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122|回复: 2

[随笔小札] 【秦钟散文】邂逅沙枣鸡

[复制链接]

105

主题

336

帖子

112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24
发表于 2019-2-19 23: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邂逅沙枣鸡

秦钟


    说起沙枣鸡,我真正怀疑自己头脑中是否已经建立起对它的概念和认知,也很少与它结缘。虽然每天与它们毗邻而居,几乎猛然抬头,它就悄无声息地活动栖息繁衍在你的头顶,你的身边,你也许不会认识它,只有它的惊叫与惊醒,跳跃飞翔呼朋唤偶打情骂俏的瞬息间,才是你区别它与别的鸟类唯一的分界线。
    在疏附县常绿花园小区,因为来儿子家居留超过十年,也因天时地利人和的原因,在这儿斗胆独占了一处被废弃旮旯拐角一般的小院落。此院落因为与一个大机关相毗邻,被人家包围封闭多年,因为一场超级大风,掀翻了院墙,动摇了钢构支架,被封闭的简易围墙保护铁皮也轻而易举地被大风刮得七零八落,一有风吹草动,就“嘁哩嚓啦”地发出烦扰惊人的脆响,同时,因为是被围在这处大机关的外边,也是我们小区的内院,又与我家的楼房是个对面,我们便拥有了这一处不规则约有80平方米的大院子,只要增添一扇供人出入的门框,修缮一些遮风挡雨的顶棚就万事大吉,可供实用。
    家曾经开设了一处专事电脑电子维修耗材的商店叫甜甜言,由于修旧利废的原因,就要把维修工具备料和下脚材料在此堆放调取,加上几次大搬家,就有不少家具书籍,生活用品敝帚自珍,不舍得丢弃,顺手就置放进小院内。可是,这儿是我的乐园,也是一群老鼠活动出没的最佳场所。它们在此生儿育女,追逐嬉戏,安家落户比我来得早,也居住得安稳踏实。我的小院库房没有多少食品鲜果让它们糟蹋,所好,附近有一处小区中型的垃圾箱,吸引它们在此汲取源源不断的时鲜食品,建筑资源。这样人和老鼠之间避免不了就会发生持久不断地摩擦与大战。老鼠不知书,更不通情达理,却会乱翻书,咀嚼电线电脑,破坏你认为很珍重的财物与部件。当然,在这场战争中,人也胜利不到哪里,老鼠也不会断子绝孙,彻底地远走他乡或者呜呼哀哉。
    2019年春节前夕有一天,我照例走进了小院库房,寻找自己布置下的几口囚鼠笼,远远就听到一阵动物急骤搏斗挣扎,想逃出囚笼的声音。俯下身子一看,就发现一只有小斑鸠大小,全身黑褐色的小鸟。我一眼就分辨出它是一只沙枣鸡,这种小鸟一般是不会来囚鼠笼里边觅食。沙枣鸡它生得小巧玲珑,体形如八哥那么大小,那么低眉顺眼好看,像燕子那么轻盈,跟黑老鸹有点相似,叫声也尖细甜美,活泼可爱。虽然形体好看却乖张自傲,性情孤僻,不愿靠近人讨好人,与人为伍。
    捕捉到这样一只活蹦乱跳温柔可爱的好鸟,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我欣喜若狂,我心花怒放,因为曾经喂养过松鼠,野鸡,刺猬,蚂蚱(蝈蝈)和多种观赏鸟,还报道过人工驯养丹顶鹤的曲折与始末,因此 ,获得过自治区科技进步一等奖。这时就首先想到拿给几个孙子辈们鉴赏玩耍。顺便就有一口轻巧阔绰的大鸟笼,带回来让大家评论观赏。
    可是,我孙儿们并不像我一样稀奇贪玩,只围观了几分钟,想动手摸摸把玩,还想赶出来展示。因爱惜它重视它我阻止了他们。放在家里,儿媳是学校心理教师,在团委和动物保护协会工作,也不主张孩子与小学生们捕鸟玩鸟,破坏生态平衡。再说,这沙枣鸡也不是省油的灯,如大难临头,横冲直撞,直闹腾得天昏地暗,尘土飞扬,羽毛脱落,有着跟张飞鸟一样的火爆子脾气,还吱喳有声,惊得魂飞魄散,叫人不禁产生一种怜花惜玉,爱莫能助般的关爱心疼。
    立即放飞它,让它回到大自然中去,这也不是我所要的选择。因为,要仔细地分析研究它,驯养观赏它,为它照相建档,我要与它朝夕相处一段时间,让它陪我过上一段快乐舒心的日子。于是就给它倒上矿泉水含糖饮料,放上可口的细米饭食,肉菜之类的东西,遮挡了风吹日晒,让它回到小院库房的偏僻角落休息养生,闭门思过,转变观念。
    每天,一有空闲时间,我就会来院落一个人默默地观察它,给它投食喂水。欲擒故纵,要亲近它,感化怀柔它首先得放开它,远离它,打消它的思想顾虑。可是,还三天没黑,两天没明,一跨进小院库房,忽然发现这只沙枣鸡竟然因抑郁绝食而死亡,也许它根本就不吞食大米白面,如大熊猫专心致志地只吞噬饕鬄沙枣这种单一食物,这样悲惨凄凉的结局是我不忍心所看到的。但是,对于那些害人精老鼠们我绝不能心慈手软,网开一面。还是一如既往地实施抓捕残害和高压,密切关注动态,严防死守,让它们断子绝孙,灰飞烟灭扫地出门,如果让它们有了好日子,还存活着的我就有形同虚设,没有立锥之地的危险。
    可是,过了不到两天,踏进小院发现又捕捉到一只同样大小、气质形象不输前贤的沙枣鸡。这次,有了前车之鉴,我就不能再犯同一个错误。我相信它们之间是父女、是夫妻、是兄妹还是嫡庶远房。总之都是一家人,都是我们小院墙头边那片沙枣林沙枣树上的同类和常客。
    每年到了冬天,冰封雪锁,北风怒吼,树枝枯萎衰竭,沙枣果实普遍被风吹日晒后纷纷坠落如雨水,如冰雹,如弹丸。勉强栖息在树枝上的累累果实多数是秕谷与腐败了的残果,只有散落在地面上如珍珠如玛瑙,金黄亮丽的果实,才是沙枣鸡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一流美食。
    我的小院库房,既有天然广阔的地面,又有保存良好的露天食源,因此与沙枣鸡们志趣爱好不谋而合。这就是它们能够偶然一前一后同时奔难赴约最可能的缘故与成因之一。
    人世间先有了沙枣树,沙枣果实,然后才有了沙枣鸡。在陕西老家,没有见过沙枣树、沙枣果,当然也不知道沙枣鸡是一回什么事体。原来听其名而想当然,就认为沙枣鸡首先是一种鸡,没有公鸡母鸡那么肥大,起码也应该有野鸡娃那么健壮,那么干练敏捷,会一鸣惊人,亦会一飞冲天。
    当年贪玩汽枪时,也击中过几只沙枣鸡,活着有生命体征的沙枣鸡生得金贵尊严,玲珑剔透,它的身体约有半尺多长,全身黝黑发亮,眼睛大而炯炯有神,像颗墨色水晶,还有镶嵌着一圈金黄的眼线轮廓。其喙约有半寸来长,尖利平直,呈现金黄色;上喙长于下喙,自然地覆盖于下喙之上。其喙的顶部如家鸡一样,对开两扇细小仄长的窗户,那是供给呼吸的通道。更奇怪的是,它竟然在鼻息与尖嘴之间的两侧,对称地生长有约十来根半寸长的胡须(冗毛),像人工描画上去的,这样就显得更加机灵,更加幽默俊俏,叫人忍俊不禁。其黑褐色的爪细长而卷曲,像齐白石笔下的醉虾,也像徐悲鸿笔下的马丝,更富于握紧树枝与稳定重量,也有像家鸡一样的肌键,大小可有一把可握的肌肉。
    说沙枣鸡是一种鸡不如命名为一种鸟儿更直观,更得体,也更加传神。经过查询:得知习近平主席前几年来疏附县视察,对村民们养殖的沙枣鸡很感兴趣,原来这种沙枣鸡是指一种在沙枣林带中生活的圈养普通的鸡,其实就是圈养的肉鸡而已。
    再查询沙鸡,解释说:沙鸡科属于鸟纲动物,主要分布于非洲、欧洲和亚洲。原为鸽形目的 1科,现归为沙鸡目,体长约230~430毫米。嘴基无软膜;翅端尖形;跗蹠被羽;后趾退化或全缺。本科有2属:毛腿沙鸡属和沙鸡属。沙鸡属世界有14种,分布于非洲、欧洲和亚洲;中国仅有黑腹沙鸡1种,在天山地区繁殖,为新疆西部喀什一带的旅鸟。
    这种注释与配图也大相径庭, 不是我所要的注释与佐证。我所见证的沙枣鸡,体型小得多,全黑色,尾羽丰满而且较长,像燕子而且体积是燕子的五到八倍,重量大约有120来克,接近一只小斑鸠的重量。
    抓住了这一只沙枣鸡,我再也不敢肆无忌惮,也高兴不起来,怕得罪了它,损坏了它,更怕冒犯屈辱了它。左右掂量沉思良久,还是决定放生,给它一条阳关大道。只是要仔细地观察,检验拍照,记住它的体质特形。如果关在笼子观赏,在有人接近时,它一刻也不会老实,不稳定,不予以沟通配合。只能攥在手中,也不敢松手,抓紧了怕伤害了它,放松了又担心它脱颖而出,一飞了之。无法可想,就于手中观望了一阵,手掌又遮盖了它的大半个身体。只能看到它乌黑亮丽的头顶,侧身与底部。
     沙枣鸡的眼睛是浑圆而灵活的,是绝顶聪惠动人的,也应该是默默含情的。
     观察目测之余,就张开手掌,我让它振作精神,恢复理智,重整旗鼓。然而,它竟然把回身转向与一跃而起的预令动令一瞬完成,没有思索与迟疑的过程,也没有优柔寡断向隅而泣的踌躇,只有一跃而起一飞冲天超凡脱俗,很自然地落在附近干枯的沙枣树顶端并向我深情地回望,大声疾呼地“吱喳——,吱喳——”地向我致敬,然后毅然决然地向东南方向飞去!直到消失在远方,消失到看不见的高空,隐没在蓝天白云为止。                          2019.02.19上午         3260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3904
发表于 2019-2-20 21: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佳作,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3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744
发表于 2019-2-20 21:49:30 | 显示全部楼层
观察目测之余,就张开手掌,我让它振作精神,恢复理智,重整旗鼓。然而,它竟然把回身转向与一跃而起的预令动令一瞬完成,没有思索与迟疑的过程,也没有优柔寡断向隅而泣的踌躇,只有一跃而起一飞冲天超凡脱俗,很自然地落在附近干枯的沙枣树顶端并向我深情地回望,大声疾呼地“吱喳——,吱喳——”地向我致敬,然后毅然决然地向东南方向飞去!直到消失在远方,消失到看不见的高空,隐没在蓝天白云为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5-24 14:45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