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697|回复: 6

[官方公告] 西部文学QQ群: 90755240

  [复制链接]

230

主题

9550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292
发表于 2014-9-30 18: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部文学QQ群: 90755240      请论坛会员加入,共同把西部文学做大做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72

主题

3609

帖子

449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490
发表于 2016-2-22 15:04: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与春秋独舞,我已泪流满面  
文/梁北雁

(一)

一半的花朵,燃烧在思念的渭河。
屠城的叶子,仿佛是梦,远离一座城市之前,他只是看到生命温馨的微笑。
看到死亡的剑痴,站在华山之巅。
一半华丽,来自细腻女子的橙红,宛如春秋之后,一定是梦想的果汁,在漫天漫地漂流。
在春秋论坛上,翩翩起舞。

掌声响起来,无人喝彩。
独自一身,奔波的裙裾随风,凌冽飞扬。
咸阳幽幽,古道西风。归途深入迷茫境界,走出去,注定没有家的港湾。
没有回头的选择。

(二)

没有岸的渭河,走走停停,做只秃头的鸟。
黄沙凄迷,冰凉记忆蔓延在生命的肌肤,一切的爱情,显得脆弱,短暂。
只有我,已泪流满面。
为死去的山谷,绝望的杀戮,以及在灵魂以外的乾坤,匆匆奔跑的智者,他们已经不需要身份,不需要卑鄙的装饰,证明伪装者的崇高价值。
登上祭台,在血液的侵蚀里,我即为佛。

为上苍赐予的魔杖。
风雨为神迹。
死亡,是爱的不断阐述。
一群人,更多的人,聚集法门寺之外空旷的野地。
超越吧。
为贫穷的胜利,为辉煌的颓废。
痴呆的树,在冬天的未央宫,颤抖着孤独脉象——

(三)

一种隐喻。亦或是咀咒。
漫漫大雪即将来临。
没有更多视觉,去感悟,去审视真实的存在道理。
我,即为佛。
无色。无味。无思想原体。
挥手天地,横生枝节。
只有我,泪流满面,与春秋独舞……

她说,她是稻草人

文/梁北雁



(一)

山谷漂流,看不见她的风华舞蹈。
闪耀果汁,站在秋天意境里,随意的伤感,都成为漫天漫地的大雪。
思想的羁绊,直接进入虚拟躯壳。
岸上的神圣色彩,是灵魂的走向。
她说,她是稻草人。
荒野里,流浪的歌手。

(二)

塔克拉玛干,牛油果一样充满灵异。
开裂的土质,只想把一万年湿润的痴迷,深深地,陷进生命的无助。
震颤的花朵,一蹦一跳,融入冰冷的塔里木河,欢乐洗浴。

骨髓,在激烈疼痛。
岸边树丛,躲藏许多调皮的小精灵。
浩渺沙漠,凌厉地传承爱的味道。
一半的枯涩,像是一杯琼浆,喝下去,泪入楼兰古城。
王者肌肤,摇摇欲坠。
没有谁的咀咒,能够绽放恐慌的寂静。
宛如深夜梦魇,情人的岛屿即将绚丽的毁灭,另一半的蝴蝶,走出圣典,煽动脆弱羽翼——


(三)


诡异的魔符就在你背后。
注定是尘埃的附属。你就开血盆大口,恣意喧嚣。
快过年了,与我歌手的流浪禅理无关。
又一场大雪,劈天盖地。
整个岩石,奠基成生命墓碑——
她说,她是稻草人。
只要火焰。




新疆梁北雁作品:
孤独驿站的风铃(散文诗)



一个人,在腊月里行走。
花朵,异域天空的舞蹈姿势。
一只鸟,站在深夜岩石上。
远方星朵,抛离出血液的蓝光。
原始的期待,激烈碰撞。
生命,融入空旷季节,一滴一滴流淌,蔓延着思念的树影。

圣灵之欲,飘摇天山大峡谷。
荒岛的婉约,凝结遥不可及的梦魇。
孤独驿站的风铃,为我回家的踪迹,铺垫出一路的躯壳;仿佛是苍穹撕裂的肌肤,仿佛是荒野里矜持的独狼。
没有饥饿诱惑。
没有疯狂杀戮。
古尔帮通古特大沙漠,静静沉睡。
玛纳斯河以北,是我回家的必经之位——

一个人,行走。
一只鸟,站在深夜的岩石上,她已经成为这个驿站的标本——
她的足迹,覆盖着一层黑黝黝的疤痕。
天际,独狼在狂吠。
多像是今夜的风铃,寓意着家的方向……



春天梦想,在思念里起航 (散文诗)



文/梁北雁


八千米乔戈里峰,纷飞雪花,笑的格外灿烂。
八百里秦川,寂寞苦楝树,绽放生命的挺拔。
我以歌,以舞的形式,以爱人的紫色——
以渭河山山水水,以西部生生死死不屈信念,折射出灵魂的荒漠,游走在苍穹大地。
以流浪歌者的遗迹,瘦弱骨骼,顽强期待。


期待。
一个梦想的芬芳滋生。
一个愿望的魔法师,咀咒着风的磨砺。
一个纯粹的小女孩,一身疲惫,浅浅的走进我的梦里,漂浮的喧嚣,一瞬间,凄然似秋。
清旷的修道院,一如喘息的晨曦,不停地淬炼季节的生命轮回。
像是那个千仞无根的小女孩,趴在我的记忆深处,轻轻地对我说——
你知道吗?
春天梦想,在思念里起航——


不在忧伤于黄昏落日的惨淡。
重叠的主题,折射出生机勃勃。
复苏的田园,点燃了宁馨的爱意。
该是回家的日子了。
我要从灰蒙蒙,水泥钢铁结构的乌鲁木齐,回到古朴原生的汉中村庄——
一个人,淡淡的,认真的站在潮湿的,带有痛感记忆的秦巴山,看春天的梦想,在思念里起航……


梁北雁的散文诗作品:狼的冬季  


(一)

空洞思绪,悲凉的跨越爱的阶梯。
苍茫天野,成为生命的主题。
一路狂啸,诠释着欲望的河谷。
一路沉寂,盘算着风雪的足迹。
不是星火的光焰。
不是荆棘的尖利。
那一刻,灵魂的胎液已注定,远去的血脉,寒峭的花朵,绽开着思想的全部意义——


我奔逃着。
是因为我在我自己的绝地。
我爱——


( 二)

山林的诡秘,大漠的凄迷。
不曾完结的落日。
在今夜,和我的孤独一起。成为一个故事的终结。
山花随意点燃。
疯狂的夜色在妖魅的舞姿里,那个小女孩,融入狼的冬季,成为天使的翅膀。
风是生命之剑。
一道泪光,雕刻着思念的痕迹。

(三)

无法挽留的情节,淹没大雪纷飞深处。
没有碎片的耀眼。
随意之间,淡淡的孤寂,走进残留的梦幻空间。

荒野之外,掌声,像是重生的焰火。
深深浅浅,一路响起……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北京北路通嘉世纪城二期一号楼四单元402室】
电话号码:18195906735


《在扎什伦布寺焚香,看到雪花的翅膀》   (散文诗)

            文/梁北雁
  



(一)

藏羚羊皱紧眉头,砂砾像是大风遗留的记忆。
鹰眼,凝视苍穹之上的神圣,寒冷的花朵,金光闪闪。
飘摇的旗帜,走到生命尽头,崇高的祭坛,开始在贫穷的思想深处,谓我心忧。

十月以后,王者封赏——
隆重的礼葬,耸立山岩的泪水里。
柠檬一样渗透灵魂的寂寞,伤痛的心灵,带来远方疲惫。


(二)

我只是佛者身边的弃珠。
更多的法事,在秋天充满杏色的日子,我冥思的脚步,浅浅的接近日喀则,接近扎什伦布寺,眼望空无的峡谷,一切的喧嚣,哆嗦着枯萎的言语,寂静无声。
只是在听凭凝重的梵音,从我焚香的袅袅青丝中,看到雪花的翅膀,惨白的翅膀。
她们一直上升。
更高的残壁,骨骼坚硬,延伸着灵魂的缺憾。

至始至终,我在倾尽虔诚。
一路颠簸,疼痛的心念,穿透肌肤的脆弱。
不知道还有多少魔性,可以在这个浮躁的草地上,融合成蔓延的血液,那是一条没有岸的河流,没有源头。
如同没有剑域的浪人。
没有愈合的伤口……


(三)

扎什伦布寺金顶护法。
前前后后,尘埃如佛。
衣衫褴褛的朝圣者,心语沸腾。
蜷缩的主题,顽强的挺立着千年不变的传奇,雪花的翅膀,悠悠然,阐述生与死的禅理。

蝴蝶飞来,不知是梦。
零零落落的羽毛,残片幽怀。
我的叶子,已在扎什伦布寺浩渺的走廊里,幻变成妖媚的邪术。
多少世纪过去,再也没有找到回家的路……



雨天,蔓延在大唐长安  (散文诗)


       文/梁北雁



(一)


心情滋润。像是无尘梵音。
随处可见闪耀的萤火,融入潮湿的梦想。
一盏稻谷的精粹,漫游在幽静的思想深处,
渺渺茫茫,一如草原曼妙的躯体。
叶子一样诱人的心事,触痛疲惫,让高不可攀的大雁塔,充满凝聚的血脉。
一种忘情,恍如隔世的风铃。


(二)


这天,依然的大唐繁华长安。
华清池深不见底。
贪婪的钟鼓楼,雕刻胜利碑文。
永远的霸气,固执在死亡的祭祀之上——
是灵神的臆断。
荔枝妖媚的微笑,和一朵花的千千炫耀……


(三)


无法逾越的历史,迷惑在季节的骨髓里。
千百年一瞬间的记忆,泪水成湖。
成为灞桥凄凄流淌的幻觉。
那是纷纷飞扬的雨色,躬耕在岩石上的芙蓉园。
一曲长恨歌,划破寂寞凝霜。那慢慢悠悠的细雨,一直的行走。
不知道五月以后的法门寺,辉煌的船舶,可否依赖着浩渺的苍穹、残月?


(四)


——我只是一枚翅膀。
我想飞。
越过远古的城池,寻找长安以外的细节。
或者是灵魂的走向,生命不可替代的愉悦。
融入在迷离的烟雾中,看大唐倒塌的威严,看泱泱大国在沙漠里,受到诅咒的疼痛——
一半是莽山草地。
一半是断崖破壁……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北京北路通嘉世纪城二期一号楼四单元402
手机:18195906735】















你的纯粹微笑,清新的逆风而上  (组诗六首)



《看着初恋的城墙,渐渐地苍老》

文/ 梁北雁


延伸的小草,没有思想的标本
一生一世恐慌,
贪婪在没有你的日子
天空的梦想
成了我寂寞禁地
时间,在一阵风记忆里
带着远方迷惑
和一座陌生城市的鬼怪亲切携手
走来走去,一直不想回家

不想没有一个爱情的日子,山谷的寂静
绝对是失望的大海
小鸟的语言已经无法替代岁月的裂变
看着初恋的城墙,渐渐地苍老
荒芜的一条大街
构成了季节的浮华

是谁能告诉我,生命的血脉
在哪里?疼痛的火山凝聚着思念
飞翔的沙漠
疯狂唱歌
亲爱的宝贝
回头看看,我一直在离别的世纪广场
一个角落,看着神里神气的雨水
阳光。和远方的精灵
然后,一直没有离去
在等你
回来找我……



《你的纯粹微笑,清新的逆风而上》

        文/梁北雁


扭曲的表情,深深遮盖着。
虚拟的睡莲,像是苟且偷生的河流
沙漠里沸腾的花朵
青春的风暴里,寻找灵魂的激情——
小鸟的天空
森林。和慾望的梦想
静静地穿透,荏苒的山谷
大海一样的倔强
弱小的蜻蜓,蔓延在季节的背后
我一直走着
沾满真情的雄性
慧剑成魔。一条源源不绝的血脉
环绕一座古香古色的城市
那就是心灵的家园
是爱的田地
多少年过去
一个圣洁的记忆,琥珀一样凌乱的心事
滋生着喧哗。符咒和凄然的暮色
深深地植入荒野。植入思想的躯体——


你的纯粹微笑,清新的逆风而上
在奢侈的果子里
可以看到幸福的双手
轻轻地
抚摸着鲜艳的肌肤,如春的
脸颊……


《野地的那棵红果树》

  文/梁北雁

我看到枯萎的叶子悄悄流泪
从一个夜晚开始,花朵已经成为奢侈的想象
在春天一笑而过的日子
梦的颜色,淡淡的旋转在忧伤的画面


亦或是浅灰的踪迹,行走在生命的季节
一滴水,大海一样的轮廓
覆盖远方的日出。落寞的蒲公英
渲染一地的禅理
高高在上的风
像是精灵的影子,不忍心放弃微小的草地
她们载歌载舞
潮湿的心事,期待另外一个时间
也许是片刻的倾诉。不需要更多的膜拜
云聚而来的红唇鸟,成为渔村的火焰
每一次激动燃烧
只为漂流的岸
重新的汽笛
融入爱的温煦阳光里——

千年以后,荒芜的石榴触摸着脚下的土质
她说她是一棵树
孤独的血液,蔓延成江河
随意之处
一个驿站
一个家
在等着一个人…



《蓓蕾的驿站》

文/梁北雁



接近大海,失眠的每一个夜晚
低俗的客套
让我变的恍惚残次

走过去,风没有来
只有草地的花朵,像是岩石的心事
远方,显得格外苍白
密麻麻天空,凝聚的三原色
即将远去,不停地念叨
一个人,想哭
却没有泪——

有些日子,格外凄迷
总想反复赞美,随意的季节
无休止的诅咒,从不同角度
表白自己,滋生叶子的过程
小鸟在虚拟的山林
埋藏的很苦,看不见蓓蕾的驿站

我看到雪,看到遥不可及的岸
还有许多顽皮的孩子
一崩一跳,弥漫着袅袅炊烟
他们微笑地从我的记忆里
不断延续孤立的谎言
亦或是绚丽的梦魇
刺破岁月的嫁衣
让我的思念
自始至终
都被孩子们的爱情
紧紧地包围……


《断墙,裂变的风景》

             文/梁北雁


没有遮蔽的禅理,随意落脚
就可以成佛
树妖,自由的心灵释放者
无谓地在嬉笑之间,田野,或者是吞噬的梦想
溶液中,炫耀着血液的瑕疵
因为是空旷的船舶,贮备不了爱的星宿
一阵子邪恶的凝视
岩壁,多么健强的思想
瞬间,脆弱得不堪一击
不敢过多的奢求滴水的赏赐
夜魔的仰慕,泛滥成灾
寂寞的喘息,行走在破败的乡村
细细辩认回家的痕迹,腐朽的篱笆
繁星一样,卑鄙地神游在崇高的肌肤之上
我无助的乞求着
像是诗人的激情眼泪
考古学家锋利的指甲
暴戾的翅膀,成为卓越之剑——
回头,收拾残局
鼹鼠们大腹便便的夹道欢迎
是谁的双手在时间的牢笼,演绎着生命的璀璨
环顾四周,悄然无声
唯一的女孩子,蜷缩在一棵树的月子里
枯萎的胎盘悬挂着青春的曼妙紫色
天黑了。冬天的雪魂
艰难地走出大山
纷纷拥向城市
她们在预言什么吗?
         




《山顶的寺庙》

文/梁北雁


莲蓬支起,砂砾褶皱着
成为上路的镜子。
寥寥无几的小鸟,没有章法
鄙视的眼光,磨砺出杀戮的旗舰
你总是受持读诵,多少经文
病态的演练着欲望的魔杖,
让我君权神授
高高架设祭祀的烽火台
一声声赤裸的呐喊,天地空旷
做完法事,放心去吧
一堆堆冥币漫天飞舞,像是冬天的雪花
一群小孩子,在山下打着雪仗……









冬景,在大漠深处舞蹈 (组诗)

         文/梁北雁



《大漠深处,有一个小村庄》


山林鸟鸣,是一个季节的声音
伤感的姿态
随意走动,一朵雪花
像是魔幻精灵
蔓延在古尔帮通古特,大漠深处
十几家户的村庄,成为一个绚丽世界
早餐,可以延续到日落
面对阳光,多了一份详细的表情
简单言语,不断的繁殖梦想
生活,漫游在河流两岸,
被时间阐述的十分扎实
我知道那个维族小女孩叫萨依热
她说,每天早晨是第一个走出门
和最近的那一颗星星,唱歌
跳舞。直到星星走向苍茫天际
炊烟袅袅,诠释着曼妙
一地素颜
如春的影子……

《骤然疼痛的玛纳斯河》

疲惫的月牙,还没来得及入梦
野狼,硬朗的狂吠
把一个瘦弱的小村庄
吵闹的一夜失眠——
绚丽的胡杨林,披挂上阵
女孩子,九月的花朵
温馨的微笑着
许多红狐狸,透亮的血液
宛如田园里即将收割的红高粱——
这个冬月,无法让骤然疼痛的玛纳斯河
深入妖媚的魔鬼城
英雄飞舞的激情战场
冰瀑圣灵。光华,如水的寂静
凝结的记忆,不停地演绎
远方思念,已经溃不成军
心碎样子,覆盖整个大漠
果子,灿烂的疑惑
成为我一如既往的早餐
咀嚼一份孤独
滋生更多想象……

《在乌尔禾片刻》


构筑一道炙热火焰
恶魔的呼吸,在世纪末日
疯狂展示狐媚磁性

云朵一样,苍白的微笑
行走在魔鬼城空旷街头
注定是神灵使者

滋生更多慾望,让死亡瞑目
山水的梦想,疯狂挣扎
血液蔓延在沙漠尽头
纷飞的思想,已经被流浪的剑客
凝聚成馨香的玫瑰——
我的执着的爱情
不要在虚伪花色中享受宁静

走出荒野,走出魔幻
到喀刺昆仑山峡谷里去
不屈的灵魂,定格春天的记忆
杀戮的血液,融入寂寞的田园——
一阵风,我看到凶残的本来面目
只是为了爱,乌尔禾停留片刻
万劫不复的遐想
在我心痛的一瞬间
轰然倒塌
                        

  【地址:新疆乌鲁木齐市北京北路通嘉世纪城二期一号楼四单元402
手机:181959067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04

帖子

730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30
发表于 2016-5-15 13: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梁北雁 发表于 2016-2-22 15:04
与春秋独舞,我已泪流满面  
文/梁北雁

哇,咱们新疆的诗人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

主题

910

帖子

17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03
QQ
发表于 2017-3-5 10:4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d=====( ̄▽ ̄*)b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1

帖子

61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7-12-28 11:5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新疆的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1

帖子

61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7-12-28 11: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将军赋之霍去病

祁连万里入云端
金戈铁马出边关
少年即得凌云志
匈奴梦断胭脂山
长枪千里荡敌寇
狼烟散去春风还

  
联系电话:13379793410
QQ:1141756498
邮箱:1141756498@QQ.COM
现居住地址:乌鲁木齐开发区卫星路59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11

帖子

61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13
发表于 2017-12-28 11:5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塞上曲之王昭君

雁门关前泪纷纷
琵琶半掩惊世人
塞上苦寒韶华逝
十载春秋无人闻
他年飘零中原都
魂兮归处无芳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3 03:45 , Processed in 0.717602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