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894|回复: 3

[微型小说] 【挺直的松小说】人心莫测两重天(小小说)

[复制链接]

95

主题

188

帖子

10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23
发表于 2018-8-14 07:2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心莫测两重天(小小说)

    门口走进几个人,我赶紧招呼让座。他们分别是王五、刘鑫和张山。
   “听说你把钱借给欢儒咧,有这事吗?”
    正在为他们取烟的我拧身看着说话的张山说:“我也知道唔人不地道,没办法,把我缠住了。”我把烟给一人发了一根。
    刘鑫说:“借了多少?”
    我说:“借了五千。”让了烟后我也坐在了另一个凳子上。
    王五点着烟说:“你这次把铁鞋穿上了,唔在村里拉的帐不少,每天都有登门要账的。”
    刘鑫也点着烟说:“还有借了人家十几年的都要不下,你眼睛不是瞎了,别怪兄弟说话难听。”
    “唔不过就是在白马坡买了套房,当时还便宜,才是十来万,买了一辆车手续办全才六七万。一个月工资咋样也在四五千块钱,这都多少年了,应该还完了,咋还借钱。”张山数落着。
    “人都说唔也不见打牌,得道得是嫖小姐也很难说,谁也说不清借钱做啥?”刘鑫也数落开了。
    王五看着我问道:“这些事我想你应该知道。”
    成天在一块生活对欢儒的事咋能不知道,大家的话说得我心里就像是十五个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只得低声说:“甭说这话了,这几天妻子就为这事跟我打捶呢,害得我连饭都吃不上。”
    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从门外走进一个人来,大家扬起头一看是邻村的黄老师。纷纷打过招呼后一一告退。
    招呼黄老师坐下后,我也坐下。
    “兄弟,你咋是这人?”黄老师的表情起了变化。
    我的心“嗑腾”一下,问道:“咋咧?”
    “你咋从我卡上取走了五千块钱?”黄老师的眼睛射出微量的怒火。
    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心中明白,原来是这事,就很坦然地说:“我取我的钱有啥错?”
    “不对呀,兄弟,这不是你发的消息,上月取五千,本月取五千,这是你7月4日发给我的,现在是8月了,你咋还取了五千,这事我都没敢让你嫂子知道,要是知道了就搁不下了。”他拿着手机让我看微信。
    “哥,这事是你弄错了。”我没有起燥。
    “咋能是我弄错了,消息是你发给我的。”从他戴着的眼镜里我看见逼视的眼光。
    这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我还是没有起燥,只是急的声音高了。肚子没冷病不怕吃西瓜。从桌子上取来记事本,翻到2018年7月4日,本子上记载:“今天取完最后一笔1000元,给黄老师发微信,上月取5000元,本月取5000元,卡上余1193元”,又查看7月5日,本子上记载:“今天黄老师上来在影视城北门口广田家交网费200元,从卡上取走193元,他补了7元,卡余1000元。”
    看了记事本后我说:“哥,这是上一月你给我打电话,我送到你家的俺嫂子卡上的1万元,到了6日,你给我打电话说,兄弟,哥还想要1万元,你从我工资卡上扣。我当时答应了你,可是跟前钱不多,给你说,明天我取下了你来拿。”
    我俩正在辩论,从门外走进樊老师,相互打过招呼,坐在沙发上。
   “你俩得是为借钱的事,我那天来借钱,娃说给你丢着,伤了我的脸,他跟前只有四五万块钱的周转资金,给你一万再给我一万就没法周转了。”
    “这是他给我发的消息,上月取五千,本月取五千。这还有错。”他仍然粘(ran)着。
    我声高着急地说:“你咋就不明白,这是俺嫂子那个卡取完后我发的消息,当时第二个一万还没形成事实。”
    他也带气地说:“俺咋不明白,你把俺五千块钱拿去了,俺能不着急吗。娃就说不要把卡给你。”
    我声更高了:“你硬把第二笔一万元跟第一笔一万元往一块拉。”
    樊老师看着我着急的样子说“捧虎给你第一笔一万块给我说过,是六月份他送到你屋去的。”
    我问道:“你承认我在影视城门口给你一万块钱来没?”
    他说:“拿来。”
    我接着说:“这就对了,既然是我六月份给你了一万,那为啥樊老师七月份借钱,我能说给你丢了一万。”
    他更不高兴了:“你看,俺相信你,都想把俺拿嘴说了。”
    我又说:“当时我给你钱时也记账着,我上岭去取账本。”
    刚走到门口迎面子碰见一个老年女人,正是黄老师的妻子,张口就骂:“不要脸,把人钱取了。还跟人胡说。”
    黄老师闻声出来说:“你做啥来了。”
    嫂子红脖子胀脸地说:“做啥来了,我不来好叫这个碎怂把你呜呼了。”
    樊老师也闻声出来了拦住嫂子说:“这事还不一定是谁呜呼谁,我知道明明是黄老师弄错了,人家娃说的有根有据的,再甭胡喊叫咧,到最后丢人现眼的时候咋样收场。”
    嫂子一听才不喊叫了。原来是嫂子给和黄老师一块来的我的表兄打电话,他说黄老师和我为钱拌嘴,就寻着来了。我骑着老表的电动车上岭取账本走了。
    等我回来,黄老师不言传了,
    樊老师对我说:“你在场我不好意思说,走了后我把黄老师批评了一顿,你明明跟人家娃胡说,两笔不相干的事硬是往一块粘呢,这事要是弄大了,到农行一打清单你就把人丢了,两个卡的尾数就不付。......。”
    黄老师似有不服输的表情。
    这时门外又有女人的吼叫声。我贤惠的妻子走进门责怪着我:“你看你,净弄些啥事吗?把钱借人没为下人反而得罪人,欢儒俩口可寻你来咧。”
    话刚落点,两人就走进了门。只见欢儒妻子气哄哄地说:“姑父,得是你把五千块钱给了欢儒。”
    我的心“嗑腾”一下,把钱借了人真的惹下事了,女人要是闹起事来,不知道内情的还不知咋样说呢?心中虽然忑忑不安,但嘴上还是说:“是借了五千块,当时娃说有危难事,把我说的心软了,还有错吗?”
    在场的人都揪着心看着。
    妻子的目光里充满了责怪,我的心里也更是不安,咋就弄下这事了。
    欢儒妻子走到男人跟前,拧着男人的耳朵说:“把钱还了,从今往后再也不许借人钱不还,人给咱把忙帮了再跟人胡说,乃还算是人吗?
    欢儒呲牙咧嘴地从口袋掏出一沓子钱递给我说:“你数数,五千块。”
    我接住钱数着。
    “一个人要有做人的底线,胡说八道就根本不是人做的事......。”
    黄老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嫂子不知几时溜出了门不见了踪影。
    钱数完了,我装进钱包。欢儒俩口临走出门妻子对着我说:“姑父,谢谢了。”又对着欢儒说:“咱总不能叫好心人吃亏。”
    望着离去的两人,一切的担心烟消云散了。
    黄老师似有悔心自己圆场地说:“我记清了,从你跟前拿了一万到前卫去存来。”
    我大肚地说:“没啥,这不影响咱俩的感情,说实话,和你的关系比俺老表还亲,要不,能弄下这事。”不过在我心中升起了一种感觉,人心莫测呀。今天的事......
    第二天我的声沙哑了。

    作于2018年8月13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静水深深 + 2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

主题

1443

帖子

247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474
发表于 2018-8-14 10: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的小说,点赞,问好老师!祝笔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360
发表于 2018-8-14 11: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5

主题

188

帖子

10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23
 楼主| 发表于 2018-8-14 19: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请多指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7 04:58 , Processed in 1.014002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