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5|回复: 0

[短篇小说] 志愿军排长孙占元(4一6)

[复制链接]

44

主题

59

帖子

70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8
发表于 2019-2-1 10: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孙占元排长把驳壳枪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然后,把一枚手榴弹插在他腰后的背上的皮带里,弯着腰想极快接近几块石头后的美军暗堡。此时,从几块石头后的美军暗堡正在向下面的已停止进攻的志愿军猛急地射击,妄图阻退志愿军的进攻。孙排长,极力对着在几块石头间在积极射击的美军的暗堡急近,此时,那机枪的哒哒哒的射击声,如狼在吼叫,不停的能瞬间至人死亡的闪着火红色的火舌从黑黑的暗堡口里,急急地伸出,就如狼的舌头一伸一缩,在闪烁的耀眼火星中,被凶恶美军打出的子弹仿佛从火星里迸飞出来急飞向志愿军。  
孙排长渐渐地接近暗堡,他非常沉着,他的一个涨红的团脸被打出的子弹光照着:一双大眼睛又亮又非常机敏盯着在自己前面有十米距离的美军暗堡,此时,由美军打出的子弹在他身旁急急地向他身后的黑糊糊的山下倾斜般射下去;他一个方正的鼻子在极力翕动着,嘴紧紧地咬着。一定要炸掉美军的暗堡,消除对我军队致命威胁。孙排长想道。他依然非常小心,到几块石头前,他试图更小心的接近石头。  
此时在暗堡里一个美军,通过子弹光,看到:一个志愿军指挥官把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皮带里斜插着一支驳壳枪的身子抬起,此人的身子非常魁梧看来人力图逼近他们的暗堡。这美军马上就把机枪往东边略转一下,紧急开枪,他发出的子弹顿时打中正要到第一块石头来的孙排长,顿时,孙排长感到一双腿钻进了五六子弹,把他腿骨瞬间打断,多股钻心的剧痛像几把尖刺猛一扎进他腿骨里,极度的暴痛!  
孙排长顿时身体失去控制猛倒在地上,来自两大腿的暴痛,疼得他眼睛几次闭着睁开又闭着,他意识到:自己的两条腿打断了。腿被敌人打断了,就是这样,我也要把敌人的暗堡炸掉  
!孙排长想道。马上,又有两股剧痛袭击着他大腿,一阵尖利的痛楚使得孙排长脸痛得抽搐,额头上的经脉都鼓露出来。  
在暗堡里的美军意识到打死了志愿军指挥官,就依旧往黑糊糊的山坡下射击。  
过了几分钟后,孙排长带着只要一动两腿就剧痛难忍的毅力,慢慢向又一块石头前面非常困难地爬去。在他身子侧边些从他正前面的黑糊糊的上面,他看清了:一个暗堡的孔口里,一挺机枪还对下面的志愿军打得起劲!不禁十分愤怒!等一会你就叫唤不起了。孙排长想。  
他故意把身子往东边些爬,他已经及时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以免孔口里的美军发现他,把他打死,这样他就白被打断腿,白被打死而炸不了敌人的暗堡,这是他不能准许的。  
他在这样的思绪下,他依旧在暗堡口的不断发出的耀眼子弹亮光中,爬到暗堡口旁,从腰背后,把插在皮带里的手榴弹,拿出来,拉燃,到第四秒,突然塞进美军的暗堡里,就紧急身子往外急滚。  
而在打机枪的美军,忽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塞进来:“科尔,快看看是什么?”  
“好的。”  
在打枪的美军身后的一个美军,就走近手榴弹,此时,手榴弹就爆炸了,把里面的几个美军炸死了。  
……  
看到自己的排长和老志愿军战士李忠先把几个暗堡炸成了,战士们精神振奋地攻了上去。  
志愿军战士易才学和几个战士发现自己排长一直都趴在坡地上,没有动。  
就问:“排长,你怎么不上去?你受伤了?”  
“没有。”  
人机灵的易才学把手往自己排长的身下一摸,感觉自己排长大腿上有温热的液体和他军裤湿乎乎的,明白排长腿受伤了。  
“排长,你受伤了,怎么不说话?”  
“什么?”  
“班长一一”易才学对往坡上的一班长喊道。  
已经往上坡去的一班长听到下面有战士喊自己。  
“什么呀?”  
“排长两腿负伤了!”  
一班长只好返身回来到他们身边蹲下就对排长说:“排长,你受伤了,我让战士把你抬下去治伤。”  
马上,他听到在疼痛中的孙排长的回答:“不,我是大家的排长。没有完成党交跟的任务,绝不下阵地。”  
看到自己排长态度很是坚决,一班长就让人把自己排长背上坡去。  
四  
二十分钟后,美军从黑乎乎的山脚下,向孙排长他们进攻。他带领战士们,在山腰上打击向志愿军进攻的敌人  
。此时,孙排长和战士们只有通过自己身边的子弹火光或扔出去的手榴弹的亮光中,看到在急急往上进攻的美军如一群狼。  
……  
在孙排长一边的志愿军机枪手姜康元,他本来用架在一块石头上的机枪,向在夜色里积极攻击的美军开枪。突然,他借助双方对射的子弹发出的光亮里,看到一群美军,带有一种不可阻挡的气势,攻在他身下斜斜的山腰下了,快要到了。  
热血喷涌的志愿军老战士姜康元一下起身,抱起机枪对着下面的一黑一亮的枪声惊耳的子弹光里的美军人群里积极射击,顿时,下面的美军有不少中弹,就滚落下山去。  
一个美军官保罗,赶快趴下。他本来是用左轮手枪,看到刚占领在上面的一个志愿军战士站着对他们射击。他马上说了一声:“查尔,把你的卡滨枪跟我。”  
“OK。”这个趴在他的身旁的美军。把手里的卡宾枪交跟保罗。  
保罗拿上卡宾枪对着机枪手志愿军战士姜康元就射击。  
“嗯!”正在向美军开枪的志愿军战士姜康元,被一串子弹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上的肚皮,他手里的机枪滑落在地,由于肚皮剧痛,他用双手紧紧地捂住流血的肚皮,重重地倒在地上。  
一个战士喊道:“排长,姜康元受伤了!”  
听到机枪手受伤了,一度紧紧打击美军的孙排长心里也抖了一下。他知道,排里能打机枪的战士很少,为了继续重创美军,他起身尽力向这边爬来,边把手里的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  
在下面的美军官,隐约看到志愿军的阵地上有一个人匆匆爬到正在战斗的正面。他知道,这又是一个接着向他们打击的志愿军人,就立刻持枪开枪。  
就要爬近倒在地上即将死去的志愿军机枪手姜康元的身旁的孙排长,借助两边战士打出的子弹光中,看到:志愿军机枪手姜康元双手捂住在匆匆流血的肚皮,他染了些血的紧系着宽皮带的皮带环的肚皮在微微起伏,过了一会,志愿军战士姜康元就死了。然后,孙排长非常悲愤!他捡起落在已经死去的姜康元脚下边的机枪,回身架在一块石头上,就朝下面的美军猛射。  
……  
……  
五  
尽管受了重伤,孙排长意识到一排需要完成团长交跟的占领高地的任务。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高地西侧,必须要往那边很长一段的高地正面攻击。他觉得,正面的攻击一定会遇到暗堡。就对副排长说:“副排长,你带部分战士继续打击敌人,我带部分战士攻击东边高地正面。”  
“排长,你的腿受伤了,你不能去了。”  
“我有办法。”  
“那好吧!”  
然后,孙排长喊上十多个志愿军战士,并对20岁的志愿军战士贵州人易才学说:“易才学,背我。”  
“是,排长。”  
然后,易才学就背起自己排长,他们来到了主峰的一片黑黝黝的山坡下。易才学把孙排长放在地上,又把两挺机枪架在石头上。孙排长想道:这上面一定有美军的暗堡,要用一种办法把它引出来。他想到这里,心里涌出一个想法。  
孙排长大喊道:  
“同志们,冲啊一一”  
接着,战士们就大喊道:“冲啊。”都往上面冲去。  
马上,在他们的前面,二三十多米远,就有三个美军的暗堡向进攻的志愿军狠猛射击,三个火力点在黑黑糊糊的看不到的斜坡上闪烁着。战士们马上趴下。  
孙排长两腿已经断了,他不能跑动,但是他想他能用手爬,还有自己丰富的作战经验。  
他看清楚了,有三个火力点在半山腰上。就对身旁的战士易才学说:“易才学,你拿上炸药包上,我掩护你。”  
“是,排长!”  
志愿军战士易才学拿上炸药包向着三个火里点爬去。  
孙排长和易才学像两个配合默契的上下级人员,在极力设法炸掉和解决敌人的暗堡。  
孙排长趴在架好机枪的石头上,向上面的斜坡上美军暗堡射击,打到美军的暗堡口,使美军非常的被动;易才学又紧张而主要是机灵,他爬近三个  
火力点。正好右边的火力高,不好上,他一时紧紧把头、身子趴在地上,三个火力点射出的子弹正猛。志愿军20岁的战士易才学决定从左面上。  
孙排长在边向美军射击时,边借助一息一亮的子弹火光里,看到在被光亮里显得黑明明的地上,易才学在力图靠近高些的火力点上。他意识到这对他不利,就喊道:“易才学,从右边上!”  
易才学听到了排长的喊话,才一下明白过来。他爬过美军暗堡。他看了一下,这就需要这样做:先炸掉眼前的暗堡,才可以炸过去的,但是,有一个暗堡在两个暗堡的后面,此时需要到后面,才能进行下一步,否则,这样容易被发现。这时,他看了看,自己排长打出的子弹到左边上的两个暗堡,在及时地牵制美军这可能是一个好机会。有了这个看法。志愿军战士易才学先爬近眼前的一个在疯狂打枪的暗堡。渐渐地,就要近了。他看到在黑乎乎的孔口里,一直在冒着一长道的火舌,不断地如闪光灯一亮一熄,亮的刺眼,黑得迷蒙,能使人的脑袋发晕。他明显感到了,靠近弹光的热的温度是那样灼热,感到如果不小心,就会带来危险。  
他从侧面接近暗堡,渐渐地,枪声更刺耳了,带有炽热的热感的火舌不断地从孔口处急急地一伸一缩。一到孔口侧边,易才学认为是机会了。就伸出手,往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后取下手榴弹,是两个,拉燃,非常利索地塞进去。  
在暗堡里的美军,正打得起劲,忽地感到,有什么东西很快落了进来。  
有一个美军想在黑明明地上捡起,被自己同伴的腿挡住,他就放下机枪,绕过来捡在嗤嗤响着的手榴弹,他知道中国军人会来炸暗堡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会这样快。手榴弹被人弄进来了。他一下慌张,才到同伴这边来,因为他感到了危险。但是,就在爆炸前,这美军想把手榴弹排除掉。他过来,弯下,他眼睛看到同伴侧边在冒烟的手榴弹。就要捡起来,手榴弹一声爆炸了,把暗堡里的几个美军炸死。  
在黑乎乎的坡下的孙排长看到最左边的碉堡被炸,他知道,易才学炸掉了敌人第一个暗堡,并再次继续的,孙排长就向西侧的暗堡射击,继续牵制美军。  
几分钟后,志愿军战士易才学用不一样的手段,把三个美军暗堡炸掉。这个非常忠诚、机敏的战士,没有受一点伤,回到了自己的作战英勇、富有执着的战斗精神的好汉排长孙占元身旁。  
“排长,我把美帝国鬼子的暗堡炸掉了。”  
心底厚道的孙占元排长为自己战士炸掉三个暗堡而高兴。  
“炸得好,易才学!”  
易才学也感到非常自豪兴奋。  
“好,你下去休息。”  
“嗯!”  
然后,大家都以为易才学已把美军在半山腰上的三个暗堡炸掉,就可以马上攻上去了。  
于是,战士们就往山顶上冲上去。只要这样做了,这次战斗就胜利了。他们冲到山腰下,或接近了,就被眼前高出山腰的山崖上一个美军的暗堡意想不到的打出的子弹,打到了一些战士。才听到西边石头上的排长大喊:  
“趴下!”  
于是,战士们只好卧倒。  
对于眼前看到的情景,没有意识到美军还有这一手的孙排长几乎难以相信,孙排长注意到上面还有敌人一个暗堡。孙占元感到,要毁掉他更难。这个心底善良的好人排长觉得,炸暗堡是致命的事,机灵的易才学好不容易没死回来了,怎么能再让他去面对死亡。就非常的不忍心再让他去。  
就说:“易才学,你下去休息。”  
说完,孙排长就要安排他人去。  
“排长,你怎么不喊我去?”  
“你已经炸掉了三个暗堡。我让别人去。”  
性情忠勇的易才学坚决要去,他觉得自己已经具有这样的经验。如果让别的战士,很可能就是更危险或送命。这个一心想干掉美军暗堡的非常执着勇敢的战士说:“排长,别说了。我去!”  
心底厚道的孙排长默然了,略低脸,因为,他实在不想再让易才学面对可怕的死亡。  
“排长,我坚决要去。”  
听到他要去,孙排长觉得他有经验,就只好勉强说:“好吧,易才学。你去吧,要小心!”  
“是,排长!”  
然后,易才学借助山崖上美军暗堡里发出可拍的火亮亮子弹的光,看到自己的孙排长一张非常厚道、坚毅而对志愿军的事业忠诚的略汗亮亮的团脸,他感到自己排长不愿意让或怜惜自己战士生命的神情。他抱起炸药,向黑乎乎的陡直的山崖上去了。  
孙排长略往上调整了一下机枪,就向山崖上的美军暗堡射击。  
六  
志愿军战士易才学抱着炸药包,极力避开从黑乎乎的山崖顶上的暗堡射下来的子弹,他爬到山崖顶上,然后靠近不断有如毒火舌般的火光里向下面的志愿军战士猛捕下来的子弹。他觉得,美帝国鬼子极力向山崖下我志愿军射击,心里极度的气愤。他抬头望山崖上那黑厚厚的夜空上,那在上面不断伸出的火红光亮,那从不时喷出的火舌中,射出的子弹,就像从野狼口里吐出来似的,恶毒地射向容易被打死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死亡和受伤再次成了大家面对的危险问题。  
看了会,易才学继续往黑乎乎的干硬的山崖上爬,五六分钟后,他上来了,同时,眼前的如恶魔的子弹照样不误地射下。他让自己冷静下来,准备炸美军的暗堡行动。过了会,他爬近美军的暗保。同时,在易才学力图炸毁暗堡时,在操作机枪的孙排长趴在石头上,不管自己双腿剧痛,他用高度的忍耐力,握紧机枪射击。  
这时,为了破坏志愿军的攻击行动。有七个美军从孙排长的西侧边悄悄地绕着他来了。毫无疑问,他们想除掉操作机枪一直向他们的暗堡射击具有致命威胁和牵制力的这个志愿军机枪手。  
他们看到侧坡上面还在向山崖上的暗堡打机枪的志愿军,匆匆都接近中国军人孙占元。  
此时,在开枪的孙排长听到了自己趴下的石头后的侧下方(往西的方向),有人过来的脚步声,还有说话声(是英语),他感觉不对,这个时间不可能是自己战士,只能是美军。但是,他不知道美军是怎样来的,而且也没有时间去想。他马上意识到:这是自己非死不可的严重时刻。因为,他,不可能会像别的战士那样,可以跑动,他的双脚已经被子弹打断,只要溜动,就是一阵剧痛难忍。要死也不能让美军活着离开这里,那就一起去见阎王。孙排长在心里说,他毫不畏惧死亡,为了中朝人民。他两眼把目光往西侧下的黑乎乎的方向看:渐渐地,这些美军的脚步近了,几乎是对着他来。他也借助山崖上美军发出的子弹光亮,看到了六七个散开的美军,对着自己围上来。  
美帝国鬼子,嗯,你人多又怎样?老子和你们拼了。毫不畏惧死的孙排长立嘴唇紧紧抿了一下,就把右手伸向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后地上,由先前一个战士留在那里的手榴弹拿起,毫不迟疑地拉燃手榴弹。  
七个美军看到了,顿时满脸发黑、一下愣了,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孙排长看到美军愣在身边,突然猛扑向美军,顿时,一股惊心爆炸,把他自己和七个美军一起炸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12:55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