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93|回复: 4

[短篇小说] 【粉墨是梦小说】夫妻

[复制链接]

57

主题

261

帖子

10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83
发表于 2018-12-20 18: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夫    妻
                                                                                                            粉墨是梦
                                                                                                                 一
      秦峰的山脚,折折拐拐盘旋着一条上山省道,两边的民舍排列整齐,沿山依靠。八月初秋,我刚调到这个不足百人的小学校,还有些陌生和不适应,无聊时,总想出去认识几个人。看见学校对面,有一家小超市,信步迈进去,我暗暗赞叹商品的齐全,日用百货,饮食烟酒,新鲜蔬菜,应季瓜果,一应俱全。
这时一个男人扛着一捆PC管子从后院走出。我举起一盒麦片问他:“这个多钱?”他用眼瞟了后面一下,出门走了。
       “18!”从货架那边传出脆生生的声音。
        我转过货架,看见一个三十七八的妇人,穿着一件大红波西米亚长裙,苗条紧致的身材被恰好的勾勒。乌黑的烫发头,在鬂间编了两个小辫,再拉回来用孔雀发饰扎束了,薄施粉黛,真像开艳的一朵石榴花。我暗暗又一惊,这里竟有这般文青璧人儿。
我放回了东西,准备出门。她走了过来笑着说:“你是新来的老师吧?”她有一双好看细长眼,眼角稍向上斜翘。
   “是,你怎么知道的?”
   “听我女儿说的,她就在你的班上。”
   “叫什么名字。”
    “马小容。”
   “噢,我知道她。一个聪明,勤奋、文气的女孩。”
     她高兴的说:“以后请老师多费心,多关照。”
    “那是自然。”
     马小容在后面房子听见我们的谈话,端出一盘洗干净的西红柿,放在柜台上,说了一声“老师好。”笑眯眯的站在一旁。
  “去,给你老师端条凳子来。”妈妈命令她。
   “哎。”马晓茹灵巧跑到后院去了。
   “不用,不用”我抱歉的说。这时有人进来买面粉了,我赶快告辞。
   “老师,把西红柿拿上。”马小容端着西红柿追出来。
   “不了,你们吃。”
“   自家种的,尝个味。”
                 …………
     我不知道,人生意外就这样在看似美好中藏着。
                                                                                                              二
     “知道不?马小容他爸今早出车祸死了?”同事神情庄重的告诉我。
    “咋可能?”我吃惊的说:“我今早坐班车时还看见他把超市的推拉门打开。我还和他打了招呼。”
     “是今天早晨九点左右的事,现在人已经在太平间里放着哩。”
      我懵了,看看时间是十一点四十。
   “他母亲还不知道呢,没有人敢告诉他……”同事说的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我头脑里出现一个六十多的妇女,穿着一件绿色外套,棕色裤子,剪着齐耳的短发,一丝不乱的用卡子扣着,拄着拐杖,站在房子前边的马路边,眼睛望着儿子归来的方向,一会儿又折返回来,坐在自家廊下的连椅上,眼睛还是望着哪儿。儿子回来进屋,她也跟着进屋。是啊,这个时候谁敢同她说这件事。
      我默默的退回在座位上,回忆着昨天下午和他们一家摘辣椒的事。
      学校旁边有一条靠山的镇级水泥公路,蜿蜒的向红花沟伸展,路下是一条清澈潺潺的小河,两岸是苍翠的青山。过往的车辆很少,吃罢晚饭,村人们都愿意在这条路上散步。我慢慢的走着,一边观赏山景:天青宁宇,黛青的远山像一座座着墨浓郁的屏风,夕阳下的田野一片金亮
   “饭后走一走,能活九十九。”一个愉快的声音拉住了我的脚步。正是马小容的妈,只见她扔穿着那件长裙,站在一大片辣椒地边,红红的辣椒挂在翠绿的枝上,很是鲜艳。我向她走去。
  “   摘辣椒不进地!”我笑着戏谑。
    “不用,有人心儿善良,不让我摘,只让我提篮看。”她咪咪笑着把篮子向地中间一挥。我嗅到空气中有一种甜香的味道。
这时,从辣椒树绿丛行里直起一个四十岁模样的男人,穿着一件紫色T恤,一点都不像农民。这两个人真是般配,男的伟岸,高个四方脸,凤眼。女的小巧,瓜子脸细长眼。
    “老师散步啊。”他走过来递给她一把红彤彤的辣椒,女的用篮子接了。男的温柔的眼神像水,她用幽幽眼神回看。
   “是啊,你们幸福的!”我赞叹着。
    “他不让我下地,把我急得。”女的仍咪咪笑着晃着篮子。
   “就这么点活,一会儿就干完了。你就站在那儿接,也是一样的。”男的一边往地中心走,一边说。
     一个过路的妇人说“不管干啥活,他俩都要在一起。”
   “谈恋爱哩么!”我笑着说。
  “  都啥年龄了,还谈恋爱哩。”女的羞红了脸,抢白我。
     我也觉得我这话有些不妥,赶紧顺河堤下到河边,清粼粼的河两岸,杂草翠绿,翠绿间一葱葱的夜来香开的格外清秀,穿着白裙子的马小容,手握一把黄色的夜来香 ,赤脚站在水中戏水。一个穿着蓝色牛仔裙的女孩,捧着一把粉红的夜来香,她像小鹿般跳跃着,马尾一甩一甩,我猜是马小容的姐姐。我很奇怪居然还有粉红色的夜来香,我追上了她们,也加入采花的游戏中。我满心的喜悦。
                                                                                                                          三
      经过昨天一天的阴雨,今晨天空露出它晴朗的心情。空气清亮透明。
     马小容的爸吃了一块煎饼,喝了一碗米粥,提起桌子上妻子为他准备好塑料袋,急匆匆往出走,妻子追出来说:“热了就早点回来,凉快了再去干。”
    “知道了!”他一边往前冲一边回应。
       天蓝的如同宝石般耀目,阳光明媚,却不燥热,真个是劳动的好天。这两天要多干些活,石场来电话催了好几次要石头,石头不多了快要停产了,他心里着急。再说了,大女儿今年刚考上大本,快开学要走了。过两天自己请一天假,带上一家人去市里的九龙山泡泡温泉,顺便给货架上补一些配给车不送的商货。
      她今天的心莫名的慌乱,总感觉会有什么事发生。会发生什么事呢?大女儿在整理房子,小女儿在洗锅,婆婆坐在前面椅子上和邻居拉家常,一切和以往一样。可能是太空闲了,胡思乱想,还是上货吧,收一收挂在丈夫身上的心弦。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她惊了一跳:“……马红军和挖掘机从山上滚下坡了……”她的头嗡的一声,她听不清,她愣了半秒,立即反应过来:“人怎么样?”她高叫。
     “不知道,我们需要镰刀……。”
     她跑进放农具的屋子,抓起两把镰刀往出跑,一边跑一边喊出大女儿照看生意。
      一辆摩托车飞快的骑过来,停在门口,她坐上去,摩托车调转方向,向出事点疾驰。
  “人咋样吗?”她的声音变调了。
  “不知道,人在刺架下,我们没法救。”沉默。
     她看见四五个人围在一个葱茏的大刺架旁,吵吵嚷嚷。刺枝错综交织重叠,密密实实搭成一个大蓬。蓬顶被重物打压撞击过,伤残枝条耷拉着,中央有一个大窟窿。她的心狂跳,刺架旁边一条履带断开铺在石土堆上,车门躺在刺架下一颗松树下,从陡坡流下的泥石流里,黄色车身深深斜插在里面,严重变形。
    “人是从驾驶室里飞出来的。……本来是往后倒,却往前冲了……”别人给她介绍情况,她听的颠三倒四。她眼前天黑了,感觉天压在她的身上,好沉呀。
    “快救人呀!”她大呼,疯了似的向前扑去,有人抱住了她。大女儿已经赶到,在旁边大哭。
      …………
       终于他被抬了出来,泥血糊了他,救护车开来了,人们赶快把他抬上车。
      她坐在救护车里,看见血从他的嘴里往出吐,看着医生在处理丈夫的伤口,看着丈夫陌生的脸。不知该怎么办,她头脑发麻,仿佛灵魂出窍,什么都不存在,自己也找不着自己。。
     进了医院大门,他的手渐渐转凉,没有了心跳。她大哭。
       她完全的呆了,她伸出手想抓住什么,可是什么也没有。“没有了他,日子怎么过?谁能告诉我。还有他的后事怎么办,我可从来没做过这些事。”她坐在暗夜一遍一遍的想
                                                                                                               四
          我知道马小容的爸,那是我经历了一场惊险的事之后。
       大约是在两年钱12月份的某一天的深夜,刚下过雪,天寒地冻,门前省道上的油罐车比平时多很多。天冷,我早早的暖在床上睡着了。
我被一声“嗵”的震天巨响从酣睡中惊醒,我晕了,吓破了胆,浑身发颤,我不知道我在哪儿?今天星期几?我以为谁使坏用脚踹门,我的心狂跳。接着又是一声震耳的巨响。我蹭的从床上坐起来,但是不敢开门,不敢探究原因。似乎屋外有杂吵声,隐隐可以看见房间的墙壁上有火焰的影子。我拉开房门,站在二楼楼道观察,楼道里弥漫着橡胶烧焦的味道。学校外面的马路上,火光映红了对面的房子。
      我爬在窗户上向外观望,看见操场上灯光大亮,校门口有几位男老师和保安交谈,奔走。透过栅栏校门,看见门外停着一辆油罐车,屁股后面冒着浓烟,车轮上窜着火焰。学生都纷纷起床,涌站在宿舍门口看情况,情势很紧张。这时,副校长跑的气喘吁吁的上楼:“油罐车轮胎爆胎了又着火了,停在校门口。大家快进屋!”后面跟了几个男教师。学生立即进屋,关了房门。
      我往校门口走去,校长不让我靠近,我远远的站着,看见老人牵着小孩的手,从屋子出来,急匆匆的走过油罐车。车周围远远地围着几个男人,默默的看着,有人端着一盆水,试图泼向车轮,又被人阻止。没人敢靠近它,年青的司机也吓傻了,怔怔坐在驾驶室里。
      对面的超市里,有个人提着灭火器跑出来,径直朝着火点喷洒,司机也提着灭火器推开车门跳下。火被熄灭了,我抽紧的心松开了,回去组织学生睡觉。
油罐车开走了。
     从此我记住了他,想起他满是高高的敬佩。
                                                     五
     天黑黒的阴着,飘着薄薄的雨丝,一切都成了黑白默片。
    他在太平间里放了七天,七天后的那个清晨,他被拉了回来。
    今天是他的出殡日。按照这里的风俗,死在外面的年轻人,不能进家门。所以家里也没有设灵堂,也没有举行吊唁礼。
   他在离家较远的公路拐弯处下车了,她把他送上山,看见他一点一点沉下去,土一点一点盖住了他,她却哭不出来,她觉得也被埋进去了。跪在坟前。大女儿哭的手抽搐在一起,需要别人按摩搬开。小女儿头发纷乱,紧挨着她,大声呼唤爸爸。
      回来,招呼亲朋好友古旧用餐,宴散,关闭超市,她躺下了,开始一个人默默的流泪,开始不吃不喝,开始不说话。
                                                                                                        六
    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是一个半月后的一天中午,我在买菜车旁边遇见了她。她穿一身黑色的西服,黑色的毛衣,头顶拉起一绺头发结成辫子和其余的头发在脑后扎成马尾。脸色暗黄,苹果肌有了明显的红血丝,双眼黑语。
     我们对视了一眼,她似乎笑了一下,转身回去。
    我望去超市的门开着,门前的水泥院子,一边晾晒着红辣椒,一边晾晒着玉米粒。
    我猜两个女儿应该上学走了,婆婆已经从医院里回来了,家里的农活已经做得差不多了。
   生活在这里拐了个弯,又流向它的走向。是啊,生活还得继续,必须继续。女儿们还在上学,婆婆躺在病床上。这个家大梁倒了,小梁必须死力顶住,虽然比以前矮了一些,但她们的家还在,她们还有温暖。     没有谁能陪自己走到底。





                                                                                                                                                                             2018、12、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4

主题

4505

帖子

608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080
发表于 2018-12-20 19: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的精彩佳作,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7

主题

261

帖子

10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8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1 10: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雨荷 发表于 2018-12-20 19:51
欣赏老师的精彩佳作,点赞,问好!

谢谢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962
发表于 2018-12-21 19: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7

主题

261

帖子

108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83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15:51:4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8-12-21 19:25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谢谢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1 15:05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