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89|回复: 2

[长篇连载] 血土穿空阵地倾(11-12)

[复制链接]

34

主题

48

帖子

692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2
发表于 2018-11-21 10: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一

“李哥,李哥李哥,我知道你是好人,你会帮助战友的,不是吗?你应该不是这种人,我也希望你不是。你可以对其他人凶点,不可以对我凶点,你不知道,主要是看见有人对我凶,我就想回到我的山西大同乡下。你说,李哥哥,你本不该是这样的人?”
这时,前面忽然传来了战士们的话。“同志们,注意了,前面是坡坎,小心哦!不要摔下去了!”
走到他俩前边的二排长尹德胜,他是黑龙江伊春人,28岁,据说参加过三大战役。他话不多,平时,除了抓战士的训练,非常认真外,就没有什么话了,他说话就是几句主要的,别的就没有了。
“你俩不要说话了,小心出事!”二排长尹德胜提醒他俩说。
“哎呀,还是我们的尹排长大哥好!”梁小山大声说道。就把手从李东光的右手臂里抽出来。这时,他已经感到尹排长的右手紧紧地拽住了自己的左手,因为,这时,尹排长后退一步,那李东亮只好在他俩后面走。
善良、纯朴做事非常利落的尹排长对小梁提醒道:“这段路,看来要小心,最容易人摔下山去。你不要说闲话了,这样会引起战士们出事的。”
“是,我的老排长。”梁小山顽皮拖长声音说。
尹排长没有说话,他明白,小梁还想要说,就不再理他,而是注意小心地往前面黑黑的越走越高的坡道慢慢走去。这时战士们都走得慢。尹排长在走动中他的左手忽然碰到了在黑黑的山道旁长得有些高而茂盛的蒿草,感到有丝痒,他把手往身边缩了下,

然后他就习惯往头上一望,他隐约地看见长在他头顶上的山坡上渐渐萧瑟的树子和打到自己头顶上黑越越有些稀疏的树叶。这时,山上非常和平和静谧!空气在变得更加清凉凉的。
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还是看不清坡上的情景下走上山去。
大约走了很久,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走过的山叫什么地名,走到了哪里?也无从知道。这时大家都走得浑身发热,开始流汗,应该是那一带上坡路的缘故。不过还有,尹排长知道,也许困难还在后面。他一路上都护好新志愿军战士梁小山,梁小山是1951年8月参加的志愿军。

到了一段平地,小梁觉得和尹排长没有什么话说。就说:“排长,我想跟李东亮聊聊。”

“行。到了路不好走,你跟着我。”尹排长就这样说,他把扶紧小梁的胳臂放开。

然后,小梁退后就跟走在自己身后的李东亮等他走上来了,和他并排走,聊了起来。
“李哥,你看你就不好,你看我们老排长,我还没有开口,就主动问我,你走累了没有?”
“怎么,”李东亮侧过脸问。他虽然看不清走在自己身旁的小梁的脸,可他能感受到小梁顽皮的笑脸。就边走边跟小梁大声说,好像要奉陪他开玩笑。
“我问一句,你就对我叫,你讨厌我吗?”小梁听出来了。
“你这种人,吼一下才好。一天到黑,嘴不停念,你还是小伙子,以后老了,看你怎么办?”
“哦,你想让我闭嘴不说是不可能的,我喜欢说,要是不这样,就要疯。”
“疯了才好。”李东亮笑嘻嘻这样说。“排长,李东亮骂我。”小梁对走在前面的尹排长委屈说。
“李东亮,人家小梁想和聊聊天,你就这样对他喊。好了,你要多帮他。”走在前面的尹排长回转脸来说。然后。又把脸转向前去,继续和战士们往前走。
李东亮笑了起来,主动对排长说:“我那是逗他笑的。排长,你还不了解我。”
“排长,我们就这样走到天亮吗!”李东亮说完上句,马上把话题一转,他不想说那个话题,就困惑问。
“是呀。你没有听营长在刚到朝鲜时,宣布的指令吗?”尹排长回答。这次不回头,往前走他的。
李东亮就闭口了,才想起一个多小时前,部队到朝鲜的土地上,自己的杨营长说过这样的话。
“哎呀,这怎么得了,这离天亮还早,我现在就困得想睡了。”小梁喊道。
“忍住。”尹排长说。
小梁嘴巴里砸了声,非常的心烦!想到还要走到天亮才可以睡觉,仿佛他到了又累又十分疲惫的时候。
“还不如直接上战场,一下把敌人消灭了,然后再好好休息几天几夜,这多好!现在想睡也睡不了,真是要命!”志愿军战士小梁边走边嘟着嘴咕噜道,心里不是滋味。
“那你可以脱下军衣回家去,何必来当志愿军呢?”李东亮立刻说他。

十二

    “不要这样说,小梁还是一个新兵。”尹排长立刻制止李东亮说小梁。他从不会在训练之余看见自己战士有缺点或不对就训斥,也不准副排长、班长用这样的口气训斥自己新战士,以免影响他们的积极性。  
就这样,他们不知走了多少山路,不久下山,走了很一会,后他们听到前面有溪水哗哗流动的声音,这非常清脆的小声的溪水声在静寂的朝鲜山区夜色里,听起来非常清晰,好像就在每一个志愿军战士的旁边。不久,他们走进打到脚上的冷凉凉的水里,走过溪水,上了一片黑黑黝黝的仿佛浮现在他们眼前的看不清的高山,继续走在忽高忽陡的山坡边,他们虽然在走,总觉得在黑暗的山道上走一步,都有脚下踏空般的感觉这是看不清道的缘故。  
“要小心,马上要过悬崖了!”前面传来了战士的提醒声。  
张连长马上说:“古排长,你到战士们那里去,他们中有些人还小,去帮帮他们。”  
“是,连长。”古排长就往后面走去了。  
张连长知道自己身后就有四五个19、20岁的新战士。于是,他走出队列,走在这几个新战士的外边些。并说:“小杨,小李,小黄,你们往里面靠近走。”  
三个战士当然明白连长的意思。就说,“连长,你走得这样出去,也危险呀!”  
“放心,我会注意的。”  
“这怎么行,连长!”小杨说。  
“好了,走慢点。”张连长说。这时,他们在山崖边开始走着,在近处,几乎一片黑糊糊的,远处更是一片浓黑,如果不是在山边走着,你还以为在山顶上走。现在,每一个志愿军战士都非常小心地、还有再往外两三步就是看不见的山崖的危险情况下在更小心往前面更慢走着。  
志愿军战士小杨害怕了!他马上抓紧在他身旁走着的连长的手臂,他觉得这样,自己才不容易出事。  
而他这一动作,张连长肯定是明白,可他意识到,这时,不适合说话。就闭上嘴。大家都立刻紧张起来,走得更慢。张连长感到小杨的心都咚咚跳。而这时也处在悬崖边,要走多久,会不会出事,大家都看成是在战场上要经历的同样的处境。。。。。。。。。  
第八章  
过了十多分钟,  
他们走过了悬崖,又走了很久,身边的三个战士走得腿有点痛,头有点晕,身子不舒服。  
“连长,这什么时候天亮呀?”小杨问。他一过了危险地段,心情又恢复了,又开始爱说爱笑了。  
“看来要天亮了。”张连长猜想说。  
“连长,我快要熬不住了,这太凶了!”小杨就感到很想睡觉说。老有一股昏沉的睡意袭来,他差点要闭上眼睛。  
“小杨,你没熬过夜吧?”张连长问。  
“我们乡下人,一天到黑都干活,晚上吃过饭累得就躺在床上。我迷迷糊糊地感到妈就把我伸到床边的脚洗了,我就睡到第二天天亮。妈把我唤醒,起来吃饭,开始干农活,简直太累了!”虽然,张连长看不清战士小杨的脸,他感到对方是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这时又在走路,是最容易摔倒的。张连长就更挽紧了小杨的左手臂,他想尽量和小杨说话,以免他走路睡着了摔倒。就问:  
“你们家做很多活吗?”  
在昏昏欲睡的小杨听到连长问自己,就感到想睡而得不到睡难受,想回答又不想。  
“你怎么不说了?”张连长又问。  
小杨才回答:  
“是。在农忙时间,我们打谷子,太阳又大,不停地打。在解放前,打下的谷子都是地主的。现在解放了,都是保管粮、公粮。公粮就由生产队长分跟每个社员,保管粮就跟部队送去。”说到这里,小杨好像明白过来问:“连长,你不是农村的吗?干嘛问这些?”  
旁边的一个战士叫向志公,也爱闲聊。就说:“小杨,这都不知道吗?我们连长是宜宾人,什么不知道?”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问?”被昏沉睡意弄得快闭上眼睛的小杨嘀咕道,自己快睁不开眼了。他说了后,还摇了摇昏沉如石头的脑袋。  
“我们连长快到30岁了,都知道!”  
“连长这样说,还不是尽量让你不睡觉。”向志公又说。  
小杨就转过脸要说,感到自己眼睛都马上要闭上:“连长,是这样的吗?”  
张连长却说:“小杨,再坚持一会,天就要亮了。”  
小杨头脑一片昏胀,几乎他眼睛要闭上,人即刻睡着了。  
张连长感到战士们才走了一夜就太难了,这还有三天,怎么办……
之后,天开始蒙蒙亮了。张连长几乎是背着年轻的志愿军战士小杨走着的,特别是要到天亮这一段时间。而只有这时,小杨才有一种脱离了黑夜难熬的感觉。这时,他困得,几乎睁不开眼睛了,一个脑袋昏昏沉沉。当然,还有这个团的志愿军官兵们都是这样的状态。张连长感到自己眼睛是花的,好像此时有些麻麻亮的天在转,他同样感到昏昏欲睡,身子失重,就是想睡,脑袋不清醒发晕。在这样的情形下,整个志愿军战士和指挥官几乎熬不住,毕竟走了一夜了。根据团里的指示:白天睡觉,晚上行军。  
大约天大亮了。能看到眼前的一片青葱的树林。张连长知道:只要天亮,过不了多久,美军的飞机就来轰炸有志愿军出现的山道。过了会,传来了杨营长的喊声:“同志们,天亮了,快进树林里去睡觉!”  
据历史记载:在抗美援朝期间,只要志愿军增援朝鲜,美帝国的飞机整天在朝鲜的山林地带来回往复观察,只要看见有中国人民志愿军见人就炸。  
然后,已经熬了一个通夜的、一直在黑糊糊的朝鲜山林里行军的志愿军官兵们,都积极进树林,就地躺下大睡了起来,他们实在又累又困昏沉想睡,十分疲乏的身子重如石头。  
战士向志公立刻帮助背着昏沉睡意中的小杨的张连长把小杨放在地上,同样,睡到地上的小杨就像被自己亲人关怀,如早已睡的香甜的孩子一样,连冷湿的地他已没有感觉了,完全被一阵昏沉的睡意进到梦乡。  
这时,张连长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就要倒地睡了。  
“好了,同志们,快睡吧!”张连长喊道。  
于是,志愿军战士们纷纷躺在或侧着身子在一片相邻的显得淡黑的树阴下,一下就睡着了,很快就听到战士们的鼾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7

主题

6887

帖子

850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507
发表于 2018-11-21 16: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精彩,欣赏老师佳作,学习问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13
发表于 2018-11-21 22:3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4 00:15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