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9|回复: 3

[短篇小说] 【李炳君小说】马头马尾办丧事

[复制链接]

23

主题

149

帖子

8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01
发表于 2018-7-16 14:2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来医院时,就估计凶多吉少。检查结果,晚期肝癌。


  不治之症!


  有钱的人家都没办法,咱们穷家小民,就别折腾了。老妈的两个孩子一商量,给老妈撒了个谎,说是没啥大毛病。转身就把老妈拉回了家。


  一点措施都不用也太不孝道了吧!况且,大姐和小妹还给老妈存有七八千块的治病专用款呢。


  于是,老大出面在社区诊所里给老妈买了十支白蛋白,花了2000元。社区诊所上门在家输水,白衣护士就到家给老太太输上了。


  邻居一听,一针都200元,都夸老妈的儿子是大孝子。


  2


  其实,那白蛋白救不了命,眼看老妈一天不如一天。


  老妈的两个儿子开始为老妈准备后事了。


  老妈今年己经89岁了。老太太虑事精明,送老衣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剩下的也就是死后如何办丧事的事了。


  办不办丧事,老妈的子女们是两种意见。


  两个女儿不主张办。


  两个儿子认为一定得办。


  闺女说,把钱花在那上面不值。只见活人遭殃,不见死人受罪。办丧事都是给活人看的。老妈的两个儿子都穷,没有钱。俩个闺女,大姐,退休了,工资低,70岁了,一身病,连车都坐不了,回不了家都十几年了。小妹,瓷砖加工厂里搬砖,干的是体力话,死劲巴力也扒不来几个子儿。都穷得叮当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了。能简办就简办,到时候把叔家、舅家人都叫来摆两桌就行了。


  老妈的两个儿子坚决主张要办。那理由是穷养富葬,办不办丧事是关乎男人家的脸面的大事,瘦驴也要拉硬屎。如果不办丧礼,朋友们问起来,无法抬头见人。


  3


  有钱办就办呗!


  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没钱!


  老妈的这两个男孩,一个叫马头,一个叫马尾。马头原是煤企的一个职工,平日里偷奸耍滑不老实,利用职权监守自盗,被单位除名。除名后,又没有什么技能,也没什么正经工作。断断续续打个零工,收入一直都很微薄。去年又因血压高赋闲在家,全靠吃老娘的抚恤金活命。马尾呢,在物业公司当门卫,老婆离婚了,孩子随老婆,现在是光棍一条。这马尾是个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的主。每月工资到手,滋溜呼拉就完了,身上没有一分钱积蓄,除了身上一套保安服,穷得吊蛋净光。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就这样的俩宝贝,一道腔地吼着一定得办丧事。


  马头把马尾拉到自己屋里,挤着小眼睛说,别看大姐退休了,她日子过得省,工作几十年,还能没点积蓄?


  马尾点着头,肯定有,肯定有!


  马头接着说,只要大姐知道咱在家办了,过后,她会拿钱补给咱的。你信吗?她不会看着她的兄弟没饭吃!


  马尾说,那倒是的。马尾接着说,不过,大姐已有明确态度,怎么再给大姐说呢?


  马头说,咱找大表哥说,妈一咽气,就先把大表哥叫来,让大表哥通知大姐,就说简单办一下。大姐碍着亲戚的面不会说啥。如果大姐还要说啥,就把电话挂了,这也算告诉她了。


  马头说话时,马尾一直哼哼着。马尾本没有什么主意,他什么事都听马头的,习惯了。


  4


  小妹听说老妈得了不治之症,坐火车回来了。见到老妈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心中悲痛却又不敢哭出来。


  小妹看到老妈输上了白蛋白之后,状态好了一些,能喝点粥吃点软面条了。心中高兴,就主张再给老妈继续输上五支。马头冷冷地说,妈说不愿意输了!小妹不理会马头,就又买了五支。


  看着小妹拿着药回来,马头坐在门边的小凳子上,扭着头,污涂着脸不说话。马头心中老大不快,他心里嘀咕,多活几天多受几天罪,早点走了还能多剩点钱办丧事。


  小妹在家住了几天,走了。


  马头当天就给小妹打电话,说自己头晕病犯了,扶着墙都站不住,没法伺候老妈了,连饭也做不成了。


  小妹哭着问马头,那怎么办?


  马头轻飘飘的说,您们雇人吧!


  小妹打电话问大姐,大姐说,老妈治病的钱还有五千元,让马头用老妈的钱雇人吧。老妈的钱花完了,咱们兄弟姐妹们再对!


  小妹将大姐的话告诉了马头。马头像泄了气的皮球,软不溜溜地说,老妈也没有几天了,算了,不用雇人了!


  小妹嘴一撇,眼一翻,挂断在电话说了一句:装蒜!


  5


  上午10点零7分,老妈咽气了。


  马头和马尾俩人一块来找大表哥商量事。马头和马尾去时还给表嫂带了一窝什香菜,表嫂说过要栽到自家小院里,夏天吃凉面。


  马头对吴全会说,表哥,您姑今天上午走了,你给俺大姐打个电话说说吧,再给俺大姐说说入乡随俗,丧事简办。


  吴全会眨巴着眼问,您自己打了呗,叫我打干啥?


  马头说,你是亲戚,大姐不好意思驳你的面。你长话短说,只要让大姐知道要办就行了。


  吴全会望着马头马尾诡谲一笑。


  吴全会也是个不学无术的人,在外面也好,在家家也好,没人把他当根葱。他走到那里也没受到过重视,就是在老婆孩子面前也没威信。去年,吴全会的老父亲亡故了。本来都不怎么走动的亲戚都来吊丧了,还有他过去给人家随过份子的人也都来还情了。吴全会觉得自己一下子成了众人关心的中心,他很满足,很受用。吴全会一高兴,拿出存款给老爹办丧事,把丧事办得有声有色。吴全会也从给爹办丧事中学到了一些礼仪规矩,而且从那些带着神秘色彩的礼仪中似乎也找到了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表现形式。如果有机会,他很愿意展示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悟性和才能。当吴全会得知他姑病重后,他就竭力撺掇表弟们办丧事,以便让他获得一次实践主持人的机会。他知道两个表弟穷,就当着姑和表弟的面表示,到时候,缺钱,从我那里拿!


  吴全会挂通了大姐的电话,啰啰嗦嗦说,应该办……出门的闺女了……孝女……随意……风俗习惯。不料,大姐一口回绝说,不同意办丧事,谁办谁出钱。我没钱让他弟俩请些不认识的人胡吃海喝。看在他弟兄俩穷,我和小妹只承担灵车、火化、安葬花的钱。小妹问过了,火化、安葬,下来二千块钱足使。这钱就从我和小妹给老妈存的治病专用款里出,剩下的交墓地管理费。


  吴全会放下电话,用目光询问着马头和马尾:你们看,怎么办?


  6


  马头呲着牙。马尾咧着嘴,俩人像霜打的茄子,都不说话了。


  怎么办?咋不吭气了?吴全会见两个表弟都成了没了嘴的葫芦,心中看不起,没好气地问。


  那就不办吧!马头嗡声嗡气地说。


  咋?不办了?真出息到家了!都箭在弦上了,还能打退堂鼓?当初可是您弟俩一再说要办!一是要办的!


  马头说,吵着要办,都是马尾巴在我面前拱的。你问问大姐,我一直对大姐说,按大姐的意思办。


  马头话音刚落,马尾不干了。他喷着吐沫星子说,你这个人一直喜欢搞阴的。你表面上对大姐说不办了,背后拱着侄女出钱雇响器。您把响器都定下了,那不是逼着要办是啥?你这是做成既成事实,让姐看着办。


  别吵吵了!吴全会眼珠一转说道,弄到这地步了,丧事是一定得办!您弟俩,一人先出三千吧,多退少补!


  马头和马尾都像五黄六月的大麦,耷拉着头。


  马头挤出了一副笑脸对吴全会说,表哥,你借给我三千吧!你不是对您姑说用钱从你这里拿吗?


  马尾不等马头话音落地,紧接着说,连我的,连我的!连我的也一同借了!


  吴全会一听,心中发毛。就您这弟俩,把钱借给您,那是刘备借什么?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但是,又想到自己确是说过用钱从我这拿的话。于是吴全会笑笑说,都不借,都不借!您嫂子管着钱呢,她说都不借。这钱,您俩自己想办法去!男子汉大豆腐!明天晚上12点把钱打到我手机上。


  7


  小妹奔丧回来了。


  看着老娘的遗容,小妹泪流满面。在整理老妈的遗物时发现,老妈的金耳环不见了,那副金耳环是小妹给老买的。老妈枕头边上的钱包也被掏空了,那里面有大姐和小妹寄给老妈的钱。小妹没有知声,心里知道是谁拿走的。


  吴全会以老妈娘家人身分召集马头马尾及众亲友议事。


  吴全会问马头和马尾借到钱没有?马头和马尾哭丧着脸说,借了好几个哥们,都说手头紧,没有借来。


  吴全会生气了,拍着桌子说,限明天早上9点,必须到账,借不来,去买血!


  第二天早上,马头马尾都微信给吴全会转了账。


  在吴全会的主持和指挥下,老妈的丧礼办得轰轰烈烈,有声有色,酒席摆得高档大气,礼仪周全。吴全会展示了自己不俗的才华和能力,他体会到了人前尊显的荣耀,他志得满盈,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连走路的样子都和过去不一样了。马头马尾当了一次众目睽睽、嘘寒问暖的孝子孝男,听了许多节哀保重、吊哀顺便、宽怀珍重的安慰话,也感到被人关怀的温暖和亲情价值的实现。


  下葬前,姐妹给老妈存的五千元,加上马头马尾各出的三千元,一万一千元花掉了九千元,只剩下了两千元。


  马尾听说下葬后还要交二十年的墓地管理费,与马头商量,不如把墓地卖了,夜里偷偷埋在河沿上算了。


  马头一听,觉得这个主意好。如果把墓地卖了,估计能卖两万多元,还上自己借的钱外,一个人还能得上个小一万。


  马头给远方的老姐说河沿上风光如何的好,埋在那里如何的明智。


  老姐一听,火冒三丈,也不管马头的脸往哪里放,就披头盖脸骂了一通。马头无奈,只好忍气吞声作罢了。


  下葬那天,马头马尾和叔家的舅家的人将骨灰盒送到了墓地。亡者为大,入土为安。


  安葬后,马头马尾到墓地管理处询问墓地管理费的事。


  管理员答复说,你们原来出的钱是购买了墓穴租赁费,管二十年。二十年后不再续墓穴租赁费,只交二十年的墓地管理费就可以了。管理费没多少钱,只不过是墓穴价格的百分之五而已。现在一分钱不用交,二十年后再交管理费就行了。


  马头一听,哈哈大笑。不禁高叫:娘的,赚了,赚了!


  原来刻完墓碑后还剩八百元。弟俩一人分了四百元。


  吴全会听马头喊赚了,赚了,觉得奇怪。


  吴全会办完姑家大事,迈着方步回到家里。老婆告诉他,那俩个表弟从她那里借了六千元。


  吴全会一下懵逼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378
发表于 2018-7-16 18:5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1883

帖子

36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48
发表于 2018-7-17 13:2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佳作,点赞,问好。
有那么一点理想与幻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

主题

149

帖子

80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01
 楼主| 发表于 2018-7-18 19:3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倪素之 发表于 2018-7-17 13:22
拜读老师佳作,点赞,问好。

谢谢光临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8-17 11:20 , Processed in 0.265201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