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部文学网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第三方账号登陆:
  •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部文学

查看: 282|回复: 4

[长篇连载] 【飞向天宏小说】城里的羔羊(27--32)

[复制链接]

207

主题

484

帖子

172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20
发表于 2019-4-15 11:02: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7

王丽英父母双双竟然跑到马村去问马虹的爹,马虹她爹问他们什么事?王起根笑呵呵的说。

“俺闺女丽英和你闺女一起走的。"王起根劈头盖脸就问,马虹她娘疑惑望着他们夫妇。

"俺闺女还是你闺女带走的,俺正要找你们问下情况,你们收到闺女的消息吗?"马虹她娘反问道。

"唉!俺们收到过几次钱,都快五个月了,电话也不打个回家报平安,死丫头看来还是生俺的气。"王丽英的娘后恨不该让闺女去打工。社会上复杂越穷的地方越没有人顾及,大多都结伴成帮向江南沿海开发区去谋生了。

"是啊,闺女不在家时挂欠,闺女在家时又操心,俺们身体不好,她爹上次不差一点走了,幸好邻居。"王丽英的娘也唉声叹气。

这么说来,两家都在埋怨闺女这么长也不捎个信,打个电话,毕竟是闺女。马虹父母招呼他们急是没用的,现在闺女在何方也不知,这大海捞针捞到何时呢?王起根想了一下,就和他的老伴没有留下半句话就走了。

马村是偏僻的地方,加起来也就五十来户,窝在村的年轻人多。像马虹这样走出深山闯世面的仅有她了。她读过书,好歹也有初中毕业证,这是好事,当年马虹在村算得上是"女秀才“。自从花钱买了一部多功能4G手机,那网上聊天都聊到北京人、广东人、上海人、新疆人。几乎全国四面八方都有微友。这就是网络世界,网络时代的好处。王丽英和马虹就是加微信好友才认识的好姊妹。

一天,两人碰上一起了,网络发发笑脸,逐渐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他们有时议论村中某某男生的好与坏来,有时议论男女之间情感之事。虽然不能明目张胆地说谁爱谁谁不爱谁之类话,只是自己心中有数罢了。时间一长,王丽英和马虹混熟了,差不多都想“义结金兰”的地步,只是网络上没有实地结拜过程而放弃这个想法。说起来也难怪,网络世界就是虚拟世界,网上无奇不有,所以她们俩一拍即合,决定去城市闯江湖,一个好听的名字一一打工才走到了一块。

"她爹,闺女出门有五个月了,记得临走时闺女说到外面闯闯看,不行回家来也不迟,不过她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年龄。" 马虹娘就这样认为才告诉她的老伴。其实山村的老人都这么想,可是山村也有村族房股势力,人多永远是旺族,这一时代乡村就这样的。这种恶俗,冬去春来,也成习惯了,也成这小山村时俗。

“她爹,闺女再不回家准是出了事。"马虹娘下结论似的说。

"那会出啥事?"马虹爹也担心,一个女人家家走出深山老林,何况又是第一次出远门,她们很提心吊胆,这不怪他多问几句。

“是不是王家他的闺女被人拐了?"他继续说。

“是不是王家闺女出事啦?"他望着她继续说。

“哎呦,王家是王家,关俺马家屁事,他们去找,俺们不去,再也上哪里找,城里不比山村,却是高楼抬头都望不到顶的大房子,谁住几楼,谁家打架了啊,夫妇相吵都很平常的很,他们找让他们去,俺们可没有这闲工夫!"马虹娘还懂些人情世故,多少也说出一大堆。

王丽英父母撇嘴回了家,脚一跨进门,王起根操起桌子的冷茶"咕噜咕噜"喝了两大碗,改渴后他坐在桌边说。

"俺们去找肯定找不到!"王起根下结论似的,王丽英的娘点点头,也同意他的想法,不出找嘛总总不放心,钱是每月寄,这下就证明闺女在城里有事做,不然钱从何来?

"等电话!"王起根说话很实际,不等电话也不行,闺女再寄钱、寄营养品,听不到闺女的声音心里总是像有一块石头在心里头,再挂欠闺女也看不见呀?

"嗯,等电话。“王丽英的娘也只有这样说了。茫茫人海,女在何方?

"她爹,俺们急得也屁用,听天吧。"王丽英的娘唉声叹气。

"是啊,俺也急,要不要问问村里闺女从小玩大的王虎英?"王起根站了起来向家门走去。

"你回来,这可是失面子的,虎英生来脾气古怪,冷不冷的发闷骚气,你去了也白搭,起根什么事别急成猴像,过一天俺去问她,你一个大老男子不怕人家笑话?"王丽英的娘可算是语重心长。

"什么白搭?不就是问闺女下落吗?在你嘴里吐不出来好话!"王起根憋着气走了!

"她爹,去哪?真去呀!"王丽英的娘爬起来跟后他屁股后面。

"走就走吧!"王起根一个走前一个走后向王虎英家去。

"哟哟哟,起根啊,你们有事?"王仁宝笑嘻嘻地说。

"仁宝啊,其实没……没有别的意思,俺就是……就是问问她知道俺闺女的手机号么?哈哈,就这么简单。"王起根吞吞吐吐地说。

"问虎英?"王仁宝很爽快。

"就是嘛,俺闺女出门打工快半年了,也不捎个信,也不打个电话,急死她娘了。"王起根望了望王丽英的娘一眼说。

"虎英、虎英,丽英她爹问你话。"王仁宝找到了闺女,叫她过来,当着王丽英爹娘说。

"嗯,爹,大叔大婶好。"王虎英笑嘻嘻地说。

"虎英真懂礼貌,虎英也好。"王丽英的娘讨好地说。

"大叔、大婶什么事?问丽英吧?"王虎英平静地说。

"哈哈,虎英多懂事,俺们就是为这事来。"王起根点点头说。

"丽英昨晚俺们还视频对话,她说她找到一份工作,加班加点每月可赚上5千的,她混的蛮不错,大叔、大婶你们还有哪里不放心的?"王虎英把该说的简单的说。

王虎英她可是心直口快的村姑,皮肤黑不溜秋,心不坏但脾气古怪,稍不顺心的事就先大发气,后就闷闷不乐。知道她的人当她的面说好话,她笑嘻嘻眼睛眯成一条缝。今年她也二十三了,还窝在娘家,有邻村小伙子相过亲,都是嫌弃她肤色、老鼠眼、凶巴巴的任性都黄了。

"俺丽英手机号可以告诉俺不?"王丽英娘试探着。

"哈哈,可以,俺给你们直接打一下?"王虎英这可是她最高兴的时候,平时她哥借来打个电话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今天顺风顺水了。

王虎英不含糊地点了王丽英手机号,那头电话是呼叫转移,急得王虎英翘起小口念念有词。她在微信发了一条消息: 丽英,你爹娘找你,回个信。发完微信后她笑嘻嘻。

"电话是呼叫转移,俺发了微信,可能在上班,大城里上班不能通电话,发微信可留言,俺们只有等,别急,大叔大婶!"王虎英很兴奋地说。

几分钟过去了,按惯例最多两分钟王丽英就回复微信信息的。十几分钟又过去了,直到半小时还是不见回复,急的王虎英挠挠头,王起根夫妇也不说话,王仁宝坐在一旁干着急。

"虎英在等你回信息,你娘生病了。"王虎英撒了一条谎,竟然说王丽英的病了,看她回不回信息呢?她们一直在等,等了十五分钟后,玉丽英回了四个字: 不要紧吧?“

"回了,回了,她回了微信,大叔大婶,王丽英说,一切很好,工作正常,中秋节回家!王虎英又在撒谎。王起根夫妇喜出望外,他们不知道王虎英做了手脚,高兴地回家了。等他们走后,王仁宝就怀疑她,结果王虎英说。

"爹,俺不这样说,他们肯定更着急,等晚上俺跟丽英说明白,叫她中秋团圆节回家就是了。"

"你……你……这怎么闹着玩的,假如丽英不回咋办?"王仁宝就问。

“到那时就说中秋节加班回不家,等过年了,这样他们不会再担心,这叫‘缓兵之计'哟。" 王虎英笑嘻嘻的对她爹说道。

28

别墅里熊辉煌唱起了京剧《智斗》,他正投入,王丽英听的津津有味,她又为老熊沏了一杯茶。

"欢迎,鼓掌!"王丽英喊着,已浸泡在幸福的甜蜜中,她侧身挨着熊辉煌,却成了一只羔羊。

"丽英啊,明天我们去成人高考教育处报名,你要报名,三年后你就是地地道道的大学生了。"熊辉煌突然间不唱了,他崩出这样的话,王丽英听进去了,她在浮想联翩,她在做大学生的梦。

"老公你真好!"王丽英双手抱着他,还不停的撒娇取闹。

"等假期一到我带你去旅游,喜欢不喜欢?"

"出门玩对吗?丽英想,先去什么地方啊?"

"去本省的名山大川玩一圈……"老熊眉飞色舞的说,王丽英不悦。

"我山都看够了,川地游过泳,这有什么意思?玩就玩北京、上海、武汉……"王丽英"啪啪啪"地说了十几个地方。

“只有老婆高兴,这地方统统去,等玩完这些,我还准备带你去美国,去看儿子、儿媳、孙子呢。"老熊夸夸其谈,使她神昏颠倒,眼巴巴地望着老熊,足足几分钟。

王丽英听的云里雾里,突然间意识到,如果是一起了美国,他有儿子、儿媳、孙子,那还不把我打死在美国不可,这可去不得。

“老公,美国这地方还是不去吧,太远了。"

"等上飞机,十几小时,在机上吃饭,睡上一大睡就到了,飞机飞这太平洋时,到处是浩瀚汪洋……"

"老公,我晕机,这太高了,要是飞机没有了油那掉下来咋办?我不想去,在北京、上海玩玩就心满意足了。"王丽英斜视了老態一眼。

"好,那就依你,你不愿意就不去,我先打个电话问问你成考的事。"老熊戴上了老花镜,拨打了电话。

"喂喂喂,高老师吗?我是老熊,明天你在不在?"熊辉煌拿起电话。

"熊工程师,我在,我在,找我有事?"电话里的声音。

"哈哈,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有个亲戚要参加成考,她可是小学生,但是年龄二十三,不小了吧?可不可以报名参加成人高等教育考试,起步点大专?" 老熊平静地说。

"熊工程师,你不是开玩笑吧?小学生我拿什么帮她填名报表吗?不可以,哈哈。"电话里婉言拒绝了老熊,王丽英也听的清楚。

"高老师,天无绝人之路,你就疏通疏通一下关系,给我亲戚弄张高中毕业证吧?唉!明天见面再谈,我先挂了。"老熊未等当方回答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老婆,明天我们去找他,没事,吃饭!"老熊对着王丽英说。

         "我报什么大专不大专的,其实我认识一些常见字就行,我也不想高攀,也不想奢侈,有一个安稳的家就行。"王丽英拿着他的手说。

        "报名一定要报,我都打好招呼,我去直接找关系,只要报了名三年就毕业证,这证可是大专证,当今社会上像你们年轻人谁都是大学生,到时扫高级厕所也要大学生文凭,没有这个证走到哪里都行不通。上次你那个同乡叫什么来的?哦,叫马虹,她还带上了初中毕业证呢,这说明什么?说明知识的重要性嘛!" 老熊苦口婆心的说。

      王丽英也早听出了一些明堂,说道道话而已,不过现实也是这样,有知识有文凭的人走上社会比知识浅薄的人吃香的多,所以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王丽英也是吃这个亏,人虽然长的漂亮,招人喜欢,一问起学历文凭男方就傻了眼。记得镇上华镇长的儿子就相中过王丽英,当华镇长他问起王丽英学历文凭,王丽英还一问三不知,不过问的都是书本上知识所以好好的爱情像小鸟样飞了,这不次一两次。某市教育局副局长儿子也和王丽英相过亲,两个人还手牵手看过电影,事情都差不多,等男方的老子副局长出差回来,结果又吹了,这些都是因为学历文凭的事而弄得王丽英有一次跳河自杀,闹出的为爱而殉情的故事。

        "老公,好吧,明天去。"王丽英答应了老熊的要求。

        第二天早上,老熊和王丽英起床,老熊俩都穿着打扮一身,吃饭后就去找高老师了。半个小时的车的开开停停,上午八点左右高峰期,上学的、上班的、车辆、行人来往穿梭,红绿灯十字街口车辆排成一次“长蛇阵"。找到区教育局附近的成人高考培训中心已经十点多钟,高老师都忙不过来,老熊牵着王丽英的手,一老一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报成人高考吧!室内几个人都望着他们。报名的、交钱的、还有审毕业证的,把高老师忙的不亦乐乎!

         一个一个报名、缴费、验证,走几个又来几个,室内几乎保持"能量守恒",本来老熊可以站队排前头,关键的问题王丽英拿不出任何起步高中毕业证,所以他们俩一直接坐在条椅上,目的是让所有人走完才找高老师“谈盘子"的。

        三个小时过去了,现在人几乎走光了,室内只剩三个人。高老师喝了一口,坐在椅子上望了望他们。

        "老熊,这不是帮忙的问题,关键你哪个亲戚什么证也没有,让我拿什么给她填表,表上这文凭一档必须填,并且还要填上证获得年月日,你叫我怎么办?"高老师呷了一口茶说。

         "高老师,她有高中毕业证就不用找你了,再说这时代高中毕业证顶啥用,企业单位或民用企业也不用高中毕业生呀?唉!还是帮忙想个办法,成全她一生愿望!"老熊已把话都挑明,可高老师紧锁眉头,表情样子看过去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三分钟后高老师微笑了一下,王丽英关了一下高老师面色,紧张的心情舒坦些。

        "老熊,这样吧,我用本人在教育战线上混了四十年这张老脸,破例帮你想办法,疏通一下关系,我去找下我的学生梁局长,他现在是教育局一把手,不过……"高老师望了一下老熊停顿了。

       "高老师,这个社会我知道金钱开路,尽管开口。"老熊察觉到了高老师的意思。

       "哈哈,好说好说!高中毕业证这个数。"高老师伸出一个指头。

       "行!"老熊默默地点点头吐一个很坚决的字。

       "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两个小时兑现!"高老师很有把握地把桌上冷茶喝的精光。老熊把这钱付了,高老师收后他站起来拿着小提包准备出去。

       "下午2点找我,就给她把名报了,不过有事必须交待上前,三年后毕业问题你们看着办,这报名一关基本上审核通过,记得五张照片,两寸正面免冠蓝底板照片,快去找照相馆,不可误事!”高老师和他们说说说笑笑走下了二楼。

       下午两点钟,高老师就坐在办公室恭候多时了,老熊和王丽英找上了他,顺利地付过报名费填了表,把名弄成了。

        老熊和王丽英兴冲冲地下了二楼,搭上的车,一路顺风回家了,打开别墅大门,他们都欣慰地笑了。

29

轿车停在了偏僻的地方,邱吉祥和马虹下车向教师宿舍小区走去。宁静的大楼立挺在树木拥簇的丛中,一条两米宽的水泥路延伸宿舍楼。邱吉祥敲打着班主任老师家门,此时打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性老师,他惊讶的说。

“你们是……"老师开口问。

"老师好,我是邱兴的爸爸。"邱吉祥笑嘻嘻的说。

“呵呵,请进!"老师很礼貌的把他们请进去了,招呼坐,吃过茶,然而把车祸的事情简明扼要的说一遍,带着儿子邱兴回了家,临行时千个感谢万个感谢,他们仨人笑嘻嘻地走下楼,穿过宁静的屏障上了车,一路上邱兴和马虹亲热着。

"马虹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谢谢你!"邱兴很兴奋握着她的手,这使马虹心里特别高兴,但马虹的笑容写在脸上,邱吉祥时不时望望马虹又看看儿子。

"儿子,想爸爸吗?儿子,你瘦了?儿子,你在老师家习惯吗?儿子,你吃什么好菜?"邱吉祥边驾驶边一串连的问。

"爸爸,你太关心儿子了,儿子当然想爸爸,除你之外还想马虹姐姐,哈哈,儿子在老师家刚刚不习惯,后来慢慢地习惯了,儿子以为自己迟早会长大的,迟早会离开了父母生活的,可是儿子真的想妈妈,爸,我的妈妈呢?“邱兴开始回答顶爽,后来逐渐的声音低沉,最后流下了泪水。马虹帮他擦拭着泪水,握着他肉嘟嘟的小手,把他搂在怀里。

邱吉祥默默不语,我咬了一下牙,皱着眉头车子放慢了些速度,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怎么问起自己的妈妈,他安慰邱兴说。

"你妈妈去英国去了,为华厦贸易有限公司带工资学可去……"邱吉祥咽语了,噙着泪。

"爸爸,你怎么哭了,老师说过: 男人的眼泪不轻弹,你爱哭鼻子那么的你的泪不值钱!"邱兴一本正经的说。

"爸爸没哭,刚才都是开了车窗争了冷风刺了眼睛。"邱吉祥知道这句话是为了掩饰自己,可人的感情是永远冲动的。

"爸爸,我说边妈妈!“邱兴在马虹的暗示下说。

"她,去北京出差了,时间是半年,等你寒假才会回家。"邱吉祥又在编,马虹望了一下邱吉祥没有思考把稀里糊涂的编上了来糊弄儿子。

"出差,出差,反正她在不在我也没有什么感情,一见就讨厌,再见就恶心。“邱兴皱眉头、发出气愤的声音来。

"邱兴小弟弟,因为她公司忙,你读书要花钱,吃饭要花钱,家里大堆玩具要花钱,你妈不上班,不出差,公司就扣工资,那么就请不起马虹姐姐当生活保姆哟,邱兴小弟弟你说是吗?”马虹开导他说。

"马虹姐姐,这是我懂,可是她……她对我不好,不如马虹姐姐你好,她时常不在家,有时很晚才回家。还有时……"邱兴正陈述时,邱吉祥打断了他。

"胡说!"

"爸,儿子没有胡说,儿子说的是真的,就在你出事的时候,那天晚上就有一位叔叔来过我们家,直到第二天早上再走!"邱兴理直气壮的说,邱吉祥一踩急刺,轿车“咔"的一声巨响,车上马虹和邱兴冲撞座位上……随后邱吉祥狠狠地给了儿子一记耳光,刹那间邱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随后邱吉祥又搂着儿子流下了泪水,马虹也知道刚才不该发生这一幕,如果她不在,这件事又会谁知道呢?

"儿子,对不起,是爸错了!"邱吉祥像是犯人样在忏悔,可这忏悔又是有什么用呢?在幼小的心灵深处又意为着什么?这一记耳光,从此打出了邱兴的沉默……

车又启动了,邱兴在他爸和马虹的安慰和开导下,他望着窗外,望着向车后倒去的树影,一切都在梦幻中,犹如安徒生童话故事里有真实,有虚幻和离奇。

车停在了别墅院内,邱兴呆在车上迟迟没有下车,当邱吉祥下车走到后车窗口,伸出双手拥抱着邱兴时,他静静地下车,马虹手牵着他的小手走进了屋内,邱吉祥把儿子的行李、鼓胀的书包拎进屋内,往沙发上一放。

"累死我了!邱吉祥坐在沙发上,马虹走到冰箱前拿出两瓶饮料,随手拉开递给了邱兴。

"邱兴小弟弟,这是你喜欢的饮料,是爸爸给你准备的,来!"马虹把饮料都靠着他的小嘴唇,邱兴用舌头舔了一舔,望着马虹,然而不语地自己喝着,一大口后又放在茶几上。

"儿子,这是爸爸给你买的!"邱吉祥笑嘻嘻的说。

"不稀罕!"邱兴跑上二楼的自己卧室,把门"咚"的一声关上了,马虹随后跟上站在门口轻轻地敲打着。

"邱兴小弟弟,开开门……"马虹一边敲打一边轻轻地喊着,半个小时房间里没有动静。

"邱兴小弟弟,这是你的不对了,刚才爸爸打了你,他已经认识了错误,他都当面对你赔礼道歉了,你为什么不谅解爸爸呢?爸爸这个时间心情不好,你知道吗?爸爸多么喜欢你,爱你,他从医院一醒来就喊邱兴,邱兴我的儿子……小弟弟开开门。"马虹说。

"他为什么打我!"邱兴打开了门,他泪流满面。

"邱兴小弟弟,爸爸后悔死了,不该打你,可是事情已经行成了,不可能邱兴小弟弟你打爸爸一巴掌回来吧?要么你就打马虹姐姐?是姐姐不该再次出现在你们面前。"马虹佯装不悦地对他说。

"好吧,邱兴听马虹姐姐的。"邱兴才淡淡的说。

"这就对了,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能屈能伸,韩信甘受袴下之辱呢!"

"哈哈,马虹姐姐,你真好,晚上我跟你睡,给我讲韩信故事?"邱兴露出了笑容。

邱吉祥躺在沙发上,似乎很疲惫,马虹牵着邱兴下了楼。

“爸爸,爸爸,你这里不痛吗?"邱兴走到他面前用手指着邱吉祥的脑袋说。

"儿子,爸爸早就不痛了,哈哈。"

"邱哥,该吃药了,这是温开水。"马虹端来水,拿着药走近他的面前。邱兴从马虹手里抢着温开水和药慢慢地走到他爸爸面前微笑的说。

“爸爸,吃药吧!“

"好嘞!“邱吉祥接过茶杯和药片,欣慰地望着儿子,然后一口而尽,他放心茶杯搂着儿子,邱兴也使使地抱着邱吉祥流下了眼泪。

“懂事的儿子,是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不该发脾气,你脸还痛吗?"邱吉祥抚摸着儿子的脸,默默地望着他。

"爸爸,爸爸,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吗?“邱兴说。

"韩信甘受袴下之辱是什么意思啊?"

"儿子,你怎么突然间说起这个古代时候的故事?是谁跟你说的?"邱吉祥望着儿子疑惑不解的问。

'韩信是汉初时代的一位杰出的军事家。他是江苏省淮阴人。年少时父母双亡,家道贫寒,但是他学习非常刻苦,长大后他熟演兵法,怀安邦定国之抱负。苦于生计无着落,于是不得已时,在熟人家里吃口闲饭,有时也到淮水边上钓鱼换钱,屡屡遭到周围人的歧视和冷遇。有一次,一群恶少拦截韩信本人,并且当众羞辱韩信。其中有一个屠夫对韩信说:你虽然长得又高又大,喜欢带刀配剑,其实你就是胆小鬼。如果你有本事的话,你敢用你的剑来刺我吗?韩信冷冷的望了他很久。那个屠夫又怒气冲冲地说 :如果不敢,就从我的裤裆下钻过去。韩信自知形只影单,硬拼肯定吃亏,他想起他母亲告诉他的话: 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他二话没说,当着许多围观人的面,从那个屠夫的裤裆下钻了过去。史书上称“跨下之辱”。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敢于临时机变,让一步海阔天空的道路!"马虹侃侃而谈,邱兴听的津津有味。

"马虹姐姐,我听懂,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邱兴严肃的说。

"好棒,好棒,邱兴小弟弟,爺!"他们俩人击掌相互地笑了。

"爸爸,马虹姐姐,邱兴去做作业了。"他迅速向二楼跑去。

"马虹,你了不起呀,让邱吉祥刮目相看啊!"邱吉祥说。

"邱哥,谢谢你的夸奖,马虹也是从腾讯上阅读的知识,只不过哄哄孩子而已,哈哈。"马虹红着脸说。

        "不错,你的知识水平已超过了高中生,我希望你以后好好地引导我这个儿子,他自从一周岁时,他亲生妈妈已经……已经……已经不在人世了。后来,边倩就闯进了我的生活,她刚开始时,她为了追我,假装对邱兴好,那年邱兴都六岁了,可以上幼儿园中班了,随后她的脾气越来越古怪,忽冷忽热,有时歇斯底里的,我也拿她没有办法,想提出来分手,可是她死活不肯,后来我只有这样将就她,为了有个完整的家庭,我只有忍气吞声,生怕她离我而去,对我影响不好。如果是真的分手了,那么公司就会开除我的工作,当年,我很需要这份工作。我也是农村走出来的孩子,来到这个城市已经有十二年了,通过自己打拼才有了这个家。现在边倩已经又跟随另外一男子跑了,如果让邱兴知道了他会很孤僻的,所以我就骗了一个谎言,说边倩他后妈去北京学习了……,"邱吉祥噙着泪淡淡的说。

       "邱哥,今天通过你的叙述,我太概了解了一些。邱哥,不说了,我去打扫卫生,整理厨房准备弄饭了。"马虹站起来向厨房里走去。

       "马虹,别急,我还有话没有说完,你听我说……"邱吉祥很兴奋,这时马虹的手机响了。

       “邱哥,对不起,我接个电话!"马虹走出了别墅外接电话。

       马虹在外面接完电话,她走进屋时脸上充满着忧伤和悲痛,她走到邱吉祥的面前说。

       "邱哥,对不起,我娘病了……"马虹差一点哭起来。

       “你娘病了,可以在当地就医呀!"邱吉祥从兜着掏出一千三百元钱塞给马虹手上。

       "马虹,快把我钱寄过去让你娘治病,这是邱哥一点心意,咱们走,赶紧去打钱,走呀!"邱吉祥催她赶紧上车去邮政局汇款。

       "不,邱哥,马虹不能要你的钱,可是我要回去,如果我娘没有事我立马回来。"马虹执意要收捡行李动身。

      "马虹,这样吧,我把邱兴继续安排在他班主任老师呆一个星期,我们一起开车,一起去看你母亲?"邱吉祥正要向二楼走去,马虹拦住他。

      "邱哥,不行,邱兴好不容易接到家又突然间把他送回老师家,他肯定是不高兴的,何况你现在要有病时间,注意休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从这城市到我山村有一千五百公里,太远了,不行,不行,就是不行,我一个人速去速回,邱兴有人照顾,而你又可以上班。" 马虹说。

       "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抓紧时间把邱兴送回老师家,我们纹好行车立即动身。"邱吉祥跑上二楼急急忙忙把邱兴又带送去他的班主任老师家。

30

        邱吉祥把邱兴安排好后,他和马虹已开始出发了。一路上,马虹在浮想联翩,望着窗外,峻山众岭,风景如画,可她没有一点也不感兴趣。她在副驾驶室内闭上眼睛在祷告。邱吉祥知道了她此时的心情并安慰她。

        "马虹,别急,现在的医疗水平高,医师技术好,一般常见根本不成问题,即使是疑惑杂症也有医学高科技诊断,对症下药绝对没有问题的,马虹放心吧!" 邱吉祥一路安慰她,一边解释。可马虹就是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

        "马虹,你在念什么?"邱吉祥望了一眼说。马虹还是在默默地念着什么似的,十几分钟她睁开眼睛望了一下邱吉祥。

        "邱哥,刚才你说什么呢?我一句也没有听下去。"

      "我是说:现在的医疗水平高,医师技术好,一般常见根本不成问题,即使是疑惑杂症也有医学高科技诊断,对症下药绝对没有问题的,可以做CT扫描,做mlR扫描以及各项化验检查呢,别急成这样,不至于吧?"

      "唉!我也不想着急,可是我心中很担心我娘的病没法子救,唉!" 马虹垂头丧气。

      "这不可能,除非是癌症,不过即使是癌症你干着急也等于零,先驱车到家后再决定,你娘什么病?"邱吉祥说。

       "可是我娘病就是每次发作起来就喘着气。"马虹说。

      "我知道了,老慢支,也就是老年型慢性支气管炎,这个病是啰嗦,不易根除,不过现在医学技术提高可以手术治疗。"邱吉祥边开车边聊。

       八个小时的路程,豪车要通过王村。这个山区平时很少见到小汽车,村民们特感好奇,马虹见到村民就打招。马虹坐豪车回村探亲这消息不胫而走,于是王丽英父母却知道了,王起根从田畈回来就往马家去,要找马虹问问自己闺女的情况。

      马虹下车后直奔自家,跨进屋就喊"俺娘"、"俺爹“。马虹爹见闺女回了家,又是坐小车来的特别高兴,招呼邱吉祥坐、沏茶、烧点心。而马虹见她娘时,她娘躺在床上喘着气。

        “虹啊!你……你可来了,娘挂欠你啊,昨天晚上俺就做了一个梦,俺就跟你爹说,可能女儿要回来?"   她喘着气说。

         "娘,你不要紧吗?俺接到三叔电话,俺就回来了,俺知道你的病。"马虹握着她娘枯瘦如柴的手说。

        "原来是三叔打了电话,闺女啊,听说你坐小车来的?" 她娘关心好奇地问。

       “嗯。"

       "闺女,哪里弄来的小车?哪个和你一起来的是你相好吧?"  她娘咳嗽几声,喘吁吁的说。

       "娘,不是,他是俺公司的老板,他这次刚好南下,顺便搭了他车就来了。“马虹想了一下说。

        "骗娘是不是?那有这么好的老板,当心上骗,娘担心啊,你爹和俺都半年多不见你,晚上睡不好,你哥和嫂子都不愿管俺们。"

         "俺找他们去!" 马虹气愤地说。

         "回来,你找他们没用,上次村主任王大毛也说这他们一顿,结果第二天你嫂子疯癫样跑来,差一点你爹气死,别想他们。唉!如果闺女你有出息多好,你嫁户好人家,跳出山沟沟,俺娘、俺爹就是死了也心甘,也瞑目呢!你嫂子娘家势力大,股房人多,都惹不起啊,闺女,争气,争一口气,嫁城里去,啊?"  马虹娘握着马虹的手,这番话也算叮咛。

      "娘,俺知道,娘,今天我们接你去大城市做手术。"  马虹突然间提出这个问题,马虹自己也没有底。

       "做手术,那挨刀子,俺娘一个怕,二个没钱,城里的大医院进不起,隔壁你马大伯去年到镇医院做了一个兰尾炎,一进院一手交上五千元,这五千可是你爹三年也赚不到的呀,后来一个礼拜吧出院你猜花了多少?八千六百多,俺的妈呀!这可是王大伯苦做四年的钱才换了一条命。俺不去,俺不去,死也不去,要去俺就早点死了吧,俺又是老毛病,治不了,俺的病是生你坐月子受寒得的,现在已二十一年了,俺也不花这冤枉钱,让俺带入土。"马虹娘把她不愿意去治疗的情况说了,以及病多长时间都告诉了马虹,目的是让马虹死了这份心,又怕"人财两空"。

        "大娘啊!其实你这个病可以根除,一两亏元算不啥?身体健康要紧,我们今天来就是想把你带到我们城里去做根除手术的。" 邱吉祥听了马虹娘说的后,他走到她床沿边说道。

        "不、不、不、老板,这可使不得!"马虹娘手一个劲地摇摆着。

       "大娘,我不是什么老板,是马虹的男朋友,你就放心,花不多少,明天准备一起进城去……"邱吉祥像下结论的语气说。

       "不、不、不去,你是马虹男朋友,哈哈,男朋友好呀。"马虹娘笑嘻嘻。

        "马虹,还不招呼他。" 王起根听出点明堂来,也笑嘻嘻喊马虹去招呼邱吉祥,人家可是稀客、贵客。

        “爹,知道了!“马虹涨红的脸走出了房间,邱吉祥在里面说了一阵子才走出了。

        "细崽兄弟,细崽兄弟……"王起根夫妇兴冲冲地走到,刚跨进门就喊着。

        "起根呀,啥事把你乐成这样?"  马细崽笑嘻嘻的出了房间。
        
       "哎呦喂,俺苦都苦不出来,你闺女都钓上了‘金龟婿‘,俺的闺女丽英也没有个信。"  王起根苦瓜着脸。

       "哈哈,起根呀,放心你闺女是迟早的事。“马细崽呵护说。

       "哟哟哟,俺今天就是来借问下马虹些关于城里的事呢!"  王丽英娘开口了。

       "大叔、大婶,是不是王丽英的事?"马虹就问。

       "对对对呀,半年多了,丽英就是和你一运进的城,你知道她的情况么?"王丽英又问。

       马虹就把她们半年前如何进城,如何分开,如何联系不上的情况说了一遍,这下王丽英爹娘傻了眼。

        "马虹,这情况俺们知道了,俺们想……"王起根停了下来,王丽英的娘接着说。

      "你们不是把你娘带进城看病吗?俺们搭个便车,好去找自己闺女……"王丽英的娘试探说。

     "这个……"马虹有些为难,她望了望邱吉祥,邱吉祥第一反应。

      “行,明天一起去。"邱吉祥很爽快,这让马虹万万没想到的。

      "就是嘛,哈哈,就这么说定!"王丽英的夫妇和马细崽夫妇打过招呼,高兴地离开了马虹家。马虹娘再三不愿意地麻烦邱吉祥,这也不是一笔小钱,晚上一家人吃过饭,商量好了,准备明天八点进城。
31

清晨,红日冉冉升起,朝霞洒向人间。豪车已奔驰在高速公路上,轻车路熟旅程过半。两旁掠过的山水投过窗外犹如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虹啊!这啥车真舒服,俺还是第一次坐这样的好车,这车多少钱?" 副驾驶座位上的马细崽转身问身边的女儿,马虹半天没说话,马虹娘一直喘着气。后排坐的王起根夫妇望了望马虹和她娘,也沉默寡言,只是欣赏车内高级真皮椅子和内部豪华版设置。

"大伯,这车不贵才五十八万。"邱吉祥回答。

"多少?"马细崽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五十八万!”邱吉祥望了一下他。

“哟哟哟,这么多,都够俺们半个镇上开店一年进账,也太贵了。"马细崽笑嘻嘻的说,后排王起根夫妇脸都似火烤了样热了起来。王起根听到这座的车五十八万人民币,可把地吓的一跳,心想: 这小子有钱,光车就这么贵,在城里的房子更不得了,俺的妈,细崽兄弟晚来有福,闺女嫁上了好人家。王起根老伴轻轻地打了一下他的手,意思是别乱开口。

"快了,快进城了!"马虹对她娘轻轻地说了一声,她娘默默地点了点头,咳嗽几声,咳后喘着气。

车经过八个小时行程,从早上到下午四点,中午进高速休息区小憩了半个小时。

车进入了郊区,绕立交桥后又进入高架桥风驰电掣就进入热闹的城区。

久在山区的他们,一见窗外左右繁华的街道,高楼大厦,热闹的人流,各式各样的车辆,还是五花八门的店铺,使人耳目一新,喇叭、叫卖声、各种音乐不绝于耳时,他们都兴奋着。

"到了,到了!城里真好。"王起根说。

"呵呵,这做梦也想不到的,城里人多繁华,山沟沟人少冷静,起根啊,你们在哪里下车?"马细崽说。

"在……在人少的地方下。"王起根望着窗外,偌大的街道,人行道拐角处车缓缓地停了下来,邱吉祥打开车门,看了一下地址。

"王丽英就是这块不远,向右拐角走向前200米就到了别墅区,就在哪儿?"邱吉祥指教后,上车离开了。王起根夫妇按照刚才的方向一直向前走,宽敞的街道,车辆来往飞驰,人行道绿化带井井有条,葱茏的树木构成绿色通道,他们行走在绿色道上。

"向右拐角走向前200米就到了。"王起根自言自语的说,王丽英的娘跟着,一路抬头望,心想边数着太概的米数。

"别墅区,别墅区是啥意思啊?"王起根心里琢磨着,又不感多问路人,这一对山沟沟的夫妇也太胆子大,没有女儿应接就冒昧地大城市找王丽英。

王丽英自从上次老熊带她找高老师花了一千元弄得一个高中毕业证就报考了成人高考大专学员,老熊的用心是想长期挽留王丽英在身边,这样朝见妻子暮在起的日子,老熊像倒在甜蜜罐子样甜滋滋的。王丽英在他"花言巧语"和"全心呵护"的情况下终于被他"驯服"了,她也很乐意,也很喜欢这种乐安的生活,这桩由假结婚证拴在一起夫妻生活她还怀揣一个梦想,想过上平稳生活就要有娃,所以她拼死拼活都在争取。老熊别看他七十古稀之年,吃的浆养补品,一眼看上去不算老,白皙肤色,脸上皱褶不太多,就是花白发,他自己怕王丽英嫌弃每月花上一百元染上发,穿上西服,潇洒的走路也"咯咯咯“,不像半年前老喘着气,药也不吃,听起一位名老中医说,吃鸡汤补身体棒棒的。容颜不老,老熊越活越有滋味,老同事,隔壁的邻居都羡慕他,娶了漂亮的嫩妻,“老牛吃嫩草",”梨花压海棠"一点不假。

老熊和王丽英一老一小,出门就是一道风景,人家投来的目光不少,王丽英出门就喜欢挽着他走,路过他们身边后都是认为是爷孙女辈,知道他们底细的才知道是一对"合情、合法、不合理"的夫妻。一直蒙在鼓里的王丽英根本不知道结婚证是"水货",她总是美滋滋的,让他人猜疑,让他人闲语。

“辉煌,这些本我不认识,咋办?"王丽英拿起成人高考复习书一脸懵逼,问老熊。

"丽英啊!别急,俗话说的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吗,慢慢地学习,知识一天一天积累,到时脑袋就聪明,文化程度就像涨水样越长越高。"熊辉煌拿着书对着她慢慢地劝说。

"辉煌,我不想学习,学习拿到证有啥用?我们还不是在一起,不拿证也是睡一张床,早上爬起来,吃饭,上农贸市场买菜、做饭、看电视、听歌、玩抖音、晚上睡一个枕头嘛。"王丽英把一天的生活动态简单的疏理了一下,其实女人也就是这么回事,尤其是王丽英从山沟沟在城里落巢的姑娘,她愜意写在脸上。

王丽英做梦也没有想到她爹娘来到这城市。老熊也根本没有问起过她乡下的父母、兄弟、以及家居哪个省哪个县、镇。老熊很自私,也很刻薄,他曾经也参加过老年俱乐部,虽然能说会道,有几位老妪就是不喜欢他夸夸其谈,听着听着就认为他太花言巧语了,所以只是稍有谈话的朋友,都不敢结为老年夕阳红,也就是晚辈伉俪。可是自从认识王丽英他不再自私,不再花言巧语,实诚对待,怕得而复失。

王起根夫妇已来两天了,还是找不到女儿的着落,在城里打听一个人的住宿,城市人不愿意说,都怕是好事还是坏事,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住在同一个宿舍,对门不愿意打招呼,前脚进屋后脚关门似躲瘟神样,有时碰面也都是简单的几句日常用语。有时碰面笑一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这就是城市内小区生活的人们生活方式。王丽英一脸惆怅,知道女儿住在附近,可是这百家姓名问谁谁也不愿意做多解释。

一辆的士车缓缓地停在他们身边,司机打开车窗探出脑袋。

"要的士吗?"司机说。

"什么的士?俺是找闺女的。"王起根弯着腰问着司机,惊讶地问。

"你闺女叫什么名字?居哪小区?"司机笑了笑。

"王丽英,俺们是她爹娘,她就居这儿,俺找不到她的家门,这是她的地址,你帮俺看看?"王起根把地址给了司机,司机看了看地址,又打量了一下这对农村来的老夫妇,平静静地说。

"你女儿我认识,王丽英在大公司上班,她不在这居,唉!你们来晚了,她刚搬家不久,上车我带你们去肯定找到她,哈哈,上车吧!"司机一本正经的说,怕他们看出破绽。王起根夫妇真的听了司机的话上了车,司机徐徐地调了车头奔在街道上。王起根不知道这是司机为了招揽生意,不文明、缺德的司机才会这么干。

车子经过横七竖八的街道,把王起根夫妇拖到一个公司大门口,笑嘻嘻的帮他们打开车。

"到了,你女儿就在这公司上班,进门问门口保安他会告诉你们的。他们就准备向公司大门口走去时,司机喊停了他们。

"哈哈,大叔大婶不好意思,你们还没有付车费钱?五十八元,算照顾的,本来是六十元的,照顾二元早点钱,哈哈。"

"这么贵?不就是坐一筒烟功夫。"王起根问司机,一面惘然。

"绝对不贵,如果是打表计程肯定超过六十,我还充当你导游,带你们找到你女儿公司,这也要有劳酬谢金呢,我出于同情你们找不着女儿的苦衷,这些不收费,快交钱吧?"司机一段话把他们说懵了,王起根不悦,他站在哪里就是不肯付钱,结果他们叫闹起来。别看王起根乡下土不拉叽的,可交钱时钱多不如意,他也是敢抗拒的。刹那间路过人都围观着,问起原因才知道司机乱收费,市民指责这的士哥不道德,司机要了四十元开着车走了。

围观的人都各自散开,就像刚才一点事也没有发生似的,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王起根夫妇走到公司面前,两位保安拦住了。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这公司你们也敢闯,衣衫不整免进!你们不看牌吗?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乡巴佬!"一位保安没好气的说。

"这位娃,俺们就是乡巴佬,还是山沟沟的人,出来找闺女都已经快三天了,女儿着落也不知道,这啥办?“王起根一幅囧泰像怪可怜的。保安不让进,他要往里闯,在门口僵持十几分钟,公司进出的人都摇摇头走开,正当争持不休时,邱吉祥刚从公司下楼。

"大叔、大婶,你们怎么在这儿?"邱吉祥走到他们面前。王起根差一点眼泪快流出来,这就是叫巧合,他把找闺女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邱吉祥,邱吉祥答应送他们去别墅区找王丽英。

"好哇,还是你好呀,俺们正找不到闺女呀!"王丽英的娘很感激。

"上车吧!"邱吉祥把他们安排坐上车,调过车头向目的地驶去,到了别墅区附近,他们找到了别墅可是这地址不是王丽英现居的地方。经打听都不知道这儿曾经居住过王丽英?七打听八打听无功而返,其实王丽英又验了同村的王虎英,她发给王虎英的地址是假的,这样来折腾四、五天,王起根盘缠也差不多了,王丽英的娘在地上打滚,王起根也是哭笑不得,一场欢喜一场空。最后邱吉祥出于好心帮他们买好了返票,王起根夫妇在城市里兜了一圈,呆了一个星期什么毛也还找到,何况是闺女和女婿呢?

马虹知道了这事,埋怨王丽英连父母也欺骗,这样的姊妹别交往下去。而王丽英也不知道父母会千里迢迢来城里找她,她是怕同村王虎英知道了她自己在城里做了老大爷的为妻,回村又担心破了规矩,伤风败俗,不知后耻,所以就乱编了个地址发给王虎英,王虎英没有别意思,见王丽英爹娘整天想念闺女就把这个地址给了她父母,没想到王丽英和邱吉祥、马虹一起返城里,搭上顺风车。邱吉祥按地址送到差200百米地方,邱吉祥就送马虹娘去医院住院做手术。王起根夫妇望穿秋天,坐在别墅区门口坐了两天也不见女儿闪过身影,刚好黑心司机诈骗他们,就把他们带到邱吉祥所在的公司,阴差阳错又刚在门口和保安吵架时与邱吉祥碰面。

王起根夫妇几天不吃不喝,左邻右舍窜门,还以为他们出门累的,谁知道往日的王起根满面春风的表情不翼而飞了。

他们找过同村王虎英,最先埋怨她骗了他们,后来才知道是女儿根本没有把真地址告诉王虎英,王丽英也不知道父母去城里找过她,时间真快,一晃个星期了,王起根才爬起床按时出畈种田。

32

马虹的娘,邱吉祥帮她找到了医院最权威的大夫,张大夫可是呼吸系统的专家,特别是老慢支、肺气肿这两大顽固的疾病有独特治疗经验。他擅长对这两种病可以通过手术除根痼疾的,使远道而来的找他治疗的人越来越多。

马细崽对此事很满意,花了二万八千元,他从老家带了全部家当一万元外,其余都是邱吉祥出了。马细崽夫妇过意不去,见到这位慷慨激昂的邱吉祥就笑嘻嘻的。马虹也很感激他,马虹当着他面说,愿意在他家当生活保姆一年半时间,并且要求邱吉祥答应他是她的男朋友,以男朋友的身份,我才会让她爹妈来城里接受手术治疗,邱吉祥满口答应。刚开始邱吉祥为了儿子邱兴才这样,邱吉祥去找过几次马虹,在儿子学校门口,可是那次是邱兴偶然间看见这马虹。后来邱吉祥又打听到马虹在一家旅馆做保洁员。他为了儿子多次去找马虹,都没有得到马虹的同愿,直到邱兴写了一封给马虹的信,邱吉祥带着信才找到了她,她才答应了回邱家当生活保姆。对于马虹来邱家当生活保姆边倩很反感,但苦于找不到理由,突然间想到,来邱家当保姆必须持有初中毕业证。那天,马虹和王丽英在广告招聘栏看到招工,匆匆忙忙拿错了拉杆箱,马虹的初中毕业证一直在王丽英身边,所以马虹不能如愿以偿。
马虹也喜欢邱兴,也喜欢邱吉祥,这是埋在她心中的秘密。那天,邱吉祥接到公司打给他电话,他急匆匆赴公司洽谈业务,不料在路上发生车祸,这一下正是马虹表现的关键时刻。边倩,也很喜欢邱吉祥。当马虹出现,这生活就起了波澜。加上邱吉祥一出车祸,这使边倩心里突然间压上一块大石头,如果车祸致残怎么办?如果车祸花费大批钱怎么办?还有以后夫妇之间的性生活怎么办?反正一些稀奇古怪的不好的结果在她脑子里打转转。于是她在邱吉祥住院期间,把邱兴送到班主任老师家寄读。邱吉祥有马虹的全心伺候,所以她明目张胆地带另外新欢男朋友在邱家别墅过夜。后来她干脆想到了绝招,让邱吉祥在住院期间急匆匆跑到病号要邱吉祥在离婚协议书签字划押。可是,那天邱吉祥是半苏醒状,他知道了她的本质,为了家庭,邱吉祥维持了七、八年,在这些年中,邱吉祥也知道了边倩不是爱他这个人,而是爱了他的出门的一百五十八豪车,和一千四百万山庄别墅。有了邱兴这小绊绊,边倩就多了个累赘,这也是边倩最不愿意。边倩很任性,但有点小鸟依人的习惯,什么都依赖邱吉祥。当邱吉祥不管在公司上班,还是出差,只要他回到家中,边倩就撒娇啊,好吃懒散的情格邱吉祥刚开始也是若无其事。后来时间一长,感情开始有了小小裂缝,这也是邱兴的事。每次他为公司出差,一到家邱兴就哭着爸爸你可回来啦,但小邱兴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偷偷地告诉他爸,再后来,感情一直将就这样。

马细崽夫妇高兴地出了院,也愉快的回到了老家,这短短的一个月之中,邱吉祥表现的非常出色,犹如真女婿的身份付出了。马细崽他俩不知道女儿是他家的生活保姆。马虹的娘也纳闷过:闺女肯嫁有儿子的女婿也不错,山沟沟的人总算踏上了城里的路,又安了家,只欠村内亲戚,左邻右舍吃闺女喜酒,等时机成熟这个礼节不能少。

马细崽大城市内呆了一个多月,心情愉快。村里有人都夸他好福气,有个千万富翁的女婿,这消息一进王起根夫妇耳朵里。王起根他们就闹心,埋怨起自己的闺女王丽英,怎么没有找上个百万富翁呢?王起根越想越气,老伴叫他上畈种田他闷闷不乐的。

"那你怪啥?“王丽英的娘也纳闷。

"俺怪谁了?这就是命啊。细崽夫妻就这么好的命,唉!人比人,比死人。"王起根抽起了旱烟袋,从嘴里吐出的烟都比前些时候烟势都小了些,散开的快些。

王起根窝火了十几天,慢慢地才定了性下来,现在也不在乎村里的人如何、如何看他的脸色。肩扛着锄头就上畈种田,也不愿意和人打招呼,要是碰面只是微微笑下,很少像以前样开朗,晚上看大彩电都不带劲,这样去他家看大彩电的人越来越少了,有时就剩他夫妇俩了。

马细崽夫妇自从大城市回来了,老伴老毛病终于得到了解决。马虹的娘还可以上畈参加体力劳动,这让知道她病的人羡慕不已。马细崽因那次一辆豪车开进山村,直奔他家门口,闺女马虹带来了有钱女婿,他身价也提高了,整天笑盈盈的,还主动向人家打招呼!

马虹的娘,她走出门腰也直了起来,加上老毛病也根除了,经常有营养补品所以容颜也好看了,邻居都夸她闺女有出息,窜门的人也多了。

"她娘,记得按时吃药。"马细崽叮咛她说。

"晓得、晓得。"马虹的娘笑嘻嘻的说。

“细崽啊,俺在哪开刀治病,这回可花女婿两万多,还好有个闺女,这老毛病俺准备带入棺材里,呵呵,还直老天保佑啊。“马虹的娘说。

"是啊,是啊!吃药。"马细崽说。

          时间就这么快,从天亮到黑暗,马细崽高兴的过着,老伴笑嘻嘻的,那个心里美滋滋的。
mmexport155446910050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47
发表于 2019-4-16 18:4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7

主题

484

帖子

172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20
 楼主| 发表于 2019-4-17 07: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4-16 18:48
欣赏老师精彩小说连载,点个赞,问好!

谢谢老师鼓励,遥祝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6

主题

1万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4247
发表于 2019-4-17 23: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老师合一个帖了,方便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07

主题

484

帖子

172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720
 楼主| 发表于 2019-4-18 10:52:1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部文学 发表于 2019-4-17 23:18
给老师合一个帖了,方便拜读!

谢谢老师辛苦了,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西部文学    陕ICP备14003163号 |技术支持:西部文学

免责申明: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于网友自行发布或转载,仅代表其个人观点,如有侵害您的利益请联系管理员。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5 Comsenz Inc. GMT+8, 2019-6-26 04:18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31 queries .

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