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03|回复: 1

[长篇连载] 大叔,我可以爱你吗(21--29)

[复制链接]

14

主题

27

帖子

70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5
发表于 2018-12-4 09: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一章:梦里的爱情

应该说,麦子真的要谢谢么么。是么么的歌声让自己安然如梦。
太疲惫不堪的麦子。太不容易的麦子。
麦子的梦里,恍若回到了二十年前,麦子与冬青刚刚相识的时候。
那年,麦子冬青都是二十出头。
除了冬青的好看,麦子更看好冬青的善良。
只要有空,麦子就与冬青约会并且乐此不彼的。
于是乎,前海的沙滩,公园的草地,八大关的林荫小路,影院,酒馆等都成了两人的约会处。初恋是美丽的,是足以让人忘乎所以的。
坦诚的说,那些年,麦子没有钱,麦子就是一个普通企业的普通小工人。但是麦子想尽办法,让麦子与冬青的初恋,那可真是:美了美了美了!
那时,麦子打心眼喜欢冬青!喜欢冬青的一切。那时的冬青也完全不嫌弃一个普通的工人,冬青是被麦子的真诚,聪明,智慧,麦子身上的活力打动了,冬青觉得跟着这个男人,靠谱!
其实,两人相识不到半年,麦子就彻底俘虏了冬青。那天是在冬青的家里,冬青的闺房里。反正麦子喜欢冬青雪白的腿,反正喜欢冬青肉乎乎的东西,喜欢冬青投入的在自己的嘴巴里翻江倒海,反正麦子喜欢在冬青的身上,像一只鸟,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
反正那天晚上,麦子不顾冬青的阻拦,一往无前地冲破了冬青的防线。那天晚上,麦子占据了冬青唯一的红旗。那天晚上,冬青其实疼的要命!那天晚上,冬青哭泣着小声说:麦子,都给你了,你可要对我负责!
从那天晚上以后,麦子真的爱上了冬青,大事小事都听冬青的,都让着冬青。
冬青那个满足啊。
就是冬青说:麦子,你就是一个馋虫!怎么就要不够啊。
不管去哪里,冬青总是挽着麦子的胳膊,生怕麦子丢了。麦子也是,每当过路口,麦子习惯握紧冬青的手腕,那时的麦子,绝对冬青的保护神!
有一次,那还是冬天了。下着小雪。
麦子与冬青坐在鲁迅公园的半坡草地上。那个年月,男人喜欢穿军用大衣,似乎也是一种时髦。
麦子用军大衣把两人包裹在里面。任凭外面下雪,军大衣里面的小天地可是温馨了。
一个晚上,两人就是亲不够。冬青的舌头都酸了,麻了,麦子还是亲。军大衣里面的热量足以抵抗外面的冷。
冬青都不知道自己的舌头在哪里了,还是任麦子左咬一口右咬一口的。
冬青的腰带什么时候被麦子解开了,冬青全然不知。用一种不常见的姿势,麦子进入了冬青的最深处。
军大衣里面没有风。里面就是冬青的春天,里面的小草一个劲的长啊长啊。
第二天,冬青的嘴唇都肿了。
还有一次。
麦子攒了好几个月的钱,不多,也就三百多点吧。麦子带着冬青来到了伟大首都北京。
那个年月,一对年轻男女住宿宾馆,是需要夫妻证明的。
这点似乎难不倒麦子。麦子把自己的以及冬青工作证上的照片拿下来,找了一个做假证的人,半个小时就搞定了一张结婚证。
这下可方便麦子了。两人真的没有去游玩更多的地方,除了去看了天安门,故宫,北海之外,麦子勤快的不知疲倦的,就在冬青的身上游览。最后弄得人家宾馆的小服务员过来说:就不能小点声。
冬青倒是那么朴素。回来坐在绿皮火车上,冬青说:麦子,看把你累的啊,回去我给你炖小鸡吃啊,还有,给你炖大棒子骨烫喝!
那年的岁月,多美啊。刚结婚那阵,麦子常常与冬青说起这些,冬青就脸红,冬青就幸福的要命!
麦子还做了一个梦。
冬青不见了。邻居说,冬青让一个人领走了。麦子就到处找啊,找遍了所有与冬青初恋去过的地儿,就是找不到。把麦子急坏了,就使劲喊冬青的名字,使劲使劲儿喊,喊着喊着,就把自己喊醒了。麦子才知道,刚才都是梦。
麦子看到么么,趴在沙发旁还在睡着。麦子知道,么么就这样,陪了自己一个晚上。麦子不知道对么么说啥更好。
麦子轻轻拍了一下么么。么么,醒醒,老板请你去吃豆腐脑。
么么睡眼惺忪的起来,立马高兴起来:真的啊,最喜欢喝豆腐脑了。可喜欢了。么么开心地说着。麦子内心里笑了,麦子觉得,很多时候,么么还是一个孩子。去,赶紧去擦擦脸,看看小脸上都有皱纹了。麦子指着么么的脸说。么么到镜子前一看,可不是呢,趴在沙发的一角,脸上都是被格出的沙发纹路。
坏大叔,你还笑话人家!么么就是这样可爱。
此时,麦子似乎忘记了那些烦心的事。
麦子开车带着么么来到了位于中山路的劈柴院。
劈柴院至少应该有百年的历史了吧。纯粹一处吃喝玩乐的地方。最早,除了各种相当好吃的民间小吃,还有各种民间表演。
只是现在,岁月变迁。那些表演已经没有了。小吃美食还是大大的好吃。像豆腐脑啊,砂锅红烧肉啊,碳烤鱿鱼啊等等。
谁能想到,两人一人喝了两大碗豆腐脑。就是好喝吧。
喝完后,麦子头脑清醒了不少。麦子知道还有许多事在等着他去做!
麦子大叔!么么单独与麦子在一起的时候,总愿意称呼麦子大叔。
麦子大叔,以后还带我来喝豆腐脑行不?
小丫头,这有啥不行的!别喝成一个胖么么就行!麦子打趣着么么。
哼,就胖,就胖,就胖成一个小猪么么!麦子大叔,那样不会开除我吧?这就是一个小女孩的天真无邪。麦子喜欢的。
往公司走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雨。坏了!大叔能不能麻烦你先送我回家一趟,昨天刷的雪地鞋还有衣服都挂在窗外呢。
麦子知道了,么么一定有好几双好看的紫色雪地靴。麦子喜欢的颜色。
不过,小夏的照片与微信还是麦子无法开心。特别是那个微信,一旦让德国人知道了,恐怕麦子真的要与这个大合同拜拜啦。麦子后悔与小夏相识,麦子后怕小夏是不是还有更狠毒的招!
第二十二章:妥协

应该说,小夏的微信,真的击中了麦子的软肋。这恐怕是麦子最担心的事情了。
不仅会在德方那边留下极为不好的信誉,就是在自己的员工心里,恐怕以往建立的良好形象也必将一落千丈。
麦子想去看看冬青。
最近感觉怎样?青儿。麦子温和的话语真的让冬青欣慰。最近,冬青也一直在想与麦子风风雨雨的这些年。两人之间还真的没有大的矛盾,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冬青知道,更年期的自己,对待麦子的态度十分不好,可是许多时候,竟然忍不住。
眼下的麦子非但没有嫌弃自己反而比以前更好了。冬青就在心里批评自己。
麦子,就是感觉还是不舒服,也不知道到底哪里不舒服。冬青看到自己的丈夫来了,莫名的心里有些小委屈。眼泪直在眼睛里晃动。
嗯嗯,青儿,那就听话,听医生的话!你的病没事的,放心吧,还有麦子在呢?麦子的话,说的冬青就剩下感动了,如果不是在病房,冬青真想使劲抱抱麦子,在麦子怀里使劲哭一场。
麦子私下找了主治医生。
主治医生的意思是:再稳定几天,恐怕还要给冬青做一次手术。医生说,通过核磁共振,发现冬青的腋窝等部位也有病变。不过通过手术还是可以控制的。
出门时,麦子放下了一个信封。
有个医院的病号说,用一种啥草,每天早晨像煮茶蛋那样煮鸡蛋,然后每天吃一个鸡蛋,对冬青会很有帮助的。
麦子回到病房。麦子拿起冬青的梳子,那么用心地给冬青梳了梳头发。看看吧,青儿多好看。麦子说的是心里话。就会哄人,哪有好看啊。冬青被麦子的话说的都脸红了。冬青知道麦子的工作累,每天那么多应酬。麦子啊,你忙吧,我没事的,么么小丫头还给我安排了你公司的人,每天都来陪我一会。你得谢谢人家么么啊。
麦子也觉得么么太懂事的一个丫头。
从医院出来,麦子还是在想,怎样应对小夏,毕竟一旦处理失策,可能真的会酿成大错!
麦子不想让类似的微信再有!麦子想:是不是退一步真的能海阔天空?
麦子还想,如果小夏不再插手岛城的事,公司靠这点,正常运转几年也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麦子给小夏发了一个微信:夏总,我考虑,整个停车场的事宜,你确实帮了不少忙,要不,以后省内其他城市的事我就不介入了...
小夏还是真的沉得住气。麦子发出微信后,始终不回复。麦子真心觉得,小夏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但是,目前的麦子实在没啥好的办法。微信的事,又不能让别人知道。
从其他渠道得知,又一个内陆城市的超市立体停车场的建设已经接近尾声。
麦子不想再去安排铁子打听了,麦子不想让小夏再暴跳如雷的给他发微信了。
不过还好,不到下午五点,小夏就给麦子回复了一个微信:谢谢麦总,最近我先处理点事,回头找你!小夏的这个微信,虽然没有麦子预期的那样好,但至少让麦子有了少许安慰。麦子感觉,短时间内,小夏不会进攻自己了。麦子真的有些头疼小夏,小夏在麦子心里,已经真的不是一般的妖精了。
晚上,医院的主治医生给麦子打电话:手术方案已经制定好,明天上午手术!
说实话,虽然医生说手术很有把握,但是麦子还是担心冬青。
麦子又是一夜没睡好,反反复复的都是冬青的身影。
记得有一年,孩子都高中了。
麦子带着冬青去郊外挖野菜。
麦子吃饭冬青就喜欢吃荠菜饺子。来到郊外,看到田地里那么多绿油油的荠菜,冬青开心的啊。不一会的功夫,冬青就摘了满满两大塑料袋的荠菜。这崂山郊外的荠菜可真的是好东西,半点污染都没有,包饺子真的鲜润可口。
可是天,突然下起了大雨。赶紧跑啊麦子,前面有个小石屋!冬青招呼着麦子。麦子抬头一看,果然十米外有一处小石屋。麦子拉着冬青的手几步就跑进了石屋。冬青跑的急,不小心,闪了腰一下。
坐在石屋里面的石凳上。哎幺来,有点疼,冬青指了指腰,麦子快来给我揉揉。
很疼吗?麦子一边给冬青轻轻揉着腰一边关切地问。
不是很疼的。冬青说。
哎呀,麦子坏,坏麦子,你揉哪里了?麦子给冬青揉着腰,揉着揉着就揉错了地方。外面大雨瓢泼的,里面,麦子在冬青身上也下起了雨。不大不小的雨,在郊外,在春天,像小虫虫一样的从土里一个劲儿地拱,像美妙的曲子,舒缓的和着,像蝴蝶在花朵上轻柔的舒展着翅膀...
那一次不久,冬青就怀孕了。那个时候,两人可想再生一个孩子了。可是生育政策不允许啊。
没法,冬青只好去流产。要命的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吃了流产药,整整一个下午就是不行!没法,医生只好给冬青做了刮宫手术,那时还没有现在的无痛手术,虽然打了麻药,还是疼的冬青呲牙咧嘴的。
从哪以后,如果麦子不准备小雨伞,冬青绝对不会给麦子的。
想想这些,再想想冬青现在,麦子真的心疼冬青。
第二天五点,麦子就起床给冬青煮的鸡蛋还有小米粥。
麦子来到医院,刚要给冬青吃饭,护士进来了:不能吃饭,手术前要空腹的,手术后听医生怎么说。
麦子更加难受了。
好在这次手术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就三个小时吧。冬青被护士推进重症监护室的时候,麦子看到冬青还没从麻醉里苏醒,麦子看到冬青的脸,煞白煞白的。
重症监护室,每天只允许家属探望一次的,也就半个小时。
麦子没法进去陪冬青。
主治医生告诉麦子,手术很成功,就是冬青的胳膊需要一段时间回复,因为腋窝处牵扯到不少敏感神经。等刀口好了,要去医院的康复中心康复的。
麦子现在没想太多,只要他的青儿活着,就比啥都好!
一夜没睡好,再加麦子担心冬青。麦子感觉很疲惫。反正也没法陪冬青。麦子开着开着车,也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小钟啤酒屋。
麦子下车前嘱咐么么,下午给员工布置一下下一步超市立体停车场的规划情况。
么么还不解地追问麦子:麦总,会议是否铁总主持?另外,嫂子的手术怎样?
么么,会议你主持就行,铁总出差了,另外你嫂子的手术很顺利。麦子其实是想叫着么么一起来小钟啤酒屋的。
不过,麦子知道,么么忙完工作,会来找他的,这一点,麦子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
么么来小钟啤酒屋前,麦子已经喝了不少啤酒了。
小钟很少陪麦子在这里喝酒的,但是今天看到麦子一脸憔悴,知道麦子可能休息不好或者心情不好,就陪着麦子喝了一会。
麦子大叔,昨晚没睡好吗?小钟的声音总是软绵绵的,当然只对麦子这样。
是啊,你嫂子今天上午手术,昨晚担心,也没睡几个小时。麦子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从不说谎,如果你让麦子说谎,搞不好,没多久,自己就会穿帮的。
哦哦,那手术咋样?小钟小心翼翼地问麦子。
还好,还好。对了,小钟你一会看看店里有没那种散养的鸡了,如果有的话,给我带一只。麦子觉得这几天,应该给冬青炖点鸡汤喝的。
嗯嗯好的,大叔,放心啊。
谢谢小丫头!麦子说话时,无意看了一眼小钟的脚,还是裸露着脚背,是不是还是穿着小丫头时髦的船袜?
小钟立马反应过来。大叔,不用看啦,还是船袜。你看看...小钟真的从鞋里亮出了穿船袜的脚。嘻嘻,相信了吧,大叔。
其实麦子真的不懂现代这些小丫头了。干嘛不穿一个完整的袜子,偏偏要这样!
大叔,如果你忙,要不我给嫂子炖鸡吧,直接给送去。小钟问麦子,一般这样的事,小钟总是试探着问麦子的意见,虽然自己内心那么喜欢这个大叔,但是绝不想给麦子大叔添加任何麻烦。这就是善良的小钟丫头。
不用了丫头,我又不是笨笨的大狗熊,自己回家炖就好。
小钟吐了吐舌头,心里想,就是大狗熊,笨笨的大狗熊。因为小钟想起那次被门槛嗑破了脚,麦子给她抹上药以后,麦子轻轻给小钟穿棉袜的时候,竟然把有图案的正面给穿到了脚底。麦子都不知棉袜的反正,还不笨呢。
晚上不到七点,么么赶了过来,么么把带酒的麦子送回了家。

第二十三章:你,喜欢铁子

么么送麦子回家的路上。
么么知道,麦子只要喝多了,坐上车就是睡觉,但是今晚,么么余光看了一下麦子,麦子没睡,睁着眼睛像在思考啥。这样的麦子大叔可是不常有。
么么也不敢说话,么么不知道大叔在想啥,万一说多了,再被挨骂。
一路上,么么把车开的像极了一个老司机的驾驶技术,开的那叫一个稳!
不过,小么么身边给大叔准备的矿泉水都不敢递给麦子。眼下,麦子的冷静,瘆人!
前面有一辆车挡住路了,么么也不敢摁喇叭,轻踩刹车从旁边绕了过去,还小心地看了一眼身旁麦子大叔的反应。
青岛的夜生活,实在不比南方。时间也并不算晚,马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
么么知道,拐过前面那个路口,就到了麦子的小区。
么么的车还没停稳。
麦子突然说了句:是不是铁总很喜欢你?
哪里啊...还没等么么说下面的话,麦子已经推开车门下车了,一会就消失在小区里。
车里坐着的么么还是一脸的茫然呢。
么么不清楚今晚麦子为啥突然问么么这样一句话,难道一路寡言,就是最后说这句话吗?难道是麦子大叔也喜欢我?难道是麦子大叔不喜欢与铁子在一起?难道...
么么猜不到麦子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没看到小么么都不知道车还没关掉,还在点火拉车呢。女人啊或者说小丫头,最伤脑筋的恐怕就是情感的事情了,往往开始的时候都有点小糊涂,这不,么么就糊涂了,弄的么么回家也是没睡好觉,一直在想,麦子大叔为啥问她这个问题。
么么泡完脚,突然想起,小钟送的鸡,麦子忘记了。
这么晚了,也不好再给麦子送。
么么觉得反正也睡不着。凌晨四点,么么就起床了,小丫头从没炖过鸡啊,么么反复洗了几遍以后,就整只鸡扔进了锅里,但是么么知道开锅以后慢炖这个道理。
一共炖了三个多小时。确实是散养的鸡。么么打开锅一看,除了香气扑鼻,一锅汤都是黄颜色的高汤。
么么记得家里有一个保暖的器皿,还是自己在大学得到的奖,么么大学参加英语口语比赛得到的。
么么找出来,刷干净,还正好连烫带鸡放进去。
么么开车来到医院,正好看到麦子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等着。
么么上前:麦子大叔,你昨晚忘记了,嘿嘿我给炖了。你看看行吗?么么还真的有点忐忑不安的。
哈哈,真行啊。熟了就行!麦子被么么的天真都弄笑了。
么么,还得等一会才让进去,你先去公司吧。
嗯嗯好的麦总,大叔。么么伸了伸舌头跑远了。
反正冬青说鸡汤炖的真好喝。冬青喝了两碗鸡汤。
听医生说,最多两天,冬青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去公司的路上,麦子突然想起医院那个病号说的什么草煮鸡蛋的事。麦子又返回了医院,找到那个病号,终于弄明白了,是猫儿草炒鸡蛋,每天一个鸡蛋。
但是去哪里能找到猫儿草呢?
麦子到了公司,悄悄问了声么么:么么,你知道哪里有猫儿草吗?
麦总,啥?
就是一种草,学名叫猫_儿_草。
哦哦,我给你查查啊麦总,你别急。
很快么么就查到了:麦总,现在一般的郊外都很难见到猫儿草了,是一种有毒性的草,对癌症特别是食道癌的恢复还是有作用的,但具体的使用,最好咨询医生,对了麦总,药店就能买到。
么么几乎是一口气把话说完。
好的么么,我知道了。麦子打心眼里感激么么,也觉得公司招聘到像么么这样的丫头,还真的是不错,幸亏啊...
麦子想起了与么么的初次相识。
人生有时真的这样,很多时候,一旦错过,也许就是错过一生了。所谓珍惜,其实就是珍惜每一次相识,珍惜每一次相知,珍惜每一次拥有。
麦子记得有一次,么么就唱了一首类似的歌。麦子好像记不太清楚了,但其中有几句,麦子还是记得:
每个下雨的夜晚
都要在你必经的路口等你
哪怕是烟
我也要当做最亮的火焰
只有这样
以后的每一个冬天
我都能认真的取暖
麦子知道,么么自己写的歌词,都像在写么么她自己清纯坚定善良的内容。
不管如何,青岛的立体停车场的建设,必须持续快速的发展。否则真的会有更多的不测,麦子是这样认为的!
当然了,麦子对德国方面的所作所为,也是非常不满意的。麦子想,抽一个时间,自己一定要亲自去德国一趟,麦子知道,不能始终这样被动!而且,到底是谁在其中挖了他的墙角,到底是什么样的黑幕?麦子必须要明白!
铁子也该出差回来了。麦子皱了一下眉头。
麦子的妥协,忍让,让省内第三个城市的一个立体停车场又建成投入使用了。
麦子知道,但是麦子无奈。小夏的那两个微信,对于麦子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唉,由她去吧。麦子叹了口气。
麦子甚至不知道,两个微信让小钟,让么么知道,自己会怎样?麦子觉得他这个有情有义的大叔,真的会万劫不复了,想想这些,麦子额头就出冷汗。麦子后悔!麦子后怕!
其实,麦子心里绝不想放弃省外其他城市的市场份额的。但是麦子也十分清楚,这点,确实需要等待机会。欲速则不达,麦子心里念叨着。当然了,聪明的麦子更晓得,无休无止的等待也是不可能的。只是这时间的拿捏,掌控非常困难。并不是以麦子的意志为转移的!
此刻,麦子又一次想起了第二次,那个老住持说的话:红颜。
这一路走来,不管是是小钟,么么,冬青,甚至最初的小夏,其实都给了麦子不少方方面面的帮助,这一点,麦子是绝对认可的!难道那个老住持真的有那么绝的预见性?
麦子真的有点信了。
麦子开车来到了岛城最大的中医药店。麦子除了买了一些猫儿草之外,又仔细询问了老中医一些用药的问题。
麦子还是不放心现在市场上那些鸡蛋,都是用激素喂养的,麦子担心与猫儿草在一起会有不好的情况发生。
麦子自己驱车来到了崂山。外地人可不知道,这崂山对于岛城人来说,真的是一座宝山,山里的野味切不说,你说岛城是一个三面环海一面环山的城市,这山,说的就是崂山,海拔并不高,但是除了有名的寺庙外,重要的是崂山位于岛城的最东面,凡是从海上来的风啊啥的,都被崂山给挡住了,所以有史料记载的什么海啸啊,台风啊,地震啊并不多见。所谓崂山吃山靠海吃海,而崂山附近的村民两样都占据了,你说,能不富得流油吗?
麦子没有去市场,而是直接敲开了农家的门。麦子说明来意,从村民家里买了二十斤纯粹的山鸡蛋,每斤二十元,麦子想,这一定会比市场上那种三五元一斤的鸡蛋好的多了去了。
麦子想,等冬青转到普通病房,就给冬青每天做,麦子相信偏方能治大病这个理,也所谓有病乱求医,况且中国中药的博大精深,神奇,也是麦子佩服的。像药店里卖猫儿草那个中医也说了,不知道能否真的入药,听天命吧!

第二十四章:猫儿草,管用吗

医生说,明天冬青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麦子高兴,冬青终于过了这一关。
第二天一大早,冬青就按照老中医的说法,认真仔细地给冬青炒了猫儿草鸡蛋。
麦子担心这猫儿草的毒性真的大,就自己先吃了一小勺,然后自己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了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后,麦子觉得也没啥特殊的感觉,就将猫儿草炒鸡蛋放入保温盒里,开车就去了医院。
麦子到医院后,冬青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
看到一周左右没见的冬青,气色还不错,麦子欣慰。虽然只是一周没见冬青,麦子心里还是有点想冬青。
冬青见到麦子也是高兴呢。
青儿,来,先喝口水。麦子招呼着冬青,麦子拉着冬青的手不放。
哎呀,麦子,你捏疼我了。冬青其实不是责怪麦子,心里甜,心里幸福呢。
青儿,我给你做的猫儿草炒鸡蛋,朋友说,对你的身体恢复可好了。麦子从保温盒里拿出了自己做的猫儿草炒鸡蛋。还热着呢。
麦子,这不是香椿炒鸡蛋啊,怎么这样苦呀?冬青差点把嘴巴里吃下的猫儿草炒鸡蛋吐出来。
青儿,良药苦口啊,必须坚持吃啊!麦子说话时,看着冬青的眼睛,麦子的目光是不容拒绝的。
嗯嗯,好吧,我坚持吧。冬青说话虽然有些结巴,但是冬青知道,这是人家麦子对自己好啊。不能让麦子的好意化为腹水东流。更不能拒绝啊。冬青说话时,眼睛里都有眼泪在晃动,是委屈的眼泪,这点麦子也知道,冬青不怕辣,就怕苦的东西。
像那次,冬青怀着小宣的时候。那天冬青特想吃苦菜沾甜酱。等麦子给买回来以后,冬青吃了一点,就差点把苦胆都吐出来。发誓这一辈子再也不吃苦的东西了,那天冬青还与麦子拉钩,要麦子答应她:绝不能再给她做苦的菜,否则她就不生小宣了!直到麦子答应了冬青,冬青才放手。原来,冬青一直使劲抓着麦子那里不放!
生命中或者生活里,其实很多事情,动作,语言,行为等,都是需要习惯的。比方说,夫妻之间,有的习惯背靠背睡,有的习惯脸对脸睡,有的不抱着睡不着,有的还非得拽着对方的耳朵才能睡着,有的可能必须抚摸着对方的腿入睡,总而言之,都是一种习惯罢了。
像冬青,一般不攥着麦子的那里,是很难睡着的。
而麦子更喜欢像婴儿那样含着冬青的才能睡。
这些都恐怕是生活的习惯了。
你看你看吧,一周以后,冬青竟然习惯了猫儿草炒鸡蛋的苦味。每天麦子送来,冬青会主动的要来吃。
冬青已经可以去医院的康复中心做胳膊的康复练习了。
这样一来,麦子就轻松了不少。麦子不忙的时候,会主动帮助冬青做康复训练。
医生预计,顺利的话,最多三个月,冬青的胳膊就会恢复基本功能。
也不需要麦子陪床了,就是有时送点冬青喜欢吃的菜就好。麦子也基本不会耽搁白天的工作了。
小夏一直没再来找麦子,这让麦子并没有高兴,反而有点忧虑。忧虑的原因完全是因为小夏不是一个一般的妖精!
这段时间,麦子与公司人力资源部一起,理顺了公司部分内部关系,合并了几个部门,把一些具体工作做了重新分工。
岛城的立体停车场业务主要是么么负责。
省内其他城市的立体停车场业务主要有铁子负责。
在公司会议上宣布时,么么的表情是吃惊的!铁子的表情是默然的。
会后,麦子找到了那天告诉自己的:说在三亚看到铁子的那个公司员工,让他好好回忆一下,确定一下准确时间!
那个员工要出门的时候,麦子在身后说了一句:任何人不能外传,否则你必须失业!
有一天么么与麦子去看看一个立体停车场的建设情况,路过一个小区,麦子让么么等一下,自己进去了,半个小时麦子就出来了。么么还疑问,这个大叔,还挺神秘啊。因为这是么么第二次看到麦子进出这个小区了。
天气逐渐的暖了。
许多的候鸟也逐渐飞回了。
各种花,开的自然开的大气开的年轻气盛。就算偶尔一场雨,也只能使空气越加清新。
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练习,冬青的胳膊已经好了许多,右胳膊都可以拿的起暖瓶了,而且冬青的脸色也日渐好看。
那天麦子来送猫儿草炒鸡蛋都说,看看俺媳妇的小脸,红的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
听到麦子说这话,其实冬青心里是难受的。眼下自己这个状况,那个男人还会...冬青甚至讨厌自己的身体了。
那天,冬青对来看她的么么悄悄说:么么丫头,帮嫂子去买一个内衣好吗?要那种能撑起胸部的...么么要保密啊。冬青说的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冬青的话让么么心里非常难受,么么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么么心疼冬青嫂子,么么也心疼麦子,但是么么心疼麦子啥?么么真的说不清。
那天么么离开医院后,冬青就用被子蒙着头,默默地哭啊哭啊...冬青不敢想象以后与麦子在一个被窝睡觉的情形,冬青不敢想其他的事情。冬青可怜自己,冬青更可怜麦子,到底该怎么办啊?整夜,冬青就剩下眼泪了。
麦子第三次来到了湛山寺。
麦子又捐了一万元香火钱。
老住持这次根本没出来,只隔着门递给了麦子一张纸条,老住持亲笔: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住持的这句话,还是给麦子留下了不小的想象空间。似乎懂了,似乎不懂。
麦子知道,如果非得去拼一命,事情不会顺利的,弄不好还会两败俱伤。这真的需要自己好好斟酌一番。
晚上冬青说不用给她送饭了。麦子知道一定是么么安排人送了。
有一阵没去小钟啤酒屋了。麦子送回家车打滴滴来到了小钟啤酒屋。
小钟出去买东西了。麦子在墙壁上读到了自己瞎写的一首诗歌:
一旦有个人的骨头
被火焰骗走
幸福就丢了
其实这几句诗歌,麦子是喝醉了,写给冬青的。幺,是麦子大叔来了,想吃啥啊?人还没进来,好听的声音先到了。小钟回来了。
麦子看到小钟第一眼总是先注意一下小钟穿的鞋,哈哈麦子笑了,还不到夏天,小钟竟然穿着鞋拖,肯定光着脚丫了。
小钟赶紧把一只脚藏到了腿的后面,麦子又笑了,别藏了啊,看你另外一只脚藏到哪里?麦子打趣着小钟。总不能就地打坐吧?
坏大叔,就能欺负小孩!小钟责怪起麦子的声音也是那么好听。

第二十五章:夜,是美丽的
你说这小钟丫头有多可爱吧。
一转眼麦子就不见小钟了。
可是仅仅过了几分钟,小钟就回来了。小钟系着白色的围裙,穿着布鞋,布鞋里是白色的线袜。
坏大叔,再看!小钟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小钟知道大叔不想她的脚冷。故意逗大叔的。
你呀小丫头,我是怕你脚冷啊。这可是麦子的真心话。麦子的老娘说了,女人啊,只要脚不冷身上就不冷!
大叔,丫头真的不冷,你试试,不信你就试试?小钟真的把脚伸到了麦子的眼前。
麦子摸了一下,还真的不凉。
好了好了,丫头乖乖的就好!麦子实在拿小钟没办法。
奇怪的是,每次来小钟这里,只要小钟不在,麦子就像缺少点什么。
麦子知道小钟善良,小钟漂亮,少有的漂亮。
小钟白。白的就算是整天晒太阳,那胳膊腿啊还是那样的白。小钟从不减肥,可是小钟丰满的恰到好处。有一次,麦子喝多了,趴在小钟的手背上,没有喝醉的麦子,甚至看到了小钟手背上紫色的血管。如果麦子真的醉了,也一定是因为小钟真的太白了,白的让人想拿下!
还有一次,麦子无意看到了小钟的大腿。饱满的就像是白玉米。啃一口才过瘾!
小钟喜欢麦子,打心眼里喜欢。麦子从不欺负自己,不像其他的男人,看到小钟,就是摸一下,碰一下的。还有,麦子总是无私的帮助自己还有弟弟。最让人敬佩的是,麦子爱自己的妻子,不管从前了,就是现在,麦子依然那么在乎冬青!
小钟想,一辈子有这样一个男人,当知足了!
小钟想把自己给麦子。小钟单纯,给一个自己那么喜欢的男人有啥不好呢?
麦子大叔,今晚,丫头与你醉一次可否?小钟说这话是真心的。小钟真想陪大叔醉一次,因为小钟觉得大叔很累很累的。
不许骗人!今晚醉一次!麦子也想醉一回。麦子自己都觉得很累。
那就开始了啊,不许反悔啊大叔!小钟的天真,小钟的青春活力,小钟的一往无前,让麦子感动。
一个小时,一箱十二瓶啤酒喝光了。
其实,小钟只喝了四瓶,但是小钟已经有点醉意了。
再来一箱!麦子使劲喊着。
又一个小时。第二箱喝光了。两人都醉的不像人样了。
小钟就亲麦子的嘴巴。
麦子稀里糊涂的就非常愿意的接受。
麦子给小钟脱了袜子。
小钟给麦子脱了衣服。
臭不臭?臭不臭啊?小钟醉意朦胧的说。
什么臭啊?麦子不明白
脚丫啊?小钟说:我的袜子都找不到了。
不臭不臭啊,怎么你的袜子穿到了我的脚上啊?麦子真的喝醉了。把小钟的袜子穿到了自己的脚上。
那,那,谁咬我的脚啊,怎么那么疼啊?
我没咬你啊,是你咬我啊,放开我的耳朵!麦子使劲喊着。
十几瓶啤酒,不会醉的真的没几个人。
迷迷糊糊中,麦子真的觉得自己咬了小钟,但是具体咬了哪里?麦子不知道。
小钟也醉了,但是小钟的心没醉。小钟要感激麦子大叔。小钟要给大叔。小钟真心的想给大叔。
有的时候,真的是宿命。喝了那么多酒,麦子没劲了。
小钟的一切等待,都是泡影!麦子大叔的呼噜啊,让这个夜晚都不安宁。
早晨醒来。
小钟赶紧穿好衣裳,怎么会光光的啊?实话实说,小钟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光光的。但是小钟感觉自己那里没半点意外。
讨厌的是,偏偏早晨小钟来例假了。清醒的小钟赶紧跑了出去。
大醉的麦子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直到小钟给麦子端上羊肉汤,麦子才算真的酒醒了。
麦子就问了小钟一句话:丫头,我没做啥吧?
嘿嘿,大叔,你能做啥?你的呼噜让邻居大清早就找我啦!
小钟心里有点遗憾。
麦子喝完小钟准备的羊肉汤。出门的时候,天,下起了雨。
麦子没忘记与别人约好的事情。
麦子给么么打了一个电话:么么,下午你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我去办点其他的事情。
这雨啊,一下就是两天。
该开的花几乎都开了。麦子看到一些蝴蝶飞来飞去的。麦子喜欢紫色的蝴蝶。
这个季节就是多雨。麦子喜欢下雨的天。冬青也喜欢。冬青喜欢下雨天与麦子待在车里,听雨听歌。
麦子开车来到了医院。
冬青此刻正在看着窗外的雨,想着与麦子的往事。
那一次,冬青与麦子还没结婚。
麦子约冬青吃炒面。其实麦子也没吃过。但是麦子想让冬青吃。
吃完炒面。麦子就吃了冬青。还是在冬青的家门口。弄的冬青直说,麦子,你不怕冷啊。想起这些,冬青幸福,冬青也难过。
青儿,带你去海边好不好?麦子真的来了,就在冬青想麦子的时候。
不去了,不去了。冬青的话不是真心的。
别呀,青儿,我是专门来接你去海边的啊。麦子似乎在求着冬青说。
好啦,好啦,我去还不成。冬青说着就穿衣裳,冬青没忘记把么么给买的内衣穿好了。冬青心疼。
因为是自动挡的车,去海边的路上,麦子一直握着冬青的手。
车里的歌,就是那首:让我再一次握你的手。
八大关的海边,确实美。就是其中的那份静,就足以让人醉在其中了。
麦子停下车。
麦子轻轻给冬青哼唱了:请跟我来。
麦子唱的没有那么专业,但是却是真情的吟唱。冬青知道麦子吻了自己的唇。而且吻的那么深沉,但是冬青也知道,麦子并没有摸自己的胸。
第二天早上。麦子还是按时给冬青送来了猫儿草炒鸡蛋。
冬青丝毫没有犹豫的就吃光了。
冬青可以出院了。这是康复医生说的。
回家以后,麦子给冬青在家里做了一顿大餐。凡是冬青喜欢吃的,麦子都做了。冬青还喝了一杯红酒。
只是吃完饭,麦子想给冬青洗个澡,冬青不由分说的拒绝了。
麦子知道冬青心里想的。
睡觉的时候,破天荒的,冬青单独给麦子准备了一个被子。夫妻两从结婚开始,第一次睡在了两个被窝。
这个夜晚,冬青在哭。麦子在难受。麦子不知道自己到底难受在哪里。
冬青出院一个月了。按照医生的嘱咐,要去复查的。麦子带冬青去医院复查了好几个项目,结论是:非常好!麦子疑惑,难道真的是猫儿草炒鸡蛋的作用?

第二十六章:谁能想到
还真的别说。冬青最近的气色好多了。也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情况。一些普通的家务活也能自己干了,关键是干完活也没有疲劳的感觉。就是不管麦子怎样要求,冬青就是不答应与麦子一个被窝睡。
大病初愈,麦子知道也不好过于勉强冬青。
小夏最近挺忙。小夏公司的几件事,也同样弄的小夏疲于应付。
德州地区的立体停车场建设,就让小夏非常不爽!小夏气愤!凭我小夏,还有人敢撬她的门?
同时,小夏也觉得,现在不能逼的麦子太紧,狗急了还能跳墙。再者说,麦子的媳妇又得了癌症,如果现在与麦子斗,第一会让麦子与自己拼命!第二自己也确实于心不忍,毕竟曾经那么喜欢过麦子,毕竟有过肌肤之亲,所以,至少目前,小夏还不想把事情做的太绝,况且,德国方面,麦子还是有他自己的优势的。
先处理好自己的事再说吧。小夏真心这样想的。
虽然没有小夏的折腾了,但是麦子心里并不痛快。这里面当然有冬青的原因。
麦子想,冬青是因为对她自己的身体产生厌恶的情绪也同时觉得他也一定厌恶,所以坚决拒绝与麦子睡在一起!
麦子想,如果这样持续下去,是非常不利于冬青身体恢复的,特别是精神上。
其实,麦子是有顾虑的,也是正常的心理。但是再大的一个男人的顾虑,也比不上这么多年夫妻之间的感情啊。
麦子觉得应该处理好这件事情。麦子不想让冬青活在一个瞧不起自己的世界里。爱情不仅是身体的更是精神的。
这世界啊,有像花一样美丽的爱情,也有像草一样朴素的爱情,只要是真爱,一样的让人感动。
这世界啊,有像海一样深的爱情,也有像小溪一样纯的爱情,只要是无怨无悔的爱,都让人珍惜!
这世界啊,有像山一样厚实的爱情,也有像石头一样坚定的爱情,只要是忘我的爱情,都让人膜拜!
么么给麦子打电话说:麦总,方便吗?如果有时间,我在办公室等你。听么么的话,感觉有急事一样。好吧,么么,那你在办公室等我一会。
什么事?这样着急?这可不是咱小么么的风格啊?麦子刚进门,放下车钥匙,就问么么。
么么迟疑了一下:麦总,最近我总有一个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么么。为啥有不好的预感呢?麦子不解地问么么。因为麦子觉得么么很少会有这样的情绪。
麦总,可能你也从网上看到了,最近省内好几个城市都在做立体停车场业务,我觉得其中不会那样简单的!如果听之任之,那么,对我们公司将会十分不利!甚至德国方面,我们也不了解近期动向,这样的话,对于我们目前的处境,无意就是在瞎子摸象!
嗯嗯,么么你说的对。我也是在考虑这事。但究竟还没有一个万全之策。麦子这样回答,完全是在应付么么,因为小夏微信的事,简直太可怕了。麦子一定不想让么么知道这些的。但是人家么么分析的也非常有道理。是该有所行动了。
么么啊,难得你有心这样替公司考虑,而且考虑的路子也对头。这样吧,咱一起想想办法吧,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麦子的话逗笑了么么。么么是打心眼里佩服麦子大叔的。么么也相信,大叔会有办法的!
那,咱去小钟哪里喝点小酒,但是,都不准开车啊。
么么开心的竟然拍起了手掌,么么不是因为喜欢喝酒,是因为喜欢与麦子大叔一起。虽然么么知道小钟也很喜欢麦子大叔,每次从小钟看麦子的眼神,么么就知道了几分。
可是尽管如此,么么还是喜欢麦子大叔,这种情感特刺激!
麦子带着么么刚进小钟啤酒屋。小钟就像蝴蝶一样飞过来了。
麦子大叔你看:小钟故意伸出了一双脚,小钟今天穿着肉色丝袜。哈哈,大叔,今天没光脚丫。小钟倒反其道而行之的问起了麦子。
麦子笑了:就是光脚丫多不好啊。其实麦子也不知道人家小钟光着脚丫有啥不好。小钟的脚丫特别好看,难道是麦子不想别人看到吗?
看着小钟与麦子开玩笑,么么也加入进来。你看你看啊,麦子大叔,今天我光着脚丫,嘿嘿。么么说着直接从鞋里端出了脚。
哈哈,麦子笑的啊,去去去,小钟,你给么么拿一双袜子来,让她穿上!白晃晃的,吓人!
三个人都哈哈的大笑起来。
先声明啊,今天只吃烤肉,只喝啤酒。麦子说,因为那天,麦子实在让白酒给喝怕了。
么么与小钟的从气质性格个性啦等等都有完全不同的地方。
小钟比较内向一些,而么么相对外向一些。比方说现在,么么可以一直眼睛紧盯着麦子的眼睛不放,期待碰撞出火花那样,而小钟只是你偶尔瞥一眼麦子,还总是瞬间挪开眼光。小钟害怕被麦子的眼睛捉住。
喝的开心,三个人就玩起了包袱剪子锤,有趣的是,两个小丫头合伙骗麦子,弄的麦子成了最大的输家!自然而然,麦子就几乎是大包干了。啤酒就毫不留情地灌入麦子的肚子里。
麦子如果耍赖,两个丫头就拿起酒瓶子往麦子嘴里灌,麦子大叔是真的草鸡了!
第二十七章:也算经典
么么与小钟也有醉意了。
三个人的对话还是多有情趣的:
小钟,我看你喜欢大叔!
谁呀,我看倒是你喜欢大叔。
就是你啊,你看看,刚才还握着大叔的手呢。
就会瞎说,是大叔他...
看看吧,承认了吧?
么么,我生气了,我还看到你瞪眼瞧着大叔不放呢。
你们两说谁啊,小钟喜欢么么?同...同性恋啊...
坏大叔,你与小钟还是忘年恋呢。
么么坏丫头,你才忘年恋!
谁说我老了啊,我哪里老了啊?么么老了,小钟丫头也老了,你们两指甲都红了,就是老了...
哈哈
哈哈
大叔喝醉了,小钟。
大叔才没醉呢?不信你让他算算:一加一等于几?
等于二!你们才是二...
么么,要不咱两包袱剪子锤?谁赢了谁送大叔回家?
好啊,开就来!
包袱!包袱!
剪子!剪子!
锤!锤!
哈哈,小钟不分胜负咋办?
那就,那就...睡店里吧。
两个丫头抱在一起呼呼的就睡了,躺在小钟啤酒屋床上。
麦子摇摇晃晃,自己打车回到了家里。
麦子还没完全醉。
麦子的意识还算清醒。麦子回到家里,看到泡脚的盆还插着电,水温设置在40度。卧室里没有冬青,冬青睡在了女儿小宣的房间。
麦子叹了口气,麦子不想去打扰熟睡的冬青。只是麦子心里不是滋味。
麦子泡完脚,就把浴室的水温调到了正好。麦子做到沙发上看着央视体育频道节目。麦子知道半夜冬青会上洗手间的。此刻的麦子已经清醒了。
果不然,凌晨两点多了,冬青起来了。
麦子,你怎么还不睡?冬青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前,还好,么么帮着买的内衣该带着。
青儿...麦子只叫了一声青儿,就慢慢从沙发站起来,来到冬青的身边。麦子抱了一会冬青,就拉着冬青的手来到了浴室。
麦子脱掉了冬青的睡衣,麦子脱掉了冬青的内衣。麦子用水反复地给冬青冲洗,麦子给冬青轻轻擦了一遍沐浴液,是很轻很轻的那种...麦子又用清水给冬青冲洗了一遍。
这一切都是在冬青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进行的,冬青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麦子用浴巾给冬青擦干身上。
麦子抱着冬青来到了他们的卧室。
麦子躺下的时候,麦子把手放到了冬青的胸前,麦子的动作是细腻的又是一往无前的!
冬青放声大哭。
潮水就这样,一浪高过一浪。
花就这样开了一茬又一茬。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的夫妻生活会在像雨一样的境界里,美的无与伦比,美的超凡脱俗,美的让人妒忌...全部都在眼泪里完成了。
第二天清晨。
麦子除了看到冬青给自己做的精美的早餐,还看到了冬青留下的纸条:麦子,谢谢你的不嫌弃,我回娘家住几天。
上午,麦子约的人准时来到了麦子的办公室,递给了麦子一个信封。麦子给了来的人一个厚厚的信封。
给麦子的信封里,除了监控中留下的截图,还有部分住宿的登记记录。
清清楚楚的是铁子与小夏还有德方的,在海南三亚的行踪。
麦子没有吃惊,麦子预料到了。
麦子把这些东西锁在了保险柜里。
麦子很清醒,就算自己知道这些,目前依然没有相应的良策。轻易出手,似乎不是麦子的脾气!
麦子此时想了很多:包括铁子出差,铁子出国,铁子在德国回避么么,小夏的微信,铁子喜欢么么,铁子说潍坊的水很深,看到么么在铁子的车上等等,麦子不敢往下想了,麦子觉得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正在靠近自己。
但是,麦子想不通,难道只是因为钱?
麦子正想着,铁子来电话了:麦总,我想请假三天,回老家给老娘上坟。
嗯嗯好的,你去吧,去财务取1000元,就算我给老人的纸钱。这就是麦子!
看着铁子开车离开公司的时候,麦子打了一个电话。
就要到夏天了。
该开的花几乎都开了。最近就是多雨,麦子想带着冬青去海边看雨。可是冬青说有点感冒,就不去了。麦子嘱咐冬青:一定记得多喝水啊。麦子没忘记给岳母电话,再三叮嘱岳母,怎样给冬青每天早晨做猫儿草炒鸡蛋。
只是,当麦子想到么么的时候,麦子自己拒绝了自己所想的无数的不可能!
小钟说,下雨了,想让麦子来啤酒屋。小钟还说,自己不小心,又磕了脚了。
麦子这次长心眼了,麦子提前去药店买的各种药。
原来,小钟不是磕着脚了,是葳脚了。脚踝肿的像个馒头。
傻丫头,都这样了,还不去医院?小钟的脚肿成这样,那个男人不心疼。
带小钟倒医院拍片后,是软组织扭伤,需要静养,绝对不能负重。打着医生开的药,麦子送小钟回到了啤酒屋。
麦子记得医生说,48小时内药冷敷。麦子出去买的冰棒,用毛巾包裹,不停地给小钟的脚踝冷敷。
麦子就坐在小钟床边,自己喝着啤酒,然后感觉冰棒化了,就再给小钟换一个冰棒。
小钟只是安静,小钟不敢说话,小钟怕麦子批评自己不小心!
麦子自己喝的都趴在小钟床边睡了,麦子也不知道。
麦子更不知道,小钟哭了一夜,小钟真的是被麦子大叔感动了。
小钟不敢动,一动,脚踝就疼,但是小钟反复地抚摸了麦子的脸。

第二十八章:没想到(1)
这几天,只要麦子下班没别的事,麦子就买来云南白药,到小钟啤酒屋给小钟的伤处反复地擦药,还真的管用,没几天,小钟就敢下地,慢慢走了。
麦子大叔的用心,细致,让小钟丫头很感动。
麦子大叔,不知道怎样谢谢您。小钟有点羞涩地说。小钟也知道,麦子大叔肯定不需要它谢啥的,从认识麦子大叔那天开始,麦子大叔就是这样,无私默默地帮着小钟而不求任何回报的。
你这个丫头,还这样客气。赶紧好了啊,你的伤好了,小钟啤酒屋就不会受伤。对吧丫头?赶紧好了啊。麦子觉得小钟的确是一个天真善良的丫头,是一个不容伤害的好丫头。
这人到中年,不管男的女的,都有一种莫名的情节,是一种无法说得清的情节。
拼了大半辈子,有获得也有失去。有愉悦也有痛楚。肩上的责任与对生命家庭的维护沉重也幸福。想很快摆脱这种打拼,又怕自己老了。想尽快退休,玩遍祖国山河甚至去国外浏览异国风情,但是,到那时,真的是老头或者老太太了,心有不甘,心有不甘啊。
人到中年,怨恨少了,悔恨多了。自责少了,感悟多了。期待少了,祝愿多了。冲动少了,沉淀多了。
小夏突然来了一个微信:麦总,我答应你,暂时不动岛城的立体停车场项目!
这个微信,是麦子没有想到的。小夏为啥这样?难道背后有其他的阴谋?
还没等麦子仔细思索,小夏的第二个微信又到了:夏总,近日你会收到一个u盘,仔细看啊,没啥意思,就是要你不要干涉我对其他城市的开发!
果不然,第二天麦子就收到了u盘。
麦子管好办公室的门,在电脑上看了一下。
是麦子与某大学校长私下交易的全过程。麦子真的没想到!麦子记得是在一个非常隐蔽的私人会所完成交易的。
此刻的麦子倒是很平静。麦子觉得类似的事,小夏是有能力做到的,因为小夏不是一般的人!
麦子把u盘同样锁进了保险柜。麦子尽量安慰自己的内心,要保持平静,既然小夏已经不顾一切了,自己绝不能被扰乱心思。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除了应对,没有他法!
麦子觉得该主动点了,虽然麦子不知道后果是什么,麦子也知道,这样等待下去,同样是致命的!想到这点,麦子反而轻松了些。
麦子给铁子打了一个电话,奇怪的是,铁子没接。这也是麦子没想到的,铁子几乎没有这样的事。
是雨,总会来的。是风,你也不可能招手就让它回避的。风风雨雨的来来去去才有了来来去去的人生。
好几天没联系冬青了。给冬青打电话没接,可能睡了吧,麦子想,连续两个大手术,身体一定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麦子给冬青发了一个微信:青儿,猫儿草炒鸡蛋要坚持吃,另外我给你买的散养的母鸡,抽空给你送去,记得让妈给你炖汤,天天喝啊。
奇怪的是,冬青马上回信了:记得了,谢谢,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麦子看到冬青的微信,心里想,这话说的怎么那么陌生啊。
关于散养母鸡的事,小钟早就给准备好了。都是沂蒙山区绝对散养,就是放养在山上的那种。
麦子给冬青送鸡的时候,特意给冬青打了一个电话:青儿,我到岳母楼下了,你下来,我约好了医院的专家,咱去复查一下。麦子通过公安一个同学的关系约好了医院的专家。
一会冬青下楼了。麦子有意带着司机,麦子有意与冬青坐在车的后座。
麦子有意挽着冬青的肩膀,让冬青靠着自己的肩膀,但是麦子感觉到了冬青的拒绝!
两个小时的检查,医院的专家说,基本没问题,回去补充营养,加强锻炼!
那个专家年龄不大,据说是国外毕业回来的博士,麦子出门的时候,他叫住了麦子,悄声说:恢复很好,你可以考虑给夫人做人工乳房的建立,我们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
专家的话,提醒了麦子。麦子想,或许可以吧。
送冬青回去,冬青下车,连个招呼都没打,拿着麦子给准备好的鸡就上楼了。
对于冬青的态度,麦子十分理解。麦子想,时间久了就好了,毕竟是老夫老妻啊。
有人给麦子打电话说,铁总没有回去上坟,铁总那天直接去了德州。
这点,麦子想到了。
还就是下雨了。不能说铺天盖地,也算大雨了。路过的鸟赶紧去找躲雨的地方了。天地都与雨一个颜色了。麦子现在办公楼前,麦子与雨一个颜色。
赶紧上车,看你淋得!么么的声音。
么么把麦子大叔拉到了上岛咖啡的一个单间里。
大叔,干嘛啊?故意淋雨啊?么么一边说着一边拿着自己的小手帕给麦子擦着头发上的雨水。
谢谢么么丫头。麦子实在不知道与么么说啥,麦子相信么么是他的好员工。
来来,麦子大叔,喝点咖啡吧。么么要了一壶卡布基诺。
么么穿着紫色的裙子,么么光脚穿着凉鞋。么么的内衣带都露出了。
麦子使劲喝了一杯卡布基诺。味道很原始。
么么,我睡一会啊,一个小时叫醒我。麦子说完就躺在了沙发,不一会,就响起了呼噜声。
麦子睡着了,么么还在轻轻给麦子擦鞋脸上的雨水,擦着麦子脸上的皱纹。么么知道她的老总非常累,非常疲惫,是心里的疲惫。
么么悄声坐在沙发上,让麦子躺在了她的腿上。
睡梦里,麦子突然喊出了么么...么么你说怎么办?么么你说怎么办?么么帮帮我...么么帮帮我...睡梦里,麦子使劲握住了么么的手。麦子把身子躺在了么么的怀里。
不怕啊,不怕啊,大叔说梦话了。
身边没有吉他,但是么么还是小声唱出了:
下吧,刚刚的雨,刚刚的梦呓
小草都会生长的
你也会长大
下吧,想到的雨
下到心里才能当酒。就算你不醉
我想陪你
醉他一个生生世世的雨。
也许不能完整的陪你
我回用自己的情节
打动你。
么么,自己解开了裙子的扣子。

第二十九章:没想到(2)
么么主动解开了自己裙子的扣子。么么在等着麦子破解自己的秘密!
只是麦子大叔在自己的怀里睡的那样安心,那样不为所动,准确的说是,不为一切所动。
么么自己又系好了扣子。
么么想自己,自从到麦子的公司来,麦子大叔对自己真的可好了。并没有像不少公司的总裁那样,不放过一个手下的美女。
像么么这样有文化有素质的女孩儿,绝非轻易奉献自己的身体的人,除非她自己心里那么那么的喜欢。对麦子大叔,么么从内心深处有一种依靠感,像父亲又像男人,反正就是那种极温暖的感觉。麦子的特质或者说男人魅力,对女人还是极有杀伤力的。
么么想把自己给大叔,没有其他任何企图,喜欢,就是喜欢。就是喜欢这种可人的暖。
只是大叔睡的那样滋润,么么有点小难受。
么么在麦子大叔熟睡的耳边轻吻了一下。
让么么没想到的是,睡梦里,麦子抓住了她胸前的东西,使劲揉捏。麦子还说着梦话:青儿,我不嫌弃你,不嫌弃...让后松开手又呼呼睡了。
么么疼。心里也疼麦子大叔。么么甚至想,大叔,使劲啊,么么不怕疼。
么么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大叔就不见了。看了看手机,麦子大叔说:么么我在楼下等你。
么么上车,么么胸部那里疼。么么不好意思,可是麦子真的不知道么么那里为啥疼。麦子心疼冬青。麦子觉得命运对冬青不公正。
麦子大叔,您睡的真好呢。那么踏实。么么故意的说,么么想知道麦子大叔的反应。
嗯呢,像睡了一个冬天,胳膊腿都觉得轻松了。这是麦子的心里话。
么么心里说:讨厌的大叔,都捏疼人家了,还...
么么心里一点没有怪大叔反而很理解麦子大叔。嫂子都那样,麦子大叔还是不离不弃的,么么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靠谱的大叔,为这样的大叔做点事,么么觉得值得!
人生就是这样,爱一个人却不能在一起,不爱的人缺往往相守一生。么么想起那么几句话话:人生的痛苦是,爱一个人,却得不到爱。人生更大的痛苦是,所爱的人却爱了别人。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失去了争取爱的决心。
么么虽然小,但是已经是一个很懂事的丫头了。
冬青突然提出了离婚!麦子没想到。而且是不允许麦子拒绝的那种。冬青委托了律师通知麦子的!冬青只要家里的存款的一半,其他的都归麦子。女儿小宣自己决定任何事情。这是律师说的话。
麦子除了吃惊还是吃惊。麦子除了意外还是意外。麦子除了心痛还是心痛。麦子除了悲伤还是悲伤。也是麦子真心所想,一个好端端家庭拆散,甚至疼过老来丧子。
麦子想不通。但是冬青委托律师说了,如果麦子不同意,他的当事人会提出法庭裁决的!理由就是:冬青不能尽一个妻子的责任!
麦子想想都觉得可笑。看起来这个理由非常不成立,但说起来又合情合理。麦子不知道对于这样的理由,法庭能支持冬青吗?但是如果上到法庭,那是麦子不想的。好好的为啥要法庭相见?但是麦子不想离婚,麦子要照顾好冬青。麦子知道,这是冬青自己瞧不起自己了,冬青不想拖累麦子。
麦子对冬青委托的律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我的妻子因为乳腺癌做了手术,我不想抛弃我的妻子,我只想好好照顾好她!我不想离婚!
麦子相信冬青不会真的与自己离婚的。麦子相信二十几年的感情!
想到这,麦子给冬青发了一个微信:青儿,你别吓我,我不会离婚的!
冬青回复的微信很简单:麦子,如果你想让我去跳楼,那你就不离婚!
麦子知道岳母家住二十三楼,麦子也知道,不会有人二十四小时看着冬青,麦子更知道,冬青不是一个开玩笑的人,麦子知道,冬青完全是因为自己的病自己的身体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行!绝不能离婚!麦子不想离婚!麦子的心里还是那么爱着青儿!不就是没有那里了吗?人好好的,比啥都好!麦子心疼冬青,麦子理解冬青。麦子觉得,冬青也不是成心要离婚的。但是麦子想见冬青谈谈,冬青根本不见!甚至冬青说:麦子,如果再找她,半个小时以后,就在楼下给她收尸吧!
麦子知道冬青的脾气,毕竟那么多年了,冬青的一个眼神,麦子都知道其中的含义。把冬青逼急了,她啥事都敢做的。麦子真的让冬青给吓着了。
缓缓吧!麦子想,也许缓一缓,冬青就会改变主意的,冬青只不过是一时心急罢了。可能就是因为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了,才自卑,才无望才傻傻的做傻傻的事罢了。缓一缓吧。虽然这样想,但是麦子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甚至比过目前公司的处境。
心烦!麦子心烦!烦事接踵而来,麦子的心有点承受不住了。
醉一次,就醉一次吧。如果这时不让麦子喝酒,不让麦子去醉一次,麦子会疯的!
麦子没去小钟啤酒屋。
麦子随便找了一个饭店,麦子要了一个小单间,麦子就要了一个土豆丝,麦子要了两箱啤酒,二十四瓶!
老板,帮我拿一支笔一张纸。麦子喊着酒店老板。人家老板也奇怪,这人,不但要了那么多啤酒,干嘛还要笔,还要纸?但是,至少要尊重客人的。
我的牙疼
我的牙快要掉了
在我还没有完全疯掉之前
借你的牙用一用吧
我想吧两个字说的清晰一点
那就是爱你
麦子知道这不是诗歌,却是自己的真情。麦子要的土豆丝,一口没吃,麦子却在四十分钟,喝掉了七瓶啤酒。
然后
在那片火焰,没有骗走你我的骨头之前
抱一会吧
就一会。让我成为你眼睛里
不灭的焰火。
十瓶啤酒了。麦子哭了。哭的那么伤心。小钟来电话了:麦子大叔,怎么觉得你在喝酒呢?对不对呀?小钟晚上就觉得自己心跳有点急,从没这样过,小钟心里也没有其他想念的人,当然想着惦记小钟的人却有不少。所以,小钟就感觉,是不是麦子大叔心情不好,是不是在喝闷酒啊?还真的让小钟猜对了,也许所谓女人的第六感觉就是这样的准确了。
我是在喝酒,我没事...我喝的开心极了...麦子言语不清的叨叨着。麦子还没醉,麦子知道电话那边是小钟。
在哪里?赶紧告诉我!我去找你!小钟担心地问,记得别扣电话啊,就这样通着!小钟怕麦子扣掉电话,就找不到麦子大叔了。
小钟一边问着麦子,一边一只手穿着袜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648
发表于 2018-12-4 22:5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4-20 22:12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