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09|回复: 2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刘红怒打贺德全

[复制链接]

122

主题

219

帖子

119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91
发表于 2018-12-26 18: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刘红怒打贺德全

    刘红听了疙瘩sha的一番话,胸中燃起熊熊怒火。
    他从疙瘩sha家出来,走进戏场,戏唱的正红火,台下的叫好声此起彼伏。他转了一圈,觉得没有心情。来到贺德全家门口,有两个民兵在那里站着。就回家去了。
    这时已是半夜时分,就脱衣上炕睡觉去了,可是那里睡得着,疙瘩sha的话不断地冲击着他的心房。

    刘红的父母俩口子带着年幼的刘红,逃难来到荆峪沟,贺德全收留了他们。把村西的土房子腾出来让他们居住,锅碗瓢盆应有尽有,刚住下就让保丁给背了些粮食、磨好的面粉。
    刘红母亲正值风华正茂的年月,颇有些姿色。贺德全隔三差五地以照顾为名前来纠缠。后又安排到他家洗衣打杂。在威逼利诱面前刘红母亲委屈求全,面前的这个人哪里敢惹,要钱有钱要势有势,只能是哑巴吃黄连硬往肚里咽。
    “叔,你说这话是真的吗?”刘红有些不相信。
    “哎呀,娃,叔都几十岁的人咧,咋能在你晚辈跟前说假话。”疙瘩sha的表情很真切,刘红通过眼神相信了。
    他记得贺德全就是爱到他家去,几次他都见过,当时年幼只是不知道去做啥。
    疙瘩sha见刘红不言传就步步紧逼:“他贺德全道貌岸然,人都称贺善人,实际上是披着人皮的狼。有一次,你妈不愿意他就大打出手,还要你一家子立即就搬出去,还要归还他家的粮食,出房费。那个时候你爸给人熬活能有几个收入。你妈哭着屈服了。从此后只要人家叫门动作都不敢怠慢。哎,这个禽兽做的事,叔都没办法给你说。”
    刘红心中的怒气越积越多,怒火越烧越旺,简直都要失去理智。
    刘红临出门疙瘩sha故意关照说:“出去可不敢给人说,叔这怕事。”
   “知道叔。你侄再瓜也知道这些。”刘红跨出门去。

    贺德全家的房屋大多都分给了贫下中农,给他前边只留了两间。刘红跨进两边各有一个青石大门墩的黑漆大门,走进笮长的院子,进了后屋。
    贺德全在家正吃早饭,听见门外有脚步声走了进来,扬起头一看,只见刘红怒气冲冲地样子,心想这东西可搜啥事来了。
    刘红今天走路都带着劲,“嗵嗵嗵”的。来到贺德全跟前一手将德全手中的饭碗打掉,拌汤撒了德全一身,碗“哐嘡”一声打了。还不等德全反应过来是咋回子事,两记耳光就上来了,紧接着就是一个狠狠的拳头,立时鼻口是血。
    德全鼻口流着血,两只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嗯,要是搁那几年,看我一拳头打不出去丈二远,现在倒霉着,只有忍着点。
    刘红的气还没出完,又抓住德全的皮胸向门外拉来,拉出院子拉过大门拉到大场。场边有几个四五岁的孩子在玩耍,看见刘红拉着德全来到大场,围过来观看。
    德全被压倒在地,刘红有一种鲁智深拳打镇关西的气概,骑在德全身上大打出手。

    贺德全家东边是朱秀英家,墙东是上南岭的大路,每到吃饭的时候上场下场的人们就端着饭碗、浆水菜盆子来晒暖暖,这里也就成了人们交流、闲谈的主要场合。有的吃完饭端起碗舔着碗里剩余的残饭,拿着碗走了,有的端着碗和浆水菜盆子才来。
    朱秀英家门前有两棵大核桃树,树下也或站或圪蹴着好多人。
    这时有人看见刘红拉着贺德全大打出手,就喊叫起来:“刘红打德全了。”
    墙背后的人们纷纷走到核桃树下来观看,秃叔知道了端着碗来到大场,一把拉开儿子,刘红差点摔了一个仰绊子。
    刘红在威严的父亲的眼神威逼下离开了。

    村西走来了疙瘩sha,他手中端着水杯,央央不急的走来。他是听了妻子妖精婆的消息而来的。围观的几个小孩看见疙瘩sha就围了上来,“疙瘩sha,不值噶,没事干,端个水杯满村转,东眼西看,给人想蔓。”疙瘩sha端着水杯撵:“去,去去。”他一撵,孩子们就跑,他不撵了孩子们又聚拢来,继续喊着。气得疙瘩sha没办法,只得端着水杯往回走。

    贺德全被妻子从地上扶了起来,向回走来。

    刘红像个凯旋而归的战士,刚跨进门,就向着正在打折(洗刷)的母亲邀功:“妈,今个你娃给你把气出了。”
    老婆不知道啥事:“咋咧?”
   “妈,我把贺德全东西打了一顿。”刘红得意地说。
   “啥?你打你德全叔来?”老婆一听气失塌了,捞起火棍就打。“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连咱的恩人也敢打。”
    刘红抱着头跑出门去,老婆在后边撵。
   “妈,我把老东西打了,你却心疼起来了。你俩肯定有那种事,受了一辈子欺压,今个你娃给你出气,你还打我。”
    “放屁,听谁个瞎怂给你说的。”刘红腿快,老婆撵不上。

     核桃树下墙背后的老碗会还在延续着,人们纷纷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
    “德全也是有武艺的人,打他刘红是不成问题的,只是年纪大了些。”
    “不对,德全正倒霉着,是不敢打。”
    “乃年,到北塬上去收租,被几个小伙子围住,德全只是几招就打的哭爹喊娘。”
    “喔还是自小在他舅家学的。他舅家几代人都会武功。”
     “......。”

    挂在中桥口大槐树上的钟响了,队长喊叫着:“上工了,到北岭修梯田走,有车子的把车子推上,没有车子的把镢头锨拿上,男女都有。”

    疙瘩sha心中那个高兴劲被孩子们的顺口溜冲击成一股气。妖精婆看着男人的样子:“今天总算把气出了,你咋还不高兴?”
   “哎,刘红虽说给咱把气出了,可让娃们的送了一肚子气。”
   “当年要是把保长让给你也就没有今天这种事了,硬是给了张耀昌。 ”妖精婆愤愤地说。


    作于2018年12月25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1519

帖子

260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600
发表于 2018-12-28 08: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老师的精彩,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59
发表于 2018-12-29 23: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27 15:57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