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23|回复: 1

[长篇连载] 【白帆小说】大叔,我可以爱你吗(11--12)

[复制链接]

11

主题

24

帖子

68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83
发表于 2018-3-13 10: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一章   冬青回来了
麦子的意思是想给小钟换一个大点的地方。
麦子觉得小钟很有经营饭店的天赋。
别了啊,哪有那么多钱啊。目前这个小酒屋,我已经很满意了呢,虽然挣钱不多,但足以养活我了。再说了,更不想让你投资,你整天在商场打拼,几乎就是泡在酒里,赚的钱,多么不容易啊。小钟一口气说了不少,因为着急,小钟的脸都红了。
你稍微等等,我打个电话。麦子拿着电话出了门。
办公室小李吗?你赶紧安排车,去一趟即墨铁总的老家,他母亲要住院手术,记得去财务取五万元,再去买点老人吃的营养品。一定要等老人手术结束,确定没事的时候,再回来!
差点忘记这事,难道真的老了吗?麦子一边自己嘟囔着一边走回房间。
小钟,你就别拒绝了,其他的事我来处理。麦子真的觉得自己愧对小钟,麦子非常后悔自己那天的冲动。为小钟做点事,也许会有点内心的安慰。
冬天下雨,在岛城是一件非常令人讨厌的事情。讨厌的是很快结冰,太阳出来,又很快融化,泥泞的路,显得与这个海滨城市的情调格格不入。
麦子哥,想麻烦你一件事,又不知当讲不当讲?小钟犹豫着,一双漂亮的小手交叉在一起,相互不停地缠绕着。
小钟啊,干嘛这样客气?尽管说,恕你无罪。麦子的话让小钟扑哧笑了。
就是,就是想让我弟弟去你公司咋样?这个坏东西大学也不考,整天就知道打游戏...小钟忐忑不安的还没说完,麦子就打断了她:这样吧,你把你弟弟的身份证给我,明天我先让办公室给他去驾校报名,等他考出证以后,就来我公司开车吧。
小钟真的不知道怎样感谢麦子了,小钟感动的都要哭了,小钟趁麦子不注意,很快的在麦子的脸庞亲了一下就慌慌张张的跑出了房间。
这个小丫头。麦子摸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着。
但是很快小钟又跑了回来,小钟是红着脸跑进来的,不好意思啊麦子哥...顺着小钟的话,麦子低头一看哑然失笑,小钟只顾不好意思的跑了,一只鞋都掉了。小钟是回来穿鞋的。麦子看到小钟竟然没有穿袜子,光着脚丫。
麦子如果没有应酬,一般都有午睡的习惯。
刚刚在办公室躺下的麦子,收到了么么从德国发来的微信:麦总,已经安全抵达。德方直接接着铁总去公司了,我没去。
麦子皱了皱眉,怎么一个人去?
好的,在国外首先要注意安全!不知道德国温度如何,记得晚上冲个热水澡再睡,还能舒服一些。麦子给么么回复了一个微信。
嗯嗯好的麦总,记住啦,记住啦。么么的微信后面跟着一大串拥抱的小绿人儿。麦子刚想放下手机迷糊一会,么么的微信又来了:......几个省略号之后,是几个飞吻的小红人。
麦子不敢继续回复么么了。
办公室小李来电话说,铁总娘的手术很顺利,医生说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小李还说,铁总的妻子还在医院陪护着。
快过年了,街上忙年置办年货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也算给这个城市冰冷的冬天带来一些温暖。
麦子开门回家的时候,知道冬青回来了,因为门没有反锁。
沙发旁的茶几上放着几瓶药。麦子粗略看了一眼,大约都是治疗更年期的药。
餐桌上用碗扣着几个菜,麦子打开,都是自己喜欢吃的菜。麦子知道是冬青给自己做的,但是麦子吃惊,麦子不知道为啥冬青变得这样快,有点让麦子受宠若惊了。
吃完饭,麦子喂了近两米长的鱼缸里的热带鱼,来到卧室,冬青熟悉的小呼噜传来。
麦子轻轻的爬进被窝,轻轻地抱着冬青。也不知道冬青真的睡了还是没睡,反正冬青顺势躺在了麦子圈起的背弯。
一夜平安无事,麦子也觉得温暖。
小宣的微信让麦子知道了,是女儿小宣在里面调和战争。麦子觉得,女儿长大了。
麦子早晨走到车库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小夏回了一个微信:不好意思夏总,昨天下午手机没电了。我也早早睡了,今早刚看到你的微信。
昨天下午小夏给麦子发过这样一个微信:麦子哥,晚上红泥壶品茶?
当时麦子看到这个微信了,但是麦子没有回复,因为麦子担心继续与小夏这样,会出麻烦的,麦子还担心这样的井,一旦自己掉进去,是很难爬出来的。
估计是手机没电了,要不,不会不回复我哒。小夏很快回了麦子。只不过麦子不知道小夏正心里数落着他:哼!还没电了?你这个老狐狸还敢骗我?麦子更不知道,傍晚,小夏用自己另一个手机号给麦子打过电话,因为小夏预料到麦子可能会这样对付自己的。
麦子真的不知道小夏这个手机号,还以为别人打错电话了,接起来对方很快扣掉电话。
太聪明过人的小夏。有了第一次在大学开建立体停车场的经验,第二个大学立体停车场的进程就顺利多了,当然麦子不会继续做公益,麦子在合作的利润分配上,提高了百分之四十。
麦子也没忘记把这次立体停车场的基础建设顺水人情的给了小夏。
德国方面还是非常重视与麦子公司的合作的。
德国人知道,想用西方人的思维摆平东方人密如蜘蛛网的关系,是很难搞定的!
所以这次铁子之行,德方相对来说,也很重视,德方也派出了一个专职副总陪同。特别是招待晚宴,德方也有意识的安排在慕尼黑最大的啤酒屋。
除了啤酒,么么还能对付点,德国的啤酒屋里,除了烤鸡腿,就是烤蹄髈或者烤乳猪,烤面包,都是么么不喜欢吃的。好不容易上来一个菜品还是蔬菜沙拉,那种甜,么么闻着都恶心。
不过,虽然第一次与铁总出来,么么还是非常佩服铁总的德语水平以及掌控局面的帅气。如果不看铁总,还真的不知道是一个中国人在说德语。
么么喝的真有点多,铁子扶着么么进了宾馆的房间。并没完全醉的么么闻到了铁子身上一股诱人的男人气息。
么么故意用胸碰了几下铁子搀扶自己的手。故意的使劲往铁子身上倒...
第十二章  停车场出事了
么么在床边歪歪斜斜倒下去的时候,故意带倒了铁子。
喝了不少的铁子,顺势倒在了么么的身上。铁子轻轻抽出么么抱着自己的一双小嫩手。脚步轻轻地走到洗手间,打开热水,热了毛巾。
铁子几乎可以说是非常细腻的动作。擦着么么的脸,还擦干净了么么的手。然后在么么的床头柜上,用水果刀削好了一个大红的苹果,准备了一杯温水,铁子知道一会么么醒来会口渴的。
做完这一切,铁子推门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整理了与德方谈判的细节问题,其中铁子将一个文件加密了。
德国也算一个很干净的西方国家。晚上出来玩的人不多,所以,虽然宾馆靠近街头,也并不显得乱。
其实,铁子所做的一切,么么都知道。聪明的么么不过是试探一下这些老总是不是都是一样的,见了美女就出手的家伙。
内心里,么么真的被感动了,也是一个多么细心的总裁啊。么么好像记得有一次麦总对她说起过,铁总比麦子小一岁,铁总今年四十三岁。
么么喝了水,吃了大红的苹果。
么么安静的躺下了。
么么想给麦子发个微信:麦总,一切顺利,后天返回。然后紧跟着一连串绿色的拥抱的小人还有一连串红色的飞吻。但是么么犹豫了没发出去,么么依据时差,现在国内应该是下半夜了,别给麦子添麻烦了。
小丫头就是小丫头。这不国内的时间刚刚八点,麦子就收到了么么的微信。
只是麦子真的无心给么么回复了。第二座大学的立体停车场出事了。
一个拐角处倾倒,损失了六辆车。由于都有固定装置,其他的车并没有受损,也幸亏是凌晨,停车场周围没人,否则这事情就闹大了。
就这样,市安监局的事故鉴定专家,报社的人都来了,小夏也来了。
初步的鉴定结果是:立体停车场的基础工程建设,违规使用了劣质水泥,而且地基的深度不够!
麦子把小夏拉到了停车场旁边的一片松林里。
小夏,你看看,你看看,幸亏没有人员伤亡,幸亏啊!而且这事,一旦被德方获悉,德方一定会终止与我们的合作!
麦子有意识加强了我们两个字的力度。
好了,麦哥,车辆赔付的事,我去找保险公司,关于封口的事,我来处理!还有,设备的修复问题就委托你了。这么大的事,从小夏口里说出,竟然是那么不急不躁,安定从容。麦子实在是对小夏佩服至极。
麦子中午请校长吃了大餐。
下午麦子打开电脑,任何关于停车场倾倒的新闻都没有。麦子让人出去买的晚班,丝毫没有丁点的相关报道。
麦子突然想,给小夏的报酬,真的值得!
给么么回了一个微信:安全回来,到时我安排车去机场!
不行!麦总能不能...么么的微信回的倒是很快。
你这个么么,好吧,我亲自去接你们两个功臣!多么睿智的麦子。
嗯嗯。一个小绿人的拥抱,一个小红人的飞吻。么么回复的。
这些天,麦子与冬青平安无事的。回到家,冬青总是给麦子做好饭。但是冬青不与麦子一起吃饭,也不与麦子说话。空气里布满沉默,有时麦子觉得这种沉默比冬青骂自己几句都可怕。
晚上睡觉,冬青也从不主动动一下麦子。弄的麦子也很尴尬。麦子是觉得一旦自己主动,万一在挨一顿骂或者被踹下床...
但是,你说麦子不想,也绝对是假的。麦子还不老,麦子还有劲儿。
最近麦子觉得冬青的小呼噜也几乎没有了。安静的夜晚,却让麦子有些不适应不得劲。
有些小心思,小心情,小谋略,小动作啊,就蠢蠢欲动,搞的麦子神魂颠倒的。
第二天去公司的路上。
麦子觉得,虽然停车场的事故挺让自己不舒服的,但是,后续的事情,小夏理顺的还真心顺利,流畅,这点,让麦子想了很多。
麦子觉得还是应该谢谢小夏,特别是通过小夏转达一下对家里领导的感谢。
夏总,假如您有时间,下午两点,红泥壶我等你。麦子发出了微信。其实麦子想,即使小夏不去也没关系,总有机会表达谢意的。没想到小夏立马回复了:行,好的。
麦子准备了两盒正宗的高丽参,一个带有精美包装的进口口红。
麦子提前五分钟就走进了上次那个房间。让麦子吃惊的是,小夏早已经到了,而且茶都泡好了。
麦子无意看了一眼小夏的鞋,也是一双紫色,包裹着白绒绒细毛毛的豆豆鞋,肉色的丝袜隐约可见。麦子心里想,这些小丫头的脚丫,就不怕冷吗?这个零下的温度,穿透明的丝袜,真的会把脚冻坏的。
其实,麦子大叔真的上年纪了。人家小夏穿的这种豆豆鞋,里面都是加厚保暖的,故意露出的丝袜,应该是一种年轻,一种性感,一种风情了。
虽然这次停车场的事故,没有啥大的损失,但毕竟不是好事,不过小夏,后面的事,处理了真是大气磅礴。麦子不知道用大气磅礴这个成语是否恰当,反正麦子觉得还算正确。麦子使用这个成语,不过是有意识的偏重与小夏家里的老领导罢了。
麦子刚要拿出高丽参,口红...
还说,还说...以后不准你说类似谢谢的字或者词儿。小夏连麦哥都不叫了,直接称呼你了。这完全表明了小夏与麦子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其实,如果抛弃生意不说,对于眼前的麦子,小夏还是真心喜欢的。内心深处,小夏更愿意叫麦子大叔,啥?为啥?时髦呗。
不是,不是,我觉得是应该谢的,因为...没等麦子说完话,就被小夏的唇给封了口。
所以很多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谓水到渠成,所谓瓜熟蒂落,所谓情到深处也不过如此了。
此刻:
像海啸?不对,大了点。
像吵架?不对,又温和了点。
像马匹的嘶鸣?不对,声音没有那么高亢。
像蛐蛐叫?也不对,过于低迷。
像秋蝉?也不恰当,里太阳远了些。
像开花的声音,像拔节的声音。像两条鱼,追逐的鱼,突然跃出水面走突然沉入水底。对,就像这些。
唯一比较清楚的话好像是小夏从嗓子里挤出的:轻点...
送小夏回去后,麦子就后悔。打心眼里后悔。
明天铁子与么么就回来了。麦子要去接机。麦子让秘书出去开着麦子的车刷车去了。
小钟说要麦子晚上过来吃饭。小钟说下午刚来的沂蒙山羊。小钟说给麦子烤羊肉吃。
麦子大叔,嘻嘻。小钟端着一大盘新鲜的烤羊肉进来了。
小钟凡是看到麦子就脸红,真的,不由自主的红。纯纯的红。
酒还没喝,麦子就吃了六串羊肉。刚刚切的羊肉,沾上辣椒粉,自然,盐,五香粉,那么一烤,味道真是叫绝。
也不知道为啥,从那次小钟把几乎被雪覆盖的麦子扶进房间,并且反复给麦子擦身上,麦子就对小钟再也没发过一次脾气。
小钟,好吃啊。麦子又拿起一串。
啊,大叔啊,是羊肉串好吃还是小钟好吃啊。小钟故意逗着麦子。
都好吃,都好吃啊。麦子一边吃着烤羊肉一边胡乱说着。
啥呀,小钟好吃吗?小钟好吃,大叔也没吃过啦。小钟的话,让麦子嘴里刚吃下的羊肉一下子吐了出来。我说,小钟丫头,你笑是我了。麦子每次来小钟啤酒屋,都是那么开心,而且这种开心是自然的,是发自内心的。
小钟故意低下头,故意让脸蛋靠近麦子:好吃不?小钟在引诱着麦子。麦子忍不住,在小钟的耳垂咬了一下。啊啊啊,坏大叔,怎么像大狗熊啊,还咬人啊。
哈哈,大狗熊不但咬人,还吃人!麦子说着就要对小钟下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76
发表于 2018-3-13 23: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9-25 17:04 , Processed in 0.4524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