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85|回复: 9

[长篇连载] 古今大穿越(笑山荡溪长篇章回小说第四十二回)

[复制链接]

8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383
发表于 2018-6-4 14: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古今大穿越(笑山荡溪长篇章回小说第四十二回)


第四十二回  地下世界险象环生  恶魔狠怪地心逞强




15c8598532e88bc0e1c764300d4de13b_b6e2ae51d5b06246396bd6fb1519d688.gif
上回说到我在水泊梁山招亲,被吹胡子瞪眼睛的黑旋风李逵挥舞一双斧头劈头盖脸乱砍,且朝我大喊大叫,“哪里去,黑爷爷我来啦。”


黑旋风李逵的双斧迎面砍来,只觉得红色的血浆迸射,立马模糊了我的双眼,“完了,玩完了。”连疼痛也感觉不出来的人已经直奔奈何桥,仍然不死心地大叫,“八戒兄弟,快来救我。”


八戒没有搭腔,我却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坐了起来,睁大眼睛一看,发现一切都没有变,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自己还在辋川的溶洞里,仅仅是做了一个噩梦而已。


“嗨!没有想到你的毁伤能力这么强。”八戒揉揉眼睛坐了起来,埋怨道,“刚刚做了一个好梦,王母娘娘招待我好酒好菜的一桌子。几大坛子的蟠桃宴会御用酒已经上了桌面,菜的种类也非常齐全,人参鸡汤,牛肉炒松茸,炭火烤鳗鱼,芝士焗海鲜,鲜虾丸子汤等。我撸起袖子正要大快朵颐,胡吃海喝,却被你大呼小叫的惊醒。唉,眼看可以翘起二郎腿享受享受一番了,怎奈到嘴的酒肉说没就没了。”


“瞧你说的玄乎的,只不过是南柯一梦罢了。”我调侃地,“你的梦弄得很喜庆啊,很吉祥啊。兄弟,这也算追求享受?王母娘娘招待的不会是过期处理的食品吧?”


“哪能呢。梦里有一种味道刺激胃口,舌尖还未启动,嗅觉便优先得到了满足。我的胃已经开始苏醒了。我的哥,听我这么一说,你是否已经羡慕死了?”八戒不无得意地,“想来哥哥一惊一乍的梦不怎么地。嘻嘻,能不能强颜欢笑,对我说一些宽慰话,缓解一下你饥寒交迫的梦中生活?”


我把梦游穿越到水泊梁山,借宋江的招亲擂台,有了反唇相讥的机会,便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把金钱为上的造假专家,莺莺燕燕玩腻了寻找婚外恋的太子爷,私下倒腾了雪花银子的贪官污吏,寻找同性刺激且合并同类项的同性恋,对异性有很强烈的渴望的猥琐男,自诩超现实朦胧派诗人的文逼小青年,衣食住行全靠父母的啃老族,一套绣腿花拳的假把式,口念阿弥陀佛却不干佛事的假和尚等人狠狠地杠上了的情事,统统竹筒倒豆子,一粒儿不留的向八戒做了详尽描述。


“哈哈哈,高速度的舌战群丑,不按常理出牌,乱拳打死老师傅。在你的精准摧毁之下,他们都成为了毫无抵抗力的标靶。只需要把其中那些细节点滴勾勒出来,就足已让人没齿难忘了。原来哥哥掖着藏着的幽默战斗力果然厉害。”八戒笑翻了,“如此搞笑简直不能忍。痛快,痛快。”


“兄弟,过奖啦。”我乐呵呵地,“虽然有意为之,但在这方面耗的精力太大,不过自己心里也觉得挺好玩的。”


“其实,还有更牛的。”八戒提示地,“如果把炙手可热的网络顶级红人秦火火这个职业黑粉偏离了正常的写作轨道,热衷于低成本的造谣,在挖空心思刻意的抹黑,3年内造谣传谣3000余条的大谣揪出来示众,那才是大快人心之事呢。哥哥从后面偷偷地狠踹他一脚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把他放在水泊梁山台上愤然指责,数落数落,那可是为此次招亲锦上添花啦。”


“关注了甲方,忽略了乙方,这种事经常发生。”我歉意地点头喟叹,“疏忽了。疏忽了。长期在网上兴风作浪、炮制虚假新闻、故意歪曲事实、制造事端的秦火火造谣无所不用其极,影响力不容小觑,害起人来往往是没有底线,理当让寻衅滋事的他到水泊梁山站台的。批驳一下这个星球上为数不多的网络大v,这对大众来说是件很有益的事。不过下一个引爆点我是有所策划的。本来我准备梦中穿越去国际社会,请出自诩是国际警察、到处惹是生非,已把威胁和恫吓成为常态化的那个他。以大哥自居的他总可以编出个理由制裁你,整天欺负这个打压那个,尽干巧取豪夺不道义之事!他豪掷导弹的气魄无人能比,可是再多的军火也买不来尊重和信誉。”


“臭名昭著的他打眼一看色眯眯的,先是要借你的车库,然后要借你的卧室,最后要和你夫人睡觉。”八戒毫无悬念的拍了一下大腿,义愤填膺地,“对这种恃强凌弱的人就应该毫不讲情面,赤裸裸地展示展示。”


“伪装应该剥去。这种战争狂人唯恐天下平安,用一种令人担忧的错误手段,到处不断进行煽阴风点鬼火,引发动乱杀戮。”我斩钉截铁地,“狡猾的人即便是明目张胆地发起战争去杀人,都要先有个冠冕堂皇的说辞。如果他看着哪个国家不顺眼,便以查核导、反恐等名义向这个国家出兵,轻则玩得战火横飞,重则弄得政权颠覆。萨达姆灭了,卡扎菲倒了。阿富汗兮叙利亚,巴勒斯坦黎巴嫩,至今硝烟弥漫。唉,他给出的荒唐理由,让全世界都哑口无言。在强力干预下,现在陷入焦虑之中的中东已经成为一个受伤害最大的群体。”


“哥哥为什么没有来得及爆料和曝光呢?”八戒疑惑地问,“虽然战争的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世界人民全部看在眼里,当然也不会让局势这样发展下去。”


“当然我是铁了心要跟他对着干。稍有理智的人都知道,在他眼里没有任何的协议和承诺是可靠的,稍有不顺心就会炸毛,绝对不会容忍和他唱反调的人,做出出格的事情几乎早已屡见不鲜了,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让其人来水泊梁山登台亮相表演,好好损几句,让其露露怯,当成水泊梁山招亲的压轴戏。尽量让他跳得高、闹得凶,结果被我打到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几乎是被人抬着回去的。非常奇怪的一点是,谁知那黑旋风李逵不早不晚赶了个正好,挥起板斧惊了我的梦,把事情扰乱,计划打了水漂啦。”我无可奈何地,“原来水到渠成的事出乎意料地黄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我不知所措,可谓十分的尴尬。这是个让我既难过又遗憾的事情。”


“这个李逵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二货。没有比他更二的。”八戒笑嘻嘻地,“让哥哥刚刚排座第109条好汉的座椅还没来得及被屁股焐热,这就又回到了冷冷清清的辋川溶洞。”


“唉,这可能是我平生最无奈的一件事了。虽然我一身冷汗尴尬地从穿越梦里挣扎逃脱出来,总的说上几句话。”
“兄弟我是洗耳恭听。”


“一是花落残春,破败凋零,大绿吞吃了山水。在国无宁日的多事之秋,弘扬正气的气场早已被追名逐利的大小官儿消耗殆尽;在民众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百姓倾家荡产、流离失所,局势高度复杂敏感之时,在主流社会里走投无路的人,与朝廷对着干的江湖好汉去落草为寇也是一种正义之举吧。”


“说的不错。”


“其二,为什么我经常故意装得自轻自贱,不惜付出任何代价,自甘堕落的样子出现在读者面前?因为在一些人总是喜欢把一些历史上或现实中恶贯满盈的人给洗白之际,面对这目前最忌惮的事情,我对编写故事的热爱程度始终递增不减,表现积极得像一棵围着太阳转的向日葵,发出最大的光热。小说当然只是小说,重要的是小说要传达的理念,那就是我看不惯的东西,就讥刺鞭挞或箴言奉劝。”


“此心此情,兄弟敬佩。”八戒话题一变,“这定海神珠说的片刻太长了点吧,始终‘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也许‘老革命遇见新问题了’吧。”


“耐心一点儿,也许马上就到了呢。”我安慰地,“这溶洞里也不错啊,连空气都是清新香甜的。”


“这么耐着性子说话,那也不能干等着,只管喝风啊。如果有酒就好了,一边吃着喝着,一边消磨时间。”八戒说着下了炕,“让我四下里搜刮搜刮。”


“兄弟难道忘记了?想当初,许仙受法海的鼓动使白素贞喝了雄黄酒露了白蛇原型,吓死了许仙。从此后,她戒了酒。现在你就是把溶洞翻个底朝天,也休想找出一滴酒来。”


“唉,没有宽敞的客厅,没有豪华的家具,这个穷得叮当响的王维呀。越是一无所有,越让人抓耳挠腮。这个定海神珠也真能磨叽,磨来磨去,把时间都磨去了。”


“定海神珠办事向来不拖泥带水,雷厉风行。我估计这快乐岛是远了点。”我拉开桌子的抽屉,“来吧,这儿有陕青富硒茶叶。绿色,有机的。我们喝茶聊天,以茶带酒,猜枚划拳,一醉方休。”


“不要,不要。画饼充饥。本来饥肠辘辘的,再用茶水去搜刮肠子,它不造反那才怪呢。”个性喜欢观赏游乐的八戒在洞内石床上坐的寂寞无聊乏味,便提议进溶洞里走一走,浏览一下溶洞的奇观景色。


“也好,反正无所事事,咱就溶洞里走游,来去自如。”我虽然多次来过这里,就是没有时间进溶洞深处玩耍,观瞻冰柱冰花,晶莹透亮,熠熠生辉的绝妙洞天,便欣然同意。


就这样我们点燃王维和白素贞洞房花烛夜使用过的蜡烛,一前一后开始在洞里悠闲地观光游览散步。


辋川溶洞是不可知的地下神秘世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生态世界,变化多端,奇妙无比。主洞深达3百余里,所有的岔洞连起来的总长度达千余里。洞中套洞,扑朔迷离。步入其中,如入梦幻迷宫。洞里宽的地方像空旷的广场,窄的地方如曲径的长廊,高的地方有30层楼房高,容得下千军万马。整个溶洞平面上迂回曲折,垂直向上大概可以分出3层。我们所处的位置是最上层。


首先随便说一点少数人还不熟知的科学解释。溶洞的形成是石灰岩地区地下水长期溶蚀的结果,石灰岩里不溶性的碳酸钙受水和二氧化碳的作用能转化为微溶性的碳酸氢钙。由于石灰岩层各部分含石灰质多少不同,被侵蚀的程度不同,就逐渐被溶解分割成互不相依、千姿百态、陡峭秀丽的山峰和奇异景观的溶洞。


辋川溶洞随着水分和二氧化碳的挥发,则析出的碳酸钙积聚成钟乳石、石幔、石花。啊,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结晶,用溪水打磨洗刷素裹,把岩石剥成一个个洁白的裸体,没有颜色就是艳色。这儿有读不完的色彩斑斓,读不完的旖旎靓肌,银幔洋洋洒洒点缀了溶洞天地。洞顶的钟乳石与地面的石笋连接起来了,形成了奇特的石柱。走不多远,那洞顶垂悬下来的十数条钟乳石,酷似龙形,张牙舞爪,平添一种神秘莫测气氛。千万年形成的石幔、石花在洞壁组成多式多样的景物形象和图案,形似一幅幅素描的自然山水壁画,出神入化,迎面张挂。


“总能让人直叹妙哉!妙哉!”八戒开心地欢叫了一声,“神奇的景色果然不出所料,喂饱了我的眼。”


    “我特别喜欢那些奇形怪状的似人非人的钟乳石造型,正如一个美丽的梦境一样,可以让思神刻意地在玄妙虚幻的里面想入非非,遐想绵绵,梦幻悠悠。仿佛妖魔化的白霜在万芳丛中撒野,一切的一切,掀翻了明清淑女的细腰弱枝,把唐女的雍容丰腴赐予眼帘。”我也不由赞叹道,“造型不在多少,在乎味,在乎精啊。所以说唐朝的男子择偶也是以胖为美的,女人们竞相增肥势所必然,甚至青楼里的女子也以肥腴居多。”


“真是鬼功神斧地将山岩滴出的造型,花样百出,名堂繁多,的确让人目不暇接。不过还是美女让人待见。”八戒津津乐道地,“我眼前就有一位甲天下的美人儿。她的容貌是精致的,有粉嘟嘟的小脸,有头乌黑亮泽的长头发,一双水晶般的大眼睛,你瞧,穿件扎着腰带的制服短裤,外面套件薄如蝉翼的纱裙。美艳是显而易见的,简直觉得整个世界都永远沉浸在明媚的春光之中。”


“我眼前怎么是一位刀疤脸、秃顶头、一袭白衣、二目凶光,整个一个黑社会打手呢。”我打趣地,“倒是值得描个轮廓,神情猥琐,模样像只猴子。”


“呵呵,没见过你见过的这类奇才,另类点心,想必长得非常对不起观众。说不定你跟前还藏有披头散发、血淋淋地张开大口前来索命的大头鬼呢。那么最好就顺其自然。你慢条斯理的自己一饱眼福吧。俺可是和酷毙了的美女一起游览观光去了。”


“兄弟知道不知道,我眼前的鬼长得帅啊,连身边伺候他的狐狸精都是美得无边无沿的。呵呵,即便是不做亏心事也巴不得有鬼半夜来敲门呢。”


我被大自然炫目的表演所诱导,徘徊美色,心往神驰,移步较缓,这时的八戒已经走远了,他那手举的烛光犹如一颗小星在漆黑的夜空中忽闪。


忽然,“哎呀”一声,那前方不断传来八戒的凄厉叫声,“浪兄,浪兄,我的哥,摔坏你八戒老弟了。”


我不得不壮着胆子走向前,后步撵着前脚,匆匆跑到那发出声音的地方,原来是一个深洞。声音是从黑咕隆咚的垂直黑洞里发出的,怎么也看不见八戒的身影。


八戒跌落的时候,把蜡烛也不知扔到了什么地方,里面没有一丝光亮,什么也看不见。那洞儿像一个竖井,磁铁石遍布,弄得他那飞天本事也发挥不出来,只能在底下“浪兄,浪兄”的高声乱叫。


我现在没有了定海神珠相帮,在上面也是干着急,没有什么好办法,团团转的脚下一不留神,地滑站不住,身体向地心方向作加速运动,“稀里哗啦”地坠落了下去。


我掉下去正好砸在八戒的身上,仿佛落在了松软的草地,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洞里好冷呀,难兄难弟困在痛入骨髓的寒意里,“哗哗”的水声不断。我点亮了手中还紧紧握着的蜡烛,原来整个洞内到处都是流水,地下河流在坡折处纷纷跌落,还形成了大小不等的瀑布。我们面对磁场险情,上是上不去了,八戒念念有词,变出一只不怕撞击的橡皮筏子,我们坐了进去,顺地下河水漂流。


凭借我的烛光,曲折的河水里游动着一种全身裸露无鳞,肉红色,长长的触须,形体纤细优美;但没有眼睛,靠着敏锐的嗅觉和长长触须,感知外界的鱼儿。


八戒奇怪地问,“这是什么怪鱼?无鳞有鳍,用鳃呼吸,平生从未见过,肉味应该一等的鲜美。”


我也纳闷,不知这些形貌丑陋,使人过目不忘的冷血脊椎怪物是什么种类,便想当然地,“这也许和一只耳朵的牡蛎酋长国酋长姐姐所处的太平洋海沟里的无目鱼是一个品种吧。”


“才不是呢,太平洋的鱼类喝的是苦咸的海水,这溶洞的鱼儿喝的是甘甜的泉水。”八戒的逆反心特强,回了我一句,“他们是不能类比的。”


空中有靠本身发出的超声波来引导飞行的几只蝙蝠路过,我兴奋地,“看来前方有出去的洞口,我们有救了。”


“不敢昼行的蝙蝠出现,说明已是夜晚,不知不觉我们已被困了好长时间了。”八戒嘟囔着,“前方情况不明呢。”


我们跌落了三层瀑布后,眼前烟雾腾腾的,温度也逐渐上升。啊,这是温泉水会聚形成的地下湖泊,积水深的探不着底,不妨称其为无底温潭吧。


橡皮筏子走了不远,怎么浑身出汗了呢?我伸手试了一下湖水,啊,烫手了。这里水温更高,是生命的禁区,蒸气弥漫的湖里应该没有任何鱼类的。


“妖怪,妖怪来了!”八戒大呼小叫地喊。因为湖面上出现了一个移动的东西,眼睛发出幽幽的绿光,他感到非常奇怪。
我回过头来,详细地看到的是,湖里激起的水花是一条黑黑的线。一条黑黑的、很长很长的一个东西,继续地游动,它不是摆头摆尾的,而是很平稳的一种游动。


“好大呀,有点儿不妙。”我也喊了起来,“俗话说,骑马、坐船三分险。我们快快上岸吧。这似鱼非鱼的物体,不是鱼精,就是水怪。”


“那也说不好。”八戒爱抬杠,想象丰富地,“也许这神异动物是身体长,有鳞,有角,有脚,能走,能飞,能游泳,能兴云降雨的龙呢。”


我们狼狈地抛弃了橡皮筏子,爬上了岸。在湖水中闪现而过的古怪东西直径足有一米多,体重约有一千多斤!它有鱼的背鳍,游得特别快,一会儿潜水没了,一会儿又浮了出来。


“是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的龙吗?”我反驳八戒道,“看看,它有骆头、蛇脖、鹿角、龟眼、鱼鳞、虎掌、鹰爪、牛耳这种龙的复合结构吗?简单的像鱼一样的东西,连蜥蜴鳄鱼之类的爬行动物也不是。”


“简单是简单了一些。龙最初形成时更简单,龙头像猪,龙身则与蛇身相同。”啰唆的八戒还是不服气,不以为然地,“那也说不定是东海敖广、南海敖钦、西海敖闰、北海敖顺这四海龙王的八百万年前的老祖宗呢。”


“我服了,你赢了,成不?”和猪八戒斗嘴可以说是一等一的没完没了,我不想顶他了,便恭维他说,“还是兄弟有学识,书上有记载,蛇之成龙,大鱼化为龙。”


“我哪有哥哥的学识渊博?那到底是蛇变龙呢,还是鱼成龙呢?”八戒还是不依不饶地,“我只知道《竹书纪年》记载:伏羲氏各氏族中有飞龙氏、潜龙氏、居龙氏、降龙氏、土龙氏、水龙氏、青龙氏、赤龙氏、白龙氏、黑龙氏、黄龙氏……这还是哥哥赐教的。王天师说他是一个龙种,可是我不知其父为什么为了寻找一个龙卵让它受精,却要派出400万个龙精呢? 其母梦里又是幸福地与哪种龙交尾而生他的?他的10个儿子号称王十龙,这种说法对吗?他们后来又去了哪儿呢?”


毫无疑问,这八戒兄弟和我较上劲了,如果争论下去,容易陷入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循环悖论中去。对付他只能一句话也不要说,听凭他贫嘴。这时我才发觉我的双脚仿佛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我低头看见踩的是一个动物。呀,一个黑乎乎的动物,感觉挺大的,软绵绵的。你见过这么多的地下湖怪吗?大大小小、密密麻麻地爬在一起,绿眼都在暗沉沉地闪着微光。这种东西和那后来爬上来的,足足有10个。他们看见我们,声如牛鸣,齐刷刷扑了过来。


“如果打架无法避免,没什么好说的,那就先动手!”10个如此怪物,全被毫不费力的八戒老弟一顿钉耙打了个稀巴烂,“嚯,就凭这,也想拦路打劫?三下五除二结果了,只能遭到全军覆没的厄运。”


“犹如砍瓜切菜!”温热的腥臭血液溅得八戒老弟浑身上下都是,我也成了大花脸。10个怪物被消灭了,八戒却毫发无损,我轻松地,“太阳刚刚升起就下山了。”


“想碰我们?就好像鸡蛋往石头上碰,壳破蛋黄流。”那八戒说着扒开这些鬼东西们的外皮,只见它里面的肉是粉红的嫩嫩的,油脂也很厚。啊,能为我们揭开这些动物神秘面纱的人也许还没有出生呢?我和八戒谁也不能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


这时大批的蝙蝠黑压压地哀叫着从我们头顶掠过,一会儿就飞过去成千上万只了,弄得我们满身都是蝙蝠的屎尿。
八戒惊讶地说道,“奇怪?这里还藏着一支蝙蝠军团了。”


“从现在的情形来说,这是极其不寻常的。”我身上毛发竖起,脊梁骨发冷,仿佛到处都可能有埋伏陷阱,随时都可能有杀人的弩箭射出来,毛骨悚然地提醒八戒道,“这是不祥之兆。什么不祥之兆?费解啊。”


危险究竟来自何方,这个神秘的地下温湖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我在烛光中发现了几幅岩画。经过我的琢磨,这些“人被大石压,树被大火烧”的远古岩画反映的是火山爆发的景象。我受岩画启发,忽的想起了学习地理课时,白胡子史记清老先生讲过的历史上最疯狂的一部分。他说秦岭蓝田辋川一带有139个火山口,像这种地下温湖都是当年喷发留下来的火山口,还有一些稍微起伏一点的山脉也是火山口。火山灰毁灭了当时的一切,却让周围的土地后来肥沃,造就了陕西八百里富饶的秦川,鬼斧神功之作是这样的玄乎。啊呀,看看这怪物躲水,蝙蝠逃洞的不祥之兆,叫人感觉火山随时都会苏醒起来,释放岩浆发个飙的。


“灾难也许就在眼前。”我思想到这里,神色仓皇对八戒说道,“哎呀,大事不好了,我们正处于一个大大的火山口上了。按现在这种迹象来看,火山爆发的可能性很大,我们危在旦夕。”


“浪兄啊,就你肚子里的墨水多,怎么也不早说?”八戒也急了,啰唆毛病又犯了,“那还犹豫什么?你我兄弟还不快走?等阎王带小鬼来收拾我们呢。火焰山我早在《西游记》里领教了,孙猴子多大的能耐,也被恶火燎了屁股。这世界上,有谁愿意在危险的火山顶上玩游戏拿大顶呢。”


“我也想从火山的俯冲带立即开走呢,你我连采取防御和退避的方法、手段都没有,东西南北中也分不清楚,快得了嘛。” 这种危机时候的恐慌是多余的,已经无路可退的我也对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溶洞没有丝毫的办法,“谁知道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跑什么啊,往哪儿跑啊。我这时也是云里雾里不知所措,伺机而动吧。”


这时我们已经明显能够感到大地和溶洞忽忽悠悠在动,洞壁在哗啦哗啦地摇。我不知道震源在哪里,只是预感大规模的火山喷发活动迫在眉睫,大祸即将临头了。哎呀,地中出火,岩浆开锅,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岩块飞腾,轰鸣如雷,声振四野,炽热无比的岩浆喷发着大量的硫黄热气,像条条凶残无比的火龙吞噬摧毁一切,将一切的一切烧为灰烬。也许我们最大的可能就是溶入坚硬耐磨、耐酸、耐碱、不导电和可作保温材料的铸石里面,为后来的人们做贡献了。


我在潜意识的悲观情绪里还没有回过神来,手执钉耙的八戒又大叫大嚷起来,“快看湖水变化,哥哥要小心防范。”


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可不是吗?地下温湖浪花翻滚,“咕嘟咕嘟”已经开锅了。突然,湖水中分两路,明亮的地光,从中一射而出,洞中刹那间雪亮如白昼。一条比八戒腰身还粗的巨怪张牙舞爪地已经扑出水面,变得咄咄逼人。那摸样儿奇丑的魔怪身高足有十米二左右,体形庞大柔软,头发鬃毛扎了个发髻,脸上唯一长了个大筛子嘴,气势汹汹地露出了肚脐上闪闪的一只黑亮的铜铃独眼。


“不要走!”那魔怪发声高喝道,“哪里来的凶神恶煞,敢杀害我的10个孙子!”


啊,不是火山爆发是妖怪出现了,刚才还胆战心惊的我,真正弄清了事情真相,这会儿神志却清醒了。原来被八戒老弟打死的,是老妖魔的10个孙子。


“您老可千万别得知消息情绪崩溃,声嘶力竭,哭得梨花带雨啊。”我清楚地看见真相,一瞧这架势,反倒沉住气儿了,心中着实得意,从容不迫高声奚落他道,“自己是魔怪,还说别人是妖精。我是和玉帝结拜兄弟的闲散浪人,他是悟能寺的董事长猪八戒也。英雄手下不杀无名小辈,你高姓大名,怎么称呼?”


“报上名来,吓死你们。王天师是我的亲儿子,恶魔狠怪独眼龙便是我。”那魔头怪笑一声,“啧啧,价格不菲。我还以为是何方神圣呢,原来是连个草莽英雄也算不上、不会一星半点儿武功、全凭巧嘴卖弄说书糊弄人神的闲散浪人。还有这会几路秀腿花拳、几套一般般变化,窝里窝囊的猪八戒?哼哼,没味道了!小菜,小小的一碟菜也。”


“还行。谢谢你青睐有加,呵呵。真有你的,真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疼!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我们也生疏得很呢。”我不服气地说,“叽叽喳喳地虚张声势的灰喜鹊。思量你小洞小妖的,不仅长相愁人,最多也是个井底之蛙、门后的霸王。”


“不要自作聪明,战斗是靠嘴炮来攻击吗?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来历不明的恶魔狠怪独眼龙双爪舞动着九环双刀,扬扬得意地,“想当初我恶魔狠怪独眼龙乌龙山大战西岐军团,收了哪吒的砍妖剑、斩妖刀、缚妖索、降魔杵、绣球火轮儿;收了火德星君的火龙、火马、火鸦、火鼠、火枪、火刀、火弓、火箭;收了满河的黄河水;收了雷神的锤;收了李天王的塔;收了十八尊罗汉的金丹砂……反正是见什么收什么。要不是女娲娘娘亲自出马降伏了我,姜子牙还灭不了商朝呢。”


“口出狂言吹牛皮,吹吧,吹吧。往大了吹。真不知还有多少笑料,搞笑的特点在于它不停地在搞笑。你说的很噱头,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本来不是那么回事的事儿,偏要像煞有介事地装成那么回事儿的,骄傲自大的,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儿似的。看看你的被八戒轻易了结的10个孙子,就知道你的一丁点儿能耐了。你也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我虽然没有定海神珠,但也不能长敌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便大声地说道,“你说的没错,我们在你眼中或许没什么了不起的,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八戒兄弟何在?快快扒这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九个窟窿,为这个魑魅魍魉下葬!”


“现在,一切都该结束了,爱过的,恨过的,对的,错的,已经都不重要,我要送你们去西方极乐世界去了。”趾高气扬的恶魔狠怪独眼龙被我彻底激怒了,暴跳如雷的他在独眼里燃烧着仇恨,肚脐眼瞪得比乒乓球还大,气得一阵哇哇怪叫,“啊呀呀,顽冥不化的,好像还没过够嘴瘾,目光炯炯的。好啊,偿命来!”


“命都不要了的样子,何方神圣啊?来来来,我和你过招,你尽管放马过来。可是你千万别大动肝火,恼羞成怒,张牙舞爪地用七伤拳动粗,这不过是雕虫小技,而且还没有伤到别人,却把自己玩残了。”咬牙切齿的八戒叫阵了,“恨不得抡起九齿钉耙,一耙将尔打杀。”


“你硬我更硬,看谁硬过谁。”在让情绪带动声音的恶魔狠怪独眼龙大呼小叫下,阵阵劈裂声中溶洞四周石块飞落,我脚底的岩石也震得哆哆嗦嗦,这是溶洞对恶魔狠怪独眼龙疯狂刺激的回应。


八戒变得和恶魔狠怪独眼龙一般高大,高举高打,两个你来我往杀了起来。恶魔狠怪独眼龙的确身手不凡,真非一日之功,水龙般的身子轻巧腾挪,两只爪子两把九环刀上下翻飞,白光闪闪,果然是身怀绝活。八戒面对这非神非仙非人的物体,三十六路钉耙还没有来得及使完,便体力不支,节节败退。平衡已被打破,气焰非常嚣张的恶魔狠怪独眼龙一付赶尽杀绝的样子,不会给八戒任何反扑的机会。一来一往之间,眼看八戒只有招架的功夫,没有还手的能力了。


大大咧咧秀肌肉的恶魔狠怪独眼龙是越战越勇,脸上独有的血盆大口也是越张越大,其优势毋庸置疑,他威胁的恐惧和直觉就使我感觉阴风凄惨、寒毛直竖。看来这个恶魔狠怪独眼龙并不是那么简单,我们面临致命的大麻烦了, 在这暗无天日的溶洞世界里,没有被火山爆发贪婪地吞吃,却要葬身恶魔狠怪独眼龙特殊腥臭的肚子里了。


耶,实在很难相信世上有这样子霸气的武艺,眼看八戒抵挡不住目空一切的恶魔狠怪独眼龙的进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难道要注定我们必败无疑?读者应该是非常不想看到这样的尴尬局面的。然而真是这样吗?危急时刻,当我感到绝望的时候,想起了称得上铁血真汉子的炸碉堡的董存瑞、在烈火中一动也不动的邱少云、狼牙山跳崖的五壮士、铡刀下慷慨就义的巾帼英雄刘胡兰……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遇到这么严峻的问题,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哪记得住啊,还是忍不住要潸然泪下。


为了吊人胃口,稍息片刻,马上回来。其实不用过度揣测,鹿死谁手,尚未知晓。穿越是按照小说的节奏在走,既是一种调侃,也是一种担当,奇迹随时可能发生,也许须臾就有了非常重大的变化。什么?您看到一半就睡觉了,睡觉醒来又接着看,最后竟然也看完了?这就好。各位镇静,搬张椅子坐着等着看好戏吧。接下来总有一些事物会超出你的想象,让我们静观其变吧!


欲知后事如何,各位耐心听我下回分解。



31e12711b769eb35f416d9ab33d0248e_bf1f7d5aea69c18a919e5ad2e370a6d1.gif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730

帖子

150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504
发表于 2018-6-6 15: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又能拜读老师佳作!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383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09: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怡(CY) 发表于 2018-6-6 15:17
又能拜读老师佳作!问好老师!

生命中有一份思念永远清澈。
人世间有一份祝福永远真诚。
岁月里有一份问候永远温暖。
心灵中有一份祈祷永远虔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922

帖子

186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864
发表于 2018-6-9 16: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023
发表于 2018-6-9 22: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李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383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09:0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怡(CY) 发表于 2018-6-6 15:17
又能拜读老师佳作!问好老师!

早上好。握握手。问候祝福,夏祺笔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383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11:3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静水深深 发表于 2018-6-9 16:15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老师!

时间因祝福而流光溢彩,
空气因祝福而芬芳袭人,
心情因祝福而花开灿烂,
愿祝福让你开心此时此刻!
问候好友夏天快乐!天天开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383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3: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8-6-9 22:05
欣赏李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赞问好!

★★★祝您开心每一天,快乐每一天!!!友情,无形,却最珍贵;问候,平常,却很温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9

主题

1348

帖子

297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77
发表于 2018-7-12 22:04: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老师的诗歌,回味无穷,读老师的小说,更耐人寻味,点赞,学习,问好,
有那么一点理想与幻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12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383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08: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倪素之 发表于 2018-7-12 22:04
读老师的诗歌,回味无穷,读老师的小说,更耐人寻味,点赞,学习,问好,

良师教益增学问,友谊行舟荡论坛。谢谢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7-21 19:54 , Processed in 0.202800 second(s), 35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