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32|回复: 0

[长篇连载] 南京大屠杀(十七)

[复制链接]

44

主题

59

帖子

70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8
发表于 2019-2-1 10: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然后,人数众多的鬼子在前面不断被打死的情况在继续,后面的鬼子不断疯狂地攻上来,不愿意留下进攻时的空档。中国军队人数少,打向敌人的子弹火力弱了,就如大雨,先是雨点大,后来是稀疏,
这一隐含着对只有一个营守卫的光华门的刘营长他们来说,是很糟糕的情势,并且开始明显地表现出来。
在向鬼子开枪的张连长,对自己营长说:“营长,看来不好了!”
正在向冲到大半缺口上的鬼子开枪的刘营长,侧脸问:
“张连长,你指得是什么?”

“鬼子要近了。而且,我们照这样打下去,优势在失去。”
刘营长明白:张连长说得是我军的弹药、人力不足的问题在开始显示出来。
“不要管他。我们绝对不能……”刘营长话还没有说完,几颗子弹急飞上来,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
“嗯一一”
刘营长发出一声低低的而短促的闷哼声,双手捂着肚皮,人晃动一下。
“营长!”
他身边的一个战士喊道,非常专注打鬼子的张连长听到了。就看到一个站在侧边的战士,扶着自己因肚皮受伤而痛的难受的、双手捂住自己肚皮的刘营长。

这时,刘营长双手捂住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同时,几股血从他捂住肚皮的双手手指缝隙里涌流出来,看来,他的肚皮被多颗子弹打中,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他想道:老子就是死,也要让你们鬼子陪葬。有了这个主意,他看到身边靠墙,有一个炸药包。就喊道:“把炸药包拿来!”
张连长就亲自把炸药包拿来。问:“营长,你要去炸鬼子?”
“老子不能被鬼子白打。”
“这,你还是不要去。”
说完,张连长把炸药包拿跟半躺在地上的肚皮上一片血红红的刘营长,刘营长拿着炸药包,非常果断一拉,突然,没说一句留念的话,身子忽地往缺口外一扑,只看见他人滚下缺口去了。张连长看到:刘营长急急地朝已经攻到缺口一大半的还要往前些的鬼子群里去了。他没有想道,刘营长会这样迅速,以致他还没有完全做出什么来阻止,刘营长就抢先抱着炸药包,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大量鬼子的死,来保住自己的部下。张连长十分吃惊!就当时来说,要阻止刘营长这一举止,显然迟了。
看到自己刘营长几乎是急滚向,已经到了缺口一大半上些的在边向上面开枪,边冲近的鬼子。
此时,在前面的多个鬼子注意力是上面的中国军人,看到刘营长抱着炸药包,急滚下来,都十分惊呆了!他们来不及或要搞明白些什么时,刘营长已经滚到他们的脚下,顿时,一声巨大的爆炸。

那火红的光亮几乎在张连长和战士们所呆的缺口下边一闪,他几乎感到了逼近自己的火热温度,同时,离他们有40多米距离的斜斜的大半缺口上些,被一大片乌蓝色的浓烟夹着暗红的火光盖在里面,顿时,在几秒钟内,刘营长和大量的鬼子都被炸死……




十二。



























    就在光华门,刘营长在肚皮被打成重伤的情况下,用炸药包和鬼子同为灰烬。在这次战斗后的两个小时,位于南京城正南的中华门,在下午14点多钟,被鬼子炮击后,中华门的坚固厚实的城墙靠近地面部位,被炸成了两个大洞。
顿时,在城外准备攻击的、心急切的凶残鬼子看到了两个在灰烟中显得模糊的大洞,仿佛敞开在那里,等着他们进攻,一时间,攻城不再是一件事不可企及的事,对于鬼子来说,一起都变得轻而易举了。他们欣喜的不得了!守在中华门城墙上的中国国军战士、指挥官是不畏强暴鬼子的中国军人,他们留少数的人在城墙上,全部国军战士跑到了内城墙下,与鬼子进行了两场胆战心惊的猛烈的血拼!
结果是鬼子被杀退了两次。日军第六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亲自指挥。谷寿夫非常豪迈地认为日本军队会轻而易举地杀死中国军人,因为,日军个个都有一身过硬的刺杀技术,唯一的遗憾是:他看不见在内城里的两军进行残忍白刃战的情景。此时,上去的一两百个鬼子只剩下二十多个脸上、肚皮、手、腿等受伤的、在流血的被英勇坚韧不拔的国军官兵杀得魂不附体,非常恐惧,面如土色的鬼子跑回来了,其中有一个中队长、圆脸的吓得脸青变黑的32岁的耕造英志非常不安地到了正等候战果的、外表温和内心如毒蛇的,一副非常光润长马脸的谷寿夫面前。据历史记载:谷寿夫参加过日俄战争。那时二十多岁的他作战非常厉害,他一看到被日军打败的饿军士兵就痛快得不得了;
看到押在他面前的俄军战俘,直接说:“把他们全部处理掉。”
他的意思是:让他部下把俄军战俘全部杀掉。
……

马上,他的部下对站在面前的三十个俄军战俘端枪就射。
但是,在惊心的枪声中,谷寿夫非常豪迈倨傲地扬起他光润发亮的长马脸,忽地,他意识到仅仅看见部下枪杀战俘是不够的。他还亲自拿出手枪,走到跟前几个俄国战俘的身边,抬枪就射,也不选择角度;他还抬起腿先把一个战俘踹倒在地,一步踏在其肚皮上,开枪了;一枪打中这个身材宽厚的俄军士兵的头,看到他死了,谷寿夫喊道:
“哟西,以后你们(他对自己部下)就这样干。这不是最后一次,今后还有。”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12:56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