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477|回复: 3

[长篇连载] 【清林边小说】血土穿空阵地倾(17--20)

[复制链接]

50

主题

64

帖子

773

积分

VIP会员组

Rank: 5Rank: 5

积分
773
发表于 2019-3-21 10: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七

  小杨故意装作不清楚。辩解说:“我不知道呢?排长,我怎么可能恨你呢?”  
“我看得出来。”古排长说。“我知道,有次我骂你吃饭时,一下就舀了很多菜,还有在练习滚爬时,你偷懒,打枪打的不好。小杨,你是在背地里咒我死吧,这事儿,我都知道。”古排长把他想的都说出来。  
“排长,我没有。”小杨是讨厌古排长,也咒过自己的排长怎么不早点死,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说:“是万树凯跟你讲的吧?”  
“谁也没有跟我讲。”  
“那你怎么还背我?”  
“你以为我古连峰就是那样让大家讨厌的人吗?我就只知道对你们凶吗?”  
小杨连忙说。”你不凶!排长!”  
“你把我当小孩哄!”  
“没有,排长,我哪敢?”  
这时,前面有人喊道:“小心哦,马上要到悬崖了。”  
古排长背着小杨马上在队伍的边上,也喊道:“同志们,要小心点!”  
一个战士说:”排长,程大哥脚都摩破了,还有一些同志。”  
古排长奇怪问:”我怎么刚才没有听你们说。”  
    这个叫成祖吉的23岁战士知道,其实这事(有一些战士,和指挥官的脚打起血泡了)在昨天就开始了,他没有看见谁想说,都忍着痛,还显得没事似的,跟着大家走。  
古排长马上说:“没有磨破脚的同志马上把战士扶好。”  
“注意要过悬崖了,要小心啊!”古排长又喊道,他觉得还有在强调一次的必要。他喊过后,就站住,好让扶着的战士从他身边往上去。他隐隐看见走到自己身边的志愿军战士26岁的成耀祖。当他到他的身边时就说:“成耀祖,你脚磨  
破了没有?”  
“排长,没有。”成耀祖不想跟自己排长说,就否认。  
“脚破了,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又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古排长说。  
“我,这……”成耀祖口吃起来。  
“我帮你。”古排长直接说。  
“哎呀,这……”成耀祖还是不想让自己排长背(此时,小杨已经下来走了)。古排长立刻扶住他的手臂往自己的右肩一拿过来就说:“走。”  
他俩就往前面走去。  
这时,古排长感到前面的路又陡了,他看不清。还在这一想法使他加紧注意,他目前是带重而走。不过他还是相信自己的步伐和山一样健壮的身子能从容应对。同时,他也听到了身后战士们也走得在喘气,有些在议论什么。不过他感到  
,战士大多都依然然跟着走,似乎也没有听到有战士说他们脚磨破了,脚被打起了血泡。他觉得战士们都是那样纯朴、普通,为了消灭美国侵略者在忍受着一切痛苦。  
成祖耀就这样被自己排长扶着,也没有听到他说话,平时,古排长也是一个有说有笑的人,有一点,说到他不高兴了,就要当场跟你喊起来,而现在,成祖耀都没有听到他说话。  
他闷了下,就想问。说“一排长,你怎么说话了?”  
古排长盯了他一眼,马上提醒他:“现在是过悬崖的时候,你还有心思在闲聊!”  
“没关系,有你在,我不怕。”  
“你在恭维我,还是在讥笑我。”  
“排长,我就这样印象不好吗?”  
“你,成祖耀,心眼多!”  
“排长,我不就在上个星期在西南宜宾的城里,战士们跟你开玩笑,我就在那里笑吗,你就到现在都记恨我。”  
“你是在鼓励他们想让我难堪丢人。”  
”我不是的。”成祖耀辩解说。  
“好了,别说了,下面是悬崖。”古排长立刻打断他的话。他的意思是:不要在说话中出现意外。  
这时,就开始下起雨来。先是小颗雨,然后开始大起来。  
“哎呀,落雨了!”有战士说。古排长听到在黑黝黝的夜色里自己身后走着的战士,忽然说。好像雨是直接掉进了他的颈子里去似的。然后,雨大起来了。前面的树林什么都看不清,只有自己或者在加大的步伐中腿才时不时碰到了潮湿  。
十八

同志们,下雨了,要小心啊!路滑不要掉在悬崖下去了!”前面传来了张连长的喊声,只是听得到喊声,看不清正在往上走着的战士们。  
古排长感到:现在自己的战士,还在悬崖上有些陡的靠近山边的小道上走,这时下雨,道路就会滑起来。这其中,还有一些战士脚磨破了,走了三天三夜的路了。他立刻脸动了下,虽然,他搀扶脚磨破的小成,古排长还是把自己脸向自  
己脚边往外过去的根本看清的在黑越越的夜色里高悬的山崖,他顿时感到,一股在自己脑袋里涌起的发麻危险的感觉:身子感到略发软,立刻腿筋和腿在发抖,仿佛要掉下去似的。看到这一切,古排长感到那一片黑糊糊的山崖边,就像  
一个张开了口的凶兽一样,张等在那里。小成感到放在自己古排长右肩上的手,以感到自己排长的肩在微微抖。  
就迷糊地问:“排长,你怎么了?”  
颇要面子的古排长是不会说出自己害怕的,这会伤了自己的自尊心。他这样回答:  
“没什么。”他说的简短。然后,他想再次提醒在自己身边在开始落下的大雨中走得匆匆的战士们。  
“同志们,要小心啊。注意脚下滑!”  
“是,排长。”有战士回答,这声音从他正在匆匆走过的依稀看清点战士擦肩而过的黑黑走动的身影,不过,稍远些就看不见了,只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在落雨中,渐响渐远,  
“走吧,小成,小杨。”  
  古排长就回转脸来说,小杨就本能地迈开步伐向脚下的路跟摸去般走去,他想着自己排长这一句话。这一句,简单的话,心里就感到,平时自己排长就是一个爱骂人的排长,自己  
故意走不动,让四排长孙正元把他背上去。后,古排长说他是装起这样的,弄的他浑身都不自在,脑袋一下晕了,他马上就走开了,后来,他听一个战士叫唐良说:孙正元排长当场说古排长不应该这样,不注意场合。古排长立刻向孙排  
长吼去,叫他闭嘴。  
这时,小杨就走着。觉得古排长竟然是这样好的,就非常感动!  
这时,雨大了,黑黑糊糊的山道上开始滑溜起来。小杨听到了身后一个声音,他一听是厚道,坚毅的排长孙正元(这里以志愿军排长孙占元为原形),27岁,他是四排排长,刚才还在想着他,他听一个战友叫成小山说,有战士问四排长  
,小杨在耍滑头,你都要背他吗?回答是都要背。问为什么,因为,我是排长,不管是一排和四排的战士。  
小杨就这样想着,让自己古排长又跟扶小成这样扶自己,小成就走到后面些,他想他们四个排长真是不一样,他在这样想着,也想不透这个问题。  
这时,他们刚上了山顶,想到古排长累了,就说歇一下,古排长也不在乎,落下的雨打在军帽上,也打落下他胸背上溅起水花,古排长感到自己全身都湿透了。忽然听到:有战士喊道:  
“有人滑下去了!”  
这时,大家都清楚意识到:再往外过去就是悬崖。滑下去会没命的。有个膜黑的人影迅疾往过去边外的山崖,跨出两步,伸出手,一把抓住往山崖下滑下去的战士的身子,并猛拉回来,他就是志愿军排长孙正元,此刻,他已经记不得,  
自己会马上摔下山崖的危险了,也来不及想和顾虑,自己到悬崖边仅有几步,直到把这战士拉回来,孙正元排长才感到了安心。当时站住的志愿军战士们又惊又喜。  
“四排长,你真行!”  
小杨没有听到孙排长说什么。就看见他把这战士扶好,就往前走了。  
然后,战士们又开始往山下走去……  
大约走到天即将亮。  
包括古排长在内的四个排长,被叫到了张连长的身边。

(十九)

他们边说边走。前面别的连队,还在往前面一道宽的土坝,弯着腰跑过去。在他们靠近北部的夜空中,在黑微明的视线下,略看见些茂盛草木在被晨风吹动的带波状的叶子微微摇曳的上边的铁丝网。谁也没有想到这里是美军的一处封锁线。  
“马上就要过封锁线了。你们一定要小心!”张连长说。从他口气里立刻能感到紧张,他当然在十分注意、叮咛自己身边的四个排长。  
“连长,你放心。”四个排长马上表示,他们都知道,也深深明白自己连长恨不得把自己战士护佑在自己腋下,无一而损,过封锁线。  
然后,张连长看到要到封锁线,就蹲下,古排长不忍自己连长一个人面对这一切,就和自己连长蹲在地上,看着战士们弯着腰,从他俩身边急匆匆地跑过去。  
“一排长,你怎么还呆在这里,快去带领一排。”张连长担心说。  
“连长,还有王杰副排长,他非常得行。”  
张连长当然知道王杰副排长的能力跟古排长一样。觉得自己说什么,古排长是不会理睬他了。他俩是一起参加抗日,到解放战争的兄弟般的战友,他就不说了。这时是过封锁线,可这一部分,和天没大亮的缘故,是看不清美军和南朝鲜伪军的。  
这时,一排通过了,看到战士们左手拎着步枪,那吊在他们紧束在浅黄色军衣腰间宽皮带下的圆鼓屁股上的水壶,在他们跑动中,上下碰击着,发出叮当的声响,还有紧挨在他们腰间的皮带上挂着的长长的的刺刀也被碰动。  
于是,有的战士干脆边跑,边把自己的右手往后伸,按住水壶和刺刀,以免发出的声响影响大家过去,更担心这样会惊动了在附近的敌人似的。  
“看来,我们战士的警觉性不错!”古排长和连长站在边上看着战士们匆匆跑过去时满意说。  
张连长没有回答,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这些战士的身上,现在,只要战士们通过就更好。有点使他不安的是,敌人会打炮弹来。这种感觉在催他,就跟有人在喊他急于去干活,而不让他老是在这里闲着似的。  
然后,二排长尹红,三排长孟一兵,四排长孙正元没有看见。  
在张连长疑惑时,不解时,他俩看到了后面的排长孙正元(这里以孙占元为原形)  
“孙排长,后面已经没有人了吗?”  
“是呀,连长。”  
“走。”张连长对古排长说,两人和孙排长往前面快走去  
忽然有炮声开始响起。  
“连长,敌人开始用炮打了。”古排长喊道。  
张连长不敢大声喊,就立刻尽量压低声音喊:“同志们,快,快跑过去!炮弹来了!”  
然后,古排长也喊。此刻,炮弹的声音更响了,而且,好像是有几枚炮弹在他们头顶的东方打来。  
“连长,我们怎么办?”古排长喊道。  
“必须更快地通过这个大地坝。”张连长说。  
两人正急往前跑。  
这时,两颗炮弹的呼啸声在夜空上从前面飞来,跑在后面的张连长听到了。他看不见,感觉到炮声带着凌厉的势头朝不断跑动的战士们的头上落下来。  
只有在炮弹落地前,让战士们紧急跑过这一长段的大地坝,才能减少他们被炸着的风险。张连长想道。就大声喊道:“同志们,快往前跑!要快!快呀!”  
此时,张连长顾不了自己的战士们被暴露的风险了,只有让战士们积极通过,才能减少被炮弹伤亡的不利情势。  
于是,战士们听到后面的连长的紧急喊声,就赶紧往前面猛跑过大地坝。  
一会儿,  张连长、古排长都同时看到:炮弹正落向志愿军排长孙正元和他战士们的队尾方向,刺耳的声音,冲进了他俩耳鼓里,立刻令他俩(他们)的心和神经紧张!  

这时,孙排长看见了或者听到了炮弹有向自己的身边落下来的迹象,他先是抬脸看到了两颗炮弹的声音在越来越响,越大,越来越急,越来越危险,对自己战士非常可亲的孙排长立刻对在他身边的多个战士大喊:“快跑,快呀!”  
而在炮弹落下的一瞬间,他还站在原地,好像他不把这些战士疏散,就不算完成任务似的。而这一瞬间,他在视线中,看到一枚炮弹落在他四五米的地方;他没有马上跑开。或者,没有马上往靠北的这一边安全之地跳开。然后他刚想又喊,因为,原先五米外的落地的炮弹响了,这时,孙排长立刻感到在振聋发聩的爆炸声中,紧接着自己身后有一战士,又急有厚实的撞到自己,感到自己被顺势迅速地撞倒在地上,他觉得自己鼻子和脸立刻触到了发硬的地上,使他感到难受又触痛。  
而在这一瞬间,他听到身后不远,右边又一声爆炸,应该是接着前一枚炮弹后的第二枚炮弹的响声,而在爆炸后发生的震动,使他感到地上在摇,恍如地震般。他也听到了有战士的惨叫声和招呼声,然后,他一下感到:有自己被战士重重的压在他后背上,这沉重如石的战士趴在他后背,毫无疑问,自己是被一个战士救了。他翻动,急于想起来,指挥自己战士们赶紧脱离这里,谁也弄不清还有没有炮弹打来。这个战士忽然从他背上滚落,翻身,躺在地上,就像他的身子不注意碰到什么物体似的。  
他看到,这个战士,因爆炸后在地上燃烧的火光映到其变白的脸和他戴着军帽下他的后脑勺还在流出的温热脑浆和血,而这个战士根本没有呼吸了。  
“杨玉国!”孙排长本来想喊,顿时感到自己的喉咙发硬,然后,他忍不住哽咽了一下,就喊不出……  
在这次过封锁线中,被美军和南朝鲜军的炮弹,炸死了五六名中国年轻的志愿军战士,后来,张连长和战士背着这五六个战士的遗体离开了封锁线。……
据历史记载,和一些志愿军老战士的回忆,他们从吉林吉安过江到朝鲜并往朝鲜南部行军了四天,达到了朝鲜战场。……
(二十)


就在志愿军张昌海连长和他们战友以及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74团,在四天四夜的行军中,他们达到了朝鲜前线,就是说,他们离朝鲜的扑占岭和黄草岭已经近了。张连长在集安邮政局寄出的信,也在今天到了长江边上的位于宜宾郊外有四五公里远的中元纸厂。  
现在是1952年8月19日上午,阴雨天。  
在中元纸厂的机修车间,就是那座很大的长方形的机修车间棚里。  
小玲在靠近一片有污迹的墙边机床旁操作。这时,在她前后两边的和对面的高大的陈旧白色墙下、从门口到远远有些微暗大机房尾部墙下是两长排的机床,都有近30个男女青年工人站在机床,比如:铣床,刨床等旁,在专注地操作。满房的机器声听起来一片轰鸣。青年男女工人们热情都很高,一定要以实际行动,完成车间下达的生产任务,一定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庆一周年来临之前,献上厚礼,支持我们的志愿军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所以,他们都以一种满腔的热情投入到愉快繁忙的工作中去,仿佛一切身心都容进了这一令他们兴奋的状态中,这是一种在新中国解放初期的、愉悦的远离战火的后方的宁静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919
发表于 2019-3-21 19: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919
发表于 2019-4-2 10:3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老师放一个帖子里了,方便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70

主题

4633

帖子

816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169
发表于 2019-8-18 20: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10-23 06:13 , Processed in 0.218401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