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6|回复: 2

[长篇连载] 血土穿空阵地倾(十六)

[复制链接]

44

主题

59

帖子

70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8
发表于 2019-2-7 11: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杨觉得万一炮弹落在河里,也会倒霉的,就迟疑地站着。他还迷糊问:“连长,不是说这里离前线远吗?咋会有炮弹飞来?”  
“我们才过来朝鲜,目前就知道这些。”  
“刚才,我差点死了。”小杨的脸还在发抖,心有余悸地说。  
“别说了。”这时,当张连长话刚完,就听到他俩的头顶上空又有炮弹的飞来的尖利声音。  
“快趴下。”反应快的张连长喊道,马上把小杨按倒在地上。这时,两声炮弹,一长一短飞来。张连长感到第一炮声已经从他俩头上夜空飞过去,往黑黑的木桥那里飞去,然后爆炸了,在火光中他看见小桥上有的战士身子在抖动,有些落下木桥,掉进了被炮弹落进河里在爆炸时,飞起的如多道水柱间的水里;另一炮弹声,落在他俩身边的河里,同时被溅起的河水打在他俩的背上。  
“走,快过河。”张连长喊道。他明白:这时正是刚炮击的时候,再迟就更厉害了,得马上过河。张连长想到这里,就立刻起身扶起小杨向河中心走去。刚走不久,又是两炮弹打来,落在他俩刚卧倒的河边上,然后,他俩在炮声中,过了河,刚到了古排长的身边,天亮了。然后,大家立刻进入树林,立刻睡了。  
在树林里,古排长看见自己连长一身都是湿的。说:“连长,你怎么一身湿的?”  
“木桥上过不去,我走的是河。”  
“快把衣服换一下吧。”  
然后,张连长把腰间上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松开,解下宽皮带,把衣服脱了,里面的白衬衣脱了,并挂在身边的树上;古排长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件白衬衣,立刻跟自己连长披上在他结实的有弹孔疤痕的身体上,就说:“连长,你快穿上。快睡了,晚上还要行军。”  
张连长就穿上。他俩立刻就在树下躺下、睡着了。直到黄昏,大家起来吃上炊事班长做的饭,后,出发了,又跟前两天一样,开始夜行军了……
    和前两天一样,中国人民志愿军官兵夜晚走,到了天亮,就跑到树林里,把失重十分倦困的身子躺在地上,一双干湿的打架的眼睛,昏昏欲睡的头倒地就呼呼大睡了,到黄昏才睡醒起来。后,吃了饭,又出发了。不久后,天就黑了。志愿军在渐渐变得深沉、夜色越发黑浓的山路走去。  
“哎呀?”走到古排长和张连长身边的小杨忽然叫了起来。  
古排长靠的近,马上,对身边暗黑视线里的走得慢的小杨问:“你怎么了?”  
“我的脚痛。”小杨回答。  
古排长认为,是这几天夜行军,战士们的脚磨破了的缘故。现在天黑了,也无法看,就利落地说:“我背你。”  
小杨奇怪,古排长是那样关切自己,平时,对战士缺点,不管身边有人和无人,古排长从不在乎他人的感受想骂就骂,还要训斥,过后看见了,又不饶过,又骂,反正有很多战士受不了他,都要求去别的连队,后来大家都看见张连长人好,就不好再提去别的连队了。  
“排长,你要背我吗?”  
古排长听出了这话,是不相信他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就直接说:“来,上我背。”  
于是,古排长就一把背着小杨往山上走去。  
“排长,你什么时候成了这样。”在排长背着自己走时,小杨一下好奇、疑惑又问。  
“我知道,包括你在内,有多名战士都恨我、讨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4679

帖子

627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279
发表于 2019-2-7 12: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老师新春吉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59

帖子

708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08
 楼主| 发表于 2019-2-8 10: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老师的关注,希望老师幸福长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6 12:52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7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