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8|回复: 1

[短篇小说] 志愿军排长孙占元(1一3)

[复制链接]

44

主题

59

帖子

70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8
发表于 2019-1-31 14: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7岁的孙占元1925年生于河南林县。在穷苦环境中,长大的孙占元人非常淳朴厚道而正直。在一九四六年,孙占元参加了解放军,参加了各种不同形式的战斗,他英勇热诚,宁肯自己直面被打死的危险,冲在自己排里战士的前面,而受 到自己战士的喜爱。两年后,他光荣地参加了共产党。一九五一年,他和他的战士们为了保卫国家和朝鲜人民,来到了满目苍痍,人房被毁得满地的朝鲜战场。  
自从来到朝鲜,他和自己战士呆在密集的山林里,主要是白天。  
因为,每天白天从早上起都有美军的飞机在空中进行侦察,看见有志愿军就马上进行轰炸。  
……  
这天,在树林里。  
“排长,你看,美军的飞机在树林上找我们。”志愿军战士小彭对坐在自己身边的、背靠在树上,是一张红扑扑团脸的排长说。  
“我看他们是白飞。”性情实诚的、富有多年作战经历的、身材宽大的26岁的孙占元淡淡地说。他知道,只要志愿军待在树林里,美军的飞机没有办法。  
“是呀,它找不着我们,就只好飞回去了。”一个老志愿军战士说。  
“排长,我们好久打美国鬼子?”小彭问。  
孙排长说:“不要急。要不了几天,或不久,就会有机会。”  
“那就好。我们整天呆在树林里,没有打敌人,多没有意义!”  
。……  
据志愿军的回忆和历史记载:刚刚入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一到朝鲜,白天不能行军,会被美军的飞机寻找进行轰炸,只有晚上行军。才到朝鲜的孙占元排长和战士们,尽管,到朝鲜的状况大适应,但是,为了能适应这样的环境,为了保  
卫中朝人民,他还是对身边的战士们说:“同志们,都说了,还是先睡觉,晚上还要行军。我们还要走一天,才到朝鲜的加东山。”  
“是,排长。“  
贵州籍志愿军战士易才学,一个瓜子脸,白净,20岁,人非常机灵活泼。他看起来,非常喜欢自己的排长,只要自己排长说了什么,他都听自己排长的。  
他和身边一个战士彭守田,一个矮些,黄黄的圆脸,背依着树,闭上眼睛。  
孙占元没有再说了,因为,白天,他们(志愿军)必须在树林里睡觉,晚上行军。  
这也是根据,白天有美军的飞机在天上的,看到有志愿军就进行轰炸的缘故。  
后,孙排长就把背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睡觉。  
过了一会,他听到了树林上空有隐隐的飞机声。然后,在他跟前仰躺在地上的几个战士一下就坐起来,把自己头上方的、在大小不一的树子缝隙间往上的灰白色天空一望。  
孙排长已经睁开眼睛,对他的几个战士们非常平静说:“不要紧张,美军的飞机是看不见我们的。易平学,李永昌,韩会祖,你们可以继续睡。”  
韩会祖是22岁的贵州小伙子,睁大眼睛,看着上面,好像飞机在他向飞来似的说:“看到我都要睡着了,这龟儿子飞机又来!”  
李永昌说:“美帝国鬼子处处都想把我们炸一圈。”  
“那是妄想,我们志愿军不会上他们上当的!”  
然后,飞机飞到他们树林上空,又飞过去了。  
“好了,你们三个快睡吧。”孙排长说。  
“是,排长。”  
三个战士就又躺在地上睡……  
他们睡到了晚上。吃了饭,孙排长让战士们集合,继续往朝鲜南方行军。走了两天,来到接近战场的密林里待命。  
又过了四天。在这里休整几天的战士们浑身都是劲,刚来的全身又累又疲乏现在没有了,就等着团长下令了。  
晚上了,团部通讯员来了。  
“孙排长!”  
“小李,团长有什么指示吗?”  
“让你们一排明天在126高地去,阻击美军。”  
“你回去告诉团长,我们一排坚决完成任务。”孙排长说。他知道,战士已经等打起仗等得不得了,这下,终于有仗打了。  
“好。”然后,小李就走了。  
明天早上天不亮就出发去打仗了,孙排长知道战士们一直都期盼着打仗,他还看见一些战士半夜了睡不着。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孙排长带着战士们向126高地前进了,据说,要走几个小时。他们走了一个小时,身体壮实的孙排长看见  
战士小何扛着步枪走的非常累。就几步跑上去:  
“小何,来,我跟你扛枪。”  
“排长,这……”小何为难了。  
性情耿直的孙排长一把拿过扛在小何肩上的步枪,就扛在自己肩上,好像这对他来说是应该的,他一张团脸是那样温存,他往前走,仿佛孙排长把跟战士扛枪看着是一一件必须做的工作。  
“排长,我来扛!”  
“别说了,快走吧!”孙排长把他厚道、热诚的非常红的纯朴的团脸转回来说,就转回去。  
然后战士们跟在自己大个子排长的身后往走了二十多分钟,孙排长看到一个战士鞋的后跟都烂了。他就一步走上前说:“郑永强,你鞋坏了。”  
“排长,没有关系。”  
“你穿我的。”孙排长说。他一定要帮战士解决眼下的事。就停下,从腰后的皮带里把布包挪到怀里,拿出一双新鞋就交到战士郑永强的手里:  
“来,穿上。”  
小郑非常过意不去。  
“快,穿上吧。”  
非常耿直的孙排长说,就等战士把鞋换了,把他的烂鞋装在里面,就继续往前走。  
,不久,灰白色的天落起了小雨。  
想到战士们还要按时到达战场,孙排长只好走到一边,对战士说:“同志们,我本来想让大家避一下雨再走,可是,我们有战斗任务呀,就不躲雨了。”  
“排长,我们知道。”战士们走过他时回答。  
“好,大家都加把力,早点到达战场。”  
“是,排长。”  
然后,孙排长就和战士们向前去。  
他们走了两个小时,到了一个坡顶上,那里就是他们要打仗的战场。  
“同志们,马上修工事。”孙排长立刻命令说。  
“是,排长。”  
战士们马上把背上的枪取下,放在地上,把插在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背上的铁锹取下,挖战壕。这时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到了朝鲜后的第二次打仗。26岁的孙排长仔细看了下面的陡斜的山坡,看清了地势。就回身,看到战士们一长排在积极  
地挖战壕。  
心底善良的他就马上走回来,看到一个战士挖累了。就走到他跟前,说:“小杨,你去歇歇。让我来!”  
“排长,我能挖。”  
“去歇歇吧。”  
志愿军20岁的小战士小杨只好从战壕里上来。孙排长接住和他手里的铁锹,跳下战壕,和战士们挖起来。  
二  
到了中午,炊事班长把饭做好了。他挑上阵地,喊道:“同志们,开饭了!开饭了!”  
在挖战壕的孙排长听到了,觉得该让战士换着挖去吃饭,因为,美军会随时来攻打志愿军的。就说:“同志们,先让一部分同志挖,一部分同志去吃饭,我们换着来。”  
听到排长的话,战士们就这样做了。  
一个战士说:“排长,你快去吃饭。”  
这时,累得一个团脸又红又有汗水,从军帽上流下来到耳朵下的腮帮上的孙排长说:“我不急,先让同志吃。”  
后来,等战士们吃完后,孙排长才吃饭。吃了一半,一个负责站岗的战士回脸喊道:“排长,美军进攻了!”  
听说美军进攻了。孙排长马上把碗放下,就跑向战壕,一边把他嘴角上的饭渣抹掉。  
孙排长看到敌人多。他非常冷静,这样的场面他不知见了多少次,他喊道:“同志们,快准备战斗!”  
马上,所有的战士跑到新挖的战壕里,端起枪,上好子弹,坚定勇敢地面对。  
不久,敌人近了。战斗开始!  
看到阵地边有大量的密集美军。  
孙湃长就马上喊了一句:“用手榴弹!”  
说完,他立刻把驳壳枪插进他宽厚的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拿起阵地上的手榴弹拉燃,向阵地下的美军摔下去。这时,细心的他注意地看自己战士。他看到一个战士拿起手榴弹,正要拉燃,在同时,就有敌人的子弹射上来。他感到自  
己战士危险。就喊了一下:“小心子弹!”但是,飞上来的子弹已经击中了战士的肚皮,他一下倒在战壕里。孙排长马上跑过去,看到这个战士肚皮就流出血来,就赶快喊道:“卫生员!卫生员!”  
他喊时,就把手放在这个战士的、在起伏有血从他捂住肚皮的伤口里流出捂住。过了一会,一个男卫生员来。  
看到男卫生员来了,孙排长赶快说:“小李,快跟小彭包括。”  
“是,排长。”  
对自己战士的生死非常关切的孙排长马上问:“他的伤怎样?”  
“没有危险。”  
“那就好。”听了卫生员说,孙排长才踏实了。就转身面对阵地下的美军继续战斗。  
。  
战斗在越来越急。孙排长在一个战士被打伤后,要去看看,在这个时候,他更关心自己战士,当一个战士在受伤或死之前,能看到自己的长管(指挥官),心情是多么不一样呀!孙排长已经回身,往这个战士过来了,顿时,一个中弹的  
战士仰面倒在他正在往这处战壕走去的地上。他情不自禁地一惊,看到这个战士胸部受伤,就马上蹲下,正看到:一股鲜红的血从这个战士厚实的胸部里涌出来。孙排长心不禁一压缩:“快,卫生员!卫生员!”  
他看到卫生员在那边蹲着为一个团脸战士的脖子包扎。就说:“快点,卫生员!”  
“马上就好了。”  
卫生员喊道。一小会,就弯着腰急跑过来  
过四五分钟,卫生员为那个战士包扎好。  
“小彭的伤怎样?”  
“没有危险。虽然在胸部上,没有打中心脏。”  
“那好。”  
“排长,我去跟别的战士包扎去了。”  
“快去吧。”  
然后,孙排长知道小彭没有大碍。就起来,这时,他转身到阵地上,看到美军正疯狂地往上攻击。  
马上,在他看时,就又有一个战士胸部中弹。只见他身子抖动看一下,枪脱手,叫了一声,双手捂住胸部,身子往战壕滑下来;孙排长马上把他接住,心里毕竟极为气愤。他知道战士被打中胸部,活着的机会太少了。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自己战友就伤亡了三个。我日你美军的祖宗,孙排长嚷一声。他马上起身,就用手里的驳壳枪向下面一片像蛆虫的美军开枪。由于有些淡蓝色烟气在他和战士们所呆的战壕外些飘忽着,他看不清自己打中美军没有,就一下把驳壳枪放在阵地上,马上拿起在阵地上一个手榴弹拉然,就向下面的美军狠力投下去,马上把放在阵地上的三枚手榴弹用完了,一下把攻近阵地下的美军炸死几十个。  
三声爆炸,仿佛在他眼前,顿时,把他身前的阵地抖了三次,一道火光和黑烟滚滚地上升,烟子都进到了他鼻子里,他马上蹲下。  
又过了二十分钟,在他身边的26岁的老志愿军班长周富有,一个宽脸,是山东非常豪爽的大汉。他几乎一个坚实的背贴近发干的阵地,自从机枪手老张脖子受伤以来,就他一个人操作机枪。  
这时,孙排长看到:周班长打着打着,就突然抬身,两只眼睛发出令人英勇无畏的逼人的光亮,他扣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就不曾放开。周班长弯曲着他虎背腰身子左右转动。他打出的子弹,如凌厉的弹雨,一碰到美军,就使美军翻倒滚滚,就如叶子急急打旋掉落。  
简直太痛快!  
志愿军排长孙占元极度的英勇,见还有两个美军。就抱着一种见敌人就打。看见敌人就痛揍的意念,突然站起来,就向一个美军开枪,看见打倒了一个,另一个美军赶快躲在一块石头的后面,他显然不清楚是那几中国军人打的枪。他试图要看清,孙占元就一下出战壕一些,这样至少好消灭敌人,他向美军开枪。他看到了,子弹打在石头上,没用。这时,有美军看见了站在战壕上的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就马上抬起卡宾枪朝孙排长打来。孙排长根本不怕。一个战士看到自己排长危险。就招呼把自己排长拉回战壕。  
当美军再次向孙排长袭击时,已经打不到他了。  
“排长,这样太危险了!”  
“好,别说了。”  
孙排长说时,马上回脸往阵地下一看,顿时,他看见有两颗子弹斜飞上来,他来不及想更多,把在自己身旁的战士猛一扑倒,两个非常专心打美军的战士,没有注意到这一突然来临的死亡威胁。当在近身的孙排长把他俩扑倒,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处在危险中。  
然后,孙排长马上抬起脸,把被扑在自己肚皮下的两个战士扶起来,看了看。说:“小夏,小刘,你俩要记住:打仗时,不光要打,还要注意美军的子弹。小心才是!”  
听到自己排长语重心长地提醒自己。在发晕中的小夏才马上点点头。  
孙排长看到小夏还没有出刚才的情景中过来,就说:“小夏,小刘,等会战斗。”  
“不,排长,我没有什么好休息的。”一下回过神的小夏说,就拿起身下的步枪,转身,向下面美军射击。  
过了二十分钟,孙排长看到美军还在攻击志愿军阵地。看到西面的美军,其中有一两个美军往志愿军的阵地投手雷。他看到了,往自己身边的战士扑过去,把自己去战士扑倒,并没有一丝畏惧地,捡起手雷,回投向美军,他就起来,在一个战士身旁趴下。“排长!”  
孙排长点点头,说:“胡震雷,快打美军。”  
“嗯。”  
……  
最后,在孙排长的带领下,他和战士们打败了美军的进攻,获得了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个胜利。  
这次战斗后,孙排长还打了五次战斗,立下了战功。一年半过去了,到一九五二年十月二十一日。  
这天,孙排长在洞边和几个战士在一起,其中有贵州籍战士易才学,易才学是一个饱满的方脸,打仗又机灵又勇敢的20岁贵州青年。  
他们在闲聊。  
“排长,听说上甘岭战斗打响了!”  
“是呀,我们会有作战任务了。”  
易才学说:“排长,我们就急等着打美帝国鬼子。”  
这时,孙排长看到他身边的一个战士的鞋烂了。就说:“小张,你的鞋烂了。”  
一个心思听大家说话的小张才往地下的他脚看了一下。  
孙排长眼里发出温存的光说:“脱下来,我跟你补。”  
“排长,这没有什么。”  
“打起仗,你就知道脚更受不了了!”  
“排长……”  
孙排长弯下腰伸出手,亲自帮他把鞋脱下,就从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下的浅黄色军衣包里,拿出针线,帮小张补鞋。过了几分钟  
补完了鞋的,孙排长想到要打仗了,正是感受颇多:他觉得到时胜利了,自己就好好休息几天几夜,他还是有一个愿望,希望去北京见见毛主席。  
看到自己排长在想着什么,小张就说:“排长,你想什么呀?”  
“嗯,我就想,等我们胜利了自己能到北京去见见毛主席。”  
“这样当然好。就是不知道行不行!”  
“不要泄气吗!等到了哪天,我们排的全部战士都去北京见见毛主席。”  
“这太好了!”  
……  
第二天是1952年10月16日下午近14点。孙排长和战士门吃过午饭,大家都休息了一阵。这时,孙排长喊道:“同志们,今天下午继续训练!”  
听到自己排长的话。战士们就在洞边地坝上,进行军事训练。这几天,孙排长知道上甘玲战斗开始了。他们这里离上甘岭不远,战士们都希望参加这次战斗。  
看到自己一个排45个志愿军战士都到了。孙排长说:“今天下午,我们继续射击训练。”  
“是,排长。”  
“还是按照规定进行射击。”孙排长说。  
马上,战士在三个班长的带领下分班训练。  
孙排长向三班走来。这个班的个别战士在射击技术上要弱些。他走过来,看到23岁的三班长,一个圆脸,性情着急,中等身材,腰非常粗而健壮的曾班长。他刚让战士们开始训练,就看到自己排长走过来。就走上前去一步,说:“排长!”  
“三班长,你战士的枪法好些没有?”  
“还是那几个同志。”  
“你好好训练他们。我们现在在朝鲜战场,随时都要上战场作战。”  
“嗯,我会专门训练他们的。”  
“好。”  
说完,两人就转过脸看着战士们分队训练的情景。  
孙排长感到非常满意!  
这时,一个连部通信员跑来了。  
“孙排长!孙排长!”  
“什么事?”  
“连长命令你们一排,在今晚18点前,对上甘岭附近的597高地附近进行攻击。”  
“请告诉连长,我们一排坚决完成上级交代的作战任务。”孙排长说。然后,通讯员就返回去了。接到作战任务。孙排长马上对那边的在训练的别个班喊道:“同志们,别训练了。准备一下,马上出发!”  
他看看了时间,近十五点了。他觉得,需要在傍晚十七前,到达597高地。  
十分钟不到,孙排长带着一排战士匆匆出发了。  
三。  
天就要黑近了,志愿军排长孙占元又沉着又机敏,他和战士们接近高地下的山脚下。他用手招了一下:“同志们,隐蔽!”  
“是,排长。”  
于是,战士们在他身边趴下。他的眼前是一片高土堆,而他的前面往上是高高的山坡。往东延伸去,是一大片的斜陡山坡在往上是高高的山崖。这就是孙排长和战士们看到的他们要攻击的美军高地。刚才还积极前进,现在都非常安静地趴下在山脚下。由于现在天还没有黑尽,所以入夜前的晚风不时地从斜斜的在开始暗黑的山坡上吹下来。战士们一声不吭地等着,等到了一定的符合攻击所需要的时间(这一句借鉴捷克斯洛伐克作家伏契克小说《绞刑下的报告》),那就是自己排长发出进攻命令的时间。  
现在是18点45分,处于亚洲东北部的朝鲜黑得快。  
大家在这样的情绪下,等了两个小时,天黑尽了,浓重的黑夜覆盖在他们的头上,山变得黑厚起来,仿佛被安静的夜色隐没在夜的身下。时不时带着朝鲜秋末的夜风吹在志愿军战士的脸上,除了安静依然是那样平和。志愿军战士们还是不平静兴奋地等着。还没有听到排长的命令,到了20多点,看到黑夜降临很久了,孙占元排长看了看左手碗上的夜光表(这是当时,中国非常先进的上海生产的。在部队上,只有作战的指挥官有。)  
他看到近20点了,觉得该是进攻的时候啦,上面就是高地,他觉得美军就在上面占据着,必需要全力拿下美军·才能完成上级交代的任务。  
孙排长决定开始进攻。对身边趴在地上的看不见脸的战士们发出命令:“同志们,跟我上!”  
听到自己排长这一句刚强有力的话,战士们就起身。然后孙排长把右手伸向自己怀里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驳壳枪,左手抬起拨送皮带,抽出驳壳枪,向处于黑乎乎的、非常沉寂的山上跑去。我们需要说明的是:孙排长和他的战士们是从山的斜侧面,向高地的2号主峰开始攻击行动。  
孙排长带着战士在喊了冲后,自己就朝着黑乎乎的山上冲去。志愿军擅长利用黑夜进行作战,因为,美军不会。美军一向怕死,军官还在指挥中,悠闲地品尝白兰地享受生活。  
大约跑到了小半山腰,在大半山坡上的美军暗堡突然向在孙排长的前面几米不到的坡上开火了。孙排长看到了,他感到是仿佛在自己的脚下发出的枪弹打向自己战士们,他反应迅速紧急喊道:“快,趴下!”  
然后,所有的战士马上趴下。孙排长看到在黑乎乎的斜坡上,仿佛在自己身子的前面的黑黝黝的看不清的高处,有四个火力点,在急急地打出看不见的子弹。  
只有炸掉了火里点,才能继续向高地进攻。孙排长想道。他觉得马上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喊道:“李忠先!”  
“到。”  
“跟我去炸掉暗保。”  
老战士李忠先就带着炸药包跟着自己排长向前面不远的、在急急射击的像四个火红光点的暗堡爬去。  
孙排长看到战士李忠先抱住炸药包,在往斜斜的半山上爬去,他看到从暗堡孔口里,机枪子弹不断发出的火光,一亮一黑的,那从一机枪口,急急猛射的如蛇的舌头般光亮,直接发出逼人的光闪。此生,如吼叫般的机枪声不停地叫着,作为被动的一方的志愿军非常危险。志愿军战士李忠先渐渐爬近在冒火光的暗堡口。  
富有经验的李忠先,感到子弹从自己带戴有军帽上些的坡上美军暗堡孔的机枪打下来。他就停下,非常冷静地往头上的夜空看看,借助火光,他看到了一串子弹,急飞着带着啸声,令人心惊肉跳地从自己背上飞射下去,仿佛不让他抬身似的。他想道:要  
避开子弹,不要急,李忠先,你一定要完成排长交代的任务。  
先到这里,他稍微脱离些,在不断飞过的子弹旁,爬近美军的暗堡。一到西侧旁正在有火光和子弹射出的碉堡旁,拉燃炸药包,塞进孔口,马上身子往回滚。一会,他听到了爆炸声,一团火亮的火光和他身下的地发出震动,他知道美军的暗堡完了。  
还听到了自己排长喊了一声:“冲!”  
战士们往侧山腰上跑上去,又被美军的地堡发出毒辣的子弹打倒。孙排长看到了,气得心急:“快卧倒!”  
孙排长眼里冒着怒火,他紧紧地闭着嘴,鼻孔在急急地翕动而极力扩张,“炸掉它!”  
他喊道,他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从战士李忠先那里,拿了一枚手榴弹,对李忠先说:“你炸那边一个,我炸这边两个。”  
“是,排长。”  
两个人分开爬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120
发表于 2019-1-31 23: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士们往侧山腰上跑上去,又被美军的地堡发出毒辣的子弹打倒。孙排长看到了,气得心急:“快卧倒!”  
孙排长眼里冒着怒火,他紧紧地闭着嘴,鼻孔在急急地翕动而极力扩张,“炸掉它!”  
他喊道,他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从战士李忠先那里,拿了一枚手榴弹,对李忠先说:“你炸那边一个,我炸这边两个。”  
“是,排长。”  
两个人分开爬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13:14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