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16|回复: 3

[亲情友情] 【袁炳纲散文】九娘和九爸

[复制链接]

68

主题

239

帖子

107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77
发表于 2018-7-8 21: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董怀禄 于 2018-7-8 21:53 编辑


九娘和九爸



  九娘和九爸大概是一九四五年成婚的。那时,九爸还在省城读中学。
  九娘的娘家在昭陵旁的东店头村,娘家家底殷实,三十亩地一头牛,小家生活滋润,虽说比不上大户人家膘一层,肉一层,但也能隔几天割几斤猪肉,打几两烧酒,买几样菜蔬。
  九娘是名符其实的小家碧玉,出落得水灵靓美,柳叶弯眉,樱桃小口,瓜子脸型,一米六七的个头,特别漂亮的是她脸上的颜色,白里泛红,天然无雕饰,比现在那些美容美得连本色都无法分辨的女人,不知要超出多少倍。真乃是初绽的桃花,出水的芙蓉。她的美姿惹得十里八村的小伙垂涎三尺,谁见了都想多看几眼,恨不得把她的美色咽进肚里。再加上九娘一双缠了的小足,虽说够不上三寸金莲,但走起路来,袅袅婷婷,似水上漂来的仙女,更给九娘的美增添了古典的成分,路过九娘家的老小男人有事没有事都要找理由去和九娘搭讪几句。这也难怪,九娘先养眼后养心呀!
  九爸家底也不错,能供孩子进省城读书的人家在渭北山区毕竟是屈指可数的。九爸眉清目秀,小偏分头油光锃亮,耳大面阔,一脸福相,谁不说这两口子是天设地造,郎才女貌呢。
  ……
  很快到了一九四九年,新中国诞生了,由于九爸有知识,很快进了政府,很快成了乡长,执掌一个乡的行政工作,操控万余人的生计生活。
  九爸更有能力,由于出身农家,从小干农活,了解农村农民,工作起来既符合政策,又不脱离实际,风生水起的,自然青云直上,前程无量了。
  这当儿,九娘也不示弱,由于人长的好,锅上灶上干净利落,同样一把麦面,她会变着法儿,魔术般地做成不同凡响的味道,因而村上每逢有住队干部,总会把饭安排给九娘。九娘还有一特点,就是会裁剪衣服紧跟时代,能把老款的服装改成新款,甚至改成制服。那时九娘把年轻漂亮,意气风发的九爸经常打扮的和旧时的绅士一般,使九爸在人前倍加神气。更有趣的是,九爸的同事个个要求自个的媳妇学九娘,恨她们蠢笨,和九娘相差十万八千里。
  花无百日红,人无事事顺,九娘也有不称心如意的事,并且是大事,那就是九娘一直不生育。也求医了,也问卦了,中药,西药,土方,单方,几乎凡能派上用场的法子,九娘都试过了,可是仍没有动静。
  在男尊女卑了几千年的农村,女人是低成色的,加上不生育,更是低了许多。值得惋惜的是这么漂亮的女人,不生育无异于天大的遗憾。为此,九娘多少回一个人在更深寂静的夜晚,啜泣哽咽,肝肠寸断,难过得无法形容。好在九娘不但貌美如花,而且心细温柔,她会在九爸还没起床时便给九爸的刷牙缸里倒上水,给牙刷上挤上牙膏;她还会每次九爸上去乡上工作时悄悄给丈夫兜里塞仨枣俩核桃抑或两个鸡蛋;她更会不等丈夫衣服穿脏便把洗好熨烫平顺的衣服放在九爸的枕边;她还会撒娇在九爸的怀里,用细碎温馨的语言慰籍丈夫的身体和心理。她更舍不得自己这帅气标致有才干的丈夫离己而去。尽管有时给丈夫洗脚时她觉得有点低下,有点不对等,然而她觉得值。
  ……
  一晃又过去了两年,终于公婆公公不耐烦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老李家的香火不能断啊,传宗接代得有人呀,这样的话时不时地给九娘送过来,有无意的诉苦,有有意的期盼,更多的是善意的提醒。旁敲侧击,捎着带着,藏着掖着。九娘不傻,九娘明白,但肚子终归不是脚下的黄土地,撒下种子,便可收获。好在九爸非常爱九娘,他尽管内心痛苦,但嘴上不说,仍一如既往地爱着九娘。
  丈夫越疼越爱,九娘越觉得亏欠丈夫的太多,内心成天愧疚,老觉得对不起丈夫这个英年才俊。
  老人还在唠叨,生活总得延续,好在九爸有心计,他抱养了一个女儿,企图用此堵住二老的嘴,让他们断了抱孙子的念想。
  女儿抱回来了,家里的日子顿时有了生气,有了欢声笑语,老人终于有了笑颜笑语。
  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九娘还是没生。传统观念在农村,特别是在农村的老人心里,盘根错节,似乎永远不可动摇。为了要孙子,九爸的父母硬的不行,便来软的,只差给儿子下跪了。然而,中国解放了,大夫小妾的日子行不通了。父母命难违,九爸没办法,很少回家,他怕父亲,更怕母亲。但又扭不过这双亲。何况,九爸是孝子,他不想惹父母生气,他知道父母为他上学花了钱,花了物,出了力流了汗,他不想让父母,让年迈的父母再流泪。
  青蛙躲端午,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终归是自己的家呀,终归有结发恩爱的妻子,有视如掌上明珠的女儿,九爸还是回来了。不过他每次回家几乎都在夜晚,天一亮就又走了。
  丈夫越是这样,九娘越是不安,就是在许许多多的不安积攒到一定的时候,终于在一个十分宁静的夜晚,九娘在丈夫的怀里抽泣了良久后,牙一咬,眼泪一甩说:咱俩离婚吧。
  九爸哭了,泪水象用耙往下刨,多少年积蓄下的,湿了枕头,苇席被褥。
  ……
  岁月在延续,日子在继续,总得想办法走出这困境吧。后来,由于九娘十分坚决,九爸不得不做出让步,答应和九娘离婚,不过他说弄个假离婚,让他再娶一房妻,过上三年五年,生上一男半子的,然后他再离婚,把儿女带回来让九娘养。也许,这在当时不光是权宜之计吧,更多的是长远。
  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很快九爸就在泾河边的一个小村子找到了新的对象,很快倒插进这女人的门,并很快生了个大胖小子。这一切来得既突然又自然。也许是天意,也许因九爸帅气和有才气吧。
  可九娘则不同了,她除了伺候九爸的二老外,还得参加队上的劳动,还得偷偷经管九爸的穿戴,最要命的是焦急地等待,等待深夜偷偷跑回来的男人,其实这时九爸已不是她的男人了。是别人的男人了。
  ……
  说起来,我蛮佩服九爸的,我不知道他那些年如何周旋在这两个家庭两个女人之间的,只知道他把第二个老婆生下的第一个儿子交给第一个老婆九娘育养,并管九娘叫大妈,一直到儿子上学读书。还得感谢那时交通的不便,通讯的不便,工作单位的遥远。
  九娘这阵儿虽说辛苦,却很高兴。儿子会在她跟前大妈长大妈短的叫,男人借着看孩子,有时甚至可以明目张胆地来。虽然见面次数有限,时间有限,但她觉得离选定的目标越来越近了。她十分期待那一天。

  光荫荏苒,岁月匆匆,就是在这黑了明了的日子里,就是在这痛苦和幸福夹杂的春夏秋冬中,就是在那忐忑恐慌的刻刻时时,九娘的儿子_不应该是九爸的儿子上学了,在九娘的家上学了。这已经不是九爸的家了。九爸后边又生了几个儿子。这时的九爸因工作干得好,马上就要升官当县长了,可是烂包了。纸终归包不住火,雪终归埋不住鞋。不知是谁把九爸的事告诉了新的九娘,一时间县上知道了,马上处理了九爸。一,控制使用,不得再提升。二,二个妻子,必须保持一个。
  九娘一下子坠到了谷底,多年的期盼瞬间化为乌有。
  然痛定思痛,九娘还是劝九爸从新妻而终。一是孩子离不开,二是她跟前还有先前抱养的女儿可以照看她。三是九爸的前程要紧。
……就这样,在这个关键时刻,九娘又做出了一次关键性的让步。这不知是传统的力量,还是爱的力量,或者是道德的力量。
  儿子走了,男人走了,留给九娘的是两孔旧窑和无尽的思念。
  苍天还是有眼的,庆幸的是九娘和九爸还有抱养的女儿,这女儿使九爸还有足够的理由回这个家。好长一段时间,为了避嫌,九爸一回来,就先把女儿叫回来,因为当时女儿已经出嫁。当然谁都知道这是掩耳盗铃,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后来,九娘招了本村的另一大龄男人成家,这个男人也深知九娘的不幸,所以他一直给生产队喂牛,偶尔九爸回来了,他除了吃饭,其余时间不回家,给九爸和九娘留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也许,他俩有什么君子协定,也许他以为自己占了九娘的便宜,内心有愧。因为他知道他配不上九娘。
  后来,九爸退休了,回来看九娘的次数多了,他的夫人也不拦挡了。再后来,责任到人,九娘责任田忙不过来,九爸就带着他的儿子开着车来帮九娘收割打碾。
  再后来,九娘招的男人殁了,九爸山下的儿子来得更勤了。也许是九爸的命令,也许他们从心里就认这个大妈。九娘一生没有生过儿女,只是养育了几个别人的儿女,可谁能说九娘不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呢!
  九娘已经作古好些个年头了,坟头的草枯了又荣,荣了又枯,可每当听到现在谁家两口不合,女的杀了男,谁家女人出轨,男的灭了女家这样惨烈的故事,我就想起了九娘。金钱重要,感情重要,道德重要,但当这些重要交织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应该选择什么呢,这个答案我不知道,但九娘知道。

  作者:袁炳纲,一九五五年生于昭陵镇坡北村,一九七二年参加教育工作,一直执教于坡北初小。一九九六年调原建陵教育组工作。二零一五年退休,小学高级教师。从小热爱文学,曾在陕西日报,咸阳报及秦都文艺刊物上发表过文章。

白鹿原剧照22_看图王.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239

帖子

107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77
 楼主| 发表于 2018-7-8 22:0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袁炳纲先生是一名退休教师,也是一名作家。他曾经长期生活在农村,有深厚的农村生活基础,对农民非常熟悉,其笔下的人物个性鲜明,形象生动。是一位实力派作家。今天给大家推荐一篇他的《九娘和九爸》,请大家欣赏。

点评

老师的作品感人,深沉,有滋有味,人物描写也好,情节细节感人,画面感强。  发表于 6 天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956
发表于 2018-7-8 22:4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袁炳纲老师精彩文笔,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7-16 04:56 , Processed in 0.140401 second(s), 32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