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53|回复: 6

[长篇连载] 【白帆散文】大叔,我可以爱你吗(16--20)

[复制链接]

13

主题

26

帖子

699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9
发表于 2018-3-19 11:5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六章   郁闷

麦子喝成这样,完全是心理压力太大导致。吐成这样,麦子遭罪,冬青心疼。其实,凌晨麦子就有点醒酒,听到冬青还在洗手间忙活,估计是在洗自己吐脏的衣服,麦子的眼睛湿润了。
八点半的早会,麦子反常的取消了。
麦子目前不想在公司公开此事。麦子不想让员工知道详情。麦子更不想让员工看低自己的能力。
麦子想找小夏聊聊,但麦子不知道怎样开口。麦子真的碰上对手了。
麦子一筹莫展了。
麦子心生焦虑了。
麦子束手无策了。
就在这时,麦子收到了小夏从微信:如果方便,那就下午一点,来我办公室楼下,我的车里,车门会为你开着。
麦子真的有点找不到北了。
但是麦子一定要去!麦子至少要知道小夏的心思。
麦子如约来到了小夏的办公楼下。麦子打开小夏奔驰的后车门。
麦子上到车里,才发现,小夏已经在车里等候了。
麦总,还是那么准时啊。小夏的让麦子感到不自在,第一称呼都变了,第二,声音也变了,有点咄咄逼人,第三,甚至没看一眼身边的麦子。
哦哦,夏总的邀约,那能迟到啊。麦子虽然觉得自己在针锋相对,但自己知道已经在心虚自己了。
麦总,前一阵我去潍坊走了一趟,发现哪里的朝天锅真的好吃,吃的我一整天都不饿。潍坊好地方啊。小夏的话,让麦子内心感到好冷,因为小夏的声音带着一种嘲笑一种自恋一种旁若无人。
是啊,是啊,我也吃过,确实好吃,就是有点太撑人!麦子把撑人两个字抬高了声调。麦子也是无奈之举,麦子的意思是,吃了我的生意,不撑你才怪!
哈哈,怎么会撑着我?我是肉食动物!小夏的笑声,都令人胆战心惊。麦子平生第一回感到了来自一个女人的惊恐。
不过,我不吃动物的下货,我只吃精致所在。尽管麦子内心颤抖,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颇有力度的。
不动声色的小夏立马回了:那是因为没人喂你,如果有,你会吃的安心,动心,春心!小夏的话,让麦子突然觉得这个女人太可怕,当初自己的猜疑,似乎都变成了事实。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记得我说过,我去潍坊吃朝天锅了,而且味道很好!小夏说完,直接下车,连声再见都没说。
麦子知道自己脑门都出汗了,不是被吓得,事觉得小夏这个丫头,太他妈的厉害了!
回公司的路上,麦子闷闷不乐也就是正常了。麦子觉得与小夏第一个回合得较量,他输了!
小钟电话说,她今天包的新鲜的荠菜饺子,让大叔来吃。
麦子吃了整整两大盆,确实好吃,里面还有五花肉,麦子吃的恶狠狠的,像吃人一样。小钟感觉到了麦子的心情不好,所以也没让麦子喝酒。大叔,我弟弟说,你让他开的那辆荣威车真好!小钟有意不谈麦子的心情。
哦哦,等明年我给你弟弟换辆车,让他给铁总开车!铁总是凯美瑞。麦子这样说,不知道是照顾小钟弟弟,还是照顾自己的心理。
麦子回公司的路上,看到了铁子的车,麦子感觉副驾驶坐着的是么么。
麦子给么么发了一个微信:在公司吗?
么么马上回了:马上就到公司了啊,怎么?
麦子没有回复,麦子觉得自己看错了。因为麦子觉得自己离公司还有二十分钟,错过的车不会马上到公司的。
果不然,麦子到公司以后,么么已经在电脑旁工作了。
铁子从潍坊来电话了。
麦总,我这次来,感觉潍坊立体停车场的建设,好像与某位有关!因为昨天,某位领导与这里的海关关长一起吃饭了。某位领导是...
好了,我知道了,你可以回来了。其他的事情,咱再研究。麦子觉得让铁子再在潍坊待下去,也没有意义了,因为木已成舟。
不过,麦子还是想再与小夏谈谈,麦子不想自己失败的哪样快,哪样轻如鸿毛!
事实上,生命里,有些失败是可以东山再起的。有些失败却只能认栽!麦子不晓得自己属于哪一种。
冬青说想去烤肉吃。冬青说好久没去饭店烤肉了。麦子知道,冬青真的想让他们的感情,自然而然的回到从前。冬青知道麦子工作累,但是冬青不知道,麦子让小夏累了!
麦子本来想叫着冬青去小钟那里吃烤羊肉,但是麦子实在担心冬青看出什么破绽或者小钟自己主动暴露破绽。
麦子还是选择了去与冬青初恋时第一次约会的酒店。
当然了,这次,麦子毫不犹豫地要了法国干红,麦子现在有钱了。
麦子要了不少烤羊肉,鱿鱼等,但是冬青吃的很少,不过冬青一个人喝了一整瓶红酒。
麦子心情不好,麦子只喝了两杯红酒,不到一瓶红酒的一半。
反正晚上回到家里,麦子想平安无事,可是冬青真的在麦子身上,疯狂了一回。
几天后。
麦子想中午约么么吃个便饭,顺便与么么聊聊与小夏的事,么么有啥好办法,好主意。
么么说,麦子大叔,来大姨妈了,疼,想回家歇歇。
麦子说:好吧,别忘记给你买的暖水袋!
麦子郁闷。麦子心烦。麦子也实在没地儿可去。麦子中午来到了小钟啤酒屋。
你来的真巧啊。小钟说话就露出一口几乎透明洁白的牙齿。
怎么巧了?丫头?麦子不解。
哎呀,刚给你买了一双豆豆男鞋,你试试怎样?合适不?小钟一般与麦子大叔说话,不笑着是不会说话的。
无奈的麦子只好试了一下,还难怪,不但大小合适,还那么舒适,那么暖暖的。
小丫头,你怎么知道我的鞋码啊?麦子真的不清楚。
你呀,就是一个傻大叔,你醉了几次了啊,我就不能丈量一下啊。小钟又脸红了。
今天,喝点啥?小钟问麦子。
喝点酿制的白酒吧。麦子今天实在想喝点白酒,也难怪,目前麦子的心境,的确适合喝白酒。
麦子找人酿制的是有五粮液配方的白酒,纯粮食酒。麦子找的人也是从名酒厂里跳槽的,专门出来靠配方活着的。
虽然没有真正五粮液的纯正,但也绝对称得上好酒了,打开随便一个密封的酒缸,一股香味扑鼻,绝不是吹的!
麦子喝了有半斤吧。麦子觉得不过瘾,麦子让小钟又盛了半斤。
麦子喝完了,麦子觉得是时候了,就给小夏打了一个电话:
夏总,能见一面吗?
可以啊,在哪里?
我在小钟啤酒屋,等你!
半个小时后,小夏来了。
麦子提前给小夏倒满了一杯白酒。
来干杯!夏总。麦子装作有点醉意的说,其实麦子心里满怀气氛。
小夏端起酒杯就喝了一大口,故意把剩下的酒洒到了麦子的胳膊上。
啊啊啊,麦总,真的对不起,我哪能喝这么多白酒啊。小夏说着拿起桌子上,麦子用过的纸巾给麦子擦。
谢谢啊,哪敢麻烦你给我擦酒啊。麦子真的喝多了,麦子真的失策了,人家小夏那是在瞧不起他!麦子不知道是他用过的纸巾。
哎呀,麦总,这纸巾都用过了,你也不嫌弃啊。别嫌弃它脏啊!说着,小夏把纸巾丢到了麦子的身上。哦哦,对不起,怎么扔你身上了啊?麦总,对不起啊,你自己捡起来吧。
小夏心里想,什么人嘛,还和我斗!
今天确实是麦子又输了一次,麦子不该喝了那么多白酒,再与小夏战斗!而且,输了,麦子都不知道怎样输得。
小钟在门外看的清楚,小钟不相信小夏是这样一个恶毒的女人。但是善良的小钟不知道怎样帮助麦子。
小夏扔下醉酒的麦子出门的时候,与小钟打了个招呼,小钟连看一眼小夏都没有,这也算善良的小钟对小夏最狠的报复了,因为小钟不知道伤害人。
第二天,麦子醒来以后,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与小夏的见面,麦子只记得小夏喝了一杯白酒,其他的都忘记了。
到时小钟的电话,让麦子想起了啥:你看看你啊,你看看你让小夏欺负的那样!说着说着,电话那面的小钟就哭个不停。
麦子后悔。
麦子真的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麦子不甘心自己输得这样彻底!
岛城有座寺庙,叫湛山寺。虽然历史不太久远,但是香火很旺。就在市区里,就在一座秀丽的山下。麦子想去看看。
麦子选择白天去的。
麦子走进湛山寺,麦子提出要见主持。
小和尚说,主持不在。
麦子给寺院捐了一万元。
小和尚说,让麦子在大雄宝殿等候。
麦子上香,麦子跪下。麦子听到了一个声音:静,方能安。安,始于静。随后就鸦雀无声了。
麦子好像懂得了什么。
麦子驱车往回走的时候,觉得肩膀上轻松了不少。麦子觉得下雪了,麦子觉得这场雪特别的温和。麦子想回家看看青儿。麦子先去市场买了不少青儿喜欢的菜。

第十七章:再次交锋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要的是一个心静,要有一个十足的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决心。老住持的话,还真的启发了麦子。心燥则意慌,心烦则意乱。麦子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麦子晚上亲自下厨,做了一桌漂亮的菜。
当然,有些事就难以避免。今晚,麦子疯了一次。麦子把青儿两个字叫的像那只黄鹂鸟。
冬青今晚觉得麦子的一切动作,婉转的特像那次初夜,美美哒。
麦子早晨来到办公室,叫来了么么。
么么,对于小夏撬我们的事情,我想知道你有啥好的主意?么么毕竟还是小,跑着就来到了麦子的办公室,听到麦子的问话,么么还是犹豫了几分钟。对于么么短暂的犹豫,其实麦子还是喜欢的,麦子不希望自己的助理或者自己的员工,办事毛躁,不讲究分析。
麦总,我觉得有这么几点,还是需要我们注意或者去做的。么么一旦谈起工作,的确显得比较沉稳。
1.小夏最终的意图。如果单单占据一个潍坊市场,到没啥可怕的。
2.我们需要知道小夏与德方的沟通,究竟是怎么回事?已经沟通到什么分寸。
3.不能听之任之。
麦总,我的话说完了。请您见谅!么么真的是一个让麦子非常满意的助理。么么的了解,么么分析问题的透彻,么么对待复杂问题切中要点的思维方式,都是麦子非常认可的。么么分析的三点也正是麦子所想的。只不过么么没分析到小夏背后人物的能力与应对方式。
好了,么么,你去准备一份女士喜欢的化妆品,下午跟我去找小夏,价格不用考虑,我会与财务打招呼的。麦子的话,让么么觉得麦子突然底气十足,突然有把握了。
战争的每一次胜利或者失败,都有着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打中对方的要害与在对手的身上轻描淡写,往往决定了其中的胜与负。麦子从住持的话语里,也许对目前的对手有了更深的了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就是如此。
你小夏不就是想要钱吗?
此时的小夏正在海信商场里购买春装。
小夏收到了麦子的微信:夏总,下午一点半,我在红泥壶等你,听说那里新进的好茶。
看到麦子的微信,小夏皱了皱眉,这个大叔不是会想再一次占我便宜吧?
当然,小夏觉得也不能拒绝麦子,毕竟这么大的生意,还没有完全展开。她小夏不是一个做小事的人!
当小夏如约推开红泥壶的房间门,小夏愣住了。小夏看到么么坐在麦子的旁边。坦诚的说,对这次麦子的约会,小夏在心理的判断上,已经输了几分。
么么很有礼节的给小夏,麦子倒上茶水,而且么么非常有分寸的挨着麦子坐的很近,中间的半寸距离,既显示了对老板的忠诚又看得出与老板的亲切。么么聪明。
来来,夏总喝茶。麦子端起茶杯,夏总啊,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就是说,您想在岛城之外,都开拓立体停车场吗?麦子觉得,必须这样直接,不能给小夏任何深思熟虑的时间。
这个嘛,这个嘛...任何事情都存在变数,其他的我还没有考虑好。作为谈判,这句话,让小夏在这个环节上又输了。
麦子可不会丧失这样的机会。
哦哦,那就好,既然你没想好,那么我谈谈我的看法。麦子知道,全部抢回,似乎不那么现实,但全部外部的市场拱手想送给小夏,那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夏总啊,我是这样想的,一来呢,对于立体停车场的事,你也帮了我很多还有你家的领导。所以,有钱大家赚,省内的沿海城市你来做,毕竟从开发的步子上比较快,也适合夏总的思维,内陆的城市我来做,慢点,难点都归我。下午回去,我就给德国方面发合同更改计划。这样,至少从合同方面,夏总啊,您的进入也是合情合理了!
麦子的一些话,确实让小夏没有料到!所以小夏根本无法做出合理的回答。从表面上看,麦子已经放弃了不少。小夏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麦总,这样吧,今天实在没有准备考虑这个事情,明天吧,明天给你答复。小夏也是够聪明的丫头,对于自己拿不准的事,它是不会轻易做决定的。但是至少小夏觉得自己没输,至少麦子认可了自己的截胡。
而麦子呢?麦子这样决定,也是无奈之举。不过麦子想,赢不了全部,至少局部不能输!至少今天下午,两人差不多打了一个平手,而麦子稍微沾点心理优势。
小夏出门才悟道,来红泥壶,麦子叫着么么,纯粹是已经不在乎自己的身体了。小夏狠狠地念叨了一句:这个狐狸大叔!
说麦子轻松了,也不是,麦子不那么烦躁了却是真的。麦子想,还真的应验了那句话:与人斗,其乐无穷!
让人好笑的是:么么忘记给小夏礼物了。麦总,真的对不起,刚去认真听你说话了,把这茬给忘记了。么么连声与麦子表示歉意。
哈哈我说么么啊,我还觉得不送更好,还以为你是故意不给她的啊。这样吧,么么,你留着自己用。
啊啊啊...么么伸出了漂亮的小舌头。
小胜也要庆祝!
么么咱去小钟哪里喝酒,庆祝一下小胜!麦子心情好与不好,都想喝酒的。
不过,么么,你,你,好了吗?...不疼了吧?麦子担心么么例假的事情,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好了,好了呢!麦子大叔买的暖水袋放到肚肚上,可舒服了。么么说着,自己先脸红了,么么觉得不该与麦子说这些,可是,么么心里又觉得麦子大叔特别亲切又是自己的老总,所以说了就说了吧,大叔又不会打屁股。么么想着,自己背过身,偷偷笑了,笑的那么天真无邪。
不到下午三点,在小钟啤酒屋里,就开始了啤酒大战。
麦子心情好。麦子说,么么你与小钟干一杯,我干三杯,如何?悬殊的比例,两个小丫头当然愿意了,几乎同时说:那麦子大叔,不许反悔啊。
当然,驷马难追!麦子的口气不容置疑。十个回合,麦子已经六瓶啤酒下肚了,而人家两个丫头,只喝了两瓶啤酒。
智慧的麦子想,这样下去,恐怕自己早早就缴械投降了。不行,要与她两做个游戏。至少还互有胜负。
麦子出的扑克牌游戏,类似赌场里的那种玩21点,你想啊,麦子多么熟悉啊,所以大多是两个丫头输了而且么么输的最多,所以喝的酒也就最多了。么么有点看不清楚人了,但是越是这样,么么越不服输。小钟始终在桌下握着麦子的手,么么也没看到,麦子几次想抽出手来,都被小钟又握紧了。
一直喝到晚上十点。
麦子回家后,冬青一直没睡,一直在等着麦子。
冬青扶着麦子在洗手间给麦子冲了一个澡。麦子就这样靠在冬青的胸前,听任冬青给自己擦着身体,细心的冬青连头发都给麦子洗干净了。
平心而论,这样的生活是麦子喜欢的。尽管麦子喝多了,但是麦子的心没有醉,麦子清清楚楚的知道冬青做的一切。
躺下以后,麦子直往冬青的胸前钻,闻着冬青的体香,麦子很快就睡沉了。
麦子做了一个梦,梦里,小夏答应了麦子提出的要求,所以,麦子就笑醒了。
醒了的麦子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从没离开冬青的诱人处,而麦子的嘴巴好像一个晚上也没离开过。已经是凌晨了。
麦子丝毫没有犹豫的硝烟弥漫了一会。
冬青都不知道,麦子哪来的那么多劲儿。
这个春天的脚步似乎很快。先是春雨耐不住性子,然后是迎春花也开了。麦子的小区,绿化的可是真好。这不一些不常见的鸟,纷纷来此驻足,惹得小区里的一大帮老大爷老大娘天天把看鸟飞,听鸟叫,当做是一件必不可少的事情去做了。
耐心等了一个上午,也没有小夏任何消息。铁子到非常主动的请示麦子:麦总,我想再去一趟潍坊,再去暗地调查一下。
可以,快去快回。麦子觉得应该让铁子去跑一趟,如果有意外收获岂不更好?
都下午两点多了。
小夏哪里半点动静都没有。说实话,麦子有点急,麦子担心里面发生其他的变故。反过来,麦子又安慰自己,不能急,要静,再静,不能被不能预知的东西扰乱思维。耐心,再耐心等待。
麦子设想了不少的可能并且自己准备了相应的对策。麦子知道,没有准备的仗,失败的可能性会增大。麦子的大脑在快速运转,麦子甚至觉得,让自己想不到的可能都会发生。麦子也觉得,小夏真的是一个难缠的妞!
快五点了,麦子把一个要给小夏发出去的微信,删除了。其实内容很简单:夏总,可以答复了吗?但是麦子觉得十分不妥,这等于让对方猜到了自己内心的焦虑。
女儿小宣从国外给麦子发了一个帅哥的图片,麦子看着这个小帅哥足有1.85.小宣跟了几句话:爸爸,这是一直追我的帅哥,计算机专业的,离我们学校很近。爸爸暂时保密,别告诉妈妈啊。嘿嘿。
麦子真的非常亲自己的漂亮女儿,麦子知道小宣也非常亲自己。
好吧,漂亮丫头,但是首先要对你好,还有品德要好啊。麦子觉得自己的话有点多余,但是作为父亲还是应该嘱咐到的。
嗯嗯好的爹地!敬礼!嘻嘻。
小宣的出现,让麦子的心安静了不少。
直到麦子回到家里,也没收到小夏的任何信息。
直到晚上十点多,麦子习惯性的依偎在冬青怀里时,枕边的手机响了一声,麦子转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微信是来自小夏的:一张照片,下雪天拍的,麦子注意到,照片的下方,是一双男人的皮鞋,麦子看清楚了,是自己的脚,自己,皮鞋,是那天从红泥壶出来,突然下雪了,麦子给小夏拍的。麦子纳闷?这是啥意思呢?
麦子想回复,但是又不方便。麦子想,明天再说吧。
这一夜,麦子翻来覆去也考虑不出小夏照片的用意,不会是发错了吧?麦子随即否认了自己。不可能发错,但是那又是为啥?
直到凌晨三点,麦子才有了睡意。冬青想了,麦子就紧紧抱住了冬青,不让她动手,因为麦子此刻真的没心情。

第十八章:麦子焦虑

麦子知道小夏这张照片是有含义的。只是麦子确实猜不出其中的奥妙。麦子真的有点焦虑不安了。
事情刚有转机,这一个细节,无疑又一次打击了麦子的情绪。
现在的麦子,真有点想小夏了。不是男人的那种想。哪怕小夏现在给麦子随便发一个微信,可能麦子都会心安。
偏偏人家按兵不动。
麦子想过去小夏的办公室,但又觉得十分不妥,在事情没弄明白的情况下,这无疑是自投罗网!
铁子来电话说:潍坊立体停车场的建设与扩大,水很深!目前还无法找到突破口!
麦子似乎预感到一场暴雨就要来临。
人到中年,麦子还是有自己的经验的,麦子觉得,此时,以静制动或许更好。麦子在想办法,化解这种焦虑。
整整有一天,小夏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纯属无奈。麦子又一次来到了湛山寺。住持似乎很明白麦子的心境。就一句话:若有红颜相帮,忧可化解。
回来的路上,麦子反复品味着住持的话。
红颜?小钟?么么?小夏?冬青?麦子糊涂了。
冬青打电话给麦子:晚上我回家看娘,今晚就住娘家了,锅里给你煮的山药,别忘记吃,对男人身体好。现在的麦子哪有这样的心思?
唉~,还是喝酒吧。麦子无处可去,麦子来到了小钟啤酒屋。
小钟看到麦子来,多高兴啊。
也不知道麦子能否吃的上,一下子给麦子炒了六个菜。
小钟端最后一个菜进来时,被门槛磕了一下,疼的小钟呲牙咧嘴的。
来来来,我看看怎么了?麦子赶紧让小钟坐在椅子上,轻轻给小钟脱掉棉袜:怎么都出血了?麦子看到小钟的指甲都被掀起。你等等啊!麦子说着跑出了门外。
不一会,麦子买的碘伏,云南白药,纱布等回来了。麦子轻轻给小钟的脚丫用碘伏消炎,然后又抹上云南白药,用纱布给小钟包扎起来。
让小钟感动的是,包扎好以后,麦子给小钟穿袜子的动作像极了小钟的娘。
小钟眼泪巴巴地说:大叔啊,你不嫌弃脚丫臭啊...其实,麦子一点没觉得臭,反而觉得小钟的脚丫像一排红萝卜,小小的那种,麦子咬一口的心都有。
又过了几天。
其实坐在办公室里的麦子真有点着急了。只是依然没有小夏的动静。
麦子焦虑,这个春天不焦虑。该开的花还是忘我得开。该下的雨,还是绵绵的下。
麦子想听么么唱歌了。
麦子招呼么么,在大厅唱一个怎样?
么么对此,从不怯场。从桌子边抱起吉他就来了一首:
春天里那个百花香,百花香
浪里格朗
不见昨夜依稀的灯光
你的脸
比过一生的月光

百花香那个百花香,浪里格朗浪里格朗
输给你一个晚上的酒
我想赢得这辈子的太阳
浪里格朗浪里格朗

百花香那个百花香
我的船一旦沉没了
多么愿意
从此沉入你的岸边
做生生息息陪你的浪

么么确实有才。掌声不断。麦子喜欢么么这样原创即兴发挥的歌。像麦子喜欢原始森林里的那种质朴的美。
要到周末了。
铁子说周五下午想早点走,想回即墨看看老娘。麦子说,去办公室找小李,带点礼品回去吧。
铁子给么么打了电话,想让么么陪自己回家看看老娘。么么甚至没加思考,就答应了铁总,么么觉得铁总不坏。
路上,铁子说:么么,答应我一件事行吗?望着铁子真诚的脸,么么点点头。我娘有点老年痴呆,但是老娘知道我离婚了,所以老娘一直希望我能带着一个媳妇回家。我知道,这样,很委屈你。铁子说这话是真心的,铁子是一个孝顺的儿子,铁子不想让老娘不开心,虽然已经是一个老年痴呆的娘。
铁子是自己的副总,在德国,么么也知道铁子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还有为了老人...
嗯嗯,铁总,就是假装啊。善良的么么。
麦子不知道么么与铁子一起回去的,铁子也没说。
岛城立体停车场的建设并不是太顺利。麦子总感觉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牵制着他的一切行动。像雾霭,让人喘气都困难。
按理说,岛城的立体停车场发展到现在,很多事几乎不用麦子亲力而为了。但是相反,总是麦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会有一个结果。这真的让麦子疲惫不堪。
德国方面也不断给麦子施加压力。这个困境,麦子又不好解释,更不好质问德方更改合同的事宜。
麦子把车停在马路边,麦子点上一支烟,麦子很少吸烟的。呛得麦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烟的责任,麦子落泪了。
即墨。
铁子的老娘拉着么么的手,就是不肯放下。想说话,可是,铁子娘已经什么也不会表达了。么么感觉到看人对自己的喜欢,那种发自心底的喜欢。么么把带来的大个的草莓,一勺一勺的喂进了老人的嘴里,么么看到老人的眼里一个劲儿往外流出眼泪。
第二颗草莓还没吃完,老人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按照即墨的风俗,铁子应该跪拜三天的,也就是在老人的遗体前跪拜三天才能土埋。
铁子说:么么,谢谢你让老人安然离世。你回去吧。我必须在这里跪拜三天!
善良的么么又怎么会离开啊,么么,亲眼看到老人在自己眼前安然离去,么么要陪老人最后一程的。虽然这并不是自己的老人。
除了中间,铁子起来稍微吃了点东西,铁子真的几乎跪拜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么么也没睡好,不管夜晚还是白天,么么总会实时的给铁子的膝盖下加点软的东西。到最后那天,铁子是被好几个村里的亲戚架着,才勉强站起来。铁子的胡子,就几个夜晚,已经长的像关公了。
么么给麦子发信息了,说铁总的老娘去世了,她在即墨陪着铁总。
麦子没有任何犹豫,买了一些花,一些纸钱,驱车就赶往即墨。
麦子给铁子留下了5000元,铁总,给老人买点纸钱吧,节哀!麦子也一样,真心受不了老人离世的场面。
铁总,在家休息一周吧。公司的事别担心,我先把么么接回去。
铁子老人的突然去世,确实让麦子又增添了一丝悲哀。
回青岛一个半小时的路,麦子竟然一句话也没与么么说。也真的奇怪,走了一半,天,忽然下起了大雨。
麦子大叔...么么突然叫着麦子。
怎么了?么么?麦子不解地问么么
我想哭...么么突然放声大哭。
麦子回家,没忘记给自己的老人上了一炷香。冬青发烧了。麦子看到冬青在床上哼哼,说自己好难受。
青儿,到底哪里不舒服?麦子试试冬青的额头,果然很烫。
不知道啊,反正就是难受。冬青的话都很无力了。别急啊,咱现在就去医院。
麦子给冬青穿好衣服,背着冬青就来到了车库。到了医院,麦子挂了急诊。
医生很快给冬青挂上了吊瓶。因为冬青的体温已经到了39c多。
半个多小时后,冬青慢慢不再哼哼了,慢慢睡了。
医生,我媳妇什么病啊?看着冬青睡了,麦子赶紧找主治医生问。现在还不好说,要等明天做了核磁共振以后,才能确诊。医生安慰着麦子。
如坐针毡的半个夜晚...


第十九章   冬青要手术

这个夜晚,非常难熬。麦子真心不想冬青有啥事,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真的遇见事了,麦子的心都被掏空了。是担心冬青。不是一般的担心。
上午。
主治医生找麦子。麦子知道这个主治医生是从澳大利亚博士毕业的。
麦先生,我们已经确诊,你的妻子是晚期的乳腺癌,必须尽早手术。关于手术方案,我们会诊后,会告诉您的。
麦子几乎可以说差点瘫倒!
一瞬间,无数的小心思,大心思蜂拥而至。包括,麦子想,万一扩散了怎么办?留下两个大黑洞?冬青还不到五十啊!
会不会切除?留下两个大窟窿?麦子不敢想了。
麦子是一个成熟的老总,也是一个不成熟的男人。麦子出去给冬青买了好几套最好的女人内衣,麦子想亲手给冬青穿上。
麦子真的买回来了。一共四套。麦子关上门。
青儿,咱俩相识多少年了啊,麦子没给你穿一次内衣,今天你看看啊,四套,都是最好的,我给你穿上。我特娘的,谁敢这时打扰我,我杀了他!麦子的话,几乎吓坏冬青了,冬青觉得从认识麦子,麦子从没这么粗鲁过。
又不是没钱,你看你,这是什么内衣啊?麦子轻轻给冬青脱下。白色的内衣都发灰了。
麦子选了一件粉色的。
麦子像是在给鲜艳的花骨朵添水。
麦子低下头,亲了花骨朵。麦子不厌其烦的来回给冬青换内衣。
冬青哭了。冬青哭的一塌糊涂。冬青说:麦子,你使劲咬吧,我不怕疼!
麦子还没咬的够。冬青就被推进了手术室。
等候冬青手术的时间,小夏来电话了。麦子狠狠地扣死电话,还在骂:去你娘的,你去打给同志吧!真的,真的,麦子从没这样狠过!
六个小时的手术。
冬青被推出来了。麻醉还在,冬青还没苏醒。
动刀的医生说了,手术很成功,只是...没保住。
麦子知道了,麦子知道了他的青儿没有乳房了。
麦子还抱着一瓶二锅头喝着。
没有就没有吧,没有了,还是自己的老婆。麦子就这样叨叨着。
冬青醒来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麦子。
麦子,对不起啊。冬青就一句话,眼泪就哗哗的。
麦子此刻觉得,青儿是他的衣服!
连续好几天的雨。下的天都不是往常的天了。麦子看到病房外面的鸟,一只只四散奔逃,躲雨吗?还是觉得这个春天不好?这个春天的确不好,麦子疼,麦子心疼。
小钟,么么,铁子,公司的人还有麦子的哥们都来了,都来看嫂子,可是,无法挽救冬青的女人心情。冬青天天哭,冬青天天说对不起麦子。好一个黑暗的春天。
明天就要开始第一个疗程的化疗了,麦子不知道冬青能否坚持住。
麦子来到医院外面的花园里。麦子听到了么么的歌:
哭吧,再哭吧。哭完了就没有雨了
祈祷
不仅仅是一个词儿
是愿望
让原创的字,汹涌。

大叔啊大叔
勇敢好说难做
像刚刚的雪,容易下
却在春天难以结冰

如果我可以做春雨
我会一定会放开心情为你下

也一定为你开。
麦子知道是么么唱的,麦子为此感动,但是麦子除了感动还是感动。麦子给么么发了一个微信:谢谢丫头!
第一次化疗,冬青就是生不如死。冬青自己拔掉了针管,冬青说:让我死吧!
麦子紧紧抱着冬青:青儿,如果你不能坚持,咱两一起死吧!
麦子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刀子!
麦子,你不能啊,咱们还有女儿啊!冬青瘦的,麦子都不忍心看了。
从第二天开始,冬青就很安静了。麦子知道,冬青忍受了多么大的痛苦。
有一个晚上,冬青背着身子对麦子说:麦子,我已经不是女人了,你自己决定事情吧。
麦子说:你傻不傻啊,你看看,我把咱两的结婚证都带来了。
麦子知道,而且医生也说了,要让病人心情好。
在医院陪冬青的日子,麦子真的没去想公司那些破事,麦子没去想,甚至小夏想去占据市场,就随她吧。麦子觉得,钱,远远没有命重要!
麦子没敢告诉女儿妈妈的病。
麦子找了自己的兄弟,通过这层关系,麦子找到了医院的院长。麦子递上了红包。院长说,西医就这样了,院长给麦子推荐了一个中国很有名的中医,在庐山。专门治疗乳腺癌的。
最近,很少下雨了。冬青看到窗外有蝴蝶飞来飞去的,冬青的心情好了不少。而且医生说,三个疗程的化疗已经结束了。
生命就是如此吧。不懂得珍惜的人,永远不知道可贵。只有经历大灾大难的人,才知道生命的难能可贵,这就是人生!
青儿,我想带你去庐山看看,行吗?麦子一边给冬青梳头一边抚摸着冬青的手说。
好啊,太想去看看庐山了。开心的冬青完全忘记自己已经没有胸前的东西了。
嗯嗯,我已经定好了机票,明天就走!麦子说着,果真拿出了两张机票。上面清晰的有两个人的名字。
第二天。麦子要带着冬青出院的时候。麦子从被褥下拿出了麦子最喜欢的一套内衣:青儿,闭上眼,我给你穿。
细心的麦子,没忘记给冬青买了一个很好看的鸭舌帽,因为冬青做化疗,头发都没了。
青儿啊,记不记得,咱两第二次看的电影就是,张瑜,郭凯敏主演的庐山恋?那次你使劲咬了我的耳朵,哈哈因为我咬了你的胸。说到这里,麦子后悔,不该说这些。
庐山真的美。
凡是大山该有的美,庐山都有。在庐山的聪明泉旁,麦子对冬青说:看看吧,还是我老婆聪明,你看看,我多老,都有皱纹了,青儿却半点皱纹都没有,是不起都藏在聪明泉里了啊?
青儿开心,青儿高兴。因为庐山的美,青儿忘记了一切。
在院长介绍的老中医哪里,住了两个晚上。
老中医把脉。
老中医给冬青开了一副中药,老中医说,丫头,你的寿命会比我长!坚持吃药!
其实,暗地里,老中医对麦子说:让你媳妇多吃自己喜欢的,多做自己喜欢的!麦子懂老中医的话。
麦子带着冬青去泡了温泉。
麦子说:青儿,你看看,谁家的媳妇又我家的媳妇白?看看啊,青儿的腿,白的像玉!
冬青高兴。冬青觉得麦子还是那么喜欢自己。
这个庐山的晚上。麦子要了冬青。冬青义无反顾的迎合着麦子的冲击。
回来以后,麦子写了一个对冬青的通知:
1.起床后,先喝药。
2.两个鸡蛋,一包奶,一碗鸡汤必不可少。
3.跑步机,上午一千米,下午一千米。
4.中午饭,蔬菜汁加牛肉。
5.安心等我晚上回来
为此,麦子找了一个保姆。
一个月来,冬青的状态一直不错。麦子觉得也基本放心了,麦子觉得自己该上班了,最近一直辛苦铁子操劳公司。而且那些破事,麦子也该去处理了。
麦子在家休息陪冬青的时候,很多人来看过冬青。其中包括小夏。
麦子真的不知道小夏怎么知道冬青做过手术。但是找下来,丢下一个信封,一大包营养品,也几乎没说话,就走了。让麦子连句感谢的话都没来得及说,更别提立体停车场的事了。
麦子上班第一件事就是:么么,联系夏总,约时间拜见!说完,麦子没忘记嘱咐么么:什么礼品都不要准备!
其实,公司里的人都非常想自己的老总。这么久不来公司,好像缺少一个主心骨了。而且,大家都知道麦子是一个心底善良,大气,有能力的老总!
当然了,小钟更想麦子。但是小钟又不能为麦子做啥,所以每次小钟带着散养的鸡来到麦子家,都是提前一个微信,麦子下楼拿上去,小钟才撅着小嘴回去。
麦子给冬青选的内衣,都是么么帮忙的,麦子实在不懂。
从庐山回来后,冬青的身体有过反复。去医院又住了半个月。
主治医生私下告诉麦子:可能要准备第二次手术。麦子没敢告诉冬青。
冬青不知道刚刚长出的头发又被剪了。麦子说:要保持干净,不能有细菌!冬青也信了。冬青就信麦子了,现在。
小夏没有回信。么么说,什么通讯工具都用了,小夏就是这样沉默!
麦总,要不,我上门去约?么么试探着问麦子。不用了,在等等吧。麦子也是没有更多好的办法,况且小夏的背景...
许多事是让人意外的!这个周末的下午,小夏突然给麦子发来了微信。


第二十章:又生变故

小夏的微信,让麦子觉得这个女人已经不是贪得无厌了,简直就是毒辣!
小夏的微信是这样的:麦总,由于目前省外市场因为种种原因,很难顺利,所以,下一步,我想暂时考虑青岛超市的立体停车场建设,此事我公司已经决定并得到董事会确认!
这是麦子无论如何无法接受的!青岛有数的几个大的超市。麦子正准备入手!
但小夏的想法,也的确是麦子没有想到的。麦子真的觉得自己被动了,甚至麦子觉得自己在被小夏牵着鼻子走。
假如再没有反击的策略,恐怕会陷入更深的泥潭。
麦子是这样想的。
因为小夏对自己根本不屑一顾。
这可真的是,不想啥来,偏偏啥来!不想刮风,偏偏屋顶也漏雨。冬青的病已经让麦子够操心了,这种情况下,小夏又来找事闹事滋事!这不是把自己往绝路逼吗?
这几个晚上,麦子一直在医院陪着冬青,因为每天到了晚上七点,冬青就高烧,烧的冬青直说糊涂话。除了打针之外,麦子还不断的用毛巾包裹着冰块,而冬青进行物理降温。
几天下来,麦子憔悴了很多,胡子拉碴的麦子,苍老的麦子。
今天,麦子通过关系找了院长,给冬青用了一种很难搞到的进口药,冬青总算不烧了,麦子的心也暂时安慰了一些。
立体停车场的事必须处理,必须短时间内搞定!否则麦子觉得,那就不仅仅是被动的事了。
麦子约了么么,来到了小钟啤酒屋。
么么问麦子,用不用叫着铁子?
麦子说,有别的安排给铁子。
更因为,此时,麦子想起了老住持的话。
么么啊,现在小夏已经不是得寸进尺的事了,也许她有更大的阴谋在后面。麦子真的是这样想的,如果对手换做别人,可能麦子不会这样想的,但是,眼前的小夏,绝非一般的鸟!所以,我们要一起想想一个迎敌之策,不能给对方任何一点机会!麦子的话语是坚定的!麦子的目光是坚定的!麦子的心是坚定的!
麦总,我觉得现在,可否来点硬的?么么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么么看着麦子的眼睛,似乎是想麦子给她点勇气。
么么,你尽管说,咱两不是在商议吗?麦子鼓励着么么。
麦总,那就是坚决拒绝!不能给地方丝毫的商量余地!么么说话从没这样坚定过。但么么的目光还是小女孩的,还是那么那么纯真,善良。
嗯嗯!我也是这样考虑的。再退让,公司都会没有了,那我们还吃啥?麦子很佩服么么的思路,这么小的丫头,竟然有这样不俗的头脑。麦子一边肯定么么的思路,一边说:小夏现在是用下三滥的手段,逼我就范。么么,你想,我会认输吗?那就真的不是我的脾气了!
麦总,关于嫂子的事,不行我安排公司女员工轮流陪床,我也会去的。
嗯嗯,这点后面再说,先得谢谢么么丫头的有心!麦子是从心底感激么么的。
哎呀,麦子大叔,您这是折煞我了。嘿嘿。么么伸了伸小舌头。
谈完了吗?你俩?小钟知道麦子与么么在谈正事,就不好意思进来打扰。听到么么偷笑声音,小钟觉得谈的有谱了。
麦子大叔,想吃啥?喝啥?小钟现在门口,呆呆的看着麦子。
小钟丫头,烤肉烤肉!我们是狼,就是吃肉的主!麦子冲着小钟说。得令!小钟做了一个丫鬟回转的动作,飘然而去。
不一会,香味扑鼻的新鲜烤羊肉就端了上来。还有一箱青岛啤酒。
小钟,你怎么还光着脚丫?还不到夏天吧?麦子疑惑着看着穿平跟鞋露出脚背没穿袜子的脚丫。嘻嘻,麦子大叔落伍啊。么么插话了:这是时髦,是流行啊,不是光着脚丫,我们穿的是船袜,隐藏的,你看看麦子大叔,你看看...么么说着从鞋子里拿出脚丫。麦子一看,还真的脚底有袜子。可是麦子不懂为啥这就叫船袜。
么么与小钟都是36码的脚。小钟穿的是蓝色的船袜,么么穿的是粉色的船袜。虽然麦子不懂,但是麦子觉得挺好看的,挺有意思的,挺好玩的。
麦子决定明天联系小夏!
自从打了进口的针剂后,冬青是不发烧了。但是主治医生对麦子说,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很难排除第二次手术的可能。
麦子不解地问医生:难道是癌细胞扩散了?
医生说:目前存在这个可能,仍然需要进一步确诊。
麦子真心不希望有这样的可能!青儿才多大啊!
晚上,麦子买了冬青最喜欢吃的贵妃芒果给冬青带来了。
麦子拨掉皮,用小勺一勺一勺喂给冬青吃。
麦子,我自己来,哪有这么娇贵啊。我自己可以的。冬青其实心里真的感动了,冬青知道麦子还是非常疼自己的,爱自己的!所以别看冬青说自己能吃,就是不接过芒果,就是开心地让麦子喂自己吃。自己都这样了,哪里还有点女人样,可是她的麦子一点没嫌弃她。想着想着,冬青哭了,冬青哭的那么动情。
隔日。
喝了一会红茶,思索了一会。麦子给小夏发出了微信:夏总,请原谅我的话!对于您提出的关于超市立体停车场的事,我公司不接受!我们已经做出自己宽容的让步了!麦子又觉得不妥,就把做出让步这句话删除了,其他的,就发了出去。
小夏那边没反应。直到晚上也没反应。
麦子觉得,小夏也一定在想对付自己的对策。这个难缠的狐狸精!麦子从商这么多年,如今,真的碰到对手了!麦子的额头有点汗了。
直到晚上十点。小夏来了微信,一共两个微信。
第一个:麦总如果需要,后面还有很多!包括你从大学怎样拿到的提成!
第二个微信:一张照片。男的是麦子!女的脸上打了马赛克。
但是麦子看到了,是与小夏在茶亭单间云雨的照片。
麦子眼前一黑,麦子昏过去了。在自己的办公室。
等么么发现老总的办公室灯光还亮着,来到麦子办公室时,麦子已经自己醒过来了。麦子是被气的昏了。
全世界没有这么恶毒,狠心的女人了!麦子不知道该怎样做了。
麦总,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回去?听到么么的声音,麦子赶紧关闭了手机。
哦哦,么么,下班后觉得有点不舒服,就在这里休息了一会。麦子不敢告诉么么刚才照片的事。
么么,要不你送我去你嫂子的医院吧。麦子看着么么说。真心话,麦子实在不知道去哪里。
嗯嗯好的,麦总,用不用我扶你?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的。麦子虽然这样说,但是还是觉得头,晕乎乎的,眼前发黑。
聪明的么么看出来了,麦总,要不你再躺一会,我等你好点了再送你。么么说着,把麦子的外套给麦子披上。
麦子果真听话地躺在了沙发上。麦子真的觉得浑身无力。
昏昏沉沉中,麦子做了一个梦:麦子被妖精擒获了,麦子被关在水牢里,麦子身上被妖精五花大绑的,想动都不能动...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麦子一遍一遍地说着梦话,额头不断有冷汗。
么么细心的给麦子擦着汗。麦子大叔,好好睡啊,么么给你唱歌:
有多么软的花,就有多么软的心
花,开过了
心,依旧执着
天就算黑了
心里的灯,依然亮着
咱不怕风急浪高
有岸,船就能靠泊
咱不怕晚来雨骤
太阳照常会升起
大叔累了就歇歇
你要的春天,一定属于你。
麦子真的睡沉了。
么么也扛不住睡意,趴在沙发的一侧,也睡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4

主题

1471

帖子

250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09
发表于 2018-3-19 19:3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12
发表于 2018-3-19 21:4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12
发表于 2018-12-2 00: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老师把后面几个章节合一块了,方便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43

主题

4028

帖子

692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924
发表于 2018-12-2 22: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721
发表于 2018-12-3 09:5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2

主题

2192

帖子

305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57
发表于 2018-12-3 23:53: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下文!王尊让祝写作愉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3 01:14 , Processed in 0.2028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