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5|回复: 0

[故事专区] 撩开泄密的黑纱

[复制链接]

13

主题

58

帖子

66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668
QQ
发表于 2019-2-5 20:2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沉语落言 于 2019-2-5 20:52 编辑

            6月25日这天,天空晴朗,许桂梅身姿飒爽地来到第21中学考场。今天她将在这个考点执行中考监考,这对她来说颇为新鲜又具有挑战性,稍微提前赶了过来。


       时间真是过得好快,再有5分钟语文中考就落下帷幕了。许桂梅站在讲台上将交上来的部分中考试卷,一一规整好,先行装入了封口文件袋中。


         学生全部走出考场之后,许桂梅好奇心突然大发,瞄了几眼手中的样卷。蓦然,试卷最后的作文试题与说明文字,像一串飞窜的黑色蚊虫,冲入了她疑惑骤生的眼帘。


       这一大道计有40分的想象类作文,似曾相识,仿佛被重新复制了一遍,可谓是一对如假包换的双胞胎!
       过硬的记忆让许桂梅当即断定,这一道作文题与说明文字,正是她手机昨晚上收到的一条信息内容!


       由于次日要进行监考,昨晚她喝了点蜂蜜水提前上了床。在床上她习惯性地点开了信息,没来得及多想,就被耳边笼罩的轻音乐曲催眠了。
      
        眼前发生的诡异现象,像一场骤然降临的暴雨,猛烈地拍打着许桂梅的思维。她忍不住瞄了眼一并监考的肖老师,发现他正巡视着剩下的考生,神情还在抖擞着。
      
        许桂梅借故咳嗽来到了教室外的走廊,站在一边慌忙打开了手机。铁铸一般的事实再一次雄辩证明了她的记忆水准,一股深深的寒凉之气,急剧地窜出了她灵敏的鼻腔。
             全部试卷刚被移交而走,许桂梅就在隔壁办公室打电话报告了区教育局。顾副局长兼考务主任听后十分惊诧,觉得事态严重,赶紧给市局汪局长打电话。

       汪局长自然不敢半点怠慢,交代他要压紧消息后,并立即报告了市政府机关。
         
       获悉发生了如此严重的试题泄密事件,令N市谭副市长大为吃惊,不寒而栗。


       顿时,他的表情凝重,语气决然地打电话给市公安局,指示潘局长组织人员迅速调查侦破此事。并及时汇报事件进展,以便减轻事态对政府机构的压力。
      
       潘局长本来要下楼去买包烟的,刚将关上办公室的门,听到房间里响起电话铃声,他连忙反身回到办公桌前,抓起了桌上电话机的话筒。

       接到市长指示后,他立即通知市刑侦大队长戴队长和区刑侦支队长叶队长速来开会。
      
       会议中,一支由潘局长担任组长的专案小组成立了。戴队长和叶队长担任副组长,并具体抓管此次事件。这次事件是头等大事,其余的案子,可以暂时缓一缓。


       兵分两路的计划迅速展开,一路由戴队长领队,前往各中学的档案室进行调查;一路由叶队长带着顾主任,打出租车去城东区嵩山社区找报告人许桂梅。
      
       在市面街区一家咖啡馆找到许桂梅时,她跟叶队长反映说,她根本不知道是谁发来的信息 。 这个电话号码完全是陌生的,估计很可能是群发信息产生的。   


       叶队长迅速赶到市邮电通讯中心,约见了值班的部门主任匡主任,提出了公务查询。匡主任见势不妙,连忙打开了终端机,在上面查询那手机号13392508674机主。

       很快,荧屏上显示;机主身份证显示姓名杜玉娥,住址是城南区新华西路湾塘小区。
        城南区虽不是所辖的管区,但叶队长仍然带人马不停蹄地驾着摩托疾奔而去。
      
        然而杜玉娥却若有所思地说,她也是熟人转来的信息。她告诉叶队长,自己离婚后进了一家个体书店当推销员,专卖课外辅导读物和模拟考卷,生意还不错。

       她是10点02分接到信息的。当晚,她看了这条信息并不奇怪,没引起怎么注意。自己抱着好玩的态度跟许桂梅发了信息,她是自己今年春季认识的新客户。

       为何许桂梅并不知道是她所发?杜玉娥沉吟了一下,揣度说,因当时自己接待得好,让她愉快,便说了她的手机号码。而我答应一有新资料便通知她,却没留号码。

       叶队长赶紧追问信息来源,杜玉娥说是一个书商老板发的。至于这老板怎么获悉信息的,她并没有追究。因为这样传递信息的方式,早已习惯成自然了。


        杜玉娥说清了信息的来龙去脉后,顿觉轻松不少,自然而然说出了那老板的住址。她姓蔡,中等身材,栗色皮肤,住在城西区“金标大厦”一带的楼盘。


       城西区是一片繁华热闹的地面,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其中的“金标大厦”高35层,在这地面可谓独树一帜。


楼盘里超大量的写字间被招商租用,外墙上也挂着了亮眼的大招牌。到了第29层楼后,各种特色的休闲娱乐与培训场所,牌匾显目比比皆是。


       紧挨着“金标大厦"的楼盘,叫“观海丽苑”,是开发多年的高层住宅。楼盘入住率颇高,入口处设有门岗。叶队长通过物业管委会,查阅了蔡老板的住所。
      
       一所名为“悟道”的培训学校,出现在“金标大厦”第30层楼层档口。时有不少青少学生和年轻家长,从这家培训场所的双开玻璃门的门口进出。
      
        在一间塑钢间隔的大办公室里,一个面容清俊的男子在和3个学生家长交谈。他们很随意地坐在宽敞的房间里,带着轻松愉快的面容聊谈着。

       清俊的男子是培训学校的校长,叫彭吾道,在此经营了好几年。他时常在办公室里接待前来访问的家长和学生,成了一种习惯和做派。
      
       忽而,塑钢门外响起了一阵急切的敲门声。一位家长正打算起身去拉门,只见一个身着制服的人已推开虚掩的门,朗声地朝彭吾道打着招呼。

       紧随其后的是个身材敦实的男子,也不约而同对招呼自己的校长扬了扬手。

       猛见2名男子气质凛然地到来,3个学生家长不明就里,先是惊疑猜测,接着不再逗留挥手相继离开了。
      
      对2名不速之客的突然造访,彭吾道显然蒙在鼓里,先是招呼坐下,接着大惑不解问道:2位老板光临鄙校,不知有何见教?莫非有什么要咨询的吗?
      
       先行坐下的是区刑侦队长叶队长,体格壮硕面露坚毅之色。坐在他身边的是区教育局顾副局长,脸色沉稳笃定,一副傲然洒脱的神情。
      
       叶队长并未直接回答提问,而是旁敲侧击说道:彭校长是教中学语文出身的吧?想必应该很精通作文写作指导咯。不然在教学辅导业界内,何谈鼎足扬名一方呢?
      
       彭吾道瞧了瞧对面的叶队长,又转眼瞧了顾副局长几眼,带着微笑地说:我对中学课程的作文写作多少有点经验,我自己也经常写写文稿。
      
       叶队长不再绕弯子了,当即亮明了身份,果断递出了手机,翻出信息上的那道中考作文试题内容,朝对方问道:对这条信息上宣示的绝密试题内容,不知彭校长有何特别说法?
  
      将这手机上显示的作文试题内容,彭吾道是足足看了2分钟,然后又微微摇了摇头。他面色平静地还回了手机,语气揣度地问道:
  
      这条作文试题内容系内部参考消息,不知叶队长从何得来的?没想到你队长的人脉广大信息灵捷啊。
  
       顾副局长一下端起了身子,双眼骤然放亮,加重了语气说道:彭校长还是说明一下这作文试题的来源吧。


       彭吾道也端起了身子,收紧了微笑的脸色说:我校的培训特色,专门针对中考重点科目样式,经常有不少考前模拟题训练篇目。
  
       顾副局长对这回答并不认可,继续问道:彭校长跟重点学校的老师都熟悉吗?比如13中学校的物理老师许桂梅,你和她之间保持着联系吗?

       13中学校教物理的老师许桂梅?13中我倒是去过一两回,但这位许老师说是认识我吗?彭吾道明显惊疑地问道,接着解释说:去那里,我只拜见过教务主任。

       叶队长听罢皱起了眉头,摆了摆手,岔开话头问道:不知彭校长跟哪些老师朋友发过这条作文试题信息?传播面广吗?

       彭吾道对他张望了几眼,沉吟了一下道:要说熟悉学校的老师,我倒确是熟悉几个,仅仅是屈指可数。我发这条信息,是想跟有关老师分享,可能造成了误会吧。

      说罢,彭吾道再次打量了两人,面色有些尴尬地说:先给你们两位倒上一杯水吧,这里没啥招待的。
      
       叶队长和顾主任一齐摇手表示推辞,顾主任语气催促地说:你先别客气,还是把问题原原本本说清楚吧。
      
       彭吾道眼光一闪挤出微笑说:不瞒你们说,我对中考搞猜题押宝,搞了4、5年了,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同时我大量收集各式体裁的作文范文,以备不时之需。
      
       叶队长眉头一挑,口气肃然说道:这么说来,这一道作文想象文试题,是彭校长对此届中考所押下的宝啦!包括写作说明,命中率如此之高,和中考语文试卷作文试题出现高度撞车?
      
      彭吾道睁圆了双眼,抬起一只手臂,在面前晃动了几下,张口欲要辩解一番。


       只见顾副主任指着那道中考作文试题和手机上的文字内容,亮在面前说:你好好想想,你对中考语文作文试题的这次押宝,可谓是当今诸葛在世啦。
     
      “嘿嘿!刚才也有家长也谈到这件事,只能说这个几率对我押宝水平是一种有力的证明啦!实话告诉你们说,为了押中作文试题,我的电脑一个星期都开着的。”
      
        叶队长浅浅笑了一下,故意拍起了巴掌,说道:奇迹啊,奇迹。不知我可否欣赏下你那些宝贵资料吗?顾主任也跟着呼应道:对对,端出你的招牌菜来品尝品尝嘛。
      
       彭吾道腆着笑脸,随意摊开了双手,说:哦,真不好意思。那份资料随着中考开场,就封存在家中电脑里了。你们实在要不相信,我只好舍命陪君子走一趟。
      
       顾副主任见他借故推诿,语气凝重地说:彭校长,你会相信超过巨奖几率的押宝行为吗?你应该明白如实交代清楚,这对你所从事的职业都有极大的受益。
      
      彭吾道见他如此说道,从座椅上腾地站起来,挥动着一只手臂说道:对于两位的这种无端猜疑我人格的做法,我只得悉听尊便罢了。


      说罢,他居然一屁股坐下去仰靠在座椅背望着天花板保持起沉默。
      
       叶队长唬着脸使劲盯着他说:在没有确凿证据以前,谁又能过于相信谁呢?你要继续保持不作为态度,警方更是怀疑你心中有鬼,是在遮掩自己的恶劣行径。
      
      见彭吾道脸色黯然地皱起眉头依然保持沉默,叶队长便生硬地说:再给你半个钟头考虑,时间一到,只好按刑事条款办理你了。


       停了停,他又说:可别抱怨警方不计情面不讲礼节,是谭副市长亲自过问的案件。你最好早点把问题交代清楚,免得惹火上身了。

       或许连谭副市长的威名也没震慑到彭吾道,他毫无表情地继续保持起沉默。叶队长见他软硬不吃,瞧了瞧手表,不由分说将他带到了片区派出所。

       离开片区派出所之前,叶队长嘲弄地对关锁在内的彭吾道说,彭校长不是爱好搞写作吗?那就先在这里品尝一下新鲜滋味吧。
      
       也许彭吾道知道羁押时效是24小时,他闲庭度步般在房间里兜着圈子。到了深夜,寂寞难熬,愁思之间,彭吾道不觉回想起开办学校的过往。

       彭吾道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皆因与妻子时常吵架,关系恶化,形成分居。他丈母娘闻讯后,不管三七二十一跑到他所在学校骂街。彭吾道颜面扫地,无奈辞职而走。

       辞职之后,左右盘算,彭吾道觉得做老本行稳妥。在校友薛书记的建议下依托职业水准,在街市上办起了培训学校。经营了几年后,他又重新获得了爱情。

       一个在他培训学校隔壁开办瑜伽健身馆的瑜伽老师,叫阿琴,跟他年岁相当,在去年和他建立了恋人关系。两人发展得如沐春风,今年春季阿琴就催着他要办婚事了。


       再说戴队长赶回队部警务办公室,瞧见两位正副局长集在了一起议论,当即向他们汇报了自己调查的进展。调查进行并不顺利,虽然出现了疑点,但毫无线索可凭。
      
       调查各所学校档室的监控时,发现第21中学缺少晚间9点54分至10点06分的影像。

       而试卷泄密发出时间处于9点59分,非常明显,这个时间段的变异,决非是一种天然巧合。然而,进行调查时,值守人员却告知说,这个时间段的影像消失,属于突然断电所造成的。


       又据市局有关部门反映,派遣的运输试卷专车是晚间9点22分到达本地。然后试卷分派送达考场所在档案室。经查各学校档案室系双重门锁,包括窗户钢筋网保护,安保系数很可靠。
      戴队长扫了一眼在座的领导,作出最后做判断说:既然门窗均属正常状态,且钥匙大多掌握在室主任手里,经反复排查,其他学校有关责任者,生活轨迹未见异常。

      唯有第21中教务室主任中考前离开本地,据说他告假回老家探亲,也可以排除作案嫌疑。
      
       眼下唯一的疑问线索指向,是“悟道”培训学校校长彭吾道。不查清楚试题泄密来源,无以追索犯罪轨迹。因而,我提请对彭吾道采取一点坚决手段,争取突破侦查困境。
      
       与会的领导相互对视后,点头同意了戴队长的意见。潘局长也表示了肯定,他准备发言之际,助理走过来对他耳语了一阵。

       只见潘局长听罢耳语,目光转向大伙说:谭副市长刚才来电话催问了案情进展,指令我们快速侦破,给全市人民与考生一个完美交代。
      
       潘局长再次沉下了脸色,语气凝重地说:这次语文试卷泄密事件,眼下外面闹得极为严重。经过无以轮次的传输,说是满城风雨也不为过。民心向背,责任在肩,此案一日不破,本人就将引咎辞职,回家种田!
      
       话说彭吾道获得了无理由释放后,顿觉无比轻松。他急忙赶回公寓,进屋就进了洗澡间淋浴。突然门外连续响起门铃声,他披着浴衣往门镜一窥,又是叶队长!

       没想到火苗再次烧到自己身上,彭吾道面色尴尬地将叶队长迎了进来。他迅速摆上茶水后,蹲坐在沙发一端,装模作样地收拾着仪容。
      
       叶队长瞧在眼底,却故作轻松端起了茶杯,悠悠喝了一口,说:彭校长,你呕心沥血搜索枯肠得来的作文试题内容,如此贵重显要,不可能一下就灰飞烟灭了吧?
      
       锣鼓听音,听话听声,彭吾道听得更加犹豫不安。想起即将践行和阿琴结婚的约定,他不由得停下手中凌乱的动作。

       如期的婚约毕竟是头等重头大戏,万一招来麻烦缠身,岂不是糟糕透顶?想到这一层厉害,彭吾道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调整了坐姿透露了一个线索。

       这道作文试题来自于一个网线链接,我将它做了改动据为己有。这条链接乃是区教育局的股长巫喜贵所发,他嘱咐过我看后销毁,可我却忍不住动了心思。

       这巫喜贵的情况我多少知道点。他多年在这城市流转打工,特想挣个机关单位的铁饭碗。也许机缘巧合,正好攀上了区局党组书记薛书记,还认作了一门同乡。

       那一次,巫喜贵不知怎么偶遇了行凶抢劫犯窜逃,加入了追缉中。消息扩散后,给薛书记的努力奔走创造了条件。于是,他从一个打工仔进入了区教育局档案科。


       而我辞职开办课外培训学校挣钱,当然要结识一些有关人士。薛书记和我又是大学同届的校友,多年保存联系,偶有交际应酬,也算是有交情了。

       我与薛书记的交往中巫喜贵熟悉了我,前不久因一个辅导老师临时辞聘而走,我还请他临时顶替了一周。在室主任探亲的那阵子,他握有档案室的钥匙。
      
       叶队长马上恍然大悟,自己无意之间忽略了这一层因素。那校档案室的门窗虽无问题,但他并没进去仔细查勘过。

      思量至此,忽而又意识到:就算查出了室内人为的痕迹,可也不能就此证明试卷被偷阅过!而查勘每份试卷上有否留有指纹,也非轻而易举的事。
      
       叶队长抱着深长的揣测,纠结不已,就此疑惑找到戴队长商讨起来。


       听罢他的一番判断,戴队长沉吟了一下,说:以一股级干部的身份,巫喜贵即使受着个人利益的驱动,但断不会轻易冒天下大不韪,去触犯重罚的律条。

      如若要甘冒风险,巫喜贵应该有更为强劲的后台,让他获取更丰厚的利益。
      
      这么初步推论起来,一场事非寻常的试卷泄密案,因众所周知的社会层面因素,大有可能走向深挖深藏不露而黑暗幽深的官场黑洞了。

      那是谁向公众利益背地伸出了黑手,公然挑战大众的道德与法制底线?
      戴队长想到巫喜贵跟薛书记关系很近,薛书记又和潘局长是多年的钓友。他决定暂不正面直接接触,仅在背地调查他最近的电话通讯记录。

      果然,在他最近的通话记录里,一个号码只出现2个通话频次,时长有12分钟。而且经搜索,这是一个省会级号码。


       接着追踪那个号码,发现这是一个省行政处的官方号码。莫非这意味着是正常通讯?
      
       循着这条线索展开,戴队长不禁想到,这小股长巫喜贵真不可小觑啊。他应该认识省会某机关任职的某人,甚至有些交情。不然,这个通话联系难有更充足的理由。

      他们究竟会产生什么交集呢?这个交集又意味着什么?深入仔细一推敲,这上下之间完全不存在工作因素,应该另有所图!
     
        必须直接接触巫喜贵了!结果寻到他租住的公寓住所,却被公寓管理员告知他到省城会老同学了。虽然追踪线索晚了一步,但侦查矛头的指向越见清晰明朗了。
      
       事情如海水退潮时显露的礁石一样赫然了:彭吾道的试题短信来源于巫喜贵,而巫喜贵又跟省级某部门在关键节点保持通讯,现在竟然又以出差为由赴往省会。

       戴队长与叶队凭借这条线索,认定侦查方向已明确追索到省级某部门,不从高层部门人员入手,试卷泄密案就将石沉大海。
      
       潘局长听取了他们的反映,立即汇报给谭副市长。谭副市长赶紧联系了省公安厅群访办,强调泄密来源证明指向了省级某部门。

       省部办公厅某领导当即做出指示,调遣安保人员前往有关部门进行调查。
      
       事后有马路消息从街面上传出来说,这次暗访调查,获得了一个非常意外的结果。

        N市某中学的语文老师樊巧巧,在该校代课了3年。虽然参加了几次招聘考试,偏偏止步在文化课上。她一心想返回省城,在中考前,她给省会的舅父打了个电话。

       原来樊巧巧因就业不如意,临时抱佛脚学了师范专业。因不属校方分配计划,便听从舅父指引来到他的校友所在学校——N市21中,由校长安排当了代课老师。

       让樊巧巧感到大为意外的是,她在这里遇见了中学同学巫喜贵,他曾经是她的同班。只是平时并不怎么交际。在这所学校里,谁也不清楚两人的人生履历交汇点。

       语文中考出题组人员之一韩维和,系K市重点中学的老师,算得上命题任务的老面孔了。然而他们并不清楚,他恰巧是樊巧巧舅父的老同事。

       这马路传闻说得有板有眼,还是从高层的家属口中流出,但一直未见有关官方证实。
      
       就在进入中考阅卷前1天,N市电视台记者对阅卷现场进行了隔断采访,法制栏目也配合宣传以快讯方式播报了一则消息:

       据有关部门透露,发生在本地XX学校的中考作文试题泄密事件,目前已收审3名重大嫌疑人,其中包括某部门的职责人员。

        警方某负责人告诉前往的记者,这3名嫌疑人中,有1名为职业教育者,逃不脱严重的惩罚了。
      
      轰动一方的中考语文试卷泄密案,随着N市人们茶余饭后的淡薄,了无痕迹地消亡在历史长河……

       事实真相这东西就像被沙尘掩埋的古城墙那样,随着时光流逝,可能沙尘堆积得越来越厚重,也可能沙尘被飓风吹散开来,古城墙会显露出原始面貌。







埋葬所谓小说,翻新世俗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13:19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29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