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55|回复: 2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8--11)

[复制链接]

36

主题

50

帖子

699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99
发表于 2019-1-4 10:2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八)
    一种很想打鬼子的冲动使徐凯狠了一下心,在班长的鼓励下,把他先前的犹豫害怕克服掉,端起步枪终于向此时在高高城墙下面,在一片烟光里的鬼子开了一枪,看到自己打中了一个肥鬼子的头。周班长也看到了,就高兴一喊:“徐凯,你打中了一个鬼子,很好!”  
然后,周班长还把他拿步枪的右手高兴坏了地一拍身旁的城垛,好像是他打中的鬼子。他马上回脸,非常欣喜地把徐凯夸讲来着:“很看,徐凯!你打死了一个小日本!鬼子又不是铁做的,没什么好可怕的。又来!”  
徐凯也惊讶,自己真的能开枪打鬼子了。  
“来,又打。把子弹压上膛。”二班长又说。很为徐凯打死了鬼子而庆幸的不得了,因为这是他教授的成果。  
“好的。”  
两人就在那里的城垛后,继续打鬼子。此时,在光华门的城墙上下,枪声急急,烟光遮眼,如闪电般的枪弹在上下激射。一切都躁动不安!一切都充满了可怕的死亡!  
……  
在城墙过来往西的这边,一排长张俊涛和二排长王仁杰站在两城垛下,一步不离,用驳壳枪向高悬的城墙下,混乱的鬼子倾力射击。此时,先前被打死的鬼子横七竖八地躺(扑)在地上,血和黄军装相混杂乱地摆满了地上。这时,还有很多的鬼子蹲、趴下、站着在同伴的尸体间,非常顽劣地举枪向高高的、有些淡蓝色烟子模糊了城墙的国军开枪。双方一时就这样对峙着。  
……  
王仁杰排长非常灵活!他站在城躲下,左手扣在他腰间的宽皮带上,握着驳壳枪的右手不住地向下面鬼子倾力射击。这时,鬼子都到了光华门的城墙下,望而停步(因为,在大门边的一个连打了十多分钟,可能是觉得被动,就赶紧撤回内城,大关大门,把鬼子的强势和锋芒也就关在外面,都到东边的城墙上和高营长别的连一起打鬼子),没有任何防护的鬼子,只能被动挨打,死伤不少。王排长积极地不失时机地用驳壳枪射击,不用瞄准,因为敌人又多又站得密,打死了多个鬼子。后,他打完了一弹夹子弹,不想错过一丝打死鬼子的机会,就喊道:“何老二,把机枪跟我!”  
“是,排长。”  
然后,王排长马上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的肚皮上。  
赶快伸出左手,接住机枪,一下怀抱在自己斜插着驳壳枪的肚皮上,把机枪向城墙下面的、在有些烟光中的鬼子猛射击。  
这时,在下面的鬼子注意到:王排长抱着机枪在射击他们,仿佛整个人都要跳下来打死他们似的。就集中朝王排长开枪。  
王排长看见有急急的子弹打上来,他已经感觉到这一射击具有很明显的针对性(那就是他刚才用机枪打死了不少鬼子的缘故),就迅速把身子往城垛旁一闪,子弹猛急地飞上来,有几颗打在淡灰色的城垛上,还掉下些灰渣在他肩膀上,他觉得这是鬼子对他的及时报复。  
等子弹一过,绝不放过作恶多端鬼子的王排长继续射击。他抱着机枪马上扫射,同时他看到:在高高的城墙下面,已经又聚集起八九个鬼子,都端着步枪,神情凶恶朝他作出猛急的射击的情景,力图打死他。王排长发出的子弹斜斜而陡直地打在几个端枪把脸遮住一半、而完全暴露出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的鬼子,只见一个鬼子肚皮中弹,就身子往后倒;紧接着又一个鬼子的鼓胀肚皮被击中,一下就扑倒在地上的一个脸上是血污的死了鬼子的身上;还有一个鬼子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被打中,痛得嚎叫起来,身子往旁边摔倒;还有四五个鬼子一并被打死。  
但是,在城墙下,鬼子好像变得机灵起来,意识到不能聚集在一起打击中国军人了。有几个本来是站在一起的鬼子马上就分开了。  
王排长看到这里,想道:鬼子分开了。我就不用机枪打,用驳壳枪。想到这里,王排长马上喊道:“何老二,把机枪拿着。”  
在一边的城垛后,改用步枪打鬼子的老兵何老二听到了,就马上走过来,接住王排长递跟他的机枪继续打鬼子。  
王排长马上把右手伸向插在怀里的、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驳壳枪抽出来,就向分开端起步枪向他们射击的鬼子开枪,他打中了一个,然后,有一个没有打中,他并没有心急,而是显得动作慢些,每打一个鬼子,都做出了准确的瞄准  
打死了几个,马上,又有十多个鬼子跑上来,看来都急于想打死中国军人。这一战场情势的变化,让王排长本想用驳壳枪打,觉得自己最多就打死一两个,他意识到唯一的杀伤力是手榴弹。他心里急,手马上动起来,害怕鬼子跑了似的。现在,他就感到仿佛鬼子在近处,不能让他们跑了。他想道。他一下就弯下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非常坚实有力量的腰背,把手里的驳壳枪含在嘴里,打开弹药箱,从里面拿出手榴弹先拉燃,就站起来朝城墙下甩下去。  
鬼子看到城楼上有一枚手榴弹如石块般急急地落下来。就赶紧向两边、身后急跑开去。  
站在城楼上的王排长看见了,就在嘴里恨恨地念道:“你们跑,你们跑,你们跑得了吗?”在念时,他又拿起两枚手榴弹拉燃往跑远的鬼子扔过去,接着,又把另一枚往两边中的西边扔。  
这样做,王排长是想全部炸死让战友伤亡的鬼子。  
“排长,你太厉害了!”一个在他一边的新战士看到自己非常机敏炸死多个鬼子的排长而说。  
“这有什么。你也可以来。”王排长把他不满足的方脸回转来说。  
这个新战士就马上拿起一枚手榴弹要投。  
王排长立即说:“小周,不要慌。”  
富有经验的王排长说时,就马上把没有战场经验的小周按下,自己也蹲下。他立刻意识到:如果这时还站在城垛当口,就会被随时射上来的子弹打死。  
“排长,为什么不要我投呀?”小周非常不解地问。显然是不明白这投弹的时机。  
“小周,虽然下面没有几个鬼子,你看到了,刚才的鬼子跑开了,基本被我炸死了,但是在四周,还有不少鬼子会朝着我们这里开枪的。”  
“排长,我明白了。”  
此时,心地善良的王排长一个方脸非常温存,用亮闪闪的眼睛看了看小周,他根本不想看到自己兄弟有不测。说:“小周,记住:你跟着我的行动做。”  
小周非常明显感到排长是那样照顾自己,心里情不自禁地一热。“嗯。”  
然后,他看到自己排长就起身,动作快,并看了看下面的鬼子,看来他是有经验。就在此时,马上就有子弹打上来。小周却刚要起身,就看见王排长赶快蹲下,  
紧接着他俩都同时听到:有子弹打在他俩头上方的、城垛向外的城垛上,还落下少许灰渣。过会,排长非常平静,并没有受这一情况影响了心情。然后,王排长说:“小周,我俩从城垛两侧抬起身。”  
小周似乎才明白这样做是避免被鬼子的子弹打中,因为,有城垛挡着子弹,会更安全。毫无疑问,在王排长的指导下,他俩在非常积极地打击着下面的鬼子……  
一连长张俊涛一直用驳壳枪打鬼子。  
他好像专门在那里,等着打鬼子似的.
(九)
在战士们的积极努力下,进攻光华门的鬼子被打退。他们在休息了二十分后,又和攻城鬼子战斗。这样打了一天了,鬼子被打退十一二次,到天黑前,没有攻下光华门。到了晚上,大家身心都十分累!他们根据上司的指示还是待在城墙上,这样做,主要防止鬼子异常攻击。  
打了一天了,国军新战士徐凯对鬼子打第一枪来,在自己二班长的带领下越打越胆大,有时比自己周班长打鬼子更积极。  
半夜了,该他和另一个老战士站岗。周班长就亲自陪他站岗。  
三人在黑乎乎的、深夜到凌晨的光华门城楼上,在不时有非常冰冷风吹到脸、身上时,使人浑身发抖,感觉身子跟石块似的。周班长看到徐凯冷得微微发抖。就拿来自己的旧军衣跟徐凯披上。  
“披上,小徐。”  
在一旁站岗的老兵说:“徐凯,我们二班长对你多好!”  
“老二,难道老子平时对你不好吗?”周班长问。  
“我以前站岗放哨,你也没有这样。”  
周班长说:“人家小徐是新兵。你跟老子一样大,可是,我一拿了不少烟跟你抽。”  
老兵何二不说了。就问:“小徐,我看你今天打鬼子挺厉害的!”  
“何大哥,这都是班长鼓励的,我起先还怕。”  
直爽的老兵何二说:“嗨,这有什么好怕的,什么鬼子,敌人,管他妈这么多,一律跟老子打死再说。知道吗?”  
|“小徐,你看,你何大哥说得真好!明天又来。”周班长说。虽然,徐凯看不清自己班长的脸,可是,他非常明显地感到班长那憎恨鬼子的声音。  
“是,班长。”  
他们就聊着,主要是一个夜晚太长。周班长感到将要到凌晨了,天会更冷。就拿出一瓶酒对小徐说:“来,小徐,喝点酒,暖和身子,这凌晨以后会更冷的。”  
“班长,我不会喝酒。”  
“不喝,会受不了的。来喝一口。”  
小徐听到了自己班长非常耿直亲近的话,心里更感动,就喝了。一喝下酒,他就觉得自己肚皮里先是一冷,然后,就热乎乎起来,先前非常冷寒的身子就温暖起来。  
他感到班长跟自己哥一样,人多好的,不像他听说的:有老兵要欺负新兵的事,他想也许这事在别的部队里有,幸好,我没有遇上。他想道这里。然后,他看见班长拿烟跟何大哥抽,看他俩如兄弟般聊谈的非常亲热!  
七。  
“老何,你跟小徐去睡一下,我来看几个小时。六点前,你来换我。”周班长说。在兄弟们站岗时,周班长没有这样死板,让战士去睡一下,只留人警戒主要是他想明天要打仗了,让战士们有充沛的精力打鬼子是重要的。  
“老周,你去睡,这本该我的班。”何二说。  
徐凯听到站在一边的他俩这样说,他感到何大哥多仗义、多有情的。  
然后,他听到班长冷不丁地的硬巴巴的声音:“少跟老子废话,快去睡!”  
然后,他看见在黑乎乎的凌晨夜色里,朝自己缓步走来,嘴里抽着烟,尽管看不清班长,那烟如一个小红亮点般在旺旺地往上蹿,随着班长的走近,能略微看到班长性感的胡子和非常正直亲善的方脸。身影显得非常英武的班长走到小徐面前。  
“小徐,你去睡,其他你就不管了,明天好好打鬼子。”  
“可是,我在站岗。”  
“不要紧,去吧!”  
“是,班长。”  
小徐再次听到了班长硬气的带有温和关心他的声音,觉得班长在为自己好。心里一热就说:“谢谢班长。”  
然后,小徐就走到一边的墙下,背靠着清冷的墙,一会就睡着了。  
……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过来,看见眼前的天空还是一片浅灰色的。一会,有一股冷风从城墙头上斜吹过来,吹在他脸上,他觉得自己脸、身上被一股如冷水般的寒气扑了一下,然后,他看到何大哥跟两个战士接岗了。  
没有看到自己班长,徐凯就站起来,看到何大哥一张熬了夜的脸煞白的,好像受了多大的苦似的。  
“何大哥,班长呢?”  
“在那边睡了。”  
然后,徐凯走到这边来,看到周班长斜躺在城墙下的地上,双手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一张厚道、英气的左脸侧向一边,睡得多安静惬意的!  
在班长一边,还躺着多个老战士呼呼地大睡着。  
徐凯很喜爱自己班长,想到自己班长还拿衣服跟他披上,以免他着凉,还有让他喝酒暖身,也担心他身子受不了,徐凯就又是心里一热。
(十)
他把军衣从自己肩上拿下来,轻轻都盖在自己班长的肚皮上,就走开了。  
天亮没有过好久,炊事班长老周把做好的馒头稀饭送到了城墙上战士们的身边。  
“兄弟们,开饭了!”  
于是所有在睡的战士起来,拿上自己的碗都围过去。一下,原先非常安静的城墙上,都热闹起来了!好像对于战士们来说,吃饭都是一种生活的希望,不管是打仗还是不打仗都是必不可少的。徐凯拿着碗也过去,他看到何大哥。“小徐!”何大哥先喊他,就走近他。  
徐凯看到何大哥非常热诚爽直的方脸,还有何大哥伸出的手非常和蔼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下。  
“何大哥,你怎么不多睡一下。”  
“我们老兵只要睡一两个小时就够了。班长才睡了两个钟头多点。”  
徐凯听了,觉得老兵就是不一样,也许,更能适应战争。  
他想自己过不了很久,也会成为老兵的。  
然后,何大哥说:“走,徐凯,咱们去吃饭。”  
“嗯。”  
然后,他俩朝前面的过道边走去。这时,在那里已经围满了战士,有一大盆冒着热气的稀饭和一大箩筐满满的、一个个饱满的含着热气的馒头。老周就拿着一个勺子跟一一个战士盛稀饭在他们的碗里,左手拿一个温热的馒头跟他们,这些战士走开去就站着、蹲着吃起来  
“老周,多跟小徐盛点饭。”何二说。  
“好。”  
看来,何二跟炊事班长关系好。  
然后,老周就跟小徐多盛了些饭,接着跟何大哥也多盛些饭。“走,小徐,我们到这边吃。”何大哥说,  
“嗯。”  
然后,他俩就走到这边的城垛蹲下在墙边吃起来。  
这时,徐凯听到了在那边,可能是听到吃饭而中断睡觉起来的班长的喊声:“兄弟们,快吃!吃了后,回各自位置,准备打仗!”  
然后,他看见周班长端着冒热气的稀饭和右手拿着一个馒头(是炊事班长拿跟他的)走过来。  
小徐听到班长这样喊,对这时吃早饭的感觉明显感到不一样,比如:平时在营房吃了早饭,不是去训练,就闲谈,别的就没有了,他是多么向往这样的当兵生活,现在呢,他心里不是滋味:是呀,这时吃了早饭,马上就要准备打仗了,而明天还能吃到吗?徐凯在这样的如铅一样沉重的思绪里,心里被打仗的现实完全占据了,就像一道厚重的黑云填满了他的心。  
他再次感到:充满死亡的战斗要来了,不是在一个小内,就是在八九分钟或二十多分钟内。  
他边吃边想:怕什么,自己不是没有打过仗?管他的。  
然后,他低着脸,吃起来。这时,周班长走过来,把老周跟他的稀饭,一个馒头拿了一些跟小徐,周班长就走到一边,习惯性蹲下,埋着头,快快吃起来。  
徐凯知道这是老班长心疼他。  
过了十分钟,大家都纷纷吃完稀饭、馒头,把碗放在地上,就面朝着城墙外,等着鬼子的进攻。  
周班长刚吃完。二排长王仁杰和一排长张俊涛从那(东)边城墙走来。周班长知道他俩吃过早饭了。  
看到二位排长神情轻松地走来,并未因马上要打仗了,而有一丝的紧张,好像不管鬼子是来还是不来,打仗还是不打仗也影响不了他俩的心情。  
两人走到周班长的面前,说:“二班长,今天兄弟们状态好吧?”  
周班长把他那看着着城墙外的团脸转回来,回转身向二位排长敬  
了一个规正的军礼:“不错。”  
“好。等会鬼子要进攻了,二班长,好好带领兄弟们打鬼子。”  
王排长说。他说了这一句话,也是鼓励自己二班的战士,他的话里更是在向大家预示着以后和接下来的战斗,会有很多料想不到的事会出现。  
然后张排长、王排长去别的班了。  
……  
就在他俩来回看望一遍 自己战士后的二十分钟不到,鬼子在十二月十一日早晨8点20分左右,对坚守在城楼上的中国军队进攻了。  

(十一)
充满死亡的战斗已经无休止般往下进行了。日本鬼子更加凶恶、疯狂!战斗打到了中午,鬼子还是没有拿下有中国军人坚定防守的光华门。  
一个上午的战斗,在被中国军人打退了三四次进攻的日军退回去了。后,到了近13点,鬼子再次进攻,40多分钟后,又被中国军人打退。  
这时,战士们十分憔悴、疲惫!都坐在城垛下的地上,背依墙歇歇着。  
“一连长!一连长!营长受伤了,他快不行了。喊你去!”  
一个士兵仓促跑到城墙往西过来的城垛下,对和一排长张俊涛、二排长王仁杰一起的刘连长喊道。  
听到战士这话,刘连长意识到高营长受伤了,快要死了,其实在近两天来,已经有些国军官兵战死了。而对他们最好的安慰方式:就是及时跟牺牲的战友报仇。但是,作为侵略者的日本鬼子凶相继续,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打死了对手而后悔,反而更加恶毒  
地、不知羞耻地攻击中国军人顽强坚守的光华门。  
刘连长马上走向此时由几个部下扶着倒在地上、因胸部中弹被血染红的浅黄色军衣,连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也流下些血的高营长,此时,能看到他衰弱、凝滞带有必将死去的气息的团脸,他的眼光含着死气的感觉,显得润湿模糊。  
“营长!”刘连长蹲下。  
“一连长,你马上接替我,带着一营的全部官兵继续打鬼子。”高营长说。  
“营长!”  
“做好全营的一切工作。”高营长说,声音都弱下去了。  
过了会,高营长就死了。无情的死神带走了高营长,死亡如一个庞大的黑洞吞噬着在这里战斗过的,或正在战斗的国军官兵,只要战斗还没有分出胜负,如瘟疫般的恐怖的死亡还会继续。  
一个叫郑琦的战士说:“刘连长,我们营长一直都在打鬼子。在把鬼子打退前的几分钟内,他在换子弹,被鬼子的一颗子弹打中胸部。  
成为一营营长的刘俊义说:“郑琦,不要难过,我们每一个军人都要过这一关的。拿起你的枪打鬼子,看到没有,鬼子还会来的。”  
“嗯。”  
然后,他对身边的一个战士说:“把张排长喊来。”  
不后,由于高营长战死,成为一营长的刘俊义根据战场情势,作出指挥官调整:张排长升为一连长,王仁杰二排长升为一排长,三排长曾建成为二排长等。从现在开始,新当上一营长的刘俊义跟战死的高营长一样,带着一营全部官兵继续在光华门上打击日本鬼子。  
下午13点多钟,在战斗的间隙里,新战士徐凯经过昨天到今天中午的一天多的和鬼子的打仗后,已经不那么紧张了,他一看见鬼子就猛打,认为打死得越多就越好,他觉得:自己已经打死了六七个鬼子了,哪怕自己被鬼子打死了,也值得了。  
这时,站在他一边的张连长、王排长在说话,对于他俩升了一级也不意外,而更多的是坚决要打败日本侵略者,保卫南京城的决心。  
“我们当了连长、排长了。”张连长说。两个最好的战友在一起以这样的方式聊谈。  
“是呀,这是战场的需要。”王排长说。  
“其实,当不当连长排长都一样,反正都是打鬼子。”张连长又说。  
“是呀,只要保住了南京城,比什么都强。”  
“营长来了。”有战士说。  
这时,刘营长走来了,到在徐凯一边的新升为连长不到十多分钟的张连长和一排长王仁杰身边站住,显然,有话要说。  
张连长和一排长王仁杰听到战士的话,就把他俩背着的背转过身来,刘营长走近他俩面前,他还是没有架子,非常和蔼地对他俩说:“张连长,王排长,接下来的战斗我希望你俩全力协助我,把一连带好,我知道兄弟们都信任你俩。”  
“请营长放心,我们绝不辜负你的期望。”两个非常忠勇的部下一起回答。  
刘营长看到两个部下非常忠诚、坚毅,他知道不管是他俩和所有的战士都会倾力打击侵略者的。  
然后,刘营长就习惯性地看看城墙下,在二十多分钟前,一阵鬼子的凶猛进攻被打退后,还留有很多带血污、被国军打死的如垃圾般的鬼子尸体。他知道鬼子是不会甘心的,一定会总结经验调整部署,看来下一次的进攻,不久就会到来。他想多激励自己的战士们狠狠地打击日本鬼子,就想到别的连去。  
就把他看着城墙下的方脸,又看了看下面的有许多被打死的鬼子血肉模糊的尸体。他想道:这仗才打了一天半,还不知道打好久?嗯,不管以后怎样,我一定要带领兄弟们死死守住光华门,不能让鬼子攻破,最终把光华门保下来。想到这里,刘营长想马上到城墙西边别的连去,就抬眼,看到身边的战士们一个个非常朴实可爱!就想自己作为新营长对战士们要表示点什么?他抬起手从他左胸的小口袋里拿出老刀牌香烟,发散跟身边的自己战士们,最后,跟自己留一支。  
他想道:兄弟们打仗太辛苦了!要对兄弟们多体贴点。  
然后,他对自己部下说:“兄弟们,高营长牺牲了,现在,我成了大家的营长,还希望兄弟们多帮我。”  
“营长,你也是好人。我们都听你的。”  
他身边的战士们都说。  
心底厚道的刘营长看到眼前战士们那诚实、富有牺牲精神的脸庞,知道,战士们会全力以赴保护光华门的。他明白:鬼子的武器太强大了,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凶险,还会有更多的战士不可避免地战死,他想:不管以后的战斗怎样,一定要带领战士们打到底,死也要死在光华门。  
和战士们聊了几句后,刘营长看到身边在聊谈的战士们有些神情显得低沉,有些好像照样在谈话,好像并没有受战斗的影响。他想道:战斗已经打了一天半,反正都是死,早一天死和晚一天是同样的,也许战士们已经没有看重这些生死问题了,就只有希望他们在战场上好运了。  
想到这里,刘营长看到在斜侧对边的城垛下,在上城墙的过道边,有两个肩膀、身子受伤的躺在地上的战士。就情不自禁地走过去,他决定不去别的连了,去看看受伤的战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962
发表于 2019-1-4 22: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5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962
发表于 前天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老师合一个帖了,方便欣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21 16:21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