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48|回复: 2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血土穿空阵地倾(四--六)

[复制链接]

33

主题

47

帖子

686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86
发表于 2018-8-19 09: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连长把脸从车窗外伸进来坐在自己座位上,把信封拆开,拿出信,内容是:

张昌海:                                            

      无论你今后在战场上  ,是活着还是战死,我都跟着你、等你。只要你需要,只要你随时出现在我的身边,我会把自己跟你的,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只有爱情。你们马上就要冒着枪林弹雨的危险去和美帝国侵略者拼杀了。你们是最勇敢的军人, 是不惜用你们全部的生命和鲜血奋然绝杀凶狠敌人的猛士。你们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是很好的中国军人!

                                                                                                   小玲                                               
看到这里,张连长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坐在他身边的古排长看到自己连长流泪了。也想看他手里的信。 问:“连长,你怎么哭了?”                                                   
张连长跟一排长古汉章亲如兄弟,就把信交给古排长。看信后,古排长一脸涨红,非常感动说:
“这封信不只是写跟你的,也是写跟每个志愿军战士的。”然后,他起身喊道:“营长!营长!”
在和战士不知谈什么的、身材较高的32岁的年轻志愿军营长杨发祥听到了古排长喊自己。就中止和战士谈话,走了过来:“什么事,古排长?”
古排长说:“营长,你来看这封信。”说完,就把信交到杨营长手里。然后,看了信的杨营长也非常感动!说:“张连长,你遇到了一个多好的姑娘!”
张连长没有回答。
“等到了吉林六安部队,我要把它拿到誓师会上念跟全体官兵听,因为,小玲的这封信除了写跟你外,也是写跟我们每一个志愿军官兵的。”
张连长忙说:“营长,不要这样。”
“虽说信上写的话不多,但是,这信上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激励我们每个战士在朝鲜战场上英勇杀敌的。还有,在爱情方面,我是过来人。等到了吉林六安,你要跟小玲回信,明白吗!”杨营长说。接着又说:“张连长,你不要忘了哦。
张连长没有说话……
      小玲看到列车渐渐地开远了。灰色的机头、长长绿色车厢在城边山脚的铁道上像一条绿色长龙急急地开去,之后就被远远的伸出些的山体遮住了。小玲已经看不见了。她感到非常失落、惘然!过了很一会,才转过身,慢慢地走出站台,到了检票门口,刚才还有很多人,现在,只看见一些人出去,也许是她多呆了一会的缘故,她带着思念牵挂的心绪缓缓走出解票口去了。后来,小玲到了城边,赶船过了岷江到江北搭了一辆回中元纸厂的货车回到了厂里,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这时,她匆匆走近机修车间门口,就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嗡嗡嗡的机床转动的声响,她走进大机房,向自己的机床走去,看见李姐在操作自己的机床;李姐看到小玲匆匆地走近自己,就着急问:
“小玲,你走哪里去了?”李大姐问。有些着急。
“我送张昌海去了。”小玲回答。
“哎呀,你怎么去了一个上午。组长都不高兴了!你也不打招呼。你昨天怎么不跟我讲一声。”
“我……”小玲停了一下,没有解释。然后又说:“我送了张连长,没有耽误,过了岷江,搭了一个车回厂了。”
李姐看了下旁边的人,好像不想让人听见似的,把脸略靠近小玲些说:“组长没有看到你来上班,很不高兴!”
小玲没有说话。
然后,李姐又有些责备说:“你要去送张连长,也该让我跟你带个假,你看,这样多不好!”
小玲没有说话。这时,她们的组长31岁的杨亮看见了小玲在和李姐说话,知道她来上班了。就走过来,一个脸板起大声问:
“小玲,你跑哪里去了?连班都忘了上吗?”
“我有事。”小玲回答。把脸略低,她不想看见组长。
“有事,你也应该先请假。你这样乱跑,我怎么管理好这个小组,这不乱套了吗?”
小玲闭上嘴不说了。
“好了,下次再这样,我就跟你打旷工。”他喊道。又加上一句,“快干工作。”
之后,小玲就去干活了……
    两天来,一到傍晚下班,小玲就来到了工厂不远的山坡上的山楂树下站着,重温她和张连长在此前告别时的情景,心中更想念张连长。今天傍晚,天下起小雨。她下了班,打着雨伞,来到了山楂树下站在那里,再次回想和张连长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心中充满了思念。她时不时看着半山腰上的这一条进城的公路,她知道:张连长就是从这里回到宜宾军分区在第二天随志愿军部队坐火车向东北去的。过了很一会,她再往山脚下一看:山脚下就是一横片的低矮家属区的平房和一些茅草房以及错落有致的厂房都靠近长江边。 往(西)的方向是一大片低矮而显得灰色的机房群;再远些,就是几座高出一大片平矮机房的锅炉房和别的车间的机房以及在锅炉房边的那根高耸在阴灰色的、正在飘雨的天空中的烟囱;往东是厂的工人家属区。
还有一大片低矮和几座高的厂房向长江边延伸得很出去,并正好挡住河岸,站在高处能看见一些混浊绕着厂边向东流去的长江水。在长江对岸是南广镇:两座褐色雄伟的高山斜斜地交叉般伸向长江的河岸上,一条南广河从南向北从两山脚中间流进长江。在靠西这边的高山脚下的尽头,有一大片古旧的平房群它就是南广镇,过南广河往东就是房子稀少的高山。


这时,在灰蒙蒙的更暗淡些的天色下,站在山楂树下的小玲,看着身边的绿叶和乳白色的花满树的山楂树,感觉多亲近的。渐渐地,雨开始小了。小玲还在思念张连长;思念之余又感到非常的寂寞惆怅,她想要是现在张连长就在自己身旁,该多好呀!她叹了口气,是那样的无可奈何!然后看着:在暮色中,在天色暗淡的山楂树叶在细雨中显得绿亮亮的,非常动人!然后,她看着在小雨中,在高高的山脚下,一横片的低矮厂房和家属区的房子,还有位于厂边上的通往城里的公路,又一次涌起了对张连长的惦念之情。
他现在怎么样了?已经三天了,是到了吉林吗?还是在火车上?听说东北是很遥远的!想到这里,小玲就沉浸在惆怅中。后来,她在那里站了很久,看到天色要黑近了。她才慢慢地走下山。
   小玲回到了宿舍里,想念张连长的思绪更加强烈,以致不想吃饭,心里就是想。她明白:一旦张连长上了战场,就更是难以见面,还有一种,就是等战争结束了才行,而这又是好久呢?一年、两年或者更长?她非常忧郁地看着黑乎乎的窗外,以及从自己房里的灯光照出去是前面店铺的土色后墙和还在下着绵绵小雨的夜空。这时,她听到了敲门声,就去开门。李姐走了进来,并关上门。她问:“小玲,我刚才来找你,你不在,跑哪去了?”
“我出去了一趟。”
李姐看到了小玲有点淋湿的肩膀,就明白她是去干什么了。就问:“你在想他?”
'“嗯。”小玲说。神情淡淡的。
李姐当然明白一个少女想念自己的心上人是什么样的心情,又看到了小玲无生气的样子,明白:小玲想志愿军连长张昌海,已经到了失魂落魄的境地。可谁都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当军人一旦上了战场,那就是与死神为伴。李姐为小玲忧心说:
“小玲,这样看来,你和张连长能不能走到一起,还很难说,”她说。停了一下又说,“那以后,你就一直这样?”
小玲听了,明白李姐是什么意思。她坚定地抬起头说:“我只属于张昌海。”
“我们在这里猜想,”李姐说,“如果张连长在战后回到了你的身边,就不说,如果他……”她说到这里,就停住,接下来的意思非常清楚。
小玲立刻说;“我就不再找人了。”
“这怎么能行。你还年轻,你不要这样想,难道你忍心中断自己一生的幸福。”
“张昌海和他的战士们为了朝鲜人民和我们国家,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是那样的勇敢可爱,难道我就不能舍得一切。没有这些军人在战斗,我们还可以安静地生活工作吗?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志愿军更伟大的人和事吗?我已决心把自己跟张昌海了。”
李姐听到这里,本来想跟小玲说前天把小玲带回厂的青年司机傅成喜欢小玲,想成为她的男朋友,因为,司机傅成后来找到李姐就跟李姐说。此时,李姐听了小玲这样说,感到傅成没有希望。不过,她还是要说。就等了一会,说:“小玲,跟你说一件事。”
小玲就抬起脸问:“李姐,什么事?”
“你还记得三天前,送你回厂的车队司机傅成吗?”
“嗯。”
“他喜欢你。想跟你交朋友。”
小玲没有马上回绝李姐,她觉得这会让李姐难堪,就不说。然后,李姐又和她聊了几句,就走了。小玲烦闷的心才多少安静。她就随便吃了点饼干,就睡觉了。不知睡了多久,她醒了过来,看到窗外店铺黑黑的房墙和四周相当的安静!她知道应该是深夜了,也知道在店铺前面的公路上,不再有人走动和上下0点班的工人的身影了。也就是此时,天没有下雨了,外面一片黑越越的,非常的静谧!。小玲已经睡不着了,就披上一件衣服,走出宿舍到宿舍的楼顶上,来到栏杆边站住,任清凉的夜风吹着她的脸。往南的不远处是在轻微流动的在清清黑黑夜色里的长江,还有长江南岸此时是灯火一片黑的南广镇,那里的人早已经睡了。看到这里,小玲继续看。夜风时不时地吹到她脸上,她更清醒,时刻没有忘记志愿军连长张昌海。
他现在怎么样了?他到达了吉林没有?据说那里很遥远!现在他走了三天了,他到了那里没有。。。。。。。。
    四天后,志愿军连长张昌海和他的战士们以及志愿军第174团,在团长周波、政委黄东山带领下,到了中国吉林六安。这是一个位于吉林东南面的边境小城,南城下边有一条江,江对岸是朝鲜。
后,他们在这里呆了两天。今天是第三天,已经是下午15点多钟,16点,要开全师誓师大会。在营房里,张连长让古排长为他写好了回信。就把信叠好,放进了自己军服的包里。
“连长,等会要开誓师大会,你不参加吗?”古排长问。他似乎担心,杨营长看不见自己的连长就会发脾气,今天晚上就要出发到正在战火漫天的朝鲜去了,师长、团长全部到场,怎么能缺少他。
张连长犹豫了,他就想马上把信寄出去。为自己连长着想的古排长立刻说:“连长,你别去,等开完了会去。”
看到厚道机敏的古排长为自己担心,张连长觉得自己不能违反军纪,就让自己着急把信发出去的心情克制了一下,就说:“好吧,我就等会开完了再去。”
古排长想了下,说:“万一这会开得久,你这信怎么办?”
张连长也觉得不好说。脸上露出烦躁,不过,他非常干脆。“开了会再说。”
“这样吧,你跟营长说说,他不是让你把这信寄出去吗!”古排长希望连长请一个假,一旦耽误了这一天,就没有机会了。既然小玲把信交给了张连长,他就必须回信。他想。
“算了,我不去找营长。”张连长非常利落说。并不再考虑这事。不愿意看到自己连长错过与小玲的事的志愿军排长古汉章,认为这事是自己连长的幸福,决不能延误,就立刻要去找营长。并马上往身后开着的土色的门迅速走去。
张连长立刻喊道:“站住!你往哪里去?”

就要双脚快出门了,古排长听到身后自己连长断然的喝声阻止他出去。他感到自己连长非常的严厉,主要是在这军事上的事。古排长立刻回身,看到自己连长脸色忽然严厉的不得了。明白自己连长是不愿意让他麻烦团长的,因为,张连长本身就是把军事作战视为自己生命的革命军人。
“连长!”古排长非常着急地喊道。他脸都为自己连长快皱烂了,右脚狠狠地跺了地。“这个时候你不去,如果错过了,人家小玲会寒心的!”
“你这个时候去,团长和参谋长、指导员他们正在忙,人家在研究到朝鲜的计划,这个时候,军务繁忙,我也不能为了自己的私事去打搅他们。”张连长性情温存地说。看到平时,对自己部下不是喝嚷,就是拿脸对人的桀骜的古排长在自己面前的窝囊神态,张连长非常感动!
“你怎么这样窝囊,打仗能打一辈子吗?不行,小玲这样的姑娘在那里找,你错过了,这一辈子会后悔的!”古排长急的更是大声说。把连长这事当着自己的事。这时,战士小杨匆忙走了进来。
“连长!排长!团长喊马上开誓师大会。”
“好。让战士们着装,到操场集合。”古排长立刻说。
“是。”战士小杨立即转身跑出门外。
然后,张连长立刻走到挂有酱色宽皮带等的陈旧墙下,先抬起手把皮带上的装有驳壳枪的盒子取下,挂在自己左肩;然后,取下皮带,往自己的背后伸过去,左手接住,就往自己肚子正中一合,右手把皮带尾朝皮带扣环里穿过去,并非常有力地一系紧,于是皮带被束紧在他黄色军衣有些鼓胀的肚皮上。接着,他把皮带固定在他黄色军衣皱褶的腰间。然后,他习惯整理了自己身上的军衣、皮带,而古排长也是同样装束。两人迅速穿戴好就赶快出门,到营房边。这时是下午15点30。一出来,张连长、古排长看到自己的战士们有着装完备的、还有战士从大门里边跑出来,正在边双手系着皮带,或有用手整理自己军帽、军服等跑到营房边干硬的地上,并排而站的情景。

这是张连长所属的一团二营六连。这个团有三个营。这个时候都开始听到别的营,由各连长带着自己连队往他们过去一边的营房门边地上集合,同时,并能听到其他队伍的一排长那严肃而急促让战士们马上集合的军事训令的喊声:“立正,或二连全体集合或喊一二一,一二一……”过了一会,听到了一声明显高出其他声音的简短利落的喊声:“立定!”看来,由他们连长说话了“同志们,马上就要开誓师大会了。现在,进场开会!”等等,然后,由连长带队向侧前面的一个非常宽大平整的操场去了。在操场的正面,有一张铺有红布的、上面放有一个话筒和多个白盅的主席台,已经有几个志愿军团长、一个司令坐在那里了。在台下,是一竖整齐而站的志愿军战士指挥官。
这时,古排长站在刚站好的六连战士们的面前,发出雄壮有力的喊声。

……
“立定!”
然后战士们立刻挺胸收腹,他们双手非常规整地垂放在大腿上,挺起坚实胸部,一长溜紧系在他们腰间的黄军衣服上的皮带一致的情景;他们一脸严肃,目光赤诚,脸庞涨红而忠诚纯朴!
“报数!”
“一,二,三……”战士们的脸立刻向左侧了一下回答。
“稍斜。”又是古排长非常简短地喊了一声。
每个战士才放松地把左脚略一伸出些。
刚一做好这一动作,战士以为就这样,就听古排长立刻又喊:“立正!”
刚想松弛下的战士们又把左脚立刻并拢。而这,他们已经习惯了。
“同志们,请连长讲话。”古排长还是用他那习惯简捷浑厚的声音说。并退后一边站着。
张连长走到站在自己前面一溜而排的像“一”字的战士们面前,非常温厚、纯朴、勇敢的他向战士们敬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军礼说:“同志们,马上就要开誓师大会了。还有,今天晚上,就要出发到朝鲜去打击美帝国鬼子,我相信你们会坚决打败可恨的敌人,保卫好朝鲜人民的!”
“连长,我们正等着呢!”战士们回答。
“好。现在马上到操场去。”
“是,连长!”战士喊道。
然后,张连长带着六连的战士们向此时广播里正在播放着非常激越而热烈、激动人心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的操场走去。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保和平,为祖国,就是保家乡。
                               中华儿女,齐心团结紧,
                               抗美援朝,打败美国野心狼!

                                            ……

这时,在高昂激越的歌声中,在操场上集合的各级战士们都立定、并排一竖而站在土色大操场边,渐渐地一个大操场要站满了。这时的气氛非常热闹又令人更为激动兴奋,仿佛马上就要离开国内开赴到朝鲜去似的。张连长和他战士们
匆匆走近主席台的操场边,埃着其他连的战士而站。现在,其每行(战士)队列的中间都留有一道空隙,就像种植的树子,规则地一棵棵竖排在一起。
看到头戴略有皱褶的黄色军帽,头发剪得很短的后脑勺,站在眼前的战士们那健壮坚实的身背,腰间紧系着一根宽皮带,双手非常规整垂放在大腿上,穿着黄胶鞋的一个个志愿军战士们,
他们十分的英武,坚定又勇敢,他们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是不能忘却的中国军人。不久,誓师大会开始了……
……
会散后,接近黄昏了。
一散会,古排长就拉着张连长匆匆跑到了吉林集安街上。马上把跟小玲的信寄出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584
发表于 2018-8-19 22: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起!问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93

主题

3819

帖子

480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02
发表于 2018-9-26 23:3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的故事情节写得丰满,人物有血有肉。
喜欢。
问好作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7 04:18 , Processed in 0.390001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