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32|回复: 3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秃叔大闹焦岱集

[复制链接]

122

主题

219

帖子

119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91
发表于 2019-3-21 20: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秃叔大闹焦岱集

    焦岱位于终南山下,白鹿原的南边,集镇的北边是岱峪河,属于浐河流域。焦岱镇是一个古镇,在清朝时贺家老先就在这里经营过粮仓,因管理不善而亏损。这里是焦汤、鹿塬、终南山一带的主要物资集散地,从四面八方积聚而来的人络绎不绝,经营项目包容了农副产品、牲口家畜,手工制作、饮食服务等等行业。街道呈东西走向,各种店铺随街而排,牲口市场在街北的大场,大场的西边有一条从河道通往街道的路。这条路是鹿原一带的人上集的必经之路。

    从焦岱河北边走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光着头,上身着一件白色的粗布褂子,下身穿一条黑色粗布裤子,手里拿着一顶草帽子,边走边搧着。脚下蹬一双麻鞋。到了河边,软起裤子脱去麻鞋,淌水过了河,直接向街道走来。
    早上他和几个社员套犁犁地,到了半早起逼堵打了,只得上集来买。他就是秃叔,从摆在地摊上的农具中拿了一个付了钱就走。他走起路来大步流星的样子,一般人是没法比的。
    他出了街过了河路过沟口碑子穿过老虎沟河道上了庄坡越过何家沟回到荆峪沟。没有停就直接拿到郭阳兴家,他怕影响下午套犁。
    阳兴一看笑了:“好叔呢,你也没看你买的这逼堵用得成?”
    他接住一看:“好着呢!”
   “啥好着,连个眼都没有,咋样穿绳子?”
    他接过一看傻了眼:“我拿去换换。”
    阳兴笑了,看着他风风火火离去的背影说:“光就是腿麻利。”

    秃叔高大的身材给他带来了机遇,抓了壮丁后,被一位将军看中,做了警卫员。那个将军有一身好武功,经常晨练。他就在一边看着,将军的一招一式都记在心里,偷空躲在暗处练。有一次被将军看见了,一想这还是个苗子,要是有一身武功不是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想到这就叫到跟前问道:“小刘,你愿意不愿意学武功?”
    刘秃胆怯地看着将军小声地说:“想。”
    将军笑了:“好,从明天起我就教你武功。”

    跟随将军几年,学到了不少功夫,也多亏有了一身功夫,在以后的战争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侯马战役中的秃叔,一再请求上前线作战,将军舍不得他去,没办法,只得委任他担任班长,上了前线,坚守阵地。一连几天几夜的厮杀,打退了鬼子几十次的攻击,一班人死的死伤的伤,只有他一人还能战斗。武器炸坏了,子弹打完了,眼看着敌人又一次进攻正在迫近。刘秃在整个阵地寻来寻去也没寻见一枚手榴弹,一颗子弹。身边有的是被敌人轰炸后暴露出的石头。他就把这些石头收拢来,堆积一块。敌人“咿呀”喊声越来越近,他不慌不忙抓起一颗石头,目不眨睛地看着,看着,近了,到了跟前。他大喝一声“狗日的鬼子,来吧,爷爷给你们准备着好吃的。”手一使劲,石头被捏成碎块打向敌人,眼前的敌人倒下滚下去了,后边正向上冲的被前边的塌倒了。又一批冲上来了,他又抓起石头向敌人打去。身边的石头打完了,敌人的进攻也打退了。

    不到十里的路程被他这个飞毛腿走完了。进到街道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咋样也挤不过去。这些人做啥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挤到近前一看,原来是几个小流氓在调戏一个女人,细一看是疙瘩sa的女人妖精婆。他退出了人群,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没有好印象,两口子没一个好东西。但又一想,不对,应该管一管,这不是丢咱村的人吗?

   “这个女人长得白嫩白嫩的,就是好看。”人群中一个老汉流着涎水后悔地说。
    身边一个老婆捂着脸挤出人群走了,几个小青年动手动脚地调戏着妖精婆,只见她妞妮地摆动着腰肢更加动人,小青年越发被她迷住,污言秽语逗得人们直笑。
    气得秃叔怒火直冲脑门,得想个理由才是,就在街上买了几个油糕,挤进人群。
    故意把油糕掉到地上,拉着身边的人吵了起来。
   “你给我赔,刚买的还没吃。”
   “你自己掉的,还赖人家。”
   “明明是你挤掉的,还敢胡说。”他只是说并不动手。
    他俩的争吵引来了人们的关注,几个小青年再也不调戏妖精婆了,来到他身边,出手就是一拳。秃叔不慌不忙轻轻地抓住对方打来的拳头,只见那人“啊吆”一声,痛苦地坐在地上用另一只手捂着受伤的手。
    几个小青年围了上来,出手动脚,还不见秃叔动弹就倒在了地上。吓得满街的人起罡子就跑,后边的还嫌前边的跑得慢挡道。几个小青年一看事色不对连爬带滚地逃走了。秃叔拉着妖精婆向街口走来,迎面碰见一个彪形大汉掮着一个碌碡挡住了去路。
    秃叔心中一慌不好,遇见对手了。吓得妖精婆藏在秃叔身后直抖抖。
    只见那人把碌碡从肩上取下来,双手就像是玩泥蛋一样,从这个肩移到那个肩,又从胯下扔过身后拧身又接住在手。没走远的人从躲着的地方走拢来看热闹,胆小的看胆大的样,也慢慢地聚拢来。
    秃叔看了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这人看样子也就是这些本事。心中有了底也就不怕了。他伸出双臂抓住那人的腰连人带碌碡拿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几圈,面不改色心不跳。当他轻轻放下时整个街道早已围满了人。
   “好!好!好!”叫好声此起彼伏。
    他很轻松地从那人肩上取下碌碡竖了起来,轻轻向空中一抛,用一个指头接住在蹄窝里举了起来,另一只手轻轻一拨就像是小孩玩蜗牛似的转了起来,叫好声四起就像是老天打雷一般。向空中一抛又用另一个指头接住,玩了一会后向空中抛去足有一丈多高,只听“嗵”地一声碌碡落地不见了。有几个胆大的走上前一看,只见地上有一个洞,向下望去黑咕隆咚的看不清。
    那个大汉“噗通”跪在地上,满街的人无不佩服。

   “荆峪沟的人厉害。”这句话在焦汤、鹿塬传开了。

    事后秃叔才记起自己是来做啥的,引着妖精婆来到农具摊,“师傅,我刚才没看,拿了这个逼堵用不成,我想换一换。”
    那人那里敢说不换,就是换不成也得换,刚才的一幕看得他心还直跳。
    秃叔放下原来的逼堵,重新拿起一个,这次不敢大意,用心用意地看了,好着才起身离去。
    望着远去的背影卖逼堵的人才笑着说:“南川拾了我个社怂卖逼堵,塬上拾了你个社怂买逼堵。”

    两个人回到村,妖精婆绘声绘色地学说了秃叔在焦岱精彩的一幕,一传十十传百不到一天的时间荆峪沟就传遍了。

    一个老妇人到女家去,因路途遥远,交通不便。老人家腿脚不美行动不便,早早就动身。眼看着太阳就要从塬塄子落下去了还没有到家。夜幕正在慢慢地拉开,老人家心中越走越怕,越怕越有鬼。
   “站住。”从包谷地钻出来两个小青年拦住了去路。
    老人家吓得坐在了地上,小青年在她身上摸着寻钱。
    老人当时蒙住了,眼看着女儿给的几个钱要被人拿走,年迈体弱的她能有啥办法?稍过一会想起了人们流传的荆峪沟人的事情,就对正要离去的小青年说:“你俩甭走,我是荆峪沟人。”说着抱住其中一个的腿不丢手。
   小青年一听立时就坐在了地上,吓得直颤,胆大的回话像吃炒豆,胆小的嘴抖抖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北原有一个村种西瓜,邻村人去县里路过地边,也是渴急了,就顺手摘了一个解渴,结果被主人看见了就臭骂了一顿,那人害羞地走了。到了晚上来了几十个人把瓜园围了,要踏平瓜园还要打人。这可咋办?他们知道人家是不好惹的,这可是生产队的主要副业收入,一旦踏了损失就不可估量了,打咱就跟本不是对手。
    方圆几十里的村庄除了荆峪沟人没有惹得起的。
    藏在庵子里的看瓜人不敢出来,其中有一个脑瓜子活的说,咱不仿吓唬吓唬,就说荆峪沟有咱的亲戚,看咋样?行,先试试,回许能起些作用。
   “哎,你们听着,荆峪沟俺舅在这,谁要是敢来你就来吧,要是怕惹事就快回去。”
    这一喊还起了作用,那些人一听是荆峪沟人咱可不敢惹,拔脚就走。黑咕隆咚的一步高两步低,好像荆峪沟人就在后边撵似的,后边的催前边的前边的使出浑身的力气于腿部却反而不听使唤,两条腿互相撞磕起来,有的还倒在地上,不是有人促就不得起来了。

    有个女人坐在门口给孩子喂奶,孩子只是哭就是不吃奶。铃声和队长喊叫上工的声音,正在催促社员到地里去。这孩子还没吃奶,咋样也迟了。她哄着孩子说:“你吃不吃,你看荆峪沟人来了。”这句话还灵验,孩子果然不哭了,吃起奶来。

    方圆百里的人只要一有事就冒充荆峪沟人,更为神奇的是,人们传说的神乎其神的是秃叔,赤手捉狼的事。

    一天夜里,秃叔送通知回来,路过施家渠,被两只狼拦住去路。一只躲在塄上刨土,一只学娃叫唤。过了一会,看秃叔并不胆怯,还在走路。就一只在前一只在后,夹击秃叔。秃叔没法前行,站住了。故意圪蹴在地上,诱狼入身。两只狼以为目的得逞了,秃叔吓失塌了。前边的这只一个猛扑,东边的这只也不甘落后扑来,秃叔说时迟那时快,“腾”地拾起身来,前边这只狼正好到了身边,他向后一闪,躲过狼头,快速地伸出右手,抓住狼腰。就在这时后边的也来到身边,几乎是同时飞起一脚,狼被踢向空中足有一丈多高,就在这只狼还没有落地的时候,手中这只也被抛向空中。只听“嗵”的一声,后边这只狼落了地,前边这只正要落地时他又飞起一脚,狼又被踢向空中。他一只脚踏在奄奄一息的地上的狼身上,立时狼就五窍出血。前边这只刚要落地他伸出铁掌抓去,狼头被捏的粉碎。
    他一手拉着一只把两只狼拉回家,放在门口。

    第二天,刘红在门剥狼皮,男男女女大人小孩前来看热闹的围了一圈,各家各户的人端着碗分狼肉。

    杨正刚和青年们对秃叔的武功发生了兴趣,自己身边原来还有这样一位武术高手。秃叔是一个轻易不显山露水的人,从来没有在人面前显摆过,所以知道他有武功的人就很少。
    这天杨正刚收工回来,放下农具就来到秃叔家,问秃叔:“叔,能不能把你的武功传给我们,我们几个青年想跟你学。”
   “既然想学,我就教,这可是个苦差事,不想吃苦可不行。”
    “没问题,叔。”
    “没问题了就行。”

    秃叔又一次去上焦岱集,在路上有人认得秃叔,就给人介绍。有些青年人认为是胡谝不相信,就走上前问秃叔:“叔,你在焦岱集上玩碌碡和徒手捉狼的事是真的吗?”
    他谦虚地笑着回答:“那是人们胡传,我有些武功是事实,也没有那么厉害。”


    作于2019年3月2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5

主题

1万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888
发表于 2019-3-21 20: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谦虚地笑着回答:“那是人们胡传,我有些武功是事实,也没有那么厉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38

主题

7149

帖子

891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8916
发表于 2019-3-23 16: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佳作,遥祝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57
发表于 2019-3-24 21: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27 02:20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