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08|回复: 1

[短篇小说] 【青林边小说】灯光

[复制链接]

30

主题

42

帖子

661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61
发表于 2018-8-28 10: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41年4月,德国侵略了苏联。人们在广播里听到德国侵略自己国家的非常意外的消息,十分的震惊和愤慨!先前美好而幸福的生活已经没有了,从现在起等着他们的是战争和死亡。苏联人民纷纷要求起来,走到前线,坚决保卫自己的祖国。每一个苏联人都懂得:只有保住了自己国家,打败了德国侵略者,自己的亲人和家才能真正的幸福和生活,才能长久!

    两个月过去了。
这一天,在苏联诺尔丁的一个小城里。
一个长得文静、善良,秀气的19岁姑娘达莎和21岁的非常英俊而健壮的小伙子米哈伊尔,在楼房边的一个过道的橡树下见面。
“达莎,你听到了广播和消息了吗?”
“我知道,德国鬼子侵略了我们国家。”
“照这样看来,要不了几个月,德国鬼子就要打到斯大林格勒了,那样,莫斯科也危险了!我们这里要不了很久,也快了。”米哈伊尔说。他主要是很想上战场打德国鬼子的。他已经在三天前,在城里的人民委员会征兵处报了名上战场作战。
虽然,他们认识了一年,达莎是爱慕他的,知道现在许多的中青年男人都上前线打仗,米哈伊尔也一定要去的,那么,自己就不得不和他分开了,爱慕的人要去打仗。她心里咯噔动了一下。如果米哈伊尔上了前线,那就不再是我的米哈了,他很可能会在战场上被打死,可是自己又不能阻止他上战场。这如何是好?
看到达莎白白而红润的鹅蛋形脸和她一时的阴郁神情。
米哈伊尔问:“你怎么了?”
“你要上前线打仗?”
“我已经决定了。”
“我不会拦你!”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姑娘。”
“你好久去?”
“我已经在前天到征兵办公室报了名,那里有很多的人:有五十多岁的,有19岁20多岁的男人,都想上前线,打击德国鬼子。”
“我要是男的就好了!”达莎感叹道。
“你就在家里等着我打完仗回来。”
“嗯,我一定等你回来。”
“我来是跟你告别的。下午13点,就要赶车上前线。”米哈伊尔说。非常舍不得就这样离开自己心爱的姑娘。
“我送你。”达莎也非常爱慕他。一股自己的心上人即将离开的愁绪占满了她的全身,可是她又无可奈后来,达莎和米哈伊尔来到征兵大楼下。在大楼下的宽地上,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即将上前线的新兵,氛围非常的热闹!有一种人人都想上前方战线去痛打德国鬼子的激情。达莎也深深受到了感染。她说:“我要是一个男的,就跟你一样,到前方去。”
“不。”
“为什么?”
“你要好好照顾爸爸。”
“哎。”
“我想你照顾好好了,也不错。达莎,你一定要等着我回来,我就和你结婚。”
“我等你回来。”达莎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爱说。并略微抬起她非常清澈带有一种纯洁的眼睛瞅着一脸俊逸身材健壮的米哈伊尔。
米哈伊尔感觉到来自达莎含情韵的神态和非常纯净温和如水的没有任何杂质的眼光,心里就感到非常愉悦!
这时,有一个上尉连长波波维奇在那边喊道:“去前线的新兵马上上车!”
马上,在他身边的多个战士都急急忙忙地跑到那边去了,正好那边有两辆车停在那里。看到身边的战士都跑过去了。米哈伊尔马上说:
“达莎,我走了!”
“嗯,你快去。”
说完,米哈伊尔就一下深情地抱住达莎在自己怀里,过了一会,米哈伊尔才放开达莎就转身跑去了。达莎看到他极快地跑到已经站成两排的战士边排好队。过了会,波波维奇连长喊了一声:“上车!”
于是,红军战士们马上爬上车,几分钟后,只听到哄得一声,车门关了一声,装有满满两车的红军新战士的车开走了;达莎才非常惆怅地往家里慢慢回去。





    半夜了,由于自己爱慕的男人米哈伊尔,在今天下午参加了苏联红军,上前方战线打击可恨的德国鬼子去了。达莎就无法平静。她想战争这事是最不好预测的,只要接触到了,被打死打伤就不可避免。她一直觉得,自己的心上人米哈伊尔也会死。她想道: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后天,反正都跑不了,一切难说。
她闭上眼睛想睡着,都很久了,有一个小时了,她感到自己还是一个脑海是清醒的,睡意不来。
达莎实在想念着米哈伊尔,脑海里不时现出米哈伊尔那温和、坚定的苹果脸。越想就越更想,要是他不去参加苏联红军就好了,我还能跟以前一样去找他,见他,这下见不到了,哎!
达莎和米哈伊尔是去年的相爱了。
一切都难说,他会何时回来。想到这里,达莎心里涌起了无限的惆怅!快一个小时,她都无法睡,更加惦念想念自己非常爱慕的红军战士米哈伊尔,越来越强烈!

哎,既然睡不着,就不睡了。达莎想道。开亮电灯,她起来,在电灯那黄黄而柔和的光线里,走到窗边一个书桌旁坐下,把合拢的、浅蓝色有小朵玫瑰图案的薄薄的窗帘轻轻拉开,推开窗子,马上,就有一股微微的凉的夜风吹进来到她的苹果脸上,感到清爽爽的!
这时,她看到在窗外一片温和夜色。在她窗子的对面是楼房,这时,每个窗子都灯熄了,整个楼房在黑越越的深夜色里,像一个长方形的物体蹲在那里,那静静的深夜气息的外面,是那样的清静。在这样的心情下了,达莎用手弄了弄自己头发。是呀,这时是那样的静,是那样惬意,她想道:米哈伊尔,你呢,你在前方战场,怎样了……
两天后,就是第二天下午,15点,苏联红军战士米哈伊尔和三车的新战士,到了前线。
车子在远处的一个镇子上停下,全部新的红军战士跳下车,这里离战场较近,能感受有一公里不到的前线带有的战斗气息。不时,还能听到被村子挡住的看不清较远战场上,一声炮声。让人感到带有隐隐的死亡危险意味。所有新红军战士站成三长排,这时,他们的新任红军连长波波维奇大尉是白净方脸,身材非常壮实,鼻子有些翘,一双大眼睛发出忠厚、英勇的光芒,他来自顿河叶兰乡的哥萨克。30岁。
他马上集合好了全部红军新战士。就对他们说:“同志们,前面就是战场。要不了多久,德国鬼子就要开始进攻我们苏联红军了。我们必须迅速赶到战场,和另一个连队一起打击德国鬼子。要有勇气,你们不是什么都不会的小伙子,你们已经在参军前,训练了一个月。现在,是要用自己的时候啦!”
他说到这里,好像不说多一句废话:“上!”
并把手一挥,自己就向前面战场快步而去。随后,战士们也跟上他。

22岁的苏联红军战士米哈伊尔和所有想到战场,打击德国侵略者保卫祖国的战士一样,看到前面是令人生畏的战场,非常激动起来。他看到走到最前面的红军连长波波维奇上尉,一直都没有看见他回过脸,觉得他一定是把大家带到战壕里去。他觉得,自己上了阵地,就什么都别想了,好好打击德国鬼子。
在这样在思绪中,米哈伊尔和新红军战士们在近二十分钟里,被波波维奇连长带到阵地里。米哈伊尔看到:他们所呆的阵地就是一条又长有弯的土沟战壕,打到他们的胸部部位。        战壕后面的远处能看见点灰色土丘和在村头有橡树的往后一片的红顶白墙的矮房的村子的情景。可是,由于战争的来临,那里的村民早就跑了,一个小村空荡荡的,没一点人气。当米哈伊尔他们路过村子时,看不到一个人,他就知道,这是受战争的影响。心里再次非常非常恨战争和德国鬼子。

带着这样的心情,他们这批新的红军战士在战壕里往前面看:阵地的正面,是一大片非常平坦的土黄色土地。

他看着,这时,长得翘鼻子,眼睛明亮,人热诚,英武的波波维奇大尉连长走到他面前,问:“米哈伊尔,你还在看什么?快,做好准备!”
听到自己连长说自己,米哈伊尔就转过脸,看到自己连长长得发红的脸,这张脸总有一一种热诚的感觉。
“连长,这前面的阵地太开阔了!”米哈伊尔说。一脸的好奇心,还在看着眼前的一大片往两边的矮土堆伸去的战场。
波波维奇大尉连长就变得温和些说:“别看了。快检查自己的枪子弹。德国鬼子会来到你跟前的。”波波连长还会诙谐。这话在新战士不住地紧张害怕时,能缓解战士们的紧张。
“连长,我不怕。”米哈伊尔说。把他在好奇心里的没有涉及过战争的带娃气脸转过来说。
然后,波波维奇连长用眼睛瞪了下他说:“准备好。”此时,波波维奇把他俊逸、平易近人的目光对着还生性活泼的米哈伊尔脸愁了一下,还是显得严肃,只是不强硬,也许他面对的是新战士,要温和些,但是对老战士就要冒火。
然后,波波连长就走过去了。

现在德国鬼子还没有进攻。刚刚到阵地的米哈伊尔看了看前面的非常开阔的平地就想只有等着了。就坐在如一条弯曲的又长又窄的土灰色战壕地上,把有洞眼的黑色枪管下的有一个圆盒的步枪靠在土壁上。这时的战场是那样安静,但是,米哈伊尔心里是躁动不安的,等一会,就要打仗了,他这样想,心里也想既然到战场,就狠狠打敌人。这时,他身旁坐着的一个战士阿力科夫,一头的淡黄头发,方团的脸,脸上有麻子。
一个大圆眼,不时眨了一下,人显得活泼话多,闪动着青春朝气的阿力科夫说:“米哈伊尔,我们马上就到了战场,并投人战斗!”
还有一个新红军战士,身子健壮,宽脸,透出无所谓的样子:好像不管战争怎么样,他都心情好的谢廖萨。
他说:“米哈伊尔,别想这些,要打就打,要死就死。”
“是呀,我现在不想就着急去死,我来是多打死几个德国鬼子的,以后再死也不迟。”
米哈伊尔说:“反正不打死完那些德国鬼子,就不会结束。”
谢廖沙说:“好了,别说这些了。到打仗了,再使力也不迟。”
然后,他抱怨说:“要是没有德国鬼子,我这时该在莫得霍夫机械厂上班了。我还想,高兴地上班下班,在空闲时,就看点书,再去追求我们隔壁安德来大叔的女儿廖妮娅,她长得美丽而善良。”

“看来,不行了。”米哈伊尔说。
“哎!这该死的战争。”谢廖沙说,就把背靠在打倒他胸部的窄窄的战壕上,把他的右手插在他肚皮上的皮带里,显得不如意。
米哈伊尔说:“谢廖沙,别灰心,等打败了德国鬼子,你就可以以苏联英雄的身份去见廖妮娅了。”
“好是好,就是我能不能活到那一天?”谢廖沙说到这一句时,把他脸往上抬了一下,没有把握。
“一定会的。”
这时,传来了哄的一声,大家都吓了一跳。米哈伊尔就听到自己的波波维奇连长在那边突喊道:“德国鬼子进攻,快准备战斗!”




米哈伊尔第一次看到德国鬼子有两百多人,或者更多。他们从前面跑来,对他们苏联红军做出满含杀气的进攻。
这时,他看到:在正面阵地那面的波波维奇上尉连长走了过来,到他的身边,还有,他们的班长也是老兵,都在自己战士身边,在稳定这一次打仗的新战士的紧张心绪。
波波维奇连长,此时,显得非常的沉着,仿佛要等着敌人近了,好打他们。
紧张中,米哈伊尔看到自己连长这种神情,不知不觉就没有这样紧张了。
过了五六分钟,他看到趴在战壕上的波波维奇大尉,就把放在上面的右手往下面伸,往他紧系在他腰间上的黑皮带上的手枪拿出来,好像他此时,才决定对付对手似的。波波维奇连长看到机会到了,毫不迟疑地突然喊了一声:“射击!”
米哈伊尔听到了波波维奇连长那令人振奋的喊声。他架上枪,然后,拉开枪膛,塞上一颗子弹,一瞄准即开枪;他仿佛只管这样做,仿佛这样,就能吓着德国鬼子似的。他此时,开完了一枪,就看到波波维奇大尉趴在战壕上,极力朝敌人开枪,非常的沉着,机敏,主要是非常的沉稳。
不时,还看见他抬起脸,把身子明显超出众人的举止,显然,波波维奇连长在更用力地打死在渐渐跑近的德国鬼子。
不久,波波维奇连长看到德国鬼子渐渐近了。
就非常机敏,他看到多个德国鬼子要近了。就把手里的冲锋枪猛扫,一下打死打倒他们。
看到危险被暂时解除了。他就趴在战壕上,好好地歇歇。
这时,他听到一边有战士喊道:“波波维奇大尉,莫尔耶夫受伤了!”
听到喊声,波波维奇连长就马上放下枪,跑过来说:“莫尔耶夫,你别慌,马上就跟你治疗。你不会死的!”
“波波维奇,我没有什么。”
“好。等你伤好,我们一起又打德国鬼子。”
“好!”
然后,一个女卫生员来了。就帮他包扎。然后波波维奇连长又继续战斗。

21岁的米哈伊尔和新来的战士跟着波波维奇连长打了几天的仗,渐渐地从一个新战士变成了有点战场经验的战士了,他再没有刚来战场的压抑感!
也和一些战士相处不错!这天黄昏了。在他们刚打完仗的阵地上和前面一片广阔的地上,除了一些德国鬼子的横七竖八的尸体,在他们阵地的西边,一抹橙红色的温情的夕阳把西边远远的高空染成了一片红色,看上去,非常的壮丽迷人!夕阳的橙红色的光辉照到了他脸上。战壕里,在米哈伊尔身边,这时,他班长吉尔采夫,一个脸色黄,有些麻子,身子如熊,有一米八身材的吉尔采夫班长走过来说:“米哈伊尔,别想了,快来帮着抬伤员。”
“是,班长。”
人非常随和的吉尔采夫班长就到这边来说:“来,我们两个把这几个伤员弄到那边去。”
“好的,班长。”
“来。”
吉尔采夫班长用手一招,就弯下他紧系着黑色宽皮带白色皮带扣环的腰腹。这时,米哈伊尔也走近一步,两人抬走一个肚皮上在流血的是翘鼻子、大个子的红军老战士往那边战壕走去,不久把这个老战士和一些受伤战士放在一起,他俩在几分钟内抬完了。吉尔采夫喘着粗气说:“咱们歇一会。”
“好的。”
班长说:“你打了仗,是多么幸运!今天活过来了!”
米哈伊尔说;‘可惜,还是死了一些战友。”
“这是无奈的事。你过了今天,就好!”
“可是,明天?”
“你不要这样想。就一天一天的打,一天过了,也许,要不了几年,就能走过战争。”
米哈伊尔没有说。
吉尔采夫班长,就把他发黄的右手伸进他紧系着黑色宽皮带下的绿色发皱的军衣包里,拿出一支烟,他看上去颧骨高,眼睛深陷在眼眶里,显得老气,人看起来显得直爽厚道。他问:“米哈伊尔,你抽一支烟?”
“我不会。”
“那我就抽了。”
说完,他刚要点上烟,就听到波波连长浑厚的大嗓音:“米哈伊尔!吉尔采夫!”
吉尔采夫已经习惯波波大尉这样直接喊自己名字。
“我们在这里。”
“快过来!”
“嗯。”
然后,他俩就走过去。
“你辅导米哈伊尔怎么样了?”波波大尉连长高兴了,就和战士开玩笑。
米哈伊尔以为连长叫他有什么事,结果看到连长拿他俩说笑。他看到班长一点都奇怪。

“连长,我不能和你比,你才该多提醒我们的新战士。”
“难道你没有战斗经验吗?没有,我就让捏斯科夫来当班长,你下去。”
“我当然有。”
他俩就这样如老朋友般聊着。米哈伊尔看着他俩,觉得他俩亲密的很!
    晚上了,米哈伊尔刚刚端一饭盒吃饭,这吉尔采夫班长端着饭盒也挨着他吃饭。
他吃得快。
米哈伊尔好奇问:
“班长,你怎么吃得这样快?”
“我肚皮早就饿了。”
“看来,你吃得快?”
“嗯。”
“我这里有。”
“算了,你都不够。”厚道的班长吉尔采夫说。
“我肚皮不饿。”
然后,米哈伊尔拿了些饭跟自己班长。他看到班长一个身子环厚硕壮,一定没有吃饱。
“米哈伊尔,谢谢你。”吉尔采夫班长说。一张非常厚道的脸对 着米哈伊尔。眼里闪出温厚的光来。
米哈伊尔就吃着自己的饭。
他说:“哎,今天过去了,明天还不知道有多少战斗?”
“仗是打不完的。你不要想这些,到时,你跟着我怎样做就怎样做。”班长说。
“嗯。”
他俩就这样吃着。
看来他俩的战友情是那样温情了。

……
自从和心爱的米哈伊尔分开了几个月了。达莎一直惦念在远方前线当苏联红军的米哈伊尔。已经几个月过去了。米哈伊尔,我的亲人,你怎么样了?你还活着吗?哎!这样残酷的战斗,你能走过去吗?
达莎想道。她父亲达德尼科夫看到自己女儿坐在自己房里,看着窗外眼神呆呆的,在久久地看。心疼自己女儿的爸爸就走过来问:“达莎,你在想什么?”
“爸爸,我没有。”
“为什么常常发呆?”
“爸爸,你想多了。”
然后憨厚的爸爸就走出去了。
爸爸离开后,达莎又在想米哈伊尔。
半夜了,到深夜,达莎经常在梦里醒来,梦的全是米哈伊尔。
她又下了床,走到深夜里夜气凉凉的窗口边站着。
过来很久,她想道:我这样想,有用吗?他在前线要打仗,打德国鬼子。嗯,我还不如跟他写信,把自己的话都都写在纸上。这该是多好呀!
有了这个主意,达莎马上就做。她打开黑乎乎的桌上台灯,打开抽屉,拿出笔和纸。写了起来。写了半个小时,觉得非常满意。就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天气晴朗,金黄色的太阳照在她家的窗子上,透过了玻璃窗子照到她有花纹的百合花图案的铺盖上。想到要跟自己心爱的米哈伊尔寄信,达莎就再也无心睡。她高兴,感到愉快幸福,好像米哈伊尔在她的身边。她起来,吃了饭,就拿着信走出楼房。一出来,看到行人稀少的大街上,由于现在处于战争状况,人们都很少出家门,总是担心哪天有什么炸弹飞到街上把自己炸死了。
一个人行走在冷冷清清的街上,达莎感觉不出往日的愉快生活气息,只感到太萧条了!达莎到了邮政局,走了进去。
“我要寄一封信。”
“好的。”工作人员回答。
然后,达莎寄出信后,心里就踏实了,她知道要不了两三天,米哈伊尔就会收到自己的信,她想:米哈伊尔一定非常高兴的,我也是。
然后,她从邮电局回到了家里。


……
一回到家里,达莎又想念在远方战线的当苏联红军战士的米哈伊尔。她想要是他收到自己的信,就是看到我本人,一定会高兴!要是我在他身边就好了,我还可以看到他和他的模样。哎,这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达莎还是心里感到,自己一路上走到邮局去,到邮局又跟他寄了信,觉得这一路程是那样温情愉快,心里充满了愉悦。
她想念米哈伊尔,恨不得自己像一只小鸟飞向弹雨急急的战场和自己心爱的恋人并肩作战。


……

又一个晚上,她刚下倒下在床上,就精神兴奋,心里想他,脑袋里全是他米哈伊尔的样子。她起来,打开台灯,在台灯黄黄的温和灯辉下,她支起手肘在柜上,看着外面,一片温和而黑越越的夜色,和对面已经没有灯光的在夜色里的楼房的窗子……

三天后。

红军连长波波维奇大尉拿着信,喊道:

“米哈伊尔!杰里科夫!你俩的信。阿廖沙,你的信……”
米哈伊尔听说自己有信,他觉得是达莎的来信。就一下,走到自己连长大尉的面前,拿到信,心里一阵意外高兴!
他马上走到一边的战壕下的一个空弹药箱上坐下,拿出信,看来起来:


        米哈伊尔    我心爱的爱人,我在等着你,等你平安地从前线,胜利地回到我身边,也等到你和你的红军战友们,在那一天,彻底打败德国鬼子回来,我是多么向往着这天早点到来呀!米哈伊尔,我每天每个夜晚都想念你,我想我们会见面的,不管是战争打到多少年?我看不到你在远方的战场过的怎样?打得怎样?我就希望你多小心,多注意安全,不要让子弹打倒你。要是你不被打中,该多么好了。


……
    这时,苏联红军连长波波维奇看到他坐在那里看信。就走过来,
挨着米哈伊尔坐下。没有问。
看完信,米哈伊尔才看到连长在身边。
一个脸发红,他心也跳动。
“连长。”
“是爱你的姑娘的信?”
“连长,你怎么知道?”
“我也有一个老婆,一个两岁的儿子,可惜他们被德国鬼子的飞机炸死了。”波波维奇连长说。米哈伊尔看到他温情的圆脸是那样的无奈。他想:要是他儿子在,他一定是多么幸福呀!
“连长,你怎么这样不幸呀?”
“没什么。我就想多在战场上消灭德国鬼子。我早已经跟我老婆、儿子报仇了。我想,等打完了德国鬼子再成家。”
“连长,这样好呀!”
“我就希望着战争早些完!”。
两人沉默了。
……
晚上了,米哈伊尔和战士们在冷冰冰的战壕里,听着身边战士们在黑越越的宁静的夜色里闲聊着。

在他身边的谢廖沙,看他都不说话。就侧过脸问:“米哈伊尔,你睡了吗?”
“没有。”
“你睡不着吗?”
“太冷了!”
“我也是。”在黑越越的发冷的半夜夜色里,米哈伊尔看了看近身的谢廖沙,觉得和他一起,多有亲近感的,就好像两个伙伴。
“听说你家里来信了?”谢廖沙问。
“是达莎的。”
“是你的女人的?”
“我们还没有结婚。”
“哎,有女人就是好。打完仗,就可以回家乡,过好生活了!”谢廖沙的声音显得多羡慕的。谢廖沙把脸凑近点又问:
“你一定想她吧?”
“嗯。”
“要往好处想,你们会在一起的。”
“你有女人吗?”米哈伊尔侧脸问坐在他身旁,在黑越越的安静夜色里的谢廖沙的侧脸。
“我还没有。不过,我就等打败了德国鬼子回家找一个女人过日子。“停了一下,谢廖沙叹了叹气说道,“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时?”
“不要做倒霉的假设。”
他俩继续聊,在黑黑的夜里,米哈伊尔听到了他战友温存的话,就更想达莎……

     四  

      第二天,米哈伊尔还未睡醒,被吃饭的喊声叫起来了。再说,自己连长波波维奇大尉已经在战壕里走过来喊大家:“同志们,起来吃早饭了!”
米哈伊尔睁开眼,看到军帽上面有一个五角星,灰绿色的军服,一根黑色皮带紧系在他肚皮上的皮带扣环,在他走过来时,闪着亮光,非常英武!他的一双大眼睛露出急于把战士们喊起来吃早饭的神情。
模样英气的波波维奇大尉说:“米哈伊尔,快起来吃饭了。”
然后,站住在他面前,伸出手,非常亲切和蔼地把米哈伊尔拉起来。
“嗯。”
“一定冷吧?”波波维奇连长问,面色显得温存。米哈伊尔看到他,
一般波波维奇大尉希望自己战士都早点把饭吃了,好保持每一个战士处于临战准备。
米哈伊尔跟着大家,就去吃饭了。一吃过饭,波波维奇大尉就走来,一会,看到班长和米哈伊尔说,“准备好没有?”
“连长,有我在,你不要担心。”班长有把握的地说。
说完,波波维奇连长就走了。
米哈伊尔就坐在战壕里。这时他身边的老兵谢廖沙走过来说:“我看到你看信,是你家里的还是你女朋友的?”诚实善良的米哈伊尔说:“我女朋友达莎的。”
“真是好呀!你还有女朋友。她一定是一个好姑娘!”
“你这样说!”
“我在参军前,就有一个女儿。我妻子带着我女儿在阿拉木图乡下生活。”
“她没有跟你来信吗?”
“我妻子写不来信。可是,我知道她盼着我打完德国鬼子就回家乡去。”

这时,米哈伊尔刚要说,就听到一声炮弹声响,落在他们前面的一片宽地上,就马上听到在那边的波波维奇大尉喊道:“德国鬼子开始进攻了!小伙子们,拿起枪来战斗!”
“快,拿枪。”谢廖沙说。他反应是那样迅速。
他看到米哈伊尔站着,就马上弯腰把放在地上的米哈伊尔的步枪拿起来塞在他手里,同时,自己又弯腰拿起自己在地上的步枪,站起来。两人马上面对阵地前面的空空的宽阔地。

好像他陷他动作慢了。

他俩拿起步枪,就转过背来,这时,他俩身边的所有战士拿着枪,趴在战壕上,前面有很多德国鬼子端着枪,向苏联红军做出凶横的攻击。
几分钟后,波波维奇连长命令开枪了。在跑动中的德国鬼子继续朝他们攻击,也不会因苏军战士打死了几个,就停止的。
米哈伊尔在射击,他感到他打出去的子弹都在敌人的前面落下似的,打死敌人。德国鬼子还在继续进攻,他就发狠,就对着分开跑的一个鬼子开枪,还是没打中。
老战士谢廖沙看到他紧张。在打完一枪后,就问他:“米哈伊尔,你怎么了?”
“我打不中。”
“不要乱打。要打准!”老红军战士谢廖沙提醒他。
“嗯。”
这时,老战士谢廖沙看到要跑近的德国鬼子。他一点不慌,还沉着地端起枪,一瞄准,就扣动扳机,打倒一个鬼;他又瞄准,又开枪,没有打中;他又压上一子弹,扣动扳机,这次打中一个德国鬼子的胸部。“看,我打中一个德国鬼子,我还要打中的!”他边咕哝说回脸来·,看到米哈伊尔开枪,没打中。
“不要慌,要一个个得打,就算敌人到了面前,也不慌,就用刺刀拼。”谢廖沙说。一个苹果脸露出颇有兴致的笑容。
然后,他回过脸,就被一颗子弹打中了胸部。他手里的步枪一下滑落,他用双手捂住他厚实的胸部,仰倒在战壕里。
米哈伊尔近距离又看到战友被打死,这是·几次了,心里狠难过!

在他身边的班长吉尔采夫说:“他已经死了。快,接着打。”
“是,班长。”
然后班长到了这边和他一起打德国鬼子。





     米哈伊尔感到自己班长到了自己身旁,马上就有一种身靠大树的安全感。
和自己班长的亲近感。
他马上看到班长吉尔采夫趴在自己身旁,一会儿开枪,一会把军帽往上拉一拉,好像军帽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看到班长开枪,打中一个非常健壮的德国鬼子的胸部,就看见他仰倒在地,马上就失去了对我军的威胁。米哈伊尔高兴。可是,马上有德国鬼子又超过被打死的德国鬼子跑上来,米哈伊尔又看见班长,又把他坚毅脸和胡须伸近步枪,就是,或很有把握开枪了,打中了一个敌人头,中弹的敌人马上扑倒在发黄的沙地上。
这时,就是米哈伊尔刚要为班长高兴时,班长突然胸部中弹。是一个在进攻中的敌人向他开的枪,班长,没有注意到。这时,米哈伊尔只感觉到,自己班长在身边打了一枪后,要抬起身子,就被打中了。
在自己身边的班长,就一下双手捂住冒血的厚实胸部,往后仰倒。战友雅科夫反应快,就放下步枪,回身来,抱起自己班长。
“班长!”
在痛苦中的吉尔采夫班长声音发抖,而更痛苦:“雅科夫,快打德国鬼子!”
“是,班长。”
“你不要在我的面前哭。我不需要眼泪。”
过了一会,班长死了。
雅科夫明白了这话。就起来,回身,他看到:米哈伊尔对于班长的死处在惊诧中,在发呆!
而这时,吉尔采夫班长因为胸部受伤死了。
雅科夫咬着牙齿,他看到前面有六个敌人跑得近。就停止射击,右手往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后摸出一枚手榴弹,站起,刚要拉燃;就被两颗子弹击中了他肚皮。他手里的手榴弹落下在地上。身边一个老战士马上捡起拉燃,就扔向德国鬼子。
这时,雅科夫双手捂住冒血的肚皮,倒下在战壕里。由于是肝脏被打破,雅科夫也牺牲了。
米哈伊尔更是惊愕!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要为班长和雅科夫报仇。就不再发呆了。他端起步枪,想看看是谁打死自己的班长和好战友雅科夫,可是,都是在进攻的敌人。他想:既然,看不到是谁打死自己班长和老兵雅科夫,那就打死别的敌人,这也是在为自己班长和雅科夫大哥报仇。想到这里。米哈伊尔马上端起步枪瞄准一个敌人,就打,然后,又瞄准一个,又打,他把眼前跑近自己的四五个敌人打死在地,其他的德国鬼子竟然绕开他作出进攻。米哈伊尔才觉得自己跟班长和雅科夫报仇了。然后,他又继续打德国鬼子……
几年过去了
这天,是一九四五年八月一天,达莎的父亲回到了家里,
“爸爸,你回来!”
“达莎,我们的卫国战争已经胜利了。你的米哈依伊尔要回来了!”
“爸爸,这四年都没有他的消息了,他是不是已经……”
“别想这些。三天后,他们部队应该回城来。你要去迎接他们,我们的卫国战争的英雄。”爸爸高兴说,一张胡子黑黑的长脸多感到自豪的。
“嗯,我一定要去。”
“爸爸,你等着。我去跟你做饭。”达莎又说。对于到时看得到看不到米哈伊尔她也没有把握。她想:还是应该去看看打败了德国鬼子回来的苏联英雄们。“行呀。”
然后,达莎就回厨房了。

……

三天后,达莎在欢迎红军战士胜利返回城里的过道上,终于看到:四年不见的、26岁的一身非常英武军装的、走在满脸自豪的战士们中的米哈伊尔。只见他长得身子环厚,一根黑色宽皮带紧系在他的腰间,他原先显得年轻稚气的圆脸不再是那样了,而是显得具有成熟军人经历了战场的感觉,显得深沉些了。
“米哈伊尔!米哈伊尔!”达莎急切的不得了喊道。
听到和看到站在欢迎的人群边的达莎的喊声,
显得英气成熟军人气质的米哈伊尔看见了达莎。
他就情不自禁地走出队里,走到达莎的身边。
达莎看到他脸显得性感,鼻翼下是非常黝黑的胡子,看上去具有苏联红军战士勇敢忠诚的神情,是那样的可爱!
“达莎!”
米哈伊尔双手抓住达莎,两人深情拥抱……
后来,达莎和转业到城里的做安全委员会工作的副科长的米哈伊尔结婚,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他们过着甜蜜幸福的生活,直到永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865
发表于 2018-8-29 21: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9-24 23:17 , Processed in 0.2184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