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08|回复: 1

[微型小说]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18)————杨正刚拜师秃叔

[复制链接]

120

主题

217

帖子

117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179
发表于 2019-4-4 07:5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长篇系列小小说《荆峪沟》(18)————杨正刚拜师秃叔

    瘦猴急急如丧家之犬,失机慌忙跑回家,正在梳头的妻子看见男人就像做贼似的,就跟着后边看。只见他钻进厦子脱裤子。她走上前拿起裤子一看,咋是一条女人裤子,细看也不是自己的。怪了,男人不是烧窑去了,咋能穿谁家女人的裤子回来。
   “你穿谁的裤子?”妻子不解地问。
   “穿你的。”瘦猴神色恍惚地说。
   “穿我的?还不是穿人家野婆娘的。”妻子拿起裤子就向外走:“让大家看看到底是谁家女人的裤子。”
   “你甭喊叫下。”
   “啥?甭喊叫,做下好事了么,不敢喊叫。”说着就跨出门去。
    瘦猴急了,一把拉住妻子向后一摔,妻子倒在了地上。
    妻子拾起身扑向男人,在脸上连抠带掐,瘦猴躲避不及立时脸上就布满了血印。
    瘦猴恼羞成怒,伸出手就是一记耳光,俩口子打在一起。

    妖精婆早上起来穿裤子,一看这不是自己的裤子,是一条男人裤子,肯定是瘦猴着忙把自己的穿走了。穿着上衣光着屁股翻箱倒柜寻裤子,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了一个男人。妖精婆抓起一件衣服遮住下身,静目一看是自家男人才松了口气。
    疙瘩sa看见妻子惊慌的样子,也没多问,对着妻子说:“你快穿,给咱弄些椿树胶。”
   “要胶做啥?”
   “你快去,再甭问了。”
    妖精婆穿好裤子来到炕边背着男人把瘦猴的裤子塞进煨洞才走出门去,不大一会就回来了,推开门吓了一跳,只见男人满脸乌黑。
   “你这是弄啥呢?给脸上抹锅煤?”妖精婆不解地问。
   “你就别问了,照办就行,快打一个鸡蛋跟胶一合,给我粘(zan)脸上。”

    疙瘩sa做好一切,走出门正好碰见瘦猴,只见他满脸伤痕:“贤侄,你的脸?”
    瘦猴正低着头走着,听见有人问话,扬起头一看,面前站着一个满脸乌黑的人。爷妈,这大白天不是碰见鬼了。听声音和看长相才知道是自家的先人疙瘩sa。不问自明,他是被火烧的。
   “大,我和妻子打捶,嗯,被她抠的。”瘦猴吞吞吐吐地说。
    疙瘩sa也不好多问,就走向人群,瘦猴心里说,当时从窑道出来不是好好的。

    大场做窑货的张师正在忙着,从村南走来一个黑咕隆咚的东西,他一边忙活一边扬着头看,这到底是个啥东西,是人还是鬼,按说大白天那来的鬼。到了跟前那人发了话:“张师,你这窑货做的不错。”
    他是无话寻话说,张师看了好久也没看出是个啥东西:“你这咋咧?”
   “夜黑烧窑烧的。”疙瘩sa故意在场间转悠。
    他离了张师又来到正在收瓦罐的陈志清、李老五、杨正刚跟前,大家谁也没认出他来,还当是个怪物。“你几个收瓦罐。”
    从声音才听出是疙瘩sa,陈志清问道:“贤侄,你咋样把自己弄成这样?”
   “烧窑来么,要不是我发现的快还不烧死。”疙瘩sa站到三个人跟前:“你看烧成啥咧。”
    杨正刚故意让他说:“好叔呢,这是好事,给头沾钢,孙悟空不是练成火眼金睛了吗?”
    疙瘩sa知道这是讽刺他,有些带气又有些说笑地说:“崽娃子,咋样说话,你叔这也是为了集体经济才受的伤呀!”
    陈志清收着瓦罐对了一句:“炜柴不是两个人吗?咋能把你烧了。”
    疙瘩sa委屈地说:“瘦猴出主意说两人分开,一人烧前一人烧后,他回去了就只有我一个,烧着烧着睡着了。才叫火烧了。”
    杨正刚本身就见不得这东西也想乘机发发气愤:“招祸太能的祸了,我看还没烧死。”
   “你、你、你咋样说话。”气得疙瘩sa拧身就走。
    他过了中桥,来到村北,李新志正在和赵师勘测庄基,随着集体经济的发展,需要新建饲养室。
    二人正忙着,谁也没注意疙瘩sa的到来。“二哥,你俩在这忙着。”
    李新志才拧过头看见他,故意问道:“兄弟,你这是咋咧?”
    “二哥,我就是来和你说这事的,你看为集体烧窑,把我烧成啥样子了。”他装出痛苦的样子。
    新志心里明白,当时走出窑道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但不好意思说破,只得答复道:“这事我知道,队上一商量再说。”
    疙瘩sa一听目的达到了,就准备离开:“二哥,这事就交给你了,你们商量着办吧,不要亏了下苦的。”说着拧身就走。
    新志故作关心地说:“回去好好养伤,不行了到白家小村看看。”
    疙瘩sa脊背发烧地走了,来到大路边,正好碰见学生放学。娃们的一看这个满脸乌黑的东西,以为是妖怪,乱喊叫起来:“妖怪。妖怪。”“打妖怪、打妖怪。”拾起石头、瓦片向疙瘩sa打去,疙瘩sa抱头鼠窜,慌不择路,“窟嗵”跌到渠里去了。娃们的看着有的发笑,有的还不停地拾瓦片、石头打。
    疙瘩sa头上身上像下冰雹似的,身上水直流,像落水狗。
    这时走来一位老师,看见学生在打疙瘩sa,才上前制止。从渠里拉上来,一看也笑了:“你咋成这样子了,别怪娃们打你。”
    疙瘩sa羞的无地自容,也不答话仓仓忙忙地走过西桥,回家去了。

    晚上,正在带领民兵巡逻的赵爱玲,来到上场与下场接壤处,发现一个黑影从贺德全隔壁朱英华家出来,跨过渠向东去了,民兵们大喝一声:“谁?”就向黑影撵去。
    这向东跑去的不是别人正是刘红,自从那次在团支部会上批评后行为有所收敛,时间长了又老病复发。不过行动没有以前那样放肆了。
    谁承想,刚从英华家出来就碰见了民兵,他没敢回家,利用自己麻利的腿脚向东跑去。这个自小就偷鸡摸狗,上树掏老鸦窝,利索的像个猴,岂是民兵撵得上的,不一会就不见了。
    谁也能料想他就是刘红,但是这次可估计错了,他并不是去寻英华的。他的心思一直在金马驹子身上,要是把那个东西弄到手,那他就发了。一连几次翻墙越户到贺德全家偷听,总以为能得到些蛛丝马迹。可是每次都是一无所获。
    刘红虽说出身贫寒,但这人心术不正,秃叔也见不得他。秃叔一收工回来,吃过饭,就聚拢来几个小伙,和他切磋拳艺。通过和青年们的接触,他也爱上了这些小伙子,忘记了自己的年纪,感觉自己也年轻了许多。
    明朗的月亮挂在树梢,给地上投下影影拉拉的黑影,青年们在秃叔的指导下认认真真地练习着,一招一式都不马虎,地上的影子也跟着比划。
    青年们练了会,秃叔招呼大家休息。
   “秃叔,你为啥不把拳术教给你刘红?”青年们把秃叔围在中间,总爱听他讲当年打日本的故事。
   “我们学拳术主要是为了锻炼身体,也是为了防身,刘红虽说是我的儿子,但他的根子不正,要是教给他不知要祸害多少人。”
    杨正刚听了连连赞同,这次能参加的这些青年都是自己按照秃叔的标准挑选的。秃叔到底有没有武功人们一直不知道,那次在焦岱集上也只是听人说。今年三夏大忙,他可是亲眼所见,才证实了那些说法。

    夏天的太阳已经过午,社员们正在大场收麦子,推刮板的、拿苕子的,不一会就推成了一条南北的长梁,妇女和软劳力张口袋掌川子装粮食,精壮男劳掮桩子。他们排着队从大场到仓库你来我往。
    郭文轩和刘秃叔两个一帮来到场间,一人抓住一条已经装满的桩子,郭文轩说“秃哥,人都说你有武功,都是听人说,谁也没见过,今个咱俩比试比试,看谁掮的多。”
    刘秃笑着说:“我肯定不行,咱俩就不比试了。”
    郭文轩逼着说:“你今天要是赢了我,大家肯定服你,要是输了就别在人面前吹嘘。”
   “我从来就不敢吹嘘自己,还是算了吧。”
    这时所有的劳力都聚拢来,拍着手喊叫起来:“秃叔,来一个,来一个。”杨正刚和青年们喊的最欢。
    刘秃众情难却,只得答应了大家的请求。只见他就像是打把式卖艺的,双手抱拳向周围施礼。
   “我刘某平时一再告诫自己,不可在人面前卖弄拳术,今天大家一再要求,我就献丑了。”话刚落点,只见他脱去汗衫向空中一扔,被杨正刚逮住,拿在手里。他聚拢来三袋子粮食。提起一袋粮食就像抓着一只小鸡。很麻利地向空中一扔,然后再用肩头接住,一个、两个、三个轻轻地落在肩上,然后大踏步地走向仓库去。他的身后响起一片叫好声。当秃叔返回大场时,郭文轩心服口服地对刘秃说:“老兄,今天兄弟才真的开了眼界,佩服佩服。”
    刘秃叔刚要掮起一袋子走时,大家的兴致正高,大声喊叫起来:“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喊声把四五队的人都招来了,大场围满了人。
    刘秃叔不慌不忙地放下肩上的袋子,张开大口,噙住袋口,在场间转了起来。人们的眼睛都看呆了,这么厉害。当他放下时,人们才反应过来,拍手叫好。
    这时不知是谁大声喊叫说:“把你在焦岱玩碌碡给咱也表演一下,让俺也开开眼界。”
    下来是人们随声附和着:“来一个、来一个。”热烈的掌声夹杂着喊叫声,惊的树上的鸟儿都飞走了。
    刘秃叔盛情难却,来到大场边一个最大的碌碡前,圪蹴下去,伸出右手,从碌碡底下插了进去,然后运足力气,只见碌碡慢慢地往上升,大家的眼睛都瞪瓷了。足有二三尺高时,两腿一用力立了起来。然后向空中一抛,伸出中指接住在蹄窝,用左手像拨蜗牛似的旋转起来。
    大家看呆了:“好。”“好。”此起彼伏。村南村北的回声在荆峪沟上空回荡。
    他玩了会轻轻地向地下一放,面不改色心不跳,就像是没事人似的。
    又响起一片叫好声和掌声。
    在人们的掌声和叫好声中,杨正刚跪在刘秃叔面前。刘秃叔不知咋的问道:“正刚,你这是?”
    “我要拜师学艺。”
    刘秃叔笑着扶起正刚:“新社会不兴这套,你要学也可以,这可是个苦差事。”
    “叔,你娃既然想学就不怕吃苦。”
    “好,你既然不怕吃苦,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


     作于2019年4月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133
发表于 2019-4-5 22: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连载,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16 13:00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8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