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95|回复: 2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团支会上(小小说)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93

帖子

106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60
发表于 2018-11-26 08:29: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团支会上(小小说)


    荆峪沟的夜晚。
    明亮的月亮,照得村庄如同白昼。
    从东西大路上走来几伙黑影,进了学校。宽敞的教室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
    刘红正在得意地向人们讲说着他昨天的表现.
    看着他不可一世的样子,好多人都围了上来,七言八语地和他顶了起来。
   “啥嘛是的,光你先进,俺都落后,除了打人的本事,再能做啥。”刘堂顶了一句。
   “你们这是立场问题,你知道这是向谁说话。”中等身材的刘红牛哄哄地说。
   “人家虽说是地主成分,可也是开明人士,在解放前也做了许多好事。”
   “是呀,两河桥当年人过河要跳裂石,要是发了大水就更困难了,就是人家捐的钱修的桥。”
   “塘子也有人家捐钱修的池子。”
    人们纷纷用事实顶对着。
   “那也是假慈悲,用的还不是穷人的血汗。”刘红脸红脖子粗地不服气。
    就因为他是文革的红人,团组织正准备接收他。

    昨天的批斗会上,事先就没安排他去打人,只是他的临场发挥。
    正在他得意忘形之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来,手里拿着一个本子,看见刘红的样子说:“老刘,你在给大家讲啥?”
    刘红拧过头来一看,心中:“嗑腾”一下,团支部书记杨正刚走进门来,转而“嘿嘿”一笑说:“我给大家讲昨天的事,激励大家的积极性。”
    杨正刚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昨天你表现得不错呀。”
    这句话不知是表扬还是批评,刘红一手摸着头只是“嘿嘿”一笑。
    杨正刚坐在事先摆好的桌子旁,其他几个支委也落了坐。
    他们几个交头接耳地说了会啥后杨正刚站了起来说:“同志们,今天召集这个会议,是要告诉大家,在这阶级斗争特别激烈的时期,有人还在搞男女关系,特别是和地主的儿媳勾勾搭搭。”
    话音刚落,大家有些纳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哜哜嘈嘈地议论起来。
    杨正刚招手示意大家静一静,继续说:“对发生的这件事我们要进行严厉的批评,深刻的反省。”
    大家又纷纷议论开了,但是,还不知道说的到底是谁。

   “刘红。”杨正刚大喝一声,就如响雷一般。
    刘红“抖搂”一下,打了个冷颤,看着杨正刚满脸怒气,知道不是好事。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再也蹦愣不开了。
    当他冷静下来时,杨正刚才问道:“刘红,才黑你做啥去了。”
    刘红懒洋洋地看着杨说:“吃过饭就来开会。”
    “真的。”杨的两道锐利的目光刺向刘红,他不由得低下了头。

    杨正刚没有理刘红而是向着大家说:“谁知道事情的真相,请给大家说说。”
    会场像烧煎了的锅沸腾起来了。
    瘦猴推着胆小怕事的郭正安说:“你不是知道的不少,快去说说。”
    正安被推着走了几步,又回到原位子上来:“我不敢说。”
    这时从人群里站起了说话急头拌脑的郭阳兴他向人们讲诉事情的经过。

    郭阳兴放下饭碗,走出门,路过刘红家门,准备叫上他一块去开会,谁知他妈说人早已走了。又路过朱英华家门,门也锁了,怪了,这两个人走的这么早。“欻拉”一声,弯下腰伸出手拾起来一看,是一串钥匙。“谁把钥匙掉了。”自言自语地说着来到村边贺卿门口:“贺卿,走开会走。”
   贺卿闻声从屋里出来:“走。”
  “刚才我叫刘红,谁知他已经走了,去的这么早。”
   贺卿有些怪异地笑了声。
   郭阳兴问道:“咋了,你笑啥?”
   贺卿向房后的土壕一指,郭阳兴有些明白。就拉着贺卿向土壕走来,两人趴在土梁上。说到这里郭阳兴停下不说了,指着刘红说:“叫他自己说。”

   人们纷纷质问:“你俩在土壕干啥去了。”
  “还不是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还能做啥,啥嘛是的。”刘堂噙着个烟袋着气地说。
   瘦猴走上前怒着脸说:“他俩早就有这号事,不是一次两次了。”
   刘红低着头趿拉着耳朵不说话,这时有人从人群中拉出朱英华,也站在刘的身边。
   朱英华满面羞愧地低着头,一声不吭。两个人简直就像是四类分子站在那里。
   脾气暴躁的郭百岁走上前像抓小鸡似的一把抓住刘红的皮胸,伸出胳膊就要打,被大家拉住。
   团支部书记杨正刚大声说:“不能打人。”
   被人们拦住的郭百岁气愤不过说:“不能便宜了这东西,把咱青年的脸丢够了。”
   ......

   这下完了,想提拔是没希望了,刘红胆战心惊地站着心里叽咕。
   几个青年走上前问着:“你俩是谁先勾引谁的?”
   刘红是一个大龄青年三十好几的人了还没成家。朱英华的男人常年不在家,都有勾搭对方的可能。
  “他俩的关系早就不正常,刘红还给英华推过几次磨子。”有人在后边喊着。
  “英华还给刘红洗过衣服。”一个女的的声音。
   这对男女谁也不主动说话,就这样僵持着。
   杨正刚又站立起来:“大家安静一下。”两只手做着向下压的姿势。
   会场慢慢地静了下来。
   经过大家讨论,安排郭育才负责刘红的工作,刘堂负责朱英华的工作,让他俩把事情交代清楚,并写出书面检讨,交到团支部来。
    杨正刚站起来,提高了声音说:“同志们,我们是新中国的一代青年,要好好地为党和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决不能再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要加强思想学习,提高阶级觉悟,争取向团组织靠拢。......。”


    作于2015年3月16-17日
         2018年11月26日修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613
发表于 2018-11-26 23: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736
发表于 2018-11-28 21: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正刚站起来,提高了声音说:“同志们,我们是新中国的一代青年,要好好地为党和人民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决不能再干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要加强思想学习,提高阶级觉悟,争取向团组织靠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8-12-14 00:11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