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24|回复: 2

[随笔小札] 【楼叶刚随笔】 刀剑声与玉箫声中的异质风流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14

帖子

108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84
QQ
发表于 2017-10-8 13:3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u=4153303203,2649525884&fm=27&gp=0.jpg          

    站在钱塘江边,觉得江南岸的山水,骨子里似乎响彻些刀剑声,江北岸的山水,肌肤中缠绕着悠扬的玉箫声。
       刀剑声与玉箫声两种异质的声音,总是让同饮一江水的两岸人,风流出了不同的风流。
       杭州有着浓浓的书卷气,湖山之间也掩藏着叱咤风云的英豪精魂,绕婀娜的西子湖一圈,就能染上岳飞的金戈之气、于谦的应变之气、秋瑾的万曲愁肠之气。当游步走上游船之际,似乎这些慷慨之气,将被绿水白涛的欢乐玉箫声冲淡不少,似乎不尽情享受闲情意趣将是一大遗憾。
       那些在刀光剑影中漂泊一生的精魂,在青山绿水之间倾听婀娜女子的美妙管乐,似乎也会有种口味上的差异感。历史的命运,偏偏总会把不同的风味协调在一起,形成异质风情相融合的口感。
      虽然这种异质风情碰撞后的口感,也别有一番滋味,但口感总是不够清爽的。
      毕竟,他们叱咤风云的英雄地与安顿灵魂的栖息地,有着天然的距离。
      如果仰望岳坟前的青松,眼前就是朱仙镇,或者是岳飞心目中的贺兰山、黄龙,那是否能给吊古的后人,在悲壮中长添豪情呢?可惜,眼前一片片婀娜的湖光山色,一道道缠绵多情的玉箫声,是岳飞一生也没尽情享受过的。可能是西子湖边的百姓,太爱这位漂泊一生的忠魂了,舍不得他继续劳累奔波了。可是,听完缠绵箫声的忠魂,徘徊在西子湖畔的时候,能不想起弥漫着冤屈之气的风波亭吗?忠魂,可能爱听的还是唤醒他壮志的刀剑声吧!
      如果仰望于谦的坟冢,眼前是瓦刺铁骑突临的北京城,那是否能给吊古的后人,在众志成城的豪情中猛添人生的奋进之情呢?可叹,眼前却是于谦少壮离家、少壮负屈埋骨的桑梓地。遥想一江之隔的贺知章,少壮名满长安,老大回归萧然故土,虽乡儿不识游子归,还能痛快地饮上门前的镜湖水。于谦,他似乎没有实现古人心目中叶落归根的真梦想。他的后人扶着装灵柩的木马车,让他无奈听着萧索的铃铛声归来了。可是,他却仰不起高贵的头颅,喝上一口家乡水了。可能,是他的家乡人太想他了,要把他从建功立业的英雄地和伤心地带回来,倾听家乡多情的玉箫声吧!
       如果仰望孤山边的秋瑾像,眼前是古城绍兴好呢,还是她抽刀慷慨激昂演讲的东京好呢?我很难说清楚,似乎故土绍兴有着她血洒红尘的古轩亭口,东京又有着东渡求学的屈辱事。似乎眼前是这两片地方都不好,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沙场绍兴,无奈才去的异域地东京,都沾染着她秋风秋雨愁杀的萧索苦味。可能,是多情的西子湖多情吧,把请到身边,想用玉人的箫声,恢复她温柔的女儿本色吧!可惜,西子湖的玉箫声,还是不能拂去她凝重平静的神色。可能,她依旧喜欢豪爽的铿锵刀音和剑声。
      如果秋瑾像的面前,是她山阴的外婆家,那她是否会欣喜呢?外婆家的尚武之气,使绍兴城中的一个大家闺秀,融化成了一身豪气的女侠。那她可能会喜欢。何况江南岸的那片土地上,埋藏着喜欢刀音剑声的壮节公葛云飞,有着山阴的古侠遗风。
      如果山阴外婆家舞剑弄刀的日子,她不开心话,她何以要一生剑不离腰呢?
      如果战死在定海山崖上的壮节公,手指还牢牢抓住崖壁往上爬的动人一幕,不感动她的话,她何以要自称鉴湖女侠,去保护华夏子孙的土地呢?可能是,葛壮节的山阴同乡的那一声悲痛的呼唤“葛公,家乡的老夫人还等着你回去呢?”,早已停止呼吸的葛公,这才松开像钢针般插在崖缝里的手指,让少女时代的她久久难以忘怀,让她一生巾帼不让须眉。难道葛公被入侵者劈去半边脸,还要用霍霍刀声挽回民族的尊严,真的触动着女侠的一生,让她就义时坦然如静水?
      秋瑾,一个女子,真的是一个爱刀、爱剑的女子,也真的跟西子湖上爱游船、爱缠绵的苏小小不一样。她真的不爱多情缠绵的玉箫声,她真的不想用西子湖的柔水恢复她的温柔的女儿本色。难怪秋瑾是拔刀背对小孤山,北对着西湖水!
原来,后人拗不过她,拗不转她不爱西子湖上缠绵多情的玉箫声,只爱金戈铁马中刀鸣声的侠客本色!
       西子湖中的缠绵多情的玉箫声,是留不住爱刀剑鸣叫声的精魂们的。要不,立马吴山的山头,何以挡不住潮神伍子胥的滔滔钱塘江潮声呢?那可能是,千百年前的潮神也知道,他的知音会栖息在柔情箫声弥漫的西子湖畔,静静地倾听他的金戈铁马声。
        因为潮神他倾听过江的南岸,曾经有场激烈的刀鸣剑啸声,让他听到对手勾践叹出“萧然”的感慨声。这个人的这声长叹,让潮神不能用双耳倾听刀剑声,只能用双眼见未来的刀光剑影。滚滚的伤心声,也让潮神读懂了刀客剑侠听不到刀剑的无比难受。他这才要掀起惊天的金戈铁马声,让爱好刀剑声的知音尽情地享受。
       难怪祖居钱塘江上游南岸的孙权,在登临长江边的北固亭把酒临风的时候,要用刀剑声回应对岸瘦西湖里的温柔玉箫声。原来,他也想在横坼两岸的长江水边,把故土的异质风流带到建功立业的大江边。
       滚滚大潮中的刀剑声,柔柔湖水中的玉箫声,总是让同质的湖山散发出异质的风流。

简介:此文本人写于十年前, 2007年8月5日修改后发表于“心路中文”,当时的笔名是“魔鬼手”,如今笔名为“萧然东楼氏”。当时,此文转载众多,转载者也不署名。今日,整理旧书稿时,发现此文,睹文思旧日。今日,重发旧文,以做怀念当年之“心路中文”。同时,也感激“西部文学”网站,给大家一个展示文章的平台。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178
发表于 2017-10-8 23: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8

主题

3912

帖子

5483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483
发表于 2017-10-12 10:05: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19 15:31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33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