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93|回复: 2

[短篇小说] 【会宁南渡小说】迎祥的葬礼

[复制链接]

86

主题

400

帖子

201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12
发表于 2018-12-22 14: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初伏的太阳一出来就刺人的眼,才露了半个脸就映红了西边的一片天。抬眼远望,目光及处,一浪一浪涌动着的驼峰是广林社东边的山梁,隐隐在带血的云彩后面奔跑。山下的广林社在雾霭里时隐时现,村东头一块空地上聚集了广林社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那场面似乎在等待戏的开台。不,人的灵感偶尔也会出错,单从人的多少,屏息静听的沉寂来看真的有些相像,然而从他们泪眼朦胧无限惆怅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戏要开台的乐趣,今儿确是个不平常的日子,在外流浪了三十年的迎祥终于回家了。确切的说,来的将会是一具血漬斑驳的尸体,魂儿是否回来就无从知道了。
        迎祥是拴柱的大侄儿,迎祥走的那一年拴柱还是个半大小伙子,嫂子兰俊远嫁他乡时,迎祥被后大一同带走了,就像野狗嗛走了丢在墙脚的一根骨头。拴柱娶妻生女再娶妻再生子,倒是自个儿的石子落到了湖底,湖面涟漪不止。


        忽然间听说侄儿迎祥死了,天似乎塌了一半,顿时觉得以后的日子永远是黑夜。迎祥死的时候没有向家里作任何的告別,因为他刚刚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庄大事一一一娶了个美丽的妻,成了个幸福的家,当人们露出艳羡的目光祝福时,他已确立了下一个奋斗目标一一一用较短的时间创建一份令人人都羡慕的家业,好让亲戚朋友刮目相看,好让后代儿孙们扬眉吐气。临走的时候,给妻子说:晚上赶路,白天给孩子看病,晚上再赶回来,可以省去赶路的时间,多干两天的活。妻子说:日月常在,何必在这一会儿,人常说慌忙做不了好道场。迎祥的眉毛立马缩在了眉心,两撇掉在眼阁。妻子的心照例蹙了蹙,没敢言喘。接下的事情简单得像有了云便有雨一样。一阵捣鼓,迎祥抱着儿子坐上了风一样快的一辆滴滴快,这中间似乎就是福特公司的流水线,快得有点惊人。留给妻子的只是一个执着的背影,宏伟的人生计划让他忽略了上车后的回望,把遗憾丟给身后的母女。迎祥妻子扫了一脸前排的司机,嫩嫩地像雨后的春笋,白皙的手抓着方向盘,更像两樽千年古墓里的玉器,从心底里滋生出了说不出的发毛。自打迎祥走后,心就挂在嗓子眼上嘣、嘣不停地早搏,肚子空空的困得难受。
        半小时后,迎祥妻子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一个苍老的声音呼叫着迎祥的妻子,你男人出车祸了,已经送往省城医院,孩子没事,其实这时的迎祥已经跟着死神上路了。
        三十没几浓眉大眼的一个后生说没就没了,丟下了一个水灵灵的媳妇和两个嗷嗷待哺的幼崽,生命脆弱时就像盛开的蒲公英,一阵风会把他吹得七零八落。人们在哀其不幸时便想到迎祥的过去。
现在怀想起来,迎祥的死似乎在三十多年就已经埋下了伏笔。八十年代初,改革的春风蜿蜒于黄土高原的崇山峻岭之中,不久就刮到了广林社,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公共的一切都变成了私人的,山川土地一草一木,还有头顶上的那块天……,机灵的人白天分天地,晚上搬家什,凡能搬动的一夜之间都不翼而飞了。正在度密月的拴牛和媳妇兰俊整天躲在东厢房似乎有说不完的情话,急坏了拴牛他大,围着东厢房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转,就这样父子关系降到零下八度。然而拴牛和兰俊的爱情以生米做成熟饭的形式划上了句号,句号就是已经在兰俊肚子里不停地指手画脚的迎祥,拴牛的大踱了踱脚只好认可了,这么有伤风化的事再也不能大摆宴席风光一下了,就把两个丢人现脸的家伙偷偷圆了房。年老的说伤风败俗,世风日下,一代不如一代,年轻的说惊世骇俗,世道要变,早该如此了。
        总而言之,拴牛和兰俊的 壮举为广林社的少男少女们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拴牛和兰俊是广林社第一对经过自由恋爱后而成的非正式的合法夫妻。六七十年代,尽管国家提倡自由恋爱婚姻自主,还是没有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谈恋爱,更不要说搂搂抱抱的事儿了,像这一类事都是在地下展开。然而纸里怎么能包得住火呢,一旦爱情的火焰被点燃,周围可是一片森林啊,既使有一群谦谦君子不停地扑打,恁是越扇越旺,此后便蔚然成风了。
        拴牛和兰俊结婚了,他们只是到人民公社领取了一张满纸洋溢着祥瑞的结婚证书,证书成为他们俩结婚了的唯一凭证。因为没有人愿意为他们举行一个神圣而又庄严的结婚仪式,只好轻描淡写的草草地住到了一起。对于这一点,广林社的社员们看法都是一致的。没有举行结婚仪式的夫妻就不是合法的夫妻。不合法的男女住在一起就是偷人,说得具体点,就是女人偷了男人。因为广林社的老人始终认为世界上只有女人勾引男人,男人绝对是不会勾引女人的,尽管事情的最终的结果是女人跟上男人跑掉了,人们还是说女人偷了男人。
        一年后,被大大(父亲)扫地出门的拴牛和兰俊在二门外的一块荒地上搭起了一间毛草房,毛草房上的炊烟和他大的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次数少了点。然而两人出则成双,入则成对,把广林社的小伙子羡慕得一死一活。
        那是一个月挂中天的晚上,月光把屋子照得通亮,也照得光棍孙二狗心慌意乱,索性穿上衣服出门去遛达。凡是广林社的每一处坷垃他都了如指掌,那里的风景最迷人自然心中有数。
        正当孙二狗顺着拴牛家的后墙蹑手蹑脚地往前凑时,一只脚暗地里踢在了他的后背,回头张望后面什么也没有啊,顿时三魂吓走了两魂,只剩一魂幽幽地把他拖在阳间。真叫做不做亏心事,半夜鸡叫心不惊。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2 收起 理由
西部文学 + 2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59
发表于 2018-12-24 23: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400

帖子

201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12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06:42:1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8-12-24 23:17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谢谢老师鼓励,问老师吉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27 16:19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