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8|回复: 2

[短篇小说] 【李炳君小说】青山隐隐

[复制链接]

24

主题

148

帖子

805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805
发表于 2019-2-10 21: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烦死!
最讨厌骑着车有人来电话。不接吧,怕误事。接吧,容易出事。
一看,是黄花来电。
“说!”
“哥,问你个事?”
“嗯!”
“杨香在你那儿吧?”
“问这干啥?”一怔。
“在你那儿了,是吧?”
“嗯,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还是承认了。
“告诉你,你可不能跟杨香有啥。要不,我给俺嫂说!”
“你要多事,我立马让她回去,我就说是你坏她的事!”
“不要!不要!不过,杨香可“水”,你小心,你不能,你别……”

2
这个来电话的黄花是我妹子。那个杨香,是她闺蜜。
杨香和我妹子黄花是我们西关外最漂亮的两个姑娘。杨香那皮肤细白滑腻,饱满莹润。杨香不是肥胖,她也很苗条,她是肤色好,皮下脂肪丰富,有点婴儿肥,显得特别柔润。说真的,有一次,我都有一种冲动,想摸摸她的胳膊。不行,不行,可不敢!你只要一触碰上,你就是个流氓了!我把那股窜上来的邪火压了下去。
别人可不一定那么待见杨香。我家对门的曹奶奶就可恶心杨香,背后骂她是小妖精,右边平房住的赵阿姨说杨香可浪。杨香呢,也确实不像个文静的女孩,说话行事咋咋呼呼,甚至有点疯疯颠颠。
对了,我曾写过一篇日记。也不是啥日记,就是搜集了一些能用来形容描写杨香的词句。我找一找。
找到了!
我把这些词句粘贴在下面:
她烟视媚行,妩媚妖冶,新潮时髦,风姿绰约,她放浪形骸,大胆率性,自由奔放,生猛蓬勃,活力四射,不受约束……
“写小说尽量别用成语,要形象、画面感。”我觉得这“烟视媚行”就很形象很生动很画面。其实,别给小说设那么多限才好。
我还专门查了“烟视媚行”的含义。意思是:迷着眼睛看人,妩媚的样子走路。闭上眼睛想想,怎样才是迷着眼睛看人,走路妩媚,是个啥样子?余光看人,漫不经心,是何等的孤傲、清峻、冷艳。那姗姗而来的样子,仿佛风摆杨柳,轻云蔽月,又似回风流雪,婀娜多姿,该是何等的勾魂摄魄!
哎呀!这不活脱脱是杨香的样子吗!杨香就是这样的人,难免让人想得有点多!

3
杨香来我这儿之前,跟我是短信联系的。
也就是大前天,三天前,我的手机先是响了两声,紧接着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勇哥,我是杨香,我要离婚,他不离,我得跑出去半年一年,叫他死心,我想到你那里去,你给我找个活干,不知道能行不?”
这丫头心真细密!她肯定是先要了一下我,看手机通不通?然后,很快发来了一条短信,那短信肯定是事先编好的。
我收到了杨香的短信,我几乎是没有思考就立即回了个短信:“能行,你什么时候来,我到火车站接你!”我在结尾处竟用了个感叹号,好像心情很激动,我太不成熟了,太不老练了!我马上觉得不妥,但已经发出去了,只好自嘲的一笑。
几乎是几秒钟之后,杨香就又回了短信:“车票已经买好,今晚八点上车,明早七点到!”
嘻,原来车票都买好了!电话短信好像是程序,好像一切都设计好了一样。我心头飘过一丝不悦。
“明天七点我接站。”我回了短信。这次注意不再用感叹号了,口气也明显地冷淡了不少。
我奇怪,杨香好像一开始就吃准我会接收她一样。她哪来的底气?凭什么有此判断?我更奇怪,我为什么连想都没想就答应接收杨香?好像背后有一只无所不能的手在宿命地决定一切。
杨香,是我的宿命?是灾星?是福神?

4
九年前,我坐火车到郑州来买打火机配件。
下车,一摸口袋,惊出了一身冷汗。
钱、证件全丢了。两腿嗦嗦地抖,手心冒汗。把身上的口袋反反复复掏了几遍,空空如也。
天,大热。白光光的太阳烤着大地,嗓子冒火,嘴唇干的起了皮,连买瓶水的钱都没有。
想哭,觉得没用。
无奈,我看到几个搞装修的工人从身边走过。
我灵机一动,问他们缺不缺人手。
有个胡荐子大哥告诉我,往楼上背沙干不干?
干!绝处逢生,焉有不干之理?
就这样,我入了装修这一行。
几年下来,铺地砖、刷墙、包门包窗、吊顶、安灯拉线走管道,木工电工油漆工,凡是装修上的这些活,我都干过来了。也怪我太聪明,我干一样通一样,样样都干得漂亮,可以说是十八般武艺件件精通。
这世界上的事,你只要钻进去,不出五年,你就是专家了。后来,我自己领了二十多人,成立了个小装修公司,自己揽活,自己挣钱。
时来运转,小生意做得顺风顺水。
挣了些钱后,我就不再干那些体力活了,我主要干电脑设计。当了小老板后,我自然也不和工人住在一起了,我租了个一室一厅。
在这个城市里,我有了一个自己的空间。
我很孤独,也很受用。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秋天的黄叶像一群蝴蝶随风飘落,忽拉一声又飞来了一群麻雀。万里悲秋常作客,我的内心是多么的苍凉和无奈。
好像听一个什么人说过,现代社会,一个人有自己的空间,能孤独,也是一种奢侈。我喜欢孤独,它给了我绝对的自由,一种躲进小楼成一统的无拘无束的自由。
月白风清的夜晚,我可以凭窗凝视天穹,任思绪飞翔。风雨如晦的黄昏,我可以闭目聆听乱雨敲窗的天簌之音,使五蕴皆空。虽然孤独难免寂寞,但我有排遗寂寞的方法,我喜欢在百无聊赖的深夜在电脑上乱写乱画。我写日记,记下我的心路。我也可作诗,宣泄我的愤懑。我还可以编故事写小说,赋予我的幻想。当然,我也可以用直白下流的语言骂人。写得多了,我的文字功夫居然也有了提高,有编辑居然评价我的小说大胆新颖,生猛蓬勃,不落俗套。

5
我借了一个电动三轮车去接杨香。
一路上,我觉得我正在走进一个故事里,已经开始扮演着一个角色。如果说我以前的生活是白话,从此以后,我便有了隐私。如果说我以前是简单的,从此我便成了有故事的人。即便我跟杨香清清白白,她能在我这“窝”半年,如果说出来,有谁相信我们会没有故事?人,男人,有点隐私,有点故事,也未必就是坏事!奇遇是幸福。我不惧怕什么,即便我和杨香做了情人,那又咋的?情人,不也就是两情相悦呗!现在,不少当官的不是包二奶包三奶吗?情人比包二奶三奶还高尚点吧!包二奶三奶那是经济依附关系,这情人,没那么多噜嗦的事,那连系的带子至少还有个情字吧。不是说,人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吗?情之所至,用得着理由吗?当官的可以包二奶,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就不能喜欢一下自己喜欢的人吗?
赖蛤蟆想吃天鹅肉!人家是你亲妹的闺蜜,一口一个哥叫你,你能有非份之想吗?
我在出站口等着杨香,百无聊赖处,就这么胡思乱想着。
车到了,通道里开始喧嚣起来。我在人流中搜索着。
我看到了杨香,清水挂面的秀发随脚步优美的飘逸,还是白白胖胖的,两条胳膊圆柔柔的,胸脯鼓荡荡的。
几乎同时,杨香也看到了我,她嫣然一笑。
我瞬间明白了一切。她为什么吃定我会收留她?因为她断定我好色。我为什么秒秒就应了她?因为我好色。杨香是美女,我喜欢美女。事情就这么简单!
“坐了一夜的车,累了吧?”我接过杨香手里的提包。
杨香用腾出的手撩了一下长发,爽朗一笑:“没那么娇气!”
正要离开出站口时,几个揽客的男女围上来。这个问,打车吗?那个问,住店吗?有个女人,一直跟着唠叨,有单间,夫妻间,钟点房……
“不,不!”我大声拒绝。
我发现,杨香居然脸一红。

6
我骑着电动三轮车,杨香坐在后面,在林荫大道上风驰电掣,心情如鸟高翔。
回到了我租住的屋里,杨香惊奇地问我:“你还有这个房子?”
我说,这是我租的,一月八百元,按年是一年一万元。我瞄了杨香一眼,不无炫耀地说:“像这样的一室一厅,买一套大概得26、7万。当初我就想买了他的,房主说不卖,只租。我就只好租了!”
“听说你的生意做的不错!”杨香顺杆爬。
“嘿,嘿!”我用两声笑算是答复。
男人吗,谁不想当个成功人士,尤其在女人面前。
正和杨香说话,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我的大老板。那边电话上说,有十套面积九十平米的家装要我做。我很高兴。在大老板给我单价时,我破例提出玄关和电视墙报价太低了些。我这是在杨香面前显能,我过去是没这个胆量讨价还价的。没想到,我的大老板竟然一口答应了我的要求,增加了电视墙和玄关的造价。我觉得自己可有面子了。
大老板让我现在就去他那里签个合同。
我对杨香说,我去签个合同,你先休息休息,等我回来吃饭。
我去大老板那里签合同。合同签完,大老板又拉着我们几个小包工吃饭,一吃就吃了三个小时。吃完饭,又去看工地。到散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
想着怠慢了杨香,心中抱歉,散伙后,我急忙往家赶。为了给杨香接风,我提了两瓶茅台,买了些特色菜和两盒盖饭。
想到和杨香推杯换盏,酒酣耳热的光景,我上楼的步子和心跳都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好多。
进到了家里,不由我不吃惊。杨香把整个屋子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床铺上的被罩和床单枕巾都洗得干干净,散发着阳光的幽香,窗帘也洗了又挂上了,桌子椅子茶几都擦得一尘不染,地板上连根头发丝都看不到了,看得出,电恼的屏幕和健盘也小心擦过。
见此情景,我却脸红心跳,不胜羞愧。原因是,我看到我的短裤,我昨晚胡乱丢在床下的短裤,那上面有些排泄物,也被杨香洗净挂在卫生间的晒杆上了。还有,更让我不安的是,我的电脑开着,那肯定是杨香开的。我那电脑里存了一些只有我才能看的小视频和图片。那些东西如果被杨香看到了,我就是赤裸裸的流氓了。

7
没有办法,如果我的隐私真的在杨香面前裸无寸缕了,那也是天意。谁叫她替我洗裤头呢?谁叫她开我的电脑呢?她即便知道了,那又咋的!男人吗?哪个男人不喜欢美女?哪个男人电脑里不存几张美女照?哪个男人不看黄片?有人不是说了吗,男人好色是天性!好色就不高尚了吗?至于那裤头上的排泄物,一个单身男人,没有女人,有生理需求,隔段时间放一放水,释放一下心理压力,这不是很正常吗?有悲悯心的女人,应该同情才对呢,不应该嘲笑鄙视。
不管那么多!
我将酒菜摆到桌上喊杨香吃饭,杨香大大方方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给我倒茅台,给杨香倒葡萄酒。
杨香把我的手挡开,说:“我也喝白的!”
我笑笑,就给杨香也斟上的茅台。
杨香酒量可以,我们俩个基本上把那瓶茅台造光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说:“我该走了。”
杨香说:“你去哪里?”
我说:“我到我工友那里睡去,你睡在这里!”
杨香说:“那怎么能行!我刚来,头一夜,我一个人住在这,我害怕!”
我说:“这里很安全,不用怕!”
杨香沉思了一下说:“你至少今天晚上得在这陪我,让我熟悉适应一下,明天你再到工友那里睡。”
我看杨香真的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就说:“那好,我睡客厅长沙发,你睡卧室,夜里把门锁好。”
杨香说:“那怎么行?!你还睡卧室,我睡客厅就可以了!”
我说:“你睡客厅不方便,这客厅连着卫生间,我夜里可能要上卫生间,就得从沙发跟前过,会打扰你休息的!你睡在睡室,把门一锁,咱俩下都方便!”
杨香一听格格地笑了起来,弯着眼睛说:“你是怕从我跟前过我会拉住你呀。好好,我就睡里间卧室好了。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我看见杨香笑,心里直敲鼓。
“你不怕晚上有人出来找你……哈,哈哈!”杨香的笑声很浪。

8
那天晚上,杨香睡在卧室,我睡在客厅。我一夜都没睡好,我真怕,万一她真的来了,凭我这点出息,我那定力可不一定能抗拒这种诱惑。
好在,一夜静好。以后,我就一直睡在工友那里了。
“勇子哥,你有小说给我看看,大长夜,没事干!”杨香嫌夜长寂寞问我要小说看。她第一次喊我勇子哥,怪亲热的。
“没有。”我笑了,看着杨香的眼睛说:“你现在还爱看小说吗?”我记得那年,杨香让黄花领着她找我借小说。杨香说,什么书都中,黄色的我也看。那年杨香也就十四五岁,可能是情窦初开。我当时就回绝了她。
杨香大概也想起了那年借书的事,脸一红说:“一直爱看。都是看个热闹。”
我说,网上有很多小说可看,你没事就上网看吧。有个星光网,我常去看,也还发过几个短篇呢。
杨香来的第二天我就把我电脑里的好东西清理了,不怕她开我的电脑了。
杨香眼光一亮:“真的?我看看勇子哥写的啥,学习学习!”
“哈,哈,写的不好,我也是没事打发时间的。”我谦虚了一句。
杨香果然天天上星光网看小说了,而且,大有沉迷于此的味道。一天,杨香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勇子哥,你的小说写得很好,那《舅舅和狼》、《杀狗桥》、《火神庙》都是写咱家乡的。我也要写小说,我也要把心里的故事写出来。
“好,我支持!”任何文学作品其实都是宣泄,我觉得杨香痴迷文学不是坏事,至少,可以消耗青春力必多,让其安静理性。
“勇子哥,我看了几篇怎么写小说的文章,也看了你写的一篇《写小说的万贵金言》似懂非懂,你给我讲讲好不好?像我这样的人能不能写小说呀?”
文学果然是糖稀,谁沾上它谁就会迷上它。杨香被俘虏了。我知道,又一个人要陷入那万劫不复的泥淖里了。
“好,有空我给你讲讲我的体会。我敢保证,你肯定能写小说,而且会越写越好!”
我说这话是非常诚实的。凭我对文学的理解,凭我对杨香的了解,我断定杨香在这方面比我强百倍。
杨香以一种近乎痛苦的迷惑的眼睛看着我,那是一种急切的向往和渴求。
我说,小说,入门的门坎并不高,它其实是一种非常大众化的东西。外国的咱不说,在咱们老百姓这里,小说其实就是茶余饭后的谈天说地。小说就是叙述一个好故事,好小说就是讲好一个好故事。有些人特别强调技巧,只盯着技巧。我是题材决定论者,题材好了,趣味性、可读性、艺术性、思想性就先有了。题材甚至可以规定你的语言。一个悲伤的故事,你不能用嘻皮笑脸的语言吧?!我的意思是,你只要胸中有个好故事,注意一点方法,那就是好小说了。至于技巧,技巧也是要的。技巧不复杂,也不难。以后,我给你一讲你就明白了!
对我的陈词滥调,杨香听得津津有味。

9
“先看一些文论或许是一条捷径!”杨香在网上找了许多关于小说写作的文章,她阅读的很认真,她买了个笔记本,作了摘抄,对不懂的问题除了自己在网上搜索外,还找我探讨。我见杨香这么用功,鼓励杨香说:“我是先写,遇到困惑才阅读一些作家的文论文章的。你先看看文论,写的时候少走弯路。我体会,读读这些文章,它虽然不能教会你怎样写,它却能告诉你不能那样写。你知道要避开什么,也就慢慢知道怎样写了。”
杨香说:“勇子哥,这些文章中有许多名词不好理解,什么切入点了,留白呀,质感呀,张力呀,抽象得很。我想请你就你写的《舅舅和狼》这篇,说说你是咋写出来的!”
我真的很佩服杨香的聪明,她的思维方式总是那么直接而又高效。我很乐意说说我写《舅舅和狼》这篇小说的体会。我说,首先,我小时候听过许多狼的故事,觉得这个题材很独特,心中就有了一个写狼的想法。这是第一步,你以后写也要注意,首先心中有个故事。我的体会,没有故事作为内核,那就写不出来。
杨香眨着眼睛,不停的点头。
我接着说,写之前,我要选择站在什么角度写,也就是以谁的口来叙述。我选择了以一个小孩的身份出现,用他的观察,用他的嘴来说,而且用第一人称。小孩怕狼,这样更能吸引人。心中有了故事之后,选择角度很重要。用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各有特点。在这里,用第一称最好,能起到代入感的效果。
“是,是,这一说,我心里亮堂多了!”杨香会心地微笑。
我看到杨香能领会要旨,说起来更起劲了。下面一个问题,就是从何处下笔写了。这就是“切入点”了。切入点不能宏大不能空洞。我就从一个儿歌写起。这既符合小孩怕狼的心理,又新颖不落俗套,还生活化。这也是这篇小说的一个亮点。
杨香说,是的,我一看开头的儿歌,就被收住心了。
再就是,写的过程,要把过去的事插到现在正进行的事中间写。就是运用插叙,倒叙、补叙的方法来增厚小说的时空和内涵。这一点,你一看就理解了。注意不要平铺直叙,那样容易引起读者情感疲劳。
我看了杨香一眼,继续说,语言,这是以一个小孩的视角写的,那语言要有儿童特点,不能用词很高深吧,也不要书面语吧。总之,要口语化,大人说话要像大人,小孩说话要像小孩。这个不难理解。最后是结尾,把主题提升了一下,引申了一下。我干咳了两声说,就这些了,没啥深奥的。
我说,你现在看小说和以前不一样了。
杨香望着我。
我说:“你以前看小说是看小说写的什么,你现在看小说是看小说是怎样写出来的!”
杨香扬起栁眉说:“就是的!勇子哥,你咋啥都知道呢?”

10
杨香的笔记本记到第三本时,她告诉我:“勇子哥,我想动笔写了!”
我说:“不急,你再憋憋,憋到不写就坐立不安、夜不能寐时再动笔!”
杨香又像个小猪跑到菜园子里一样,啥菜都拱着大嚼,她的阅读量以每天上万剧增。又过了个把月,杨香说,我得写了,我憋得夜里睡不着!我说,那你就写吧!
杨香开始写了。夜以继月,忘食废寝。狗日的小说,把杨香折磨得人都瘦了一圈。
杨香写了十天,初稿完成了。杨香兴冲冲地拿给我看。
我说,任何人的初稿都是一堆垃圾。我的文档夹里有一篇文章《怎样修改小说》,你看一看,按上面提出的几个方面进行修改,你要至少修改五遍,那时,我再帮你修改。
杨香很听话,她果然认真地进行修改。她再给我时,我只在文字上稍加润色。
杨香的这篇小说定名为:《我不是潘金莲》
小说发在网上,点击率蹭蹭地住上升,编辑和文友都给了很好的评价。杨香每天都忙着给网友回复。
杨香初战告捷,增加了信心,更提高了兴趣。
几天来,杨香开口是文学,闭口是写作。
我对杨香说,现在,你再把看过的怎样写小说的文章看一遍,你会有进一步的感想。以前,我给你说过,心中要有一个故事才能开写。现在,你必须想想,这个故事落不落俗套。要是同类的故事已经有很多人写过了,你再写就很难出彩了。除非你有新的见解和不同他人的新视角,才能写出与众不同,才能写击独特。独特和与众不同是小说的生命力。
我说话的时候,杨香一副小鸟依人的陶醉样子,不由地让我心生爱怜。
我见杨香爱听,便继续说下去,不惜把自己的那点家底都抖擞出来。
我说,是否能吸引读者看下去,决定作品的命运。人都有了解、知情的愿望。作者要巧妙的设置玄念,俗话叫挖坑,有的叫设套,勾起读者的好奇心和关注人生命运的欲望,引导读者一步一步跟你走,一直走到恍然大悟。你现在再把你看过的小说看一遍,你看看人家是怎样吊你胃口的,在你后你的写作中,也应加以运用。
“这里面道道还真不少呢!”杨香神情恍惚,身似瘫软。
“小说在文学殿堂里居有扛鼎的地位,真正写好是不容易。可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像爬山一样,前面的和后面的都在努力,只要肯努力,明天的我们总能比过昨天会写得更好!”
杨香继续孜孜不倦地阅读着,越陷越深了。
一个明朗简单的人,忧郁了,痛苦了。
我突然后悔了。
我不知道我是做了一件好事,还是做了一件坏事。

1
中午吃饭时,我想打开一筒凤尾鱼灌头。不小心,把右手划了好长一道口子。鲜红的血呼地就冒了出来。
杨香看见我手上的血,慌张得像多大事一样,她赶快送我去医院进行包扎。看得出,她很心疼我。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从此,什么活她都不让我干了,我成了她全面服侍的对象。她不让我的手挨水,早上洗脸,她要给我涮毛巾。这也罢了。晚上,她让我坐在沙发上,端来热水,要给我洗脚。拗不过她,只好听她的。当她白胖的小手抚弄我的脚时,一股电流传遍全身。我不由地轻轻咕哝了一声:“香香,你真好!”
我心里一阵蓬胀,全身都在迅速地蓬胀,我真想当时就把她抱到床上。
男人,真没出息呀!我看不起我自己。
杨香不让我去工友那里睡觉了,要让我睡到卧室里床上,她睡在客厅。我坚持睡在客厅,让她睡在卧室里。我不是为杨香,其实,我是怕我管不住自己。
“留白是什么?为啥要留白?”杨香拉了一把椅子,靠着我睡的沙发坐着。
“留白就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让读者品到其中的味道就行了,给读者留下想象的余地和空间。这样的小说会更有味。”我也不是十分懂得什么是留白,我只根据我的理解向杨香讲述。
那晚上,杨香还问了怎样给小说起名,以及情节和细节的区别。问得我都说不上来了。
我虽然也写过几篇小说,但是个半瓶子。
杨香说,她决定写第二篇小说了。她似乎构思完成了。小说的题目都有了,叫“豌豆花开”。
正当杨香像蜘蛛织网一样生成自己作品之时,我妹来电话告诉杨香,男方己同意离婚,叫杨香回去办手续。
我送杨香到火车站。
进站时,杨香哭了。
不久,我妹来电话说,杨香回来后就离了。又说,杨香从你那里回来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问,变成啥样了?
我妹说,变得跟个淑女一样了,说话行事文文气气的。
我笑笑。
我妹还说:“杨香说你可好了!她喜欢你,哈,哈,哈哈哈!”
“这小妮子,别胡说!”我挂断了电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4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127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给你拜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127
发表于 前天 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2-19 02:42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