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3|回复: 1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血土穿空阵地倾(9--10)

[复制链接]

33

主题

47

帖子

686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86
发表于 2018-11-5 09:45: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然后,杨营长也露出满意而更多是在急于马上出发的神情,他英气的脸舒展开来,一脸是厚道、机敏、可亲的笑容。他立刻亲昵地伸出手拍拍面前的两战士英气带皱的军帽。马上风趣地说:
“有害怕的、怕死的就回家去。”
“哈!哈!哈!”战士们愉快地大笑起来。
然后,杨营长对身边的张连长说:“我们到朝鲜那边再说。我现在还要到张营长、戴营长那里去。”显然,杨营长非常忙。
“嗯。”
“我去了。”杨营长说。转身就走了,仿佛是在对自己说,又好像对张连长说。这时,古排长才想到他们没有吃晚饭。就到被灯光照着的靠白墙的红色柜子里拿出一袋压缩饼干,
走到连长身边说:“马上就出发了。连长,吃点饼干吧。”
张连长摇摇头说:“我吃不下。”现在,他肚皮不饿,就想着带领战士们过河到朝鲜去。
古排长了解自己连长的习性,毕竟,连长不仅要马上把思路投入到即将开始的军事行动中来,还因为自己让强烈爱恋他的小玲热切的牵挂而一直自纠。于是,古排长那正直、明亮、质朴的眼睛看了下神态温厚、英俊的连长的脸,就把压缩饼干放进他紧系着被营房里灯光照在他宽皮带下的军衣包里。
他想道:连长这回应该吃不下,只有等会在路途上吃了。想到这里,古排长忽然听到了在营房门外面,分别从两边的营房灯光照到黑乎乎的操场地上,有兄弟部队的官兵在门边的地坝上开始在集合的声响。
仅一会就变成了由班、排长大声的、迅速而催促的杂乱的喊声:“二排集合!三排集合!”等等,紧接着有一个粗声响亮的喊声:“四班,全体集合!" 等等。
然后是一些战士,从开着的灯光浑黄的营房里,较快地跑出来到灯辉照到的门边黑黑地坝上集合,他们戴着浅黄色军帽,背着叠好的铺盖卷,跑出来时,被身后房里黄黄的灯光照在他们紧系着在他们腰间上的宽皮带而显得非常英武的一黑一亮身影,还能听到吊在他们滚圆屁股上的水壶时不时碰到斜背在背上的步枪碰动时发出的响动,匆匆跑到门边地坝上依次站好。此刻,就要出发过城南边的河到战火熊熊的朝鲜,打击凶恶的美帝国鬼子的意志渗透他们的全身心,个个志愿军官兵都十分的兴奋急切!这时,张连长和古排长已站在他们面前仅四步远的黑明明的视线里。
……
“连长,全连集合好了。”古排长说。
张连长看到战士们集合好了,现在是出发的时候啦。就立刻说:“同志们,我们等待得这一时刻到了。今晚我们就过河到朝鲜,记住:我们一定要打败美帝国侵略者,保卫中朝人民。”
“连长,你放心吧!我们坚决保卫朝鲜和平,打败美国帝国鬼子!”战士们非常雄壮地齐声回答道。
“好。出发!”张连长用充满激情兴奋的心情大声喊道。
然后,和别的连队一样,战士们向部队大门走去。而这一切,在不短的时间里作出的军事行动仿佛战事来临……
       现在是1952年8月15日晚上20点半不到。战士们就这样排好队,向守在部队铁门旁的两个严肃端着步枪的卫兵走过去。而走在队列旁的张连长和古排长也走过卫兵的身边;在这一瞬间,张连长强烈地感到一种脱离感,就像是他远离了自己最宝贵东西,或者家一样。虽然,这是去打仗,是去仅有一河之隔的朝鲜,可那里就在此刻,处在战争中,那里的无辜贫民正受到美帝国鬼子的枪杀,那里的土地正受到侵略者的践踏,想到这里,张连长就愤恨,心就难受。他想道:那里(朝鲜)的人们太可怜了,太无助了!虽然,张连长和他的战士们都积极向往朝鲜前线,虽然他们已经作出了牺牲的心理准备,可是,未来的路将是怎样的情形?又有多少意想不到的战斗在等着中国人民志愿呢?

古排长一直跟在张连长的身边,默默地不说话,他明白不太爱说话的张连长一出来,就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一直都看着张连长默然走着,他像一个忠实的卫兵总是一步不离自己连长的左右。
此刻,战士们出了军营大门,往一条小街走去。他们在有一些过往的人们面前走过,这时,从街两边的市民家开着的门窗里发出的灯光照射在战士们匆匆走动着的腿上、身上、脸上,这时的街上,时而黑乎乎时而亮明明的。匆匆走动的战士们似乎很少说话,仿佛都在默然不语地走着,可是张连长同样感到:他们都极为兴奋,因为马上就要过河到朝鲜,说不定在未来的一两天内与美帝国鬼子打仗的激越冲动更是无法按奈,他仿佛看到了自己身边每一个人,是那样的勇敢俱佳、忠诚、坚定,他就更能感到了在战士们中蕴含着一股打击美帝国侵略者的巨大力量!

队伍在有些时亮时黑的街上匆匆走去。张连长知道沿这条街直接走下去,就是河边。这时,他看见:被街灯的光亮照到在走着的战士们的军帽、背上和被后面战士的头挡住些的前面战士的英武身形,还有越往小街下面走,就越来越安静。过不了多久,他们下到位于小街下面一片黑越越的河边,现在已有多只木船等候在那里。

这时,初秋的夜色显得微凉,但是,夏日的炎热还没有褪去,显得有些发热。抬头往夜空一看:一片清黑黑的,显得温和、深邃,既是融进了你那有些烦躁身心的镇定剂,又是令人心境爽约的柔曼之夜。此时,空气如温热
的手,在抚摸你的脸,来自南边的清凉的江风不时向你吹来,令人感到心儿爽朗!而在他们的前面,在静静的令人心境气爽的夜色里,看不清的河水在默默地流动着,仿佛在柔静的夜色里,无影无踪。



志愿军营长杨有仁走下来,对站在黑黝黝的江边的战士们面前的张连长说:“张连长!”
“营长!”
“现在可以上船了。”
“是,营长。”
然后,张连长转身对眼前的二连全体志愿军战士说道:“同志们,上船!”
然后,在一排长古汉章的带领下,二连战士们分别上了三条较大的船,其他的营连也是。
上到船上的张连长过了一会,看到杨营长也上来了,看来,他们这个营三个连都上了船了。杨营长一上来,就对站在船头上张连长、古排长说:“可以开船了。”
这样,在坐满船的战士的后面的船工才开始向在黑暗里的江心划去。

    张连长隐约看到走到黑黑的江边的成片战士,在往停泊在江边上的船,一个个的依次走上船去。大约十分钟,船就开走了,然后一条接着一条的木船向对岸的处于静静夜色里的不远的朝鲜破碎土地划去,仿佛是划往不平静的深邃的黑深深的空间一样。
坐在船上,张连长更多的是兴奋,充满着远去异国他乡的打仗的激动,眼前,他和自己的志愿军战士还没有到朝鲜也没有看到战场,可是他认为毕竟要快了,这种感觉跟国内想打仗是根本不一样的,这就意味着真正而充满着死亡的危险朝鲜战场就到了。
他觉得在国内坐船是愉快高兴的事,现在自己呆在船上,就觉得这船仿佛直接要把他和他的战士们送到朝鲜战场上的,心里更是期盼和热烈。
这时,他还是忍不住把头往身后的正在远些的、那位于夜色里看不见的吉林集安城边的一长片低矮房屋,能看见那一点点连成一大片的微黄色的灯火和和平自由的中国边境小城,在清黑的透着一丝热气的夜色里渐渐地远了,仿佛在神秘和深邃的夜色里隐没;也越来越听不见城里的喧嚣,随着船的远去,同样看不见隐没在祖国愉悦和平的夜空里的小城。。。。。。。
   这后,过了十七、八分钟,载有志愿军连长张昌海和他的二连战士们的木船到了对岸的朝鲜。这里位于朝鲜的六铺。这里的山不高地势有些平。现在的朝鲜的边境依然寂静,一想到这种带着战争气息的平静,就仿佛感到战场的凶猛的气息和处于生死未卜的战场也在近处似的。
上了岸,张连长所在的二营在朝鲜岸边的一处空地上排好了队。当然,其他的营已在排好了队。在他们过去,
杨营长站在战士们的面前,一脸的严肃。
“同志们,我们已经到了朝鲜的土地。有几句话,必须要向大家交代:我们要往南走三天的山路,到达朝鲜的赴占岭,那里有两处战场。在这期间,我们需要过很多的山、河沟。白天有美帝国鬼子的飞机在搜寻志愿军动向,一经发现就立刻轰炸,所以,我们只有在夜间进行行军,白天睡觉,而且,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记住:各级指战员一定要做好防备工作,减少自己战士暴露,争取尽早到达战场。”
说到这里,杨营长看了下站在自己略下的在静静的夜色里,几乎看不清的战士们。然后,他立即说:
“出发!“
于是,站在张连长前面的一连出发了;他听到了战士们时快时慢的脚步声,显得有些纷杳,渐渐地,排在他身边的一连在他们的陆海胜连长的带领下已经走完。张连长就感到自己的右侧边,空无一人,瞬间感到没有一丝人的气氛。
这时,像忠诚卫兵般一直站在他身旁的古排长看到自己连长呆站那里不动,知道他心思重,就把脸略为靠近连长说:
“连长,该我们走了。”
这时,张连长在刚才的思绪中回到现实中来。就眨了一眨眼,抬起脸,立刻说:
“跟我来,同志们。”
于是,他和古排长走到了队伍的前面,自己的战士们走到了他俩身后,好像这时就只有他俩在带着自己连队前进似的。
      朝鲜的夜色,特别是山林夜色,非常的深沉,清黑黑的。越往前,就更加黑空空的,仿佛你走向无边的没有任何着落的空间似的。温和的夜色更加的柔,空气温凉,透出一些清悠悠的氛围。没有风,仿佛风被静如心境的夜色,封闭了似的,
中国志愿军战士、指挥官在几乎看不见前面的一抹柔静而黑越越夜色里的山路上,在步行前进。此时能听见官兵走路的脚步声,说话的声音,还有他们的脚在地上踩着叶草时而发出的簌簌的声音,除此外,是更加静寂的夜色,仿佛他们走进神奇夜色的深处。
“呀,这里怎么这样黑呀?我肯定要摔一跤!”志愿军战士梁小山一到朝鲜,异常兴奋!好像马上就忘掉了还在打仗的朝鲜,他本来平时,就看见什么说什么,遇到什么就谈什么,只要你略微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快乐的像大男孩的脸,他只有20岁。然后他边跟着前面的看不见后脑勺的战士们走,边伸出手,一把拽住走在他身边依稀看清点25岁战士李东亮的侧脸轮廓和他的右手,爱说的李东亮忽然觉得自己扛枪的右手被人拽了下,他感到这一下,枪都要从自己的肩上掉下来。立刻喊道:
“梁小山,你干什么?”
“李哥,我害怕摔一跟斗。”
“你怕,我就不怕吗?”李东亮马上话就溜出来。还故意用不快声音对着小梁说。
他们边走边说
“我喊你一声哥,你就让我拽紧一下嘛。李哥!李哥!”小梁笑嘻嘻地顽皮说。“再说,我知道,李哥是多么好的人!心眼好,人又好,平时,爱帮助战友。你说,昨天,你还帮卢强,还拿钱帮他买了一只烧鸡。”
“你怎么知道?”李东亮问。
而小梁不理他的问话,好像带有些牢骚,嘴巴不停说:“
烧鸡,要花你在部队上发的津贴的一半,8元哦!我问你,在内地的时候,我的鞋烂了,你为什么不跟我买一双,你以为我当真要你的钱吗,结果你不给我买,难道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吗?还有在训练时,我喊你帮我拿一下枪,你也不愿意,就算拿了,都是不乐意地一把把我枪拖过去。”
“你在数落我吗。”李东亮问。
小梁不理他,完全是絮絮叨叨,仿佛还没有说完。
他们往前慢慢走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360
发表于 2018-11-5 22: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1-18 01:45 , Processed in 0.4212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