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楼主: 曾德顺

[长篇连载] 【曾德顺小说】桃花源记 第一章

[复制链接]

1

主题

140

帖子

74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45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6)

唱完了革命歌曲之后,王书记发布了新的指示:“匍匐前进!”
民兵们一个个都唰唰地卧倒在地,胳膊肘在地上蹭着,蛇一样的在草丛里潜行。王书记带领民兵无声地往前挪动。他那双大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前方。前方是一片桃树林。民兵们也都跟着王书记一样,屏住呼吸,神情庄严地注视着前方,好像前方的桃树林里埋伏着一支敌军,或是一群野猪。
眼前的这一幕又勾起了桃花的回忆:电影《奇袭白虎团》里的侦察排长严伟才带领战士们侦查敌情的时候,不就是这个样子吗?望着王书记帽徽上的五角星,桃花的思绪又一次走神了,她想:“要是彭春牛也穿上军装,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觉得彭春牛的眼睛没有王书记这么大,眉毛也没有王书记这么威武。
匍匐前进了一阵之后,王书记命令结束演习,围猎野猪的行动正式开始。社员们跟着民兵队伍,向桃花山密林深处进发了。
这一次围猎行动一直持续到黄昏时候,战果辉煌,民兵们打到了三头野猪。王书记指示:一头野猪分给民兵,另外两头野猪分给桃花源生产队的社员们。
当天晚上,整个桃花源就像过年一样,喜气洋洋。丁兵家的禾场上支起了三口大锅,大锅里的野猪肉汩汩地冒着热气,野猪肉的香气飘荡在桃花源的夜空里。禾场上摆满了桌子、板凳,桃花源人大块吃肉,高声谈笑。
丁牛说:“春荒时节能够吃上野猪肉,桃花源里几千年也没有过。”
刘痒痒说:“共产主义是什么滋味?不就是吃野猪肉的滋味吗?”
丁君说:“还是多亏了王书记。自从王书记来到桃花源,我们就过上了共产主义生活。事实证明:只要我们跟着王书记走,我们桃花源人的日子就会越来越好。”
大会餐之后,又开始分肉,每家都分到了几斤野猪肉。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吃饱喝足后的桃花源人提着分到的野猪肉,三三两两地走回家去,田野上到处飘荡着赞美王书记的声音。
桃花也提着野猪肉,走在田埂上,听着社员们念叨王书记的好,想到自己昨天还暗自埋怨王书记,桃花有些茫然:到底是王书记错了,还是自己错了呢?这个王书记,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桃花回到家中,母亲满面笑容地从她手中接过野猪肉,把它挂在灶口上方在铁丝上,然后拍拍手,似乎无限感慨地说:“野猪肉。唉,足足有二十年没有尝过野猪肉啦。”
让桃花没有想到的是,书记打猎的兴趣越来越浓,一发而不可收,打完了野猪又打黄鼠狼,打完了黄鼠狼又打山鸡,打完了山鸡要打野兔。陪同王书记围猎的队伍也越来越大,开始时,只是桃花源生产队的社员,后来整个桃花源大队的社员也都来参加围猎了。开始时,打猎的只是桃花源大队、武陵公社的民兵,后来,武陵县的公安、武警都出动了。开始时,只是白天打猎,后来发展到通宵打猎,打猎的、围猎的,一律高举着熊熊火把。
桃花越来越看不惯王书记了。看不惯看不惯是真的看不惯,不是装出来的看不惯。桃花暗自埋怨王书记:你打黄鼠狼、打野猪是保家卫国,你打山鸡、打兔子又算是什么呢?山鸡和兔子世世代代生活在桃花山上,它们没招你没惹你,你为什么要把它们赶尽杀绝呢?
桃花又暗自埋怨王书记:你晚上打猎,漫山遍野都是火把,那得烧掉多少桐油啊!万一发生火灾,把桃花山烧光了,那可怎么办呢?
桃花又暗自埋怨王书记:一颗子弹要费一升米的价钱,这次打猎浪费了多少子弹?浪费了多少大米?
桃花又暗自埋怨王书记:现在正是春插时节,为了陪你打猎,桃花源生产队、桃花源大队的社员们都没有时间插秧了。耽误了春插,错过了时节,到了秋天,打不下粮食,可怎么办呢?桃花源人拿什么交公粮、拿什么填饱肚子呢?
桃花看不惯看不惯是真的看不惯,不是装出来的看不惯。可是,桃花看不惯又有什么用呢?
桃花源人看得惯。桃花源人兴高采烈。桃花源人趾高气扬。看到其它生产队、其它大队、其它公社、甚至连武陵县城的公安、武警都源源不断地涌入桃花源,桃花源人觉得特别有面子,特别自豪。
丁君说:“以前,桃花源外面的人提到桃花源的时候,都会说:那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现在怎么样?现在,桃花源成了一座庙,人人都来拜。”
刘痒痒说:“文官要下轿,武官要下马。”
有一次,高德英在人群里叹气说:“现在是春插时节哟,不是打猎时节哟!”
高德英这一句不合时宜的叹气,马上引来了桃花源人的围攻。
丁君说:“王书记是武陵县最大的官,他难道没有你这个生产队的妇女队长懂得多?只要跟着王书记走,我们就能分到山鸡、兔子,吃上山珍野味。这样的好日子,几千年也难得遇上一回。”
刘痒痒说:“耽误春插怕什么唦?到时候,只要王书记批一张条子,武陵县粮食局就会把大米运到桃花洞口,我们只要用箩筐去挑回家就行了唦。”
罗肤说:“你这个妇女队长就是目光短浅唦,眼里只有春插。王书记为什么要这么大规模地围猎?他这是借围猎这种形式,搞一场反修防修的全民大演练。你懂不懂唦?”
高德英不敢再出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0

帖子

74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45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7)

杏花湾生产队的社员也来参加围猎了。桃花看见了彭春牛。彭春牛看见了桃花。以前,桃花一看见彭春牛,就会把心中的烦恼跟彭春牛说;彭春牛一看见桃花,就会很兴奋,就会两眼放光地死死盯住她,就会恨不得往桃花身上扑。
可这一回不同。这一回,彭春牛也很兴奋,可是,彭春牛不是为桃花而兴奋。当彭春牛和桃花一起,在桐树下敲着脸盆,同所有人一起高声呐喊的时候,他的眼睛竟然没有看着桃花,他闪闪发光的眼睛,望的是漫山遍野的火把。
“浪漫主义唦!这就是王书记的浪漫主义唦!”他眺望着远方,激动地喊道:“这才是真正的浪漫主义啊!”
他没有看站在他旁边的桃花,他不关心桃花在想什么,他不知道桃花不喜欢眼前的浪漫主义。
桃花想把兴奋的彭春牛拉到现实主义中来,于是,她就问彭春牛:“你们杏花湾生产队的插秧任务完成了多少?”
彭春牛望着远处的火把,显得漠不关心地说:“没完成多少。——今晚又该打下不少猎物啦,你们桃花源生产队的社员今晚又可以大会餐啦。”
桃花又问:“很快就要到五月一号了,你们生产队的春插完成得这么慢,你不着急吗?”
“我着什么急唦?”彭春牛仍然望着远处的火把,嘴里仍然喃喃自语:“同样都是桃花源大队,桃花洞里的社员天天吃肉,桃花洞外的社员一年都沾不上一点油腥。有没有王书记,真是两重天啊。”
桃花问:“你知道我们桃花源生产队春插任务完成了多少吗?”
彭春牛总算把目光收了回来,他望着桃花说:“不知道。”
桃花说:“我们生产队的春插才刚刚开了个头呢。我急得都睡不好觉呢。”
彭春牛满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好着急的唦?有王书记在你们桃花源,天大的事,只要王书记大笔一挥,批一个条子就解决啦!”
桃花望着彭春牛的脸,她忽然觉得眼前这张脸是那么的陌生。当彭春牛望着远处的火把跟他说话时,桃花的心是寂寞的;当彭春牛望着她的眼睛跟她说话时,她觉得自己更加寂寞了。
唉,彭春牛,她的心上人,他怎么跟桃花源里的其他人说一样的话啦?她真恨不得把手里的脸盆扣到他的头上去,然后大声责骂他:“你呀,你呀,我看你跟王落桃一样,也是一个水老倌,二流子,麻子!”
桃花没有这样做,她只是伤心地想:“唉,同彭春牛在一起,还不如同高德英在一起呢。同高德英在一起,至少还可以说一说知心话。”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可是,桃花源生产队的水田,还是一片白茫茫、空荡荡的样子,看不到一点绿色的秧苗。
要是在往年的这个时候,春插差不多都要结束了,整个桃花源,一眼望过去,到处都是一片绿色。这样的绿色会让桃花心里感到踏实,舒服,这是因为,这片绿色中的许多小块,都是桃花和罗肤插下的。
过不了几个月,这些绿色的秧苗就会长成禾苗,这些禾苗长高之后就会结出稻穗,稻穗就会长成稻谷。到了双抢时节,再把这些稻谷收割下来,桃花源人的口粮才有了保障,才会有杂粮饭吃,才不会饿肚子。
望着这空荡荡的田野,桃花的心里也是空荡荡的。她感到很揪心,高德英也感到很揪心。
可是,王书记不着急,桃花源人也不着急,桃花源人跟着王书记去打猎,每天可以记十个工分。到了晚上,还可以会餐,大块吃野味,大碗喝酒,过着这样的好日子,谁还会记得插秧呢?
好在桃花山上的猎物终于被赶尽杀绝了,王书记打猎的热情消退了。王书记对刘秘书说:“该解甲归田了。”
于是,王书记卸下戎装,带领社员们到田里插秧了。桃花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她偷偷对高德英说:“只要我们从现在开始,卯足了劲插秧,今年的春插还是可以按时完成的。”
高德英说:“照这样的速度,过了五一,肯定还有好多田不能按时插完,到了秋收季节,收上来的都是秕谷。”
桃花说:“秕谷就秕谷吧,磨成糠,拌上野菜,也可以当半年粮呢。”
不过,王书记对插秧的兴趣,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弯腰在田里插了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就直起腰来了。
王书记一直起腰来,丁兵马上也直起腰来,桃花源里的社员们也都马上直起腰来,大家都望着王书记。
丁兵问:“王书记,社员们都喊累,要不要上田埂休息一下?”
王书记说:“既然大家都累了,那就休息一下唦。”
王书记话音未落,丁兵就扑通扑通地往田埂上跑,其他社员也都急忙往田埂上跑,只有王书记不急不慢地走在最后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40

帖子

74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45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8)

男人们洗干净自己的手脚,都坐在田埂上,谁也没有拿出自己的旱烟袋。大家都望着王书记。王书记知道,社员们是在等着他的过滤嘴香烟。他朝刘秘书一挥手,刘秘书就从吉普车里拿来了一条过滤嘴香烟,给每个男人都递上了一根过滤嘴香烟。
现在,男人们抽起过滤嘴香烟来,比过去随意多了。不像第一次抽过滤嘴香烟那样,把所有的烟雾都吞到肚子里去,而是像王书记那样,让烟雾从鼻孔里飘出来。丁一臣甚至还毫不心疼地吐起了烟圈,再也没有人嘲笑他说:“狗日的丁一臣,抽王书记的烟,一点也不懂得珍惜,真是个败家子!”
丁君一边抽烟,一边盯住停在山道上的那辆吉普车。他对丁兵说:“丁连长,你是见过世面的人,像王书记那样的吉普车,你坐过没有?”
丁兵连连摆手说:“像王书记坐的那种军用吉普车,我在部队时也没有坐过。只有师长才有资格坐这种车”
丁一臣问丁兵:“师长是多大的官?师长转业以后,恐怕还没有王书记的官大吧?”
丁红说:“以前,我们桃花源人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公社的伍书记了。伍书记从来没有坐过吉普车,伍书记下乡,骑的是自行车。”
刘痒痒说:“像王书记这样的吉普车,我们以前只在电影里面见过。不知道坐上这样的车,是一个什么味道呢?是不是像搂着黄花闺女一样舒服呢?”
丁君指着刘痒痒骂道:“你狗日的刘痒痒,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桃花源人几千年没有抽过的过滤嘴香烟,王书记让你抽上了,难道你还想坐王书记的吉普车?你狗日的就是蹬鼻子上脸:别人请你到厨房吃了饭,你却还想着到卧房去搞别人的堂客!”
王书记抽着烟,笑眯眯地看着男人们议论,脸上是那种非常惬意的神情。他对丁君说:“你不要骂刘痒痒嘛,坐一坐吉普车又有什么了不起唦?这又不是我的堂客,也不是皇帝的龙椅,谁想坐,谁都可以去坐唦。”
男人们一阵欢呼。丁君不放心地问:“王书记,你真的同意让我们桃花源人坐你的吉普车啦?”
王书记大手一挥,说:“去唦去唦,去坐唦。”
丁兵高喊道:“谁想要坐王书记的吉普车,就要好好把自己的手脚洗干净,千万不要把王书记的车弄脏了。”
田埂上又是一阵忙碌,社员们哗哗地浇水洗手洗脚,然后兴冲冲地朝着那辆吉普车跑过去。吉普车司机站在车门边,让社员们排好队,每次只允许四个人上车。先上去的人坐在车上,这里摸摸,那里碰碰,迟迟不肯下来。
在车下排队的人焦急地大骂:“我日你秦朝的先人!坐了这么久,怎么还舍不得下来?难道你们要在吉普车里养太子吗?”
车里的人依依不舍地下来了,不免大发感慨:
“哎呀,真是舒服!比当皇帝还过瘾,比抱着黄花闺女还舒服。”
“那坐垫软绵绵的,比我们家的硬板凳舒服多了。坐在那样的坐垫上,就好比坐在女人的奶子上。”
“你怎么能拿你家的硬板凳,同王书记的吉普车相比呢?吉普车是什么人坐的?硬板凳是什么人坐的?”
“是唦是唦。作田的人,卵子再硬,也不能打得板凳响;当官的人,一坐上吉普车,坐垫就吱吱响。”
“人比人,气死人。”
所有的人都坐过了吉普车,除了桃花和高德英。二人坐在田埂上,抓起一块块土坷垃,朝田里扔去。田里冒起一个又一个水泡。
罗肤又向王书记提出了新的要求:“王书记,你让我们就这样在吉普车里干坐一下,一点都不过瘾。不如你跟你的司机说一下,让他拉上我们在山路上跑一跑,让我们实实在在过一回坐吉普车的瘾。”
刘痒痒也说:“是唦,是唦,就好像丁一臣抱个枕头当堂客睡,不过瘾唦。”
王书记爽快地答应了:“要得唦,游泳就该在水里游唦,在床上游当然不过瘾唦。”
吉普车司机飞奔过来,向王书记请示:“王书记,你让我拉上这些人,每一趟跑多远?”
王书记说:“你把他们拉到武陵公社街道上去转一圈,再回来。”
桃花源人又开始排队了,还是老规矩:每一回只坐四个人。这一回,社员们再也不争抢座位了,反正每个人都能够轮到机会。
吉普车在山道上奔跑起来。
很快,第一轮坐车的人,就从武陵公社街道回来了。他们从车上下来,同那些还没有坐车的人议论说:
“以前,从桃花源生产队走到武陵公社,要走两个时辰呢。这一回坐上吉普车,一泡尿的工夫就走了一个来回。这一次,我总算知道什么是快了。”
“什么是快?桃花源的日子,从秦朝到今天,一眨眼就过去了。这就是快。什么是慢?弯腰在田里插秧,这就是慢,一个上午都迟迟挨不过去。”
“作田的人好比是牛,过的都是慢日子;当官的人好比是白鹭鸶,过的都是快日子。你们说说看,让牛和白鹭鸶比赛,哪个更快到达武陵公社?”
“以前听刘秘书讲浪漫主义,老听不懂,这回算是懂了:浪漫主义就是快唦,就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唦,就是一天等于二十年唦。”
只有桃花和高德英坚持不肯坐吉普车。罗肤跑过来劝桃花,桃花拒绝说:“吉普车跑得太快了,我怕我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已经变成老婆婆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07:23 , Processed in 0.405601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