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05|回复: 2

[微型剧本] 荆山情暖

[复制链接]

91

主题

182

帖子

100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00
发表于 2017-10-26 07: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荆山情暖


      故事梗概:老李家弟兄两个,他是老大,老二俩口因故遗留下一个孤儿,抓养孩子成人的责任就落到了他的身上,当时生活十分困难,两个孩子实在养活不起,就和妻子商量把自己正吃奶的女儿送给了别人,收留了正在哺乳期的侄子。可是时隔多年后,老李夫妻在一次失火中使侄儿不幸丧命。经过多年的拼搏,发了大财。可是妻子在一次车祸中成了残疾。善良的老李乐于助人,在一次下县途中救了一位女子,那女子为了寻找救命恩人在寻他,而他为了后半辈子有个依托也在寻找送给人的女儿。最后遇救的女子寻着了他,看到他家里的局面,很是同情,要给他两人一笔钱用于养老。老李不要,他说我们不需要钱,那你需要的是什么?老李难以开口。老李寻着女儿后得知当时收养女儿的是一对残疾人,自己需要女儿人家辛辛苦苦养育成人也需要女儿,女儿到底应该承担谁的养老,让女儿为难,正在这时,被老李救过的女子也来到跟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毅然决定她愿意做老人的女儿,赡养老人的晚年,女儿受了感动,也答应咱们一块完成两对老人的养老问题。在场的人无不感动。

             人物表

   老李-----五六十岁,农民。
   雨虹-----老李的妻子五十多岁。
   小红-----老李的女儿,十八九岁。学生。
   春红-----老李救过的女子,二三十岁,企业工人。
   春茂—春红的哥。
   德成-----小红的养父,残疾人。
   玉秀-----小红的养母,哑巴。
甲-----老李村中的一个姐。
乙------村民。
   丙------村民。
   丁------村民。

   第一场  (夜晚屋内)

  雨虹:“你这看老二也送埋咧,留下个正在吃奶的娃咋办呀吗?”
  老李:“哎,我也正想和你说这事呢?”
  雨虹:“干脆把娃送给人,也能让娃逃个活命。”
  老李:“不能送人,要是那样还不叫人笑话咱吗?”
  雨虹:“那咋办呀?咱跟前也有个正吃奶的女子,一个娃都养的咱细细的咧,要是再养一个哪里负担得起呀。”
  (老李思虑着,不好开口)
  老李:“把咱的女子给人,把侄子留下。”
  雨虹:“你喔一辈子,总是把人呀喔事当自己的事。”
  老李:“我也不想这样,兄弟死的太惨了,咱总不能让他死不瞑目呀。”
  雨虹:“兄弟俩口死的就是惨啊,一夜就死了两人。”
  老李:“喔俩口一辈子做啥就是个大不拉拉的,黑里睡觉么咋能不把蜂窝煤炉子挪到外头去,还把个屋拾掇的严严的,你看,现在弄的这啥事嘛。”
  雨虹:“让人一想起来就伤心呐。”
  老李:“啱呢,送的时候,没有人不落泪呀。”
  雨虹:“现在眼睁睁的看着个孤儿让人咋办呀?”
  老李:“我看,还是照我说的办吧,咱做事要对得住兄弟,也要对得住良心。”
  雨虹:“我舍不得女儿。”
  老李:“难道我舍得吗?”
   (思虑半会)
  雨虹:“那就照你说的办吧。”

    第二场  (县城街道)

   (二人抱着孩子)
  老李:“来,把娃给我。”
  雨虹:“让我再抱一抱。”
  老李:“你都抱了这么长时间了。”
  雨虹:“让我给娃再喂些奶。”
  老李:“来吧,把娃给我。”
  雨虹:(流泪)“给---”。
  (老李接过娃放在铺好的抱褥上)
  老李:“走。”
  雨虹:(流着泪,欲走又回头)
  (哇---,哇----,哇---小孩哭泣)
  雨虹:(急回身,哭着奔向孩子,抱起,亲吻哭泣)(二人来到不远处,雨虹一直在哭,老李站着看着,实在没人抱娃了,好把娃抱回来)
  德成:(背着灶滤上)
         (独白:今个集口还不错,灶滤剩的也不多。那边围唔些人做啥呢,走,咱也去看看)
   (上集的群众围观,纷纷议论)
   群众:“看样子还是个正吃奶的孩子,太可怜了。”
   群众:“是呀,谁没娃抱去吧,甭叫娃叫唤了,把人听得心难受的。”
   德成:(挤到跟前)独白:“咱这命咋就这苦的,自小就是小儿麻痹后遗症,订了个媳妇还是个哑巴,到现在都五十多的人了,连个娃都没有,今个是老天开了眼,送来一个女儿)弯腰抱起孩子,面露笑容。


    第三场  (家里)


   雨虹:(一边做家务一边嘟囔着老李)
         “你一辈子瓜怂的很。”
   老李:(在脚地编笼)
       “我可咋咧。”
   雨虹:“咋咧,一想起你做的喔闷怂事,人就着气。
   老李:“呀你,伺些日子病就犯了。“
   雨虹:“说得轻松,你看我这成了啥样子,咱后半辈子靠谁养活?”
   老李:“乃你这说喔话有啥用呢?”
   雨虹:“有啥用,你当初要是把咱的孩子救出来不是就没有现在的事了”
   老李:“我也不是故意的,当时火势正大,扑进去看见一个娃就往出掐,谁知道不是咱的孩子”
   雨虹:“话倒是喔样说,可是咱这后半辈子靠谁呀。”
   老李:“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你提说这事有啥用呢。”
   雨虹:“我着气你个闷怂。”
   老李:“你就会咬死嘴子。把人能暮乱死,不管是谁家娃都得救,还有了啥错了。”
   雨虹:“你个闷怂。”
   老李:“你个粘怂。”
        (二人三丈低两丈高地打了起来)


    第四场   (白鹿原农家)

  雨虹:(正在烧锅,灶火没柴了,提着笼向大场走去)(几个孩子在脚地玩耍)
  群众:“着火了,快救火呀。”
  老李:(闻讯赶到,扑进火中)
  雨虹:(急急回家)(火势正猛)“我的孩子。”(大哭)
  老李:(抱出一个孩子,不是自家的。)   
       (群众救火)
  雨虹:(上)(看见老李救出的不是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死在火中,大哭)
       (扑向老李就打)“你把人呀娃救出来了,把咱娃撂到里头,”
  老李:‘你没看火势大的,人连进去都不得进去,不是我不救呀。”
  雨虹:“火势大你为啥能救出人呀娃。”
  老李:“哎----”。

         (二人打在一起,众人拉着)


    第五场   (家中)

    雨虹:“老李,你看咱两年龄也大了,跟前也没个娃,以后老了咋办呀?”
    老李:“是呀,我也正思虑这事,就是抱个娃,这几年也抱不下。”
    雨虹:“咱那个女子要是在咱跟前那有多好呀。”
    老李:“谁倒有个早知道,当时为了对得起兄弟,才把自己的娃给了人,收养了侄子。”
    雨虹:“也不知道娃落脚到啥地方了,要是能寻回来多好呀。”
    老李:“想得到好,寻不着,就是寻着人家能给吗?”
    雨虹:“是呀,要不来,咱也得寻着娃,跟娃来往总是一门亲。”
    老李: “这些年咱是没少挣钱,就是缺个孩子。”
    雨虹:“钱跟前倒有几十万,能做啥,老了不得动弹了就是有钱也花不出去。”
    老李:“哎,这倒咋办呀?哎嘘。”
    雨虹:“我这成了这个样子,你也不得出去,还是孥咱跟前做个啥生意,当的能碰见娃。”
    老李:“想的也对,可是要想寻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雨虹:“或许能碰得见。”
    老李: “那做啥呀,对,我以前和移动公司人认得,能不能卖手机。”
    雨虹:“那你去看看,看那人还在不在。”
    老李:“行,我去试试。”

    第六场    公路县坡段

    老李:(骑着摩托下坡)独白:手机卖的还不错,都取了几回了。哎,前头喔车咋开到路边去了。
    老李:“啊,喔地上咋是个人呀。”
    老李:(一边取手机一边自语(做啥也不小心)(用手摸着那人的鼻子自语,还有气。)(拨打电话)“喎,120吗?快县坡有个人穿到路下去了。”
          (120车开来了,停下)
    老李:(迎了上去)“快,还有呼吸。”
          (几个人帮忙把人抬上车)
    司机:“你坐上走。”
    老李:“不,我有摩托。”

     第七场   医院

        (正在急救室抢救)

     医护人员:“谁是家属,先把钱一交。”
     老李:“来了。”
         独白:今天下县,捎带着把保险费交了,哎,算了算了,救人要紧。
        ( 老李来到窗口,掏出钱寄了进去。)
         “同志,接钱。”
      老李拿着收据来到病房,独白:做的给娃屋里打个电话,看身上装手机着没。从病人身上掏出手机,拨通了家属电话:“喎,你是?”
    (电话里声音:“你是谁,咋拿俺妹子的电话。”
     老李:“你是?”
     (电话里:“我是她哥。”)
     老李:“你妹子出车祸了,现在在县医院。”
     (老李打完电话后骑上摩托走了。)
     (一男子急急火火走进医院)
      春茂:“同志,刚才出车祸的那个女子在阿达?”
      医护人员:“在后边住院部。”
      春茂:“谢谢!”
     (急急向后走去)
     (病床上女子挂着吊针,也是刚刚醒来,看见哥哥进来,于是想拾起身来)
     春红:“哥。”
     春茂:“甭起来。”
     (拧身问身边的护士)“是谁救了俺妹子?”
     护士:“是一个中年男子,人已经走了。”
     春茂:“有啥特征么?”
     护士甲:“谁到注意呢,只是看见摩托后头有个牌子写着:卖手机。”
     护士乙:“我看见,鼻脸湾有个黡子。”
     护士甲:“要不是人呀喔人你妹子早就没命了。”
     护士乙:“多亏来的及时,要是迟一步。”
     护士甲:“现在这社会阿达来的这人,俺还当是家属呢,原来素不相识。”
     护士乙:“人家还掏了几千元的医疗费呢。”
     春红:  “哥,咱一定要寻到人家,把钱还给人家,还要好好谢谢人家。”
     春茂:“这事就交给我。”

           第八场   环山路上

     春红:(开着车):“哎,师傅,停一停。”
     老李:(拧过头一看)独白:这人做啥呢,喊叫啥,是不是寻咱啥事呢,还是不要招理为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春红:(开得更快了):“哎,师傅,停一停。”
     老李:(骑得更快了)(独白:这这社会,讹人的事多太太,咱还是跑为上策)
     春红:“师傅,停一停。”
     老李:(不回头)(从车缝隙钻来钻去)
     春红:(车被堵住)
     老李:(心腾腾地跳)“把人能吓死,喔女的为啥撵俺呢?得道得是喔回救的喔人可想赖咱呢”
     春红:“寻了几个月,恒猛发现了,又撵丢了。”


            第九场    村庄

     老李:(停下摩托)独白:哎,好不容易才脱了身,走到这村咧,时间还早,还是进去转转,当的有些生意,或许也能见到娃)
      秋芳:(走出门)“兄弟,孥阿达过来的?”
     老李:“哎姐,你屋咋在这,我整天就在村里转呢。”
     秋芳:  “你转着做啥呢”。
     老李:“姐,我这一向专门卖手机。”
      秋芳:“乃俺屋有几个娃们的,你看有人要不。”
     老李:“是的,姐。”
      秋芳:“乃快进屋,快进屋。”
     老李:(进屋,看见几个女子)
     众学生:“做啥的?”(围了上来)
     秋芳:“你喔叔卖手机。”
     众学生:“乃拿俺看看。”
     老李:“别忙,别忙。”(打开箱子,取出手机,让学生们看。)
     众学生:(争着看)
     老李:“这个是联想,卖299,送180元话费。这个是华为卖499,也送180元话费。”
     小红:“叔叔,你看俺是碎娃,也没钱,你看能不能少些?”
     众学生:“是呀,能不能少些。”
     老李:“这价就不高,全少也少不了多少。”
     小红:“你就少挣些不就行了,俺也是实心想买的。”
     老李:“行,那就开260元行了吧?”
            (不住眼地看着小红)
     小红:(害羞地低下了头)
     老李:(独白:这娃咋跟俺媳妇模样有些似像。)“女子,你屋在阿达?”
     小红:“俺屋在白沟。”
     老李:“你叫啥名字?”
     小红:“叔叔,俺买手机,你咋可问俺名字做啥?”
     老李:“不做啥,不就是随便问问。”
     秋芳:  “你叔问,你就说吧。”
     一个学生:“叫小红。”
     另一个学生:“就你嘴长。”

           第十场   公路边


     老李:(摩托车放在路边,他人在一边哭泣)
     独白:自己一辈子,老老好好的,心善的连个捶头咋下打人都下不下手,啥坏事也没做过,咋就净遇了些伤心事呢?老天爷也不睁开眼睛看看,你不是说善有善报吗?为啥我行善却没有善报却都是些恶报,兄弟俩口中了煤气死了,留下一个孩子,为了对得住兄弟,硬是把自己的女儿送人,谁知道侄子恒猛大了,才说省心了,却让火烧死了。那几年日子艰难,现在经过拼搏,挣了几十万,可是又来祸了,妻子遇了车祸,成了残疾。到老来老无所依呀。
    春茂:独白:前头喔摩托上有个牌子“卖手机”,撵上去看看,看是不是救俺妹子的那个人。
    (小偷骑着摩托前边跑,春茂开着车后边撵):“哎,师傅,停一停。”
    小偷:“妈的,咋没油了。”(丢下摩托跑了)
    老李:“谁把我摩托骑去了。”
          (只得往回走去)

         第十一场    小红家

    小红:“爸。”
    德成:“鬼女子,早就放学了,咋才回来?”
    小红:“俺在俺同学家看手机。”
    德成:“看手机咱又不买。”
    小红:“人呀娃都有手机,就俺没有的。”
    德成:“娃,不是爸不给你买,咱实在是没钱。”
    小红:“你不疼我,给是没有钱,那你咋不多挣些钱,只怪你没本事。”
    德成:(着气地)你个鬼女子,咋样说话,我一天辛辛苦苦地为了啥,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咋能说出这没心没肺的话。
    小红:“爸,你也甭着气,我也听人说来,我就不是你亲生的。”
    德成:(脸色大变)“谁说的?”
    小红:“村里人早都告诉我了,刚才在俺同学家买手机,那个人把俺一个劲地看,还问俺的名字,阿达的人。”
    德成:“你说了吗?”
    小红:“俺只说了在白沟,没说名字。还是俺同学嘴长说了名字。”
    德成:“俺俩人是没生你,可也没少疼你呀。”
    小红:“那就是说俺就是抱人家的?”
    德成:“还是那年,在县街道拾的,到现在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小红:“甭怪。”
    德成:“甭怪啥呢?我编灶滤能卖几个钱,就养老金残疾又能有多少,拿啥给你买手机,能供给你上学就不错了。”
    小红:“甭怪,你不给我买手机,原来我不是亲的,你见不得我。”
    德成:(很着气)“胡说。拾了你个混账东西,为了你我受了多少苦,你个白眼狼。”(啪地打了一个耳光)
    小红:(哭着跑出门去)
    德成:(感到后悔)独白:从小连一个手指头都没斗过,今咋能打娃呢)
          “她婶,你没见娃朝阿达跑了。”
    群众:“咋了。”
    德成:“刚才顶嘴,我一气之下打了一个耳巴子。”
    群众:“朝西跑了。”
    德成:“小红---,小红----”。


        第十二场    村庄

    老李:“哎,女子,你村有个叫小红的中学生么?”
    群众:“有。”
    老李:“她屋在阿达?”
    群众:“就在前边,有个巷子向进走。”
    老李:“好,谢谢!”
    (门锁着没人)
    老李:“大嫂,这得是小红家?”
    群众:“是的,不过人没在屋。”
    老李:“做啥去了。”
    群众甲:“啱呢父女两打捶,女子跑了,德成寻去了,还没见回来。”
    群众乙:“喔不是她妈,不过你寻唔没用,是个哑巴。”
    老李:(丧气地下)
    德成:(满脸苦楚地上)
     独白:鬼女子跑到阿达去了,叫我啪地法寻不着。
    群众甲:“德成,把娃寻着了吗?”
    德成:“没有么。”
    群众甲:“刚才有个人寻小红来。”
    德成:“人这在阿达?”
    群众甲:“走了,刚能出村。”
    “呗呗----呗呗----”(一辆车停在门口)
    春红:(从车上下来)
    小红:(从车上下来扑向父亲)“爸”。
    德成:(搂着女儿,二人哭在一起)(向着春红)
         “春红,你是在阿达寻着的,我寻了一周一湾也没寻着。”
    春红:“大,昨天晚上,我都关门呀,发现门外有个人,就到跟前去看,只见她冻得直抖抖,就把她叫到俺屋一看才是小红。”
   插曲:
    小红:“姐,快给我吃些啥吧,我实在饿的很。”
    春红:“这么冷的天气,一个女娃胡跑啥呢,拿姐给你下一碗面去。”

       (不一时丁端着热腾腾的面寄给小红)
    小红:(流着泪接过)“谢谢姐。”
          (小红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春红:“小红,你黑里就睡到咱厦子,你吃,拿我给你拾掇拾掇。”
春红(收拾毕出来):“你个女娃,能跑出来,得是跟咱大打捶来。”
小红:“我往俺爸要手机,俺爸不给我买,我说俺爸见不得我,嫌我是抱养的,气得俺爸打了我一个耳巴子,我就跑出来了。”
春红:“别怪咱大打你,你就不应该胡呔。”
    小红:“姐,今黑要不是,我不知还要受多少罪。太谢谢姐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你的恩情。”
    春红(模样大变):“出去,出去,刚才就不应该给你吃那一碗饭。”
    小红“咋了姐。”
    (吓的,求救似的)“姐。”
    春红:“我给你吃了一碗饭,你就一辈子都忘不了。咱大跟咱娘还是个残疾人,养育你这么大容易吗?打了你一下你就跑了。早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东西,就不该把你叫到俺屋来,还是在外头受冻去吧。”
    小红:“姐,你不要撵我出去”
     春红:“你个没良心的,乃年咱大可怜来县城卖灶滤,硬是饿着肚子,自己舍不得吃,都要给你买好吃的,谁知拿回去你还嫌不好吃,耍脾气,撂到地下。你知道,多少次了,这些话就好像是拿着刀子戳咱大的心呐。”
     春红(落泪)
     小红:“姐”
(回放几组养育的镜头)   
小红:(扑在德成的怀里,哭)
德成:(流着泪)太谢谢你了,我唁黑熬煎的一夜都没睡着。
春红:“大,都是自己人,还谢啥呢。”
    春红:“大,乃我走呀。”(拧身对着小红)“以后要听咱大的话,再不要淘气了。”
小红:(拧过头来看着春红)
春红上车,德成,小红相互招手。



      第十四场    老李家门

    (春茂骑着一辆摩托上)
     春茂:“叔,这是你的摩托?”
     老李:“前几天,我的摩托放在路边,不知道咋的就不见了,咋样到了你的手里。”
     春茂:“喔天,俺开着车,看见一个小伙把你的摩托骑走了,还当是你,就撵了上去,也好,摩托没油了,小偷才空人跑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人是小偷。俺就把摩托推了回去,俺大哈娃认得这车子,说是卖手机喔人的,今个就给你送来了。”
     老李:“那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走到屋坐。”
    (放二人坐在脚地说话的镜头)

     第十五场    老李家里

     春红:“叔”(走进门)
     老李:“你是?”
     春红:“我寻你寻得好苦呀。”
     老李:(惊慌)(独白:这得是可讹咱来了)
     春红:“喔次在环山路上,撵你,喊的紧呀你跑的紧。”
     老李:“喔次是你,哎,把我差点没吓死。”
     春红:“那乃以后再也寻不见你了。”
     老李:“我还当是喔次救人可赖上俺了。我这人胆小。从那次后就把牌子取了。”
     春红:“甭怪,你知道不,你这把牌子一取,让我再也寻不到你了。还是前几天才听俺哥说。”
     老李:“你费喔大的分身寻俺做啥呀?”(心慌)
     春红:“叔,你是装呢还是真不知道?”
     老李:(害怕地)“啥事吗?真不知道。”
     春红:“喔次要不是你我早就没命了。”
     老李:“嗷,就为这事,过去也就算了。”
     春红:“不报恩了,也得还钱。”
     老李:(放心地)“那一点钱还还啥呢,我就根本没想要。”
     雨虹:(从后院进来)“这是?”
     老李:“这就是喔次在县坡”
     雨虹:“嗷就是那次救的那个娃。”
     春红:“婶,你的腿咋咧?”
     雨虹:“我跟你叔在城下做生意,一次出了车祸,腿就成了这样子。”
     春红:(掏出两沓子钱)叔,这是你给我开的医疗费,这些钱给你两人养老。”
     老李:“不要,你要给了我就把这些钱接了,喔些钱就不要了.”
     春红:“叔,你不接,我良心不得下去。”
     老李:“叔给你说实话,叔并不缺钱。”
     春红:“那你缺啥吗?缺啥我给你买啥。”
     老李:(独白:我缺的你能给吗?)
     春红:(看着老李为难的样子,也就不好意思再问了)。“叔,婶,你在,我还有事,以后有空了我还要来的。”
     (老李、雨虹送到门外)

      第十六场   村庄

      (德成正在编灶滤,老李上)
     老李:“老哥,今个在屋。”
     德成:“你是?”
     老李:“我是来寻娃的。”
     德成:“你娃咋能跑俺屋来了。”
     老李:“老哥,你喔年不是在县街道拾了一个娃吗?”
     德成:(睁大了眼睛看着老李,吃惊的样子)
     小红:(放学回家上)“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进门)“爸,爸你咋不高兴。”
     德成:(不言传)
     小红:(爬在耳边问):“卖手机喔人咋跑咱屋来咧?得是你给我卖手机呀”
     老李:“娃,你没有手机,我送你一个手机。”
          (掏出手机寄给小红,小红不敢接)
     小红:“爸这到底是咋回事,喔人咋白给个俺手机。”
     德成:(不言传,正在为难)
     老李:“我是你爸。”
     小红:(迟疑)
     德成:(着气)“既然你是娃的爸,那为啥把娃扔到街道,不要了。这会看俺把娃抓大了,跑来坐省手帆来咧。”
     老李:“不是的,大哥。”
     小红:“你走,你走,你不是俺爸,俺有爸,没见屁过爸。”(往出掀老李)
     春红:(上)“伯”
     小红:“姐。”
     春红:“叔,你咋在这?”
     老李:“我来寻俺女子。”
     春红:(看看小红,看看老李,好像明白了)
     小红:“姐,你认得他。”
     春红:“认得,不但认得,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来到德成跟前)
            “伯”
     德成:“想得美很,看我把娃抓大了,现在来要娃来了。”
     春红:“伯,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是这样的......”
     (回放:收养侄子、侄子遇事,妻子残疾等镜头)
     老李:“我也是没有办法呀,老哥。”
     德成:“兄弟,刚才委屈你了,你想,把娃给你那我两人的养老问题咋样解决。你还有钱,我两人都是残疾。”
     老李:“有钱也没用呀,老了行动不便,就是有钱也用不出去。”(面向小红)“娃,爸来也不是纯粹想要你回去,你爸抓养你也不容易,你妈说来,把娃认下以后总是一门亲吗?”
     德成:(很通情地)“那叫娃把你认下,经常来往着也好。”
     老李:“咱两家都是些啥局面,一个娃养活两家四个人也不行呀。”
     春红:“叔,别怪我问你,你缺啥,你不言传,原来你是缺人养老送终。叔,我给你当女儿,你看行不行。”
    老李:独白:也不光是缺个孩子,更需要的是亲情呀,见了人呀喔娃由不得想抱,两人孤单呀。感激地看着春红,眼角有泪)
     德成:“这是俺侄女,在县城工作。”
     老李:(不相信地)“真的。”
     春红:“叔,不是真的,我还能哄你,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一分钱都不要,我就不能养你老吗?”
     老李:(高兴地、大声地)“那太好了,我有两个女儿了。”
     小红:(感动地)“爸,我也是你的女儿。”
     老李:“傻孩子”
     春红:
           “爸,我们一起养老。”
     小红:
     德成:
            “我们老了无忧了。”
     老李:
     雨虹:(提着礼物上)“不管娃在谁跟前,都是咱的娃,我们都是一家人。”
     老李,德成,小红,春红(齐声应道)
           “对,我们都是一家人。”


          剧终



      作于2015年4月19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36
发表于 2017-10-26 21: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剧本,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1

主题

182

帖子

100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0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28 18: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写碎戏我根本不懂,有个朋友鼓励就尝试着写了两本。写碎戏与写小小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构思,写了两本小剧本,就写不出小小说来了,从此后就不再写剧本了,把全部心思投入到写小小说上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9-22 20:34 , Processed in 0.7020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