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92|回复: 1

[短篇小说] 【魏柯丰小说】一只鸽子的花言巧语

[复制链接]

169

主题

274

帖子

10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32
发表于 2018-6-28 19: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精神,干练,利落,目不斜视……庄总附带着这些元素从公司的玻璃门走了进来。小辛噙着茶叶的嘴唇无意识的允吸稀释殆尽的味道,握着只有茶叶兜底的纸杯,看了看周围沉默的同事,他觉得很无聊。
    大概就是在这样的躁躁不安中,连同那双还未睡足,干涩瘪痛的眼睛离开兜售时间的手机屏幕,小辛才第一次看清,看仔细了庄总的意思,他没时间理会这些早早来办公室的员工,他用瞄准总经理办公室的步伐,铿锵有力的强调他很烦,是那种憋着劲的烦,像一个受了委屈,却又不屑说话,只是在用情绪冷却周围空气的失宠者一般。
    老王在门口扔掉了烟把,用脚踩灭准备进门,不料看见庄总扭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嘴里发出一声冷笑,不知道又是因为哪件事没做好,使得庄总心里如此不痛快,好像就等着他,等着给他来这么一下子。老王本来就来的晚,还没有喘过气,看见这一副脸色,只能将口里的唾沫咽回肚子里,逼迫自己忍住情绪没发作。气呼呼的老王刚坐下,便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越来越看惯那个逼样子!”这句话逗的几个同事掩嘴而笑。
    老王想不通,他又不是万能的,有些事情他一个人根本就解决不了,而庄总老是认为他不想办法,他没有用心去做,他是故意推脱的。老王摊开两只手对周围的同事倾诉着:“他就会用嘴说!”
    不知道庄总有没有听到,但他却停住了脚步,对着不知道在电脑前忙活什么的小楚说:“那个…迟到的…工资……啊!”庄总故意说的很大声,绝对保证了每个人都能听到,包括离得较远的孔主管。老王躬身趴在空空如也的格子间里,闷声闷气的瞅了一眼庄总的侧身,无奈的摇着头,反感的神色里透出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然后继续用手指侍弄手机屏幕。
    行政兼文员小楚抬起头,面带疲软的神色,深色里还夹杂着一些压抑,她实际上已经习惯了庄总这样的措辞,听烦了这种语气,无心理会他不规律的经过,只想埋着头等庄总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可是她不得不抬起头,对着庄总那副郑重表情以及认真的声明“噢”了一声。其实在他清瘦的外表之,还有一句犀利尖锐的的潜台词是:“都是你自己作的!怪谁啊!”她扭头看见抿着嘴唇的老王,心照不宣的流出一丝苦笑。
    孔主管揪着下巴上没有剔除干净的胡茬子,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丝不知道出自什么意味的余笑,但他立马清了清嗓子,不让人看出来。孔主管看了看趴在格子间一脸囧硬的老王,不咸不淡的问道:“你是不是又迟到了?!”孔主管好像根本不知道刚才的事情、好像没有听清。老王督了孔主管一眼,对于孔主管这种假意的关心,他默不作声。可孔主管并不罢休,接着问道:“项目上的事情办妥了没有?!”老王觉得被逼到了墙角,他不禁反问道:“我都说的很清楚了,人家的要求我也跟他说了……”老王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觉得委屈,越说越越觉得自己是在孤身奋战。孔主管看了一眼在办公室打电话的庄总,他已经没有耐心去听老王的解释,只是不屑一顾的频频摆手说:“行了!你别说那些没用的,抓紧时间沟通解决。”
    小辛借此拦住孔主管,他想问问给自己交社保的事情,孔主管听完,揪了揪鼻根,他装着不知道这件事。小辛坦言上次开会庄总说要给他们这些人教社保,孔主管叹了口气说:“你听他说呢?”老王插了一句话:“装总真的说了,不过啥时候交没说!”小辛不知道自己是太当真了,还是太天真了,孔主管的语言除了给他这样的直观感受之外,似乎还在强调你想多了。
    孔主管说完,垂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脚面,仿佛自己的脚面上有什么东西,挥之不去。
    孔主管转身走出玻璃门,下巴紧紧的贴在脖颈上,悄没生息的脚步遗留在走廊上,老王的喋喋不休被甩在身后。
老王有点歇斯底里的骂道:“一天屁事都不干!”
    庄总坐在办公室,腿搭在桌子上,脑子里飞速运转,新的项目,短缺的资金,拖欠的贷款,还有烂尾的工程。这些难题都从他嘴角上浓郁的烟圈里飘出来。整个办公室除了形单影只的庄总,还有庄总的自言自语,而他并没有发现小楚观察的眼神溜进来,偷偷的窥伺他一下,然后继续埋头那些细枝末节的工作。
    庄总喜欢鸽子,以前经常有一只白鸽子时不时的飞到办公室的窗台上,他看见鸽子就像看见他自己,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感觉,在他身上已经延续了很久,他自己也备受折磨,但是他也摆脱不了。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正襟危坐办公桌前,大声喊道,不,应该是有点气急败坏的喊道:“孔先!孔先!”孔主管其实听到了,但是他以没听到的姿态不甘心的呆在办公室前。孔主管不知道这股火气是怎么回事,可他还是硬着头皮走进了庄总的办公室。
    揪指甲盖的孔主管,在手机上翻看当日的头条新闻,将手机屏幕按黑,他已经习惯了庄总脸上的表情,他明白这个公司现在的处境,等待转让,或者往严重点说,很可能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倒闭。要是换做别人,可能忙着找下家跳槽。可他依然表现的温顺,恭敬,对一切都不那么担心。就好像面对着一个严肃的老师那样,伪装的很听话。因为在这个公司,除了老板,下来就是他,反正他按月领工资,打完卡,没事就可以打着有事的模样,尽快离开,省的老板真的有事找他。
    小辛准备去财务室报销东西的时候,他朝庄总的办公室里看了一眼,两人不知道正在说什么,气氛很低沉。他又一次听到了那只鸽子的声音,但他听不清,觉的很含糊。他猛然间觉得孔主管就是那只鸽子,他总是能把那只鸽子的花言巧语非常直白的兑现成另一种说法,让人脑子里以下很清醒,能够异常清晰的看到那只鸽子真实的样子。
    小辛走进财务室,他想问一下啥时候发工资,出纳小邵讪讪的笑着,仿佛他问得很滑稽,其实不能怪小邵。公司不按时发工资是家常便饭,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已经不是什么公开的秘密。
    他不再追问,然后从裤兜里拿出几页廉价的收据,收据上的数字也不大,出纳小邵递给他一页报销单,他自顾自的坐在那写。写完之后便去找孔主管签字,孔主管看了他一眼,一面瞧着收据上的明细,一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当他准备离开,孔主管却问他老王最近在忙什么,有没有去项目上。小辛一时如鲠在喉,他顿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要是说王工没去,那无疑是打小报告,要说去了,那肯定要问都去干什么了。其实他不知道王工去没去,但是他不能说不知道,如果这样,孔主管肯定以为他站在老王一边。他不想站在任何人的一边,他就是个普通的员工,他就想着每个月按时领工资。
    正在他犯难的时候,老王进来了,他正好脱身走掉。
    财务会计告诉他没有发票不能报销,他不知道这个规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不管他如何解释。财务却坚持这是庄总的意思,以后都要发票。
    小辛瞧着财务那张脸,带着笑,但是语气不容妥协,却坦言此次可以先报销,以后必须要发票。但小辛却不愿意落这人情,他觉得没必要。
    他心里不禁想到,工资一拖就是好几个月,自己拿钱买几十块钱的材料还要发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报销。他觉得以后不用报销了,没有材料直接打电话问公司要钱,没钱就不买了,省的事多!
    小辛坐在会议室,老王进来坐在他身边,慵懒的趴在桌子上,好像晚上没睡好。小辛觉得很讽刺,老王和孔主管都在忙自己的事情,还老是盯着对方,生怕错过什么事,仿佛这样就会有损于自己的利益。
    会议开始后,庄总先呷了一口茶,将周围的人环视了一遍。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距离最远,把头埋在会议桌上的老王,面带笑意的喊了喊,老王不知道是真的困,还是故意作出很困的样子,他不情愿的做好,看着庄总狡黠的面庞。
    庄总说,我知道老王可能对我有意见,嫌我把他的工作安排的离家太远。这句话说的很直接,直接的有些挑衅。但他话锋一转,果然伴随着“但是”两个字出现,庄总讲了一大堆在其位谋其政的言论,老王硬着头皮听,不知道老王怎么想,反正其他人都沉默的听着。
    老王明白,他要是赌气说不干了!那就正中庄总的下怀,他甚至能想象到庄总会从容的说:“我成全你!”要是不说那就只能忍着,忍到可以离开的那一天。
    老王不禁感慨,也许他这样的人大部分都是委曲求全的上着班,也许庄总这样的人说过很多同样的话,也许像孔主管这样的人闲的也很多,而会议桌两旁的人也总是在沉默。
    小辛和老王对望了一眼,深有感触,如果真的有鸽子,孔主管就是那个善解人意的鸽子。
   



作者简介:魏柯丰 原名:魏帅  2006年开始小说创作,2007年在起点网表第一篇小说《绿色阶痕》,其后发表《我们逗留的年华》,2009年在起点网签约长篇小说《紫城魇》,2011年签约长篇小说《没有缘分的缘分》,2012年散文《梨花》入选中国散文大系,2013年获得华文作家杂志社短篇小说一等奖,在红袖添香,飞卢小说,起点网均有作品发表,之后开始现实主义尝试,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杂文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355
发表于 2018-6-29 19: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6 11:18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