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0|回复: 1

[长篇连载] 【笑君小说】沧桑与梦生·第二十七章:还是回归吧

[复制链接]

196

主题

248

帖子

15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505
发表于 2019-1-31 14:5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七章:还是回归吧

黄总的离去,就像一声惊雷,不是炸在天上,也不是炸在大地上,而是炸在乔阳的心上。从追悼仪式现场回来,一连多少天,他都没能回过神来。
黄总那微闭着的眼睛,那合得没有一丝儿缝隙的嘴……在乔阳的眼前挥之不去。
乔阳总感觉,黄总和他的话没有说完,而且一定还有很重要的事要与他讨论。那么,黄总到底要说什么呢?是说他醒悟得迟了,是说他根本不想这样做!是说他早就有了进退之法,只是下错了一步棋!还是说他太天真了,太相信了“朋友”的感情,太相信了自己的判断能力,太相信了……
总之,乔阳老在想着黄总,想着黄总这个人,想着黄总的那些事。
最后,乔阳想到一个问题,黄总是个商人,他乔阳现在也是个商人,商人在中国算老几呀?
自古以来,我们中国就有一个怪象。商人,在社会各行各业中,是被排在末位的。古时是:士、农、工、商。今天呢,是:工、农、兵、学、商。好像商人永远都被定格在低人一等的位置上。
这样说来,很多人一定不相信。你瞎说什么呀,你看那些财大气粗,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生活在花天酒地之中的老板们。有几个不是见人鼻子出腔,走路都不怕要横着来,比谁低呀。确实有这样的现象,可这只是那些凭着某种机缘巧合,一夜暴富,没有思想,不知深浅的浑浑噩噩之辈。凡是真正成功的商人,绝没有这样的,反过来却是处事慎重,说话不动声色,左右逢源,走路都怕踩死蚂蚁。为什么呀,因为,有很多人在盯着他,在惦记着他呀。
商人,没有政治地位,没有靠山!
黄总是从国有企业出来的,乔阳是从行政机关出来的,都在商海中混了几年,他们看到的太多了。
机关里一个小小的办事员,在一个身家上亿元的老板面前,也是领导,也要站在前排,也可以颐指气使,指手划脚,品头论足。甚至,还经常给你做做批评教育,说三道四。你还得点头哈腰,虚心接受。
反过来呢,你再看看,这些老板们要到各个部门去办点事,见了谁都是领导。给领导递杯茶,要举双手,还得举直了。敬上一颗烟,都递到手边了,人家还爱接不接的。
要求办点事,一看材料,二要考察,三上酒桌,四下舞厅,五入赌场,六拉小姐,七送厚礼,八方说情,九九归一了,最终还不一定能搞定哩。
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中国人的文化,中国人的传统,中国人的思维,中国的现实——政治高于一切,行政机关的人也高于一切。好像只有他们,才是这个社会的主宰。
黄总为什么要“做大做强”,为什么要当“明星”,为什么愿意一边追着领导,一边又被别人骂着呢?其实,他要的就是一个一分钱不值的虚荣,一张能够当作虎皮的旗帜。便以此来抬高自己,撑大门面,让自己也挤入上流社会。
可是,他的代价太大了,好景还不如一盆昙花,连一现的机会都没有,还没能转过一个春天,便把自己的一切交待在天国里了。把遗憾留给了很多人,把一个不解的迷放在大庭广众之下,任人胡说八道,任人捕风捉影。
这不仅仅是黄总个人的悲剧,也是这个社会的悲剧。
这时,正是乔阳的大楼被拆迁之后,心情极度的郁闷。
黄总的离去,对乔阳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总之,乔阳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空虚,他的眼前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那些梦幻,他的心里已经不再想着明天是什么样的目标。
热情的孙师傅几次给他打电话,问他考虑得怎么样了,给他出注意,还给他介绍相关人员。一句话:要帮他。可他呢,先是搪塞,尽说些不着边际的话。之后,干脆不接孙师傅的电话,已经没有了曾经的那些考虑了。
他的灵魂像要离开他的驱体似的,整天游离在漫漫苍苍,无边无际的荒原上。
他病了,他在家里躺下了。
可是,真的是病了吗?不,他的躯体没有病,是他的心里病了。一连好多天,一会在床上躺躺,一会在下地走走。一会瞅瞅窗外的景色,一会理一理身上的衣着。一会翻开几页书,看什么都看不进去,只好又合上了。一会伏案写点东西,写的是什么呢,他自己都看不懂,只好揉了,撕了,甩了。整天不言不语,呆呆的,像个木头,想着永远也想不完的心事。
“还是出去走走吧!”结婚二十多年来,妻子第一次对丈夫提出这样的要求。
乔阳仰起脸,看着妻子,足足看了半分钟,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好像这二十多年来,只有今天才这样认真地看一眼妻子。他们自打结婚以后,家里的事务以及孩子全都是妻子一个人操持。妻子也从不言语,更无一句怨言。乔阳只顾上班,什么也不管。每天,一早出门,很晚,甚至半夜才回家,十天、半个月都不和孩子说上一句话。妻子原来的身体很差,近几年来,身体状况没有多少改变,但精神状态却比在工厂时好多了,而且还非常的能干,与从前的她简直是两个人。然而,时光在她的额上、脸上,无情地刻下了一道道再也抹不掉的印记:她,也是人到中年了!
近来,因为乔阳心里不痛快,她总是无声无息的,忙完了外面的,再忙家里的,再苦再累都是她一个人撑着,怎么也不愿意搅扰了乔阳那想不完的心事。但是,乔阳的状态着实让她担心呀。
“去哪呢?”乔阳终于说话了。
“就去大孤山吧。”妻子说:“那里地势高,可以站得高点,看得远点。”
大孤山,就在古城的西边,说是山,海拔还不到300米,完全就是个土堆。说来也怪,古城地处江淮分水岭地区,却没有连绵的峰峦,也没有不绝的丘陵,却突兀地冒出一座孤立的山。或许就是这个缘故吧,人们才把它叫作孤山。可是,前面为什么又要加上个“大”字,称“大孤山”,意义何在呢,不知道。无论怎么说,对于古城这样一个远离高山的城市来说,这座山,就是一处风景。
别看山不高,可真的要徒步爬上去,也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沿着山,有一条盘山公路,像条玉带似的,绕着山,弯弯曲曲地直达峰顶。但是,凡是来此登山的,都很少坐车,大多是从山脚寻着小径往上攀登,好像只有这样,才能真正领悟登山的意义。
那天一大早,乔阳在妻子的鼓动下,他们也选择从山东面那条被很多人踩踏出来的小道往上爬。虽然,是一条看得见的小道,可很多地方并没有路,只是树根、落叶、石子、泥巴,间或也有几段石垒的台阶,却很是陡峭。乔阳平时煅练不多,身体还是很虚的,没爬几十米便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几次坐到草地上,不想爬了。可是,妻子却一路领先,早已登上了半山腰。这或许就是一种力量,看着妻子轻快的脚步,他总不能半途而废吧。
乔阳终于登上山顶了。
这是古城的最高处,向东望去,朝阳已将灿烂的光辉洒满了每一个角落。眼底下的古城非常壮观,高楼林立,道路纵横,绿树葱茏。再看城市中心,那条古老的护城河婉若一条玉带,在城市的中间划了一个圈,使得古城富有了灵气和生机,就像一幅美丽的画,让人赏心悦目。
乔阳挺直了腰杆,一时被眼前的景色陶醉,觉着身子都轻了许多,简真可以飞起来了,心里进而也豁然开朗了也许多。
一阵清风吹来,撩乱了眉前的头发。可是,他却觉着这正是人与自然亲近的一种方式。是呀,让身心溶入万物之中,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乔阳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转身再向大孤山的西坡看去。突然间,还没有品味完心中才生的那一缕情愫哩,却被另一种景象给震住了。
一片苍松翠柏,覆盖着一层层,一行行;数不清,看不尽……
真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本是一处风景胜地,却被弄成了陵园,成了人生最终的极乐世界?
黄总不也栖身在那里吗!
乔阳的心像是被一阵雷击着了似的,感觉很痛。眼睛定定地看着,看着,几分钟都不能离开。
一种震撼,一种迷茫……让他的腿抖个不停,不由自主地蹲了下去。才刚活跃起来的心情,顿时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乔阳的心里又被很多东西占居了,本想轻松,可现在哪里还能够轻松。在地上坐了一会,便拽着妻子匆匆地下山回家了。
或许,是黄总的经历让他看清楚了些什么。或许,是冥冥之中,上苍已为他安排了另一条路。他的这一生,既不是“革命干部”,也不是企业家。他的道路,也不需要在狂风暴雨中与天斗,与地斗,他只要是他自己就行了。
乔阳不想再做他的企业了。
他只想停下来,歇一歇。他思念那温馨的家庭,他想呆在妻子的身旁,看着她的忙忙碌碌,听着她的唠唠叨叨,不想再让她总是为自己喝多了酒而担心。他渴望那种晨起即弄炊烟,日落便染清风的田园野陌式的生活,那里才是灵魂最好的栖息之地。他想回归到曾经的冷清书案之中,他想感受那眺窗待月的平静与忧思……
他只想退回到那方斗室之间,还原到三十年前的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120
发表于 2019-1-31 23:37: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种震撼,一种迷茫……让他的腿抖个不停,不由自主地蹲了下去。才刚活跃起来的心情,顿时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14:08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