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65|回复: 2

[短篇小说] 【闰土小说】可恨的“火腿肠 ”

[复制链接]

50

主题

95

帖子

826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26
发表于 2018-4-23 18: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恨的“火腿肠 ”      
  文  闰土       小说



      前天,在村上一个"老碗会"上,听到一则新闻,实在是气炸了我的肺,令我胆颤心寒。
    “猪狗不如的畜生,良心让野狼吃了吗。”
      原来,这位老人她年轻受寡,含辛如苦抓养一个儿子,省吃俭用、东借西挪把儿子供上了大学,以后娶妻生子,在城里生活着。
      媳妇不知什么时候爱上了小狗,据说花了几千元买的,对狗爱护有加,有一次媳妇买了几十元"火腿肠"喂狗。
      时间长了,小狗吃腻了,宁可饿着肚子,一点儿也不吃火腿肠了。
      一日两口带着儿子回老家看望年迈、孤身一人的老母亲,儿子问媳妇给老人买啥。
      媳妇不加思索的说道:“把剩余的‘火腿肠’拿上,再随便买些啥就行了。”
      我听到后,心都碎了,心里在流着血,我都不知道我是自己了。
     一位老人,亲生的母亲,在这里连一条狗都不如。  后面一席话,不知是真的、还是老碗会上村民加工的,也无从考久。
     媳妇说道:“扔了可惜,不如把火腿肠拿回去让老人吃了,农村人没有吃过这么高档的东西。”
     六十多岁的老人,到这里还不如一条狗。
     人们议论着、咒骂着、说反话讽刺者、挖苦者应有尽有。
     有人说:"要外娃不如自小儿喂狼去。"
     有人说:"外娃跟死娃差不多。"
     也有人端着老碗,算吃然干面、算喝面汤的说"外娃拿不住媳妇的事,媳妇叫娃尿一点,他不敢尿二点。”
     暂且不说其它,就说连狗都在不愿吃的火腿肠,也不知过期了没有,你咋能想起拿回家“孝敬”你母亲呢。
    “扔了可惜,那给老人吃了就不可惜了吗。”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林子大了,啥鸟都有。
    老碗会在三爷门前,因为那地方不但在村中央,人口密集,更重要的是三爷门前不远处有棵古老土槐树,据说有一、二百年历史,三爷说他爷爷的爷爷都知道这棵树,不知什么时候县上林业部门给这个树上拴了个大红牌牌,说这是重点保护的树木,听说每月还给三爷几块钱,让他操心保护这棵树。
    我家距离三爷家不远,当然也离土槐树也不远,常常老碗会那戏闹声、吼叫声漂过大树、时不时传入我家,灌入我的耳中。我父亲比较传统,常常不让我们把饭端到老碗会上,或出门半步,他也一样,把饭吃完后,把嘴一擦才去老碗会场听热闹。
    我从小也就养成了这一种习惯,尽管离老碗会不远,常常在家吃完饭才出去。
    我听到这个事十分气愤,决定去村东头五婆家去看看。我知道老碗会上人都胡片呢,有时把扁说成圆,有时把圆说成扁。
    阳历四月的天气,忽冷忽热,午后的太阳高照着,天气有些炎热,大路两边被小草、野花罩满了,看起来分外诱人,大田地的麦子绿茵茵的,卯足劲儿长着,红红的挑花开败了,白白的苹果树花像一朵朵牡丹,惹得路边行人停足观望,一只只蜜蜂欢乐的跳跃着,几只蝴蝶也翩翩起舞着。
    我没有心思看这美景,也勾不起我欢乐的气氛,我只想看看五婆,这位刚強、年轻时当过妇女队长的五婆。
    我大步流星的掀开五婆家虚言的头门,看到他老人家在院子里正捡拔回来的野菜,她花百的头发,曲弯的身材,在一看院子周围,她打扫的干干净净,院中间一棵杏树,刚开完的杏花,刚长出来绿绿的小杏叶,把杏树、院子打扮的分外妖绕。
    五婆一看我来了,忙放下手中的野菜篮子说道“啥风把你吹来了,快请屋里坐,我刚捡些菜准备蒸些麦饭,上午你留下来吃吃。”
    我也刚想上她屋里坐坐,看看她儿子到底给她拿的啥,有没有老碗会上所说的“火腿肠。”
    我跟五婆进了她房间,一个小小的房子内,一个脱了漆的小茶几,一个刚能座两人的沙发,沙发两头皮子已破烂了,五婆用长长的胶袋胶着,虽看起来寒酸但十分整洁,屋内打扫收拾的头头是道,炕上被子摆放的整整齐齐。
    细一打量,炕边一个小箱子,口开着,小箱子旁放着一箱“娃哈哈”酸奶,酸奶旁又放了一箱“八宝粥”。
    我乘五婆给我倒水的空隙,拿起了打开的小箱内“火腿肠”。五婆看我看着,忙客气的说道:“你快吃,这是你叔前两天‘清明节’上坟时回来拿的。”
    热心的五婆要打开“火腿肠”红红的包装纸让我吃,我急忙说:“刚吃过饭,不想吃。”
    五婆太热情了,非要打开,我不能扫五婆的兴,只得说:“可以,给我两个,我回去吃。”
    我接过“火腿肠”一看上面印的失效期竟是2017年10月。
    呀,我屈指一算,竟失效快半年了,怪不得连狗都不吃了。我相信五婆没有看日期,在低下头把箱子摇晃了一下,粗略估计最其码也有三十根左右。
    我再一次浑身热血沸腾了,我急躁的脸都涨红了,我真想发作,大骂这个忤逆不孝的愚子,但我努力的克制着自己,这必竟这是在五婆家里啊。
    我问五婆,“我叔给您买这么多‘火腿肠’,您能吃完吗。”
    正直善良的五婆,高兴的说道:“吃不完不要紧,我想给隔壁二虎的孙子、还有拴强的娃给一些,再停几天走一家亲戚,顺便给他们孙子带些,也就完了。”
   “呀,五婆还要送人。”
   我一下子惊呆了,两眼再次直直望着这位憨厚、心底善良的老人,不知说什么好,难到要说你儿子送的是狗都不吃的过期食品吗。
    不知细底的五婆,她又要送隔壁人家的孙子,甚至走亲戚又要送给亲戚的孙子,我想万一那个孙子吃了有什么不良反应,那后果一一一
    这都是肉制品啊,我真不敢往想下去了,我影影绰绰的看到,医院医生正在抢救因吃过期食品引起不良反应的小孩,而这小孩正是吃了过期的“火腿肠。”
    我吓坏了,连锁反应,如果出事,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五婆到底都说了些啥,我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我只想的是“火腿肠”,这害人的“火腿肠”,我恨的是五婆的儿子、那个小名叫山娃的山娃叔,更恨山娃叔的媳妇,如果真的出了事故,追究下来,谁都脱不了干系。
    我甚至恨起山娃媳妇养起的狗,如果她不养狗,也不会买这么多的“火腿肠,”如果狗把“火腿肠”吃完了,他们也不会拿给五婆,五婆也不可能送人。”
   “玉社,你想啥呢,你如果爱吃这,就随便多拿些,反正五婆也吃不了这么多,这两天忙的,五婆也没打开尝。”
    五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总不能对五婆说这是过期食品吧,更不能说老碗会上人们的议论,我不能伤这位六十多岁老人的心啊,更不能弄坏了她母子、婆媳的关係。
    急中生智的我,心生一计,不如顺水推舟,忙说道:“五婆,你这些‘火腿肠’全给我吧,我最爱吃这个。后天要出趟远门,带在车上吃,我也就不在买其它食品了,我把钱给你。”
   “瓜娃,要吃你就拿去吧,还谈什么钱的事,去年‘三夏’你叔没按时回来,你还用你‘蹦蹦车’给我拉了两回麦,都没要钱,这‘火腿肠’只要你爱吃,就把这小箱子一抱,全部拿走,全当我给你开了拉麦钱。”
    我一听,高兴了,五婆实心实意给我,也不要啥,我和五婆这样把“账”一顶,我高兴的抱着“火腿肠”就回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019
发表于 2018-4-24 23:4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1321

帖子

232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20
发表于 2018-4-25 07:48:47 | 显示全部楼层
赏学老师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0-18 00:12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