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24|回复: 1

[长篇连载] 【笑君小说】沧桑与梦生·第二十三章:小老板难当

[复制链接]

212

主题

270

帖子

160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609
发表于 2018-12-7 15:2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三章:小老板难当



学校迁入新址以后,业务的发展更加平稳有序了。
这个时候,房地产业的发展,已从南方推向全国各地。中部地区也在尝试以地产开发的形式推进城市建设,乔阳所在的这个小小的县城也紧跟在省城之后,建房、卖房如火如荼。但是,地产营销策划却只能完全照抄别人的成果,自己没有经验,更没有人才,做不出品味。或者,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营销策划这一行当,影响整个行业的推进。
对市场的把握,是看其发展的主流和先导。掌握了主流,乘势而上,也就是所谓的抓住了机遇,掌握了先导。乔阳看到了这一点,便毫不犹豫的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从事地产经营的推广策划业务。
到这时,乔阳也算得上是个小老板了。
可是,当了这个小老板之后才知道,这小老板难当。要面对方方面面的人和事,要学会混迹在各种人群之中。有来自市场方面的,有来自各级各部门的,还有来自企业内部的。若是哪一个方面处理不当,就会造成莫大的损失,甚至……后话不敢说。
放开的市场,就是竞争的市场。往往是有场而无市,也就是说有了公司,不一定有业务。没有业务,也就没有生存的空间,只有死路一条。从哪来业务呢,就是上门求。或者说,是先营销了自己,然后才能营销他人。
乔阳要谈的第一个项目,是本地的一家公司即将要开发的一块地。乔阳知道,那块地,黄总的公司早已拿到手了,也打听清楚了,他们自己不做营销,而是要交给像他们这样的专业公司来做。目前,一定是在选择之中,谁来都接待,看谁最好,最与自己对路,最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就是最好的选择。当然,这里也有变数。
这位黄总是乔阳早年的一个旧相识,也可以说是乔阳的部下。原来是商业贸易系统一个企业的负责人,体制改革后出来自己做。先做贸易,后又涉足房地产。
黄总比乔阳小几岁,个子不高,也很单薄。眼睛小小的,却很有神,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说话慢腾腾的,天生一个精明的生意人。
那天,乔阳到黄总的办公室,拜访他。“怎么样,我的《策划报告书》看过了吗?我来做吧!”在这之前,乔阳已专门为他的项目在营销思路、营销手段、营销策略等方面进行了考察和研究,草拟出了《策划报告书》,便派人送给他了。他们是熟人,说话不必绕圈子,乔阳就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黄总欠一下身子,从宽大的大班台的一边拿起那本《策划报告书》扬了扬,放下了,说:“这个东西,我看不看一个样。我要的是你们真正的水平,房子要卖上价,卖得快。我急需资金回笼,你能做得到吗?”
这个问题,是最难的。卖成什么价才叫最好,卖得多快才叫最快,没有标准。房子能否卖个好价,还能迅速卖得出去,取绝于很多因素,比如:地理位置、设计格局、建筑质量、环境优劣,以及后期的服务等等。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看前期的定位准不准。这个位怎么定,作为营销策划的专业人士自然有自己的标准,可这个标准对方能接受吗。尤其是在双方接触、试探阶段,就非常难有统一的认识,即使对方心里能够接受你的标准,但在表面也不会就说行。因此,想要谈成,不可能很快就成。虽然,他们也算是朋友。但是,在商言商,大家都要按照商业规则来进行这场游戏。
乔阳笑笑说:“我只能以最大的努力来做,如果我现在就承诺你,保证在什么价位上,保证每月销售多少,可能是在骗你,因为这本身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你、我,我们心中其实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何必要自欺欺人呢。”乔阳之所以这样说,可能与他在政府机关里的时间呆常了有关,还没有完全走入市场。同时,乔阳也不想说过头话,成与不成并不是靠说的好听就行。
乔阳这样说时,并没有注意黄总的表情。乔阳说完了,才认真地看着黄总。这时,乔阳才注意到,黄总那本来很小的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像个铜铃,直视着乔阳,好像才认识他似的。
好半天,见乔阳也在看他。他笑了,那笑意盈盈的脸上很是镇静。说:“乔总呀,你虽然是我的老领导,可你是个新公司,还没有完全进入这个市场,我一直不太相信你。可你刚才的一番话,到让我放了一半的心。你说的实在,没有那些不着边际的套话、大话、空话,你的《策划报告书》也与别人不同,一句话,很实在。这样吧,我们再商量一下,有结果再说,怎么样?”
黄总的话说得也很干脆,没有一点虚伪的成分,更没有丝毫的客套。虽然,没有明确说:就让你们来做吧。但是,乔阳知道,有意思了。
起码黄总认可了乔阳的思路,打消了对乔阳公司的不信任。乔阳便先行离开了。
可是,过了一个星期吧,有人传来消息给说:黄总项目的营销业务被市里来的什么公司给拿去了。乔阳虽然有些惊愕,但是,他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只能面对现实,自己劝慰自己:算了吧,谁叫咱没有后台呢。
又过了一段时期,在某一个场合,乔阳见到了黄总。黄总打老远就主动上来和乔阳握手,而且使劲地握,没有说一句话。
乔阳知道他的意思,他是想和乔阳合作的。可是,不敢得罪某些掌权的人,只能牺牲乔阳了。对黄总来说,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吧。
乔阳也死劲地握住他的手,并且摇了几下,表示是理解他的:没什么,我们还是朋友,下次再说吧。
其实,这是乔阳最想接的一个项目。一是他的公司才成立,需要有支撑,更需要开张呀。二是他的这个项目大,有几十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越是大项目才越有利润。最关键的是一个大项目做下来,就能拉出一支像样的队伍,建立起一个很好的品牌。做企业,首先就要做品牌。
谈项目,找市场,虽然有一定的难度,可必定是平等的。让人心里不平衡,却又要忍着不能发泄的,竟然是管事的某些部门里的某些人。
夏季的一天,天很热,乔阳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看材料。突然,来了个电话,接起来一听,对方自称是什么局什么单位的,说他们马上要来看看帐。乔阳觉得不是味,不对呀,他们每月按时报账、纳税,没有什么事呀。他立即将会计找来,问他:“最近财务上没有什么问题吧?”会计也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怎么会事。说“没有呀,做得好好的,都是按相关部门的规定办的呀!”
没办法,只得等着他们来吧。
到了快要下班的时间,那什么单位的人来了,三个人,有点面熟,却叫不出名和姓。
平时乔阳一个人,是不开空调的。现在他们来了,乔阳立马将空调打开。还叫会计先跑出去弄两个西瓜来。待吃过了,房间里的温度下来了,他们才安静的坐下来,开始与乔阳谈话了。
一位像是领头的先开口了,说:“接到群众举报。”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红头文件,在乔阳面前扬了扬。又说:“你们公司不按属地管理的规定,应在我们这里办的事,为什么跑到北城分局去了。领导上要我们来查一查,怎么回事啊,啊!”前面的每一个字,乔阳听着都很清楚,可最后多说的那个“啊”字,让乔阳的身上立刻起了鸡皮疙瘩,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乔阳很镇静地,却又不由自主地说:“哦,原来是这事呀。”
那人立马说:“是怎么回事,说说!”话说得冷冷的,好像对方就是违背了什么法似的。
乔阳又说:“我们公司原来的注册地在北城区,这里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分支机构。相关事务也都是按北城分局的指令办的,所以每个月也就在北城分局办。这有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这项工作是按属地管理的。你们的分支机构在我们单位管辖之下,凡是在这边发生的经营业务,都应在我们这里办。”那人很严肃地说。
“哦,是这样啊。”乔阳接着说:“那我们马上跟北城分局报告,看他们怎么说,然后我们再调整过来不就行了吗。”
“没这么简单吧。”那人又冷冷地说:“你们已经违背了法规上的相关规定了,要接受处罚。”
“还要处罚?”乔阳有些不解了,说:“怎么处罚。”
那人还是冷冷地说:“罚款一万元。”
“什么?”乔阳有点激动了:“就这么点事,要罚一万元?”
“就这么点事,你这事还小吗?”那人立马反驳道:“你扰乱了我们工作的正常秩序,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你知道吗,还就这点事!”
说罢,将那份“红头文件”往桌上一拍,站起身,拨开门就往外走,另外的两个人却坐着没动。
可是,这时的乔阳也没有动,愣愣地坐在那里,一时间好像给气蒙了。
乔阳与对面相坐的那两个人,足足相持了有两三分钟。乔阳还是没有反应,那两个人便也起身走了。
过道上,公司的会计,拉着那个领头人的胳膊,一边跟他作着解释,一边想留下他们吃个饭。是他的力度小了,还是他的面子小了。总之,那个人没有理睬会计。然后,三个人扬长而去。
他们都走了,乔阳这才拿起那个什么“红头文件”认真地看一下,原来是一张红头的便笺纸,用水笔写的几行字:根据群众反映,你公司在什么、什么工作上违反了属地管理的原则,现对你公司进行调查,将视情况做出相应的处理。落款是什么什么单位。没说要罚一万元呀。
后来,乔阳通过熟人找到了这个局的相关领导,说这事他们两个单位协调一下,就可以了。谁说要罚一万元呀!
或许,是乔阳犯了糊涂,或许,是那三个人犯了糊涂,反正这件事,对乔阳,算是个提醒,也是个下马威。
没过多长时间又发生了一件事。又有一个单位找来了,说乔阳他们的楼盘代理广告内容违规了。其实,像这样的事真的是太多了,概念上的东西,到底怎么才叫不违规呢?找来了罚几个钱也就算了,所以乔阳也就没在意,只让办公室的人去应付了一下。
谁知道,没过几天,也来了个什么通知,要乔阳去参加学习,不然要取缔营销策划的资格。没办法,得去呀。乔阳在商业贸易局工作的时候,跟这个单位的交道很多,大部分人都认识。可那位什么科的科长,是后起之秀,乔阳只是有点面熟,还真的不认识。但乔阳相信,他一定是认识自己的。
那位小科长,年纪大约三十多岁吧,瘦瘦的,一脸的疲倦,好像昨天夜里没有睡好觉似的。乔阳进去时,他就坐在那个宝座上,一动也不动,眼睛瞅着电脑屏幕,没有一丝客套的意思。乔阳只好先说话:“你好,你们找我,我来了。”乔阳也是不冷不热的。
“通知你来参加学习,谁找你呀!”他依然没有抬头,继续看着电脑屏幕,手还在挪动着鼠标,嘴到没有闲着,说:“你们呀什么都不懂,还自以为是专家,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是有规定的。不叫你们来学习,以后还会出现更大的错误。再犯错误,可就不是学习这么简单了!”最后几个字的尾音拖得老长老长的,根本与他这个年龄的人不相称。
可那段时间,乔阳正要安排一项活动,哪能在这里坐下来安心学习呀。于是说:“学习好呀,是要学习学习。不过我有个活动,不能留在这里,我安排个人来学习怎么样?”
“那怎么行呢,出问题,出错误,首先是出在你们这些法人代表的身上,你们的意识不强,别人就什么意识都没有了,不叫你们学习好了,有什么作用呀?”他说得振振有词,仿佛他早就知道乔阳会这么说的,一套准备对付他的话就放在那等着哩。
“那,要学习几天呀?”乔阳问。
“一个星期。”
乔阳张了张嘴,正想说太长了。但还是忍下了,忙改口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来学习两天,后几天我叫专门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来学习,怎么样。”
“一天都不能少。就是你,谁来也不行。”斩钉截铁般的硬,没有一点回缓的余地。
这时,乔阳身上的电话,已震动了不知是第几次了。他知道,没有再与他说下去的必要了,起身走了。
乔阳只好学习了一个星期。可是,哪里是真的学习呀,交了钱,两天时间读了几份文件。然后的几天,就去参观什么农家乐呀,庄园呀,完全是游山玩水。
乔阳气得饭都不想吃了,可是,能有什么办法,谁叫他们有这个权呢!公司里,学校里,很多事都在等着他回去。他却不能回去,只能在这里“好好学习”,谁叫他“不懂”呢!
在外面被人管着,在自己的企业里更不好做人,也能让老板憋着一肚子的气,无处可以发泄。
乔阳这一步步走来,全身心都扑在企业的经营与管理上了。但是,一个企业靠一个人怎么行呢,必须要有帮手。而像他们这样的小企业,起步时用的大都是自己的亲戚或者朋友。
这一点,不是乔阳要这样。在当下的中国,恐怕都是这样。这说明什么呢,首先,他们依然是在用传统的思维模式去管理新生的企业。同时,所有的小企业在初起的时候都被资金呀、经验呀等等很多东西困扰着,不敢迈大步,不敢用外来的人。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怪圈。企业里的重要岗位全是老板的七大姑八大姨,只有真正干活的岗位才用外来的人。而就此形成了另一个怪象,凡是老板的亲戚朋友,都把自己看成是企业的半个主人,甚至就是主人,身份比别人尊贵,地位比别人优越。只有他们管别人的份,没有别人管他们的理。这样的问题在乔阳的企业里同样存在着。
当然,任何事情都会有两方面的情况。用家里人也不能说没有好处,有。首先、用起来放心,你不会顾忌他随时向你辞职,让你的岗位失却人手。第二、你可以把最机密的事情交给他,在一定的时期内,不用担心这个机密被他“贪污”了,致使企业立马受到影响。第三、感觉心里上有个相伴,就像自己的左手与自己的右手在一起一样,不会太远,不会让你感觉空虚。
但是,这些都只是一种假象,都只能在一定的状态下,一定的时空里,才有效。超越了,便不存在了。
到这时,乔阳的企业,虽然不叫集团,但已经是挂了几块牌子的经济实体,人员也已达到上百位了。但是,总部机关的人并不多,只有十来个。在这十来个人中只有少数几个人是外来的,其他全部是他的亲戚。这样的员工,看上去是一家人,工作起来却非常的困难。有时候叫你生气,忍不住要发火。有时候让你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却又不能不说。
就说推广部的那位主任吧,论年龄只比乔阳小两岁。从前在某个国有大企业里当过部门负责人,应该也算是个人物吧。可是,却有个非常不好的性格:疲。而且做事不愿动脑子。无论什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办,都会放在那儿,不急不慢地与时间赛耐力,别人已经急得不行了,他还没动。放着、放着,竟然给忘记了,等到他想起来了,迟了。让他主持一个部门的工作,真的是万不得已。乔阳有时急了,要批评他,最多只能批评一次,他没有什么反应。再批评一次,当着乔阳的面,他什么也不说,显得非常的忠厚。乔阳只能看到一张胖胖的脸,两只不转的眼珠子。可是,回家了,他跟老婆说。甚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像控诉黄世仁似的:“我也是当过领导的人,怎么能受他的气哩!他只是我的老板,又不是我的老子呀!”
然后,他的老婆又来找乔阳的老婆,一种连锁的不安定就这样诞生了。
还有那位保安部的经理,也是个老实人。却总是自以为是,自我意识极强,既缺乏组织能力又不能团结人。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场合,什么都知道,又什么都不会做。一心一意要当领导,真的让他当了,又不知道怎么当,安排给他几个人,竟然领导不了。不会做事,偏又私心重,小心眼。与他讨论问题,除了坚持己见,就是嗓门高,弄得谁都怕他,不愿与他共事,他是孤家寡人一个。
乔阳每次布置他的工作,都得小心谨慎地说,弄不好会顶起牛来,大家都下不了台。
乔阳经常一个人呆想,可能是他的企业规模小了,还没走上正规。也可能是他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企业家,缺少心胸,不懂领导艺术。一句话:不称职。
总之,这样的小老板真的很难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67
发表于 2018-12-7 23: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3-23 13:13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