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楼主: 曾德顺

[长篇连载] 【曾德顺小说】桃花源记 第一章

[复制链接]

1

主题

158

帖子

76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63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10: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章(9)



桃花乘着月色向彭春牛家走去。天上的月亮好大,桃花独自走在田埂上,她一眼望去,桃花源的田野上已经没有多少空白了,大部分水田都已经插上秧苗了。春插很快要结束了。
以前,桃花总是担心不能再立夏之前完成春插,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月光下的秧苗都很安静,桃花看着这些秧苗,心里觉得很亲切,这些秧苗好像就是她的孩子,这些孩子现在都在酣睡,但他们都在暗暗生长。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长高,就会扬花,就会结穗,长出金灿灿的稻谷。
桃花家里和彭春牛家里早已商定好了,今年秋收过后,等打下晚稻,分了新谷,就办喜事。到那时,桃花就要从桃花源生产队,嫁到杏花湾生产队去了,成为彭春牛的堂客了。一想到这些,桃花的心里就充满期待和甜蜜。
桃花走过田野,出了桃花洞,就走上山路了。桃花独自走在山路上,她想起了罗肤。说到走山路,她和罗肤走得最多。以前看电影时,她总是和罗肤共打一只手电,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在山路上。罗肤滔滔不绝地对电影发表评论,桃花常常只是静静地听。
罗肤把电影里的人物分为压迫者,被压迫者,拯救者。罗肤认为,被压迫者总是要反抗压迫者。不过,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要想取得胜利,常常需要拯救者的帮助。第一次听这些观点,桃花不以为然,后来听得多了,桃花慢慢觉得罗肤的话有几分道理,再往后,桃花发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用罗肤的观点来看这个世界了。
不过,罗肤已经很久没有和桃花一起走在山路上了,就是在桃花源里,两人的关系好像也不再像以前那么亲密无间了。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桃花和罗肤的关系疏远起来?桃花仔细想了想,对了,就是从王落桃到桃花源蹲点以后。
王落桃来了,桃花和罗肤就再也没有结伴到外面去看过电影了,因为隔三差五的,丁兵的禾场上就会放电影,她俩没必要到外面看电影了;
王落桃来了,生产队不搞分组插秧了,她俩不能在一起没日没夜地挣工分了;
王落桃来了,罗肤的所有心思都用在王落桃身上了,她好像已经顾不上桃花这个好朋友了。
罗肤说:王落桃是一个拯救者。
桃花想,罗肤的话也许是对的。只是,那些被王落桃赶到桃花源里来插秧的外来人,他们会觉得王落桃是拯救者吗?
王落桃的到来,也使得桃花不得不两次跑到杏花湾向彭春牛讨教。第一次,桃花向彭春牛请教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
今晚是第二次。今晚,桃花要向彭春牛请教压迫者和被压迫者。
在杏花湾生产队的田埂上,桃花遇上了彭春牛。彭春牛背着一把锄头,正在看水。他告诉桃花,当看水老倌,一个晚上可以挣十个工分呢。桃花听了,心中一阵喜悦:这就是自己的男人,一心想的还是挣工分。
桃花问:“你们生产队的春插已经完成了?”
彭春牛笑嘻嘻地说:“你们生产队的春插不是也快完成了吗?”
桃花的神情严肃起来,她说:“春插是快完成了,不过,我们桃花源的江山怕是很快就要改变颜色了。”
彭春牛也变得严肃起来。为了表示他对桃花的重视,他把锄头挖在田里,专心致志地望着桃花。
桃花说:“我们生产队的社员们,在王书记的领导下,刚刚翻了身,当上奴隶主,就开始腐化变质了。”
彭春牛抽抽鼻子说:“哟,头一次听说作田的人也会腐化变质的。”但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够庄重,于是,他也像桃花一样皱起眉头,严肃地说:“你说说看,桃花源人是如何腐化变质的?”
桃花说:“他们偷偷地向奴隶们要钱,要烟,要裤子,要卫生巾……”
彭春牛安慰桃花说:“城里人有钱,桃花源人穷,桃花源人现在不过就是借机揩点油。”
桃花说:“我们桃花源人现在成了奴隶主,成了压迫阶级。那些外来人成了被压迫阶级。报纸上说,被压迫阶级总是要反抗的,总是要推翻压迫阶级的。到那时,桃花源里就会发生革命,人头落地,血流成河。”
彭春牛低头想了很久,他不知道该如何消除桃花心中的担忧。忽然,他蹲下身去,望着桃花。
桃花不解地问:“春牛,你这是干什么?”
春牛说:“桃花,你把我推翻。”
桃花问:“我如何把把你推翻?”
春牛说:“你上来推我一下。”
桃花轻轻推了春牛一下,春牛倒在了田埂上。他侧身躺着,左脸枕在泥土上。他望着桃花说:“桃花,你再推我一下,把我推翻。”
桃花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弯腰轻轻推了春牛一下。
春牛侧转身,右脸枕在泥土上,他望着桃花说:“你再推我一下,把我推翻。”
桃花又弯腰推了彭春牛一下。
春牛再次侧转身躺着,左脸枕着泥土。他望着桃花说:“你还能把我推翻吗?”
桃花摇了摇头。
春牛伸手在田埂上拍了两下,说:“我们作田的人,本身就是贴着泥土的,还怕别人把我们推翻吗?”
桃花说:“要是被压迫阶级起来造反,把我们桃花源人都杀了,那可怎么办?”
春牛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说:“把作田的人都杀了,谁来插秧割禾?”

辞别了彭春牛,桃花独自一人往回走。桃花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再担心桃花源人被推翻,被革命了。同时,桃花又觉得有些伤心。她长这么大,直到今天晚上,才第一次痛切地认识到:作田人是这样卑微和渺小。
今天晚上,彭春牛把脸贴在田埂上,然后告诉她:“作田的人还不如一只蚂蚁。”
彭春牛又说:“作田的人还不如一条蚯蚓。”
彭春牛又说:“作田的人还不如一条泥鳅。”
彭春牛又说:“作田的人还不如一条黄鳝。”
彭春牛又说:“作田的人还不如一只螺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4-27 00:26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25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