌大省,拥有一个庞大的诗人群体,耳熟能详的诗人诸如娜夜、叶舟、古马、人邻、唐欣、阳飏、牛庆国、周舟、于贵锋、雅克等等。真正牢牢记住诗人阿信,是源于那首《那些年,在桑多河边》。该诗中耀眼的画面感和内里蕴含的苍茫意味给我留下了强烈的印象。此后,开始有意识的关注和阅读了其大量的诗作,包括其诗集《草地诗篇》、《那些年,在桑多河边》。
       阿信的诗有明显的地域性特征。甘南独特的地域人文景观,对浸润其间的诗人阿信影响可谓是巨大的。正如阿信本人所说:“甘南的生活,对我最重要的影响是让我变得宽容和富有韧性,让我更容易理解和接近事物(自然),让我学会了敬畏和谦卑,学会了享受孤独和领有骄傲(自尊)。”反映在文字上,则是阿信诗中描写的很多景物均取材于此。譬如其《一座高原在下雪》、《草地诗篇》、《河曲马场》、《隆冬:江岔温泉印象》、《桑珠寺》等诗作中多次写到的高原、雪景、马场、草原、寺庙等。
       除诗歌的取材之外,更为重要的,是甘南浓郁的宗教氛围深度影响了其诗歌文字的内里。就如有人提到的,阿信的诗作中有种安静的品质。这种安静的品质,除了诗人的自觉追求,地域环境影响无疑也是其中重要的因素。于他而言,甘南更像是一座开放式的宏大庙宇,而他本人则如怀揣谦卑、敬畏之心带发修行的僧人。
       “在高原生活得久了,一个人会变得宁静、虔诚,少几分轻兆。按藏族人的说法,每时每刻,都会有神灵从你头顶经过——你必庄重,你必虔敬。”阿信在其最新诗集《那些年,在桑多河边》自序中如是说。
       诗歌不过是内心所思所想的折射物。宁静的内心,自然会在所写文字中得以反映。我注意到,在阿信的诸多诗中,安详、宁静均是其使用很频繁的字眼。其次,是其文字中氤氲着宁静的气息。譬如“我也有天命之忧,浩茫心事,/但不影响隔着一帘银色珠玑,坐看青山如碧”(《草地酒店》);譬如“让我在漫游中情不自禁,蓦然驻足:那棒喝万物的美中之美只能是安详。//让我放弃言辞,面对一首终极的诗歌,无法描摹的内心欣喜正是这安详。//而正受这一切,俯仰无愧的生命感觉唯有这安详”(《安详》)等。
       无论诗人阿信是否承认,这种宗教氛围浓郁的地域特征,都在无形中给其内心植入了较为浓重的宗教情节。使他更加确信:万物有灵,人必虔敬。由此,也深度影响了诗人阿信的写作态度。就如他在短诗《速度》中写过的诗句:“我久在甘南,对写作怀着愈来愈深的恐惧/我担心会让那些神灵们感到不安/他们就藏在每一个词的后面”。
       对于文字神般敬畏,自会消除轻佻之心,弱化名利对诗歌写作的干扰。阿信的《看见菊花》一诗,即可看作是其心境的自况。“在邻居的阳台上,秋样温存。/在路边小店的招牌下,几只破瓦罐,淋着秋雨。/这些菊花应该长在篱下,但是并没有。/这些菊花看上去也是菊花。就算没人看见,它们也是。”
从写作手法上说,阿信的诗作不是采取鹰的视角,而是以仰视之姿观察甘南地域之上这些如同神谕的风物。这些景物仿佛是他“未具姓名的女儿,/ 集美丽善良于一身”,常常使其为之“在露水的大夜中疼醒”(《墓志铭》)。这些景物已经化为诗人阿信血液中的一部分,与其一起“荣也寂寂,枯也寂寂”(《小草》)。
       阿信的诗歌画面感很强,语言平实素朴,若淡墨。但他用淡墨勾勒出的诸多场景,却有苍茫、冷峭、幽寂之大气象。阿信无比热爱甘南的生活,但在文字中又能读出一种他人未必能深切体味的源自内心的悲凉感。如其在《独享高原》一诗中所写:“我于这样的静寂中每每反顾自身。/我对自己的怜悯和珍爱是我自己无法忍受。/我把自己弄得又悲又苦又绝望又高傲。/我常常这样:听着高原的雨水,默坐至天明。”
       在这个喧嚷之声不绝于耳的年代,诗人阿信仍坚守着自己宁静的内心,对待诗歌中的每个词语有如神灵般虔敬。他就如一座可以行走的小型寺庙,里面的神“脸是黑的,鼻尖上面有一点白”;里面有“几只灰鸽,在廊下空地/ 跳来跳去。鸽子的眼神,清澈无邪/ 与那孩子的一般无二”(《桑珠寺》)。
       安静的诗,需要安静地读。故,读阿信的诗,是需要静心细品的。静心阅读阿信的诗作,“会把我们日益重浊的骨头/变蓝、变轻”(《我始终对内心保有诗意的人充满敬意》)。

2017/9/23晚上 初稿
2017/9/24上午 修改


作者简介:
       江苏哑石,本名张学伟,徐州作协会员。1991年开始写作,有诗歌、小说等滥竽充数于《扬子江诗刊》、《青海湖》、《北方文学》、《星火》等刊物及其他纸媒。
认真做人,用心写诗。热爱从内心自然流出、有人间烟火味的诗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30

主题

3830

帖子

535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52
发表于 2017-10-29 11: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的诗,需要安静地读。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5 19:54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