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9|回复: 1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南京大屠杀(20--28)

[复制链接]

39

主题

53

帖子

717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17
发表于 2019-2-18 09: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

     两人就用刺刀朝王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胸部猛一挺刺。王连长正看见:两鬼子为了刺死他,脸都拉长了,整个身子对着他扑压下来;两把刺刀一上一下要近王连长的身子了;王连长来不及想了,就本能地身子一侧,  
两把刺刀刺空了,如果王连长再迟些,两把刺刀会分别刺穿他的肚皮和胸部。  
他紧急开枪,把两鬼子打死,并倒在他跟前地上。  
当王连长挺过这一危险时,  
这时,两军已经接近,就像两股巨浪迅猛地相撞。顿时。国军的大刀和鬼子的刺刀在积极地相碰,在砍,在削,在乱捅乱刺,这只是限于前面对前面的两军的劈杀,后面的就干站着,只好从两边围上来,或往两边散开,这样就马上移开了不少空挡。此时,击杀对手的双方军队,就跟原始部落里的两支军队在你死我活的人类生存法则下,不断地刺死对手:双方不断有人被刺中时发出的撕叫声、呻吟、闷哼声,还有刺刀和大刀相碰时发出的惊心的铿锵声和两方军人混杀在一起激烈的情景使人更加窒息惊恐不已!  
……  
三个鬼子撕叫着,突然端起尖利的令人胆颤心惊的刺刀朝着王连长刺过来,这一和几分钟前相似的情景再次出现,几乎,三把刺刀接近王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  
王连长如条件反射般往后急退。  
这时,他眼光忽地看见:已经混在一起的双方的军人在内城墙边的街上在进行着残忍的白刃战。  
他还看到:在自己身边过去的一个坚毅、高些,腰背坚实的英勇的国军老战士用大刀朝一个近在身前、二步距离的鬼子的胸部砍下去;刀深深地嵌进这个鬼子非常宽厚的胸部里,一股鲜血从插在胸部与刀的细缝里溅出来,  
溅到国军老战士的身上。  
王连长不经意间看到这个情景,还没有想什么,就有四五个鬼子凶恶地朝着他马上围上来。  
王连长眼尖手起,来不及想什么了,根据感觉,他只好用手里的驳壳枪做出紧急的射击,打倒了两个妄想直接弄死他的鬼子,另外,还有一个鬼子利用王连长刚打死了两个鬼子后,还没有做出下一步的举动时,用刺刀朝王连长肚皮急刺而来。  
王连长看到了迅疾的刀尖近身了;就下意识地紧急把身子一侧,刺刀从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擦过,他顿时感到自己的腰间猛一擦痛,但是,他顾不了这些了,马上用驳壳枪打死这个鬼子。  
紧接着,还在他面前的有两步距离的三个鬼子的三把锋利刺刀闪着发亮的寒光在前一个鬼子失利后,一起朝王连长的胸部和肚皮直刺而来,要到了他刚侧开的身子。  
王连长紧急地心一惊,赶紧开枪,动作没有间隙,仿佛有三只饿狼凶猛地扑向他,要把他撕成碎片。他打中一个团脸鬼子的脸,还有一个鬼子的侧头,这鬼子的头溅起一股鲜红的血在王连长的脖子上,还有一个鬼子的胸部被打中,叫了一声,三个鬼子都倒在他脚边地上,他是绝对不会跟鬼子第二次机会的。  
然后他继续和鬼子拼杀。  
这时,国军一排长黄永强看到两个彪悍鬼子朝自己攻近。首先是一个圆脸、敦实的鬼子叫并木大五郎已经一刺刀向黄排长胸部刺来;黄排长下意识地身子一闪开,刺刀没有中;紧接着,另外一个团脸鬼子叫奈良,他的刺刀对着黄排长的脸刺过来,黄排长已经躲闪不及,他只好把身子仰倒,两个鬼子就刺空了。但是,看到黄排长仰倒在脏地上,鬼子并木大五郎,就是那个圆脸鬼子突然撕叫一声,用他肥厚身子朝在地上的黄排长扑去,他想疯狂地把黄排长按住,好让自己同伴刺死黄排长。  
他猛一下扑在黄排长的身上,抓住黄排长的手用身子把黄排长死死压住,疯狂叫喊道:“金田君!市川君!我把他按住了。快,弄死他!打死支那军人!”  
两个站在后面的鬼子,赶紧跑上来,同时举起刺刀朝地上的黄排长的脸直刺了下来。黄排长眼睛大睁,看到:两把锋利的尖刀从灰色的天上刺下来。不,绝对不能死在鬼子的手里,绝不!黄排长紧急想道。他紧急把脸猛地往右边一转,两把锋利发出寒光的刺刀刺到了地上,如果黄排长略迟疑,那么,两把刺刀就会从他的眼睛和额头刺穿他脑袋。头脑异常冷静的黄排长紧急用右手把压在自己身上的鬼子身下的、插在自己肚皮上的皮带里的驳壳枪抽出来,往上紧急开枪,把两个要残忍刺死他的鬼子打死,又把压在他身上的鬼子大五郎打了一枪,大五郎的身子中枪,扑倒在黄排长的头上,黄排长把身子笨重的鬼子大五郎推开,就站起来再战……  
胡营长紧急用右手里的驳壳枪开枪;此时,一个如大汉般的身体的老鬼子端着刺刀,迅速朝他猛扑过来。在这一瞬间,胡营长看到:如一头猛兽的老鬼子新井的刺刀已经朝自己的脖子刺来,尖利逼眼的刀尖仿佛在划破空气般势不可挡来了,还有刀尖后的新井的一双小眼睛闪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凶光,一个长脸往他额头上挤去的极力刺死中国军人的神情。胡营长在看的同时,右手里的驳壳枪下意识地紧急开枪,打中鬼子新井的肚皮;鬼子新井叫了一声,就站住,一脸痛苦起来,仰倒在地。有两鬼子看到新井被打倒了。一阵懊恼!叫了一声,端起两把刺刀对着胡营长刺来;胡营长马上仰倒在地上,两鬼子没有刺中胡营长。趁这个喘息的机会,  
胡营长马上爬起来,就看到:几个鬼子如几只恶狼扑向自己。胡营长本能地抬起驳壳枪射击,打中一个鬼子;他准备又开枪,有意识对付另一个鬼子。这鬼子的刺刀已经要刺到他的脸;他再次仰倒,这鬼子身子失控,一下倒在他身上。胡营长把驳壳枪顺对着鬼子腰腹开枪,打伤这个鬼子,并要推开他;这时,两战士上来了。一个战士把他扶起来,另一个战士正好上来和鬼子拼刺刀。  
不想,由于拼刺技术不好,这战士被鬼子一刀差点把头砍下来。  
被战士扶起的胡营长马上开枪,一枪打在这鬼子的胸部上,这鬼子一下仰倒在地上。  
胡营长和自己的两战士继续对付鬼子……  
国军一班长邓俊成,握着大刀,用一股无所畏惧的精神冲向鬼子,他自己一时,面对着几个鬼子或者更多。  
一个盘子脸、肥壮的30岁的老鬼子古冈马上用刺刀朝邓班长的胸部刺上来。邓班长身子一侧,或跳开,这老鬼子的刺刀刺空了。然后,邓班长顺势用刀柄横击这个鬼子的头,这鬼子一下倒在地上。邓班长马上就一刀砍脱鬼子的头,这老鬼子就死了。  
接着,邓班长看到:两鬼子一起用刺刀向他刺来。在危险中,邓班长把身子紧急一跳开,  
两把刺刀从他的胸勒刺过去,邓班长被擦伤,两股血立刻染红他浅黄色军衣,变得湿红红的。两股剧痛使得邓班长要倒下,他还是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倒,以免被身边的心肠十分歹毒的鬼子刺死。  
一个在旁边的战士看到自己班长有危险。他看到两鬼子从班长侧正面迅速发动攻击。两把锋利发亮的刺刀对着没有注意到的邓班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斜刺而来。战士小周赶快急跑过来,他想来帮助或很想把自己厚道的班长从如狼的鬼子的刺杀中解救出来。就把自己身子挡在班长身上,同时,两鬼子的两把刺刀就刺进了他的肚皮里。邓班长看到自己战士19岁的小周用生命来保护自己,对鬼子一阵巨怒对小周的死十分悲愤!  
邓班长一步急上,右手一刀砍下一个鬼子的脖子,并紧急抽出带鬼子血的大刀,对另一个鬼子不管是头还身子见人就劈砍,砍进鬼子胸部。在鬼子的惨叫声中,邓班长抬起脚把这个鬼子踢倒在地,又往鬼子身子砍了一刀。才回来,看到战士小周的肚皮被血浸得湿红红的,仰倒在地上。此时,在他身子两边,还有双方的军人在激烈拼杀着。
(二十一)  

王连长再次激战凶残的鬼子。此时他手、胸腹上已经沾了不少的被他砍死打死的多个鬼子的血,自己的肚皮也受了轻伤,血把他肚皮上的皮带都染红了。  
这时,一个肥鬼子攻击他。这肥鬼子叫依田是从侧后面不声不响地接近王连长,力图把打死多个鬼子的王连长用刺刀斜插进王连长的肚皮里;而注意力在前面的王连长,没有看到这个像野狼般不声不响狡猾的鬼子。突然,肥鬼子依田一声不吭到了他侧边,大叫一声,刺刀一急刺刺到了王连长右侧边肚皮上的宽皮带上,鬼子一惊,大睁着十分惊愕的眼睛!  
正要或就要对前面鬼子还击的王连长顿时感到有刺刀刺在他腰间的皮带上。就侧脸,看到肥鬼子依田惊愕不已的圆脸。王连长紧急做出反应,就一枪,打在这鬼子的胸部上;马上,王连长用左手里的大刀把鬼子依田的头砍下,于是这个鬼子扑倒在他侧边已经有鬼子倒下的地上。  
邓班长一个人握着大刀(刀上有他砍死鬼子的血),毫无畏惧地朝着鬼子群里冲进去,见鬼子就砍,接近就杀,他浑身充满了猛杀鬼子的巨大力量!到现在他已经砍死了近二十个鬼子,他想只要自己多杀死鬼子就是死了,也痛快值得了!这时,他看到前面,有几个鬼子把一个战士刺倒;他只看到三个鬼子同时出刺刀,由于视线被挡住些,他心急了,看到自己战士在致命的危险中,他只能看见些三个鬼子的刺刀正向这个战士肚皮刺去的一视角。邓班长马上急跑上去,同时,右手伸向斜插在自己怀里的宽皮带里的驳壳枪,拔出就开枪,连续射击,打中三个鬼子的背,但是,其中一个鬼子的刺刀还是刺中自己战士的肚皮。  
就要扶起自己战士,就听到这个战士在难受中喊了一句:  
“班长,又有鬼子上来了!”  
邓班长只看到战士后面都是在拼杀的双方军人,知道这个鬼子在自己后面。就马上转身,他想自己要极力用身体保护受伤战友。  
两个鬼子正对着邓班长而来,当然还有他身后的战士也是处在来自鬼子的死亡攻击中。  
邓班长,顿时感到一种从心底里飞升起的痛恨!他一步急迈上去,扬起大刀把一个恶毒进攻的鬼子的头砍掉;另一个鬼子,或看到自己同伴被砍掉头,就要急杀邓班长。这个鬼子手出刀快,刺刀即刻就要到邓班长身子了。邓班长出刀挡住鬼子刺刀,再猛一推开,顺势一刀猛刺进这个鬼子的肚皮里,并马上要抽出刀来,被在身边的不知好久近身的一个矮些的、非常健壮的鬼子今西二郎的刺刀刺中胸部;邓班长倒在地上死了。  
一排长黄永强用大刀刚砍下一个鬼子,他忽然看到侧边的战士被一个肥壮的鬼子一脚踢在地上,如狼般扑上去要打死自己战士。黄排长就几步急跑上去,用手里的大刀向已经扑上战士的鬼子斜刺上去,刺到这鬼子胸勒上。鬼子惨叫一声,人就倒下去。  
黄排长把大刀抽出来,就把这个倒在地上的战士扶起来。  
“排长!”这战士很感激自己排长救了自己一命。  
黄排长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就马上提醒道:“小张,别说话。注意杀鬼子!”  
说完,就有一个鬼子刺刀防不胜防地斜刺过来,对两人都危险。黄排长紧急扑倒,并顺手把自己战士推开。  
鬼子的刺刀没刺中。这个老鬼子马上改变了,用手里的刺刀向黄排长刺来;黄排长身子一侧,这鬼子又没刺中,非常的懊恼!他干脆用刺刀向刚要从地上起身的战士攻击。  
这个战士已经起身了;刚站正身子,就被老鬼子刺刀一猛刺刺进他肚皮里,  
战士闷哼一声。  
黄排长看见了。极度巨怒想杀死这鬼子。马上被另一个鬼子攻击,他只好对付这个鬼子。  
肚皮流血的战士痛得要倒下,凶恶的鬼子再用力,把插进这战士肚皮里的刺刀再狠捅一下,刺穿了这战士肚皮,只见刺刀从战士后背出。在十分剧痛中的战士看到:鬼子要把在他肚皮里的刺刀抽出来,也看到这个鬼子得意的样子。抱着绝不放过鬼子的念头,这战士把捂住自己肚皮上的、被鲜血染红的双手一把卡住鬼子脖子,用最后力气,拼力掐住鬼子脖子不放。鬼子慌了!他把握着刺刀的双手放开来想搬开被掐得难受的、在战士手里的脖子,可是,中国战士掐的他气管难受!他感到自己喉咙被掐得使自己憋气,一脸通红,只要他一动,对方的双手极力往里狠掐,大有要掐断他脖子的可能。这鬼子一脸通红,难受得眼珠凸起,快要爆出他的眼眶了。两人同时倒地。这个鬼子马上把腰间皮带上的匕首摸出来,就往压在自己身上的、肚皮上插着一把刺刀的中国战士还在流血的肚皮猛刺,力图利用这样的手法让中国战士放开手,但是,中国战士到死都不放开。很快,中国战士的肚皮被刺烂,能看到他被刺烂的鲜血直流的肚皮里有白色的筋脉吊点出来,多股细细的血如喷泉流在被压在战士身下的鬼子的脖子、胸部等上。渐渐地,中国战士把这个残忍鬼子掐死了,自己也死了。  
一个国军二班长徐建安看到自己多个兄弟被他杀死。就拿着大刀朝鬼子城彰队长十分巨怒地跑上来。这时,鬼子队长城彰刚把一个身体壮实的、中国战士的头砍下来。他刚一转身,就看到:徐班长跑近了,并且看见徐班长抡起大刀对着他头砍来。  
一点不慌的城彰把身子一跳开,徐班长的大刀砍空了。  
然后,刺杀技术非常过硬的城彰马上利用这机会,把右手里的刺刀朝着中国班长徐建安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斜刺过去,尖利的刺刀直接刺进徐班长的小肚皮里,他惨叫一声,手里的大刀因肚皮剧痛,滑落在地上,并用双手紧紧捂住皮带下的小肚皮,马上,有血从他捂住小肚皮的双手手指缝里流出来。  
看见自己刺中中国班长,鬼子队长城彰继续使力,刺刀从中国班长的腰椎出,刺穿了徐班长的小腹。国军班长徐建安倒在地上极度痛苦。鬼子队长城彰从他小腹里抽出刺刀,还想刺徐班长。老战士何中元看到自己班长被刺倒。就跑过来,还没有等他跑近,城彰抢先出刀,把跑上来的老兵何中元胸部刺中。  
在一边的二排长,是大个子的魏海刚刺死一个鬼子。他忽地看见城彰脚下,躺在地上的徐班长双手捂住冒血的小肚皮,痛得失去了还手能力。对鬼子的巨怒使得一腔热血的他头发都竖起了!他赶紧跑上来,坚决为自己战友报仇!  
魏排长跑得急,极想痛杀鬼子队长的冲动使他用大刀从城彰身后刺上去,偏了。  
背对着魏排长的城彰才注意到:一把刀贴着自己腰间刺过来,感到腰上有一股发冷的刺痛感,没有刺正,要是正了,就会从他的肚皮里穿出去。鬼子队长城彰马上反应过来,闪躲开,他即刻意识到:自己被一个中国军人从背后偷袭了。他迅速回身,用刺刀直接捅进魏排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里;魏排长闷哼一声。  
城彰一下得意了,他看到魏排长神情呆滞,  
就想把刺刀从魏排长肚皮里抽出来再刺。  
然后,在鬼子队长城彰有这一想法时,他马上看到一种从未看见过的中国军人的反击方式:魏排长一下扑向他,他绝对是不能放过歹毒鬼子的。他在扑向城彰时,你能看到他还在往下流血的湿红红的肚皮的视角。鬼子城彰被一股猛力推倒在地上,魏排长突然看到身边一个被刺死的仰倒在身边地上的战士,在他身边地上有一把武士刀。魏排长急中生智就一边捡起,一边扑在城彰的大腿上,迅速而毫不迟疑地举起刀往倒地的城彰的胸部、肚皮猛捅猛刺直到城彰死去,而魏排长伤势太重也扑倒在城彰的身上死了……  
三十多分钟后,日本鬼子再次被中国军人杀出中华门……  


(二十二)

     南京紫金山的战斗在12月8日的深夜开始。国军502团一营营长32岁的、长得矮而非常魁伟,打到战士们肩上的林弥坚营长在两天前,就奉命带着一营国军官兵据守在位于南京城东北郊的紫金山虎口阵地上。两天不到,鬼子利用深夜进行偷袭,被林营长和他战士们打退。那是从深夜到第二天中午,战斗继续打。请读者原谅,让我们讲讲国军营长林弥坚和他的战士们的战事。  
……  
现在是1937年12月9日中午,就是从昨天深夜的第一场战斗到今天中午的此时,处于战斗的间隙。现在,一把驳壳枪斜插在林营长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他鼓鼓的肚皮上,他在利用这个短暂的休战期,巡检战壕,因为在十多分钟前,中国军队打退了鬼子近十次攻击。我们需要强调一下:从昨天深夜到现在中午,他带着战士们和鬼子打了一夜直到现在,没有一个人闭一下眼!战士们太俱疲了,把鬼子打退后,都打起瞌睡来。不想此时,林营长从战士们中走过。  
他走到了一连连长27岁的黄挺俊身前,这是一个苹果形脸,身子健壮,眼睛上长了一颗黑痣的果敢无畏的国军连长,他的身旁是一排长罗志刚,25岁,圆脸,颧骨有些突出,脾气急,人耿直,爱绕起二郎腿和黄连长坐在战壕里。  
“营长!”两人都看到打到自己脖子的自己营长。就马上站起来招呼林营长。  
“你俩怎么不睡一下?”林营长关心地问。  
“哎,”黄连长说,“不能睡。”  
“为什么?”  
“还是把鬼子打敗了,我和一排长准备睡过三天四夜。”  
“营长,现在能睡得安静吗?也许,鬼子要进攻了。”罗排长说。  
“睡上一会,总比不睡好吧。用更好的精力打鬼子不是很好吗?”林营长用更富有的战场经验或更实用的情势提醒自己部下。  
“还是睡一吧。”林营长还是说。他知道:在鬼子进攻前睡上一会,战士们的作战状态就会更好。“睡吧。”他说。为了不打扰他俩,林营长就走过去了,到一处战壕。  
他看到一些战士没有睡。就走到一排一班的几个老兵身边。  
他对一个坐在战壕壁下,弯着腰,一张土红色的长脸略发亮,鼻翼有点尖,正用两个手指(大拇指和食指)夹着烟抽,都剩下烟蒂了,还在抽。林营长对这个老战士说:“老苏,别抽了。”  
“营长,你让我抽吧。说不定,下次战斗来了,我还抽得抽不上更难说。”  
此时的每一个中国军人,不管是指挥官还是战士都非常清楚,每打一仗,就会不可避免地死一些人:也许是他,还有你,还有我,这种军人生死不定的战斗命运充满了更加不确定的变数。  
尽管是军人,尽管在打仗,对于存活下去的希望都是一个军人渴望的。此时,每一个军人被严酷的事实和死亡威胁着,如处在死亡的阴影里。  
然后,林营长抬起手拿出口袋里的烟发了一支跟他,老苏就接住烟,把烟放在他显得英气的浅黄色军帽下的耳朵上,然后,林营长又发烟跟其它几个战士。  
比自己战士们矮一截,站在部下跟前、打到他们的脖子或肩膀下的林营长和大家说了几句,就向战壕东边走去。他又想起,自己要多去看看战士们,还有战壕的完好程度,这是他主要关心的:战壕打烂或破了,一打仗就对战士们不安全的。此时,林营长看见在两边都有战士或睡。或聊谈,他就从他们中间缓步走过,也看到战士们都尊重他,招呼他,心里感到温暖!他想道:一定不能辜负大家对自己的期望。  
他走了几分钟,看到一班长王宝才。王班长是一个苹果形脸,叶子形眼睛,非常性感的鼻子,一脸黑乎乎的络腮胡子,30岁,身材环厚。  
他身边有一个新兵叫唐耀辉,19岁,还有两个新兵。  
在这一天一夜不到的时候里,三四个新兵跟着王班长打了四五场仗了。  
王班长对一个矮些瘦的18岁战士说:“小何,听说你还害怕?”  
“嗯。”  
“你都打了四五场仗了,咋还是怕?”  
在一旁的瘦而个子小的小唐说:“他一直都怕。不敢拿枪,不敢开枪。”  
“小何。”王班长好像才知道似的想说小何。  
“班长,你不要说了。”小何说。  
王班长也就不说,  
转过来,看到林营长走过来了。  
当营长到了身边,王班长也没有告诉营长关于小何的事。一个战士说:;“小唐,这样怕,就不被日本鬼子打死吗?怕有什么用?”  
林营长知道,在他部队里,所有新战士怕打仗,他也明白了:自己过来时,王班长的脸显得发闷,好像没有看见他似的。就对战士小何说:“小何,不要怕。你想,你怕鬼子就不被鬼子打死吗?你压缩在那里,鬼子就同情你吗?他照样打死你,还要打死自己的战友。知道吗?”  
听到自己的营长亲自对自己说,小何好像对自己怕的思绪获得了安慰。他就抬起眼睛,看到自己营长彪悍而更为厚道的理解眼光。  
然后,做事非常干脆的林营长就走开了。他觉得话已经对他说了,一切在于小何自己。林营长就走到一边,坐在战壕地上。林营长把头靠在紫红色的、挖得铁锹印一竖竖一横横的战壕壁上。这时,他感到非常累,想睡觉。就闭上眼睛,马上就进入梦里。  
很快沉入非常惬意梦里的林营长,过了多一会,在睡梦里的林营长觉得有人在推他。他动了动,还是只顾睡,什么都影响不了他。直到他被很推了一下,自己才醒过来。  
“营长!营长!”是黄连长心急的不得了的喊声。  
“什么事?”  
林营长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看到黄连长在自己跟前一脸慌张。  
“鬼子进攻了!”  
林营长一听,明白了。就马上从战壕里跳起来,一步快跨到战壕前,一看:斜陡的山坡下,是有几百个鬼子朝虎口阵地积极地攻击。  

(二十三)
林营长,两眼变得坚毅,他迅速喊道:“兄弟们,准备战斗!”  
林营长非常熟练地按照打仗的程序,进行着必要的准备。战士们听到林营长发出的战斗命令。马上端起步枪等,上好子弹把枪机推上膛,准备即将开始的战斗。  
       顿时,气氛再次凝固起来,又一次生与死的激战来临了。空气在带有寒气的空间激荡,山林变得更加肃杀!林营长看到鬼子要到斜陡的阵地下了。就大喊一声:“跟老子打!”  
一根根排列一起的步枪等发出积极的如排枪的惊心的声响,在众多黑黑的枪管中,在积极冒起的闪烁的烟火间,一排排,一颗颗的子弹,以倾斜形式猛射向如厉鬼的鬼子。  
被打中的鬼子惨叫不止,马上身子后仰,前扑,有些鬼子马上扑倒在地上,一下被中国军队打倒一片,如狂风挂倒了的树叶。  
战士们又听到了林营长喊打,豪无疑问,林营长的声音就是激愤人心的战斗号令。  
现在,林弥坚营长为了倾力消灭鬼子,他极力把个子矮的身子高出紫红色的阵地,想打死更多的凶残的日本侵略者。  
他左手正叉在自己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腰间上,右手握着驳壳枪不断地朝着斜陡的阵地下方鬼子连续开枪、他打死了些鬼子。这时,他看到一群鬼子渐渐地要到阵地前的一处斜坡上。干脆就站起,居高临时地向成堆的鬼子急开枪。  
林弥坚营长要比大家矮些,他在打鬼子时,极力把自己身子往战壕上抬起。他一抬起矮壮的魁梧身子,看到鬼子在积极地猛攻,如果不是山这样陡,鬼子在眨眼间就到了跟前。  
看到阵地下的鬼子,有一个头被打中,就有一股血跳起来,这个鬼子被打中在很多鬼子的大喊冲锋中,叫了一声,听不清,就倒下去。  
还要一个鬼子脸被打中,他赶紧捂住脸,也扑倒。又一个鬼子的胸部被打中,只见他往前倒,把前面鬼子撞到了。鬼子人群出现了混乱。有鬼子马上端起步枪,向上面的站在阵地上,大胆开枪的林营长射击。  
只见,林营长身子一让,显然,他看到了向他打来的子弹,等子弹一过,又继续向鬼子射击。  
林营长不住地,不停地射击着在近处的鬼子,总感到如饿狼的鬼子在自己的身边猛蹦向自己似的。  
此时,他又开枪了,看到子弹又密集又猛急地在斜陡的高地上上下对射,在下面的鬼子颇有经验地端起枪也朝上面的中国军人射击,马上,双方就有人被打死。  
此时,现在已经是打了仗后的十多分钟。林营长打出的子弹打在几个紧挨着的一个宽脸鬼子丰满胸部上。这个鬼子身子猛地停住,“啊!”地叫了一声,人就扑倒在地。林营长看到自己又打中一个鬼子,就把他在鼓鼓的肚皮里对鬼子愤愤的气从一直在扩张的鼻孔里喷出来,而他嘴唇又一抿,一直都闭得紧紧的。他继续开枪,他看到急急射出的子弹打在几个鬼子中的一个鬼子脸上。这鬼子脸抖了一下,一股血飞出来,人仰后倒,把后面鬼子都压在身下,都往后倒。  
林营长又开枪,打在一个高些的紧系着宽皮带的鬼子的鼓鼓而肥实的肚皮上。这鬼子因肚皮难忍的伤痛把手里的步枪丢掉,就双手捂着肚皮痛得往后仰倒,滚下坡去。  
林营长突然喊了一声:“手榴弹!”他这样做,是看到鬼子太密集了,正是用大伤力的时候。  
然后,他马上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一个在他身边的战士就拿出手榴弹,马上递跟他;刚把驳壳枪插进自己怀里皮带里的林营长马上就接住,拉燃一枚手榴弹,扔向敌人,并一口气把三枚手榴弹扔向离阵地有十三四米的、陡斜的阵地下,仿佛在凌空投炸弹似的。  
在此时,在斜陡的阵地下,在边打枪边进攻的鬼子中,有一个鬼子叫长冈荣作,是老鬼子了。他此时在极力向上面的中国军人开枪,他好像以为这样的进攻形式,会很快占领紫金山的虎口阵地。在他极力想时,就向上面的中国军人开枪,他的动手是那么熟练,他充满了攻破中国军队阵地的强烈疯狂意念。  
这时,他开枪,观察敏锐,动手快,也看到自己发出的子弹斜斜地急急地打中了中国军人。他亲眼看见一个中国军人被打中脸,即刻一叫并身子往上耸了一下,就扑在阵地上,就不行了。他非常得意地想道:这下,支那军人被打死了。嗯,长冈君,又打。他想到这里,就马上端起枪,就看到:有手榴弹从上面中国军人的阵地上扔下来,就像从天空上,落下的冰雹一样。他看到急急落下的手榴弹,心里就害怕。就马上想跑,一侧脸,自己两边都是同伴,好像把他围在正中似的。他想极力跑开,就看见又一枚手榴弹飞下来,他感到好像是对着自己来似的,一个脸灰黑,完了。他张嘴想喊,他马上感到一阵死亡气息扑面而来,牢牢围住了他。顿时,爆炸声顿响,他感到自己被火光包围住,炸得全身分裂,眼前一片漆黑绯红……  
在林营长过来往东边的黄连长正在领导着一连的战士们打击日本侵略者。  
一班长王先运端着步枪,一个坚实的背不时趴在战壕上,一会儿把他透着坚毅的红红团脸抬起,鬼子子弹打上来,等子弹一过,王班长把他性感团脸抬起来往斜陡的阵地下一看:下面的鬼子在涌动着,端着步枪往上开枪,不知道具体打谁;还有鬼子趴下,能看到一个两个鬼子的身子趴在地上,两条腿像青蛙叉开着,往上面开枪。  
眼前,还有些蓝黑色烟子在阵地上下浮动,遮住些王班长的视角。  
他才注意到:下面的烟尘。看到烟子里,或在烟子后面,趴在地上的鬼子像青蛙,并爬起,往上来;还有鬼子在积极进攻。  
这时,一个鬼子抱着机枪,想对中国军人射击。王班长看到,显然鬼子的身边有一个鬼子小队长模样的人,他是小个子,在注意着上面阵地中国军队的情况。  
这个鬼子把机枪架在一土堆上,迅速推上枪机就猛射。  
顿时,力图向鬼子开枪的王班长,控制不住地露出了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被四五颗子弹打中;他立刻仰倒在战壕地上。现在,他倒在地上的他就感到自己的小肚皮部分一阵剧痛。虽然这样,王班长知道自己受伤了,他内心里,一直被一股坚决打击鬼子的意念占据着,任何别的念头都被排除出自己的脑海里。他两手赶快撑着地上,要爬起来打鬼子,就感到自己的小肚皮里涌起一股剧痛,他闷叫了一声,痛得鼻孔扩大,嘴大张,一双大眼睛在痛苦中闭了一小会,才睁开。他忽然看到: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浅黄色军衣和小肚皮是血混在一起,湿红红的。其中,有一两根肠子已经从他血糊糊小肚皮里鼓露出来,王班长痛得昏死过去。  
看到自己的班长和几个战士被这个鬼子的机枪打伤。战士小唐灵机一动,他把拿在手里的步枪放下,伸出右手从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腰后的手榴弹取下,拉燃,扔下去,这个叫江口重雄的老鬼子,看到从中国军人的阵地上,扔出的手榴弹。就赶紧放弃自己在操作的机枪,往山下一急滚。他一下滚出很远,就听到自己身后的坡上几声爆响,他没有被炸着,应该是他身边的一些鬼子被炸死。  

(二十四)

山田听到了身后的爆炸,知道自己这次活过来了。心里得意起来,因为,他知道他打死了几个中国军人,还不了。
这时,他身边的小队长片山喊道:“山田君,你的机枪……”
山田起身说:“还在上面。我在打死了十多个支那军人后,看到有手榴弹,就赶快滚下来。”
片山小队长说:“哟西,你没有危险了!”
山田嘿嘿地笑了。
“上!”
片山喊道。这次,山田跟着片山重雄。他俩跑到中国军队的阵地下,看到机枪倒在地上,旁边还有多个鬼子被炸得仰面而死,非常狼狈!
山田趴下,片山也扑下;山田抱起在地上的机枪,重新架好,就向中国军队的阵地上猛射。

   一排长黄国忠在开枪时,突然听到身边有战士惨叫一声。就马上转脸看到几个战士被打中,他马上停止打枪,回身,把几个被打倒的战士身旁另外两战士扑倒,他马上就听到,是机枪子弹打上来从他的背上急飞上去的可怕声响。
黄排长猛然感到:从自己背上飞过去的不是子弹,是刀子。
但是,他马上还是听到了子弹一直往这里打来。心里想道:不能让鬼子得势,要抵消他们的优势。
想到这里,黄排长就从自己扑倒的战士背上起来,他非常小心地伸起头,看到陡斜的阵地下,一个肥壮的鬼子架在一土块上的机枪在急急地射击,在灰阴的天色下,子弹在劲射着。他还看到:有不少的鬼子在两边,一排排、一堆堆地力图攻击的气势。
黄排长看到,他觉得,自己的战士被这一挺机枪打中的多。就伸出驳壳枪朝鬼子机枪手打了两枪,没有打中,就按耐不住要干掉鬼子机枪手的冲动。他就半抬身子开枪,被下面的鬼子乱打上来的子弹击中胸部。中弹后,他身子晃了一下,双手捂住痛裂般的胸部倒在战壕里,一会,就死了。
守在阵地西边的一个拐角过来的二排长叫王俊杰和四班长徐建带着二排打倒现在,伤亡了一半战士。

二排长王俊杰此时,握着驳壳枪打死了二十多个鬼子,此时,在西边的阵地下鬼子不多。
在王排长身边的四班长徐建看到:鬼子开始有意识地往西边阵地进攻。就对身边的王排长说:“排长,你看,鬼子开始往西边增加了进攻了。”
“看到了。”
“排长,我们怎么办?”
“不要管它。咱们照打不误!”长得方脸的。脸黑黑的王排长说。他没有受到鬼子进攻的影响。他想道:你鬼子有好多,我就打好多,反正我们弹药都充足。
想到这里,身强力壮的25岁的王排长看到多个鬼子到了阵地下。就想道:不急,等鬼子近了,再打。
就说:“兄弟们,别急。等一会打。”
于是战士们停止开枪,他们完全明白王排长的用意:等鬼子近些,好用更大的杀伤力对付鬼子。
王俊杰排长非常冷静,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杀死更多鬼子。他喊了后,把手里的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并伸出手;一个身边的战士就把一枚手榴弹放在他左手里,他马上看着鬼子的进攻,在心里判断着鬼子到阵地下的时间。过了一两分钟,看到鬼子要到了。王排长就拉燃手榴弹,大喊一声:“投!”
于是,王排长马上就向鬼子投去,马上战士们都跟着他做。一枚枚的手榴弹纷纷飞向阵地下的鬼子群里。
马上,一次次爆炸,一道道火光频频闪动。王排长看到这一横的阵地下,爆炸声和烟火相混,被炸着的鬼子的惨叫声不断,他看到,许多凶恶的鬼子被升腾的烟火和火光涵盖在烟火的内部,活该被炸死。这是侵略者的无耻下场!
随后,又是战斗。
   在一个小时后,在王俊杰身边已经战死了多个战士。
这时,王排长还是手握驳壳枪忘记一切杂念地打击鬼子。他看到还有鬼子向他们阵地上面急攻。
为了不失时机地打死更多鬼子。王排长干脆就不时站起,向鬼子射击,他记不清自己打死了多少鬼子,反正他为自己被鬼子杀害的同胞保仇了。
这时,他身边还有八九个战士又打了十多分钟,十分专注的他听到身边的一个19岁的战士忽然喊道,“排长,一班长、二班长被打死了!”
王排长才停止射击,但主要是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一下涌起一阵巨怒。他就回脸,看到:在战士过去些的仰倒在战壕地上的一班长,二班长胸部,脸上中弹,血在他俩的身上,脸上流下,触目惊心!两人都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刚刚死了。
他在看时,过了一会,就听到鬼子的声音,一看,鬼子要近了。现在阵地上只要少数战士,这是无法抵挡住鬼子的。王排长想道:自己身边和远些的战壕里,兄弟们死得差不多了,我不能为他们做什么了,还是,我上。
想到这里,战士小孙就看到自己排长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弯下腰,抱起战壕里的炸药包,像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似的,拉燃炸药包,爬上阵地,向阵地下的日本侵略者扑下去。仅过一会,小孙看到:自己排长在众多鬼子群里去了,就是一声大爆炸。
顿时,一大股火红色的烟火把王排长和众多鬼子涵盖在里面。
中国国军排长王俊杰和鬼子同为灰烬了……

山田听到了身后的爆炸,知道自己这次活过来了。心里得意起来,因为,他知道他打死了几个中国军人,还不了。
这时,他身边的小队长片山喊道:“山田君,你的机枪……”
山田起身说:“还在上面。我在打死了十多个支那军人后,看到有手榴弹,就赶快滚下来。”
片山小队长说:“哟西,你没有危险了!”
山田嘿嘿地笑了。
“上!”
片山喊道。这次,山田跟着片山重雄。他俩跑到中国军队的阵地下,看到机枪倒在地上,旁边还有多个鬼子被炸得仰面而死,非常狼狈!
山田趴下,片山也扑下;山田抱起在地上的机枪,重新架好,就向中国军队的阵地上猛射。

   一排长黄国忠在开枪时,突然听到身边有战士惨叫一声。就马上转脸看到几个战士被打中,他马上停止打枪,回身,把几个被打倒的战士身旁另外两战士扑倒,他马上就听到,是机枪子弹打上来从他的背上急飞上去的可怕声响。
黄排长猛然感到:从自己背上飞过去的不是子弹,是刀子。
但是,他马上还是听到了子弹一直往这里打来。心里想道:不能让鬼子得势,要抵消他们的优势。
想到这里,黄排长就从自己扑倒的战士背上起来,他非常小心地伸起头,看到陡斜的阵地下,一个肥壮的鬼子架在一土块上的机枪在急急地射击,在灰阴的天色下,子弹在劲射着。他还看到:有不少的鬼子在两边,一排排、一堆堆地力图攻击的气势。
黄排长看到,他觉得,自己的战士被这一挺机枪打中的多。就伸出驳壳枪朝鬼子机枪手打了两枪,没有打中,就按耐不住要干掉鬼子机枪手的冲动。他就半抬身子开枪,被下面的鬼子乱打上来的子弹击中胸部。中弹后,他身子晃了一下,双手捂住痛裂般的胸部倒在战壕里,一会,就死了。
守在阵地西边的一个拐角过来的二排长叫王俊杰和四班长徐建带着二排打倒现在,伤亡了一半战士。

二排长王俊杰此时,握着驳壳枪打死了二十多个鬼子,此时,在西边的阵地下鬼子不多。
在王排长身边的四班长徐建看到:鬼子开始有意识地往西边阵地进攻。就对身边的王排长说:“排长,你看,鬼子开始往西边增加了进攻了。”
“看到了。”
“排长,我们怎么办?”
“不要管它。咱们照打不误!”长得方脸的。脸黑黑的王排长说。他没有受到鬼子进攻的影响。他想道:你鬼子有好多,我就打好多,反正我们弹药都充足。
想到这里,身强力壮的25岁的王排长看到多个鬼子到了阵地下。就想道:不急,等鬼子近了,再打。
就说:“兄弟们,别急。等一会打。”
于是战士们停止开枪,他们完全明白王排长的用意:等鬼子近些,好用更大的杀伤力对付鬼子。
王俊杰排长非常冷静,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杀死更多鬼子。他喊了后,把手里的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并伸出手;一个身边的战士就把一枚手榴弹放在他左手里,他马上看着鬼子的进攻,在心里判断着鬼子到阵地下的时间。过了一两分钟,看到鬼子要到了。王排长就拉燃手榴弹,大喊一声:“投!”
于是,王排长马上就向鬼子投去,马上战士们都跟着他做。一枚枚的手榴弹纷纷飞向阵地下的鬼子群里。
马上,一次次爆炸,一道道火光频频闪动。王排长看到这一横的阵地下,爆炸声和烟火相混,被炸着的鬼子的惨叫声不断,他看到,许多凶恶的鬼子被升腾的烟火和火光涵盖在烟火的内部,活该被炸死。这是侵略者的无耻下场!
随后,又是战斗。
   在一个小时后,在王俊杰身边已经战死了多个战士。
这时,王排长还是手握驳壳枪忘记一切杂念地打击鬼子。他看到还有鬼子向他们阵地上面急攻。
为了不失时机地打死更多鬼子。王排长干脆就不时站起,向鬼子射击,他记不清自己打死了多少鬼子,反正他为自己被鬼子杀害的同胞保仇了。
这时,他身边还有八九个战士又打了十多分钟,十分专注的他听到身边的一个19岁的战士忽然喊道,“排长,一班长、二班长被打死了!”
王排长才停止射击,但主要是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一下涌起一阵巨怒。他就回脸,看到:在战士过去些的仰倒在战壕地上的一班长,二班长胸部,脸上中弹,血在他俩的身上,脸上流下,触目惊心!两人都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刚刚死了。
他在看时,过了一会,就听到鬼子的声音,一看,鬼子要近了。现在阵地上只要少数战士,这是无法抵挡住鬼子的。王排长想道:自己身边和远些的战壕里,兄弟们死得差不多了,我不能为他们做什么了,还是,我上。
想到这里,战士小孙就看到自己排长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宽皮带里,弯下腰,抱起战壕里的炸药包,像做一件非做不可的事似的,拉燃炸药包,爬上阵地,向阵地下的日本侵略者扑下去。仅过一会,小孙看到:自己排长在众多鬼子群里去了,就是一声大爆炸。
顿时,一大股火红色的烟火把王排长和众多鬼子涵盖在里面。
中国国军排长王俊杰和鬼子同为灰烬了……
二十五

国军营长林弥坚带着战士们在一个下午打退了鬼子四次攻击。从昨夜起现在,战士们和鬼子打了一夜一天的仗,都十分俱疲,倒在战壕里睡了。  
林弥坚营长注意到战壕里的多个战士们就地而睡,他自己想睡,但是,想到自己的重担就忍着。从晚上20点到深夜,日本鬼子偷袭了他们。林营长和战士们与凶残的敌人进行了两次白刃战,林营长一个人杀死了十多个鬼子,胸前的军衣上溅了多个鬼子的鲜血,他自己仅仅受了点皮肉伤。过了几个小时,林营长知道今晚,鬼子向他们发起了两次偷袭,都被他和战士们杀退,他认为鬼子还要发动偷袭的。为了防范鬼子再次来袭,林营长睁着两只鼓鼓的眼睛,脑子高度的亢奋!  
但是,他还是对身边的战士们说:“兄弟们,想睡就趁现在鬼子还没有来赶快睡一下。”  
“是,营长。”还没有睡的战士们就开始背靠在冷硬硬的黑越越的战壕壁睡了。  
他们都知道:有战士在警戒的。  
……  
现在要到凌晨4点了,好好睡一下,明天还要打仗。林营长想道。他马上就感到身边近处的战士们默默地睡着的样子。  
林营长走到战士黄挺俊和一排长罗志刚的身边。  
“营长,鬼子都偷袭了我们两次了,我已经增加了岗哨。”黄连长说。  
“这样好。”  
“营长,这都要到4点了,你不睡一下吗?”黄连长问,他也关心自己的营长。他是在前任的两个连长在短时间内因打鬼子战死后,从一个副排长当上去的。而罗志刚排长是他部下的一个班长。  
“不睡。“  
“营长,你睡一下吧!”罗志刚排长也说。  
林营长不再重复自己的话。就没有回答。  
“你不睡,我们就不睡。”黄连长说。  
“对。”同样有血性的罗排长说。看着在黑越越的视线里的近身的林营长。  
在充满不平静的凌晨,鬼子的行动是不确定的。为了偷袭成功,鬼子是处心积虑。  
此时,由一个鬼子中队长伊东晃一带着几百个鬼子正在往中国军队的阵地上悄悄地接近了。  
此事是凌晨四点多钟。  
两个鬼子一个叫今福,一个叫江口,和很多的同伴双手抓住草、石头,在非常寂静的一片黝黑的陡斜山坡上,渐渐地就要爬近。  
  
  
此时,他俩在最前面。  
“今福,看来要到了。”江口非常小声说。显然,他俩都不敢因自己的声音大而影响这次袭击中国军队的行动。  
“就还有不多的几步。”  
“大桥队长到时会开口下命令的。”  
这时,在他俩后面的大桥队长说:“这要一会儿到。到时,就立刻冲上去,和支那军人拼杀。”  
“嗨。”  
两个鬼子低声回答。继续非常小心翼翼地往上爬。一小会,看到上面的黑乎乎的冷冷的阵地上,有马灯的黄黄灯光和阵地以下到鬼子这一段距离有五六十米都是黑乎乎的。  
“杀格格!”高桥队长大喊道。他也许觉得该是时候了。  
所有的鬼子就从黑暗的阵地下,仿佛从黑后的墙下边涌出来似的都朝中国军队的阵地扑上来。在黑乎乎的视线里,有不少看不清的鬼子端着上了刺刀步枪,叫喊着在实实在在地急跑上阵地。  
“营长,鬼子来……”  
在有马灯的战壕里,林营长和身边的黄连长、一排长罗志刚背靠冷硬的战壕聊,都不敢睡觉,突然有在那边阵地上在警戒的一个战士喊声,就什么都没有听到了,仿佛这声音被阵地下的鬼子群起攻之的喊声湮灭了似的,林营长听到了,赶紧大喊:  
“兄弟们,鬼子上来了,上刺刀!”  
他们就一惊,马上停止聊,站起来,把身子转过来面对眼前的鬼子。  
都看到:在阵地下,在黑越越的有些黄光的阵地下面,有看不清的鬼子在急急地进攻。  
今天晚上,到现在,鬼子已经两次对守在阵地上的中国军队发起了突袭,  
都被他们打回去了,现在又来了。林营长根本就不吃惊!他知道鬼子会这样做的,因为,日本侵略者还没有达到占领高地的目的。  
林营长马上喊道:“兄弟们,准备战斗!”  
此时,在他两边的睡在战壕里的官兵们,赶快爬起来,顺手摸上步枪,端起,准备即刻迎接十分凶恶的日本侵略者。  
听到营长喊了后,黄连长和一排长罗志刚赶紧从战壕里跳起来,操起步枪,上了刺刀,这时,他俩看见:黑黑越越的阵地下,有大量鬼子在积极猛攻地跑上来。  
林营长即刻面对这突袭的白刃战,今天晚上发生过两次,林营长没有什么可惊慌了,他想道:你鬼子敢来,老子就敢打杀,只要老子还活着。他借助战壕上黄亮亮马灯,看到:阵地下,在显得黑里透着黄明明的视线里,在有六七十米的距离间,有无数鬼子一起撕喊,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积极猛跑上来!是呀,看这样的情势,要不了一分钟不到,鬼子会攻到跟前。  
他,左手拿着大刀,右手一下从自己紧系在肚皮上宽皮带里的驳壳枪,出来。  
这时,他身边的黄连长、一排长罗志刚还有多个战士已经拿起大刀,看来,中国军人要直接对鬼子用大刀,再最后猛烈血杀歹毒万恶的日本鬼子!  
“营长?”  
有战士说,显然有些人在睡梦里被喊起来,还是,大感意外!  
“兄弟们,不要慌!拿起大刀跟老子杀鬼子!”站在打到自己部下明显矮小半个头的林营长闪动着坚毅无比的眼光说,这一句话仿佛从他牙缝里蹦出来。  
;林营长坚决地说。这时,他看到鬼子要跑近了,就一个人跳下战壕,冲进鬼子群里,仿佛在打灭鬼子的气势。本来以为人多的鬼子力图压倒国军,而人变得少起来的国军直接全部冲向鬼子。  
林营长用手里的驳壳枪对眼前的凶悍的鬼子见人就开枪,右手里的大刀,见人就劈,虽然看不太清。在阵地上的一些马灯光的照耀下,他看到黑黑重重的跑上的,如堵上来的鬼子积极攻击的身影。他连续开枪,打死跑近或直接到身边的鬼子……  
此时他打倒另一个鬼子,就在鬼子扑下去,其后面的鬼子就显现出来,仿佛从黑幕里涌现。看到自己同伴倒地,这些鬼子中有两个就用刺刀朝林营长刺来;林营长紧急以这样极快方式,用驳壳枪打中一个鬼子肚皮;这鬼子叫了一声,手里的步枪就落在地上,他用双手捂住自己肚皮,还没有倒下;林营长再对他开了一枪,顿时,在侧旁又有两个鬼子端着刺枪向林营长的肚皮胸部刺来;林营长马上后退,刺刀没有刺中他;他马上用驳壳枪打死两个鬼子,两鬼子仰面倒在地上,顿时没有几个鬼子敢跳上来,看来是吓怕了!  
但是,处于鬼子中的林营长极度危险,他即刻有被多个鬼子打死的可能!  

二十六

林营长,又开枪,又马上把驳壳枪插进自己怀里的宽皮带里,往后一跳,双手拿起大刀和几个鬼子拼起来。  
此时,大量的鬼子已经攻上阵地,有些马灯被打翻,打烂,把战壕里的一些东西燃起来,于是,双手的军人能分明看清对方,做出近距离的拼杀。  
林营长非常灵活,赶紧把大刀拿在左手上,右手突然往怀里的皮带里驳壳枪急拔出来,把朝着他用刺刀捅向他的鬼子打倒,也许,这时,这是最快捷实用的方法,毕竟有多个鬼子企图围上他,做进一步的猎杀。后两个鬼子看到了,就说了一句:“一起上。”  
林营长听不明白他俩说的日语,但是,在严厉准备来自凶恶鬼子的攻击,这是他不能大意!  
他两眼瞪着和他一样高的两个鬼子,两个鬼子在他有这一意思是,马上用次到,一前一后,对子他脸,胸部横刺而来。  
林营长一双征地圆圆的眼睛在一边有战壕里,有东西烧着是,火攻的照耀下,两个眼珠亮鼓鼓的,  
鬼子说到就到,提拔渐渐的刺刀,即刻刺近他的胸部,林营长马山身子一侧,刺刀刺空了,紧接着,第二个鬼子的刺刀也刺来,两个鬼子身子失去控制,就往他伤亡很变扑倒。林营长,马上刺刀往下一猛刺,刺刀此景两个鬼子背,于是两个鬼子扑倒在地上,  
林营长刚打死了两个鬼子,马上有一个身旁的鬼子,用刺刀向他腰,突然刺过来,从腰和他肚皮边刺来,林营长感到肚皮边被擦伤,都更痛,他忍住疼痛,一拳把这个鬼子打倒在地,一刺刀,刺死这个鬼子。  
  
一连长黄挺俊和五六个战士面对身边的多个鬼子。  
一个壮实的老战士,此时,身上因杀了几个鬼子溅了些血,他的眼角上也有血点。他跑上前迈出一步,把大刀往一个鬼子在有些饶着的火光侧映其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横刺去,老战士看到自己的刺刀直接刺进被火光映亮些的、这个肚皮肥厚,在他肚皮正中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还发亮上些的肚皮里的矮肥老鬼子。  
顿时,老鬼子肚皮因剧痛,甩掉步枪,双手紧紧捂住自己肥厚肚皮,就仰倒下去。  
在这鬼子倒下时,刚有一个鬼子把一国军战士的肩膀刺中,顿时,这鬼子就看到同伴倒下,知道被国军杀死了。就满带杀机地把手里刺刀一顺,朝着这老战士攻击。老战士看见。就马上后跳一步;  
这鬼子的刺刀刺来了,没有刺中。这个老战士抬起一脚,踢在这鬼子的小肚皮上,中国战士马上用大刀刺进这鬼子的胸膛里,这鬼子死了。黄连长一共刺死了五六个鬼子。这时,他看到一个鬼子如毒蛇潜留在这老战士侧后,想或即刻把这个中国战士来一个偷袭,刺死中国战士。毫无疑问,这鬼子想伺机刺死国军战士。黄连长马上就感到自己的战士有危险。就跑上来,把后面一个鬼子刺倒,就把刺刀拉出来,准备要刺下一个;被一个倒地装死的老鬼子,一刺刀往上,深深地刺进了黄连长紧系着宽皮带的小肚皮里;黄连长身子一抖,站在那里,  
在侧边一战士小张看见了。就急跑上来,被一个鬼子拦住,一刀把这个战士的脖子砍断。  
……  
一排长罗志刚看见这一情景,十分的悲愤!他马上把  
身边的一个鬼子用枪托打倒在地,急跑过来,帮助自己的连长和为这战士报仇。  
他还没有到这个鬼子身边,就把插在他怀里皮带里的驳壳枪拔出来,把眼前的鬼子打倒,并把驳壳枪插回进自己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  
他跑上来,就是要把这个鬼子打死,因为鬼子用偷袭的方式从黄连长的侧边一刀刺进黄连长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里。看到要近身了,罗排长被眼前几个鬼子挡住,而这个鬼子就消失在双方的刺杀人群里去了。  
罗志刚排长干脆用大刀上前,既然不能杀死死了自己连长的鬼子古岗,就只有多杀鬼子为自己死去的连长和战友报仇。在这一悲愤思想的激荡下,罗排长朝着一个鬼子横劈,把鬼子的腰劈开,这个鬼子大叫一声,倒下,腰间和肚皮处有一道细的刀口,血涌了出来。罗志刚把这个鬼子打死。马上把视线往前一看:还有一个鬼子。接着,一刺刀,冷不盯地刺进鬼子的腰部;鬼子惨叫一声,罗排长把大刀往外一用力,在鬼子腰里的大刀从其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穿出,这个老鬼子马上如石头倒落在地上,死了。  
还有一个鬼子眼睁睁地看见自己同伴被中国军人弄死,胆子大。这个叫松田信的鬼子跑上来把罗排长推倒在地上,举止刺刀向仰倒地上的罗志刚的胸部、肚皮又急又势大力沉地刺下来。罗排长看到:站在自己身前,弯着被侧边的、有多个双方的军人在激烈搏杀时,被燃起的什么东西的火光侧映在这个已经把刺刀举起的鬼子,危险中的罗排长看见:尖利的刺刀尖发着亮地朝着自己头、胸部刺近自己,罗排长紧急侧翻,鬼子的刺刀没有中。他马上用手里的驳壳枪把这个凶残的鬼子打死。  
这时,他已经不能再动了,先前他和鬼子拼杀时,被刺伤的肚皮还在流血,把肚皮正中的皮带扣环都染红了。  
这时,一个战士跑上来,把自己勇敢的一排长罗志刚要拉出双方在击杀的范围内。  
两人被几个鬼子用刺刀刺死。  
“营长!”一个战士喊了一声,他在刚打倒一鬼子时,看见自己的、在显得不是很黑黄的光亮中,营长在杀死一个鬼子后,马上,在林营长前面和背面,出现了四五个鬼子,这些鬼子想围杀中国营长林弥坚。  
这战士觉得自己营长更凶险了!就跑过来。他刚跑过几个鬼子,其中一个鬼子在背后,把刺刀猛一挺刺,刺刀从这战士的后背进,从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肚皮上穿出;他惨叫一声,顿时被双方的拼杀声掩盖了。他顿时,倒在地上,血从他被刺穿的,无法忍受的剧痛中的肚皮和刺刀缝隙里涌流出来。  
在他身边的一个战士小李看到了,为救营长。就急跑过来。  
林营长看到:有四五个鬼子充满杀气地力图弄死他地围住他,他也看到跑过来的小李。就喊道:“小李,不要过来!”  
马上有三个鬼子在背后急上,一起用刺刀朝林营长刺来;林营长感到自己的后背被鬼子三把刺刀刺中,其中两把由于力度猛狠从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出。即刻,林营长感到自己肚皮和身体里一阵巨痛难忍!他还是反身,把手里的大刀抡起,把两个鬼子的脸头砍脱,紧接着,把又一个鬼子的头砍掉。  
这个战士跑到了自己林营长跟前,有一个鬼子就朝刚跑到的战士的肚皮刺来;“啊!”这个战士惨叫一声,他正要倒地,看到在眼前的一个鬼子用刺刀向自己的营长刺来。用自己高的身体挡住了林营长;鬼子的刺刀把这个中国战士的胸部刺穿。  
林营长看到胸部被刺穿的小李,林营长马上扬起大刀,要杀死这个刺死自己战士的鬼子。顿时,在他眼前的几个鬼子,同时一起上,几把刺刀从正面对着林营长的胸部、肚皮刺来(这时,他的肚皮上还有两把刺穿他肚皮的刺刀)),林营长管不自己的肚皮的剧痛难忍,此刻,血杀极度卑劣无耻歹毒的日本鬼子是非常实用有效的。林营长猛扑向一个鬼子,顺便出刀,把这个鬼子的脸砍伤,然后,林营长抽出带血的大刀,向一个因刺空而失去重心的鬼子的背猛砍下去,这个鬼子惨叫一声,扑倒在地。还有一个鬼子看到他这一意外举动,也迟疑了,发愣了!林营长对这个鬼子肚皮踢去,踢中鬼子,这鬼子“哦”的一声就仰倒,林营长紧急跟上用大刀砍开了鬼子的脸,露出他的红白相间的脑组织和经脉。  
从林营长的肚皮被三个鬼子刺穿起,他就不管自己身体里的剧痛,在用自己无比坚韧的力量,在自己生命完结前的短时间里,在极度坚毅顽强地血杀更多的鬼子,三场白刃战,他杀死了二十多个凶恶鬼子。  
此时,他知道自己后面还有鬼子。就刚要回身,  
他可能来不及注意,两个像野狼的鬼子在悄无声息地从他背侧和背后,猛跑上来,刺刀从他背后进去,从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里穿出,根本不可料想。林营长在剧痛中,已经无还手能力,这时,又有四五个鬼子十分歹毒无耻地从正面,用刺刀刺进他的胸部,肚皮,小肚皮里,林营长如一个巨人,一座山轰然倒地死了…  
让我们永远纪念为了保卫苦难中国而英勇阵亡的抗日国军官兵一一一林弥坚营长和他的战士们!他们是英勇无比、最富有崇高牺牲精神的中国军人!

二十七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们旅长!快救救我们旅长!”几个国军战士抬着,肩膀受伤,胸勒、肚皮有伤,胸部肚皮上,土黄色的军衣被血染得湿红红的、生命危急的国军旅长34岁的易安华。  
这次,根据上司的命令在位于南京城西部的秦淮河一边的莫愁湖,由易安华旅长带领的国军官兵们,在今天上午十点以前,和发起攻击莫愁湖的日本侵略者打了大半天。顽强据守在这里的国军一个旅坚决打退了多他们几倍的日本鬼子四次猛攻。爱国军人易安华先是指挥战斗,到下午16点,和鬼子打了大半天的国军伤亡惨重,就是在这时,这个在莫愁湖附近的一个包扎所能听到来自莫愁湖战场方向的积极令人不寒而栗的枪声。  
亲自到阵地上的易旅长,和自己手下官兵一起狠击万恶的日本鬼子。他还亲自多次抱着机枪,站在阵地上猛击就要攻近阵地的多个鬼子。他非常灵活,打了就马上蹲在由麻袋制作的工事里。到了下午,鬼子的又一次攻击中,再次出现了这样的他见过场面:很多鬼子又攻近了。  
“跟我机枪!”易旅长一喊。  
“旅长,你都打了五六次了。”在他身边的老机枪手国军战士29岁的范华福说。  
易旅长明白:老范害怕他被打死了。就说“没关系。”  
然后,范华福把机枪递跟旅长,易旅长抱起机枪,一下从战壕里站起,他知道这个时候正是有很多鬼子跑近战壕的时候,也是打死更多鬼子的绝好良机,当然,他也更加危险!。不管了,先打死鬼子,快!在他抱起机枪时,在心里想道:用一个人打死多个鬼子值得。我死了,也高兴了!  
易旅长向下面的不断往前涌动着的,人身往前耸动着在最前面的起码有四五十鬼子。在一股痛击凶残鬼子的冲动下,他打死了离他只有五六米距离的多个鬼子。  
有几个鬼子倒在地上,马上翻身,端起步枪向站在阵地上的易旅长开枪了。  
打中了他的胸勒、肚皮,他马上倒在战壕里。  
“快把旅长送医院!”在他身边的胡成瑞营长喊道  
这样,受了重伤的易旅长被抬到一间大的旧棚里,里面有从莫愁湖战场上抬下来的、有各种不同程度受伤的国军官兵:  
有头上包着浸了些鲜红血的纱布的头的国军士兵,躺在临时搭一起的床上,有肚皮、胸部受伤躺在床上的,有脚腿受伤也躺着的。  
“旅长,他们怎么了?”有战士非常关心前缘战场的情况。  
受了重伤没有昏迷过去的易旅长,淡淡说了一句,“胡营长,孙连长他们还在,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什么!”  
受伤的战士们听到他的话,都十分震惊!同时,马上意识到:仅他们一个旅怎么能挡得住不断增援的鬼子呢?而国军几乎增援为零。最后的时候快要来了!  
……  
让我们马上回到莫愁湖的阵地上来……  
此时,有一条从南京城外到莫愁湖正面的路,这里是到南京莫愁湖的要道。守卫在这里的麻袋工事上的是:除受了重伤的易安华旅长,他被抬走后,由营长胡成瑞负责指挥。是安徽人的胡成瑞和是湖北人的孙济成连长呆在由麻袋包累成的并不坚固的工事上。此刻,日本鬼子被打退了,他们待在进湖的较远处就是前面的一处道边土堆上。此时,在中国军人守卫的阵地前的一大片宽地上,有不少鬼子,他们的尸体如垃圾散乱在地上,血糊糊的,黄中夹着血红。  
就在三十分钟前,国军旅长易安华亲自上阵,和战士们一起打击鬼子。勇敢正直的易安华旅长不再安于在指挥所指挥,发几个命令就行了,他绝不会错过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机会。  
他在鬼子攻击薄弱的工事时,几次起身,打击异常凶残的鬼子,造成肩膀、腰间、肚皮被打中;在打退鬼子之前,胡营长让几个战士抬着受了重伤的易安华旅长去包扎所了。  
现在,阵地上剩下的官兵不多了,只有二十多人。而鬼子在不断地补充,这表明,下一次的战斗,应该是他们最后的一战了。  
长得团脸,身材环厚的,有些儒雅的31岁,一米八的国军营长胡成瑞在打完了这仗后,他特地把自己的部下看了看,只有二十多人了,他知道,想要继续打击鬼子的机会已经失去了。他旁边的有一米八二、是湖北人的孙济成连长,方脸,非常的英气,29岁。  
“孙连长,你去检查一下。看来,这是我们不多的一次战斗了。”  
“嗯。”然后,非常英武的孙连长就向在麻袋工事里的多个战士走去。  
他看到王浩忠副排长,这是一个身体健壮,中等身材的人,他的一排长钱富来刚刚牺牲。孙连长对他说:“你接替老钱当一排长。”  
“嗯。”  
“只是这是我们不多的战斗了。”孙连长说。他的话里意味着下一场战斗极有可能是最后的战斗。  
“我知道。说不定,在下场战斗中就要全部牺牲。不过,我死了都值得了,我们打死了一地的鬼子。连长,不是说你让我当了一排长,我才这样说。”颧骨有些凸的,在说时,时不时抬起自己双手,把自己腰间上的宽皮带勒一勒的王排长说。看上去多耿直,眼光闪出非常忠厚英勇的光芒。  
他俩走到战士们中,其实战士们都清楚:王浩忠副排长在一排长钱富来战死后,实际上,在起着一排长的作用。  
战士们都招呼他俩:"连长!排长!”  
孙连长说:“"兄弟们,快检查弹药。下一场仗后,我们极有可能会死在这里的!”  
一班长彭得福说;“排长,连长,我们知道。但是,即使这样,我们也要让鬼子拿命来换,他们想轻松占领莫愁湖,那就拿尸体来堆。”  
“是呀。就是这样,我们死了都不错了,有这么多鬼子陪着我们死!”几个战士回答。  
“对。”孙连长说,他觉得没有必要再说,就等着最后进攻的时刻。  
日本鬼子在附近。他们看到在莫愁湖当口工事上的中国军队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一个鬼子大队长永井孝夫从部下的话里,知道了中国军队所剩只有几十人了,他决定让部下休息半个小时。  
渐渐地,半小时到了。  
他派出一百人,让中队长大木一史指挥。  
“大木队长,现在中国军队没有几个人了。你就带着你部下,攻上去,消灭他们,一个都不留。”  
“嗨!”  
然后,大木中队长领着一百多个鬼子,朝有三百多米距离的、在莫愁湖当口麻袋工事据守的中国国军进攻了,就好像,待在那里的中国军人是弱得再也弱不过去绵羊,可以轻易收拾掉,要不了几分钟似的。  
……  
“营长,鬼子进攻了!”  
孙连长喊。  
胡营长知道最后杀灭鬼子的时刻来临了,他想道:你鬼子想灭掉老子,老子就让你鲜血飞溅人头落地。胡营长想到这里,他喊道:“兄弟们,准备战斗!”  
30多个国军官兵马到阵地下,端起步枪、机枪,把手榴弹放在麻袋上,等待恶毒的鬼子的到来。鬼子人多,是一种优势,等待中国军人的依然是死亡,同时,等待鬼子的更是死亡,只有在死亡中,对人多的鬼子是一一种优势。  
鬼子离中国军队的工事要近了。  
一百多名鬼子进攻的猛,看到坚守在麻袋工事上的国军的重机枪,还有几挺机枪,一下,有鬼子怕的要命。他们都会死的。  
胡营长大喊一声:“打!”  
      这次,根据上司的命令在位于南京城西部的秦淮河一边的莫愁湖,由易安华旅长带领的国军官兵们,在今天上午十点以前,和发起攻击莫愁湖的日本侵略者打了大半天。顽强据守在这里的国军一个旅坚决打退了多他们几倍的日本鬼子四次猛攻。爱国军人易安华先是指挥战斗,到下午16点,和鬼子打了大半天的国军伤亡惨重,就是在这时,这个在莫愁湖附近的一个包扎所能听到来自莫愁湖战场方向的积极令人不寒而栗的枪声。
亲自到阵地上的易旅长,和自己手下官兵一起狠击万恶的日本鬼子。他还亲自多次抱着机枪,站在阵地上猛击就要攻近阵地的多个鬼子。他非常灵活,打了就马上蹲在由麻袋制作的工事里。到了下午,鬼子的又一次攻击中,再次出现了这样的他见过场面:很多鬼子又攻近了。
“跟我机枪!”易旅长一喊。
“旅长,你都打了五六次了。”在他身边的老机枪手国军战士29岁的范华福说。
易旅 长明白:老范害怕他被打死了。就说“没关系。”
然后,范华福把机枪递跟旅长,易旅长抱起机枪,一下从战壕里站起,他知道这个时候正是有很多鬼子跑近战壕的时候,也是打死更多鬼子的绝好良机,当然,他也更加危险!。不管了,先打死鬼子,快!在他抱起机枪时,在心里想道:用一个人打死多个鬼子值得。我死了,也高兴了!
易旅长向下面的不断往前涌动着的,人身往前耸动着在最前面的起码有四五十鬼子。在一股痛击凶残鬼子的冲动下,他打死了离他只有五六米距离的多个鬼子。
有几个鬼子倒在地上,马上翻身,端起步枪向站在阵地上的易旅长开枪了。
打中了他的胸勒、肚皮,他马上倒在战壕里。
“快把旅长送医院!”在他身边的胡成瑞营长喊道
这样,受了重伤的易旅长被抬到一间大的旧棚里,里面有从莫愁湖战场上抬下来的、有各种不同程度受伤的国军官兵:

有头上包着浸了些鲜红血的纱布的头的国军士兵,躺在临时搭一起的床上,有肚皮、胸部受伤躺在床上的,有脚腿受伤也躺着的。
“旅长,他们怎么了?”有战士非常关心前缘战场的情况。
受了重伤没有昏迷过去的易旅长,淡淡说了一句,“胡营长,孙连长他们还在,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什么!”
受伤的战士们听到他的话,都十分震惊!同时,马上意识到:仅他们一个旅怎么能挡得住不断增援的鬼子呢?而国军几乎增援为零。最后的时候快要来了!
……
让我们马上回到莫愁湖的阵地上来……
此时,有一条从南京城外到莫愁湖正面的路,这里是到南京莫愁湖的要道。守卫在这里的麻袋工事上的是:除受了重伤的易安华旅长,他被抬走后,由营长胡成瑞负责指挥。是安徽人的胡成瑞和是湖北人的孙济成连长呆在由麻袋包累成的并不坚固的工事上。此刻,日本鬼子被打退了,他们待在进湖的较远处就是前面的一处道边土堆上。此时,在中国军人守卫的阵地前的一大片宽地上,有不少鬼子,他们的尸体如垃圾散乱在地上,血糊糊的,黄中夹着血红。
就在三十分钟前,国军旅长易安华亲自上阵,和战士们一起打击鬼子。勇敢正直的易安华旅长不再安于在指挥所指挥,发几个命令就行了,他绝不会错过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机会。
他在鬼子攻击薄弱的工事时,几次起身,打击异常凶残的鬼子,造成肩膀、腰间、肚皮被打中;在打退鬼子之前,胡营长让几个战士抬着受了重伤的易安华旅长去包扎所了。
    现在,阵地上剩下的官兵不多了,只有二十多人。而鬼子在不断地补充,这表明,下一次的战斗,应该是他们最后的一战了。
长得团脸,身材环厚的,有些儒雅的31岁,一米八的国军营长胡成瑞在打完了这仗后,他特地把自己的部下看了看,只有二十多人了,他知道,想要继续打击鬼子的机会已经失去了。他旁边的有一米八二、是湖北人的孙济成连长,方脸,非常的英气,29岁。
“孙连长,你去检查一下。看来,这是我们不多的一次战斗了。”
“嗯。”然后,非常英武的孙连长就向在麻袋工事里的多个战士走去。
他看到王浩忠副排长,这是一个身体健壮,中等身材的人,他的一排长钱富来刚刚牺牲。孙连长对他说:“你接替老钱当一排长。”
“嗯。”
“只是这是我们不多的战斗了。”孙连长说。他的话里意味着下一场战斗极有可能是最后的战斗。
“我知道。说不定,在下场战斗中就要全部牺牲。不过,我死了都值得了,我们打死了一地的鬼子。连长,不是说你让我当了一排长,我才这样说。”颧骨有些凸的,在说时,时不时抬起自己双手,把自己腰间上的宽皮带勒一勒的王排长说。看上去多耿直,眼光闪出非常忠厚英勇的光芒。
他俩走到战士们中,其实战士们都清楚:王浩忠副排长在一排长钱富来战死后,实际上,在起着一排长的作用。
战士们都招呼他俩:"连长!排长!”
孙连长说:“"兄弟们,快检查弹药。下一场仗后,我们极有可能会死在这里的!”
一班长彭得福说;“排长,连长,我们知道。但是, 即使这样,我们也要让鬼子拿命来换,他们想轻松占领莫愁湖,那就拿尸体来堆。”
“是呀。就是这样,我们死了都不错了,有这么多鬼子陪着我们死!”几个战士回答。
“对。”孙连长说,他觉得没有必要再说,就等着最后进攻的时刻。
日本鬼子在附近。他们看到在莫愁湖当口工事上的中国军队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一个鬼子大队长永井孝夫从部下的话里,知道了中国军队所剩只有几十人了,他决定让部下休息半个小时。
渐渐地,半小时到了。
他派出一百人,让中队长大木一史指挥。
“大木队长,现在中国军队没有几个人了。你就带着你部下,攻上去,消灭他们,一个都不留。”
“嗨!”
然后,大木中队长领着一百多个鬼子,朝有三百多米距离的、在莫愁湖当口麻袋工事据守的中国国军进攻了,就好像,待在那里的中国军人是弱得再也弱不过去绵羊,可以轻易收拾掉,要不了几分钟似的。
……
“营长,鬼子进攻了!”
孙连长喊。
胡营长知道最后杀灭鬼子的时刻来临了,他想道:你鬼子想灭掉老子,老子就让你鲜血飞溅人头落地。胡营长想到这里,他喊道:“兄弟们,准备战斗!”
30多个国军官兵马到阵地下,端起步枪、机枪,把手榴弹放在麻袋上,等待恶毒的鬼子的到来。鬼子人多,是一种优势,等待中国军人的依然是死亡,同时,等待鬼子的更是死亡,只有在死亡中,对人多的鬼子是一一种优势。
鬼子离中国军队的工事要近了。
一百多名鬼子进攻的猛,看到坚守在麻袋工事上的国军的重机枪,还有几挺机枪,一下,有鬼子怕的要命。他们都会死的。
胡营长大喊一声:“打!”

二十八

于是,操作重机枪的国军老战士老彭,一个29岁的,把胡子剪短的,在一个高鼻梁的鼻子下一部黑黝黝的胡子非常粗黑!一双土红色的干了不少体力活的大手紧紧抓住重机枪就开枪。  
攻在前面的密集的鬼子,如一道涌动的黑厚黄色的浪朝他们工事凶猛扑来,大有把中国军队的工事踩踏干净的感觉。  
他不管这些,就朝着急攻的鬼子猛开枪。顿时·他看到激射而出的枪弹,扑向急攻而来的鬼子:有些鬼子中弹倒下,有些往后倒,有些倒在同伴的身上,事实是,尽管鬼子比我军人多,也挡不住我军的打击。  
此时,一个鬼子的胸部被打中,他惨叫一声,就往后倒。  
挨着他跑或进攻的鬼子,其中一个宽脸鬼子开枪了,至于打中中国军人没有,他自己也没有看清,最突出的印象是:他就看到前面有六七十米远的中国军队工事上,中国军人趴在工事上,中间有一重机枪,还有几挺机枪不断都喷出带火的子弹,仿佛子弹从火里迸出来。这个宽脸鬼子看到自己前面的同伴,在几个,在五六个被打倒。他知道,自己也要被打死。他还是紧张,害怕,他看了看身边,又有几个鬼子从他后面超过他,赶上去了。一下受到启发,也上去了。  
只要距离一近,两边的对手就大看见对方的脸、身子了,这时,就是近在眼前的令人恐慌的时刻,那种瞬间被打死的可能变成了即刻发生的事。这个叫长岗辉的大个子矮些的鬼子,就继续跑上前,好像不可落下。此时在进攻的同伴,  
他看到前面,有鬼子急跑上去而接将近中国军人的工事,就被打死得越快!  
在他前面的两个鬼子被打中。他惊恐地看到:是前身被打中的,背身抖了几下,至于是哪个部位就不知道了。两个鬼子一个仰倒在地,一个扑倒。在后的多个鬼子,有的就蹲下,有的继续朝前攻。含有正义的子弹,不断从中国军队的工事上发出,就如在一个地点里激发出来,随着,鬼子的急攻,凶恶的鬼子在渐渐接近中国军队的阵地。  
在平岛身边有一个鬼子叫藤村忍的个子小的、长脸,23岁的鬼子,滕村虽然跟着前面的同伴都要跑近国军工事了,心没有在刚开始进攻时,觉得安稳了,他们此前坚信一百人一定会一下消灭掉只有几十个的中国军人。  
随着急近或要到中国军队的工事的时候,平岛马上就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他看到中国军人的重机枪,就觉得一个鬼子或多个照样会被打死的!哎,看来:我也非死不可。平岛想道。  
他在想时,就看到前面的十多个鬼子,不是被打死,就是往前攻,有些,干脆扑在地上,用另外一种方式打击中国军队。地上,  
平岛伸出手拉一下企图往上去的同源君。  
正要往前的鬼子同源回脸看到:平岛想对他急于说什么。就问:“平岛君,你有话对我说吗?”  
“不要急于往前。”  
同源在暗示对方,不要急于跑到前面去送死。  
平岛就本能地停下,他明白了。这时,子弹急飞而来,刚明白中的平岛的脖子被擦伤了。  
“快趴下!”  
同源喊道。  
两人就扑倒在地上,都极力在自己的生命安全中及时地做出措施。两人扑在地上,略后,抬起身子来看到有些同伴还在积极朝中国军队的工事进攻,好像他们是为“正义”的战斗去的。然后,谁都知道日本侵略者是发动的非正义的侵略战争。但是,两人又受到了鼓舞。  
“同源君,你看,长岗、早川、山野君他们快要跑近支那军人的工事了。”平岛君说。  
“是呀。”  
然后,  
他人就马上起身,就看到多个接近中国军队工事的同伴身体抖着,仿佛有东西捅进了他们身子里,而十分难受和痛苦,就眼巴巴看到,几个同伴倒落在地上。他们后面的一些鬼子,马上绕过倒地同伴身边,还在极力进攻,好像,这几秒不到,他们就要攻破中国军人的攻势似的。  
同源和平岛君充满了血性,好像也不害怕了,就跑上来。这时他俩已经大看见,工事上的中国军人。这时,他俩的一个小队长看见他两人不前,认为他俩不向中国军人发动进攻。就喊道:“杀格格!”  
于是,趴在地上的鬼子都起来,和他俩一起进攻。  
其中,有两三个鬼子在进攻之前,有意识地专门对着正面工事上的在操作重机枪的中国军人开枪,把操作的国军战士打死。脸被打中的国军战士就失去了战斗力,扑倒在机枪上。  
看到一个操作重机枪的国军战士被打中,几个鬼子意图得逞,就一起攻上去,对他们来说:打掉了一个威胁他们生命的强力点。  
此时,在他(重机枪手的战士老何)身边的一排长王浩忠在非常倾力地朝只有十多米的鬼子射击。突然,他感到身边的重机枪不响了,就好像他听惯了这声音不习惯。现在,他才听到,于是,他侧脸,看见了老兵身子粗壮有力的老何,29岁扑在重机枪上,脸上、脖子上的血流在机枪尾部上,看来不行了。  
王浩忠排长马上把驳壳枪插进他怀里的紧张着宽皮带的肚皮上,身子一过来,伸出手,把扑在重机枪上的老何往旁一放,自己就到重机枪后面,半蹲下,他习惯性把用右手把左手衣袖卷高些,然后忙往手里吐一口吐沫,就握住重机枪开枪了。  
顿时,几道又快有急的子弹猛射向多个力图攻上来的鬼子。  
一个跑在正中的鬼子胸部被打中,他惨叫一声,就扑倒在地;还有一个鬼子脸打中,一下,脸上鲜血飞出来,往前面溅,他就仰面倒;还有鬼子脖子和肩旁被打中,一下血就染红了他们浅黄色军衣,  
还有倒下的更多个。  
一些力图朝上攻的鬼子被吓坏了,赶紧往后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353
发表于 2019-2-18 22: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3-21 19:25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